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碩鼠肥

言情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 線上看-第六百二十八章 掃蕩中原看書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九山王身上的漆黑龙袍顿时放出一片黑光,护住全身。同时,抬手一指,一柄漆黑如墨,形如月牙的弯刀,将黑白双剑挡住。随后九山王冷笑道:“王丰,你所倚仗的无非就是那一门指力的神通,每天用过两次之后,就将法力耗尽,再无动手之力了吧?哼,本王现在就站在这里,绝对不躲,你不妨用你的神通来打本王,看本王怕不怕你。”
王丰闻言,哼了一声,道:“看来你身上的护身法宝不少啊!黑山老妖真对你如此看重,能赐你这么多护身法宝?”
九山王道:“你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王丰当即不再废话,手提戮神刀朝着九山王冲了过去,刀气勃发,往九山王猛砍猛劈。双方斗了两个时辰,始终不分胜负。最后王丰忍不住动用了混元绝灭灵光指。那九山王身上果然有高品质的护身灵篆,灵光一闪,当即将王丰的混元绝灭灵光指给挡住。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此时王丰法力耗尽,只得后撤,暗暗施展九息服气之术恢复。九山王见王丰放松了进攻,当即施展鬼爪之术,往王丰抓来。王丰此时无力反击,不过在来之前,王丰已经将生祠之中的香火愿力收集起来,又凝聚了一具法身。此时眼见九山王攻来,王丰脑后顿时一道金光冲空,显出了法身的身影,伸出手掌,往九山王的鬼爪抓去。
王丰的法身拥有为数不小的香火愿力,论实力,在神灵之中也算不得弱,至少也算地仙。此时法身出手,将九山王挡住,王丰得以顺利施展九息服气之术,恢复了法力。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第六百二十八章 掃蕩中原熱推
随后,王丰也不再试图继续施展混元绝灭灵光指去击杀九山王了。毕竟看九山王这么风轻云淡,完全不怕继续战斗下去的样子,可以推想起手中的护身灵篆应该的确是不少的。
王丰仅只能再施展一次混元绝灭灵光指,即便用出,多半也无法击杀九山王,反而会耗干法力,没有力量来应对突发情况。
当此大战之际,未能击杀敌人却先一步耗干自己的法力,这是极为不明智的。
因此王丰果断收手,一刀逼退了九山王之后,便即不再进攻,道:“九山王,今日天色已晚,再战无益,我们明日再打。有胆子的,明天就不要做缩头乌龟。”
九山王哼了一声,道:“就怕你不敢来!”
当下双方退兵。回到营寨,众将都对今日斗法的情况议论纷纷。就听天机子道:“都督的道法果然厉害,不过九山王也不愧是成名多年的鬼修,一身本领让人惊叹。难怪当年龙虎山天师亲自上芒砀山,也未能将之收服。他有如此本领,明日斗法,都督能有把握将之击败吗?”
王丰沉吟了一下,道:“那九山王的确修为不凡。不过最让我头疼的却不是他的道术神通,而是他的护身灵篆。这些灵篆应该是黑山老妖赐给他的,防御力惊人,任凭我如何攻击都根本无法伤到他。如此一来,他已经便立于不败之地了。这才是他最难对付的地方。”
就听天机子点头道:“不错,若我们连他的护身灵篆都破不了,那还谈什么击败他?他的护身灵篆品阶极高,王都督的那一指之力,实是已经超越了地仙境界的极限,但却还是不能将之攻破,可见要想击败九山王,必须寻找更强的力量。”
王丰道:“道友的意思,是请神兵天将们出手?”
天机子道:“若是神兵天将们肯出手,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王丰点了点头,道:“待我施法与诸位神将沟通一下。”当下王丰默运法力,与虚空中密切关注这战局的神兵天将们沟通了一阵,这才睁开眼睛,叹道:“中岳和东岳的神将说,他们此次出兵,为的就是拿下九山王。但九山王此时与陈八斤的兵马混在一起,气运相连,已经深度参与进了人间皇权之争,在这个时候,他们反倒不好出手了。”
天机子沉吟道:“神兵天将们不好出手,那就只能我们自己想办法了。虽然天规森严,我道门修士凡天仙以上境界者,不得逗留凡间,但为了除魔卫道,护卫道统,道门前辈们还是遗留下了不少厉害的法宝神兵,以震慑妖魔。这些法宝神兵一旦祭出,便是天仙级的邪魔也要饮恨败走。据我所知,三大道宫便都有这样的法宝。尤其龙虎山天师代代相传的三五斩邪雌雄剑,据说乃是太上老君亲赐,以天师正法祭之,威力惊天。若能请张天师携此剑出手,何愁不能斩杀九山王?”
