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wu2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玉虛天尊 txt-第五百四十五章天崩(下)熱推-2tcy4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四人脸色难看不已。
他们顾不得前几日雷君命菡萏掌控神庭的法喻。直接以自己的权限招呼诸神避难,暂时离开神庭。
然而这几日,菡萏和纪清媛封印神庭,诸神各自守在府邸。白素等人的传讯还没到,江白彦自爆引动的雷霆之力便先一步绵延到整个神庭。
和勾陈雷法同源而又不同的另一种雷霆覆盖整座神庭,瘫痪一切阵法,并张开天屏笼罩神庭,隔绝一切和外界的联络。
“白素,你当年留下的那桩姻缘务必小心。我用六壬神算查过,在极地妖洲还有一番波澜。不过有贵人相助,应该可以逢凶化吉。”
白素心中焦虑,忽然听到江白彦嘱咐。她愣了愣,扭头看向天环中的江白彦。
在天皇神雷中,江白彦身体由内而外传出一阵烧焦的味道。
“秦子建,我们几人中你最贴近勾陈六星之法。我曾去寻天皇陛下将天皇阁的勾陈星图拓印下来,或许对你有用。”
“邓全,我算过。你未来如果成为凌度宗的宗主,必然惹来一场生死劫数。所以,以后千万不要跟你师兄争,抽身而退,大道可期。”
“陈厉天,我算过你的前世。你前世和农皇有渊源,日后或许可以去连山界走一遭。”
说到这,江白彦自嘲一笑:“兜兜转转一圈,竟然跟仇家共事百年,着实可笑。”
冷少逼婚馴妻上癮
对四位同僚嘱咐完,江白彦肉身再承受不住雷霆之力,直接化为灰烬。
但一道纠缠雷霆的灵光冲向勾陈神庭上空。
陈厉天四人被江白彦遗言震动,看着地上随风飘逝的灰烬出神。
在这一刻,他还想着自己等人的未来前程?
可既然如此,为何……又为何执意和天皇联手,背叛雷君?
但到底是非常时期,看到灵光遁去的方向,邓全率先反应过来:“不好,菡萏仙子,快拦下他!那个方向是万神图所在!”
菡萏追逐灵光而去,而在万神图一侧,纪清媛蓦然现身,挥动仙剑阻拦灵光。
她面色复杂,轻声道:“仙翁,诸神削去神位,百年苦行化为乌有,你真忍心?”
灵光轻轻一顿,再度化作江白彦的身影,只是在雷光破灭下,这道灵神也支撑不了多久。
看着纪清媛一直守在万神图前,江白彦干涩道:“原来府主早就猜到。”
说起来,这也是一位百年的故人。
“不是我,是师兄。”纪清媛缓缓道:“师兄防备有人背叛,让我留守于此,并以百年情分劝说来人。”
“师兄说过,只要来人退走,权当今日无事发生。”
菡萏和勾陈神庭不熟,但纪清媛也算是万神图上的吕仙姑,和这边诸神稔熟。所以任鸿专门交代她,让她进行劝说。
莽荒王座
“那么,那位大人可算到我们几个会来?”
狂风暴雨裹着浓云穿过雷霆天屏,出手抓向万神图。
在浓云暴雨中,低沉的声音响起:“老友,多年不见,却不想今日重逢便是永别。”
另一个女声随后道:“但千年大计就在今朝,我族能否延续,便看今日。万万不可留情。”
雨师、云母皆是多年修行的老人,和江白彦也算熟识。唯独东方家年轻的大风首领并不认识江白彦。
傭兵少主混都市
但这不妨碍他对江白彦的敬重。
舍命一搏,足见心志。
江白彦默默无言,再度化作灵光撞击万神图。
與掠心老公說拜拜 韓小初
纪清媛面色冷峻,强行祭起太元仙府,对抗四位道君级高手。
只可惜,纵然菡萏等人赶来助拳,也没能拦住江白彦。
灵光裹着雷霆撞击万神图,将一道天皇神力轰入其中,抹掉上面的一个个名讳。
从江白彦开始,一个个神名抹消,神庭气运流逝。
白素厉声道:“江翁,你这么做,真要看着神庭坠落,天下大乱吗?”
灵光重现,江白彦抖了抖衣袍,淡漠道:“天下大乱?当今天下是神农家,而老夫是风氏。”
风氏?
纪清媛和在场众人一愣。
江白彦也是风氏出身?
