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mak熱門都市小说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第423章推薦-e2lrs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小說推薦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再说了拖拖拉拉也不是他的风格。
“504炮团就是这个战斗精神,A集团军精锐就是这幅德行,啊!”
许三多这刻宛如人形暴龙,死死的盯着众人,没人敢和他对视:“昔年,我们的前辈拿双脚和和汽车轮赛跑,士兵跑到吐血而亡,世界急行军记录,那个国家保持的?都知道吧?
三个连,数百人成建制冻死,没有人后腿,打出了尊严,打出了和平!”
“你们觉得公平么?”
许三多大声质问,到此,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部被镇压,众人眼眶通红,纷纷垂下头,羞愧无比。
最后,许三多用含着肃杀的声音的总结道:“训练不讲公平,野战军不讲理由,战争只要结果!”
“觉得我军衔低,资历少不配训练你们,就直接说,磨磨唧唧的不像个军人,今天要是换成作训部,军侦营首长来,我就不信敢有人说个不字!”
许三多丝毫没有替他们遮掩的意思,将他们小心思全都暴露在阳光之下,连底裤都不留。
队列骚动,太扎心了,他们好歹还委婉一点,结果许三多不管不顾,要踩人,就要一踩到底,不留情面。
反正已经得罪了这帮所谓的精英,不如得罪的更很一点。
众人静静的蹲着,看着许三多连续用语言,从根子上打碎了这群骄兵悍将军衔带来的骄傲。
语言说完了,现在该用行动了,要彻底压服这群人,就要从专业技术上来征服。
都是各个团的尖子,销尖了脑袋来这不就是为了提升自己么,只要能提升,资历不资历马上就能被抛弃,不用怀疑,老A那群兵王已经证实了,面子才值几个钱,学到的技术是自己的!
“现在,你们谁觉得自己牛逼,我给你们一个机会。狙击集训队,就比试枪法,当然你们要想比别的我也奉陪。”
“你们输,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卧着,集训期间,把孙子给我装好了,我输,今天我就退位让贤!”
国字脸中尉根本忍不住,被羞辱了这么久,终于能反击了,站起来喊道:“我跟你比!”
当然不排除他是蹲累了,想起来活动一下。
“报告,还有我!”B师的一个黑脸上尉,也是队列中军衔最高的。
“没问题,还有么!”许三多平静的扫过众人答应道。
见没人回话,许三多不再多说,几个人对视一言,战意凛然,一时之间,充满了金戈铁马的杀伐之气。
看着战意盎然的几个人,许三多停顿了一下说道:“哦,对了,忘记说了,比试内容,八百米外三秒移动靶!”
移动靶?
移动靶就算了,还三秒!
瞬间,空气都窒息了,队列中充满了沉默。
作为集团军选出来的尖子,这里面不少人能做到八百米外打苹果,黑脸上尉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所以大家才会在他站出来后没有继续出人。
现在许三多要打移动靶子,还是三秒移动靶,他们只能集体呵呵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确定这能集中,要知道现在还是二十世纪,那些远距离狙击枪还没普及到呢!
尤其是这次特训准备的移动靶,可是人质移动靶,特警和wj经常见,部队间的不多,多数都是用在特战队员身上,训练抵近射击的反应能力和解救人质的速度,心理稳定性,实战射击技术之类的。
神醫強少 聖天
其中最重要的四个字就是“抵近射击”。
毕竟是要解救人质,一般情况下都是CBQ或者CQS突击战术用,也就是以前的巷战和室内近战。
所用的枪械也多为手枪或者突击步枪,距离最多不会超过25米。
现在距离超过了八百米,然后三秒闪现,也就是说从人质靶子出现到消失,其实留给狙击手瞄准时间也就在一两秒种。
众人不约而同在心里“呵呵”!
这比八百米打硬币都难,两名军官和底下的一众士官,都张着嘴无看着许三多无话可说。
这玩意谁能射中,难不成最后大家都打不中然后平局。
这也太胡扯了吧!
