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kq1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普渡笔趣-第770章 劫輪 (二合一章)閲讀-auyab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一个长相极美的男子,缓缓分开云烟,走了出来。
一袭白衣,三千青丝如雪飘舞,竟比周围的白云都要皎白。
这人大概可以算是上他所见过的人中,相貌最出众的一个。
这长相,快比得上佛爷我了……
虽然陈亦打死不愿承认,但对方那长相气度,却已经令他生起几分不爽。
男子看着陈亦,扫了一眼他座下白虎,便收回目光。
缓步走来,口中缓声说道:“能无声无息,来到本司主身前,你也确算个人物。”
陈亦收起对于竟然有人比自己都帅的几分不爽,笑道:“传闻,司守第九重云霄的,是九司之首,司灾仙官,是九司中最强的一位,”
“想来,施主便是那位劫轮天王了?”
劫轮天王如星辰般的双目中似乎永远都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闻言也没有任何异色,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是我。”
陈亦骑在嗷嗷嗷背上,单手竖起,笑意吟吟地点头作礼道:“小僧三藏,有礼了。”
“你很有意思,”
劫轮天王目中透出几分意兴,旋即又摇摇头:“本司主很不解,你并非愚人,却又为何会有如此愚行?”
“莫非你以为,下面那些人,靠着那些奇怪的物事,便能对付天帝?”
陈亦摇头一笑道:“不能。”
劫轮天王也不意外,反而点点头道:“原来如此,听闻你是那位地藏王佛的弟子,看来,确是那位让你来的了。”
这位相貌极美的天王露出一种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让陈亦隐约有种画风不对的感觉。
“让本司主来猜猜,那位阁下想必是要让你来为他探路,找出天帝破绽,”
劫轮天王一边叹息一边摇头:“只是那位阁下还是太过小看天帝,也太高看你了,”
“莫说试探天帝,便是本司主这关,你也过不去。”
“……”
陈亦脸皮微微抽动。
这就是传说中的强行加戏?
大哥,虽然你顶个超级爱豆的脸,但你还是个死跑龙套的,自己强行加戏会死得很惨的……
这位天王却没有强行加戏的自觉,正摩挲着下巴,煞有介事地继续做着分析。
究竟在分析着什么,陈亦也不知道。
“罢了,如此看来,你也终究只是个愚人,”
鐵血大 寂寞劍
“可惜了,本以为有这般相貌之人,不会是愚人,看来本司主终究是没有参透,”
“唉,现在看来,本司主看你也是面目可憎,实不堪与论,三界之大竟无一人能与本司主坐而论道……”
“……”
陈亦看着对方眼中隐去的笑意,转而透出的浓浓嫌弃和哀叹,额头青筋都冒了出来。
老子长相碍你事了?
还有你究竟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长相什么时候和脑子勾搭上了?
你是想坐而论道,还是想坐而论脸啊!?
这小子怕不是个神经病吧?
陈亦算是看出来了,这什么劫轮天王,就是个脑子瓦特的家伙。
白瞎了这长相!
陈亦懒得再听这家伙毁灭画风“分析”,张口道:“劫轮施主,不如,你炒了周紫薇那厮,跟小僧混怎么样?”
“……”
劫轮天王俊面一滞,“高速”转动的脑子差点没刹住车。
“你……说什么?”
一双星目圆睁,竟让陈亦还觉得有几分萌……
“周紫薇那厮,论长相,当然远远不如我,而且一天到晚都崩着张死人脸,看着都无趣,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忍受他千年万看的,”
“论势力,他也不如我,他的天兵虽众,却也不过是一群被剥夺了七情六欲的傀儡罢了,早晚玩完,”
“论实力……这大概是他唯一的优点了,但和我比嘛,也得打过才知道,”
“还有啊,你知道的,我的靠山很多很硬的,怎么样?”
