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tsu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無量劫主 txt-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無量之途展示-pikm5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呃……”
陈安感觉自己头痛欲裂,浑身也如火烧一般的发烫,有一个声音焦急的在耳边低语,可就听不真切其到底在说些什么。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终于把握到了一点真实的质感,靠着强大的毅力,他硬生生地从这种宛若梦魇一般的情况下脱离,猛然清醒过来。
“呼呼呼……”
他翻身坐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半晌才感觉有一丝凉意,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稍稍消退。
出于本能的警惕,他第一时间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只是周围的环境让他愕然到说不出话来。
洁白的床单,洁白的床铺,洁白的床帘,都让他不自然地联想起记忆中某个特殊的环境,而周围弥漫着的消毒水味,以及高挂的盐水瓶,还有插在手腕上的针头,都无疑也证实了这一点。
医院?
陈安一脑门问号,实在不明白自己怎么莫名其妙的到了这里,他脑子还有些混沌,不能很好的集中精神,甚至回忆不起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哗啦哗啦……
床帘外有倒水的声音响起,随即他的床帘被拉开。
伴随着明亮的月光出现在他床畔的是一个一头白发的青衫面具人,他将手中端着一只水杯递到陈安的面前。
陈安下意识的接过水杯,可在手指触碰到水杯的那一刻,无数记忆突兀的涌入到了他的脑海之中。
似乎是一时难以消化,他整个人都呆滞在了那里,陷入了思维风暴之中。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明明在太古洪荒,刚刚不还是道主大战吗?
道主大战!
忽然陈安脑海中灵光一闪,将懵懂混沌当做阴霾全部驱散。之前的事情开始断断续续的回忆了起来。
三清聚,盘古现。
那开天辟地的一斧,哪怕是建木,哪怕是扶桑,哪怕是最初的希望之光、文明之火都无法抵御,是三清绝杀的一招。
而直到这一斧劈下,陈安才自与三清交手的振奋中清醒,明白了眼下的境况。
这不是道主衍法,也不是证道切磋,而是道路的争夺,你死我活的搏杀。
所以三清出手根本就没有试探,一切都只为这一刻的玉石俱焚,或者说共参无量做铺垫。
天庭所化的一点,落在盘古斧刃之上,携带着整个宇宙的心核、中枢或意识,狠狠劈下。
目标指向三方,无有差别。
可就在这时,陈安脑后的镜光一阵闪烁后忽然凝实,镜光之前的一切方向都不存在,镜面成为了一切的目标,斧刃所斩向的目标。
陈安大惊失色,这才知道自己莫名进入皓月身体的坑处。
想要有所作为,可面对那最初也是最终的一斧,却是全然抵挡不能,意识在这一刻彻底消散。
億萬甜心,腹黑老公輕點愛 方非語
我,这死了?
不,不对,那是道主一击,一击之下一切概念烟消云散,根本不可能有死这会事,应该是彻彻底底的消失。
可现在,他还能有着想法,有着意识。
我活下来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他忽然想到,在最后的那一刻,皓月的体内似乎有着某种助力,推动着他,帮助着他将一切的因果终末全部留在了这具躯体之内。
然后,他的真灵在另外一处复生。
陈旭!
这个陈安当初为了应对那位疑似操纵一切的大能所遗留的后手。
神魔聖血
当陈安察觉到那位存在很可能是清净天尊时,就放弃了这个后手,却没想到竟在这里派上了用场,成为了他狡兔不死的一窟。
“清华!”
一声轻唤唤醒了沉思中的陈安,让他心中一惊,这才想起面前的青衫面具人。
白月?
这似乎就是那位旷古烁今的太古青帝,可却没有半点清净天道主的气势,此时的青衫面具人就好像是一个最正常不过的普通人,浑身上下平平无奇。
但即便如此,陈安也万不敢随意,综合与灵非空等人的交流,试探着喊出这么一个称呼。
“帝君?”
“唉……”
白月顿了顿,良久才叹了口气道:“没想到你竟然也走上了这条路。”
陈安对白月的感叹并没有太在意,因为此时他思绪不禁回到了之前白月的称呼。
在与三清争道前,因为燧心炎,陈安已经听过白月这么叫他了。
此时又是这般场景,难免让他生出无限的联想。
皓月?清华?
月清华?
赤唐 九州流雲
这个名字陈安敢肯定自己听过,作为一位可以被称之为天的存在,他几乎可以随时翻阅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一切事情。
神奇寶貝莫寒
顺之回溯过去,那是在昆仑山上,山河社稷图中,莫名的斩杀了一只天仙层次的黑虎,然后就见到了大将军王留在此世的思感化身——血影。
他第一眼看到自己就好奇的询问,是月清华还是羽赤邪。
大将军王显然是清净天尊以上的存在,能见过去未来,可以叫出皓月的名讳似乎并不奇怪。尽管皓月相对大将军王来说,亦是古人。
也就是说,月清华很可能真的就是皓月,也就是自己的前身,否则为什么代表大将军王的虚影会如此的称呼自己。
只是羽赤邪又是谁?
陈安眼皮一跳,另外想到一个可能。
他在太古洪荒时,是出现在皓月的身上,而当时的皓月明显在追查着什么,竟化身为羽华国羽族的族长和羽华国主灵非空上演了一场苦肉计。
然后他带着老莫欲投奔南疆的祝融氏。
羽赤邪这个名字,邪同耶,天的意思。
赤邪,就是赤天子,也就是赤帝。
羽氏赤天子?
难道皓月在调查白月失踪的事情时,曾化身羽赤邪,深入南疆,机缘巧合成为了五方五帝的赤帝?
也就是说月清华就是羽赤邪,羽赤邪就是月清华。
陈安感觉整件事情有些混乱,当然,更混乱的是他们与自己的关系,还有那不知道究竟存不存在的,安排了一切的大能。
忽然,陈安心中有了一丝灵感。
会不会那位大能就是皓月,也就是他自己,在上古时期就安排好了一切,然后他走了一个圈,又回到了这里。
只是天机印信又怎么解释?
