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q8qq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獵天爭鋒-第628章訪客(求訂閱)展示-qaofo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商夏从学院出来一路回到商家,早已得到消息的商渐、商溪、商洋、商泉、商泰等家族有头有脸的人物便已经迎了出来。
商夏连忙告罪道:“怎敢劳烦诸位叔伯亲自相迎,侄儿愧不敢当!”
然后商夏又看向九叔商洋,道:“九叔修为更进一步,可喜可贺!”
商洋尴尬一笑,道:“六侄儿莫要取笑,你九叔我自家晓得自家事儿,我在武道一途上怕是不成了,日后只希望你能提点一下你那两个不成器的堂兄弟,九叔我就感激不尽啦!”
商夏笑道:“都是自家人,哪里还用得着谢不谢的?”
商溪则调侃道:“你九叔年纪不大,说话却这般老气横秋,小夏,他这是在怕你记仇呐!”
“哪里的话,哪里的话!”
商洋连忙摆手,佯装害怕,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众人从商府大门一路说笑来到后院,后面还有一大堆家族的后辈子弟,以及旁支族人跟随。
尤其是与商夏同辈的几个堂兄堂姐堂弟堂妹,望着前面与他们的父辈有说有笑的商夏,心中各自五味陈杂。
一种族人寒暄过后,约定晚上设宴再热闹一番,这才纷纷散去,而商泉和商泰二人则借故留了下来。
“符堂的制符大匠任欢任先生,还有一位任百年任先生上门拜访,如今二人都在偏厅等候。”
商泉向商夏说道。
“哦?”
商夏连忙起身,笑道:“快请,快请!”
任欢和任百年二人被请到正厅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商夏亲自出来相迎。
一行人落座奉茶,任欢便直接笑道:“原在你回来的第一天我便得了消息准备上门拜访,却不曾想你居然当日就在符堂开了法会,宣讲制符之道,而且这一讲就是五天,好大的场面。你却不知便因为我与你有些交情,那几日不知有多少人寻到我的门路,想要让我带着他们进入符堂听讲。”
说到这里,任欢又看向了在一旁作陪的商泉和商泰二人,笑问道:“想来二位受到的骚扰比我更甚吧?”
商泉、商泰二人闻言陪着大笑,不过却是面带得色。
那几日商夏作为大符师在学院符堂宣讲制符之道,的确是令整个商氏家族商夏与有荣焉。
商夏却不欲再在这件事情上多讲,众人笑过之后,他才看向任欢道:“任兄如今也进阶四重天了!”
任欢“嘿嘿”一笑,道:“这还是托你的福,这两年两界战域中的异兽频繁异动,学院有目的的组织进行猎杀,我因为懂得制作四阶武符而特意被符堂推荐参与行动,总算有机会得到天地灵煞奖赏,侥幸进阶四重天成功。”
藍花楹守護天使
商夏笑道:“这也是任兄自身修为到了,早有准备的缘故。”
因为蛮裕洲陆之事,通幽学院近乎孤注一掷般,抽调了大部分四阶武者前往域外,致使学院在幽州以及两界战域的守备空虚。
千金難嫁
为了填补高层战力的缺失,这两三年来,学院加大了四阶武者的培养力度。
我就是妖怪
而有组织的猎杀两界战域中的四阶异兽,便是为了夺取这些异兽身上的天地灵煞。
任欢便是趁着这个机会,一举拿到了进阶四重天的资格,并最终进阶成功。
任欢“哈哈”一笑,道:“今日前来除了恭贺你从域外返归之外,还有一件事情却是来找你帮忙的。”
说罢,任欢直接从袖口当中取出一只封灵盒,道:“这是我平日里制符积攒下来的三张四阶符纸,均为异兽皮所制,按照大符师的规矩,向你求取一张四阶成符。”
國王萬歲
商夏一怔,迟疑道:“任兄,不必如此……”
任欢如今已经是四重天武者,在学院的地位也已经位列中上,自然有资格知晓一些事情。
同时任欢早在两年多之前,便已经知晓商夏在制作四阶武符上的成符率,早已大大超出了三成这个基准线。
孤寒禦醫的藥單 佚名
如今两年多的时间过去,商夏修为暴增,其制符术定然也只会越发的精湛。
他此番送上三张四阶符纸,名义上说是向商夏求符,实则却是为了给他送去三次制作四阶武符的机会。
况且“三纸成一符”乃是大符师对外的规矩,以任欢与商夏之间的交情,自然不可能按照这个规矩办事。
不料任欢却伸手止住了商夏嘴边的话,道:“商兄,一切待你此番事成之后,咱们再论其他,如今你万万不可与我客气!况且,我也是真的想要同你求符来着。“
商夏略一沉吟便笑道:“那好,我便不与任兄客气!任兄且说一说,想要一张什么符?”
