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8g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愛下-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讀書-tvugr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王家主,实在抱歉,晚辈方才正忙着审问刺客,不想让您在外面就等,只能让您来这边了!还请见谅!”
劍道通神
妖後,看朕收了你 金流兒
神農藥田
王裕出现在牢房门口,独孤信欲起身相迎,一旁的张大福眼疾手快地连忙将独孤信扶起来,后者站定身子后,示意张大福闪开,然后他才向王裕客气地抱拳道。
虽然前一刻他还在怀疑星狼是出自于王家,但毕竟只是怀疑,没有真凭实据,而且先前独孤飞鹰在太原城内搜捕朱邪晟、康昌安的时候,王裕帮了不少忙,所以此刻面对王裕,独孤信仍然还像原来一样保持客客气气的。
“独孤贤侄说笑了,应该是老夫叨扰了才是!”
王裕没有托大,反而亲昵地叫了一声贤侄,太原王家和洛阳独孤氏也算是世交,王裕身为长辈,叫独孤信一声贤侄,亦是合情合理。
客套一句,王裕看向独孤信,一脸关心地问道:“贤侄刚刚解毒,现在身体没有大碍了吧?”
“托王世叔的福,我已经没有大碍了!还得多谢王世叔请来神医替我医治,要不然晚辈这次还真有可能醒不过来了!”
独孤信郑重地向王裕抱拳一礼,说道。
人敬一尺,我敬一丈,既然王裕叫了他一声贤侄,那他称呼其一声世叔也不为过,再说,今早驿馆内发生的事情,独孤信已经听身边人说过了,他知道要不是王裕请来了太原最好的(也是最难请的)大夫公孙良,他此刻很大概率已经毒发身亡了!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王裕也算是他的半个救命恩人了,此时若还是冷冰冰地称呼王裕为王家主,未免有些太过于不近人情!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
独孤信的这一声“世叔”,让王裕心中松了一口气,三言两语间,两人之间的关系被拉近了许多,那接下来,他便能顺理成章地请独孤信帮他一起调查那名被抓住的刺客的身份!
客齋 花綺
“老夫刚刚收到消息,说是城南突发大火,而禁军又恰巧在现场抓到一个人,老夫担忧殿下安危,便过来看看。哦,对了!方才贤侄说在审问刺客,莫非禁军在城南抓到的那人是刺客?!殿下现在可还安好~?”
王裕想起自己此来的目的以及独孤信最开始说的那句话,他面色一惊,一边环顾这间牢房内,一边冲独孤信拱手道。
他这一环顾,便看到屋内的刑架上还挂着一个人,正是星狼!
不过此刻星狼已经再度低下了头,散乱的头发很容易地遮住了他的脸,王裕并看不清楚他的容貌。
独孤信顺着王裕的目光望了过去,顿了片刻,他转过头,回道:
“王世叔也不是外人,晚辈便跟您实话实说,先前殿下和飞鹰带人押送一批炎黄书院的重要物资前往龙山,不成想在城南一小巷中遭遇了埋伏,敌人用四辆燃烧着熊熊烈火的马车一前一后夹击押运队伍,关键时候飞鹰只能下令将士们四散保命,书院的物资全部被烧毁。而在混乱之中,有一个刺客飞身而来,想要直接掳走殿下,喏,这就是那名刺客!”
結(末世) 木陵紫軒
说着,独孤信朝着刑架上的星狼指了指。
王裕闻言,这才彻底明白一刻钟之前,城南小巷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管那刺客了,他只想知道李泰现在怎么样了,于是他连忙一脸紧张地问道:“那殿下现在如何了?老夫在驿馆怎么没有见到殿下~?”
始於婚,終於愛 暮若淺兮
斬春 十四郎
见王裕脸上的紧张如此真切,丝毫不像是作伪,独孤信心中对于王裕的怀疑瞬间降低了几分,他笑了笑,回道:
“殿下自然安全无恙,因为在押运队伍出发之前,我们收到线报,会有一伙身份不明之人前往城南埋伏我们,故而随飞鹰一起押运物资前往龙山的,并非殿下本人,而是换上了殿下的衣服、假扮成殿下的铁蛋,也是这一批炎黄书院学生中武功最好的一位!”