陈安最初感觉到自己的命运有被人安排的痕迹,原因就是天机印信的线索。
可无论是月清华还是羽赤邪似乎都和天机印信没有关系。
天机印信来自中古纪元末期的琼华圣域,和这些上古的老怪物们似乎八竿子打不着。
他在那百思不得其解,白月却又说道:“我明白你的心情,既已站在天之巅,自然想要看一看天之外的风景,但无量之途是一条不归路,你好自为之吧。”
他说着就要离去。
见此,陈安连忙从自己的思绪中脱出,好奇问了一句:“帝君,不知与三清一战胜负何如?”
至寵腹黑世子妃
白月身形微微一顿,随即半转过身来,似乎有些无奈,又似是宠溺地道:“无量道途之争,胜负又有什么意义?左右不过失败成功,成功者既成无量,自是无法思量,再也难以存在于世人的意识中,失败者消亡于无量之手,即于此世无咎,一切存在痕迹都会彻底抹除,同样不会存在于世人的意识中,你明白了吗?”
陈安愣了愣,以白月对皓月的态度,任谁都能察觉非同寻常,而陈安向来对人情世故比较敏感,又怎会不能察觉白月亲近之态。
仔细想想两人前身一者为建木,一者为扶桑巨木,天然就比其他的先天生灵更加亲近,后世又都托生于远古月氏。
白月将自己的青帝之位传于皓月,皓月因为白月的失踪,不惜舍弃青帝之位,改变身份远走他乡调查,两者明显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本来问出这个问题他自己就觉得有些愚蠢,清净天尊之间的战斗远超他的理解,怎一个胜负之言可以说的清楚。
但却没想到白月竟然真如一个亲近的长辈一般认真的回答了。
因此,关于其郑重其事的嘱托,陈安虽不甚明了其中的深意,但还是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邪魅蛇王惹不得
一晃眼间,白月悠忽消失,唯有半开的床帘,证明陈安刚刚所见非是一场虚幻梦境。
陈安仔细感应了一下,周围并没有丝毫的痕迹。
即便是清净天尊,这种状态也是非常奇怪,显然刚刚来的只是白月的一段意识,类同与大将军王的思感化身。
另外陈安还有一种感觉,白月再也不会出现了,无论过去未来,都不会再有他出现的痕迹。
当初,陈安还在皓月身体内时,获得过零零碎碎的记忆片段,可却半点没有关于白月的。
甚至两者之间的关系,还是他通过方方面面来进行猜测的,在确定他自己的前身就是皓月的情况下,这种现象已然能够说明很多问题。
那,他究竟有没有成就无量?在无量之途上,他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这个问题在陈安脑海中一闪而过,让他不禁摇头失笑。
因为追寻这个问题本身就是可笑的。
无量者,不可思,不可测,不可知。
如果能被自己知道,那就不是无量了。
重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回床上,陈安又不禁皱起了眉头,刚刚竟然忘了问琼华圣域和上古的关系,自己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状态的原因。
白月是真正的清净天尊,一眼万古,非是全知,却近似全知,绝对能解答自己的问题。
可怎么就刚巧忘记了呢?

ory1c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無量劫主》-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曠古爍今讀書-mtnkg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就在他看的津津有味,心中猜测不断的时候,眼角余光忽见老莫捏紧双拳,闭着眼睛就要直接冲上前去,不由愕然的一把将他拉住,奇怪地道:“你做什么?”
老莫一脸同仇敌忾地道:“给老帝君帮忙。”
陈安感觉有些无语,前面战斗的人一个个都强悍无比,除了三清六御外,达到大罗天层次的存在都超过两位数。
别说老莫了,就是他上去都是送菜。
或许真正的皓月前来,还有一战之力,毕竟那是货真价实的清净道主。
可他,只是初入广法天层次而已,靠着皓月的身体,或许有勉强匹敌一尊大罗天的实力,但万万不是六御任意一人的对手。
连六御都打不过,那就更别说神秘莫测的三清了。
老莫现在论境界也就和陈安差不多,论正面战力或许还要差点,更何况还没有皓月的身体可用,这冲上去别说帮忙了。
很可能随便来个广法天层次的战神都能把他给菜了。
当然这货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可嘉,同时陈安也看到了老莫的一颗质朴忠心。
由是陈安开口劝慰道:“以你我实力,就别去给圣君添乱了,圣君实力冠绝大荒,纵横无敌,这些人未必是圣君的对手。”
这话对也不对,若三清真正出手,月苍穹未必抵挡的住。
三清可不是简单的三位清净天道主,他们代表着道的过去现在未来,三位一体。
单个拿出来放到诸天万界无数纪元,实力都能排到前十,三人一起出手,陈安都想不出古往今来何等大能能够与之抗衡。
但三清心思莫测,依照陈安的想法,对他们那等存在来说,胜负输赢,乃至麾下势力的生灭都早已不放在心上,或许唯有无量的道路才能让他们侧目。
如此一来,他们未必会与白月死磕。
况且陈安也不会相信苏晗背后的大能把他送到这个时代来,不会没有任何的作为。
要知道陈安进入这地方才是被连累的,一路跟着苏晗走,莫名其妙的就回到了太古洪荒。
当然,此时他已经明白了自己会回到这里的意义。
只是对苏晗的来意还不甚明了,但总归绕不开其背后大能的伏笔。
因此,他就打算在这里静观其变,照他所料,变化一定会到来。
老莫自是没有陈安这么多弯弯绕绕,但却也觉得陈安说的有道理。
他自己什么实力,自己还是很清楚的,尽管那些金甲天仙看起来都不强,可最中心的几道身影却给了他无与伦比的压力。
甚至都让他联想到魔族肆虐的那段恐怖岁月。
他方才只是一腔血勇,此时被陈安点破,顿时又如泄了气一般,侧了侧身子,尽量让自己缩在陈安的身后。
看着这家伙的样子,陈安莞尔一笑,实在是不知道后世的他究竟经历了什么,才拥有那般盛名。
但现在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陈安转过头,继续全神贯注的关注起战局的发展。
exo:情人未滿i exo.
