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job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ptt-第一百五十五章 妥當相伴-25fbe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昨夜,思绪繁杂半晚上没睡,好不容易睡着了又陷入梦魇之中,被吓醒了过来,又是睁着眼睛到天亮,如此一来,即使张进勉强自己如平常一般按时起身,去了书房早读,但这精神却是疲倦不济,没什么精神了,还时不时走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进这样的表现,张秀才自然很是不满,在张进又走神之时,拿着书本敲了敲他的桌子,问道:“怎么?昨晚上没睡好吗?”
张进瞬间回过神来,然后随口笑道:“哦!是没怎么睡好,所以这早上就有点没什么精神,经常走神了!”
“哼!”张秀才轻哼了一声,接着语气不满地问道,“昨晚上读书也没到很晚啊,和平常一样,怎么就没睡好了?也就是你娘去了你屋里一回,问问你东西收拾的有没有遗漏而已,这并没耽误你睡觉吧?”
總裁大人,你被征用了!
“啊?哦!”张进愣了愣,随即立刻反应过来这可能是他娘找的借口了,他自也不会把张娘子昨晚上说的话告诉张秀才了,那不是不打自招吗?
仙農 柴火道人
他摇头笑道:“没有!没有的事!只是半夜里做了一个噩梦而已,越想这个梦越让人有些烦躁不安,一直都睡不着了!”
张秀才听了,神情微动,半是恍然半是猜测道:“原来是做梦了啊!做了什么梦?不会是梦见了乡试考完之后你落榜不中了吧?所以心不在焉了?哼!这还只是个梦而已,你看看你就这样魂不守舍,没精打采的,要是真的考了乡试之后,你落榜了,那你又该如何?还不吃不喝了?”
“进儿,我与你说,你自己心里也要有数才行,今年这乡试,你也不要抱着太大的期待去考了,就当做一场磨练了,考中那是你的运气,考不中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别这样患得患失的,这样做了个落榜的噩梦你就都不能集中精神读书了,那你肯定考不中啊!”
张进不由无言,苦笑以对,他总不能说自己梦里自己今年是中了举人吧,不仅今年中了举人,而且三年后还金榜题名中了状元,跨马游街呢,这样的美事要是说了出来,张秀才肯定又要冷冷地说一句“痴心妄想,白日做梦”了!
至于梦里其他的事情,那就更不能说了,说了那就是找打呢,所以张进只能听着张秀才的胡乱猜测,顺便训导他一番,沉默以对,不敢反驳了。
幸好这时,张娘子来救了他,就听外面张娘子唤道:“相公,进儿,吃早饭了!早饭做好了!”
听到这唤声,正在训导张进的张秀才立刻就是应道:“知道了,娘子,我们这就来!”
应了这一声,他转脸又是神情严肃地看着张进,继续教训道:“过两天我们就要出发了,今年乡试也就在三个多月后,所以你要调整好心态,你不像我,今年可能是最后一次参加乡试了,我患得患失也就罢了,你如此年轻,以后机会还有的是,这还没考你就患得患失,这算什么?”
张进能如何说呢?昨晚的噩梦是不能说的,面对张秀才的训导,他也只能受了,还得起身点头应道:“知道了,爹!爹说的是,是我不沉稳了!”
张秀才抚须点了点头,又道:“也罢!我也能理解你,毕竟是第一次要考乡试嘛,但你还年轻,也无须看的太重,走吧!去吃早饭吧,你娘还等着我们呢,别让她等久了!”
“是,爹!”
张进再次苦笑着应了,就跟着张秀才出了书房,往厅堂来了,这还真是有话不能说,挨训也得自己白受着了。
早饭过后不久,方志远和朱元旦就来了家里,父子师生几人又是聚在书房里了。
张秀才看着坐下的方志远和朱元旦,问道:“你们家里东西都收拾好了?和父母家人也都说好了吧?过几天我们就要启程了!”
方志远点头应道:“先生,都收拾好了!我爹娘也都知道了,他们说又要麻烦先生师娘辛苦了!”
朱元旦则笑道:“先生,我姨娘也已经把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姨娘知道我要出远门,心里有些不舍,可也说我跟着先生师娘师兄出远门,她也是放心的,就是这一路上又要辛苦师娘照顾我们了!”
