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l0m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王者風暴 古劍鋒-第2387章 古戰場驚現天鳳閲讀-uf9oc

王者風暴
小說推薦王者風暴
紫蝾螈闷头前进。
他现在有一颗时空系天珠,而且嵌入了万壑血脉,这种改变使他有些脱离蝾螈一族进化路线。
最直接表现就是他的尾巴变得尖锐起来,爪子变粗,变硬,抓握力量越来越惊人,还有一些深层次改变正在体内酝酿。
大体上都是朝着有利方向前进,他对此非常满意,并且在心中感谢小蝎王。
这段时间紫蝾螈的实力不断提升,然而他并没有提出单干或者生出背叛之心。虽然几个重要手下和嫡系暗示占领禁咒战舰不成问题,只要始祖一句话保证妥帖,可是他选择了忠诚。
以前他给冒牌铁权做双面间谍,没想到一场变局下来死的死,伤的伤,啥谋算遇到逆天实力都是卧槽,可以随意踩在脚下践踏。
權少求娶:天黑說晚安
紫蝾螈觉得,那个站在幕后的大群始祖狗屁不是,眼睁睁看着冒牌铁权挂掉,你倒是搭把手救一救呀?结果还不如禁咒战舰稳妥呢!
在那一刻他就心灰意冷了,而且无限调高了小蝎王的重要性。
出于高级炮灰的觉悟,他发誓只要对方存活一天,只要自己存活一天,那便履行盟约一天。
什么背叛啦!单干啦!统统玩球去,别来烦大爷。如果小蝎子有一天成长起来,他紫煌愿意牵马坠蹬,跟着闷头前进就好,少扯没用的。
周烈在造就力之领域之前就发现,紫蝾螈的觉悟非常之高。
后来力之领域成型,并且利用几位始祖的力量将其固化,那一刻紫蝾螈的觉悟就升华了。
作为一位无限靠近始祖的存在,能够把姿态摆得这样低,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好比这次出行,紫蝾螈几乎就是拿自己当脚力来使,驮负那样沉重的刑天斧没有半句怨言。
伙伴,这个词出现了!
不同于太白,紫蝾螈是真正站在一定阶位上,并且收去了所有俯视心态,将周烈抬举到同等层面交流,这种平等在深渊殊为难得。
不管是不是冲着长远投资而去,合作关系到了这个程度,那就算铁得无可挑剔了。共同探索圣墓也许还能让这种关系更进一步,成为彼此不可或缺的战斗伙伴。
前面风声鹤唳,乌烟瘴气,紫蝾螈收回尾巴,看环境无法带着月钩继续短距离传送了。
这里是圣墓防御层的第四环,风声送来刺鼻腥气。
看大地之上遍布坑洞,很多地方都有战斗痕迹,不过坑洞中的事物和暗影螳螂尸体全部不见。
要不是此地干扰力量太过强大,以周烈现在的能力,只需跺跺脚就能重现光阴,搞清楚之前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些坑洞有些眼熟!”沉稳如山的月钩说话了,周烈知道这个便宜老爹没有把握不会开口。
大家都了解月钩的品性,所以静静等待他说下去。
月钩上前敲打地面,从坑洞旁边抹了一撮土灰凑到嘴边儿小心品尝,点头道:“没错,就是这个味道,蝎心猿!我还以为他们绝种了,没有想到在这里见到如此多卵坑,这样庞大的数量若是全部孵化,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妖劫錄之焚天
“什么?你是说蝎心猿?”紫蝾螈情不自禁飘退数百米,这是下意识反应。
妻限33天 靜水漣漪
太白直叫:“喂喂,照顾一下我们好不好?我们的阅历基本上停留在种族记忆和史诗上面。”
雷天宫思考片刻问:“是传说之中,饲养通心猿的蝎族吗?”
“不!他们不是蝎族。”月钩心有余悸的说:“他们是深渊黑暗中最可怕的寄生虫,千万不要将他们当成蝎族!”