独孤信这番话,既是说给王裕听的,也是说给绑缚在刑架上的星狼听的。前者听了满脸的如释重负和惊讶,后者听了,忍不住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独孤信。
半裸江山
青瞳:完美典藏版(全集)
“竟然还有这等事?”
王裕惊讶地张了张嘴,然后如释重负道:“不过不管怎么说,只要殿下没事就好!”
…………………………………………

fcgpd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戰友,審訊!展示-640kz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文浩,火力发电机以及电报收发器我已经全部给你送过来了,接下来,就辛苦你们抓紧时间组装、调试,争取这两天就能让火力发电机先运转起来。驿馆那边还有些事情,我得回去处理,等我处理完了驿馆那边的事情,就会马上过来!”
太原,龙山之上,在独孤飞鹰等一众禁军的保护下,李泰等人终于将火力发电机等一应机器设备全部运到了山顶上的童子寺,一应设备全部安置妥当后,李泰对孟文浩说道。
早上他们敲定龙山作为电报中继站的选址后,孟文浩就一直留在了龙山上,负责统筹这里的前期准备工作。下午李泰他们再次抵达童子寺时,这里的面貌已经焕然一新,该打扫的地方都打扫干净了,屋顶上该修整的部位也都修整了。
最重要的是,禁军已经根据这里的地势在龙山上下完成了全面布防,山沟里、巨石后、树梢上等等,所有隐秘的角落,都藏有禁军的探子,整座山峰此时俨然成了一个坚固的铁桶阵,纵然像巫劫那样的大宗师高手,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地从山下潜入到童子寺。
换句话说,除非有一支人数超过五千、且训练有素的大军不惜一切代价攻山,才有可能攻下现在的龙山,实力弱一点的队伍冒然攻山,只会损失惨重,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哪里有陷阱、哪里有禁军在暗中埋伏!
顧惜朝也不好當啊!
“嗯,这里的事情你放心,我虽然在工学项目上的经验不如你,但眼前这些事情还是难不倒我的!再说,还有那么多同窗帮我呢!”
千手觀陰 蒼一栗
孟文浩郑重地点了点头,应承道,随后,他看向李泰,面色严肃地又说道:“倒是青雀你,在城中更应小心行事,独孤将军遇刺的消息我们都听说了,我怀疑太原城内有一伙人专门不想让我们建成电报机,而青雀你又身份特殊,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地向你动手!”
此时距离早上独孤信遇刺,已经过去了很长的时间,虽然孟文浩这些炎黄书院的学生们从早上到达龙山后就一直待在这里,但他们还是听说了独孤信遇刺的消息,能考进炎黄书院的都不是笨人,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眼下所要面对的是多么危险的局势,可即便是这种情况下,仍然没有一个人因为畏惧而想要退出!
他们是同窗,但此刻更加像是战友,危难中他们守望相助,并且可以放心地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彼此,这就是炎黄书院的黄金一代,未来大唐战胜突厥,史书上也定会有他们的一席之地!
“有文浩你这一句话,我便安心了!”
李泰淡淡一笑,脸上却是一派云淡风轻,道:“至于我的安全你不必担心,如今城中有数万并州大营府兵在四处巡逻,飞鹰将军和铁蛋也会时刻贴身保护我,那些隐藏在暗处的鼠辈想要伤我可没那么容易!
咱们现在的主要任务还是尽快将电报中继站给建起来,那些人越是不想我们建成,我们就越是不让他们如愿!接下来龙山上缺什么,你尽管派人下山通知墨垂先生,他会为你们准备的!”
其实要说小胖子怕死吗?当然怕,而且还怕得要命!出身在帝王之家,从小就锦衣玉食,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李泰当然舍不得死!但是进入炎黄书院这一年多来,他知道了有一种东西叫做信念,有些时候,为了完成信念,可以不惜性命!