张秀才闻言,就是轻颔首,看着朱元旦忽的又是问道:“那朱员外那里,元旦你去告知了一声没有?他知不知道你今年要下场参加乡试,跟着我们一起去府城赶考啊?”
朱元旦听了就是一愣,随即失笑道:“先生,这不用告诉我爹吧?我已经分家搬出来另过了,这自己的事情自是自己能做主的,不过是出一趟远门而已,还要特意上门去告知我爹一声吗?”
愛若初見
张秀才听他如此说,就是皱了皱眉,沉吟道:“还是要去说一声的!虽然你已经分家另过了,你的事情自是你自己能做主了,可你到底还没成家立业,真正长大成人了,这事情还是去和朱员外说一声为好,也免的他为你担心了!”
魔祖破世
朱元旦不由沉默不语,除了逢年过节,他是不怎么想上门去朱家大院的,可既然张秀才这做先生的如此说了,他也不好一口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地点头答应下来。
张秀才见他点头应了,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又是道:“好了!这两天我们也别只顾着读书了,这东西收拾好了,也该去和亲朋好友的道别一声,比如我先生那儿,我们很是该上门去说一声的,毕竟我们这两年的读书温习,他老人家可是鼎力支持,出了大力的!”
“还有,元礼、周川和冯其那儿,你们和他们要好,这要走了,也该和他们说一声才是,总不能这样不打招呼地就走了!”
“今日我们就先去我先生那儿看望看望,拜访一番,顺便告别一声!”
九天戰帝
这些都是应有的人情世故,张进他们自然是没有意见的,于是今天他们也没在书房里多留,就又出来离了张家,去了东城袁家了。
在袁家,自然而然的,方志远又是见到了昨日才见过的袁蝶儿了,两人都很是惊喜,双眼大亮,可有袁老夫人盯着,他们也不能像昨日那般私下见面,牵手说什么私下话了,就连说话都不能够,两人眼神对视一下,那袁老夫人就轻咳一声,横眼看了过来,出声把袁蝶儿支走。
然后,又一日,张进他们把董元礼、周川和冯其约了出来,又是聚在一起游玩说话,告别一番也就罢了。
東京食屍鬼之非人類食種 蜻蜓ye飛
再之后,一直拖到四月十三那日,都快要启程的那天,朱元旦才上门去了朱家大院,和朱员外说了这要去府城赶考的事情,这让朱员外很惊讶又很是伤感,惊讶于朱元旦居然今年就要去府城考乡试了,伤感于直到快要出发了,朱元旦这才来告知他一声!
但不管如何,朱元旦还是来了,朱员外伤感归伤感,但也没说什么不好置气的话,只是叮嘱着朱元旦出门在外保重身体了,对于乡试什么的,他倒没提什么,可能是觉得依朱元旦的学问和水平,不太可能考中吧,这次去府城赶考也不过是跟着张秀才张进他们凑热闹长见识了,其余的却是不敢多想了。
如此零零碎碎的,总而言之,在四月十五启程之前,一切都准备的妥当顺利了,就等着启程出发这日,而这日也终是到来了!

3ss97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愛下-第一百五十四章 夢魘-xuys6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这世上,谁都有烦恼,皇帝有皇帝的烦恼,官员有官员的烦恼,老百姓有老百姓的烦恼,谁让都生而为人呢?
就像这个夜晚,张家一家三口也各自有各自的烦恼,张娘子为张进和家里的财政烦恼,张秀才为即将到来的乡试和以后可能学馆里收不到多少学生而烦恼,张进则是烦恼于姻缘前程还有张娘子刚才给予的告诫了。
尤其是那句郑重其事的告诫:“这都是你认定的,求来的,那你就不能三心二意,一定要待人家姑娘好才是,不然不仅人家爹娘不答应,娘我也不答应!”
这话张娘子离开了许久,都犹如在耳,让张进蹙眉深思,他不禁扪心自问,要是他和王嫣真成了亲,他真的能做到一心一意吗?真能做到不管发生什么,都待人家好吗?这么一问,他自己心里都给不出坚定不移的答案了,犹豫迟疑了。
隨身空間:農家小福女 然小糖
敬禮!我家夫婿是上校
毕竟,这种犹如承诺誓言,说什么会始终如一,一辈子对人家好的情话,一般都是少年少女们幼稚又纯粹的爱情宣言,以此宣言来证明彼此感情的坚贞不渝,但可惜张进是少年又不是少年,他对王嫣有好感可并不是什么海枯石烂的爱情,如此怎么可能让他发出这样的承诺和誓言呢?