“我年轻时曾经遇到过一次,好多通心猿屠杀生灵,无论大家怎样摧残他们的身躯,他们都能在很短时间内恢复过来!一旦受伤跟不上恢复速度,他们就会将自己转化成丧尸,以更加丧心病狂的速度屠杀众生。”
“对于我们来说,他们既不是通心猿,也不是朝着寄生路线发展的蝎子,而是一个全新种族蝎心猿,是由寄生体和宿主合力构建的恐怖存在,只要附近有生灵就会无止境屠杀。”
太白吓得“噔噔噔”倒退,他现在知道紫蝾螈听到“蝎心猿”三个字为什么会有那种反应了!
“如此危险怕是也能算作灾厄物种了,而且还是顶顶厉害那种,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灭绝的?”
美女的魅惑
周烈仔细看向地面上的痕迹,一边比量一边说道:“恐怕蝎心猿对于暗影螳螂来说不算什么。”
“哦?你看出什么来了?”月钩和紫蝾螈都很好奇。
睜眼撞鬼 左眼
“你们看!”周烈比量坑洞直径说:“蝎心猿的体型可不小,刚开始时他们确实占据上风,屠杀了不少暗影螳螂,可是暗影螳螂对于这种体型来说有着优势,只要找准位置就可以刺入镰臂勾住那些擅于寄生的蝎子。再看远处的痕迹,基本上没有多少杀戮,暗影螳螂已经单方面控制住这些蝎心猿,甚至有可能取得了绝对控制权。”
“真的假的?就凭那些小螳螂?”紫蝾螈十分吃惊。
雷天宫说道:“也许这样才合情合理,毕竟这些蝎心猿是刀镰始祖摆下的阵势,说不定暗影螳螂正是蝎心猿的克星。”
黑女配,綠茶婊,白蓮花
閃婚蜜愛:神秘老公,壞壞壞!
大唐之最強帝王
“走,追过去看看,我对这些脱出掌控的小螳螂越来越感兴趣了!”紫蝾螈说着用力团起身子。
他这一团,刚好将刑天斧当做盾牌来用,十七把宽厚程度十分夸张的大斧头足以抵挡任何风吹雨淋。话说前方的环境太差,大型酸雨和阴风肆虐,而且阴暗处森森然,就算紫蝾螈这等修为都加足了小心。
深渊可不是人族和巨人族领地,这里残留着许多古老陷阱。有些陷阱是天然形成的,有些陷阱则是古老大战遗留,随着日积月累它们非但不会失效,反而有可能变得特别可怕。
飘出去一千多里,紫蝾螈面孔扭曲道:“糟了,这里是古老战场,刀镰真会选地方,居然将自己的墓穴隐藏在这般凶地之中。”
正说着,前方地动天摇,天摇地动,大地似乎缺了一角,随后是一声撕心裂肺鸣叫。
“呜呜呜……”声波之中带着无尽凶炽,紫蝾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
“天凤,是巨人族在那段岁月培育的最强凶鸟,还记得我饲养的铁壁蚯蚓吗?他们只是天凤的零食,本来数量极多,却硬是被吃到了断子绝孙!”

bvur2非常不錯小說 王者風暴討論-第2386章 在後面撿漏看書-r72tw

王者風暴
小說推薦王者風暴
“哇呀呀!这么多寒芒向咱们冲过来了,快点跑呀!”
太白转身就要撒丫子,不料脖子一紧被周烈定在原地。
“跑什么跑?这些寒芒是我故意引来的,你站在旁边瞧着就行。”听到这话,太白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雷天宫,这个奸商居然稳如泰山,好歹你也是配合一下呀!只看我一个出丑多尴尬?
雷天宫也想跑呀!不过他的反应速度没有那么快,所以站在原地呆萌几秒钟,相比之下反而突显出稳重两个字。
好吧!他的年纪不小了,稳重那是应该的。
转眼之间,亿万点寒芒杀到近前,不等它们肆虐就像乳燕回巢一般冲向刑天斧。
紫蝾螈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赞叹道:“不错,你居然想到这个主意,给这些笨重大家伙附加冰冻力量,如果附加得好,有一定几率打造出盖压一方的圣器来!”