实际上,在时间长河的下游,也就是未来,大荒圣君的威名已经淹没在历史之中。
超級送寶系統 勿問
最後一個通靈畫師 鐵昕藍
如果不是回到这里,不是得到了皓月身躯中残缺的记忆,陈安都不会知道有这么一尊恐怖的存在,曾经承接太古和上古两个纪元。
可以一人独斗道门九尊,而不落下风,需要倾整个天庭之力才能将之镇杀。
或许用镇杀这个词,未必合适,这会让陈安不期然的想起,来时看见的那座巨坟。
星際養靈師 雪鳳凰
太初混沌东极长生青木上帝!
这个非常熟悉,可陈安却确定绝对没有听说过的庙号,或许指代的就是眼前这位太古青帝。
既有坟于此,那他真的是死了吗?
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坟就是死亡的象征,可对于这等存在生死早就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概念了。
那坟也未必是坟。
精修无相玄通的陈安的对相的理解就算比之清净天道主都不遑多让。
十分明白,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句话只适用于凡俗,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东西,是肉眼无法分辨的。
那巨坟的存在形式只是一个概念,这个概念或许代表着死亡,也或许代表着封印,总之给人死亡或封印的感受,所以在人的意识海中会形成看见巨坟的情况。
但这位太古青帝究竟是被封印还是已死亡,根本无人可以确定。
他的生死不可确定,也就是说眼前这场大战的结果不可确定。
历史的不确定性?
这是属于清净天道主的层次,过去现在未来,在清净天道主的身上凝为一点,他们是一切的因,也是一切的果,可以随便的篡改历史,更易未来,甚至……改变过去。
当然,陈安也仅只能看到这个层次,对于具体的原理却并不能够理解,甚至有关道主们对无量层次的实验,他更是完全不懂。
所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根本无从判断。
前方的战局在这一会又有变化,六御久攻不下,渐渐起了真火,不再顾忌这玉宇琼楼。
摘星拿月引爆世界等手段不过等闲,弑杀概念,逆转光阴,阻击命运等手段看得陈安目眩神迷。
但这些对于白月依旧不痛不痒,大道至简,无论对方施展何等手段,他都像是一根撑天建木一般立定原地不动不移。
苍穹大真力所形成的力场消弭一切伤害,并有着沧海桑田永世不移的特性,无论时光变迁,命运流转,因果互易,始终不能侵袭进来。
六御也就这样了,或许他们的实力强横无比,就算是对上清净天的道主,也可堪一战,但一尊横跨太古上古两个纪元的古老者,实在不是他们这些后辈可以轻易击败的。
武魂世界 無憂
白月现在只是莫名跌入这等境地有些不明所以,一招一式都充满了试探,并且因为洪荒外法则的掣肘不能尽展拳脚,一旦让他稳定自身,六御的败亡只在顷刻。
这个念头刚一出现,陈安忽然面色一变,他没有任何的迟疑拉起老莫就往后急退,来时慢去时快。
为此陈安不惜引动皓月身体里蕴含的恐怖力量,作为推助,从概念上达到了天涯咫尺的程度,一步缩回南天门外。
老莫对此是一脸茫然,他甚至都没感觉到移动,只是眼前一花,就从一片琼楼玉宇中来到了个荒岛上。
岛上一切情况正常,那两扇仿佛永恒的石门一点变化都没有。
其中有无数金甲天仙向着最中心的青色人影冲锋,一切一如最初他们进入时的样子。
唯有陈安感觉到了变化,石门虽还是那个石门,但其上的质感正在逐渐的消失,自己对其物的认知也在模糊。
这是一种概念上的消失,眼前的一切真实都在由真变假。
说起来,陈安也算是此道行家,自然不会不知道这种手段的可怕。
三清出手了!
