ua3n6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洪荒之聖道煌煌討論-第三百九十一章 御史,演戲,釣魚(加更)展示-28uxg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你曾经可是干了好些大事,坏了许多人的如意算盘。”
女娲的眼神玩味。
帝俊只是笑笑,很敷衍的回应,“过奖,过奖。”
都市武僧
“哼。”
女娲冷哼,“你这家伙,收集各种黑材料,监察百官,暗中盯着三千神圣,不知道打过几份小报告。”
“不晓得多少大罗,对你忌惮万分。”
“若德行无亏,心中无鬼,又如何会忌我惧我?”帝俊失笑反问,“那些憎我恨我之辈,其实应该庆幸。”
“庆幸当年的那位盘古,还需要我给他办事,收集证据……否则,就以他的实力,杀起心有叵测之辈,算得什么难事?”
帝俊目光幽幽,有种难言的神采。
“许多神圣,觉得天帝太严苛,制定了各种天规法令,限制他们作威作福。”
“但却不知道,那其实是在保护他们。”
“正是因为太昊制定规则,并且自己也遵守,严于律己,耐心无限好,才能让他们上蹿下跳,没有随意扣下莫须有的罪名,以此杀戮,省心省事。”
“严格遵照预先决定好的游戏规则,彼此对弈落子。”
“能在那般混乱的局势下,依旧恪守规则……很不容易了。”
帝俊语气中有赞叹,“毕竟,时值龙凤大战落幕,各种因果恩怨堆积,思想理念对抗,相关利益矛盾……”
“不快刀斩乱麻,还有耐心一点点解开,平衡中调节,我是很佩服的。”
“也因此,我乐于在里面贡献一些微不足道的力量。”
“拉扯网络,作为御史,监察百官,看看是哪些神圣不干正事,亦或者鼓吹什么违背主流的道路,为了个人的利益置集体于不顾,偷偷摸摸经营越线的生意。”
“然后,我暗中引导着各自找好对手,互相消磨,消泯风波于无形,不能成气候,让人道苍生始终坚持走在天庭宣扬的价值观道路上,向着辉煌的明天而去……”
“不用解释修饰那么多……”女娲似笑非笑,“其实就是你这人不好见光,要在隐秘中配合天庭的行动。”
“不过,比起御史清流,那可要遭人恨太多啦……”
说御史,那是抬举。
应该说是锦衣卫?鹰犬?
“权利虽不小,职位却不高,还挺拉仇恨,在诸神中的威望,能达到皇者的及格线吗?”
女娲笑问。
“那又怎样呢?”帝俊微笑以对,“事实上,正是因为当初我的威望不够,才能坐上这妖皇的位置。”
“比我更得人心的,早在一开始,便被鸿钧淘汰出了皇者的人选。”
“鸿钧虽然要的不是傀儡,但也不希望太超出掌控。那种人格魅力拉满,德行品性为诸神尊崇爱戴,手腕能力极度非凡的人物……”
“鸿钧疯了?”
“才会扶持这种存在登上帝位。”
“睡得着觉吗?”
“我就刚刚好。”
“威望不高,但能力却足以胜任。”
“我想登上妖皇位,组建天庭,得向他申请,等于是交出了大义的名分……换成太昊那样的试试?”帝俊摇头,“别说太昊了,就算是娲皇你这样的角色,都不会在意他的意见,管天道同意不同意。”
“同意,大家互相给个面子;不同意,直接扯起反旗,干一票大的。”
女娲听了,这一刻脸拉得很长。
虽然帝俊说的话没有问题。
但太扎心了。
什么叫“就算是”?
搞的她好像比伏羲差了一个大段位一样。
暂且不讨论,这是不是事实。
当着面说,着实太刺激女娲的神经了。
于是乎,此刻的娲皇一声不吭,手上的力道却更加狂暴了三分,卖力气的挥舞乾坤鼎,要将这片囚笼战场给砸个稀巴烂,顺便撕掉对面那可恶家伙的嘴。
“不会吧不会吧?”帝俊拍手大笑,左遮右挡,驾驭天地主场的力量去对抗,界外则有太一卖力演化混沌,好一个兄弟齐心,化解进攻,嘴上还能不停息,“你急了你急了?”
“我说的都是事实,何必激动呢?”