陈亦有诱惑的语气,说着不要脸的话语。
“……”
劫轮天王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原来是个疯子。”
满脸的嫌弃和意兴阑珊。
“看在那位地藏王佛的份上,本司主不杀你,退去吧。”
在他淡然的语声中,陈亦感觉到了天地间某种炁机的流动。
他已经出手了。
但陈亦却没有看到任何异象出现。
先天之上的存在,举手投足,都可摧山断海,七等之上,更是可以摘星拿月,颠倒乾坤。
像劫轮天王这般存在,已经几近先天仙的顶峰。
若是出手,必然有天地异象伴随。
不说天塌地陷,也不该毫无动静。
事实上,陈亦已经知道了他到底做了什么。
不是没有异象,而是这异象十分不起眼。
陈亦的肉身,经过涅槃重生,早已成就万法心体,罗汉金身。
无垢无漏,智慧通明。
世间万法难沾,也俯拾皆可,
但是现在,这个万法不沾、无垢无漏的金身,却沾染上了污秽。
对于陈亦来说,这是比举手投足间,颠倒乾坤,移星换斗更可怕的手段。
在他的僧衣之下,原本光滑得连一个毛孔都看不到,洁净得如同无暇的白玉般的肌肤,此刻却蒙了尘。
尘埃片片,仅得肌肤晦暗。
甚至蔓延到了僧衣、袈裟上,出下了一片片污渍、霉斑。
渐渐变得腐朽。
要知道,他这袈裟可是西游世界唐皇所送的宝贝。
虽然品级不高,但其材质和加持的佛法,都令得这件袈裟非同一般。
他穿了这么久,从来没有染上过半点尘埃。
不仅如此,陈亦还感觉到体内生机在快速消逝,气力在减退,连腰背都有些不堪重负地微微躬起。
“咳、咳……”
他忽然感到喉咙有些发痒,难以自抑地发出两声咳嗽。
黃金王座
这对于陈亦来说,是极不可思议的。
污秽、疾病、衰老……
似乎在无声无息之间,缠上了他。
眼睛忽然又有此发痒,陈亦顶着无力的感觉,抬起手,在眼角抹了抹。
看着手指上抹下的一坨黏浊眼屎,嘴角微微一抽。
“想不到你不仅是脑袋不好使,手段也这么恶心人……”
通天之端
陈亦一张口,发现原本清亮的声音,变得沙哑无力。
重生熱血漸冷 三屆閑人
“天地改易,谓之大劫,我掌劫轮,成住坏空。”
劫轮天王满头白发飞舞,目如星晨,高远冰冷:“今日,非吾杀你,乃你命中之劫。”
“……”
陈亦现在很确实,这家伙就是脑子有病!
又中又二的那种病!
皱着眉,看着自己手上露出的肌肤,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污秽、黯淡,甚至如年迈老人一般的干枯、褶皱,还慢慢浮现出一块块暗斑,散发着隐隐的恶臭。
翻了个白眼,用沙哑无力,甚至已经变得苍老的声音道:“我曾闻人间有一法脉,名为无始劫气,不知你可知道?”
“无始者,亦无终,无始无终,方为轮,”
劫轮天王悠悠念道:“本司主倒是确曾在人间留下一丝劫轮之炁,如你所说,想必是人间还真有人参悟出了那一丝炁机,倒是令本司主颇为意外。”
陈亦叹道:“天地劫炁,成住坏空,往复为轮,无始无终,”
“如此天地源炁,能得其一,已是邀天之幸,一人之身,绝无第二之选,”
“换言之,这劫炁并非天帝赐与你的神司,”
陈亦颤巍巍地抬起已经变得皱巴巴,满是老人斑,再不见半点俊美,反令人望之生畏的脸:“你能参悟如此源炁,古往今来,先圣贤人,能与你相提并论者,也不过寥寥,”
“若说有朝一日,能得超脱者,你不说是那唯一一人,也必定是能与众仙圣者争锋的那一个,”
“又为何屈居于周紫薇之下,自断道途?”
“不如你过来帮我,我保你百年之内得大解脱,登临太乙,得享不朽,如何?”
“呵呵。”
陈亦说了一堆,在劫炁的侵袭下,腰都变得佝偻了,整个人就如同风烛残年了一般,阵阵恶臭发散,随时嗝屁的模样,劫轮天王却只简洁无比地还了他深得精髓的两个字。
陈亦很不开心:“你不信?我可是有大靠山的,还不止一个哦。”
“区区愚人,又岂能知天地浩瀚,天帝之伟?”
劫轮天王的不屑一顾之中,也带着一种近乎狂热的痴迷。
话音刚落,又忽然皱起眉头。
“唉……”
陈亦轻叹了一声:“你是不是在奇怪,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玩完?”
麻辣貪財妃:妖孽,死遠點
劫轮天王眉头皱得更深:“劫炁入体,内外俱衰,为何会如此……”
“炁,乃天地之源,大道之机,”
陈亦摇头道:“你的劫炁虽然玄奥莫测,神鬼难敌,可也仍是天地之炁,”
“你妄图以天地之炁,加天地以劫,和叫人自己拿刀捅死自己没什么区别,而且那把刀还是别人自己铸造的,天王真是好大的官威啊,”
陈亦啧啧称奇:“不得不说,劫轮天王,你的脑子确实不是那么好使啊。”
劫轮天王张口欲斥陈亦大言不惭,不识真妙,下一刻却已吞了回去。
因为他看到了陈亦已经佝偻的身子在缓缓站直。
身上的霉斑、污秽,在慢慢的褪去。
枯皱的肌肤,也在慢慢抚平,重新涣发如玉的光泽。
就像是时间逆流一般,一切污秽、疾病、苍老,都在慢慢地离他远去。
便是身上的袈裟僧衣,也变得光彩熠熠。
陈亦再次变回俊逸绝尘的模样。
劫轮天王的劫炁,没能在他身上留下一丝痕迹。
“你……你怎么做到的!?”
劫轮天王星目圆睁,满是不可置信。
跟你说了佛爷有很多靠山你不信。
陈亦暗自撇嘴。
佛门最厉害的手段是什么?
真以为就是大忽悠吗?