回眸一笑楚傾城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终究是美好的愿望,这世事无常,很多事情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感情更是说变就变,没人能够保证一辈子不变了,谁能给谁一辈子的保证呢?
可是,张娘子的告诫却还是言犹在耳,他又觉得自己刚刚的所思所想都是在推脱,在为自己将来可能犯的错找理由找借口了,这让张进心中不安,躺在床上更是辗转反侧,无端的生出了些许烦躁来。
也可能是他想太多了,这样无端的烦躁不安实在是多余,毕竟他还没考中举人呢,就算考中了举人,人家爹娘也未必答应他和王嫣的事情呢,就算答应了,这订亲成亲也要两三年呢,如此他想什么一辈子,岂不是自寻烦恼?那是何等遥远的事情!
躺在床上的张进又是翻了一个身,摇了摇头,把这些烦躁思绪暂时放下清空,长吐了一口气,闭上双眼,自言自语道:“不想了!睡觉!睡觉!”
讀佛即是拜佛:彌勒佛傳
他像是催眠自己一般,调整了呼吸,吐气吸气,好不容易才睡了过去,可这一觉却睡的并不安稳。
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因为他带着这样烦躁不安的思绪睡下,所以他做了一个不知是预示还是心理暗示的梦,这个梦让他更加烦躁不安。
他梦见他今年去府城赶考,非常顺利地考中了举人,和王嫣的事情也很是顺利地得到了双方父母的同意,订下了亲事,只等三年后再成亲。
而三年后,他正好参加了会试,又是金榜题名成了金科状元,穿着状元服,跨马游街,意气风发。
这时,他和王嫣的婚期也到了,于是双喜临门,二人正好拜堂成亲,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这一年却是最人生得意的时刻。
然后,夫妻恩爱,又顺利地踏入了仕途,仕途中多得岳父大人的指点和庇佑提携,他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做出了些成绩,官位品级上一年比一年高,三五年之内就官升三级了,也是人生得意之时。
可不知发生了什么,就在这人生得意之时,电闪雷鸣,风云突变,他那岳父大人,王嫣的父亲好像牵扯进了不该牵扯的事情里,遭到贬斥流放,太子也遭到训斥,差点被废,他这个靠着岳父提携的女婿自也是脱不了干系,被贬谪到蛮荒荒芜之地,再无什么前途可言,正应了那句“爬得越高,摔得越惨”的话。
然后,已是中年的他开始喜欢酗酒,用酒精麻痹自己,再然后他开始后悔娶了王嫣,不然不会被连累,再之后他和王嫣的十几年夫妻之情就在这种后悔埋怨之中消耗殆尽,再无当年成亲时的恩爱,夫妻二人只剩下冷漠相对,互不搭理。
于是,他又开始逛青楼,纳小妾,寻欢作乐,甚至于在王嫣提醒自己别太过了之时,挥手打了她一巴掌,王嫣捂着脸,双眼满是怨恨的看着自己,口中说着“今日我们夫妻恩断义绝”的话,再无当年的恩爱可言了。
这是一个梦,梦做到了这里,张进就被吓醒了,黑暗中瞬间坐起了身来,急促地呼吸着,额头满是冷汗,目光呆呆地看着这黑夜,好似还沉浸在这可怕的梦魇里,回不过神来。
这个梦很可怕,尤其对于张进来说是很可怕的,它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正中张进此时攀炎附势的心思了,对于张进现在为了前程费尽心思要娶王嫣,它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哪一天王嫣家里犯了事情,他遭到了连累,前途黯淡,那么他还会待王嫣一如既往吗?
毕竟,官场上风高浪急,谁也不敢说自己在其中能够永远不倒了,王嫣家也有可能就在某件事情某次争斗中跌落尘埃,他做为王家女婿,岂能不被连累?到时候他会如何呢?
