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6mm9都市小说 《末代駙馬》-第944章 朱慈烺3-vx5tw

末代駙馬
小說推薦末代駙馬
听周显说到指责崇祯帝,朱慈烺有些不喜,但强忍着没有打断他。
旁侧的费月娥取出了一纸手帕,擦了擦圆凳,搬过来让朱慈烺坐下。她微微屈身,“殿下,周将军,奴婢就先行离开了。”朱媺娖让她过来只是看看,但此刻她越听越感不对劲。她为人聪慧,知道这些不是该自己听的,便想直接离开。
周显出声制止了她,“费姑娘,你哪里人?”
费月娥愣了一下,老实回道:“奴婢通州人。”
“家人还有什么亲人?”
费月娥眼圈一红,摇了摇头道:“就剩奴婢一人了。”
“当时你是如何进宫的?”
费月娥面露犹豫,她转头看了朱慈烺一眼,看他也在看着自己,才低声说道:“当时家里遭了饥荒,眼看就要被活活饿死。父亲听说如果送子女入宫可以获得一些银子,于是托人把我送进了宫。后来奴婢的父母和哥哥还是饿死了,但奴婢因为入宫却活了下来,这都是皇家的恩赐。”
朱慈烺生性宽仁,听了费月娥的经历,感觉眼睛涩涩的,满是同情。
周显叹了一口气,问道:“费姑娘,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朝廷救济及时,或许你的父兄根本就不会饿死?从一定程度上,是先帝施政不善害死了你的父母。”
费月娥满脸惊诧,“那是天灾,怎么能怪先帝?而且先帝一直在宫内,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要怪也应该怪那些贪官污吏。”
周显点了点头,转向朱慈烺道:“你听到了没?费姑娘的想法便是大部分普通百姓的想法,若是他们有一丝生路,便不会去怪罪朝廷。而现今,人人揭竿而起,宁可拼了性命与大明同归于尽。为何?因为他们真的已经没有一丝的活路了。因而我觉得大明的亡是天命使然,也是大明历来皇帝做了太多的错事,只是最后让不是亡国之君的先帝为之付出了自杀殉国的代价。”
周显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朱慈烺,继续说道:“你说你害怕自己担不起大明,我现在同样也不相信你能担的起。但在天下人眼中,你就是大明的新皇帝。是否该做些什么,为那些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放弃大明的百姓。最后未必能够成功,但至少让天下人知道你尽力做了。至于你担心的将来我会为了皇位杀了你,我可以告诉你,我绝不会那么做。而且我痛恨那种把那种将天下当成自己一姓之天下的做法,即使这一姓他姓周也同样如此。天下是天下人之天下,不是君王一家的私财,我不会为了一个我痛恨的位置而伤害你和先帝留下的所有子嗣。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我都会竭尽全力保住你们性命无忧。”
武極天下 蠶繭裏的牛
朱慈烺愣在当地,久久没有言语。
过了一会,周显转头看了四周,“你不是问我这是什么地方吗?它曾经是朱以派的书房,也是他自缢身亡的地方。”冷风吹动,灯火闪烁,顿时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朱慈烺满脸震惊,“那个反叛的鲁王?”
豪門替身妻:邂逅無良大人物
周显点了点头,“就是他。刘泽清强迫他登上皇位,然后在我攻入济南之前,他给先帝留下一封认罪书后自缢而亡。他还有两个儿子,你记得吗?”
妖精的尾巴之究極魔導士
朱慈烺轻轻的点了点头,“我记得你的奏折里说,他们在城破之后就消失了。父皇还下旨让你务必找到他们,但后来好像一直没有找到。”
“我放他们走了。”
天才寶寶:媽咪有令,爹地請自重
“什么?”
都市兵王 河帥
周显认真的说道:“在进入济南之后,他们的确消失了两天。但我找到了他们,然后把他们送去了海外。他们两个现在改了姓名,在琉球活的好好的。”
朱慈烺眉头紧蹙,“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被人发现,可是谋逆之罪。你莫非和朱以派还有关系?”
傾城之戀(張愛玲)
聰明寶貝特工娘
周显摇了摇道:“我和朱以派没任何关系,更不认识他的两子。我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我觉得他们无罪。若是他们被朝廷捕获,为了震慑其他藩王,定是死罪。既然他们已经失去了威胁,饶他们一命又有何妨。杀戮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你我在宫中一起接受夫子授课多年,你是储君,我是陪读,但彼此的情谊却是实的。说句不合身份的话,我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兄弟。对待朱以派的两个幼子,我尚且能冒险保他们性命,我又怎会伤害你?”