帝俊在狂暴的攻伐下腾挪,“好歹也是赞美你,不惧怕鸿钧的强权,那么暴力做甚?”
“你不会说话,那就别说话。”女娲语气幽幽,翻手间掷下了一幅锦绣山河图。
那图落在天地中,不断的拉伸、扩大,有穷极天地、覆盖诸天的气势!
而伴随着它的扩张,这帝俊所开辟、统御的世界,也被篡取着所有权,一点点转化,要为女娲的意志所影响。
篡夺主场!
改天换地!
“娲皇你的修为,实在是了得。”帝俊赞叹,“可惜,圣人的位置牵制了你巨大的心力,此刻再对战我兄弟二人,终是吃亏。”
寵你上癮
“何况,此地还有混沌钟镇压。”
说罢,他微微动念,立身混沌里的太一收到信息,微笑间伸指一点,一口大钟从镇压世界的状态中退出,浮现在天地的中央。
而后……震荡!
依稀间,像是抵达了至高盘古开天辟地几近尾声的那个时间节点,伟大的神圣用盘古幡撕裂了苍茫混沌,用太极图定住了地水火风,在他面前的是一片浩瀚的天地。
可这天地,却是死寂的,是静止的。
直到,混沌钟被敲响,发出了震世的钟声,与洪荒共鸣,引导着天地开启了全新的纪元。
声,从何而来?
僵屍往事
自然是因为振动。
混沌钟在振动,也让洪荒在振动。
虐死那個人渣 陸江
大道被振动,令天地间的规则因此活跃起来,森罗万象,道生道灭,拨动了命运的弦。
元气物质被振动,它们移动之间,时间空间因此有了被定义下来的根基,洪荒的车轮得以开始转动,向着未来前行。
这口钟,或许在时空的精微操作上,比不得如烛龙、帝江之流的至强神圣,但它应在洪荒天地间的意义却太非凡了,是时空的源头!
我就是大牌
钟声响起,万物运转,生机涌动,一条璀璨的时间长河因此演化而出,与整片世界相合。
“当!”
“当!”
“当!”
一下又一下的钟声,让那长河从平缓流转,再到激流澎湃,无数的浪花飞溅,一朵浪花便是一个神话,是这世界的种种可能,不管合理不合理,都在这一刻上演。
浪花闪耀着,投影映照在天地的至高处,宛若星辰……京兆亿不止的浪花,便是京兆亿的星辰,它们的光辉交错,让帝俊的力量因此陡然间繁复玄奥了无数倍,最终化作无可名状的璀璨光芒,成为洪流,刷向女娲,刷向山河图!
这是帝俊、太一、混沌钟的联手合击,是天地、混沌、时空的玄妙融合!
“嗡!”
大道的涟漪荡漾,看似轻柔缓和,却带着不可阻挡的意志,让山河图收拢,让乾坤鼎颤栗,让女娲面色凝重,如临大敌。
表情肃然间,女娲并指如剑,一抹幽暗的光华附着其上,而后一点一点的向前刺出。
她像是承载了无法想象的压力,耗费了无可量计的心神,方才点出这一指。
而这一指,也注定是惊艳的。
它重新定义了概念,哪怕是在这片帝俊所开辟的天地主场中,一切规则都围绕着他意志转动的前提下,从虚无里缔造演化出了最具针对性的规则,在逻辑上扭曲,在本质上碾压,在属性上克制……
那无可名状的璀璨光辉,凝聚了三位强横绝伦存在的大道精义,有最繁复的规则组合,配合上无限法力的输出,本已经抵达了某种极尽的程度。
可在这一指下,一切都在溃散!
溃散的仿佛就是天经地义一般,再正常不过。
概念倒转间,哪边人越少就越强,变化越少就越强……一种又一种概念化生与演绎,叠加和组合,威力根本不讲道理的提升,用最强势的姿态,去击溃那看似无法抵抗的洪流!
最终,洪流崩溃了。
帝俊面色微微苍白,大步后退;太一低着头,双臂垂下,隐有骨裂声响起;混沌钟是最糟糕的,整个钟都被打飞,钟体上还塌陷了一大块,坑坑洼洼难看无比。
“轰!”