是降魔除妖,还是普度众生?
都不是。
其实就两个字,度厄!
度众生之厄,度己身之厄。
什么是厄?
天灾,人祸,疾病,生死……
一切灾劫困苦,都是厄。
无论是摩诃心经、地藏经、药师经,都有度厄之法。
尤其是摩诃心经与药师经。
虽说药师经他只是参悟了皮毛,但摩诃心经已经成就了观音法相。
仅凭四臂观音法相手中那颗摩尼宝珠,就能洁净世间一切污垢,驱除世间一切疾病灾劫。
劫轮天王的劫炁确实很强,如果只凭陈亦自身的能力,估计还真的会着了道。
却还无法抵挡摩尼宝珠的威力。
之前任由那劫炁侵入体内,虽是因其难防,又何尝不是陈亦仗着摩尼宝珠,有意为之?
因为他想偷师。
如今这劫炁在他眼中,已无秘密可言。
他可是还有个“如是我闻”的任务,解万种厄,识万种法,完成之日遥遥无期。
出乎意料的是,一个劫炁,直接给他增长了1000的识法进度。
类似的事情他不是没遇上过。
比如以前看过的某部武学的总纲,往往涵盖了不止一种法。
但像这次这样,一下增长1000种法的,还是第一次。
看来,剩下那几个仙官也不应该放过了呀……
“天王的劫炁对小僧无用,可还有别的手段?”
陈亦有些期待地看着对方。
劫轮天王面皮抽动。
别看刚刚没有动静,实际上他的劫炁一动,无论是人还是物,只要沾染上了,就只有破灭一途。
哪怕是整个天地……
只要他想,乾坤崩灭,改天换地,也只是一念之间。
陈亦摇摇头,可惜道:“罢了,既然没有,那小僧只好将你镇压,看你何时愿放下屠刀,皈依我佛,何时便是你的出头之日。”
这个劫轮天王虽然有点二,路子也走偏了点,但是这本事却不是假的。
这劫运之道,可以说是他见过最为奥妙玄奇,也最有前途的法门之一。
必须收了,不肯降,那就关到他降。
话音才落,已经一手探出。
“哼!区区武道,也敢与吾争锋!”
虽然吃了大瘪,劫轮天王的傲气依旧。
见陈亦拿手来抓自己,不由又气又不屑。
无形劫炁流动。
这一次,却不再是无声无息。
本是光明纯净的云霄天界,赫然像染上了一层污秽。
天空变得晦暗如同末日降临。
白云变成了粘稠腥臭的黑液流淌。
一条条狰狞可怖,令人作呕的恶兽,扭动着如蛇一般的身躯,从黑液之中钻出。
真以为劫轮之名仅止于此?
轮劫天王暗自冷笑。
“大胆妖僧!擅闯天庭,今日定要你于天规之下伏法!”
就在这时,一声威严大喝,一道仙光照落,如天威降临。
我的特警老婆 七品
远处,还有一异兽拉着青铜战车,沿途留下道道青焰,向这边奔来。
战车之上,正是那位伏魔天王。
还有一人,随仙光降临,无边威严随身。
“来得正好,小僧有一座佛刹宝寺,座下正好还缺几个打理之人,尔等三人,最适合不过!”
陈亦不惊反喜,两臂齐出,大手一张,竟同时向三人抓去。
“狂妄!”
三人自是大怒。
“够了……”

z0aij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普渡-第769章 裝完就跑相伴-7so3k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不仅是玉墟宫中,便是一重云霄之上,天人交战之处,数以千万计的人,都骤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心之重压。
而玉墟宫中,除了少数几位外,更是都全身毛孔一紧,寒毛一竖,全都噤苦寒蝉。
至于那些玩家,已经滚落桌案之下,瑟瑟发抖。
若非心志还算坚定,都想要立马“下线”逃离了。
陈亦微微一笑,一股祥和之气弥漫开来,倒将他们从这恐怖的无形气息中解救出来。
“此战,虽是天人之战,却只是人间与九霄金阙之战,元君是逍遥真仙,这玉墟仙宫也是三界净土,何必出头,枉增因果,又陡令这一方净土沾染污浊?”
紫虚元君只是安静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陈亦无奈摇头,正要说话,却忽然一顿。
抬头看了一眼,再垂首时,看着紫虚元君笑了笑:“元君既有心赐教,小僧自不敢推辞,”
说到这里,却又话锋一转:“不过小僧俗事缠身,却不能在此久留。”
“这位大师还真是有趣,到这玉墟宫上说了这许多话,如今却说俗事缠身,哈哈哈。”
有人言语暗讽其想找借口逃遁,众仙纷纷发出笑声。
原本众仙得闻其宣讲大法,各有所悟,又见其颠倒生死轮回的手段神通,知道这是个已达不可思议境界的大神通者。
不过也有人不愿相信。
毕竟在这里的人几乎都能看出,陈亦年岁最多不过数百年。
短短数百载,便是有天大的机缘,成仙已是不易,遑论能与元君这等存在相提并论的真仙?