“不仅老夫,整个六壬门都是风氏后裔。”江白彦自嘲一笑:“可惜,大人垂青六壬门,扶持六壬门当了勾陈神庭的附属门派。却也没有看出,我们这些无根之人的来源。”
“这不可能!”菡萏呵斥道:“风氏血脉和公子同源,他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是啊,为什么他认不出?”没等江白彦说,云母讥讽道:“那就要问问神农家怎么做的了!”
“要不是他们绞杀风氏一脉,我们那些族人也不会封印血脉,甚至一次次轮回来躲避神农家的追杀!”
万神图微微震动,然后化作元气散去。
这一刻,神庭之中的所有神灵,统统失去神庭。
“奇怪,我的神位怎么削了?”
“咦,我的也没了。帝君在上,我最近没干什么坏事啊?”
戰國征途
“不对,我的妖劫来了!”
“等等……我的也来了,你们快闪开,别牵扯进来。”
此起彼伏的声音在神庭中响起。神庭上空,厚重的劫云一重接着一重。
可是江白彦立下天屏,这些妖神根本无法出去。
正如江白彦所言,万神齐度妖劫。这份劫数甚至牵扯整个勾陈神庭,足以让神庭坠落,九州震动。
九天彩云间,一道道仙光迅疾笼罩勾陈神庭。但无数劫云引发的连锁,根本无法逆转。
大风现身,那是一位年轻仙人。他背负大鸿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不屑道:“没用的。前番天皇陛下和道君们大战。这些道君根本没有恢复,无力救援勾陈神庭。”
离得近的玄都宫都如此,更别提昆仑那边。甚至妙玉等人闭关,根本没察觉外界的状况。
而唯一察觉的青玄大道君,则冷冷看着地仙界。在那里,他看到无数地魔虎视眈眈。
只要自己离开昆仑,这些地魔通过九地通道上来,整个昆仑化为魔境。
“天皇千年布局,这一刻全爆发了吗?”
青玄脑中闪过念头,他只能寄希望于任鸿果断些。主动摧毁肉身,然后元神轮回。
“只要遁入轮回,至少来世我能去渡你。”
……
勾陈神庭,菡萏心中冰冷。她已经想明白江白彦的用意。
勾陈神庭被封印,想要解开封印,放万神逃命,唯有内宫之中的勾陈雷君。
他这是逼迫公子出手,从而影响公子和天皇的争锋。
菡萏声音沙哑,颤问:“你……你就不怕公子坐视,纵容勾陈神庭崩毁?”
“不会,因为他是勾陈雷君。”江白彦已然支撑不住,他声音越来越低:“仙子,我追随他百余年。太了解他的为人了。”
“当年我怀着恨意,受天皇法旨来到他身边。亲眼看着他为了众生,一手建立勾陈神庭定仙道法度。”
“其心胸,其气度,足以令老夫折服。”
“但是,他也曾做过错事?”
“昔年,大人认为:合流太昊神农两脉,让天下人族混一,从此便可再无纷争。”
我做算命先生的那些年 灰飛的大象
江白彦的声音突然一高:“但是他错了!”
“是,烈山皇如此,他愿意容纳风氏一族。但接下来的朱襄氏、赫胥氏。四岳氏、赤龙氏也能如此吗?”
他冲着内宫方向怒吼:“我风氏一脉千年以来,嫡系被神农皇族绞杀。大人可知,我前世,前前世,甚至上溯八世,统统死在神农一族手中!”
“我六壬门满门上下无数弟子,都是当年风氏弟子的转世身!”
“大人多次降临六壬门,从始至终没有察觉我们的身份。为什么,因为无数次转世后,我们身上根本就没有风氏嫡系的印记了啊!”
内宫,一缕流光闪动。
双目紧闭的勾陈雷君幽幽睁开眼,静静看着外界发生的这一幕。
……
以你荒唐,換我情長 野心魚
勾陈神庭外,透过劫云翻滚,雷光闪耀的屏障,风天越看着里面的情景。
在他旁边,云溪垂手随侍。
愛在未被擱淺時
“你也认为,当年三代做错了吗?”