残余的指力光华迸射,击穿了这片战场,将整个世界一分为二,几乎彻底撕裂破碎。
堯天女帝
帝俊回望,看着那恐怖的现场,嘴角抽动,手按在胸口,似乎要平息心脏的悸动。
转身再看,女娲额头有汗水,眼神略显疲惫——显然那大招威风是威风了,可给精神带去的压力也是极强。
但,此刻的娲皇却是挺直了胸膛,自信张扬,睥睨敌手。
傲劍幹坤
誰家明月
还敢看不起她?
谁给的胆子!
她娲皇,可不是好惹的!
最喜欢跟人讲道理了!
“娲皇殿下在太易的层次上,果然比我们走得都要远的太多。”
帝俊唏嘘,眼神莫名,“我为之前的话道歉,你一点都不比你的兄长逊色。”
“伏羲能做的事情,你能做;伏羲做不了的事情,你一样能做。”
“这才对嘛。”女娲指尖的光华再度闪耀,“不过你的实力,挺让我意外。”
“你的修为进境,可比我计算的要高不少……或许,这也超出了鸿钧的预料吧。”
真正动手碰撞,巅峰一击,作为对手女娲第一时间就捕捉到很深的隐秘,察觉了一些不妥之处。
“核算人道对你的支持率,考量天庭诸神对你的认可程度,各方面的利益交换……你的实力,不应该有这样程度。”
女娲深深看着帝俊,“鸿钧对你的投资,我很清楚;人道苍生的民意调查,你的那份我也知晓。”
“稍有盲点的,也就是剩下那部分……大罗层面对你的认可,凝聚力有多高,愿意掏出多少底蕴和精力,死心塌地支持你的工作。”
实力进境,差不多是能算出来的。
毕竟作为大罗,内在的资质都已经封顶。
能带来差距的,也就是看外在的条件了。
弱者看强者,可能会看不清;但是强者评估弱者,往往是差不多。
可今日,女娲觉得,自己难道失算了?
農門悍婦:帶著包子去種田
“我想,这里面应该有一点问题。”娲皇盯着帝俊,上下打量,眼睛逐渐眯起,“你是跟哪些巨头达成了合作?还是说,人格魅力、手段威望已经强到了某种地步,让一些大罗强烈认可,愿意牺牲自己的部分利益,以成就你的事业?”
“我说过的。”帝俊不动声色,“我这个神,能力上还是足够的。”
“有了能力,很多东西都可以得到。”
“像是威望、魅力……曾经的我,的确是不足,差的很远。”
“可现在的我,早已不是当初了。”
“能力足够,又不苛待手下,用理想凝聚人心,用美好未来画饼……自然而然,威望开始凝聚,班底成就,一些妖神狂热的支持我、拥护我,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可我也是常年在天庭混的,却没有什么发现。”女娲眸光深邃,“哪些大罗,心那么大,拥护你这满肚子坏水的妖皇?”
“你猜?”帝俊笑着,吐出这两个字,原样奉还回去,让娲皇无言。
“娲皇,你不用猜了……你猜,也是猜不到的。”帝俊微笑,“术业有专攻。”
“我承认,你在后勤建设上是洪荒第一流人物,几乎无人能与你匹敌。”
“可,若是涉及到隐秘组织建立,暗中凝聚人心,聚拢班底……你就差我差的太远。”
“只是可惜了。”
“我起步太晚,开局不好。”
帝俊摇头。
“这般说来,鸿钧看走眼了,选择失误。”女娲语气古怪。
“看走眼或许有点,但失误?谈不上。”帝俊感慨,“换成另一个能力达标的,早都已经团结了整个天庭的人心,可以伐天了。”
“我终是慢了,让你们做大。得先过了巫族这一关,才有资格走到鸿钧的面前。”
“彼时纵然胜了巫族,可损耗太大,对上好整以暇的道祖,胜算不高。”
“那你不如让天庭投降了,大家一起砍鸿钧?”女娲建议。
“这却是算了,我好歹还想搏一搏。”帝俊悠悠道,“或许,就能赢了呢。”
“这可太让人惋惜了。”女娲叹气,指尖光华陡然明亮起来,“巫妖之间,终是要倒下一个。”
“的确……但在我们彻底拼死相向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拔除些不安定的隐患呢?”帝俊意味深长道。
“哦?你的意思是?”娲皇停住了光华的迸发。
“或许,我们要有一场配合……一起演一场戏,钓一些鱼。”
PS:睡着了,尴尬。

skwxo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笔趣-第三百八十七章分享-l0d6b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大战激烈。
巫妖两个阵营的厮杀,那叫一个意外频出。
除了中坚的高手碰撞,最顶尖的大能也一个个跳出……尤其是巫族,有祖巫扯下了马甲,直接就开干了!