而紫虚元君说其以幻法惑人的话语,也让这些人看到了底气,才敢出言讥讽。
毕竟老话说得好,装了比就想跑?哪有那么容易!
“哈哈哈哈!”
“一群无胆匪类!只敢躲在个娘儿们身后学狗吠,有胆量,便出来与某一战!”
众仙忽然听这和尚发出一声狂笑,都微微一滞。
兩趟足跡
实在是这口吻前后画风相差太大,一个虽故弄玄虚,却也是有道的高僧,一个却像是人间市井的泼皮莽汉,变化之快,实令人难以接受。
“怎么?一个个的都自称神仙,难不成全都是靠抱着娘儿们的脚舔才舔成仙的?”
这一句话,令得众仙更是错愕不已。
这和尚……莫不是失心疯了?
连吕纯阳和紫虚元君两眼都微微呆滞了一瞬。
很快众仙就反应过来。
这声音不大对啊?
便在这时,众仙见一尊魁梧的身影自陈亦身后转出。
“哈哈哈哈,一群无胆匪类!”
这是一个面貌十分丑陋的大汉,仰头一声大笑,便指着紫虚元君道:“那娘儿们,你不是要打架吗?某来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这不是……魔刀?”
玩家群中,林昊见到丑汉,有些愣然。
“你认识这大佬?”
王胖子两眼放光,他太崇拜这大佬了,居然敢调戏紫虚元君。
“有过一面之缘……”
林昊怕这个死胖子不知轻重地发疯,也没多说。
“身外化身?”
“天魔!”
在天魔化身出现时,两声惊咦分别从紫虚元君和吕纯阳口中发出。
紫虚元君眼神微凝,盯着天魔化身看了几息,才看出这丑汉与她的身外化身并不相同,才按下心中一丝波澜。
天罡
只因她的身外化身之法,是当年在道主座下,得其亲传。
除道主之外,便只有她一人使得。
青春變幻 郭曉真
若是这丑汉真是身外化身之法,那便说明,这和尚与道主有关联。
可惜……
紫虚元君上如闪过一丝失望。
当年,道主与佛主同去镇压域外天魔,再也未曾回返。
知道此事的人,都当道主、佛主已陨落。
她却不信。
只是以道主之能,若是刻意隐踪,她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找出来的。
深吸了一口气,重整心绪,眼中淡漠重复。
这时,吕纯阳已站起,一改往日随性,神情严肃地看着陈亦:“这位大师,你可知,此乃域外天魔?”
“域外天魔?!”
殿上群仙微微色变。
这个称呼对他们来说既陌生又恐惧。
陌生不是因为不知,而是因为从不敢提及。
这是三界之中的一个禁忌。
无人敢提,甚至不敢去想。
我不要當庫洛洛啦!
陈亦将众仙神情收入眼底,却只是微微一笑:“佛魔不过一念间,是佛是魔,又何必挂怀?”
吕纯阳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摇头道:“域外天魔,事关三界危亡,当年道、佛二主,也因天魔而匿,”
“若大师不能交代清楚这天魔来历,恐怕这殿上众仙,都不会坐视,便是贫道,也不能袖手了。”
殿上群仙,果如他所言,目光炯炯盯着陈亦。
陈亦只是摇头:“无妨,无妨,一个是打,两个是打,二三十个也是打,小僧一并接下就是。”
钟离权皱眉道:“小辈,你莫要自误。”
他之前因见核弹这种武器太过酷烈,对陈亦的态度十分不满。
此后又听他所述大法,又是大为改观,重起惜才之心,却不想他走错了路。
“唉……”
吕纯阳见此,叹了一口气,刚想说话,却听一声佛号传来。
“阿弥陀佛……”
一片金光闪耀。
玉墟宫中众仙齐齐抬头。
便见玉墟宫上空,不知何时,降下了一座四四方方,顶上如台,下方如锥的金山。
“极乐佛国?”
包括紫虚元君与吕纯阳在内,众仙神情都是一凝。
一道金光投下,如黄金阶梯一般。
一个双眼微合,透出死寂的比丘僧,身后跟随着一群白衣比丘,缓缓踏上金梯,从金山上走了下来。
吕纯阳摇头叹道:“阿阇黎尊者,你竟舍得佛国清净,也出来踏涉尘俗了。”
“不得圆满,不成正觉,哪里能得清净?”