王丰道:“不是说张天师数十年前亲自出手都没能斩杀九山王吗?那九山王也是在那次之后,才威名大振的。”
天机子笑道:“当日张天师根本没有请出三五斩邪雌雄剑,而且九山王也没有与张天师正面对战,而是仗着鬼窟内的阵法,与张天师纠缠了许久,最终逼得张天师无奈放弃而已。可是现在不同了,九山王祸乱天下,神人共愤。如今神兵天将都在天上看着,九山王气数已尽。此时张天师若是出手,可谓是顺天应人,想必张天师绝不会推辞。”
王丰点了点头,道:“那就请道友去龙虎山走一趟,请张天师前来降妖除魔。”
天机子笑道:“以我看来,单请张天师还不够,还该再请先天宫和方仙道的道友们一起来共襄盛举才是。”
王丰闻言,顿时大喜。三大道宫算是天界在人间的代言人,若是真的能请动三大道宫的人一起来助战,这就说明天庭已经表明了态度,认同雍宁为人皇。
这份意义是极为重大的。
王丰当即道:“道友所言甚是!只是何人可以为使,前去三大道宫请人?”
天机子道:“贫道去龙虎山,贫道的师弟天星子去先天宫。至于方仙道么……。”
就听旁边的神光子道:“方仙道便由贫道走一趟吧。燕齐之地,本就是方仙道的大本营,我崂山与方仙道的许多道友都有往来,去走这一趟,当无问题。”
王丰大喜,当即请天机子、天星子和神光子动身。
三人当即去了,半日之后,天机子当先领着当代天师赶到,王丰亲率众将出营迎接。双方刚刚坐定,就见天星子也来了,随行的还有先天宫的清微真人。王丰再次出营迎接。
清微真人气度从容地随着王丰进了大帐,与张天师见礼,分左右坐下。王丰陪着说了一会话,这才看见神光子返回。跟着神光子到来的却不是方仙道的掌教李少君,而是一位道号黄芽仙翁的地仙,在方仙道中辈分倒也不低,不过却只是算是旁支。
就听神光子对王丰小声地道:“方仙道内有不同的意见,其中几个支脉支持的是青州的刘铭,故此对与前来助战并不那么热衷。李少君也不好强行拂逆众人之意,只得派了这位黄芽仙翁前来,表明方仙道有限度支持的态度。”
王丰点了点头,毕竟来者是客,做朋友总比做敌人好得多。因此王丰也延请黄芽仙翁上座。
看看众人聚齐,王丰将眼前的情况仔细说了一遍,随后道:“九山王仗着其护身灵篆强悍,全然不怕与我交战,十分猖獗。明日出战,还请三大道宫的诸位前辈们慨然出手,将之击败。也让他知道什么叫邪不胜正。”
张天师微微点头,道:“王都督放心,只要明日九山王敢出战,贫道保证他不能安然离去。”
王丰闻言,顿时大为放心、
次日,王丰调出兵马,前去与九山王交战。但久等九山王不出,王丰顿时颇为气愤,领着少量骑兵来到陈八斤的营寨之前,大喝道:“九山王,我们昨日约好,今日再战。你为何出尔反尔,不来迎战?你再不出,那我也不奉陪了。这就领兵离去,袭击中原各城去了。”
就听九山王的声音响起:“王丰,你暗中请来三大道宫的人助战,莫非以为能瞒得过本王?你我之间,公平对决,无论你有什么招数本王都全部接下。但你请来三大道宫的高人,那就是你不讲规矩在先,本王自然要避战不出了。”
王丰闻言,顿时皱了皱眉头,道:“两军交战,各请帮手,这不是很正常的吗?我请了三大道宫的人助战,你若是不服,也可以请你那些旁门左道的修士前来相助。”
九山王道:“任凭你怎么说,本王绝不会上你的当。”
王丰顿时有些头疼,当即回去与众人商议。就听张天师道:“九山王不敢出战,那也好办。咱们便分兵两路,王都督继续领兵攻击陈八斤的兵马,贫道等人则直扑芒砀山,先将芒砀山的鬼窟也铲掉。九山王若是不想自己的巢穴被毁,那就只能乖乖的出来与我们交战。”