他会像梦中一样被贬谪,然后酗酒逛青楼,纳小妾,寻欢作乐,以此来麻痹自己吗?他会后悔今日的选择娶了王嫣吗?他和王嫣会因为世事变迁,从恩爱夫妻变成互相仇恨埋怨的怨偶吗?
这一切的一切,扪心自问,越问半坐在床上的张进越是额头冒冷汗,他怔怔然,却是思绪繁杂,想不出答案来,就那样睁着眼睛看着外面,直到外面天色渐亮,隐约听见了张秀才开房门起来去书房的声音,他知道此时他也该起身去书房读书了。
可是,那个梦纠缠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不由苦笑自语道:“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要是哪一天这样的大难到了我和将来的妻子头上,又会如何呢?”
笑二之天外獵人
“呼!幸好是个梦,只是个梦,如果有一天真的大难来临时,希望到时候我不会露出梦中那样的丑态来吧!应该不会的!”
重生之嫡妻歸來 水墨青煙
自语罢,他就自己起身,点燃了灯火,穿上衣服,就去了书房读书了,可这个梦到底是给他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记,让他重新审视自己的想法以及和王嫣的姻缘了。

lzjsp熱門連載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討論-第一百五十一章 私心-rn5ui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深夜,夜深人静,冷月寒光,孤灯独坐,张娘子坐在屋里,时而皱眉,时而叹息,烦恼不已,心里只觉得有些心烦意乱。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张秀才那熟悉的脚步声,张娘子心下一惊,回过神来,忙把长木盒子的盖子关上,然后就见张秀才推开了房门,走了进来。
张娘子压下心中烦乱的思绪,勉强笑道:“相公,今晚上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和进儿要在书房里读书读的很晚呢!”
闻言,张秀才颇为疑惑地看了看外面的夜色,失笑道:“娘子,这很早吗?都快深夜了!”
“啊?!”张娘子颇为吃惊地也看了看外面的夜色,好像就是经过张秀才的提醒,她才意识到这就到深夜了,摇头好笑道,“这就深夜了?要是相公不说,我还真不觉得就到深夜了!”
张秀才打量了一眼张娘子,走了过来坐下,就笑问道:“娘子今天可有些不对劲,是有什么心事吗?让娘子这么分神,都忘了时间了!”
张娘子颇为心虚地忙摇头否认道:“啊!没有!没有!我哪里有什么心事?只是想着这又要离开家里出远门了,一心想着这出远门的事情了,想的入了神都忘了时间!”
然后,她生怕张秀才又追问什么,转而岔开话题道:“啊!对了,我们两人的行礼这两天我都收拾好了,进儿的东西我也帮着收拾好了,就是不知道这还有没有他要带着的东西没收拾,不知道收拾的齐不齐全,我这就去进儿那看看问一问,相公自己早点歇息吧,我去去就回来!”
絕品寵妻
首席霸情:女人,回來
说完,张娘子面带着微笑,不等张秀才反应过来,就不动声色地用袖子遮掩着拿着那长木盒子出去了,还顺手关上了房门。
屋里的张秀才看着关上的房门,眉头皱了皱,自语道:“娘子这是怎么了?就算要问进儿东西收拾的齐不齐全,也不急于这晚上啊,明天白日里问也是一样的,这都深夜了,怎么还去进儿屋里了?”
他和张娘子也是二十多年的夫妻,同床共枕二十几年,又一直恩爱有加,夫妻二人对彼此都十分了解,从张娘子刚刚反常的举动,他就看出来了张娘子这是心里有事瞒着他了,可到底是什么事情他就猜不出来了。
不由的,张秀才眉头皱的更紧了,又沉吟自语道:“娘子这是有什么心事瞒着我吗?等她回来,倒是要仔细问一问了,可不能疏忽大意,我和娘子之间可还从来都没互相隐瞒过什么,有什么事情都是二人有商有量的,娘子这样反常的举动,还是头一次!”
被妖盯上的那些日子
张秀才在屋里皱眉猜测思索着,张娘子出来就抱着那长木盒子往张进的房间来了,她走到了张进的房间前,摩搓着那长木盒子,又是犹豫了,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把外祖母给的银子给张进了。
而这时,张进屋里的油灯还亮着呢,屋里的张进自是看见了屋外张娘子的影子,不由笑问道:“谁在外面?是爹还是娘在外面?”