法老的寵妃 悠世
没有石破天惊,没有遮天蔽日,没有阴阳倒易,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将一切事物的概念抽离。
这就是道主手段。
仅仅只是一时三刻,石门内那片天庭所在的时空,就开始变得抽象,花草树木亭台楼阁的颜色如落水浓墨般出现逸散的毛边。
这种现象迅速感染了兀自不觉,还在往战场中心处奔赴的金甲天仙们。
他们的身体在这种恐怖的变动下,没有比那些花草树木强多少。一样开始逸散出浓郁的颜色。而他们却完全不知自己正身处一副随时会毁灭的画卷之中。
到了这个时候就是老莫也看出不对来,面对这诡异的现象,一脸的惊惧之色,却根本不能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忽然,那恍如顿住的画面又突兀的活了过来,刹那间变得清晰,一道青衣人影摆脱了众人的纠缠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向着石门之外走出。
这时一位似乎一直隐藏在石门之旁的缁衣道人突兀地转了出来,这道人手持拂尘,相貌平凡,只是看起来年龄不定,似少年、似壮年、似老年,从外观上根本无法分辨其年龄。
老莫是无知者无畏,还在好奇这道人是从哪冒出来的。
可陈安却是汗毛乍起,惊惧到了骨子里,那道人看起来完全无害,身上的气息也是中正平和。可陈安却知道,这就是三清,代表这个宇宙的过去现在未来。
眼下看来三清已然合一,将要复归元始,几乎掌握着整个宇宙九成以上的权柄,实力之强横,恐怕就是神帝魔尊复生,也未必能与之抗衡。
后世并没有太古青帝,也就是白月的传说,其很大程度上可能已经超脱自在,甚至成为古老者另成宇宙。
但面对着一方成熟宇宙,一个新生宇宙又怎么抗衡的了。
果然,三清并没有做什么特殊的事情,仅仅只是走到石门之前,轻轻伸手,将半只脚已经跨出门扉的白月又复给推了进去。
苍穹大真力拥有无限大力,纵横环宇,所向睥睨,可却挡不住这轻轻一推。
超級壞仙
石门中的场景伴随着白月的重新跌入,又开始了概念的剥离。
这一次就连白月的身形都是一阵不稳,彷如梦幻泡影,似乎随时都会变成幻象,逸散一空。

zx8nu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無量劫主笔趣-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上古天庭分享-7ckmf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对于后世之人来说,“南天门”这几个字拥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代表着那曾经至高无上的圣地——上古天庭。
都市超級遊戲
上古天庭的历史可以说横跨整个上古纪元。
自上古纪元初期,妖族三圣共同建立上古天庭,天地乃有秩序运转,于是日月东升西降,八方乃定,四时有序,世间风调雨顺,大地荒芜不再。
也就是在这时,诸天万界最初的法则被建立,一切的真意法理变成万古不变的永恒道理。
只是巫妖之战后,两族两败俱伤,上古天庭破碎,原本维护天地秩序运转的诸神就此陨落,天地秩序再次处在崩溃的边缘,这几乎又是一场席卷天地间无数生灵的纪元大劫。
但恰在此时,道门九尊横空出世,犁定地水火风,再塑洪荒纪元,斩将封神,分立六御,重建新天庭。
六御代替了太薇宫五方五帝,延续之前天庭的职司,维持着诸天万界日月星辰的秩序运转,重新成为了宇宙的中心,一切法则的承载。
说起来,因为有着旧日天庭的经验教训,新天庭的法则更为完善,几乎成为了诸天万界的唯一主宰,让一切在野地仙俯首称臣。
只是可惜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異思維獵人
如此强大的天庭竟一朝崩溃,无端成全了人皇盛世。
至于其崩溃的原因始终无人得知,成为了一桩千古谜案。
对此,陈安无端想起在破碎洪荒中,有着一部童话讲述了一个猴子大闹天宫,竟导致天庭破碎,就此还有许多的衍生版本,比如七大圣灭天之类的。
也不知是天人感应,还是意念存神,这故事只搏得读者一笑,却不想竟是最接近真相的猜测。
想到这,陈安目光大亮,向着天庭最中心处,那座凌霄宝殿看去,那里真的有一只猴子,一只强悍到可以覆灭天庭的猴子。
当然,他现在的形象却非是猴头,仅仅只是一个青衣面具客。
雪白长发披散而下,衣袂翩翩,带着一张梼杌面具,独立于凌霄殿之巅,以一己之力,压的紫薇泰斗、阴阳星君、九耀星官、周天星宿、日时正神、日夜游神、五方揭谛等百万天兵天将抬不起头来。
因为上古天庭的建立还在巫妖分立之后,因此老莫根本不能理解“南天门”三个字究竟隐藏着什么深意,一边往前走着,一边眼巴巴的指望陈安揭破谜底。
可就在这时,他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顺着陈安的目光往那恢弘的凌霄殿巅看去,只这一眼,却是再也挪不开目光,瞠目结舌地盯着那青衣面具客。
倒不是被那青衣面具客的绝世风姿所吸引,而是……
吞天之怒
天命龍鳳訣 日天小楠
“圣君!”
老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竟然见到了已经失踪许久的大荒圣君。
天才魔女桃花多 千羽彩霞
神魔大战之后,神帝陨落,幸存的青帝受到万民敬仰,被推荐接替神帝,继续领导先天神祇,奉号大荒圣君。
作为太古唯一青帝,这位大荒圣君无论是实力还是资历都足以领袖群伦,镇压万族。
只是奇怪的是他在某一天突然的失踪了。
也正是因为他的失踪,各部族互相不服,渐渐的各自陷入了战火之中,导致了后来的巫妖分裂,先天神祇彻底退出了历史的五台。
老莫虽然不知道之后会发生的事情,可原本失踪许久的大荒圣君竟然出现在这里,还是让震惊不已。
当然,震惊过后,又有一份亲近欣喜之意。
他自诩羽华国羽族,而羽华国就在东莱青帝治下尽管现在在位的青帝已换了他人,可面对老帝君总有一份亲近之意,想要直接拜服于对方脚下,甚至全然忘记了眼下被敌人重重包围的处境。
直到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呼喊出帝君的名讳,才惊觉自己与老帝君之间还隔着百万天兵。
好在他身边的天兵天将全然未曾听到他的呼喊,一个个犹如飞蛾扑火一般,向着那位大荒圣君冲杀而去。
老莫自然不会相信这些家伙太过投入以致忽略了口无遮拦的自己,唯一的解释就是族长出手了。
想到族长,他又激动不已的向身旁呼喊道:“族长,族长,那是老帝君,老帝君宅心仁厚,德耀大荒,一定能为你平冤昭雪的……”
说道这,他忽然又有所醒悟:“……莫,莫非族长你早知老帝君在此,所以特来求见,想要揭发灵非空那家伙的阴谋?”