王丰闻言,当即点头,却又不无担心地道:“只是如今整座芒砀山都被九山王用阴阳两界阵给罩住,化作了一座人间鬼国,不破此阵,只怕无法进山。”
张天师闻言,笑了一下,道:“区区一座阴阳两界阵,何足挂齿?此阵不过是引九幽之气侵蚀人间,妄图偷天换日,将人间化为适合鬼物生存的鬼国而已。贫道对这种阵法颇为熟悉,曾亲自见识过几次,待我进阵,破之不难。”
王丰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清微真人气度从容地随着王丰进了大帐,与张天师见礼,分左右坐下。王丰陪着说了一会话,这才看见神光子返回。跟着神光子到来的却不是方仙道的掌教李少君,而是一位道号黄芽仙翁的地仙,在方仙道中辈分倒也不低,不过却只是算是旁支。
就听神光子对王丰小声地道:“方仙道内有不同的意见,其中几个支脉支持的是青州的刘铭,故此对与前来助战并不那么热衷。李少君也不好强行拂逆众人之意,只得派了这位黄芽仙翁前来,表明方仙道有限度支持的态度。”
王丰点了点头,毕竟来者是客,做朋友总比做敌人好得多。因此王丰也延请黄芽仙翁上座。
看看众人聚齐,王丰将眼前的情况仔细说了一遍,随后道:“九山王仗着其护身灵篆强悍,全然不怕与我交战,十分猖獗。明日出战,还请三大道宫的诸位前辈们慨然出手,将之击败。也让他知道什么叫邪不胜正。”
张天师微微点头,道:“王都督放心,只要明日九山王敢出战,贫道保证他不能安然离去。”
王丰闻言,顿时大为放心、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第六百二十八章 掃蕩中原展示
次日,王丰调出兵马,前去与九山王交战。但久等九山王不出,王丰顿时颇为气愤,领着少量骑兵来到陈八斤的营寨之前,大喝道:“九山王,我们昨日约好,今日再战。你为何出尔反尔,不来迎战?你再不出,那我也不奉陪了。这就领兵离去,袭击中原各城去了。”
就听九山王的声音响起:“王丰,你暗中请来三大道宫的人助战,莫非以为能瞒得过本王?你我之间,公平对决,无论你有什么招数本王都全部接下。但你请来三大道宫的高人,那就是你不讲规矩在先,本王自然要避战不出了。”
王丰闻言,顿时皱了皱眉头,道:“两军交战,各请帮手,这不是很正常的吗?我请了三大道宫的人助战,你若是不服,也可以请你那些旁门左道的修士前来相助。”
九山王道:“任凭你怎么说,本王绝不会上你的当。”
王丰顿时有些头疼,当即回去与众人商议。就听张天师道:“九山王不敢出战,那也好办。咱们便分兵两路,王都督继续领兵攻击陈八斤的兵马,贫道等人则直扑芒砀山,先将芒砀山的鬼窟也铲掉。九山王若是不想自己的巢穴被毁,那就只能乖乖的出来与我们交战。”
王丰闻言,当即点头,却又不无担心地道:“只是如今整座芒砀山都被九山王用阴阳两界阵给罩住,化作了一座人间鬼国,不破此阵,只怕无法进山。”
张天师闻言,笑了一下,道:“区区一座阴阳两界阵,何足挂齿?此阵不过是引九幽之气侵蚀人间,妄图偷天换日,将人间化为适合鬼物生存的鬼国而已。贫道对这种阵法颇为熟悉,曾亲自见识过几次,待我进阵,破之不难。”
王丰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笔趣-第六百二十五章 攻破鬼窟看書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周纯轻叹了一下,道:“薛周气量狭小,时常恃强凌弱,我不过是见他势大,不得不屈从之而已,哪有什么忠心!”
