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ikf熱門小說 渾沌記笔趣-976 劍意揮灑蕩敵影,鏡影相對求補缺展示-hulsc

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76 剑意挥洒荡敌影,镜影相对求补缺)
这是她的神通,名为“广寒剑意”。只要在一定的范围内她捕捉到了对方的位置,无需动手,仅仅意念所至,剑意也就跟着到了。
广寒剑意所指,寒气将敌冰封,剑气再粉碎之。
然而这些冰沫在火中蒸腾成水汽飘散,在四周又重新凝固成水。不一会儿,又一个勾诛从另一道水流中走了出来。
但他立刻再次成为南晚辞剑意所指,被冰封的同时粉碎而消失了。
南晚辞冷眼盯着这一切。勾诛的身形一个又一个地从水中出现然后又被她诛杀。虽然始终没有找到他的真身,但对南晚辞来说并无所谓。
總統大人,寵翻天! 陸景觀
无论你有多少个分身,我都是一道剑意杀之!虽然粉碎一个分身并不伤及本体,但或多或少是要损耗对方的法力的。只要她法力占优,那就胜券在握。
而且她这些剑意中还蕴有另一道神通,名为“剑诛留痕”。
只要她每诛杀一个分身,都会在那处留下一道残留的剑意。若是没有人经过哪里,这道痕迹等同于无,并不会消耗任何法力。
但如果有她认定诛杀的对象再从哪里经过就会触发这道剑意,等同被一剑命中。
换句话说,她剑意到过的地方,勾诛无论真身还是分身,都再也无法踏足了。
南晚辞的剑意就像一个慢慢套紧的绳索,所以勾诛能躲藏的地方是越来越少的。在她看来这人只不过是在绳笼中蹦跶不了多久的蚱蜢罢了。
不到十息的时间,她留下了数百道剑意。空中那些乱窜的水流都被她逼迫得汇聚成了一个空中的大湖。无数个勾诛诡异地同时从水面中升了出来。
这让她冷冷一笑。显然勾诛已经无处可躲,即便是分身再多也无处可去,因此只能都化在一处了。
她衣袖轻扬,挥手闪过无数道剑意,那些勾诛的分身便全都粉碎了。整片悬水都变成了无数漂浮在空中的冰块。
狠群
这些冰块密密麻麻,或透射或反射,在火云袄的照耀下,宛如一个晶彩交融的奇幻世界。这恐怕是勾诛这家伙最后的藏身之处了。
他诛这阵势是阳谋。我无处可逃,你也可以来杀我。但你若要杀我,就要够胆进我的冰阵来。
南晚辞并未有任何犹豫,衣袂一飘,御风就闯了进去。
她是金丹三花,有实力做为后盾。只要勾诛敢被她找到,就必死无疑。而且这人腾挪躲避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
南晚辞最终到了这一团碎冰之云的中心。那里有一团幽暗的蓝色光芒。勾诛手持一柄玉剑,正站在蓝色光芒的正中。她并没有任何废话,直接一剑刺了过去。
然而就在她剑意一动的同时,居然发觉前方一片空荡,对方就这样明明白白地在她面前消失无踪了!
不但勾诛消失不见,四周汹涌的灵机,不断交融冲撞的火海与水流,甚至水火之下的翠玉峰、水火之上的夜空,夜空中如星团汇聚的阴阳宗飞舟舰队,都齐刷刷地消失不见了。
她眼前只剩下一片刺目的素洁无暇的白光。等她的双目稍稍适应,她终于看清这是一片白茫茫无边的雪地。
傅家金龍傳奇之少年遊 心妖濯濯
虽然是广袤的雪地,但四周围绕着雾,最多能见百步之远。再远便是一片如同雪白棉絮般的白茫茫雾气。
同样天空也是如此,她望向任何一个方向都是纯白,就好像被浸泡在了奶油中,只有脚下踩上去吱吱格格的雪地是真实的存在。
“这小子竟然成就了三花?”
她有些诧异。勾诛只有金丹双花的实力。靠着阴丹诡气,他勉强掩蔽自身或许行得通,但是想要将她瞬间拉入幻境或者挪移到另一片界空就完全没可能了。
除非他也成就了三花。但这也是不可能的。他更不可能在这一连串交手中完全不暴露出三花的实力。
然而在这片雪雾中,她完全察觉不到敌人的存在了,勾诛消失不见了,就好像他根本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似的。这难道是将她困住了?