队列里来自702的狙击手田恺乐,几乎惊掉眼球,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他多了解许三多,好歹是一个连队出来的,没错他就是七连另一个狙击手,至于成才,演习结束后就背叛了七连,当然不会有机会来这里。
许三多从来不会是无的放矢的人,这种比武科目,要不是他有绝对的把握,许三多根本不会提出来。
要有好戏看了,田恺乐瞪大眼睛拭目以待,期待许久的大戏,敢瞧不起我们七连出来的兵王,那只能自讨苦吃。
“嘿嘿,我许哥,一杆战地大狙,他们死定了!”田恺乐语气嘲讽,他话瞬间引起了其他单位的人注意。
“少尉,你的意识,就这个小白脸列兵能集中八百米外的三秒移动靶?”A军另一个装甲团的士官不服气的问道。
田恺乐和看傻子一样看了一言士官,说许三多是小白脸,怕是没看过许三多在全师比武的时候有多凶残。
“你家小白脸,全师比武能拿六个第一,演习暂代团长指挥,消灭一个整编制的特种中队。”
一句话道尽了许三多的牛逼,所起到的影响也是石破天惊。
“一个特种中队?团级指挥?”提问的士官一脸震惊,不敢置信的问道。
田恺乐得意的点了点头:“对啊,我们702出去的!”
“等等,他就是前连天左右那场演习的关键人物?”终于反应过来的士官再次问道。
田恺乐继续得意的点头,他就喜欢看这些人被许三多震惊的样子,曾经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现在有了上帝视角,这个爽的啊!
田恺乐内心扭曲的快乐,我已经不是那个眼高手低的狗子了。
参军狙击手对视一眼:“咳咳,我们只知道你们T师出了个妖孽狙击手,左右了一场演习走向,所以,那个人……是他?”
田恺乐看着众人再次点头道:“就是他!嘿嘿!”
醉美一世
小藥妻 淡櫻
实锤了,上次那场演习他们全都组织学习过,大部分人都知道是个狙击手左右的一场战争,但是不知道是个列兵。
队列轰动,骄兵悍将心态复杂。
提问的士官还是心有怀疑,他承认许三多的指挥能力,但还是迟疑的说道:“就算这样,八百米外打中三秒移动靶也太难了吧!”
“嘿嘿,你马上就知道了!”
……
训练场准备完毕,三人进入狙击位置。
国字脸中尉努力调整呼吸节奏,800米外,靶子突然出现。
三秒钟,一闪而逝。
艹,要是定点闪现就算了,一共就停留三秒,还搞移动,连扣扳机的机会都找不到。
国字脸中尉脸直接就黑了,另一边黑脸上尉没比他好多少,喵了又喵,最后放弃了,气冲冲的起身对许三多说道:
“没有人能做到,这根本超出了人类极限!”
许三多嘴角微翘,他就当是在夸他了,看着两人冷声说道:“科学?什么叫科学?85狙最远射程多少?达到800米没有?
既然达到了就是科学的!”
说完许三多直接暴力手动上膛,咔嚓!
趴在狙击位置,依托三脚架和肩膀形成一个稳固的力学经典姿势。
风速12,距离805,,气温22,温度36,稍微一算,修正5,密位调整完毕。
移动靶出现,预判一下,扣动扳机,子弹击发。
砰!
射出的子弹飞跃了805米,准确的击中了人质脑后,仅仅露出拳头大小匪徒脑袋的眉心。
蠻荒風暴
靶子就在那里,枪眼显示着这一枪的不凡。
集体哗然!
从到狙击位置,移动靶出现,瞄准,计算,调整密位,射击,全程许三多用了不到五秒。
“我艹!”黑脸上尉和国字脸中尉脱口而出,震惊的看着眼前的靶子,眼球恨不得瞪出来。
刚才他俩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现在许三多全程不到5秒,这个差距都不能叫做差距了,要交天堑。
普通狙击手能命中800米外胸靶就算是优秀的了,在排里连里当个狙击手不是问题。
集团军的尖子像他们能命中个苹果梨子。
枕上萌寵:首席老公好心急
然而许三多就属于单另一个层次那种,那是王者的领地。
而王者都是孤独的。
氛围窒息。
队员们都在吞咽口水,脑子里好像有个马蜂窝嗡嗡的,不敢相信刚才那幕,唯独田恺乐除外,他一直再看别人的表情。
许三多一手A集团军速射无双的狙击技术,彻底震住了这帮骄兵悍将,那接下来就简单了。
一个字“练”!