迈步过去,他随手开了房门,就看见房门前犹犹豫豫的张娘子,又是好笑道:“娘,是你啊!这么晚了怎么还来我屋里了?有什么事情明天也可以说,不用这么晚过来啊,这夜深露重的,小心着凉,娘!快进来吧!”
张进面带笑容,亲近地把张娘子让了进来,又是把房门关上,转身招呼着笑道:“娘,你坐!”
麻辣老板娘
電臺驚魂 芒果葫蘆
张娘子坐下,抬头看着满面笑容、已是渐渐长大、高出自己一头的儿子,神情颇为复杂,好似不知不觉间那当年的小孩儿就已是长大成人了,可能不久的将来他也将有他的娘子和儿女,他的前程了。
想到这里,张娘子目光就更是复杂了,做为当娘的,她自是希望将来张进能够有一个好娘子,儿女双全,前程似锦的,可这些却都是要看缘分的,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了。
粉妝奪謀
而说到缘分,张娘子又不得不想起了张进和王嫣的缘分来,说起来也是有点缘分的,这他们只是去府城赶考,在城外的广福寺寄宿而已,恰巧就让张进遇上了那时同样在广福寺陪王夫人上香的王嫣了,恰巧王嫣还颇为欣赏看中了张进的人才,不过两三个晚上,就产生了少女情愫,这说起来岂不是缘分?
并且,如此一偶遇也就算了,谁知进了府城,那人家姑娘还不放弃,直接追到他们租住的小院来了,看来是真的看中了进儿,两人偷着相会也是有说有笑的,若不论门第,男才女貌,看着也是般配的。
这样想着想着,张娘子就有些出神了,以至于张进说话她都没听清楚了,张进不由好笑地提高声音唤道:“娘!娘?”
“嗯?”张娘子瞬间回过了神来,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张进失笑着问道:“你还问我怎么了,我倒要问娘你怎么了?怎么来了坐下又不说话?只一个人看着我出神,不知道娘都在想什么呢?我说话,娘也出神地没听见!”
醉容華
“哦!娘想一些事情是想的出神了!”张娘子垂眼笑道。
张进好奇地追问道:“那娘刚才在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出神?”
张娘子听问,却是斟酌了半晌,不曾回答张进的话,反而抬头看着张进,神情十分郑重地问道:“进儿,你和娘说实话,去年那位知府家的小姐,这都过去一年了,你忘了吗?”
顿时,张进笑容一滞,不知该如何回答,只道:“娘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娘这深夜里来我屋里,就是要问这个?”
長城軍魂
张娘子抿了抿唇,依旧不回答张进,双眼盯着张进,神情严肃道:“进儿,告诉娘,我们过几天就要去府城了,到了府城,你是不是还会和那位小姐偷偷地私下来往?你心里还有着那种念想?”
隱形奇人
被张娘子目光盯着,张进目光就有些游移不定,垂下了眼,想避而不答,可张娘子紧盯着他,就等着他的回答,他知道这是不得不回答了!
于是,他沉默了一瞬,就长吐了一口气,与张娘子对视,同样神情郑重地道:“娘既然问我,我也不能说假话骗娘,是!这一年我从没忘了那位小姐,这去了府城肯定是要和她联系的,心里念想自是有的,但儿子我自己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要是儿子这次不能中举,自是会放下忘了的,娘不用担心我!”
张娘子听他如此说,不由面露苦笑,摇头道:“原来如此!既然如此,我这做娘的,还是免不了有一点私心的,我也希望你将来能好了!”
说着,她把那怀里的长木盒子放在了小桌上,打开了盖子,露出了里面几锭白花花的银子,顿时张进目瞪口呆,又不明所以的看向张娘子,不知道张娘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1qh0b精品都市言情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一百五十章 煩惱看書-l6sjl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马车里,张娘子坐了下来,就打开怀里的长木盒子看了看,果然就见这长木盒子里放着一棵好人参以及几锭白花花的银子,看着这盒子里的东西,张娘子不由摇头苦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海賊諜影
“岳父岳母大人,还有小弟,我这就告辞了!”
“外祖父外祖母,我们回去了,你们可要好好保重身体才是!”