任欢对此也早有计较,当即道:“我新晋四重天,自身也不善厮杀争斗,自然需要一张威力可观的武符,嗯,此符一经激发声势一定要大,攻击的范围也要广……”
说到这里,任欢有些不大好意思道:“商兄,我这要求是不是太过苛刻了些?”
商夏笑道:“无妨,我这里正巧有一道‘元煞引雷符’符合你所需!”
“元煞引雷符”,无论是从其制作难度,还是从其威力上来讲,在商夏所掌握的十余道四阶武符当中都名列前茅。
任欢喜道:“那就麻烦商兄了!”
任欢此行目的已经达到,寒暄片刻之后便告辞离开。
这个时候,商夏才看向一直端坐在下首不曾开口的任百年,笑道:“怠慢任前辈了,这些时日不知前辈已经将族人安顿妥当?来这苍宇界是否还能适应?”
任百年在目睹商博进阶五重天成功,再加上来到苍宇界这些时日的耳濡目染之后,在面对商夏的时候却是显得越发的恭敬了,他甚至有些羡慕那位刚刚离开之人与商夏之间的交情。
听得商夏询问,任百年连忙道:“小友言重了,老朽愧不敢当!此番任某阖家能来上界定局,便是天大的造化!这里天地元气充沛,各类修行资源之丰富,早已令我任氏上下眼花缭乱,哪里还有什么不适应?只恨来得太晚!”
商夏闻言大笑道:“前辈适应就好!前几日晚辈还在学院当中看到了任氏子弟和蛮裕少年也有入学院外舍者,这却是极好的。”
说到这里,商夏忽然想到了什么,遂开口问道:“对了,前辈族人如今在哪里居住?可有需要商家相助之处?”
任百年连忙道:“有劳小友挂心,有学院出面安排,任氏如今与一部分本域之人暂时在城外三十里处聚村而居,一应房屋器具田土都已支应妥当,出入通幽城也很方便。”
商夏点了点头,道:“那就好!不知前辈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任百年笑道:“一来自然是要拜访小友,谢过小友这一路以来的照应,二来则是为了此笔!”
说着,任百年将一只长条状的盒子从袖口取出并打开,一只笔杆呈现出白玉光泽的符笔正躺在盒中。
商夏有些惊喜的站起身来,道:“前辈已经将白骨符笔修复了吗?”
任百年微笑道:“幸未辱命!”
商夏脸上喜色更甚,直接伸手将白骨符笔取出,体内一点煞元流动注入符笔之中,顿时便有一种如臂使指的感觉生出。
商夏可是记得,在白骨符笔修复之前,其勉强只能当做一支中品符笔使用,且使用过程当中消耗的煞元却不比上品符笔差多少。
如今这支符笔拿在手中,尽管商夏还不曾亲自制符,但却已经能够断定这支符笔的品质不在符堂收藏的那支上品紫竹笔之下!
“好,好,太好了!”
商夏是真的非常高兴,对任百年道:“前辈就凭这一手修补利器的技艺,便足以令通幽城诸多拥有上等兵器的武者趋之若鹜!”