但话说回来,现在太原城全城戒严,还有独孤飞鹰和铁蛋的贴身保护,另外还有李君羡这个百骑统领在暗处照应呢,李泰现在的确不怎么担心自己的安全。
“嗯!青雀你说的对!那些人越是阻挠我们,我们就越是不让他们如愿,非要在段时间内将电报中继站给修建起来!”
孟文浩闻言,重重地点头道。
二人相视一笑。
虽说在书院时,他们互视彼此为竞争对手,但现在,他们是亲密无间的战友,要携手共抗“外敌”!
“好!那我就先下山了!”
想到方才来之时城南那场大火,以及被铁蛋押运回去的那名刺客,李泰没打算在山上多待,跟孟文浩拱手告别,直接带着独孤飞鹰等一众禁军下山了!
惑世魅姬
他想尽快回驿馆看看那名刺客究竟是什么来路!
……………………………………
痞妃有點壞:邪君碗上來 十片葉子
“将军,属下用尽了各种刑罚,这厮中间痛晕过去了五次,但他嘴硬的紧,从头到尾一句话都不说!”
驿馆内一间静室之内,禁军张大福向半靠坐在床上的独孤信躬身抱拳道。
自上午公孙良给独孤信诊治后,没过多久独孤信就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但他伤的太重,哪能这多么快好起来?一个时辰前铁蛋奉独孤飞鹰之命亲自押送那名在南巷抓到的刺客返回驿馆,还在病床上养伤的独孤信闻讯,便主动接过指挥审讯的重任。
而面对这个意图刺杀李泰的刺客,禁军们也没有客气,在独孤信的一声令下,十八般大刑全部都用在了那刺客身上,不过有一个前提,那便是不准将刺客给弄死!
但出人意料的是,一番大刑之后,那刺客却硬是什么也没说,连禁军们都不由在心底感叹这家伙真够硬气!
闻言,独孤信的脸上却没有多少意外之色,他淡淡地开口道:“对方敢派出他来刺杀殿下,就说明此人一定不会轻易背叛他们!我过去会会他吧~!”
张大福闻言大惊,连忙劝阻道:“将军万万不可!公孙大夫先前交待过,他说您伤势太重,务必好生将养七日,而且这七日之内不得动武,否则前功尽弃!”
独孤飞鹰下午离开驿馆之前,可是再三叮嘱过他们要好生照看独孤信,张大福此时又怎敢怠慢。
無敵寶媽:boss我廢了你
独孤信皱眉道:“我只是去看看,何曾说过要动武了?快扶我过去!”
话说他现在这个状态,就算是想动武,也有心无力啊!
“呃,是!将军!”
张大福犹豫片刻,但见独孤信一脸坚持,他最终只得答应。
……………………………………

q7qzh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真實目的!鑒賞-0h4wz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玄甲军大营,丘行恭的营帐之内。
至尊妖嬈之血瞳魔後
面对丘行恭提出的要求,孙涛下意识地是拒绝的,且不说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情,就算他能过了自己这关,也过不了军法这一关!
玄甲军作为大唐战力最出色的重骑兵,这里面的军规可是比任何一支军队都要严苛,在玄甲军中,故意伤害袍泽,视程度会施以不同数量的军棍处罚,而故意杀害袍泽,这个就更加严重了,将会直接处死,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因此,纵然丘行恭是孙涛的上司,但面对这种要求,孙涛却断然不敢答应!
更何况,先前张康年在丘行恭的授意下挑唆戊字营将士哗变、最终被当众斩首,这件事情孙涛还历历在目呢,作为丘行恭的心腹,他比谁都清楚张康年是受了谁的指使。
方士天書
眼下他若是答应了丘行恭的要求,事情一旦闹大,段志玄肯定要追究他这个乙字营校尉的罪责,他敢保证,到时候丘行恭肯定不会救他,也救不了他!他很可能会步张康年的后尘,去给丘行恭当替死鬼!