“哎!进哥儿,时候不早了,你们快上马车吧,快回去吧,这出门在外也要好好保重身体了!”
“是,知道了,外祖母!”
外面传来张进、张秀才和外祖父、外祖母他们的告别声,还有外祖母的殷殷嘱咐声,不一时,那张进和张秀才就是上了马车,掀开帘子进了车厢,张娘子就忙是合上了盖子,把长木盒子放在了一边用袖子遮掩住。
遊牧者傳說
然后,她笑着招呼道:“相公、进儿,快坐下来!”
闻言,张秀才坐到了她身边,张进则是坐在他们对面,一家三口刚在马车上坐安稳了,那车夫就一甩鞭子,“驾”一声,马车就缓缓动了,驶离了这李家院门前,往石门县县城来了。
路上,张娘子笑问道:“相公,进儿,你们和我爹说了这今年乡试的事情吧?进儿也要下场,我爹听了怎么说的?他肯定很吃惊吧?我和我娘说了这件事情,她也很是吃了一惊!”
张秀才点头失笑道:“娘子所言不错,对于进儿也要下场考乡试,岳父和小弟都很是吃惊,他们觉得这太匆忙急迫了些,认为进儿应该再耐心多读几年书,再说考乡试的事情!”
说着,张秀才还斜了一眼张进,好似他自己也不怎么赞同张进这么急迫地下场参加乡试了,不过张进坚持,张娘子又吹枕头风,他也想给张进一个教训和磨砺,去去他的骄气,这才勉强答应了这事情。
张进面带微笑,对于张秀才斜眼看自己,心里不以为意,还自己笑道:“而且,看样子外祖父并不看好我这次下场考乡试了,他只说让我去府城多见见世面,增长增长见识了!”
“哼!自然是不看好的,别说岳父大人了,就是我也不看好的,答应让你下场,就是想让你撞南墙,经历挫折磨砺一番,别总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张秀才轻哼一声道。
张进哑然失笑了一声,也不与张秀才理论,直接岔开话题地问道:“哎,娘,刚刚外祖母和你遮遮掩掩,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我好像看见外祖母给了你什么东西,是什么好东西啊?”
“什么鬼鬼祟祟的,有你这么说我和你外祖母的吗?”张娘子气笑了,不满道,“你外祖母与你亲近,疼爱你,事事为你着想,你还这么说你外祖母,可真是不像话!”
然后,她移开了袖子,露出了那长木盒子,笑道:“就是给了我一棵好人参,她说相公和你读书熬夜辛苦,要好好补补身体,叮嘱我用这人参给你们炖鸡补身子呢!”
张进失笑道:“是这样啊!难怪外祖母这么鬼鬼祟祟的呢,这被小舅母看见了,还不又是事情?她肯定觉得外祖母偏心,一心拿家里的好东西补贴我们了,她还不又要闹一顿啊?”
张娘子则是撇了撇嘴道:“管她呢!好不好的,你小舅母和外祖母平日里也总是要吵几句嘴的,婆媳俩相处的磕磕绊绊,没这回事儿,你小舅母也要找事闹的!”
张进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也没再多说什么了。
张娘子却不知为何,没有提那长木盒子里银子的事情,可能是觉得外祖母送这木盒子里银子的用意有些不好说吧,尤其是当着张秀才的面,这更是不能说了。
我的冰山女總裁 雲上蝸牛
就如此,马车晃晃悠悠的,一家三口时不时地说几句话,终于是赶在城门关闭前进了县城,在傍晚黄昏时回到了南城张家小院的家里。
之后,一天下来张娘子也累了,就随意做了点晚饭凑合了一顿,吃完了张进和张秀才就去了书房晚自习了,张娘子自己则是收拾收拾碗筷回了屋里。
萬界點名冊
為君情醉又何妨
平时,一般张进和张秀才这晚自习的时候,张娘子在屋里都是会就着油灯做针线活的,可今日却不同,今日她回到屋里,就把那外祖母给的长木盒子拿了出来,打开盖子,看着里面几锭白花花的银子,有些犹豫出神。
她犹豫着要不要听外祖母的,把这银钱给张进,支持张进去追求人家知府家的小姐,这事情虽然她白日里被外祖母说动了心,可到晚上自己一个人想想还是免不了犹豫,下不了决心了。
宸少寵妻請低調
按张娘子自己的心里想法来说,她是觉得门不当户不对,这张进和王嫣就没这缘分的,还是不要牵扯的好,该断就断了,断的干净。
可是,想到外祖母说的这对张进的前程的好处,她心里又是犹豫了,毕竟做为一个母亲,她自然也是希望张进将来能有一个好前程的,不说什么光宗耀祖的话,能有个好前程,将来日子自是能过的好的,不用受那份清苦了。
所以,此时她一个人坐在油灯前,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白花花的银子,颇有些纠结了,她始终是下不了决心。
然后,就听她轻叹道:“这事情说来也不是我说了算的,还是要问问进儿自己的意思了,这回来都一年了,要是他还没改变心思,心里还没忘了那知府家的小姐,我同不同意,支不支持也没用,进儿这孩子自己可有主意的很!”