老莫越想越觉得这才是事情的真相,否则为什么族长看到老帝君竟一点也不惊讶。
原来族长得到了老帝君的青睐,怪不得不屑于去祝融族求援。
陈安根本没理老莫的疯言疯语,只是略带微笑的看着青衣人大发神威,将百万天兵一一镇压击杀,将天庭群殿化为废墟。
他所掌握的历史碎片,在这一刻终于连贯了起来,尽管牵扯到他自己身世的那些还有些模糊,但整个时间线却是理顺了。
三清六御即道门九尊在时光长河上截取了一个时间点,在这个时间点上开创了一个无上盛世,但这个无上盛世如梦幻泡影一般的不牢靠,唯有历劫重生,才能在时光长河之中显化真实。
于是他们梳理时光长河,将历史导向他们所希望的方向。
以愛為謀,賭你情如初見
大荒圣君被秘密镇压,巫妖两族分裂,两败俱伤,先天神祇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就是他们所希望的方向。
只有这些事件在历史上一一应验,练气一道才能大昌,新天庭才能被建立。
轩辕丘大比、黑山盗肆虐,似乎都是挑拨巫妖两族分裂的伏笔,而为了除去大荒圣君,他们竟然从未来搬迁来了整座天庭,妄图靠着百万天兵的力量,将之封镇或斩杀。
莽野神龍 雲中嶽
可惜,这是真正的人算不如天算,他们根本没想到大荒圣君竟然如此之强,以一己之力竟然覆灭了整个天庭,最终便宜了人皇一流。
想到这,陈安脸上的笑容一滞,一个念头忽然闪现:“他们是真的想不到吗?”
道门九尊中,六御虽是大罗天巅峰的修为,可三清却是不折不扣的清净天尊,道主层次,一眼可见过去未来。
这种大能,在算计不通的情况下,会贸然动手?
记得蓝星小说里有圣人为面皮而争,可在现实里,道主会在乎面子?那已经是另一个层次的存在,所思所想绝非凡人所能揣测。
那么如果不是为了意气之争,不是因为算计不通,那么他们的目的是……
想到天庭由此而兴,又由此而败,陈安有那么一瞬间的明悟。
“他们在试验无量之道,他们想要登临九重天阙。”
这个念头刚刚出现,陈安还没来得及为三清献祭六御连带着整个天庭百万天兵的大手笔而惊叹时,一声断喝似乎从无穷远处,又似乎从无穷近处传来。
“白月妖猿受死!”
伴随着这声断喝,两条阴阳鱼化作斩天巨剑狠狠劈下,目标自是刚刚踏碎凌霄宝殿的青衣客。
作为太古唯一青帝,青衣客的跟脚自也不凡,相传乃是撑天建木所化,托生于白月妖猿一族,修习白月一族真法,苍穹大真力,以力证道,又有撑天建木所遗太乙长生经护身,掌生死轮回,历经数劫成太古青帝。
神魔大战后,他还曾回归祖地,取回了属于白月一族英雄的名字——苍穹。
自此他有了名字,叫做月苍穹。
这些信息既来自于陈安的这具身躯里残缺不全的记忆,也来自于陈安对历史的解读。
以两个截然不同的视角看待这些,陈安有着非同寻常的收获,似乎距离无相玄通种仅次于无中生有境界的诸相非空都更近了一步。
只是此时却并非参悟功法的好时机,一脚踏太极图的缁衣道人已手持长剑与白月战了起来。
真武荡魔天尊,亦是北方玄天上帝。
陈安摇了摇头,一个大罗天巅峰,根本不是白月的对手。
似乎也清楚双方实力对比,天庭一方并没有送人头的打算,真武大帝出手后,六御其他五位也纷纷出手。
分列东南西北上下六方向白月绞杀而去。
白月倒是不慌不忙,任你万千术法肆虐,我只一拳破之。
那年一九九八 懷舊書生
苍穹大真力完全不需要任何虚头巴脑的东西,一力可降十会,一力可破万法。
陈安再次摇了摇头,六御的确强悍,虽只是大罗天巅峰,但各有依持,论正面战力不会比普通的清净天道主差多少,可白月显然不是一般的清净天道主能比。
尽管骤然被拉入天庭所在的时空,受到这里远比洪荒复杂的法则掣肘,但对付六个大罗天尊还是游刃有余。
“他在等三清出手。”
陈安第一时间判断出了白月的意图,现在也唯有道门九尊一起出手,才能镇压白月。
真不愧是大荒圣君,神帝魔尊之后,整个洪荒大地的第一人。
不过三清真的会出手吗?
一开始陈安以为道门九尊一心建立天庭盛世,自是要把先天神祇最后的脊梁打断,可从另一个视角分析了三清成就无量的意图,却又有些摸不准这些家伙的想法了。
总之天庭是注定毁灭,但三清在其中究竟扮演的是怎样的角色?
陈安真的很好奇,这个问题对陈安来说,不只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甚或能帮他扫清一切迷雾,解答他一直追寻的那个答案的真相。

qdpv7精彩都市言情 無量劫主 txt-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海外伏波-ul3i3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族长,上古六师是什么?”
天师岐山、地师九婴、妖师鲲鹏、雨师天吴、鬼师臾区以及梦师梦貘合称上古六师,与大荒十神一样都是纵横上古纪元初期的强悍人物,名震万古。
但现在距离上古纪元初期还有一段距离,说什么上古六师却是有些早了,他们中有一些人估计都还没有出生。
由是陈安打了个哈哈道:“只是随口一说,对了,这里是什么地界了?”
过皮母地丘,两人就这么踏波海上,一路行程颇快,走出老远,到了一座山石嶙峋的岛上。
老莫下意识的审视周围,一时忘记纠结“上古六师”的话题。
“这里,好像是东海伏波山,可是感觉上又有些不太对。”
老莫见识虽少,但天赋特殊,总能应证一些陈安所想,因此,即便陈安很确定这里就是东海伏波山,但还是开口问了一句。
此时听了老莫所言,他神色一动继续问道:“哪里不对?”