“呵!按照军规,故意杀害袍泽,的确是死罪,但也要分场合,这格斗大赛上刀枪无眼,出现一两个失手,是很正常的情况嘛~!”
见孙涛断然拒绝了自己的要求,丘行恭面上闪过一丝不悦,但很快被掩饰了起来,他笑着拍了拍孙涛的肩膀,然后说道:
“再说了,他李泽轩当初不是说过,宁愿将士们在训练场上多流汗,甚至多受点伤,也好过在战场上送命吗?先前戊字营的训练,因为他李泽轩,多少将士平白无故地受伤?明日的格斗大赛说到底也是一场训练,你让乙字营的那些高手下手重一些,又有何不可?
若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你也可以交待他们只需将戊字营的人重伤就可以了,无须要他们的性命,这样一来,就算是李泽轩知道咱们是有意下重手,他也不好说些什么,毕竟平日里军中的将士们因为他那新式训练操典也没少受伤!”
阳谋,一向惯用阴谋诡计的丘行恭,这次竟然开始使用阳谋了,正如他所说,让将士们在受伤时不要害怕受伤这个观点当初是李泽轩提出来的,起初因为这个,戊字营可是有不少的军士和马匹受伤,也正是因为这个,那时候丘行恭才动了挑唆戊字营将士哗变的心思。
只不过他当初的那个计划失败了,还因此折损了手下一员“大将”,并且还把丙字营“送”到了李泽轩的手中!
这一次,他便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李泽轩不仅颜面尽失,而且还有苦说不出!
“这……”
孙涛皱了皱眉,一阵犹豫,虽然丘行恭“退让”了一步,但这种背地里耍小手段,最后即便是胜了,他还是觉得有些胜之不武,毕竟乙字营的整体实力要比戊字营强很多(当然,这是孙涛自己这么认为的)。
“没什么好犹豫的!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只要明天将戊字营的格斗高手全部重伤,那几天之后牛首山上的比试,实力大损的戊字营必败无疑!”
见孙涛面露迟疑,丘行恭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断然道。
原来,重伤戊字营高手,让戊字营在几日后的比试中实力大损,这才是丘行恭的真实目的!区区一个格斗大赛并不能满足他的胃口,他在意的是牛首山的比试,因为那场比试将会直接决定玄甲军新旧操典的优劣,以及李泽轩的去留!
孙涛顿时恍然大悟,但他又有些难以接受,只听他道:“将军,咱们营的实力,末将心里清楚,将军您也清楚,末将认为咱们不需要用这种手段,便能堂堂正正地在几日后的比试中取胜!”
说到底,孙涛还是想和戊字营堂堂正正地打上一场,这种小手段,他不屑为之!
自己的话三番两次都被反驳,丘行恭就算是脾气再好,此时也忍不住有些恼火,他皱眉不悦道:
拒做豪門情人
“孙校尉,有信心是好事,但几日之后的那场比试,关乎着你、我以后还能否继续在玄甲军立足,假若乙字营失败了,老夫在玄甲军中彻底失权,你孙涛的日子又岂能好过?这玄甲军中谁不知道你是老夫的人?待李泽轩取代老夫的位置后,你觉得他还会再重用于你?
所以,事关你我二人的前程,此时能多一分胜算,便要尽力去争取,尽可能地做到万无一失!即便是用些小手段无可厚非,再说,此举既没有违反军规,同时也算是在李泽轩制定的规则下办事,即便最后他心里不爽,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
听到这番话,孙涛终于沉默了。诚然,整个玄甲军,包括段志玄和李泽轩在内,就没人不知道他孙涛是跟着丘行恭在“混”的,若几日后牛首山比试乙字营落败,丘行恭将会按照约定,退出玄甲军日常操练的任务,并在军中彻底失势。
重生之特別案卷 狂想之途
那个时候,最后一个“投入新式操典怀抱”的孙涛,怎么可能会被李泽轩重用呢?只怕到时候他这个乙字营校尉的头衔都不保了!