形象点形容。
原本是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的捉对厮杀。
现在可好。
大学生乃至是研究生都赤膊上阵了,互相攻击。
对此。
天庭方面也算是早有预料,提前留了十几手,一些妖帅、大圣好整以暇,来一个挡一个,让这些“祖巫”永远在骑马赶去的路上。
“不得不说,巫族还是有几把刷子的……就是可惜,撞到了天庭。”
接引古佛摸着光头,跟灵宝天尊交头接耳。
“是啊是啊。”灵宝天尊连连点头,他的视线看着正厮杀火热的战场,双眼一眨不眨,“天庭承袭了过往纪元的许多底蕴,算是正统……在这方面,巫族还是吃亏了些。”
他看看被东华帝君强制“相谈甚欢”的苍龙,又看看被白泽持掌无上禁典横扫的牛鬼蛇神……哦不对,没有牛鬼,只有蛇神——烛龙老惨了。
灵宝天尊微微摇了摇头,再度望向了被帝俊和太一正义群殴的女娲……
“唉。”
“本来在中坚大罗的人手上就有一点不足。”
灵宝有些惋惜的感叹,“现在三大强力祖巫,又不能取得突破性进展。”
“我看这一把先锋交战,巫族是要吃亏的架势。”
“那倒不见得……”接引古佛反倒沉吟起来,“十二祖巫里,能打的并不只有这三位。”
“他们要全都进场,胜负还难料——如果我猜测他们真实身份没猜错的话。”
“可天庭不会坐视。”
元始天尊语气幽幽,插入了这圣人聊天群里,微微抬起下巴示意,“那些妖帅妖圣,已经在蓄势待发了。”
“就等着谁出来,就把他敲下去……”
“下一个被拦截的祖巫,会是谁?”
他语气间满满的好奇。
而很快,他的好奇心被满足。
“唉。”
一声轻轻的叹息,一尊曾经在古老岁月纵横天地的先天神圣,走了出来,向主战场而去,看其目标,欲解女娲之围。
只是,天庭早便做好了万全之策。
当他走出参与下注的围观大能队伍时,便有一尊妖族立场的巨擘立即行动!
蓦然间,有长风呼啸,粉碎混沌,有真水流淌,涤荡虚无!
“嗡!”
一个庞大无边的身影动了!
一尊叱咤洪荒、神威惊世的神祇!
祂先是化作了一条巨鲲,自由自在的游动;而后一跃,又变化做了大鹏,振翅横击!
病嬌重癥患者 安莫惆
妖师——鲲鹏!
他一动,便超拔了时空,用不可思量的伟力开辟了一片浩大无际的世界海洋。
一片浪花,便是一个世界。而一个海洋里,有多少的浪花?
无穷无尽!
这海洋,还并非是一成不变。
伴随着鲲鹏的道,在生,在灭。
其道如风!
狂风拂过,海浪升腾,化作了无边水汽,凝结云雾胜景。
同样,又是在风的缠绵中,凝结了雨,悠然回归世界的海。
风水。
风云。
这是鲲鹏之道的极尽演绎,化作他最巅峰的攻伐!
接引古佛目睹这一幕,突的赞叹出声,“风云交汇,风水天成……可谓之摩柯无量矣。”
“不过,对上他……”
接引的视线追踪着。
他看鲲鹏纵横,看摩柯无量,看神威无尽,看大杀特杀,看……鲲鹏被一只手给拦截了下来。
“轰!”
鲲鹏身形停滞,但他的杀招却没停,彻底的爆发,欲让混沌演化诸天,再让诸天生灭轮回!
傲世獨神
只是。
在那只充斥了沧桑古意的手掌下,那浩荡无尽的威能都在被吞没,被放逐!
仿佛是在哪怕混沌中,都没有这些攻伐伟力的容身之地,在空间的概念上被否定了,只能沉沦进入绝对的虚寂,那是无!
一位空间之道的至尊!