苍宇界的资源丰沛虽远在蛮裕洲陆之上,但能够拥有入了品阶器具的武者仍旧只占少数。
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武者对于手中的利器都是呵护备至,然则这一类器具本就多用于争斗厮杀,破损消耗本就是不可避免之事,却又难以付出代价换取崭新之物,那么对趁手兵器器具修修补补自然才是常态。
任百年笑道:“老夫也正欲在城中租占一地,既为家族开辟一些进项,也为加快融入此界此地,只是苦于没有门路,此番上门也是厚颜相求而来。”
商夏“哦”的一声,转头看向一旁的商泉、商泰。
商泰开口笑道:“此事不难,商家在城南街口便有一处店铺,面积不小,租金也便宜,任老前辈可派遣家族子弟前去一观,看是否合用。”
“合用,定然合用!”
任百年连忙道:“能在城中有一处落足之地便足矣!家族之中正巧有两个晚辈,手艺虽不及老夫,但修复低阶器具物品倒也熟练,可派遣二人常驻。”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隨波逐流
商夏见得此事已然无碍,遂问道:“前辈接下来是何打算?学院对此可有安排?”
不等任百年回答,一旁的商泉便笑着插话道:“小夏可能还不知道吧,任老前辈如今已经加入了器堂,同时还在教谕司兼任上舍副教谕。”
“哦?”
商夏闻言笑道:“那可要恭喜前辈了!”
燕素娥要在通幽学院担任教谕司的三舍副总教谕,名义上算是祖父商博的副手;如今任百年也要在教谕司担任上舍副教谕,算是柳青蓝的副手。
这二人无论是修为实力,还是身份地位,通幽学院都已经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在任百年告辞离开之后,商泉忽然向商夏禀报道:“三日之前,姬毓和刘知道同时上门拜访,并各自留下了一份重礼,说是赠送给你的,我等正不知该如何处置,五叔却叫人传话来说尽管收下便是。”

ps5d9好看的都市异能 《獵天爭鋒》-第627章意外之喜讀書-eia44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商夏前来阵堂向楚嘉请教有关“五行玉”的事情,倒也不是一时间心血来潮。
他也曾在天外穹庐向寇冲雪、商博等人请教关于“五行玉”的事情,毫无意外的得到了否定的答复。
无论是寇冲雪还是商博,都不曾见到过能够将不同本源属性融为一体的灵物,就更不用特指金、木、水、火、土五种本源属性的灵物了。
只是没有了作为使药的“五行玉”,商夏的进阶药剂势必不能调合五行平衡,自然也就没有办法进阶五行境五重天。
通幽学院当中,论及见多识广,一是藏经阁藏有大量文献图册,二则在世情司,其三便可能要属阵堂了。
阵师在布置阵法的过程当中,往往需要的布阵之物千奇百怪,因此,每一位阵师都称得上是一位博物者。
作为阵堂唯一的大阵师,楚嘉的博闻强识自然也是所有阵师当中的佼佼者。
首席一見很傾心 陌濯蝶
听得商夏尽可能的将“五行玉”可能拥有的属性、特质描述出来之后,楚嘉“咯咯”笑道:“还真有!”
商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说实话,商夏此番造访楚嘉,原也不过是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纯粹是不愿错过任何机会罢了,根本就没指望着能在阵堂这里找到答案,最多也不过是请求他们帮助自己留意类似之物。
商夏原本待离开阵堂之后,便去拜访张好古,拜托他在藏经阁查找有关“五行玉”的记载。
然后再去世情司,同样拜托他们能够在苍宇界为自己留意类似灵物的消息。
可商夏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这里刚刚说完,楚嘉那里居然就给了他肯定的答复。
商夏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以至于他有些不大确信道:“先生,请问您刚刚说什么?”
见得商夏急切的表情,楚嘉笑的越发的恣意,道:“我说,还真有!”
商夏犹自瞠目结舌,但闪烁的目光却似乎有些不大相信。
楚嘉一眼便看出商夏心中所想,顿时语气一沉,道:“怎么,你不信?”
商夏闻言如梦初醒,连忙恭敬揖首道:“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嗯,孺子可教也!”
楚嘉似乎很享受商夏在她面前恭敬的模样,然后才收敛了脸上的戏谑,正色道:“你想要的若是天生蕴育的灵物,那所谓的‘五行玉’或许有,但我还真没有见过……”
楚嘉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片刻,见得商夏脸色难看,这才笑道:“不过你若不纠结于天生天养之物,我倒是能给你做一个出来!”