两个字“加练”!
三个字“死里练”!
不到一百号狙击手,一大半当场就给许三多跪了,另一半,昂着头看着像是不服输一般,其实心里半遮半掩的早就跪了。
许三多利索的验枪,面对所有崇拜,心情愉快,面上依旧冷淡。
看上去云淡风轻,无比自然,沉稳的一批,就和干了一件所有人都能做到的事一样,将霸气和不可战胜的印象深深的刻印在这群菜鸟脑中。
異世羅馬全面戰爭
简单来说就是装B。
七连出来的,别的没学会,高城那套装B学了个十成十。
不装怎么感受到愉悦感,不装怎么镇压这帮傲娇的兵王。
这啥地方,部队,实力为王,实力到了一定程度,什么都能让位。
能者上庸者下,你弱活该你受欺负,你强立功授奖少不了你的。
许三多射击结束,看着两名军官,也不说话,眼神里透漏出的意思是:“你们还试试不?”
二人不约而同摇头,随后返回队列,等待着许三多的训话,同时默默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留在最后,把这列兵掏空。
许三多歪头看着众人,双手一摊,用特别欠打的语气,慵懒的说道:“就这?”
一群野战军集体低头,咦那里有个洞,我能不能钻进去,大家想发现了新世界一般,小咪咪眼都瞪成了卡姿兰带大眼睛,认真的思考怎么才能钻进洞去。
“我刚热个身,你们就结束了?我还有好几个项目等着呢!”许三多语气遗憾,B没装尽心,对方就认输了,太扫兴。
啥,他说的啥,扎心的话一概听不见,自动过滤,
什么军人的尊严,荣誉感,纯爷们早在许三多打出那一枪后就粉碎的连渣都找不到了。
不就是认怂么?
有什么?
带我十八年后,不对,带我把列兵掏空以后,又是一条好汉,还能摆摆军官的架子,到时候在教他做人。
许三多扫过众人,国字脸中尉之前的桀骜消失的无影无踪,再没有之前浑身上下写满了“我不服”的铁骨铮铮,反而和狗腿子一样和许三多讨好的笑了笑,就是有点丑,辣眼睛!
终究一个人背负了所有!
许三多继续看过去,除了钢七连的眼里充满了战友间重逢的喜悦,其余的没一个敢对视,许三多满意了,数秒后,脸上慵懒的表情消失,笑容收敛,突然喊道:
“还愣着干什么?差距看见了么?我能做到你们就能做到,输不丢人,丢人的是一辈子赶不上来,两个月后,我希望你们能做到,我就是为了让你们能做到才站在这里,前提是,别把自己当人,只要练不死,就网死里练!
明白么?”
许三多对着众人怒吼道。
“明白!”八十多号人震天怒吼,喊出了一个连队的气势。
“还愣着干什么?等着让我请你们跑么?二十公里越野准备!”
重生之殘女難為
“是!”
见识了真正的狙击技术,谁想灰溜溜的回去,被退训?
回去说,一个列兵集训我没撑下来,被淘汰了?
不不不,练死都不能走,死乞白赖也得把东西学到手。
……
操场旁边的办公楼里,王明看着许三多带队跑了出去,从头到尾的一切都落入他眼里,今天作训部没有会议,他也没有离开,就是为了给许三多一个表现的机会,一旦他撑不住,王明会立刻下去掌控大局。
结果…许三多没给他机会,表现的堪称完美!