朱慈烺脸色感动,“周显,你……”
周显继续道:“有手下将领劝我,应该把你留在山东,学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但我更想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去南京称帝。若是你能守住大明的半壁江山,并实现中兴。到时候我自会解除军权,把山东之地全部交还于你。若是你不能,我也会竭尽全力保你的性命。所以,你根本无须担心什么,竭力去做就是了。”
朱慈烺逐渐品出了些什么,“你不助我?”
周显点了点头,缓声道:“现在李自成占据京师,拥兵数十万。其大将李过已率数万之兵驻守武清,随时可能对天津发起进攻。等其拿下天津,山东和辽东将会被完全阻断。而即使不如此,我观吴三桂也未必能指望的上。鲁北一马平川,无险可守。若是闯军倾力攻来,从北边和西边夹攻,我没有自信能够守住。唯一的办法,就是阻止他们来攻。就这两日,我便会宣布,我所统御之山东、辽南、朝鲜还有其他各地之兵将脱离大明自立,不再接受大明朝廷的任何指令。”
朱慈烺惊的长大了嘴巴,但他继承了崇祯帝的聪慧,很快回过神来。“你是想让李自成认为你有可能投降于他?”
周显点了点头,“还有就是,我会替……,我会替大明,也是替李自成收复辽东,就看将来由谁来统御这天下了。五年之内,我将全力避免与李自成、与朱聿键、还有大明开战。我不会偏向任何一支势力,你只能靠自己。”

9qajh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末代駙馬 線上看-第八十六章 海上遭遇展示-69wqo

末代駙馬
小說推薦末代駙馬
经过两日苦战,萨摩军和清军组成的四万联军终于拿下了尚州。接着只要再拿下忠州,便可直达汉城城下。虽然明军和朝鲜组成的船队仍旧在济州岛附近活动,但那点威胁相对于眼前的大胜而言,简直不值一提。
李率泰举杯向毛利就隆道:“毛利君不愧为善战猛将,刚一出手,尚州朝鲜大军便落荒而逃。李某和你喝一杯,以表敬意。”
毛利就隆微微欠身,“嗨!我也正想谢谢李君的全力支援呢!”
李率泰举杯一饮而尽,“毛利君客气了,这都是李某应该做的。”说着,他再次举杯向岛津光久道:“岛津藩主,我们两个也喝一杯吧!庆祝我们合作顺利。”
岛津光久端起酒杯,却没有喝。“李君,莫要忘了我们昔日的约定啊!”
李率泰哈哈笑道:“岛津藩主放心,只要擒下林庆业,朝鲜三道之地归您所有。”
岛津光久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那就好。来,李君,我们一起干了。明日出兵,一举拿下忠州。”
三人欢饮,直到深夜。
天色将亮,岛津光久醒来,口中干渴,起来寻水。刚喝了两口,便见他的家臣带着一人走进了他的大帐。等二人讲了事情的经过,他的酒劲顿时醒了一半,半天没有言语。
不久之后,十数个持旗士卒奔驰而去,带着岛津光久的命令,分散在各处的萨摩士卒纷纷向尚州聚集过来。
李率泰听后,也吃了一惊。但他认为这是明国的围魏救赵之计,以进攻鹿儿岛来逼迫萨摩军回援,他不相信会有数万明军在那里。而且现在马上就要攻破忠州,就此放弃太过可惜。
毛利就隆属于长洲藩,之所以奉藩主之命出兵,只是因为看中了朝鲜这块肥肉,他当然不愿意就此放弃。因而,他支持李率泰的意见。
最后岛津光久妥协了,毕竟他也对李率泰许诺的三道之地垂涎已久。由他亲自率领一万五千萨摩藩精锐返回鹿儿岛,而将剩余兵卒交给岛津久庆,让他配合李率泰和毛利就隆继续进攻忠州。
鹿儿岛有变,兵力缩减,联军士气受到极大的影响。
而林庆业知道一旦失了忠州,汉城之南将会无险可守,他基本上将所有兵力都集中在这里,死命抵挡。
李率泰所率的清军和毛利就隆率萨摩联军猛攻了数次,但都被林庆业拦了下来。双方士卒都死伤惨重,成对峙相持之势。李率泰虽然派人北去联系勒克德浑,让他从汉城出兵,两相夹击林庆业。
但在北侧的皮岛,高劲松和韩勇出兵向南,袭取清军粮草,偷袭在朝清军,在朝鲜北侧引起了轩然大波。勒克德浑有心无力,只派出了数千兵卒,这点兵卒给林庆业带来了一些麻烦,但远没有到威胁的地步。
整个朝鲜,从南向北,像一个千层饼一样。一层包着一层,到处都在混战,到处都在厮杀拼命。
岛津光久所率的船队行至五岛南侧,遇到了北上的大明船队。两军船队一字排开,谁也没有第一时间发起进攻。
韩括登上船头,挥了挥手,士卒上前,将近百人押上前去跪下。
岛津光久拿望远镜看着,双手紧紧的抓住船栏。那些都是他的亲人,有他的兄弟,有他的母亲,还有他的妻子儿子。
一艘小船缓缓上前,“哪个是岛津光久?”言语十分直接和粗暴。
忠犬的反撲 佚名
宅男之遊戲人生
岛津光久强压下怒气道:“我是。”
船上士卒大声道:“大明参将韩括有令,岛津光久不服王化,胆敢率蛮夷之兵抗拒大明。此次出兵,就是对其略作惩戒。目前大明已占据鹿儿岛居室,俘虏其亲属一百一十二人,部将及尔等家属六千余人。若是尔等知错,现在就放下武器,纳船投降。我大明军队仁义,可饶汝等性命,你们也都可以安全归乡,与你们的亲人团聚。但恶首岛津光久除外,他要亲缚其身,前往明境认错,永久囚禁。”
岛津光久怒声吼道:“够了。我还有数万大军,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你们让出鹿儿岛,放了我的家人,我愿意从朝鲜退兵,再也不和大明为敌。”
船上士卒看了岛津光久一眼,“这便是你的回答。大明提出的条件,你拒绝了。”
岛津光久怒道:“谁会答应那样的条件?”