楚嘉的话音刚落,便见得商夏整个人已经陷入了呆愣当中。
商夏这个时候已经意识到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误区,四方碑虽然给出了进阶配方的使药用的乃是“五行玉”,却似乎并未强调此物必须是天生蕴育而成的灵物。
“五行玉”在进阶配方当中的主要功效便是为了调合并平衡五行本源。
若是能够做到这两点,那“五行玉”本身是否为灵物,又能有什么关系呢?
为了防止出现失误,商夏再次于四方碑碑体之上将“五行顺逆阴阳膏”的配方仔细查看了一遍。
在“使药”一栏当中,只有“五行玉”三个字。
反倒是在臣药和佐药两栏当中,则着重强调了五阶和四阶之物均为“灵物”。
替嫁不良妃 簡音習
“喂,你在想什么,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楚嘉不悦的声音将陷入沉思当中的商夏给惊醒了回来。
腹黑少爺
建國後不許成精 雲上淺酌
“哦,哦,抱歉,弟子只是太过震惊了,没想到您的阵道造诣居然已经达到了这般境地!”
商夏倒也还算有些急智,连忙奉承道。
“你知道就好!”
楚嘉闻言面露得意之色,然后正色道:“不过这也算是你的运气不错,若是在见到九华玉阵盘之前,我却也不敢说自己就能够按照你说的做出那样一个东西出来。”
“九华玉阵盘?”
商夏惊讶的问道。
楚嘉瞥了他一眼,道:“九华玉阵盘乃是通幽玄界将来能够晋升为通幽福地的关键,此物连天地本源都能够汲取并蓄存,你那所谓的能够将五种不同本源属性融为一体的‘五行玉’,较之九华玉阵盘何如?须知天地本源本就是演化各类灵煞、元罡以及各种灵物的源头,你那‘五行玉’的品质再高也不可能高过五阶的天地元罡。”
商夏一想似乎的确是这个道理,“五行玉”听上去能够纳五行本源于一体,似乎很是了不得,但与九华玉阵盘相比也就不算什么了。
“只是……”
商夏想了想,道:“九华玉阵盘似乎极大,我所需的‘五行玉’更为小巧,乃是用作进阶药剂配置之用。”
重生之時代霸主 彼岸晨光
商夏想了想,还是向楚嘉透露了自己为进阶五重天做准备之事。
商夏的“五行顺逆阴阳膏”虽分为内服、外用两种,但楚嘉真要做出一个磨盘大小的“五行玉”出来,商夏总也不可能一口吞掉半个入腹。
在楚嘉看来,商夏主动向她透露“五行玉”与他进阶五重天相关一事,对她而言便是极大的信任。
原本在与商夏的交流过程当中,总也带着三分调侃,三分认真,三分置气和一份抬杠的楚嘉,一下子就变得认真了许多,连带着说话的语气都变得严肃了。
只听楚嘉正色道:“这你倒是多虑了,纵使受九华玉阵盘启发,我有几分把握能够制成此物,可也绝不可能一蹴而就,没有几次失败的尝试进行经验积累,制成此物便无从谈起。因此,在制作的过程当中也只能采用最为谨慎的办法,尽可能的减少浪费,那么制成此物也必然会极为小巧。”
商夏闻言顿时放下心来,语气也不免带上了几分玩笑的心思,道:“这我就放心了。先生真要是大刀阔斧一般进行尝试,弟子这点儿身家恐怕还真坚持不住。”
不料楚嘉却是鄙视道:“你少在我这里装可怜,真要论及身家之丰厚,整个通幽学院,甚至可以说整个幽州,除去三位五阶老祖之外,恐怕就要数你了。”
这商夏可坚决不能认,连忙道:“哪里,哪里,先生说笑了。”
“哼,虚伪!”