头前的比丘僧淡淡说了一句,便不再理会吕纯阳,对殿中群仙也视如未见般,缓缓走到陈亦面前,极其郑重地合什作礼:“阿阇黎,拜见尊者。”
群仙俱是一惊,侧目不已。
这比丘僧用礼极重,隐有参拜之意。
“小僧三藏,见过尊者。”
陈亦对这些比丘的出现并不意外,但对他们的态度却意外得紧,这可不在他的剧本里。
在此之前,陈亦也知晓九霄之上还有个极乐佛国。
但这个佛国几乎只存在于寥寥无几的传说中,比吕纯阳和紫虚元君都要低调宅家。
至少吕纯阳还在人间留下过许多风流韵事。
紫虚元君也常以化身行走人间。
而这个阿阇黎,人间却从不曾有其名流传。
但如今看到,陈亦才知此人不简单。
这是他第一个见到的,除他之外的罗汉。
只不过,这阿阇黎的罗汉境界有点奇怪,很虚,貌似比他的水分都大。
阿阇黎十分庄重地对陈亦行过礼后,并没有多说的意思,直接看向吕纯阳,面无表情道:“东华仙君,阿阇黎愿领教仙君纯阳大法。”
他身后一众比丘僧合什齐声道:“我等愿领教众仙大法。”
殿上群仙顿时惊愣无比。
吕纯阳一阵默然后,开口道:“阿阇黎尊者,这位大师,可与佛国有渊源?”
群仙这才惊疑稍解。
是了,若不是渊源极深,这一向不理会三界之事的极乐佛国,又怎会举山降临,为他撑腰?
阿阇黎尊者摇头:“并无渊源。”
“既无渊源,尊者为何如此?”
吕纯阳不解道:“尊者莫非不知,域外天魔,事关重大,便是佛主也是因天魔寂灭?”
阿阇黎尊者似乎极不爱说话,也不愿与吕纯阳理论,直接合什道:“从今日起,三藏尊者,便是极乐佛国之主。”
吕纯阳一惊:“尊者!”
见阿阇黎尊者神情死寂依旧,不露一丝波动,便知其心意如铁,绝非戏言,也无更改。
便叹了一声:“既如此,贫道也只好领教尊者大日禅法了。”
阿阇黎尊者两眼微合,算是默认。
“呵呵呵,”
这时,陈亦轻笑一声:“尊者相助之情,小僧铭记在心,既如此,小僧先行告退,诸位请自便吧,哈哈。”
“……”
殿上群仙一阵无言的鄙视。
这小子怎的如此无耻?
别人前脚来给你挡灾,你后脚就撇下别人要走,还真不嫌自己脸大?
群仙虽有不耻,但在佛国众比丘的注视下,却也无法拦阻。
极乐佛国之名虽然不显于三界,但天上众仙都知道,天上除了天帝外,这位阿阇黎尊者不弱于紫虚元君与吕纯阳两位仙君。
佛国之中众比丘也不比玉墟群仙稍弱。
如今在这玉墟宫中,也只有紫虚元君出手,方能拦下这个无耻的家伙。
众仙向紫虚元君看去,却见她正一言不发地望着前方,神情失了几分淡漠,多了几分凝重。
在她对面,正是那个被吕纯阳呼为域外天魔的丑汉。
陈亦扫了一眼殿中对峙的众仙,也不作理会,展颜一笑,竟真就此转身离去。
“不是吧……大佬真的就这么走了?”
“我觉得吧……大佬是真的有点那啥……”
聘則為妻奔為妾 錦瑟華箏
“那啥?你敢不敢说清楚?”
“不敢!”
玩家们在剑拔弩张的玉墟宫中待得十分难受,有心想跟在陈亦后面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捡。
只是陈亦一转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便是殿中群仙有人不顾佛国比丘的盯视,想要拦阻,也根本找不着人,何况他们?
只能一起缩在角落里,一边无助地瑟瑟发抖,一边吐着槽。
不说殿中的对峙。
陈亦十分干脆地离开玉墟宫,只留下天魔化身。
仅仅只是因为对会紫虚元君,有天魔化身就足够了。
天魔化身虽然境界不及那婆娘,但有阿难破戒刀意在,若是将天魔化身逼急了,不顾一切,别说紫虚那婆娘,再加上吕纯阳,恐怕也要饮恨刀下。
陈亦只希望他们不要太头铁,毕竟若是损失了天魔化身,他也会很心疼的。
出了玉墟仙宫,陈亦骑上白虎嗷嗷嗷,踏凌在如山丘巍峨起伏的云霄之中,望了一眼下方那只双翅大展,绵延无边际的大岛,啧啧称奇。
真是一只神鸟啊。
偵探工作室 劍前琰開
可惜了,已经半死不活。
也不知道那位道主到底是什么来历?