然而,王明不知道的是,关注集训队的不止他一个。

9tigd人氣都市言情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愛下-第416章熱推-p9z6r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小說推薦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史今领着新兵回到宿舍,老兵都在,史今走到老兵跟前,笑嘻嘻的挨个介绍起来:
“咱们三班现在有副班长伍六一,甘小宁……”
“班长,班副,终于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们了!”跳脱的甘小宁首先扑上来抱住史今。
刚才在楼下,高城看着他不敢大动作,现在没人直接就扑上来了,其余老兵也一一打着招呼,三个月没见,大家都很想念。
史今和伍六一也一一回应着,拍拍肩膀,捶捶胸,说句:“好小子,这三个月没偷懒吧!”
老兵熊抱结束才指着身后的白铁军和许三多介绍道;“这是分到咋们班新兵,这个是许三多,咱连长带的新兵连中最好的新兵。
18岁,清华毕业生,日常训练带着20公斤负重,以优秀的成绩完成新兵训练。第一次打靶就是满环。”
兵已经分完了,史今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道破了许三多的秘密,惊的三班人目瞪口呆。
先不说军事实力,就这个学历,全连自连长往下都被秒杀了,再说军事实力,多二十公斤负重还能以优秀达到考核标准,未来妥妥的兵王。
史今又拉出白铁军介绍到:“这是白铁军,一样是这个!”
他是新兵2连的,纵然这会儿史今还没看到白铁军的新兵成绩,也依旧竖着大拇指表扬道,就是为了不让他在许三多面前尴尬。
史今很清楚,不管哪个连,能分到钢七连来的,必然是尖子,孬兵没机会来。
神皇本紀 昭明
白铁军还有羞涩,他这个包打听可是了解了许三多的在新兵连里的战绩,除了体能有点差,其余都是新兵前列。
此时又听到史今说负重20公斤在训练,瞬间就明白了,这才是大佬!恨不得现在就抱紧许三多大腿。
惡毒女配翻身記 五塊錢
“七连资历最老的班长出马,当然会把最好的新兵捞回来。”甘小宁笑着活跃气氛道,说完看向许三多和白铁军:
“欢迎你们加入钢七连一排三班!”
其余老兵都一一上前表示欢迎,最后一个伍六一说完,还没等两人说点客套话,就继续说道:
“走吧,该参加入连仪式!”
说完也不等两人接话就朝前走去,两人对视一眼,只得乖乖跟上。
三班宿舍中,史今,伍六一严肃的站在两人面前。
“士兵许三多,出列。”
许三多肃然出列。
“士兵白铁军,出列。”
平时有些不着调的白铁皮,此时也没有了以往的嬉皮笑脸。
“列兵许三多,钢七连有多少人?”
对于看了无数遍《士兵突击》,并且就是因为他的热血和肃穆而报考军校的许三多来说,入连仪式当然难不倒他。
“报告,钢七连一共有四千九百三十六人,其中一千一百零四人为国捐躯!”
许三多知道伍六一的大嗓门,他也同样腹腔发力大声的喊了出来。
门外偷听的高城满意了,用他的话说,是不是个好兵,从这个入连仪式就能看出来。
电视看的时候许三多只感受到了庄严和伟大,如今轮到自己加入这个伟大的团体,听到伍六一喊出钢七连有四千九百六十三人的时候。
许三多明白了他的骄傲,1104人捐躯,三次集体一等功,沉甸甸的荣誉之下是泰山般的压力。
1000多名英魂在看着他,4000多名老兵也在看着他,他是钢七连新一代的期望,他不能辜负了这个伟大的团体,不能给他们抹黑,尤其是史今接下来的话。
“有的连,因为某位战斗而骄傲,有的连因为出了将军而骄傲,而钢七连的骄傲,是军人中最为神圣的一种!”
无他,钢七连的骄傲是前辈们用铁血铸就的,是生命创造出来的,平时笑嘻嘻的白铁军此刻也无线的肃穆。
“列兵许三多,列兵白铁军,下面跟我一起朗诵钢七连的连歌。
最早会唱这首歌的人已经在一次战斗中全部阵亡,我们从血与火中找到了歌词的手抄本,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听到四千九百三十六个兵吼出的歌声!”