楚嘉狠狠的剜了商夏一眼,道:“不过你得先给我找几块上好的灵玉,品阶越高越好,至于原因不用我多说,能够用来调合四阶、五阶灵物的东西,本身也不能差到哪里去。”
商夏没有想到,原本以为会是困扰自己最深的难题,居然会在这里一下子有了解决的办法,对于楚嘉的要求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眼瞅着事情已经有了着落,心中放下一块巨石的商夏顿觉一身轻松,当即便准备告辞离去。
岂料不等商夏起身,楚嘉便不满道:“就这样便打算离开了?为师费尽心机要给你制这块‘五行玉’,你便没什么表示?”
商夏暗骂自己一声,光只顾着高兴了,却忘记了这一次自己有求于人,可算是主动送上门来,对方又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先生但有什么吩咐,弟子能够做到的,便必然不会推辞!”
商夏倒也光棍,知道这个时候万万不能有半分犹豫,为了能让对手制成“五行玉”,无论什么要求都要先答应下来再说。
“帮我做一张阵图吧!”
见得商夏错愕的表情,楚嘉很是认真道:“你将来若能够进阶五重天,便要竭力帮我做一张五阶的阵图。”
商夏沉吟道:“阵师布阵本就多与符师合作,先生有所需求,弟子本就没有推辞的道理。只是五阶阵图……”
楚嘉似乎猜到商夏心中所想,但她还是极为诚恳道:“商夏,我不知道你要如何进阶五重天,但从你之前讲述的关于‘五行玉’的本质来看,难道你不觉得那本身就能够用来演化一座绝妙的阵法吗?”
商夏微微一怔,他就算是在浅薄,也大略能够知道,五行相生相克之道本身就是用来布阵的基础性原理。
这让商夏也不由感叹,楚嘉不愧为是通幽学院近三十年来最为出色的大阵师,其对于阵法知道的敏锐洞察力,着实让人感到佩服。
只听楚嘉继续道:“虽然我还不清楚你将五种不同属性的本源融入一块玉石当中后究竟怎么用,而且你现在自己也未必能够讲清楚,但待你真正进阶五重天之后,自然就会有亲身的体会,那么这一切便都不会是问题。”
cs之青春的夢想 阿楓
商夏想了想,郑重道:“一言为定!”
楚嘉闻言面露喜色,道:“那真是太好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一道阵图很可能便是我将来进阶五阶阵道大宗师的关键!”
“甚至……”
楚嘉说到这里声音微微一顿,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而使得周身气机外泄,接着道:“甚至有可能会成为我将来冲击五重天的一把钥匙!”
商夏这个时候才察觉到,楚嘉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四阶第二层。
从蛮裕洲陆回归到现在总共才几天的时间,她便已经将第二道本命灵煞完全炼化了。

kbabc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獵天爭鋒-第625章新任教習分享-p2u6n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如今通幽玄界已经成为通幽学院武者从天外穹庐返回通幽城的中转之地。
商夏原本以为此番从蛮裕洲陆回归之后,通幽玄界会籍从那里掠夺回来的天地本源,一举晋升为通幽福地。
不过不知道是商夏想得太简单了,还是因为通幽学院另有打算,总之寇冲雪在将九华玉阵盘送回玄界之后,这里似乎并未发生太大的变化。
嗯,倒也不是没有变化。
至少商夏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便已经察觉玄界之中的天地元气已经变得越发的浓郁了。
不仅如此,相比于此前的简陋,如今的玄界明显经过了规划,三层地界已经建起了许多亭台楼台,密室屋舍之类。