谋士道:“这就是了!雍宁当年为绿林军立下了汗马功劳,却反被薛周逼走。如今领兵返回荆州,一呼百应,迅速拿下平春、随州、襄阳等地,站稳了脚跟。再加上坐拥扬州、徐州、交州的王丰更是用兵如神,法力惊人,自领兵以来,鲜少败绩。薛周与之相较,简直不值一提。将军既然愿意屈从于薛周,为何又不愿意归雍宁?咱们先派人过去看看,倘若那边的条件还可以,归顺过去似乎也无不可。不但前程更加远大,而且还能与家眷团聚,也不用拼命厮杀,岂不三全齐美?”
周纯闻言,顿时心动,点头道:“好,既如此,你可为使,前去雍宁处查看情况。”
那谋士本就出身鹿门山,当即领命上岸,去见雍宁,待了不久,便即返回,一路上宣扬雍宁之军秋毫无犯,而且还带回了数百封将士们的家眷写的书信,分发给平春军的将士。众将士当即哄抢,乱作一团,得到书信的将士喜极而泣。没有得到书信的将士们则满怀希冀地看着岸上,尽皆全无战心。
周纯见状,也不理会,问谋士道:“那雍宁怎么说?”
谋士道:“雍宁承诺,只要将军愿意归附,不但仍旧率领原有兵马,而且今后还将一视同仁,大加重用。众将士的家宅产业分毫不动,此外还另有赏赐。今后克平中原,匡扶天下,将军不失封侯之赏。”
风华
周纯闻言,沉吟了片刻,叹道:“薛周确非明主。今后得天下的,必是王丰、雍宁。天数如此,我也只能顺应天命而行了。”
当下周纯遣人向雍宁表示了归顺之意。
雍宁闻讯,顿时大喜,当即驾小船与周纯在汉水之上会面,一番交谈,周纯极为满意,对归顺雍宁再无疑虑。
当下雍宁请周纯协助攻打薛周。周纯新附,正是需要表现的时候,当即欣然从命,即领兵回走,在武昌城外与领兵赶来的薛周相遇。
周纯出其不意地发动攻击,打了薛周一个措手不及,双方正混战间,雍宁和潘刺史领兵杀到,当即加入战团,薛周顿时抵挡不住,当即大败,折兵大半,只得退入武昌城中坚守。
雍宁让潘刺史领兵围城,自己则率领万余兵马往西,去堵截竟陵军和长沙军的退路。
竟陵军和长沙军本就被赵江率领着四五万兵马纠缠得无法脱身,闻听雍宁又堵住前路,顿时慌了神。
两军主将正没奈何,就听雍宁遣使求见。二人当即接见。原来却是雍宁邀请二人在江上会面。
竟陵军的主将名叫黄灏,沉吟了许久,这才道:“雍宁能率军抵达这里,必定是已经击溃了薛周的兵马。他不立刻攻击我们,却要求与我们会面,必定是存了让我们归顺的打算。你对此怎么看?”