四周的灵机还在不断地流动,向她前方的某个位置汇聚而去。
不一会儿,就好像白纸上轻点了一滴淡墨,一缕乌黑的长发首先在白茫茫中流淌了出来,然后是随便几笔就勾勒而出的白皙如雪的面容和一双宝石般的明眸。
天價緋聞妻 藍妖
但真正动人心魄的还是如同血落雪上的一点殷红的唇。
如画一般的人站在风雪中,任凭大风将她长发吹起铺在额头上,如同点缀般粘上了一些霜花。对南晚辞来说,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就像照镜子一样。
准确地说,那是另一个自己,正是她自己缺失的那一部分。
皇後你又開掛了
依夢緣
“原来是你成就了三花。”
南晚辞恍然大悟。勾诛的确是没有成就三花,但是不知何种机缘,他持有的这件法宝的宝灵居然成就了三花。
三花宝灵,法宝会直接晋级神品,无视物主境界,可直接施展金丹三花战力,怪不得可以将她拉入这座留身碑的幻境中。
華夏之神 忘憂行空
那人拱手一礼,淡笑道:“只有一面而已,不算完整的三花。”
風流特種兵
这话对南晚辞来说真是直入心髓。她的金丹三花的确就是“只有一面”的。如果说完整的三花是一面镜子,那么她这镜子只有一面,反过来的背面是一无所有的。
所以在别人看来,她的三花是完美无瑕的。只有她自己能感觉到背面的空缺。她都不知道自己会如何成就了这样怪异的三花。
现在她明白了。能和自己单挑决一胜负,这本身就是一种难得的机缘。当时在北冥,她是凭借着这个机缘才成就的三花。
但这决战并未真正分出胜负,也就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结束。
天命帝女:君王,請放手!
所以三花也就同时成就在了两人身上,只不过各自都只持有一面罢了。除了两面合一之外,是不可能有任何方法能弥补这个缺陷的。
但勾诛去哪了?
何无极给她的任务是以论道为借口掌控住勾诛,再用勾诛当做人质来逼迫连菱出手把争端搞大,何无极再下令让两宗全面开战。
但她立刻就忘记了和勾诛的论道,也忘记了阴阳宗还有那么多人在等着她论道的结果,更把师父何无极的交代忘到了九霄云外。
將軍妻,娘子好沒品
这个宝灵才是她要寻找的正主。结束这场决战,成就完美的三花,继续自己的长生之路,才是她唯一要做的事!

ufx6j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渾沌記 線上看-974 傾海阻寒劍,飛瀑澆烈火熱推-gc5yr

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74 倾海阻寒剑,飞瀑浇烈火)
調皮王爺俏皮妃
何无极站在高处,将手中拂尘一扫,一片紫色的光芒笼罩了整个空域,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此光名为洗心光,是一种神识术法,能让人内心变得宁静。灵源一系都以洗心做为论道的初始。取的是先洗心以排除杂念,然后静心论道之意。
紫色光芒很快变成蓝色,接着转为青、绿、黄、橙。最后,一抹鲜红的血色光芒洒在每个人的脸上。
傾世紅妝:女王魅天下
当洗心光转为红色,便是论道开始。此时论道的两人杀心将起,便可以放手来诛杀对方了。
我和系統是好友 酒劍九九
早已等得不耐烦的南晚辞冷笑一声。众人只觉天地一颤,一线冰冷的光芒如闪电般纵贯天地,上破苍穹下破溟沧。那剑锋明明极远,却又极近,仿佛是擦着自己的脸扫了过去。
南晚辞她并未使什么花招,只不过随手斩出了一剑。说是想试试勾诛的实力也罢,说是想一剑简单明了地解决战斗也罢,反正都是同样的这一剑。
对面盘坐着的数千名翠玉宫的弟子虽然都只是虚影,但在这强烈的威压和震撼之下纷纷露出恐惧的神情,差点要一哄而散。
但一个更大更恐怖的巨物阻挡在了他们的面前。那是一片海,真正的海面,波光粼粼,广袤无边。只不过这片海是竖立着的!