老莫满心疑惑道:“我也说不好,就是感觉很奇怪,这里明明应该是东海伏波山,可感觉上又不是。”
老莫有些语无伦次,无法准确形容自己的感受,可陈安却是笃定的笑了笑,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
甚至他还知道老莫为什么会感觉不对,那是方向上的混淆。
这里的确是东海伏波山,但在方向上却是在西方。
以东为西,以西为东,混淆方向,混乱空间。
这种手段并不算高明,小到鬼打墙,大到天涯咫尺的大神通都能做到,并不能说明什么。
可若是联想到这里是洪荒大地,就能知道事情实际上没有这么简单。
洪荒无岁月,洪荒无边际。
这两句话准确的说明了洪荒大地并不存在时空法则,或者说只有一点点并不完善的时空真意。
所以说在洪荒大地上混淆东西方向的概念,简直是不可思议。
当然,这也间接的证明了陈安找对了地方。
“就是这里了。”
没理会老莫的惊异,陈安一步跨出,整个岛上混淆的方向概念都为止一震。
原本在岛上无论往哪个方向走,最终都会被导向东方,可随着陈安的一步跨出,东和西的概念瞬时被颠倒,东变成了西,西变成了东,由是所有的方向变得全部通往西方。
而就在这时,一扇奇异的门户突兀的出现在了陈安两人的面前。
门户那头并非一望无际的大海,而是一片充斥着无限光明宫殿群。
这宫殿群金阙银銮并紫府,琪花瑶草暨琼葩。朝王玉兔坛边过,参圣金乌着底飞。其壮阔雄浑,美轮美奂远超世间一切圣地。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更另人震撼的事情,一时之间都让人不自禁的忽略了宫殿群的神异。
那是宫殿群的上方悬立着乌泱泱的人群,他们踩在七彩祥云之上,纷纷往最中央处奔赴而去,放眼望去不下百万的数量。
人群清一色的身穿金甲,手持利刃,就是其中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卒,身上也澎湃着强大的气势,给人沉重无比的感觉。
三年E班的暗殺者
天仙之躯,这是只有天仙之躯才能造成的沉重感。
也就是说,在陈安两人眼前的是百万天仙!
这是什么概念?
对比眼下,中央界十余个天仙就敢称万界仙朝,看起来简直是个笑话,百万天仙足够横扫诸天万界,就是在上古纪元末期,大将军王一统治中央界时,也很难看到这种盛况。
公主如此傾城 水薇藍
如果非要比较的话,或许只有太古神魔大战的战场,可堪比拟。
面对这副阵仗,哪怕陈安早有所预料,可咋看之下,还是有些心惊肉跳。
至于老莫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因为天赋神通的原因,他对危险的感知远胜常人,此时浑身汗毛竖起,四肢僵硬,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支配了他的大脑,让他惊悸到近乎动弹不得。
“什么人?”
还不待陈安回过神来,将门户中的情况看清楚,道路两边忽然各自跳出一队人马,他们身穿金甲,身上各自荡漾着唯有碧落天仙才拥有的沉重气息,赫然与门户中的天仙大军一般,领头之人更是达到了天仙极致的仙君层次。
其人态度极其霸道,在看清陈安二人的那一刻,根本不由分说,就直接命令道:“拿下!”
随着他这一声断喝,近百把长枪大戟直指陈安二人,那独属于碧落天仙的沉重感似要将这片空间压碎。
緝拿小逃妻 傻七小妞
尽管老莫的境界层次远超他们,但正面战力实在太差,更何况在洪荒大地上,这点境界的差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被近百神兵直指面门,他一时肝胆俱裂,本能的就想要赶快逃离这里。
倒是陈安,对此无动于衷,甚或因为对方使用的完全不同于先天灵文的语言,他反倒有些面带欣喜。
陈安心中的确还有很多疑惑,甚至连那设想中的大能人物是谁都不知道,但从这具躯体中得到的残缺记忆却让他对整件事情的大概有了一定的认知,现在只需要一步一步的去验证就好。
眼下,这门户中发生的事情,就是一切验证的开始,总有一天所有的事情都会水落石出。
由是面对那冲锋而至的金甲天仙,陈安不退反进,手中濛濛清光逸散,照着前方一刷,冲锋而来的金甲天仙瞬时就少了一半人,接着他反手再次一刷,剩下的金甲天仙包括那领头的家伙也全部消失无踪。
老莫在陈安身后探出脑袋,一脸不可置信地道:“我刚刚出现幻觉了?”
陈安心情甚好,玩笑一句道:“你天赋在此,是幻是真分不清楚?”