周烈知道神圣二字在深渊之中有着独特含义,与人族的界定方式并不相同。
神代表生命活力,是用来形容那些年轻强者的词汇!圣则专属始祖层次,同时也代表着古老权威。
所以圣器具有非凡意义,什么概念武器,因果律武器,绝对不可以拿来与圣器相比。
周烈觉得紫蝾螈夸张了,万壑,铁权,走鳞都没有深渊圣器,刀镰的镰臂也许勉强能够算作小半件。
半夏 涼落城
人家可是真正始祖,这般身家都拿不出来,他一个编外人士随便弄一弄就能弄出来,扯淡呢?
虫族史诗也就提过几嘴圣器好不好?如果凝聚一些冰冻力量就能打造出深渊圣器,那周烈真不知道自己这么辛苦跑来挖坟做什么?跑去开家店铺不是更轻松?
谁知脑海中刚刚完成吐槽,周烈就发现不对。
寒芒的数量开始激增,激增到何种程度呢?简直就是无边无际,周烈忍不住在想,刀镰究竟储存了多少寒系天珠?这个数量级也太逆天了,完全超越想象极限。
紫蝾螈赞叹道:“果真如此,刀镰始祖的成名之战便是灭掉五色寒蚕,冻土大王甲虫,冰封射线虫,寒暴蜂群,原始寒罡虫这五大族群,那场大战惊天动地,甚至编成了史诗,只不过刀镰一向都很低调,成名之战传播率不高。可惜他不懂得禁咒符文,如果他有办法将如此多寒系天珠的力量附加到那双镰臂上。哼,估计在十二始祖之中可以横着走了,光爆始祖谛巡都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哦?还有这个典故?”周烈明白了,紫蝾螈并非夸张,而是掌握了刀镰始祖一段战绩,通过这份逆天战绩推测也算有的放矢,并没有夸大其词。
这时候,三把刑天斧轻轻颤抖,同时发出冰层断裂声,周烈的脸色不由得一变,赶紧挥舞出漫天符号操控起来。
“不是吧?”紫蝾螈满心希望己方阵营能够培养出一件大杀器,谁想这些斧头的质地太差了。
即便有禁咒符文链接,提纯,淬炼,叠加,可是当冰冻力量上升到一定程度,以这些斧头的质量已达到满值。
武臨九霄 麽麽
“奶奶滴,你就不使用好一些的金属?”
周烈颇为无辜,挠头说:“这些斧头本来就是一次性武器,甩出去就没有想过收回来,谁想在这里遇到如此多寒系天珠!其实将这些冰冻力量附着上去,同样没有想过再收回来,可是这个储量太逆天了,不弄一件深渊圣器出来似乎都对不起自己!”
紫蝾螈直跺脚:“嘿,还是太仓促了,如果准备充分一些,以你的禁咒符文造诣,真有可能造就一件深渊圣器。”
周烈一笑说:“放心,暂时开放所有斧头吸收冰冻力量,路上遇到出色金属随时都可以进行置换。到时候将冰冻力量合并到一起,就算不能造就深渊圣器,也能凭借此斧形成一片冰冻领域,也许可以称之为伪圣器!”
“真的吗?”紫蝾螈觉得自己要重新审视小蝎子了,这丫手段太多,把一套禁咒符文玩得飞起。
“去掉那个吗字,转嫁力量对于我来说只是常规操作,而且不必担心出现太多损耗,瞧好吧!”
话音刚落,更多刑天斧颤抖起来。
總裁攻略:腹黑小萌妻
周烈有些担心,总共带来十九把斧头,不会不够吧?
随着一把接着一把刑天斧满载,前方铃声再响,引动的寒芒也不再增加了,而且开始一点点变少,变弱。
很快,周烈不得不提升禁咒符文等级,为此向紫蝾螈要了三吨宝血,绘满十九柄斧头才罢休。
紫蝾螈的面色很不好看:“闹了半天还是我出血,小子你要是不搞出一件深渊圣器来,老子和你没完。”
“行了,有你这些宝血辅助,提高了大把成功率,也许真有可能搞出一把深渊圣器来。”周烈精神抖擞,觉得继续向前肯定可以得到更大好处。
“走……”紫蝾螈不再停留,虽说铃声仍然具备一些杀伤,可是对于他这种存在基本上可以忽略。
跨越边界,小队进入第五环。
放眼望去,大地已经凝结,到处都是黑色血痂,大部分建筑失去了本来面目。
癡傻王爺無良妃
雙雄之湖人王朝 駱誠
周烈飘然而下。
他扫视一圈后,站在黑色硬壳上轻轻磕打地面,顿时以蝎钳为中心出现几个血脉符号,远近地面闪现出丝丝缕缕红光,瞬间汇聚向血脉符号。
萌寵小助理
随着“呲”的一声响,周烈面前多了一团血水。
这团血水越来越深,片刻后浮现出淡淡绿光,引得太白惊呼:“这是什么血?我怎么?怎么感觉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吸收这团血水?”