摇了摇头,嗷嗷嗷撒开四足。
没有多久,便来到天门所在的一重云霄。
天帝所在的九霄金阙,与玉墟仙宫虽同处九霄之上,却有所不同。
想要到达那里,必须经过天门,通过九重云霄。
此时天门之前,已经无人。
先前天魔化身出现,与紫虚元君对峙之时。
一重云霄中战况已明。
天界无分昼夜,不记年月。
也不知用了多久,总归不是太长时间,胜负已分。
联军虽未胜,但天兵损耗极巨。
在四方天门神将分别被雄霸与断浪以重伤的代价,击杀一人,重伤三人。
剩下三位天门神将,便有了退却之心。
在其等号令下,已损耗大半的天兵且战且退。
联军大喜,也没有想着赶尽杀绝,任其退入天门。
毕竟剩下的天兵数量仍然不少。
联军若想全胜,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小,更何况要防备对方临死反扑。
这不过是一重云霄,连正门都未真正进入,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恶仗要打。
联军在天兵退却之后,就杀进了天门中。
幽冥十帝中的几个,也在其后,带令幽冥阴军杀入。
不久之前,惨烈无比的天人之战,并没能给这里留下半点痕迹。
在他们离去不久,一切痕迹都消弭在滚滚云烟之中。
这里,仍是无暇的云霄仙境。
除了……四座被轰得残破的天门。
嗷嗷嗷驮着陈亦,直接钻进了其中一座。
天门之后,仍是白茫茫一片云烟。
景致与一重云霄并无区别。
只是多了许多绵延的宫殿。
九重云霄,共有十方天宫,分四方、四维、下上。
一重云霄,天门为下。
四方、四维天宫分别位于上方八重云霄。
九重云霄之上,便是天帝的金阙。
陈亦一进入天门,便听闻到了能震动天地的厮杀之声。
舰炮轰鸣,仙兵法宝辉耀,间杂着属于玩家的种种千奇百怪的武器。
攻破第二重云霄的战争早已展开。
陈亦并没有打算插手其中的战争。
他也不能插手,否则这仗也不必打了。
绕过弥天的战场,循得气息,找到了一座宫殿中的一个门户。
記憶蒼穹
门户之前,有一位神将闭目静立。
想来,这就是把守二重云霄门户的九司仙官之一,司水仙官,涤厄真君。
在这位仙官还没有任何反应前,陈亦已经一指点出。
涤厄真君微闭的眼皮微微一动,陷入了一瞬间的恍惚。
再睁眼时,露出几分疑惑,却又不得其解。
而此时的陈亦,早已经进入门户之中。
途经几重云霄,陈亦都是故技重施,在所有人都一无所觉中,顺利抵达了第九重云霄。
无往不利的招数,却在这里吃了憋。
门户就在眼前,陈亦却无法再踏前一步,因为他被人挡住了……

2jya1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普渡-第758章 大蛇 (二合一章)展示-45msn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苏州府衙。
“大人!我……小民所言,句句属实啊!”
王梓萌胖胖的身子站在堂下,撅着个肥硕的屁股,对着堂上的知府,满脸谄笑,殷切地说道。
知府手抚长须:“你击鼓所为,便是要与本官说这些?”
玫瑰短篇同人集
王胖子急道:“对啊!事关苏州府,甚至江南一道的安危,还请大人早做准备!”
他自以为说得已经够严重,但知府确仍然无动于衷,淡然道:“你且莫急,本官还没有问你,你是何人?”
“呃……”
王胖子挠挠头:“小民是、是异域之人,这是小民的路引。”
“异域?”
衙役呈上胖子递出的路引,知府拿在手里看了看,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
异域之人,他倒不陌生。
朝廷早有文书通告,令天下各道州县对于近来涌入的怪人不必惊慌。
只要这些人遵守法纪,便不作理会。
也有提醒,这些所谓的异域之人,形形色色,好坏难分,居心难测。
所以知府知道此人是异域来人,心中就起了提防。
对于这胖子所说的事,却也不是很放在心上。
不谈其言真收难辨,就算是真,如今大唐各地皆有强军镇压,且有万佛罗天法界庇护。
便是真有妖人胆敢兴风作浪,也不可能掀得起什么大浪,根本不足惧。
思虑间,便有了决断,一拍惊堂木:“莫要胡言乱语!”
“人皇圣恩,允你等异域之人入我大唐,该当安分守己才是,百姓民生,自有本官计较,却非尔等所虑,尔等休要妄论国事。”
王胖子一急:“大人……!”
“啪!”
知府微怒:“来人,送他出去。”
“再要造谣生事,小心本官将你拿下下狱,定一个居心叵测,祸乱民生之罪!”
没多久,王胖子便被人架着扔出了府衙。
“草!”
王胖子站起来,捂着摔得生疼的肥臀,口吐芬芳。
恨恨地看了府衙一眼,唤出联络界面,在里面说了一句:“没辙了,这苏州知府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油盐不进,而且知道我来历后就变脸了。”
“看来我猜得没错,”
王艳在联络界面中回道:“大唐对于这次进来的玩家早就有防备,我们想要从官府方面借力,是不可能的了。”
“不是,我就不明白了,这不也是他们自己的事吗?”
王胖子抱怨地回道:“真让白蛇淹了苏州,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王艳道:“也许大唐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手段,这些日子,我发现大唐各地都驻扎了重兵,而且还有一个叫观天院的机构,遍布大唐境内,一般的角色,想要在唐境之中搞事,确实不大可能。”
李大雄道:“咱们这次面对的可不是什么小角色。”
蜜愛豪門:冷情總裁美鋤娘 冷小萌
“用得着你说?……等等!”
王艳声音一顿,过了一会儿才急声道:“白蛇青蛇来了!”