船上士卒点了点头,“那我明白了。”说着,他点了点头,两个船夫划桨向后折返。
岛津光久突然有点害怕,连声大叫道:“拦住他,拦住他。”
那士卒挥手停住小船,向岛津光久道:“那你是答应了?”
岛津光久忙道:“条件可以再谈,可以慢慢商量。我愿意助大明攻击清军,我可以让出奄美群岛,我还可以……”
那士卒摇了摇头,“你似乎一直没搞清楚状况。我军已经占据了整个鹿儿岛,也就是说它已经不属于你岛津氏了。现在的你,没有和大明谈条件的资格。若是你接受,至少还可以保全性命。否则……”
岛津光久浑身发冷,良久没有言语。
那士卒抬头看了看天空,“现在离太阳升到头顶还需要半个时辰,希望你到时候做出正确的选择。”
韩括问向高奇道:“你说岛津光久他会答应吗?”
嗇夫記
盜墓機密 夏漢誌
高奇摇了摇头,“应该不会,一个野心勃勃的人怎么会放弃自己手中的权力?”
韩括看了看跪在前方的岛津氏的一众人,“但真的有必要杀光他们所有人吗?”
高奇点了点头,“岛津氏仅为九州岛一藩,但他一呼百应,竟然招来那么多藩与他一起进攻朝鲜?如若不让他们看到与大明作对的代价,将来将后患无穷。以杀止杀,看似残忍,但有时候却是最善良的手段。”
韩括沉默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太阳一点点的升上高空,岛津光久没有回应。韩括挥了挥手,一时间长刀高举,近百颗人头落入海上,尸首也被推了下去。
蜜誘萌妻:帝少,玩過界
岛津光久目眦尽裂,大声叫道:“开炮,攻击,攻击。给我击沉他们,杀光他们。”

zxbg1精品都市异能 末代駙馬-第八十一章 出京11分享-0g7cr

末代駙馬
小說推薦末代駙馬
崇祯皇帝跪在奉先殿内,里面供奉的都是大明的历代君王。他伏地大哭,不断的磕头,祈求祖宗原谅。
周皇后站在殿外,满脸的泪水。
悠扬的鼓声传入殿内,崇祯帝浑身发颤,那是周显给他所说的出城信号。他稳住身子,对着供奉的祖宗牌位行了三叩九拜大礼。当行完最后一个,他以头触地,嚎啕痛哭,久久没有直身。
夢華往事書
王承恩上前扶起他,哽咽道:“皇爷,……”
唯有深愛,不負流年
崇祯帝擦了擦眼泪,在王承恩的搀扶下踉跄着走出奉先殿。看到哭泣的周皇后,他的心又软了,温声道:“皇后,把娖儿许给周显,至少能把他和我们朱家连在一起。若是他真的有心,定会护他们兄妹几个周全。这都是朕的错,应该早日把你送去南方的。”
周皇后泣声道:“不怪皇上,这一切都是臣妾的命。”
崇祯帝点了点头,说道:“你是皇后,一国之母,不应受贼之辱。”
周皇后微微点头,双膝跪下,向崇祯帝拜了一拜。“臣妾知道。”说完,她站起来,带着几个宫女向坤宁宫方向走去。
崇祯帝看着下侧的几个太监,长叹了一口气道:“你们几个去通知皇嫂懿安皇后和李康妃,让她们自尽。”
几个太监应命而去。
崇祯帝转头看着王承恩道:“朝廷文武,全部逃散,此刻陪在朕身边的只剩你们几个人了。朕是天子,身不受辱,你们皆是无辜之人,不必和朕一起殒命,都散了吧!”