自语罢,她眉头皱了皱,又是摇头苦笑道:“肯定是没忘了的,只看进儿这一年多攒着劲苦读的样子就知道了,这一年多的苦读还不是为了今年去府城赶考吗?去府城赶考还不是为了和人家姑娘相会吗?这孩子,哪里忘了?是一刻都没忘了才是真的!”
“唉!如此,我又该如何?还有相公那儿,又该如何?这事情能瞒下去自是好的,可要是瞒不下去,我也不知道会如何了,相公生气肯定是生气的,到时候恐怕我都劝不了,进儿这小子非得被打断腿不可!”
征途 雷雲風暴
重生之酒色貪杯
张娘子一个人坐在油灯前,对着那长木盒子的银子,时而皱眉,时而自语,心里颇为烦恼了!

vo0oy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愛下-第一百四十九章 盛情難卻熱推-ab10n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这一边张娘子和外祖母在屋里说私房话,另一边张进、张秀才和外祖父、小舅他们则是在书房里说话了,不可避免地也是谈到了今年乡试科举的事情。
那外祖父是知道张秀才今年要下场的,犹豫了一瞬,就是关心地问道:“文宽,今年乡试科举已是不远,你是要下场的吧,不知准备地如何啊?”
张秀才听问,就是面露苦笑,颇有些惭愧道:“多谢岳父大人关切,小婿今日来家里就是为了说这事情的,我们决定再过几天,四月十五就动身去金陵城了!”
外祖父颇为疑惑地问道:“四月十五?那没几天的功夫了,怎么这么早启程,乡试不是八月份才开考的吗?你们?文宽是要和县里赶考的读书人一起去府城吗?”
“这也是有缘故的!”张秀才又是向外祖解释了一遍这么早启程出发的缘故,听的外祖父不断地点头,对于这么早启程倒没再多说什么。
然后,张秀才看了一眼旁边沉稳坐着的张进,斟酌了一瞬,就接着笑道:“而且,岳父大人,这今年乡试不仅小婿自己准备下场一搏,进儿和我的两个学生也准备跟我下场一起考了!”
“啊?!”
“什么?!”
闻言,外祖父和小舅都极为吃惊地看着张秀才,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和茫然。
这时,不等外祖父询问,那张进就自己趁机插嘴解释道:“外祖父,小舅,我是这样考虑的,这乡试充满不确定性,谁也不敢说哪一次自己能中举了,如此还不如抓住机会趁年轻多考几次呢,要是能一考即中,自是我的运道,就是考不中,也没什么可惜的,再过几年再考就是,又没什么损失,多考一次就多一次中举的机会,外祖父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道理自然是这个道理了,外祖父却还是忍不住紧皱了眉头,抚须沉吟不语。
重生之秀色田園
那小舅则是忍不住摇头好笑道:“进哥儿你说的是这个道理,可你这也太急迫了吧?去年才成的秀才,今年你就要和姐夫一起下场考乡试,这有可能中举吗?简直是胡来,姐夫你怎么还答应了?进哥儿这么胡来,你该阻止他才是,你是考过几次乡试的,几次都不中,应该知道乡试的不易,如此怎么还允许进哥儿这么早就去考乡试了?要我说啊,进哥儿正该好好读几年书,等过几年再说考乡试的事情也不迟!”