不过,大力有奇迹。
鲲鹏爆肝、爆肾、爆心……一切能爆的都爆了,风水大道展现无穷无极的力量,隐隐间甚至有超越性的升华,穷尽了诸有,像是要硬生生填满那虚寂的空无!
两尊绝顶的大能,就此僵住了。
时光岁月,在他们的身周扭曲。
或许外人眼中的刹那,他们便已经过去了永恒。
直到某一刻。
迷蒙的清光荡漾。
一点一滴,越来越多的血雨纷飞,他们交错而过。
鲲鹏折了翼,踉跄着前扑。
与之对抗的大能,眉心若有裂痕,半边身子染血,也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对手的。
“极空!”鲲鹏大圣通体玄光一闪,调整了自身状态,大罗的特性下,伤势顷刻复原,语气凝重无比,“果然,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加入到了巫族里头。”
“空间祖巫帝江……看来就是你了。”
“没想到,你的实力会这么强,比白泽的爆发还让我意外。”
“藏的好深!”
鲲鹏大圣不太淡定。
在他面前的,是与之同一个时代活跃的古神大圣,唤作极空,修持空间之道,在龙凤时代闪耀过一小阵子,不是特别出色,比路人优秀不了几分。
可他所眼下爆发的战力,超越曾经的表现太多太多了。
“白泽修史,专门鼓捣禁典,一旦动起手来,自然是威风八面。”极空,也可以说是帝江,这位祖巫表情淡漠平静,“我是比不得他的。”
“能有眼下这份实力,说到底还是拜专业所赐。”
“谁叫我是掌控空间的呢?”
“天庭建设洪荒,当年的盘古便明确说过。”
“要想富。”
“先修路。”
“洪荒那么大,要修的路自然不一般。”
“稍微远些,便要我上场了。”
“构建空间通道,布设传送之门,修遍整个洪荒。”
“我的过去,碌碌无为,也就是混上个一官半职,担任洪荒交通运输部的部长。”
“每年的收益,就只能指望那些传送门……门前立个收费站,从里面的收益抽一点分成出来。”
“很平庸。”
“很低调。”
“跟那管钱、负责印功德的领袖不值一提;比冥河魔祖那样执掌刑罚、审判罪孽的巨头也相差甚远;哪怕是白泽,都有的是人巴结,是很多大罗的座上客。”
帝江很谦虚,表示自己就是个小透明。
就是个修路搞基建的,了不起再建些收费站,从人道那里收点小钱钱,很多时候都不太被同僚重视。
毕竟,传送法阵、空间通道什么的,对于太乙之上的修士来说就不是必要了。
何况大罗?
“不过还好。”
“我赚的辛苦钱,养活自己还是可以,勉强发育到眼下的地步,不在道友之下,可堪一战。”
帝江一板一眼的说着。
鲲鹏听了,莫名感到一种恶寒,嗖嗖的从脚底窜到了头顶,仿佛是死兆星在脑门上闪耀。
他勉强笑笑,感觉整个神都不自在,那“不在道友之下”仿佛有莫名的恐怖,“道友说笑了。”
“你这生意,才是真的旱涝保收,造福苍生。”
“有眼下这般修为,属实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不过,既然我们相差无几,是五五开……那不如,道友陪我在此地静坐一会儿如何?”
鲲鹏提议。
帝江听着,似乎是在很用心的思考。
时不时的,他看向远处那正在大打出手的巫妖大罗主力,尤其是正在“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模式下吃瘪的女娲,眼底若有似无的闪过让鲲鹏很怀疑的笑意……
“好。”
帝江认认真真的点头,同意了鲲鹏大圣的建议。
禦獸靈仙
“打打杀杀不好,爱与和平第一。”
帝江板着脸,“道友和我同样境界,除非以命相拼,不然是出不了结果。”
“眼下左右不过是先锋摩擦,未到决死时刻。”
“我们就学学东华和苍龙那样好了。”
“大家都是老资格,低头不见抬头见……又没有迫切证道盘古的渴求,何必那么打生打死?”
帝江一本正经。
“此言大善!”