无论是汹涌而出的夹带着水汽的风,还是那浪涛涌动发出的水声,甚至是这巨物在眼前如同倾压般的威慑力,无一不在证明,这并非什么虚影,而是真正的水。
勾诛在留身碑中击溃金丹双花圆满的宋家老祖之后,神魂之力和法力迅猛飙升。
他的重极聚水珠所能掌控的水量早已今非昔比。虽然还不至于真的能倾天倒海,掌控一座翠玉峰大小的水量却是很轻松的。
这么大的一团水被他竖立成了一堵“水墙”,乍看起来也就是一片海被竖立在了众人的眼前,让人惊惧不已。
南晚辞的剑芒噗呲噗呲地入水,在冰冷的寒水中划出一道又一道锋利的冰芒。
虽然说这架势宏大无比,但勾诛非是想以气势取胜。他想要接住南晚辞这样的金丹三花、寒遁剑法的绝顶高手的一剑,是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方法的。
剑气入寒水会被阻滞。但以南晚辞剑气的犀利,只有足够多的水来阻滞她的剑气,又凭借这足够宽阔的水域来隐藏他的身形,才能半扛半躲地挨过这一剑。
南晚辞虽然修炼寒遁术,自己却不是阴修而是阳修。她的神识如烈日光芒,刺向这片海域,以图锁定勾诛的真身的位置,以自己的剑气追杀之。
但阳光洒向海面,无论自身有多强,都注定有大半要被反射。
所以南晚辞看到的便是一片宛若日出时的波光绚烂的海面。她的神识之力越强,自己反而越睁不开眼。她不由得停滞了一瞬间。
这一瞬间过去,南晚辞忽然洒然一笑。她是笑自己太过执着了。何必一定要去追究对方的真身究竟在哪里呢?
慢慢仙途 絕世小白
以她的广寒剑气,哪怕是无差别攻击,也足够把躲在在水中的任何生物都刺成筛子了。
極品財俊
然而这时候情况又发生了变化。仿佛是勾诛的法力支持不住了,原本悬浮在空中的这一片大海失去了依托,整个竟然往下坠去。
南晚辞怒目一瞪:“想跑?”
勾诛的这片巨海下坠的速度远比正常的坠物要快不知道多少,几乎是瞬移般便轰然落了下去。
南晚辞不得不飞遁跟上。如果距离太远,她就无法保证自己的剑气能精准地遍及勾诛的水域中的每一处了。
汹涌寒水坠下,正在燃烧着的垂天火云袄正好撞在一起。灵机相冲、水火交加,那情景简直不可想象。
天地在瞬间被淹没在了连续不断的爆炸中,翻腾如沸水般的白雾完全笼罩了四方一切。然而白雾中还跳跃着腾腾不息的火,与四处流动的水。
那件垂天火云袄是仙器,勾诛也明白要靠重极聚水珠中的水就将它灭了那是不可能的。但火要反克水也没那么容易。
他所掌控的这些水即便被蒸发了,在外遇到冷空气又会凝结,再度被他的水遁术法聚拢来。两相都无损,就只能激烈地相持了。
水深火热之中灵机混乱,就部分地拉平了他和南晚辞之间的实力差距,至少能混淆她的神觉,让自己更有机会。
而且他和南晚辞这一战是两名寒遁修士之间的斗法。寒气四溢,浪费也是浪费,不如用来给被烈火围困下的翠玉峰降降温。
果然,火云袄原本庞大的法力,不得不大部分被用在和这一团水的相持上,翠玉峰上空禁制的燃烧也立刻就缓和了,连温度都降了下来。
这让在翠玉峰下一直全力催动悬天棘轮的四条老龙尤其是敖冕,不由得再度眉头紧促。他们此行明明是出其不意的妙招,为啥遇到的麻烦就这么多呢?
你莫名出来一个猛人直接在火海中砍我的棘轮也就罢了,怎么又开始当头浇凉水了?
歡樂頌 阿耐
“我们要不要再派个人上去?”敖烨自己无法决定,只能望了望大老板敖冕。
他是担心悬天棘轮加火云袄这两件东西都是东宫至宝,也都是按他的建议拿出来用的。要是这一战中双双损毁,他这个炼器长老实在脱不了干系。
“哼,敖臧这家伙连这点事都摆不平,也就不用回来了!”
敖冕当即回绝了敖烨的请求。现在再派出一个人去或许的确可以救下两件东西。但是剩下三个人催动棘轮太过勉强了。丹阳阁拿不下来,留着法器有什么用?
他非但没有派人出击,反而让四人更加倾力以赴。哪怕损失了这两件重宝,他也一定要先拿下丹阳阁!