而且商夏还能够明显的察觉到,此时在玄界之中闭关修炼的武者数量,较之先前也多了许多。
商夏并未在玄界之中多做停留,很快便回到了通幽学院当中。
如今的通幽学院变得似乎更加热闹了起来。
近些时日似乎正值学院开学季,新晋的生员从幽州各地,甚至是幽州之外的地域赶来,使得这几日通幽学院乃至于整个通幽城都变得如此过节一般热闹。
商夏甚至还从这些新晋的生员当中,看到了两三个明显是来自蛮裕洲陆少年。
这些人要么是来自任氏家族,要么便是当初在地星形成过程当中,被通幽陆岛上的武者随手救下来之人。
至于那些幽州之外赶来的少年,则多是当初幽州沦陷之后,从幽州迁移往各州的幽州旧人的后代。
这些少年只要能够证明自己的父母任何一方为幽州之人,有着最为基础的武道修行根基,再经过学院世情司的初步调查之后,便能够进入外舍,成为学院的正式生员。
除此之外,商夏在这一批新晋的生员当中还发现了不少苍灵界人,这些人主要是燕氏部族的适龄少年,如今也都进入了通幽学院。
据说还有几位燕氏部族的三阶武者进入学院担任教习,以及在世情司、院卫司等部门任职。
近些年,随着通幽学院整体实力的提升,以及在两界战域、千叶山脉、太行山脉以及蛮裕洲陆的不断进取和扩张,使得学院得到了源源不断收获各类修行资源的渠道。
也正是因为充沛的资源供应,才使得通幽学院的招生规模一再扩大。
当商夏从学院当中悄无声息的穿行而过的时候,便已经从学院众人的言谈当中得知,外舍招收生员的数量,早已经从商夏当年的六房每房三十人,增加到了现在的十二房每房四十人。
当初外舍每一房设立训导一名,而且多由上舍的优秀生员兼任。
如今外舍每一房却设训导一正一副两名,上舍优秀生员虽仍可通过竞争担任训导,但却只能担任副职,且要通过两年考察,方能担任正职。
除去外舍之外,内舍、上舍各房都有增设,且每一房的生员数量也有增加。
学院教谕司先前共计设有十二位教习,如今教谕司的教习数目已经增至二十四位,而商夏现在也是信任的教习之一。
原先外、内、上三舍各设置一名教谕,如今每舍教谕分别增设一名副教谕,且规定每一名教谕的修为都必须在四重天以上。
錦繡洛神
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商夏便先去了教谕司报道,从仍旧担任教谕司上舍教谕,同时还兼任了三舍副总教谕的柳青蓝那里领取了一块特质的教习玉牌。
从柳青蓝那里听到的消息,教谕司的副总教谕将增设两名,除她之外将由燕素娥担任另一名副总教谕。
而她的孙女儿四阶高手燕茗,则将进入世情司,在云菁的手下担任一名副主管。
有了这块玉牌,商夏便算正式在学院当中担任了一名教习,而且每月还能从学院当中领取一笔固定的俸禄,以银元进行结算。
同时除去正常的任教工作之外,若有额外的贡献,还可以在学院当中积累功绩并记载于教习玉牌当中。
这些功绩有助于商夏在学院内部供应的一些紧俏资源的兑换过程当中,获得优先兑换,或者折扣兑换的方便。
在领取了教习玉牌之后,柳青蓝并没有马上放人,而是直接要求他将准备教授的内容也确定下来。
不过柳青蓝大约也知道商夏不大可能长期任教,于是他的教授对象便不包括外舍生员,而是直接从内舍、上舍这些已经踏入武道第一重天之上的生员开始。
至于那些外舍生员,一来正处于打基础的关键时期,不应关注太多超出他们能力之外的事情,二来商夏也不可能将精力花费在为新晋生员打基础上面。
商夏思索了半晌,还是决定将授课的内容分作两部分。
茅山後裔
忒修斯
一部分用于讲解部分武符制作的技巧,使用技巧,应对技巧。
掠情奪愛:寶貝別想逃
教谕司具体的武符制作课程已经由符堂的龚符师进行教习。
龚符师近几年年纪越来越大,修为停滞不前,精力也越发的不济,自从断了制作四阶武符的念想之后,便开始在符堂之中专注于后辈符师的培养,同时也在教谕司三舍当中开设了系统的符篆基础课程,为符师培养更多的后辈人才。
從島主到國王
炮灰女配
不过商夏讲解的则是更为实用的技能,多是在实战当中经常会遇到的问题。