小舅话说的有些不客气,但也不无道理,那外祖父也是目光疑惑地看向张秀才,可能也不明白为什么张秀才会同意张进今年就下场考乡试吧。
对于外祖父和小舅的反应,张秀才心里早有所料,也早想好了说辞,他摇头苦笑道:“小弟说的自是有道理,我开始也是不同意的,可进儿自己坚持要下场,娘子也说让进儿下场撞撞南墙,就是考不中也当是一场磨砺了,去去他的骄气傲气,免的他去年童子试太过顺利就飘飘然起来,我想娘子说的也有道理,就点头答应了!”
这解释让小舅忍不住嗤笑了一声,小声嘀咕道:“姐夫倒是一如既往听我姐的!”
外祖父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然后皱眉看了看张进和张秀才,蹙眉问道:“真决定了?进哥儿也下场?”
最強武醫 鑫英陽
张进点头笑道:“是的,外祖父,我都为此准备一年了,万没有乡试到了跟前还退缩的道理,而且这路引文书我们都办理好了,行礼衣服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今日来就是来和外祖父外祖母道别的,过几天我们一家就又要出远门去了!”
滅世雷帝
外祖父听他如此说,态度如此坚决,张秀才也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不由也是无言以对,又是斟酌了一瞬,这才叹道:“也罢!既然如此,那就去吧,就算没考中也没什么,进哥儿还年轻,以后再考就是了,这去府城就算多见见世面,开阔开阔眼界了!”
显然,外祖父对张进这么急匆匆地下场考乡试并不抱什么期待的,所以才会如此说了,小舅更是失笑摇头不语了。
往生客棧異聞錄 咫尺之痕
原始劍道 葉赫曉光
無限虐殺進化 一江秋月
对于他们这样的态度,张进倒是不以为意,还附和着笑道:“外祖父说的是,就是考不中,也能出去见见世面!”
外祖父点了点头,又是问道:“进哥儿,你娘也跟着去吗?”
“嗯!我娘也和我们一起去的,和去年一样,费心照顾我们的饮食起居,又要辛苦她了!”张进应道。
外祖父又是抚须颔首,接着详细询问起了这乡试的具体事情了,张进和张秀才自是有问必答,就如此,一上午就过去了,中午在这外祖家吃了一顿饭,又是各自闲聊说话,直到下午太阳偏西之时,张进他们一家就不得不离开,回石门县县城去了,这一去可能又要几个月不能够再到家里来了,自然外祖父、外祖母又是一番依依惜别。
那院门前,外祖母挨着张娘子,把一个长条木盒子双手递给了张娘子,道:“你这一走,又是要出远门几个月,出门在外可要保重身体才是,喏!拿着,这盒子里是一棵好人参,你拿着给女婿和进哥儿做人参炖鸡补补身体,他们读书熬夜也是辛苦,就该好好补补才是!”
不等张娘子推让,外祖母就二话不说地把长盒子塞给了她,顿时张娘子手中一重,她就觉得不对劲,这盒子怎么这么重?如果是一棵人参的话,哪里有这么重?这盒子里装的肯定不是人参,或者不只是人参,肯定还有别的东西!
穿越封神之我為袁洪
这时,外祖母又看了一眼一旁撇嘴的小舅母,用眼神暗示道:“拿着!这是我给进哥儿的!”
张娘子顿时意会,明白过来这盒子里是外祖母给张进追姑娘的银子了,当即张娘子就是哭笑不得,看着外祖母张了张口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银子接还是不接?真是让人为难!
外祖母好像生怕她又推让,就催促道:“好了好了!太阳都偏西了,你们也都赶紧上马车吧,这回县城可也有十里路呢,路又不好走,你们这再不走,可别晚了,到时候城门关了,可都进不了县城了!”
都市廚神 紛亂疊嶂
张娘子双手托着那沉甸甸的长盒子,就那样被外祖母催促着半推着到了马车前,张娘子欲言又止,外祖母打个眼神露出故作生气不快的样子,张娘子苦笑不已,也只好收了这长盒子,上了马车,进了车厢。
王牌兵王在都市 財神爺
终究,这是外祖母的一片心意,盛情难却啊,张娘子也不好拒绝外祖母对张进这外孙的这片心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