云溪这段日子追随风天越,已经了解他的脾气。涉及三代阁主,那就是在火山口行走,一个不慎就要被他揍。
但涉及两脉人族这件事,他又不想违心说假话。
“说真话,我不罚你。”
云溪鼓起勇气:“三代大人当年合流两族,或许是一番好意。我族气运不在,不能跟神农家争天下。但是几朝下来,我族备受打压,死伤无数。”
“我想……我想……”他偷偷看了一眼风天越:“您是朱襄氏时期的天皇阁主,或许也知道。”
风天越闭上眼,回想起来被自己斩杀的那位人主。
“所以,三代他错了啊。”朱襄氏喃喃道:“但这一切都是姜瑶妖女惹得祸。若不是她蛊惑,三代又怎么会和农皇联手,坏了我族最后一次机会?”
那场覆盖人间的大火,正是风氏夺取天下的好机会。但三代出手阻拦大火,才让神农人族得以存活。然后,不断欺压风氏……
勾陈神庭,双方对峙。
江白彦的身影已经在天雷中淡去,形神俱灭,只是还留下一道残影,继续对内宫道:“这一战,不为天皇陛下,只为我族考量。”
雨师:“大人,当年您消除神农一脉的火劫,主导两脉合流。这件事,终究是错了!若无您出手,此刻当是风氏天下。”
云母:“烈山王朝覆灭,后代数朝打压我族,可曾见农皇出手挽救?如今我族只剩东方、云氏两支嫡系,难道大人要见我族彻底覆灭吗?”
大风,那位年轻的仙人双手捧起大鸿剑,单膝下跪:“请大人容许陛下降临,您登基天极,化身人皇,以挽救我族天命。”
菡萏面色苍白,娇躯颤抖。
纪清媛轻轻抚着她后背,但看江白彦等人的眼神,带着几分敬重。
原本以为,他们只是天门余孽,只是为了天皇才对师兄出手。
但是她万万想不到,背后还涉及两脉人族的千年之争。
而且,哪怕这一刻,他们仍寄希望于任鸿,仍希望昔年的三代阁主化身人皇大帝,重新振兴风氏。
他们就这么相信,天皇对师兄没有加害之心,仅仅是逼迫师兄回归天皇阁?
但是,不论在场众人如何。
天空中的劫云终于落下,整座勾陈神庭在万重劫云碾压下,再也不能漂浮于九天。
这一刻,人间众生都能看到天空之中浮现的那座神城。也能看到这座神城携带的无上雷威,以及更上方的万重劫云。
从勾陈神庭所在的这一重元气潮汐开始。每当神庭下坠一层,一层元气潮汐直接崩塌,无数清灵之气滚动在天野,向着下一层坠落。
天崩了。
从第六天开始,下面一层层清霄大宇在万重劫云的牵制下,全部坍塌……

t2ddc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玉虛天尊 txt-第五百四十二章任鴻證道展示-sch4r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狠狠揍了宿钧一顿,任鸿从他身上下来,坐在一旁。
“关于我的身体,真不是你干的?”
“真不是我,我没你这么无聊。不过,看样子也不是墨玉宫主或者天皇老爹干的?”
任鸿变小,如果是他们干的,现在应该已经解开。
宿钧鼻青脸肿,但这都是皮外伤。只要他运转法力,自可化去淤青。
可为防止任鸿再打自己一顿,他很知趣的暂时保持这个状态。
宿钧也跟着坐起来,二人面对面,看着彼此幼小的身体。
“当今天下,在你不知不觉间下手,让你身体缩小,应该没几个人。或许,去找蜉蝣问一问?”