说完,他也不再管老莫,径直往那门户中走去。
而随着他的进入,越来越多的金甲天仙发现了他们,数队天仙架云而至,默契的组成战阵,凶神恶煞地向着陈安两人冲杀而来。
陈安瞥了他们一眼,发现人数其实并不多,也就七八百,相比场中百万的数量可谓是九牛一毛。但似乎是什么事情牵扯住了他们的心神,让他们只往中央处奔赴支援。
真正能顾及上陈安两人的金甲天仙实际上并没有多少。
但即便是面对这些金甲天仙,陈安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脑后照彻阴阳镜适时亮起,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魅王眷寵,刁妃難養
尽管这些碧落天仙看起来空有力量,比之中央界武道登天者少了一分灵动,正面战力看起来似乎也不是那么厉害,但架不住人多。
就算在中央界,这也是能横扫天下的力量,以力破巧都能把天尊级的人物杀的屁滚尿流,更何况洪荒大地施法艰难,数量真的可以引发质变。
七百八金甲天仙的冲锋,任谁都不敢小觑,陈安自然也不例外,就算他和这具躯体融合,短时间内拥有堪比大罗天尊的实力,也不敢说自己一定能战而胜之,因此,他毫不犹豫的就调动了照彻阴阳镜的力量。
照彻阴阳镜自脑后放出万千豪光,笼罩了一片区域,冲来的金甲天仙身形被定住了一瞬。但也仅仅只是一瞬,七八百金甲天仙本身的沉重,也能压死天尊,此时他们同时用力,又有四五位仙君居中策应很快就将这笼罩的结界强行破除。
只是当他们闯出后,再想去寻找陈安的身影时,却是失去了陈安的踪影。
领首的仙君面色一变,从袖中也撤出一面小镜,对着四周一照,奇异的是什么变化都没发生,镜中所照完全正常,就好像刚刚陈安闯入的情况是一场幻象。
冥門蜜愛:戀上奇幻貴公子 木棉朵朵
对此,他不敢怠慢,脸色更显凝重,连忙分出人手向中央处禀报,自己则带着人手再在门户周围一寸一寸的检查起来。
这个时候,谁都没有发现,两个金甲天仙渐渐脱离了自己的岗位,悄无声息地混入了往中央汇报的队伍之中。
老莫一边将自己的金甲头盔拉低,尽可能的遮掩自己的面容,一边颤巍巍地向陈安问道:“族,族长,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可怕的样子。”
禦君有術,重生嫡女不打折
他实力并不低,可近千的金甲天仙冲锋的姿态还是吓到他了,让他不自禁地回忆起了洪荒战场,不说肝胆俱裂,也是两股颤颤,实力十亭中直接去了九亭,若不是陈安将他拉走,很怀疑他会不会在金甲天仙的一次冲锋中直接陨落。
而在门户之中的宫殿群中,即便没有被人发现身份,若有若无的危险感觉还是时刻环绕着他。
这是属于他天赋神通的反馈,同时也能说明这里的危险程度,在他的记忆中,即便是羽华国的王族圣地,也不能给他这般可怕的感受。
陈安倒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尽管以他目前的实力并不怵刚刚那些金甲天仙,可也没必要在这里浪费力气,他来此的目的仅仅只是鉴证历史,顺便留下一些可供利用的伏笔,根本就没想过要与人拼命。
至于这门户之中的地方,却是已经不在洪荒之中了,尽管这里因为莫名的原因连接着洪荒伏波岛,但却是另外一个妙地。
所以当他听到老莫的询问后,不由笑了笑,就像是回到自己家似地为老莫指点道:“这里可是一处好地方,可不是平常人想来就来的,你看那里是磅礴大气的是朝会殿,威严肃穆的是凌虚殿,再后面是宝光殿……就连我们进来的那扇门户也是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
老莫下意识的回头往身后的门户看去,只见此处与那岛上所见迥然不同,竟是四根撑天石柱搭建的门户,可谓是气派无双,全然不同与方才的两扇破旧石门。
一块闪耀万丈毫光的金漆牌匾悬浮其间,奇异的从任何方向都能看清上面的三个金光大字。
老莫仔细一看,发现那竟然是先天灵文所书,他还认识,下意识的就在口中念了出来。
“南,天,门!”

5x22l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無量劫主-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神人之界分享-bjr0w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远处,陈安看着苏晗一刀惊鸿,将一尊乾元层次的家伙斩杀,嘴角不由牵了牵道:“尽管是一个连半残都算不上的乾元天,但他到底逆斩了乾元,以他的性格,估计够他臭屁好久的。”
陈安身后,尖脸鼠须的老莫看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不禁咽了咽口水。
那两人身上的气息都比他还要强大的多,可在“族长”手上却连一招都没走过。
不,别说是走过一招了,老莫都没看见自家族长出手,对面的两个家伙就已经倒下了,就好像是那些身体孱弱的弃族面对真正的神明一般。
“族,族长……”
老莫实在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不禁再次狠狠的咽了口口水,顺着自家族长的目光,看向山下正在苦战的一群人。
他一时惊异于苏晗的爆发,暂时忘记了自家族长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那个匠师竟然击杀了黑山。”
黑山盗在中土和东荒之间的这条道路上非常有名,几乎无人能治。
当然,这倒不是他们实力强悍,而是狡猾异常,一般情况下,实力强悍的人不屑于去管他,而其他人集众之力,又太容易打草惊蛇,让他们往黑山中一躲,几年都未必能够找到。
这还不比后世,修道者的算法,比卫星雷达还准确,先天神祇纵然实力强大,征伐万界都是等闲,但在其他的方面却有所不足,其中就包括星卜测算。
所以后来先天神祇们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种情况也造成了黑山盗在这一地的行径猖獗。
当然,黑山被人击杀,老莫倒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茫茫大荒,比黑山强的人多的是,人们只是逮不到他。
老莫当下之所以惊异,是因为击杀他的人,那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匠师。
飄邈神之旅
此时不比太古,先民行于大地,万族皆然,人神之间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大家可以愉快的生活在一起。
在太古纪元的洪荒大地上,生灵自蒙昧中觉醒,不存在唯心唯我的概念,面对恶劣的生存环境,就是先天神祇,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大家只知依偎在一起,互相取暖,根本没有上下尊卑的想法,或有强于他人者,呈一枝独秀,但所思所想也是为了自己的氏族,自己的同伴奉献。
期间甚或都没有先天神祇、太古魔头的概念。
直到很久,所有生存在洪荒大地上的生灵都秉持着这么一个观念。
所以在后世,很多考据的学者也并不拿神魔的称为来定义他们,统一都称之为太古先民。而所谓的先天神祇在那个时候仅仅只是先民中实力强大的英雄、领袖。
实际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也很简单,洪荒大地法则混淆,真意不明,神祇和普通人之间的实力差距不像现在这样大。
实力相差不大,自然就不可能出现那种横压一世的人物。
三眼鬼尊
在那个时代,甚或弑神之事都算不上偶然事件,尽管罕见,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也正是因为如此,神祇在普通族人心中只是聪明强大的英雄,人们把他们当做领袖敬仰,却不会当做神明崇拜。
可随着洪荒的破碎,各种各样的法则开始建立稳固,先天神祇之间的实力差距拉开,有了境界层次,有了位格。
强大者可飞天遁地,再造世界,弱小者只能缩于角落挣扎求存。
有了这种区别,神祇和普通人之间的地位开始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及至上古纪元中后期,神人的界限异常清晰,神灵的强大,足以让世人膜拜。
殘疾總裁不離婚
当然,有阶级就有反抗,到了太古纪元后期人皇横空出世,扫荡天下,就是在此历史背景下延续的传说。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现在连上古纪元初期都不到,正处在太古纪元和上古纪元交替之时。
这个时期,人神的界限还不明朗,甚至连巫妖的概念都没有成形,不过却已经有了氏族的比较。
上族和下族之间尽管不算阶级分明,却有着明显的实力差距对比。
上族者神通能士无数,占有富饶的土地,而下族之人力弱则只能依赖一些奇技淫巧生存,所以一般的职业者都出自下族,匠人自然也不列外。
總裁的掛牌正妻 孤印
在真正的强者面前,或者说,在这个时代的固有观念中,神通具足战天斗地者当为神明,弱者只能依靠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保命。
因此在老莫眼中匠师这些下族之人竟然可以击杀神通能士,自然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知道轩辕丘大比吗?”