末世之我會魔法 月汐兒
孙涛为人虽然耿直、磊落,他不喜欢趁人之危、恃强凌弱,但几日后的那场比试实在是牵扯到太多太多的东西了,在自己的前程与为人正直的“选择题”中,孙涛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将后者给彻底抛诸于脑后。
一拳超人之自走棋之主
想到这里,孙涛艰难地朝丘行恭抱了抱拳,道:“末将遵令!今晚末将便会将军的意思传达给明天将要代表乙字营参加格斗大赛的高手”
“嗯!如此甚好!”
见孙涛终于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丘行恭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微笑,道:“那行,你若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快回校场监督将士们训练吧!”
娘親爹爹不是花木蘭 燕默默
歡喜道
何以情深 糖塊
“末将告退!”
孙涛抱了抱拳,转过身怏怏地走出了营帐。
………………………………………………

6ehtk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愛下-第一千八百七十五章讀書-gizrq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快!快!”
“哒哒哒哒~!”
盛開的夏天 小隨
铁蛋一行人带着那蒙面人刚出了这条长街,旁边另外一条街道上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循声望去,便见到一个年轻将领,带着一队军士,朝这边快速奔来。
美女劫
都市陣法師
“前面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没事吧?”
双方人马汇聚一处,那为首的将领赶忙看向铁蛋问道。
“敢问这位将军是……”
铁蛋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向那名将领,反问道。
風流大官人
“哦!在下并州参军方功腾,奉旨暂领并州都尉一职,维护太原治安!方才有人看见这条街道上冒出冲天火光,并有打斗声,在下刚好在城南巡逻,所以便带人前来一探究竟!”
連哭都是我的錯 Minnie沫
哪咤重修記 吾弗知
那为首将领正是并州参军方功腾,他见铁蛋等人并没有人受伤,不由心中稍安,然后他抱了抱拳,对铁蛋道。
“原来是方参军!我之前听我师父提起过你!龙门关一役,多谢方参军搭救家师!”
闻言,铁蛋神情微微惊讶,他连忙朝方功腾抱拳行了一礼,当初龙门关一役,铁蛋和李恪等人并没有跟李泽轩在一起,而是在北方救治蝗灾,所以他之前并未见过方功腾。客客气气地行了一礼后,铁蛋这才回道:
“我叫铁蛋,是炎黄书院的学生,先前我与飞鹰将军向龙山押送一批物资,不料在此处遭遇一伙身份不明的人袭击,物资全部烧毁,所幸没有人员伤亡,而且我们抓住了一个活口,正打算带回驿馆审问!”
“原来是侯爷的学生!”
方功腾闻言,脸上一阵恍然,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忙问道:“竟然有人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对你们行凶?铁蛋兄弟,敢问你们所押送的物资是否重要?那些人为什么会冒险过来毁你们的物资?”
铁蛋摆了摆手,道:“这些物资倒不怎么重要,毁了便毁了吧!不过此事有太多的巧合,说来有些话长,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当务之急,是将这个人送回驿馆看押问审,以免在外面又出现什么意外!”
方功腾倒是没有继续追问,他点头道:“那好!就由在下亲自护送你们回驿馆吧!”
風吹過我們的約定 勻如墨
“有劳方参军!”
铁蛋没有拒绝,毕竟他也不知道黑衣人的同伙会不会再次卷土重来,于是他点头应承道。
最终,两路人马合成一处,押送着先前那个黑衣人,朝着北面的驿馆而去。
……………………………………
“青雀,刚刚下面的人来报,城南方向突然弥漫起冲天火光与大量浓烟,想必是铁蛋那边鱼儿上钩了!”
城西北的一条街道上,李泰、秦怀玉、孟文浩等人,外加百余禁军,正押送着三辆满载火舞的马车,朝太原城西南方向而去。
他们与铁蛋那一行人几乎是同时出发的,但正如铁蛋先前所分析的那样,李泰他们所选择的这条路线,远比铁蛋他们的路线要长许多,铁蛋他们这边本来就已经快要抵达龙山了,而李泰他们那边,却还要走上三四里路,才能抵达龙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