“不必了。”
任鸿看着宿钧,默默闭上眼:“如果不是你,那么就是我自己了。”
“你自己?难道是因为你施加在我身上的变小咒反弹回去,让你中招?”宿钧咧嘴大笑:“报应,这就是报应!快,赶紧解开我的咒,说不定你的变小也跟着恢复。”
任鸿没说话,他审视内心,突然明白自己的元神心关到底是什么。
之所以变小,是因为我羡慕宿钧可以肆意哭笑打闹,可以肆无忌惮将九洲河山闹一个天翻地覆。
而我,只能老老实实坐在神坛上,维系着所谓公正
哪怕清微仙体抹去种种情感,但任鸿内心深处,仍有一丝对宿钧的嫉妒。
出生之刻失去感情的人是自己。
天皇老爹的目标是自己。
开辟勾陈神庭,维系仙道公正的人是自己。
齐瑶、风如月等人追随前世姻缘而来,麻烦的人还是自己。
此间种种,让任鸿承担了莫大压力与责任。
而宿钧,却远比自己逍遥自在。他可以化身星魔大闹仙门,可以自由自在不受前世牵绊,更不是天皇老爹的第一目标……
他的生活,远比自己要轻松。
所以,那一丝心中微不可察的羡慕与嫉妒。在任鸿被困墨玉宫时,引动他的元神心关,让他和宿钧一样缩小。
因为任鸿记忆中,宿钧最天真无邪,最自由快乐的时光,就是儿时。
那时候的宿钧没有经历家族破灭,没有觉醒前世记忆,还是一个单纯的乐天派。
宿钧看着任鸿,月光从窗外飞来,披在任鸿身上。
渐渐的,他的身体在银辉中慢慢长大,恢复原本姿态。
“虽然我羡慕童年时代的天真无邪,但既然已经长大成人,位列天君,那么我不会放弃自己的责任。”
勾陈神庭要维系,九阴绝日要度过,至于天皇老爹也要正面击败。
“所以说,我是一个很贪心的人啊。”
幽幽长叹中,任鸿从宫殿消失。
临走之前,他伸手点中宿钧眉心,宿钧脸上淤青全部化去,全身感受到一阵凉意,束缚自己的那道咒术悄然无息间解开。
“我解开你身上的咒术。接下来,你随便折腾吧。我要证道了……”
“这次证道,不仅仅是真人,会一口气突破道君。这或许是唯一的机会。”
“如果我失败,你就拼命跑吧。天涯海角,总有一处地方能逃过老爹的掌控。至于我在失败时,会直接摧毁自己的肉身,不让他夺取我的身体。”
宿钧神情复杂,看着逐渐消失的月光。
在欣喜身体恢复的同时,他也不禁为任鸿担忧。
任鸿修行一直都比自己强,他顶在前面,抗住天皇老爹的几乎所有压力。
如今真正面对天皇的威胁,他到底能不能度过?
“当然,我也没工夫去想他了。”
家有傻爹 湮湮
因为不论任鸿成功与否,天皇下一个目标必然是自己。
……
任鸿从清虚府离开,一步跨出月星范围。
九天罡风忽忽吹动,任鸿不由感到一丝凉意。
“公子这就要走吗?”
身后,哀怨的声音幽幽响起。
任鸿屈指一弹,一只白玉瓶飞向身后。
幽月接住玉瓶,疑道:“这是……”
“这是忘情水。我通过天情道那些典籍研究的。可以化去情意,专注修行。我看,这东西你或许用得着。”
离开宿钧所在,任鸿又恢复那副空寂忘情的姿态。
“在颛臾的三个侍女中,菡萏最得真性,如月最是聪慧,而你最是痴情。”
“所以,颛臾在你们三人中选择菡萏,他可以和菡萏共赴轮回,寻找来世。而你们两人,他把如意阁交给风如月,而把长生药留给你。”
詭異修仙世界
“他认为,我不足以打理如意阁吗?”
“不,只是那时候的他,手中最珍贵的东西除却如意阁外,也就只有那副可以给他续命的长生药。他是希望,你能替他活下去,延续他无法走下去的生命。”
“……”
“然而无数年来,你执着于当年那一点可笑的情分,道行千年不得寸进。莫说颛臾,便是你那老师太阴老元君,怕是也很失望吧?”
“……”幽月玉颜布满寒霜:“在公子眼中,当年的情分只是‘可笑’两个字?”
“我是没有感情的。所谓‘可笑’也就是一个词,没什么嘲讽意味。”任鸿再度摆出那副虚假的职业笑脸:“对我而言,我不明白你们这些人整天摆出一副儿女姿态到底有什么用?有这功夫,问道长生,早点振兴你们清虚府不好吗?”
看到幽月想要反驳,任鸿直接打断:“不用说什么感情在那小子身上。既然我们从降生开始,就已经是两个个体,就是全新的存在。什么二人合体,返还当年姿态的想法,你最好直接打消。不仅是我,他也不会同意。”
“我对这个想法不会生气,可不代表他不会恼怒。”
任鸿的态度一如既往,从根本上否定颛臾的存在,以此和宿钧决裂,逃避双子劫数的正面冲突。
“那么木黎和如月呢?既然你否定前世,那她们俩为什么可以在你的仙府中生活。”
“我不相信感情,也不明白感情,但我相信缘分。”
“菡萏和我有道友之缘。当年我在东海救她脱困,便注定二人纠缠一世,共掌五莲道统。”
“至于青囊,她只是我仙府聘请的药师。什么风如月,我可不认识。”
“……”
“这次我能脱困,多谢清虚府相助。这个人情日后自会报答。”任鸿说完,对清虚府方向深深一揖,化作五色云光回归五莲仙府。
……
幽月胸口起伏,忍着满膛怒火转身去找宿钧。
可来到宫殿门口,听到里面传出来的笑声。
“公子和冷月?她们俩怎么在一起?”