老莫刚刚的那句话只是感慨,没有向陈安询问的意思,但却不想陈安冷不丁的问了这么一句。
看了一眼远方的匠师队伍,老莫自觉恍然,不禁解释道:“有熊一族在中土称霸一方,向来喜欢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我记得圣君还在的时候,那只是一个影响力不大的氏族聚会,最近却是越办越红火,不再局限于神通炫技,开始关注奇技妙术,往往连东荒北海的下族对这个聚会都是趋之若鹜。”
说道“奇技妙术”,老莫神态多有鄙夷,实际上在真正的上族多半是看不上所谓的“轩辕丘大比”的。
老莫能这么清楚,还是因为他其实并非上族出身,过去一直厮混在下族、弃族之中。只因被族长收留才加入了羽族,此时虽跟着族长被赶出,但说到下族之事,还是多有鄙夷。
殺手春秋 雲中嶽
陈安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面上完全看不出好恶,目光只是看着远处的匠师队伍,默默不语。
这让老莫很是疑惑,心道莫非族长和这些下族的人也有交情?不然为什么出手救下他们,要知道那两个让他都感觉心悸的强者若是出手,那个逆斩黑山的匠师就算是再强十倍,也绝对无力回天。
可让他奇怪的是直到那些匠师驱赶了剩下的黑山盗继续上路,他也没见族长上前与之攀谈,其只是静静地看着其驱赶走剩下的黑山盗,整肃行装,继续上路。
疑惑归疑惑,老莫倒是没有心思去管下族之人的事,他百无聊赖的收回目光。
篡天 我是魚所欲
可忽然之间他眼角余光似乎扫到了什么,有些惊悚的猛然扭头向地上看去,他明明记得方才两人是死在了自己的脚下,可现在再看却发现尸体竟然不见了。
难道有人趁着他们专注于那些匠师的时候,把尸体偷走了?
想到这,老莫不禁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口不择言的向陈安道:“族长,这,这……”
陈安没理会老莫的惊悚,甚至都没去看一眼那空旷的地面,反倒是一副早有所料的样子道:“他们并非是当前时空的人,死后失去法力的维持,自然是要回去的。”
老莫听的云里雾里,不解地问道:“当前时空是什么意思?怎么回去的?”
陈安收回目光看向老莫,笑了笑道:“现在和你解释不了,你以后会明白的。我们还是继续上路吧。”
这仅仅只是招呼一声,陈安根本没等老莫的回答,就脚步再起,继续向前走去。
见此,老莫也没有再多想,连忙跟上陈安的脚步。
他心思倒也简单,觉得既然族长说这是正常的,那就一定是正常的,因此很自然的就把这件事给放下了,只是没走几步,却又有些奇怪地道:“族长,这……这好像不是去轩辕丘的方向。”
陈安脚步不停,笑道:“我想要知道的一些事情已经知道了,现在已经没必要再去轩辕丘了。”
“不去轩辕丘?”老莫一脸茫然地道:“那我们现在去哪?”
“我也不知道。”陈安目视前方,面上有着笃定之色,却是给了老莫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只道:“往东走走,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老莫彻底晕了,十分不解地道:“不去南疆了?”
他完全搞不懂,明明是去祝融氏求救的,怎么现在倒像是个浪人一样四处游走。
尽管他们确实是被族人赶出来的,但在当下洪荒,血脉高贵者永远高贵,即便是没有祝融氏大祝祭的这层关系在,凭借羽族族长的身份,他们随便投靠一族也能得到上宾的供奉,绝对不会沦落为弃族或浪人,可现在是什么情况。
而且他还有些担心族长的伤。
羽人失去双翼就好像是常人失去双臂一样,就算不会致命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残废了,不趁着新伤还有接续的可能,赶紧去寻求祝融氏大祝祭的帮助,为什么要出去四处浪荡。
老莫有心想问,却怎么都问不出口。
一来,他自问不够聪明,想着或许族长自有深意;二来,自从那次变故之后,他总感觉族长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但具体的变化他说不出,只感觉每每望向族长背影的时候,有着难以言喻的惊悚。
这种感觉毫无来由,但对于本命天赋专精此道的老莫来说却又是那样的真实。
“老莫?”
就在老莫胡思乱想欲言又止的时候,族长又发话了。
“族长?”
陈安回头道:“我记得你没有名字对吧。”
老莫愕然的点了点头。
在洪荒,有名有姓的人不多,一般都是生活优渥的上族,下族和弃族之人与天争命,姓名什么的根本无所谓。
至于老莫这个称呼,也是族长这么喊,他就这么答应了,实际上他根本不觉得这是自己的名字。
陈安笑了笑道:“那我给你起一个吧,日后行走天下,没有名号可不行。”
此时洪荒根本没有什么名号一说,老莫也不觉得有个名字能怎样,闻言只是好奇地道:“族长要给我起个什么名?”
“你以后就叫孟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