一声霹雳一把剑,
一群猛虎钢七连。
钢铁的意志钢铁汉,
铁血卫国保家园。
杀声吓破敌人胆,
百战百胜美名传。
攻必克,守必坚,
踏敌尸骨唱凯旋。
一整个下午,钢七连的连歌在整个宿舍楼里回荡。
许三多用他最热血和最真挚的情感,跟着老兵朗诵着这首没有谱子的连歌。
一路偷窥完,不,应该说观察完新兵入连仪式的高城心满意足的回到办公室,洪兴国已经等待多时了。
“你说说你,想看你就正大光明的看嘛,非得和做贼一样,你到底看出什么明趟了?”洪兴国看着脸上止不住笑意的高城问道。
我成了一株藤蔓 無翅之鳥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一个兵有没有血性,入连仪式就能看出来,我跳兵的眼光没错,许三多就是这批兵里最有好的。”
想到刚才许三多想都没想就说出了七连有多少人,显然是提前做了功课,只有在意才会去搜集。
这就是他高城的兵,此刻高城心中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甚至恬不知耻的想到,还是我老七挑兵的眼光毒辣。
入连仪式完毕,站在老兵面前,许三多能明显感觉得到刚才客套的老兵,虽然接纳了他们,但他们眼里依旧带着一些审视。
很明显,他们目前只有钢七连的表没有钢七连的里,许三多很理解他们的心理。
老兵尤其是钢七连老兵,他们由他的骄傲,新兵蛋子凭什么和他们平起平坐,军事素质这种事,说道再多不如下场一练。
想让他们服气,就要在训练场上毙了他们,实力才是军中立足的根本。
这边许三多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另一边七连的成才,已经开始了他的交际之路。
将自己位置放的很低,试探性的和老兵交流,散烟,打听各项事宜,而许三多则是很沉默的干着自己的事情。
白铁军看着许三多的做派也不敢多说话,努力缩小自己存在感。
老兵默默对视一眼,目光中闪烁的意味非常明显,似乎达成了一些共识。
钢七连既然敢叫自己刮骨刀,自然要和别人有不一样的地方,新兵下连第二天,下马威就来了。
第一个训练科目:负重五公里武装越野。
什么叫负重,就是要求携带单兵所有武器、头盔、步枪弹一个基数,含弹夹、4枚教练用手榴弹、灌满水水壶、穿作战靴、背包、茶缸,急救包等,负重要求25公斤以上,25分钟及格,24分钟良好,23分钟优秀。
五公里新兵连没跑过,三公里不少跑,还是轻装,什么叫轻装,仅仅携带背包、茶缸和水壶,不携带武器、不戴头盔、不穿作战靴,甚至连跑步场地都是在操场,可不是七连外面的土路。
夫君如狼似虎 藍玥銀狐
可想而知,七连这道大餐,足够让新兵喝一壶,打掉他们的骄傲了。
全连准备完毕,高城站在队列前训话道:“某些同志以为下连了就万事大吉,错,别以为你们参加了入连仪式,就是钢七连的兵了。
今天这五公里武装越野就是给你们准备的,大家都上上弦,松松骨,我也程程你们的斤两。
我知道大家在新兵连都是尖子,别以为在新兵连你们是尖子,到了钢七连就还会是,我告诉你们啥也不是。
也别说欺负你们新兵,新兵全部徒手着装,其余人全副武装,全连测试掐表,我也看看这三个月你们有没有懈怠。”
听完高城讲话,老兵们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七班的还好,成才的“会做人”暂时发挥了作用,三班的老兵则是一副看笑话的心态。
全装五公里越野,侦察兵基本科目,对老兵来说充其量就是热热身,真要玩出花来,老兵都要发憷。
钢七连的热身也不是简单的热身,或者可以说是对新兵的榨油,哪怕他们是徒手着装。
前世国科大的许三多有自己的骄傲,没有理会老兵嘲讽的眼神,自顾自的做着热身运动。
一旁的白铁军算是看明白了,这会再不能“独”下去,该请教的就请教,他可和许三多这尊大神比不了。
一旁的伍六一和史今没说话,自己可是提醒过了,就这帮老油子不听,活该受点教训。
本来就有些不爽许三多有些“独”的老兵,在白铁军的衬托下,看他这幅做派更加不爽。
许三多看着史今说道:“班长,我也全装五公里吧!”