这时候在烈火中被烧得皮开肉绽的木头正专心砍着,忽然感觉浑身一凉,一股冰凉的水风冲了过来,让他顿觉舒适了不少。
但因为冷风吹过,原本被烧红变得柔软的玄铁难免变得坚硬了一些,一斧头下去他猛然感觉有点手麻。
“你玛……”他口中不由得骂了起来,但手上没有停,一斧斧反而更用力了。

d8pdn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渾沌記 線上看-973 布陷皇殿虛空界,論道雲天不勝寒看書-qmfvh

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73 布陷皇殿虚空界,论道云天不胜寒)
枯木荣走到祭坛附近,用手轻轻一抹,消去了一层隐匿禁制。祭坛上立刻显现出大堆的龙木、牵引石、血灵石,还有各种不知名的法器和天材地宝来。
他对黄落英说道:“你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但只有两个时辰的时间。如果时间过了你还没有准备好,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黄落英娇嗔道:“做不好都怪我咯?知道啦!这么好的一具肉身,人家不会搞砸的啦。”
在梦貉一族的国家依然存在的时候,黄落英乃是梦貉国最强的阵师,即便在整个妖界也是绝顶般的存在。
后来梦貉流行入梦修炼之法,都潜入他人成了别人的寄居梦灵,整个国家也就不复存在了。名义上依然是妖界三大族之一,其实故土早已成为废墟。
撩個王爺麽麽噠
都市神眼仙尊
天生彎掰後天直
但她为了得到木萝的肉身,自然会拿出一身本事来将事情做好。
枯木荣将一枚玉简插在地上,柔和的灵光射出,显现出一片虚影,这正是整个眠恶山的地图。
他事先已经让木野部的内线做了一些布置。如果眠恶山内发生了什么变故或者忽然有外敌入侵,这个地图上都能实时反映出端倪。
一寵到底世子妃
虽然只有短短两个时辰,但这两个时辰内发生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他不能全无防备。
“魏道友,这段时间就拜托你盯着眠恶山。如果出任何异状,我自会设法应对。”
魏无恙抱拳一礼,嗯了一声,便在玉简前端坐下了。他寄生枯木荣也只是苟延之道。只有帮枯木荣和黄落英赢了这一步,他才有未来。
哥幾個,走著
就在黄落英手指轻点,将祭台上的材料一扫而空的同时,魏无恙忽然冷哼了一声。
“枯道友,怕什么来什么啊。”
枯木荣心中一惊,回头一望玉简四周那片虚影,却发觉整个光幕仿佛受到了重击,正在一下一下地晃动。这明显是有人正在攻打眠恶山木野部的防护阵法。
呆萌蘿莉一折出售 雅諾素護臂丶
獸血沸騰
“黄道友,你只管布阵。只是动作要快一些了。”枯木荣慌乱了一个瞬间,便立刻恢复了冷静,“我会出去解决此事。你们两个按原计划行事。”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往一片漆黑的虚空中走去,触发了一道空遁白光,然后便消失不见了。
在翠玉宫丹阳阁中,勾诛在传音玉壁前交代了林玫儿,自己却被南晚辞连绵不断如同骂街般的传音惹得烦不胜烦了。
“姓勾的,你到底出不出来,给句话!”
“你们翠玉宫都是些磨磨蹭蹭的家伙吗?”
“不敢打就出来认输!”