王承恩挥了挥手,其他人尽皆离开。
崇祯帝问道:“你不走?”
棺人,別過來 喬夜玫
王承恩跪下道:“奴婢不走,奴婢陪着皇爷,无论去哪里。”
隋唐演義
崇祯帝哈哈笑着,眼角笑出了泪。“好,至少还有一人没有舍弃朕。”
青蓮劍仙
蝕愛:撒旦總裁的替補妻
实际上,在诸将宣布出城逃命的时候,城中已经开始乱了。守城士卒多数为本地人,他们的亲人都在京中。除了一些当官的,又有多少人愿意外逃?当即有小半人直接丢弃武器,向家的方向逃去。城中乱成一片,逃卒、乱民,挤挤攘攘,吵吵闹闹。
这样大的动静怎么能瞒过城外的闯军,他们甚至以为城中发生了内乱,加紧了攻城。炮声隆隆,像夏日的闷雷一样在天际滚动。多处火光,浓烟如蛟龙般腾入天空。
同福客棧
当城外七门大开,城内守军突然冲杀出去的时候。闯军猝不及防,吃了一惊,一时陷入了混乱。但这种混乱只持续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四面闯军便围杀上来。大部分出外的守军直接撞到了铁板上,死伤惨重。
在宣武门和崇文门,闯军甚至还反杀入城。在外城驻防的闯军发出一阵欢呼,纷纷向两门拥来。
守军将士心生恐惧,落荒而逃,向他们以为的安全的地方逃去。而闯军也无暇顾及他们,分别占领城头、箭楼等紧要之处。
正阳门下,周乾从城头跑下来,抱拳道:“督帅,闯贼已从崇文、宣武二门攻入,大量闯贼正向那里汇聚。”
周显点了点头,看着身后静静站立的千余骑卒和近两千步卒。在半个时辰前,这里的步卒还有五千余。他大声喊道:“你们没有离开,那就是愿意随我杀出城去。此刻外城守军全部拥向宣武和崇文二门,我们正面所要面对的闯贼数量并不多。只用击破他们,杀到外城门,自有大军接应我们。全军准备,半盏茶后杀出城去。”
原来,周显回到南边城墙,第一时间便抽调走了宣武和崇文二门的精锐士卒。一部分直接遣散,另一部分补充到正阳门。这也是为什么两门迅速失陷的原因。
宣武、崇文和正阳这三门都在南面城墙上,面对的是同一支闯军。只要两门被攻入,闯军必然会向两门汇集,破城之功谁不来抢。这样一来,在正阳门外的闯军数量便会减少,便是周显出城的机会。
而正阳门也没有和其他门一样,听到鼓声便直接打开。而只是先打开了城门,瓮城门依旧关着。从瓮城里到正阳门后的主街上,四骑或者八人为一排,拉起长长的队列。
初时,鼓声大作,城门大开,正阳门前的闯军士卒满心戒备。但后来发现正阳门前毫无动静,而远处宣武门和崇文门被破,负责进攻正阳门的闯将哀叹良久,觉得破城的功劳被其他人所夺。他令人上前,呼叫城头守军投降,但没人理会。相对于其他门的热闹厮杀,正阳门静的有点让人害怕。
天定風華,懦弱世子妃 凰九歌
这时,马蹄声如雷,瓮城城门被打开。官军骑兵突然从内冲出,速度极快,转瞬间便冲到了闯军前阵跟前。
闯军无备,转瞬间被杀了个人仰马翻,哭爹叫娘,瞬间全军溃散。那闯军吃了一惊,大声叫喝着聚兵布阵,但被唐琦一箭射中面门,跌落马下。他的死引发了更大的混乱,前路完全被打开。
周显看唐琦已经得手,骑马出城,向王维栋道:“王千户,你在京师多年,熟知外城的环境。你和吕明带三百骑不走主街,沿胡同小道而行,尽可能的在外城引发混乱。半个时辰后,在永定门前与大军会和。记住,只有半个时辰。”他是崇祯帝派给他的锦衣卫,本来还有高文采,但后者不愿出城。城破之后,高文采选择了自杀。
两人抱拳领命而去。
周显让士卒拿来一把长刀,笑着递给骑马立在自己旁边的吴襄,“吴将军也曾任一地总兵,这提刀杀敌的本事应该不生疏吧!”
吴襄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有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周督帅,我可以让我的这十几个家仆随您杀敌,但我的那些家属……”
周显道:“吴将军放心,我只是和想小吴将军做一笔生意,他们便是我们交易的筹码,断不会让他们受到任何伤害。”
说完,他转头向旁道:“黑明道,你带五十骑,全力护住吴将军的家属。若是他们受到任何伤害,我拿你是问。朝宗、密之,你们两个和他们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