不过这些东西虽然重要,商夏也不大可能天天讲,大体上便是十日左右来教授一次便可。
而且遇事还可以随时进行调整,授课时间灵活,讲授内容也相对自由。
另外一部分授课内容,商夏则打算借武道修行的经验课程,来讲述一些有关自身的武道理念。
这其中便包括商夏对于武元境以及一元境,武极境以及两仪境,武意境以及三才境,甚至包括武煞境和四象境的理解和认知。
当然,商夏也不可能现在就明火执仗的抛出自己的那一套修行体系,那必然会在生员当中引发认知上的混乱,便是在学院内部都未必会有多少人认可他的理念。
现在的商夏只能借由旧有的武道修行观念,来从一个全新的角度阐述自身的观点,说是夹带私货也罢,偷梁换柱也好,争取先不与现如今通行的修行理念产生冲突。
这一点也是事先得到寇山长和商博不止一次提点的。
王不談情,妃不說愛
关于这一部分的授课内容,经与柳青蓝商议之后,定为一月一授,同样可以进行灵活调整。
由此可见,哪怕是对商夏比较了解的柳青蓝,对于他在讲授独特的修行理念上的看法,其实也是极为保守和谨慎的。
当然,这不仅仅是针对商夏讲授的内容,更多还是处于保护商夏的考虑。
商夏从教谕司离开之后,路上忽然想到,自己作为学院符堂的大符师,按理来说每月也当有薪俸才对,可自己似乎一直不曾领取过。
原本要出了学院先行返回家中休息几日的商夏,一转身便朝着符堂所在的方向走去。
如今已然是神武历849年,商夏从神武历847年离开苍宇界前往蛮裕洲陆,一晃已经过去了近两年时光,也不知道如今的符堂已经如何了。
就当商夏去往符堂的时候,已经先一步返回的云菁,却在学院当中召见了刘知远。
作为如今通幽城四大家族中刘氏一族的族长,刘知远近几年掌管学院仓储司。
在老一辈的武者开始有意退居幕后,将学院的经营放权给后辈子弟之后,刘知远已经俨然是学院高层中的风云人物。
“菁姑姑,您找我何事?”
在云菁面前,刘知远表现的倒是极为恭敬。
刘氏家族自从刘继堂身陨珊瑚林玄界之后,眼瞅着就要家道中落,不复为通幽城四大家族。
但好在家族传承底蕴犹在,再加上寇冲雪、云菁、商博等人扶持,刘知远很快进阶四重天,重新稳固了刘氏四大家族的地位。
因此,刘知远这几年虽然声势不小,且作为刘氏族长,他原本也有与云菁平起平坐的资格,但在单独拜见云菁的时候,他还是恭敬的执晚辈之礼。
云菁笑道:“已经有两三年不曾见你,回来之后听说你这两年勇于任事,刘二哥在天有灵,当是很欣慰的。”
刘知远闻言神色一肃,朗声道:“小侄和刘家能有今日,全靠诸位长辈这些年来提点栽培,小侄自不会有半点懈怠。”
“好,好,好!”
云菁笑眯眯的连声称赞,然后语气忽然一转,大有深意道:“只是我看知远侄儿在进阶四阶第二层之后,这两三年修为的提升却是微乎其微呐!”
刘知远闻言神色微微一滞,道:“许是,许是小侄为俗务所累的缘故。”
云菁点了点头,道:“既然是被俗务所累,那何不多花些心思在修炼上?须知修为才是一个人的根本,其他一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虚妄。”
刘知远低头道:“菁姑姑教训的是,如今正值新晋生员入学,最近几年学院连年扩招,一到开学季诸事繁杂,待得忙过这一段时间,小侄便将仓储司诸事安排妥当交由他人负责,如此便能安心闭关修炼一段时日。”
云菁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既已有定计,那便按你说的去办吧。不过如今却有一事,须得你刘家也尽可能的出一份儿力。”
刘知远微微有些惊讶的抬头,问道:“不知菁姑姑有何吩咐,需要侄儿怎么做?”
云菁道:“去你刘家的宝库当中查一查,若有与金铁之物,或者土石之属相关的四阶,哪怕是五阶,的灵物,只管取一份儿出来送到商家去。”
神的競技場 憂郁暮雪
“为什么?”
刘知远猛地抬起头来大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