阴阳宗所来数十名紫府、数百名虚丹修士都已经离开各自的飞舟,御风盘坐的虚空中,整齐地围成了一个半圆,坐等看二人论道。
其他无法御空飞行的筑基修士,也大多爬了出来,顶着高空的大风坐在他们的飞舟顶端观看。
这是玄门论道的规矩。即便是你死我活之战,表面上也得客客气气,在众目睽睽之下来一场公平较量。
農門醫香 鈺闕
要是没有人看,或者只有一方的人看,那就不是玄门论道,而是黑吃黑了。
但阴阳宗的人都摆好了场面,翠玉宫这边却没有动静。就连面如冰霜的何无极,脸孔都仿佛变黑了一些。
他之所以不能动手,是因为翠玉宫并未拒绝,已经同意参与这一场论道。但如果翠玉宫继续拖延下去,以至于在论道之前就投降了龙族,这对他就很不利了。
低头看着遥远的地面上,如同一堆篝火般燃烧着的翠玉峰,他暗自下定决心。如果十息之内正主不出来,他就下令将一百枚破阵雷丢下去。
偏偏就在他数到第九息的时候,对面光芒一闪,许多翠玉宫弟子的虚影显现了出来。
这是从翠玉峰上投射而出的灵光投影。这些人都是没有参与山上和龙族激战的外门弟子,真身躲在外院林中。连菱动用了阵法的手段,让他们以虚影来观战了。
数千名翠玉宫外门弟子也是整整齐齐地围坐在这极高的虚空中,坐成了一个半圆,气势上丝毫不比对面阴阳宗的阵容要差。
被他们环绕的虚空正中,蓝光一闪,就好像有一颗璀璨夺目的星辰从虚无中爆了出来,让所有人眼睛闪过一片缭乱。
等众人眼睛在恍惚中适应过来,一名身着玄色道袍,环绕着幽蓝光芒,有又一种虚无缥缈的暗淡火焰在四周燃烧不息的年轻道人,已站在虚空中。
在他出现的同时,彻骨寒气如同倾天倒海般往四面八方汹涌而去。这和广寒神女那种如同芒刺直扎人脸的寒冷剑气不同。阴阳宗围观的众人顿时如同浸泡冰水中。
如果不是阴阳宗的飞舟几乎在同一时刻就竖起了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挡了大部分寒气,接着又释放出暖气包裹了众人,飞舟顶上那些坐着观看的筑基修士得冻死一半。
南晚辞默然无语。她只怕勾诛不出来。勾诛既然出来了,在她看来,她的金丹三花补齐也就是时间问题了。倒是阴阳宗好几个有权势的长老不满了。
“勾长老,论道尚未开始你就动手,莫非拿我阴阳宗弟子的命不当命吗?”
勾诛淡然一笑,说:“我并没动手啊,只是场域随身而已。”
超級仙帝重生都市 南瓜沒有頭
那年我們正青春
那几名气势汹汹的长老顿时哑然。论道没有正式开始之前当然不能动手。但展开场域算不算动手这的确难说。上古时代许多大能场域随身,根本就不会收敛,这是他们修炼的一种方式。
“这无耻的寒气居然是场域?”
阴阳宗的低阶弟子们早就议论四起。
有人羡慕地说:“姓勾的据说年纪和我们差不多。修道才三十余年,居然就修成了金丹双花!唉,人比人,气死人啊。”
也有人高深冷笑道:“修道之途岂有捷径?如此速成,必然动用了一些歪门邪道。我赌他必道殒于百年之内。”
还有人嗤笑道:“论寒系功法,谁还能比得上广寒师祖呢?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怎么被虐杀吧。论道中意外身殒,可是没得赔的!”

nrtpl优美都市异能 渾沌記 愛下-972 一腔執念謀故國,兩頭夢靈爲再造分享-txe93

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72 一腔执念谋故国,两头梦灵为再造)
现在机会终于到来了。他站了起来。
香巴拉秘符Ⅱ 隔世醒人
他许久没有移动过的身体传来一阵吱吱格格的响声,积累了多年的落叶化成的淤泥与新近的落叶一起沙沙地掉落在地上。
这些年来他完成了一切准备之后,就静坐在这棵巨树之下。反正这四周都是妖皇殿的范围,木野部中也不会有任何人来到这里。
几年间落下的树叶早已将他掩埋成一个小型的土堆。作为一个树人他本身就可以不用吃喝,直接从土壤、从仙树就能获得滋养,继续修炼自身。
现在他终于站了起来,明显感觉身体力量更强,身躯却更为轻盈了。
这说明他的境界又有了进一步的提升,说不定已经走进了金丹三花的门槛。
树人是无需三花外药就可以成就三花的。但树人的三花和其他妖族与人类的三花都略有些不同。
其他族类修士的金丹修士,双花和三花之间有着截然的界限,只有突破界线才能成就。
而树人境界提升在于肉身的不断增强。这是一个渐进而非突变的过程。所以从双花到三花之间究竟界线在哪里,是谁也说不清的。
但没关系,现在的他已经很强就是了。尤其他真正能施展的战力还不止他表面上看上去的这样。
他抖落掉身上的泥土,露出了一副如同枯木般的身躯。但这身躯上立刻发出一株新芽,迅速长大。
不一会儿,这长大的新枝从他身上走了下来,变成一个体态匀称、面容妩媚、披着一肩暗黄长发的女子。
这女子正是多年前偷袭木萝失败,失去了肉身的梦貉黄落音。
龍樓探險 神月偷天
她曾多年附着在男子的梦境中差点忘了自己是个女人。但遇到木萝的肉身后心生向往,于是又努力地变回女人。
到现在为止这个转变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只是她言谈举止都有点用力过猛,看上去有点娇柔造作。
“这次可再不能让她跑了哦。”为了强调自己是个女人了,她有意嗲声嗲气地对枯木荣撒娇道。
另有一个健壮的男子从枯木荣这根枯木上发芽生长了出来,他正是多年前的貉族金丹长老魏无恙。
这三人在无名裂谷惨败之后便结成了同盟。黄落英和魏无恙这二人都是没有了肉身,便都寄托在枯木荣的梦境中恢复和修炼。
理论上树人是不会做梦的。如果树人主动将梦貉接纳入自己的识海,那又不一样了。由于自身神识中寄居了梦貉,也会有梦境产生。
正是这三人联手,在这些年他们的修为境界才会突飞猛进。实际上这三人的境界都已经摸到了金丹三花的门槛。
枯木荣的无限发芽分身之术随时可以给这两头梦貉提供寄托的肉身,让他们可以出来自由行动。
只是枯木荣的分身和榕千紫的不同,只能临时使用,不能长久维持。
即便如此,这也他们在短时间内可以施展出三名三花修士的实力!