……
“咦,你变回来了?”看到成年体的宿钧,冷月仙子围着他转了几圈:“嗯,还是这样子顺眼,勉勉强强配得上我。”
“配得上你?应该是你配得上我吧?”宿钧摸着下巴,观察冷月那张充斥魔性的倾世之颜。
生子醜妻:薄情總裁的烙痕 憶昔顏
“还行,勉勉强强比我略逊色一一点。”
天才教師
“不,是你比我逊色。”冷月忍不住反驳:“现在可不是当年,当年我还没长大,所以容貌不如你。但是现在……”
“现在,在我眼中你还是一个小妹妹。”
宿钧比划了下:“你看,还是比我矮。”
当年冷月就和颛臾认识,还把一面镜子托付给她。
宿钧看了看旁边的镜子,端起来递给冷月:“事情已经办成,这镜子还是给你吧。”
“你用完了?”冷月收回宝镜。不久之前,宿钧专门找自己,把当年赠送给自己的镜子又借了过去。
“嗯,用完了。天命如此,我能做的只是顺命而行罢了。”
任鸿不肯继承颛臾一世,没有那部分记忆。但宿钧有,他清楚记得自己为什么转世。
除却木黎之死,另一个让他鼓足勇气的理由,就是他看到未来:两个自己共存在一片天空。
然而现在的他已经清楚,这不过是自己的痴妄。
“当年那支‘求不得签’,的确很灵啊。”
想到这,宿钧十分无奈。
据那老婆婆所言,在自己之前抽到那支签的人,只有昔年的三清宗主,玉虚上人。
纵是那等人物,到头来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太元圣母陨落,最终自囚昆仑。
天命难改,此天可不是天皇掌控,而是真正运转诸世的道。
求而不得,徒劳伤神。
冷月仙子伸手在宿钧面前晃了晃。宿钧从沉思中惊醒,指着冷月手中宝镜道:“这镜子送你,说不得对你渡劫有助。什么时候,你能打破这面镜子,不再痴迷自己的容貌,就能度过心关,尝试更进一步了。”
“如今的修为已经够用,我干嘛非要折磨自己,为了所谓的‘大道’坏了自己的兴致?”冷月不以为然:“修道,又不是忘情绝爱,我顺应本心有何不好?”
“为了求道,成为一个冷冰冰的仙人,再无半点情爱执念,不就是一团木雕泥像?”
“你啊……”宿钧无奈摇头,但不得不承认,冷月的话有些道理。修道修成一个忘情之人,哪有什么意思?
只是这么一想,他又忍不住去想任鸿的状况。
他不是后天忘情,而是生来如此,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恢复感情吗?
馥未央之媚惑君心 若芷汀蘭
幽月在门口听了半响,最终没有去找宿钧,握着那瓶忘情水默默离开。
原本,她打定主意。如果宿钧也直言拒绝,否定前世的一切,那么她便饮下忘情水,随了他们的心。但冷月的话让她有所触动,暂时压下这个念头。
不过任鸿有一句话刺痛了她。
她不仅仅是如意阁的幽月,也是清虚府的幽月仙子。在执着当年那一段本就不可能的恋情之前,她也要为清虚府想一想。
“冷月丫头怕是无心证道。弥月还早,如果可以,我的确应该试一试了。”
悠悠千年,焦顼早已飞升,昌恒投入魔道证魔君道果,风如月执掌如意阁,半只脚跨入道君境,只是天皇阻挠,不可证道罢了。
眼下天皇重创,可是天下修道之人的好机会。
不仅是任鸿,许多临门一脚的元神真人都瞄准机会,准备趁机渡劫。
……
三个月后,莲花山中。
一座座天门伫立在穹空,镇压魔祖的玉清神禁自动显现,围绕在六重天门间运转。
任鸿的九天阊阖法,可以演化九重天门飞升。
第一重对应筑基,第二重对应源根,第三重对应真火,第四重对应金丹,第五重对应灵胎,第六重对应紫府。
而第七重天门,既是元神之门,大道门户。
魔祖在寒潭深处幽幽抬头:“这小子修行速度是真快,这就已经开始元神,不,准备一口气道君?”