鲲鹏用力点头。
一位妖师。
一位祖巫。
便这么淡定的虚空盘坐了下来,彼此对视,互相牵制,大眼瞪小眼,一起出了局。
……
“看。”
“空间祖巫,也被拖住了。”
“一直在骑马,永远赶不到。”
与龙祖对峙的东华帝君摇头,“老龙。”
“你加盟的巫族,似乎有些不太给力啊。”
“……”
苍龙嘴角抽抽,无言以对。
不过很快,他便笑了。
笑的那叫一个风轻云淡。
“不打紧。”苍龙神主语气从容,输人不输阵,“巫族么,什么都缺,就是祖巫不缺。”
“足足十二个呢!”
“现在遇上麻烦的,只有时空二尊,水土双皇。”
“还剩八个!”
“哦豁?是吗?”东华帝君眉眼含笑,“我却是很好奇。”
“这剩下的八个,难不成都是跟你们四个一个水准的?”
“一个充数的都没有?全是太易或无限逼近的层次?”
“说实话,我可不太信。”
东华咂咂嘴,“那天庭也不用打了,可以投降了。”
鬼吹燈前傳3始皇金棺 糖衣古典
“哼……”苍龙用鼻孔出气,“全部都是,自然不可能。”
傾城嘆:庶女謀
“但再来个一两个,还是不成问题。”
“你应该知道巫族的渊源。”
“那是跟人族有关。”
“而在人族里头,能混出些名堂,留下足够影响力的……除去炎黄之外,还剩下什么?”
“唯龙凤罢了!”
“龙师名官,鸟师名官。”
毒後要出嫁
“刨去炎黄正统,火云二师。”
“龙凤各留痕迹,缠绕到骨髓里。”
“什么叫老玩家?”
“这就是!”
龙祖说着,身形微微后仰,有一种大佬的气场涌动而出。
“每个时代,只要有想法,都能进场玩一把。”
“这就叫底蕴,这就叫资格!”
说到这。
苍龙蓦的高声喝道。
“那个老对手!吉祥物!”
“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龙祖一声暴喝,震荡着亘古混沌颤栗不休。
“吉祥物咋了?!”
同样的,一声激烈暴喝回应。
“吉祥物吃你家大米了?!”
一只华美无比的凤凰法相显化。
凤凰的始祖,亦是过去龙凤量劫中的主角之一!
此刻是她在绽放神威,绚烂的光芒照亮了无穷混沌。
这位古老的神圣,用一种非常危险的目光打量着龙祖。
不过最终,她还是收回了视线,转而看向激情火拼的战场。
眼珠微微转动,元凰于众目睽睽之下,从袖中取出了一个精致的玉瓶,轻轻打开。
顿时,一股芬芳酒气弥漫。
“唉!”
凤凰叹息。
“故意杀神。”
“醉驾杀神。”
“怎么想,都应该是后者的严重程度轻一些吧?”
“毕竟,我是无意的……喝醉了酒,没意识的情况下,撞死了几个挡路的大罗,问题应该不大吧?”
凤凰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心人都能听得见。
之后。
不待大家反应,她便来了个一口干。
瞬时间,红晕浮上脸颊,元凰豪爽的把酒瓶一扔。
“统统闪开!”
她变化真身,与法相相合,激荡混沌的威压倾洒,震慑诸神。
只是相对应的,她的说辞却不怎么靠谱的样子……
“酒驾司机上路了……天庭方面的朋友小心些啊!”
话音落下。
凤凰振翅高飞!
涅槃的火焰燃烧,与燧人所点燃的火是那般相似。
那是文明的华章,是希望的高歌。
凤凰飞舞,带去祝福和祥瑞。
当然,此时此刻她所展现出来的,却是极致恐怖的破坏力。
时间被焚灭。
空间被焚灭。
万事万物,都在焰光灼烧下走向虚无。
凤凰就那么舞动着,像是一个女司机上路,愣愣的撞向了女娲被压制的那个地方。
这是要将这巫族的最强战力释放出来!
只不过,她还没飞过一半的路程,便被天庭的顶尖大能给拦截了。
足足三位妖族强者联袂而动!
他们并肩而行,阻击凤凰,要令之无功而返。
“此路不通!”
“凤凰请回!”
商羊。
钦原。
鬼车。
他们联手,让凤凰都不得不郑重几分。
“反了……反了!”
凤凰长啸。
“你们的本相,曾经可都是神禽形态……我好歹算你们的老上司啊!”
“讲点情面……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