紫蝾螈看到这团血水也生出渴望。
易術天師 庸覺
“分成五份补一补身体吧!虽说这里已经被吸收干净,可是对方领悟的血脉符文与我领悟的血脉符文相差一些,所以还能汲取微量有益部分。值得庆幸的是,这些微量有益部分恰恰是最高级血脉力量,可以为我们的身体带来好处。”
再見傾心猶可欺
誤入七維時空
周烈将血团一分为五分发下去。
大家非常兴奋,这个漏捡得好,也许光靠捡漏就可以盆满钵满。
“没啥好看的了!继续前进……”紫蝾螈昂然挺身,他得到的血团最大,感觉体内力量变得格外充沛,遂用尾巴牵住月钩,开始动用近距离传送飞遁而去。

xzh0f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王者風暴 ptt-第2376章 光爆之祖讀書-ff44t

王者風暴
小說推薦王者風暴
“孽畜,你竟敢弑祖?”万壑直到生命凋零都不敢相信,灭掉他的敌人竟然出自自己之手。
那只是一次常规实验。
虽然有些期待实验结果,却并未给予多少厚望,结果老天给了他一个偌大惊喜!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惊喜早已转变为惊吓。
实验之中本该与人族符文产生关键联系的小东西具备了极高潜质,然后一次又一次将他这个始祖掀翻在地,如今更是凭借力之领域横扫一切。
“咳咳……”万壑感觉喉咙正在破碎,死亡阴影笼罩,心脏加快跳动。
“不,救我,留住我的性命,我可以帮助你实现野心,帮助你统一深渊。相信我,没有我的帮助,你很难驾驭那些古老虫族。”
万壑屈服了,在生命流逝的最后时刻,他不得不屈服。
虽然按照正常虫族的寿命,能够活过一个纪元的存在都很少,而万壑活了数十个纪元,可是他仍然不愿意去死,面对死亡充满了恐惧。
中場魔
周烈凌空傲立,身体边缘很多地方崩碎,背后的翅膀更是全军覆没。
这是他承载力之领域所付出的代价,相比即将灰飞烟灭的万壑来说,这种状态已经极其良好。
“放心去吧!你的领地由我继承,你的印记由我占据,死亡与宇宙终结相比不算什么。”周烈微微环转身体,顿时一根根数十万米长影刺出现,“噗噗噗”戳穿万壑的身躯。
“啊啊啊,你会后悔的……”万壑在生命永远消失之前想要自爆,只是这种自爆刚刚出现,就被嚼碎,吞噬,消化,令周烈脚下出现宛如斧凿的痕迹。
周烈满意的点点头,万壑陨落已成定局,走鳞这个时候也开始自爆。
贪吃蛇血脉很贪,这是他走上巅峰的捷径,也是他覆灭的捷径!