而且分身是他的,神魂也是寄托他神魂中的梦灵,所以妖皇殿对这两人并不排斥。
“放心,只要你们按我说的做,这次万无一失。”
枯木荣话不多说,三人一同走入树洞,正式进入妖皇殿中。
布下陷阱所需要的一切材料和器具他在多年前就准备好并秘密存放在妖皇殿中了。
只是这中间许多材料一旦开启使用,就有时间限制,过期报废。所以他只能等木华那边已经确认木萝要来,才能正式来开始布置。
妃天絕盜 霜降
而且这布置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这就得靠木华的人去破坏传送阵,拖住木萝至少两个时辰了。
地球黑科技傳奇
等两个时辰之后,木萝就插翅难飞了。传出圣旨,等木华等人在木萝部除掉木萝的母亲木凰等人,对方就不会再有任何翻盘的希望了。
更绝妙的是,那时其实木萝还“活着”,只是体内的神魂不再是原来那个木萝,而是梦灵黄落英。
黄落音会前往金州翠玉峰,找到现任的树皇,轻松地将这位年轻的树皇纳入掌控之中!
妖皇殿的入口看似就是一个巨大的根瘤上一个小如蚁穴的树洞,正常人根本不可能出入。但此时这三人先后一抬步便跨了进去。
和龙木一样,仙树有着空间转换之能。只要靠近或者进入了仙树,你便很难说空间孰大孰小,孰内孰外了。
这三人都被当成了拥有进入妖皇殿权限的木野部长老枯木荣,因此都能顺利进入。
鴻蒙殺尊 春秋池
暗黑傭兵 暗月無心
里边是一条漆黑的通道,四周都是散发着沉香气息的古老木质,幽静无声。尽头是一间类似门房的静室,据说是树皇静心修炼之处。
三人的身影都在静室的木墙上消失,然后出现在一片绝对黑暗却极为空旷,四周不知方圆多少里的巨大空间内。
枯木荣拿出一颗绿色的夜明珠来,往空中一扔。它便缓缓地悬浮了上去。绿色的幽光散开,黑暗中显出四座巨大的木质神像。
除了四尊神像与一座祭坛之外,四周依然是一片绝对的黑暗,仿佛只有虚无。
这四位正是四代树皇。四尊像围城一个半圈,面对祭坛。这个布置明显只有四人的位置,若是还有第五代树皇,那位置可就摆不下了。
历代树皇像并不是任何人雕刻而成,而是树皇死后,如果将树皇的树核送到这里,就会被仙树所吸收,并长出一尊像来。
因为像是树皇部分残魂的意念在仙树上的具现,因此树人可以用某些手段唤动这些残魂,树皇像便会发声。只不过他们只会反复表达他们死前的意志,并不会有任何新的想法。
当年木头就是带着木野的树核来到妖皇殿,由树族祭司唤出了木野的残魂,宣布他是树皇之子,并继承皇位的。
枯木荣作为树族祭司之一,更是认为原本树族崩落的时候,只预备了四代树皇的位置。因为四代树皇的在位时长足以等到浑沌天劫发生。
四代木野身死,五代即位,这完全是一个意外。正是这个意外导致他辅佐树皇凝聚天下众生愿力,以浑元始玉再造天地、安度浑沌天劫的计划连带出了天大的意外。
现在他要做的一切就是把历史的意外抹除,重新扳回正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