李大雄也说道:“我也收到了,该死,怎么这么快!没功夫再管别的了,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钱多多!立刻让人动手!”
“祝宗主,许教主,有劳二位增派人手,加快速度,尽快将罗刹江沿岸的居民转移到周边最近的山头!”
“其他人,马上到金山寺集合!”
王艳在联络界面中疾声道。
虽然从几天前他们就在朝廷这项工作。
不过沿岸居民颇多,而且他们也不是官府,很难得到百姓信任。
若不是施以重利相诱,根本不可能说得动那百姓。
在这期间,一直相要寻找到白蛇踪迹,没想到一点消息都还没找到,看样子“水漫金山”的剧情就要上演了。
目前为止,他们除了依靠众多的人手,和庞大的财力来转移居民这种笨办法外,也根本没有其他办法能阻止。
就算是这种笨办法,能用得出来,也要感谢王艳本身在现世的身世不一般。
她作为现世大华南天集团的二小姐,财力之雄厚,远超一般人的想象。
而且钱多多这个三钱集团继承人,也是她的发小,早就被她拉进了组织里。
金山寺。
法海端坐禅房,口诵经文。
在他身前,是一身僧袍的许仙。
听到外面的呼叫,法海停下诵念经文,凌厉英气的双眉一皱。
陈亦离开时,并没有直接抽身了事,不仅给他留下了一些极高明的武道法门和神通,以他的身份经历的一部分记忆也都给他留下。
天下第一 天雷豬
所以法海对外面的两条蛇妖并不陌生,不至于被人打上门来还一脸懵比。
不过他对自己这段时日的“空白经历”已经懵了很长时间。
那个无声无息占据了他身躯的存在,手段之诡异玄奇,令他心中无比惊惧。
甚至他都不敢去“看”留在自己脑海里的那些武道神通和佛门妙法,哪怕这些神通妙法每一个都玄妙无比,常人得到其中之一,便能纵横天下。
而法海只想着如何将这些东西清除出去。
試婚女王 喬可嵐
至于外面那两只蛇妖,他只当是那个神秘人招来的麻烦事。
不过虽不是他自己招的事,但对方是妖却是实情。
不仅是妖,还胆敢蛊惑生人,与人结合。
人妖殊途,此乃天地定数,岂容小小蛇妖祸乱?
所以法海对于被扣在寺中的许仙,倒也没有放出去。
反而做得比陈亦还绝。
陈亦只是令他自己每日诵念经文,法海却是亲自以佛门棒喝之法,为他诵念经文,以梵音经声强行令许仙清除杂念。
简单地说,就是洗脑。
“法海!”
“你不敢出来吗?”
小青那嚣张的声音不断传来,扰得法海心中烦闷异常。
“小青!”
“娘子!”
许仙站起来,满脸惊喜和焦急掺杂。
“过了这许多时日,读了这许多经书,你难道还不能看破?”
法海淡声道:“贫僧早与你说过,你那夫人,乃是蛇妖化形。”
许仙只是摇头。
因为他知道自己辩不过对方,把人激怒了,到时受苦的还是自己。
“哼!”
法海见得他神情,知道自己多日来的苦功怕已是化作了徒劳,不由心中恚怒。
振衣而起,袍袖一拂,便从禅房中消失,出现在金山寺前。
“大胆妖孽!”
“上次念你二人尚有几分良知,治水除疫,广积功德,才不与你等计较妖惑凡人之行,放你等离去,如今怎还敢出现在贫僧面前!”
法海厉声喝道。
重生之嫡長女 夏日粉末
之前虽不是他“自己”所为,此时却并未否认。
因为毫无意义。
其间因果,只能由他自己去担。
他撇不掉,也不敢撇。
“法海!”
小青叉腰骂道:“妖又如何?妖吃你家大米睡你家床了吗?我们是妖,可我们从来没有害过人命!”
“反倒是你这秃驴,自以为仗着法力无边,便拆散人家恩爱夫妻,强拘无辜之人!”
“我姐姐和许相公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被她厉色叫骂,法海反而不显怒意,合什淡然道:“人妖殊途,天地定数,你与人结合,便是不该,贫僧不收了你,便已是慈悲。”
“法海,”
一直沉默的白素贞开口道:“今日我不与你辩,谁是谁非,自有公道在,”
“我只问你,如何才肯将我家官人放出来?”
法海淡然道:“贫僧并未扣押许施主,许施主与佛有缘,留他于寺中,也是缘法所至,只盼他能早日堪破迷情,不为色相所惑,走上正道。”
“这么说来,你是断然不肯放了?”
“阿弥陀佛”
法海只是摇头:“许施主自有缘法命数,断不容你这蛇妖迷惑。”
“好,那便怪不得我了,”
白素贞面现绝决,隐隐还有着几分凄然:“今日种种,全是你法海逼迫,来日便有无边孽业,也当有你法海一份,”
“你自诩慈悲度世,便要看看你是否真的可以枉顾千万生灵性命,”
“否则,你想成佛做祖,也要先看你如何脱去这无边恶业。”
法海见她神色古怪,突起几分不祥之感,不由皱眉道:“妖孽,你待如何?”