六重天门后,有一座若隐若现的第七天门。而在这座虚掩的门户后面还有一座大门紧锁的第八天门。
一口气连开两座天门,跨入道君之列,证天皇大道相。
不仅如此,任鸿还把自己的八大神通一一刻画在天门上。
万神图、六合神诀、乾坤仙术、万宝如意,五炁玄都、九光灵苑,最后两大大神通分别是象征元神的天衍秘箓以及象征道君的伏羲神雷。
第七门户中,虚无缥缈的命运之力萦绕玉门,让其更多几分缥缈仙意。而在更后面的第八门户,隐约传来阵阵雷鸣。
突然,第七座虚幻缥缈的天门陡然凝实。纯阳道炁轰然冲出门户,直入下方五莲仙府。
任鸿迟迟没有跨入真人境,是自己主动拖延时间。如今放开枷锁,水到渠成间境界跨入真人层次。
他头顶射出白毫灵光,转而变化元神青云,然后托起一盏盏金灯。
此乃玉清秘法“庆云金灯”,每一盏金灯可视作任鸿的一甲子道行。
而在无数金灯围拢间,三朵元神莲花徐徐绽放。
正如任鸿自己所言,他要证元神,什么九品外相统统都是假的。一步三花聚顶,两步突破道君,三步天皇大道君,这才能彰显他的手段。
自天门引下的纯阳道炁来自九重元气潮汐的第七层。浩荡无尽的纯阳道炁洗刷任鸿肉身。
天邪毒水所化的毒兽在这一刻彻底化去,成为任鸿法力的一部分,与纯阳道炁一同淬炼道体。
元神三境最后一步,真人境圆满。
噗嗤——
一团烈火在任鸿身下点燃,接着幽幽阴风从体内吹动,最后是滚滚怒雷出现在天空。
真人劫降临,而且是三灾齐聚。
“吾儿肉身早已合格,却不想你这般孝心,又再度加固肉身,充当为父的容器。”
笑声自虚空传来,在风火雷三劫中出现一道朦胧身影。
任鸿面色不改,头顶第七天门凝实。天衍秘箓射出三道神光,一口气将三灾统统镇压。
天皇凝聚的那一点神力不待出手,便被任鸿以天衍秘箓封印。
接着,任鸿快速冲击第八天门。
真人圆满,心关破去。任鸿元神自天灵飞出,冲入第八天门,引动大道劫数。
元神从九天元气潮汐的第七层,一口气飞入第八道君层。
重生背靠大樹好乘涼
瞬间,气海涌动,一尊尊道神随之显化,出手阻挠任鸿证道。
而在这无数道神的尽头,是天皇大道相。
“吾儿脾气不小,但这一次,乖乖把身体给老爹吧。”
三个月前,天皇被女娲算计。但如今看看任鸿即将上供肉身,不久之前的郁闷随之缓解。
昊天气海中,天皇大道相满怀期待看着任鸿。
“努力吧,挣扎吧。到最后一刻你会发现,你这么些年的努力,不过是在我掌中蹦跶,一切的一切都逃不过天命。”
任鸿元神显化人身龙尾之相,冷漠看着元气潮汐中浮现的一尊尊天地道神。
龙尾轻轻一扫,伏羲神雷化作一座座雷池笼罩道神。
轰隆——
对面,无数道神同时发力撕碎雷池,然后天皇大道相抬手镇压伏羲元神。
噗嗤——
轻而易举,那只手穿透伏羲元神。
“咦?幻术?”
天皇挑眉观察,发现跨入第八天的元神竟然仅仅是一道投影。而真正的任鸿元神,根本不在这里。
五莲仙府,任鸿面色严肃,将跨入紫极宫中的先天浮黎道胎和元神结合。
外证大道必死无疑。
所以,任鸿选择借助先天道胎,在体内开辟天地,证道君位。
“唔……这法子不错。”
蓦然,怪异的声音在任鸿紫极宫响起。
任鸿抬头看向门口,不知何时,一尊朦胧的天皇道相站在自己识海紫极宫外。
“你——你怎么可能这么快进来?”
三灾已经被镇,天皇之力弥漫九天,按理说他应该通过雷劫降临在自己身上,而不是直接出现在自己的识海。
“不好意思,从一开始为父的神念就已经寄托在你身上。你是打算用这颗道胎证道?嗯,现在它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