万壑根本控制不住混乱墟虫吸收的力量,为了让自己得到控制能力,他只好将多余力量注入走鳞体内,以至于贪吃蛇撑得要死。
如果给贪吃领域时间消化,未必会走上灭亡道路,可是万壑这一爆存心不良,为了追求自爆规模,走鳞也被引爆了。
空降1630
周烈微微一笑,这等自爆正是绝世资粮,可以将力之领域拓展得更为宏大。当然,这副身躯作为支点,恐怕会更加惨淡。
“噗噗噗……”血水飞溅,飞蝎身躯变得古怪起来,大地母虫,万壑,阴阳鹦鹉螺三家血脉相继破散,在体内不停消融,抵冲,混合。
自爆偃旗息鼓,最后并未爆成!等到周烈返回禁咒战舰,他的气息变得格外单薄,与大多数生命短暂的新生蝎子没有分别。
“啊!吾王,您,您的身体……”太白感觉老大完蛋了,经历这场阵仗之后,阶位从云端一下子跌落谷底。
偽面 羽穸
周烈晃动身躯蜕下残破外壳,显露出一身刚刚应运而生的淡金色软壳儿,刚要和太白说一说自己的状态,心头忽然一动。
人皮面膜 憤怒的老煙
“走,战利品不要了,立刻发动战舰遁入阴影,这个地方很快就会发生巨变。”
“啊?”太白愣了一下,条件反射般执行命令:“快,所有暗影螳螂注意,开启影遁大阵……”
影遁大阵是禁咒战舰的最后逃亡手段,虽然太白不清楚老大感受到了什么,可是就冲这场超越阶位的大战,他相信周烈做出的判断不会错。
禁咒战舰就像一只受伤的蝎子,发出几声噪音遁入暗影,连回头看一眼战场都不曾回头。
要知道战场中央飘浮着两尊庞然大物,那是几经转化的万壑和走鳞,哪怕稍稍靠近他们就能感受到一股来自血脉深处的压力。
此等战利品绝世少有,可是周烈心生感应,果断放弃此等收获,带着战舰极速撤退。
好在战舰及时遁入暗影,也就相隔半分钟,四道庞大气息同时驾临。
“轰隆隆……”东边出现一群虫族,如同众星捧月一般护住脑袋巨大的白色蚜虫,数十万道可怕目光威猛扫视,似乎是在刻意寻找什么。
北边出现庞大蜂群,嗡嗡嗡叫个不停,为首一尊虎头蜂神色冷峻,离得很远就能感受到他的超常精神力量。
再看西方,那是一尊体积堪比万壑的恐怖萤火虫,其周身上下闪烁着各种光芒,让一些实力低微虫族神情呆滞,想要靠近光源与光共舞。
最后是一群巍峨如山的独角仙,他们移动之际连绵起伏,远远看去好像群山走来。
这些独角仙的腿部遍布红色纹理,喷射出一团团白色蒸汽,给人的感觉如坠云端,好似轻柔与庄重并存,很是奇特。
四方虫属驾临之后,那白色蚜虫首先开腔:“你们三个家伙来得倒挺齐的,竟然眼睁睁看着万壑陨落,真是残酷!要知道他可是你们的同盟者,怎么着?小集体什么时候变质了?”
蜂群之中传出话音:“大群,少在那里说风凉话,我绝代与万壑签订了合作关系,从来不是什么同盟者,想不到他竟然隐藏了这般真身,与他同盟早晚都要死无葬身之地,所以说死掉的万壑更有价值。”
嗡嗡声大作,蜂群靠近了一些,似乎对万壑的身躯很感兴趣。
“好了,今日四位始祖陨落,既然我们四个及时到场,那么名额就由我们来定!”巨型萤火虫很不耐烦,眼睛也瞄准了万壑,随手都会出手抢夺。
蚜虫冷笑:“光爆之祖谛巡,独角之祖奥麓,我和绝代好歹一开始就介入了这场争斗,而且损失不小,你们来得那么晚,到场就想摘桃子,这种做法似乎不大好?”
“吼……”独角仙放声吼叫:“大群老东西,你对铁权做了什么,当我和谛巡一概不知吗?万壑和走鳞的身躯必然有我们两个一份,而且新始祖名额,我们两个也要各占其一。”
我意逍遙 飛之鳥
“过分了……”大群始祖发动虫群,气氛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此刻,紫蝾螈正拖着疲惫身躯往回爬,不料头顶一声“咔嚓”,那只大战之中碎裂的犄角完全崩毁,他的身躯也被撞出去很远。
“谁?”
“是我!”周烈的回答极为简短,禁咒战舰分出暗影裹住紫蝾螈就走。
不等紫蝾螈发火,一群巨型萤火虫破空而至,密密麻麻光爆覆盖该区域,竟然准确照出禁咒战舰的身影。
紫蝾螈吓得发抖:“该死,这是光爆之祖谛巡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