“……”
白素贞尚未言语,便听远处忽地传来几声疾呼。
“慢!”
“几位且慢!”
几道人影飘忽闪烁,由远及近,十分迅捷。
这等身法,在凡俗之中已经是高明无比,但在法海和白素贞眼里,却连雕虫小技也算不上。
“嗯?”
法海一看,发现是几个凡人,哪怕几人都是世间少有的武道高手,但在他眼里,确实也与凡人无异。
随手便是僧袍一挥,王艳、李大雄等人就毫无抵抗力地远远飞了出去。
落在十数里之外的一个树林子里,王艳几人顾不上心中震惊,相视苦笑。
李大雄叹了一口气:“等级相差太大了,咱们连在他们面前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许开山站在旁边,从来没有消失过的自信笑意此时已经无法再维持,满脸不可思议:“这便是仙人之力?”
面对天下男子也不曾稍弱半分的阴后祝玉妍,此时也是难掩失落:“我等便是将武功练得再高,在此等伟力之下,又有何用?”
他二人是刚刚从双龙世界出来不久,是第一次来到别的世界。
这第一次就是跑到这种仙神横行的世界中,冲击之大,可想而知。
王艳见二人仓皇神色,心道不妙,赶忙道:“二位不必如此,仙人之力,移山倒海,摘星拿月,确实非凡俗可比,”
“而且那和尚名叫法海,别看他还不是仙人,其实比一般仙人都要强,”
“但我们武修一道,却也不弱仙道半分。”
李大雄知道自己刚才说错了话,这还没开始,自己这边两个主力已经丧失了斗志,那还怎么搞?
急忙安慰道:“不错!二位有所不知,仙道一途,虽有种种神妙,但武道一途,非但不弱,甚至多有胜出之处,”
“如今小须弥之中,最顶尖的那几位,大半都是修炼的武道。”
王艳接口道:“二位,小须弥中,有九大诸天界,诸天界中,高手无数,诸天界主,更是个个屹立绝巅,”
“相传,最弱的一位,乃是天上界主雄霸,一身神功绝顶,也是骇人听闻,自创三分神罡,能呼吸风云,摆弄乾坤,”
“举手投足之间,更能令天地色变,霜陨天降,毁天灭地,不在话下。”
“还有月神界邀月宫主,以一身明玉神功成就先天,身如明玉,能长春不老,更是夺天地造化,取日月精华,运使之时,圆转通明,真气永无衰竭之时,”
“邀月宫主曾以此神功,强行吞下明月星辰,以身化明月,成就先天大道,此所谓天地如珍,日月照我,天地日月,都可予取予求,滋养自身,霸绝天下!”
二人听得心襟神摇,眼中仿佛已见到她口中所说的绝世之姿。
祝玉妍心中一动:“那邀月宫主是女流之辈?”
王艳心中暗笑,说道:“正是。”
“她可是此间最强?”
“这……”
王艳犹豫了一下,正色道:“并不是,传说,小须弥为人所知的几位大人物中,最强的一位,乃是小雷音寺之主。”
许开山讶道:“小雷音寺之主?是佛门中人?”
李大雄摇摇头,接过话头:“不是佛门中人,那位,根本就是在世神佛。”
二人悚然之中,也有几分怀疑不信。
祝玉妍没有掩饰心中之疑:“难不成那人还是真佛降世?”
李大雄耸肩道:“是不是真佛不知道,但想来,就算是有真佛,也未必能与那位相比。”
王艳在一旁查颜观色,见二人疑虑未消,不由正色提醒道:“不论如何,二位还需谨记,小须弥中,这几位大人物是万万惹不得的,便是名讳也不可轻易提及,”
“虽然不大可能,但二位若真遇上那位小雷音寺之主,也万万不可无礼。”
二人相视一眼,心中虽不知作何想法,面上还是点头道:“多谢提醒。”
许开山又多问了一句:“不知那位小雷音寺之主名讳……?”
王艳摇头道:“很少有人知道,人人都只以佛爷、圣僧相称。”
说着,她心中也想起了当初所见,那如神话复苏般的画卷,那尊如星辰般的四臂观音像,仍旧铭刻在心中,震撼着她的灵魂。
不仅是她,所有见过的人,恐怕都不可能忘却。
“法海!”
“是你逼我的!”
“便有无边恶业,你也难逃!”
就在几人说话间,一个响彻天地的声音,震得众人耳中生疼。
众人只觉头顶一黑。
“这……!”
帝國蒼穹
众人抬头,瞬间便陷入呆滞。
天空已经被一个庞然大物遮挡了一大半。
那是一条大得无法形容,同样,也美得无法形容的蛇!
一条通体洁白,周身鳞片如同无暇白玉雕琢而成的大蛇。
头尾之上,还有着一根根细长的天青色如宝玉雕琢的翎羽。
一双蛇瞳,比晴空碧海都要清澈湛然,天地都在其中映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