沙袋在新兵结束的时候就已经归还了,不客气的说要是徒手着装,许三多能毙了七连全部的人。
“好,等着,我给你找一套去。”
史今没犹豫,他也想知道许三多到底强成什么样,新兵连后期他一直听高城的话压着自己,从来没露出过真实实力。
豪門閃婚:獨寵嬌妻
“许三多,你想要我不拦你,但你最好自己跑完,多背几十斤负重,被人拖你跑更费力,不要拖死别人!”
冒死記錄 張海帆
对许三多意见最大的贾玉竹开口说道,他以为许三多当这是新兵连呢,想要吸引领导注意。
当初他们第一次跑全装五公里,别说合格,就连跑完全程的都不多,大部分还吐了。
许三多虽然知道部队有些兵喜欢倚老卖老,但是真的碰上这样人还是很厌恶。
武神淩天 年白
许三多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无视开始穿戴起装备。
贾玉竹倒是没生气,反倒是嘲讽的笑了笑,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新兵蛋子,迟早要求到老兵身上。
倒是甘小宁没那多讲究,对着一旁的白铁军开玩笑道:“小白,你也来一套呗!”
“不不不,老兵,你可饶了咱老白吧,许三多那奏是大神,咱们这是凡,可不兴自己找死!”
白铁军操着唐山口音求饶道:“再说了,我只跑过三公里,慢慢来,循序渐进!”
许三多穿装备的动作也吸引了全连人的注意。
武林店小二 簡煒
“霍霍,新兵就敢搞全装,这小子不是傻就是个大神!”
“嘿嘿,那老张你说他是哪种?”
“傻子是进不来钢七连的,只有可能是后一种呗,我可听说了,这是新兵连的兵王。
兄弟们要小心了,今天让新兵给毙了,回去连长要抽死我们。”
几个老兵的嘀咕引起了大范围的注意,关于许三多的讨论更加多了。
“说的那么神,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就是,要让他毙了,我们这几年兵不是白当了!”
看许三多这幅做派,周围还是有聪明人,只不过大部分选择视而不见,第一个出声的人耸了耸肩,再不言语,只是脸上多了些严肃。
至于高城,除了乐呵还能有啥,手底下兵上进,他心里有和喝了蜜一样,恨不得所有新兵都和许三多一样。
豪門少爺倒插門 漂泊扇子
看着准备完毕,高城一声哨响,七连的兵们呼呼啦啦的跑出了营地。
没有负责的新兵下意识按照新兵连三公里的跑法分配体力,就算有老兵的提醒,大部分新兵都跑到了老兵前面。
老兵们看着,也不再多说,匀速的在后面跟着,一个个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就等着一会儿看笑话呢!
至于许三多,当然是在领头的,早就下定决心好好跑一场的许三多不打算在留手,他也想知道自己如今的实力。
高城一看乐了,亲自给他加点难度,下命令道:“文书,去把连棋交给许三多,告诉他给我领跑。”
“是,连长!”文书拿着连旗追上许三多,将高城的命令传达。
高城这招简直一箭双雕。
连旗子就是一支部队的军魂,老兵一看,好家伙平时训练不带连旗就算了,今天让一个新兵扛着,他们连往哪放。
一个个也不说什么分配体力,保留体力了,全都嗷嗷叫的往前冲。
“毙掉许三多,抢回连队旗!”
不扛着旗还好,如今扛着旗子的许三多能让他们就这么超过么,谁家扛旗的不是第一名。
许三多听着后面的脚步声和口号声,脚底下又快了几步,几乎保持全速的向前冲去。
高城满意了,什么叫“鲶鱼效应”,许三多就是那条鲶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