长沙军的主将名叫刘璟,闻言想了想,道:“如今我们已经被雍宁和赵江堵截在了中间,进退不得。死战必败,不如去听听雍宁怎么说。”
黄灏闻言,顿时知道刘璟已经有了归顺雍宁之意,当下原本迟疑不定的黄灏也瞬间偏向了归顺,于是点头道:“既如此,我们就去看看情况吧。”
于是二人乘坐小船出了军阵,与雍宁在江心会面。不得不说,身负潜龙气运的雍宁还是颇有魅力的,一番交谈,黄灏和刘璟都对雍宁的气度颇为折服。又听闻平春军的周纯已经归附雍宁,薛周更是大败,困守武昌,败亡指日可待。二人自然不会陪着薛周败亡,在得到雍宁善待自己的保证之后,当即写了表文,愿意归附雍宁。
至此,雍宁已经收复了襄阳军、平春军、竟陵军和长沙军,加上他和潘刺史率领着进入荆州的四万余兵马,其麾下总兵力已经超过了十万人。若再算上赵江的四五万兵马,则其总兵力达到了十五万之多。
而且收降了竟陵军和长沙军之后,荆州与扬州便已经连成了一片,雍宁之军再不是深入敌后的孤军了。
当下雍宁一边写了战报,将情况上报王丰,请令定夺,一边又督率各军赶到武昌,准备攻城。
战报传到王丰手中,王丰当即大喜,传示众将,言语之中对雍宁颇为夸赞。众将见状,顿时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王丰与于乘龙等人分析了眼前的形势之后,认为如今自家兵马的重心应该转到荆州那边,先拿下荆州,再图北方。但淮北这边却也不能立刻就撤,必须要拖住陈八斤的主力,防止他分出兵马去荆州搅局。
于是王丰写了书信,委任雍宁为荆州经略安抚使,全权负责荆州战事。又发文回金陵,请王父调拨钱粮军械,为雍宁助战。
至于修士层面上,王丰却并没有再给雍宁派去支援。一来是淮北这边,陈八斤军中的旁门左道之士极多,自己也紧缺人手,二来则是荆州那边有鹿门山的修士帮助雍宁,并不缺人。
果然,那薛周战场失败,当即发动蛙族的妖怪和自己这些年招揽的旁门左道之士出手,试图道法取胜,却反被鹿门山的修士抓住机会,连续几场斗法,将薛周身边的修士杀的大败,死伤惨重,很快便再不成气候了。
薛周无奈,只得向留守南阳的吴寒,驻兵江陵的袁福和更南边的衡阳军求救。同时,薛周暗地里还遣使向陈八斤求援。
不过薛周派给陈八斤的信使刚出武昌城便就被鹿门山的修士给截杀了,求援信根本没有送达陈八斤手中。
至于给吴寒、袁福和衡阳军的求援信,鹿门山的修士却并没有拦截,打的就是围点打援,在野战之中消灭对方兵力,以减轻日后攻取各城难度的主意。
吴寒和袁福以及衡阳军那边都念及唇亡齿寒,当即出兵来援。不过吴寒之军却被襄阳军半路击败,复又退了回去。袁福的兵马顺江而下,快要抵达武昌时,又被雍宁布下的伏兵击败,狼狈退回。
至于衡阳军,出兵到了长沙,正在攻城,却不料交州那边的徐豹忽然兵出梅关,直逼衡阳。衡阳军闻讯,只得急忙回撤。谁先岭南西路的宗元兴也忽然领兵近万过灵渠,顺湘水而下,数日之内便抵达了长沙,将正在撤退中的衡阳军给截住,一番交战,衡阳军大败,残部退到衡山时,再次遭到徐豹的伏击。其主将战死,两万兵马或死或降,很快烟消云散。
徐豹和宗元兴当即合兵一处,过长沙,出洞庭,直逼江陵。
在这种情况下,荆州的局势可以说已经彻底抵定了。但薛周却仍旧不甘心失败,负隅顽抗,最后雍宁按捺不住,发动总攻,经过一番血战,终于攻破武昌,薛周死于乱军之中。
那袁福也有许多蝠妖相助,也不甘心失败,出战领兵顽抗,交战之中,被徐豹一箭射死,江陵随即被夺取。
随后,雍宁督率各军金币南阳,把守南阳的吴寒见大势已去,只得举军投降。
荆州之战,从薛周出兵袭击九江算起,到雍宁翻越桐柏山袭击荆州,再到如今雍宁大军全取南阳结束,总计历时两个半月,大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一路高歌猛进,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战绩。
如今雍宁督率的荆州各军,其总兵力已经达到了二十万之巨,完全是一股不可忽视的,足以左右天下局势的力量了。
消息传到淮北,王丰顿时大喜过望,陈八斤却面色难看至极,思前想后了许久,这才道:“王丰兵强马壮,自己却不称帝,反而在数月之前搞出了什么推举人主的戏来。这雍宁也是人主的有力人选之一。如今雍宁拿下荆州,声势大涨,只怕下一步王丰就要将他推上人主之位了。不过朕听说,当日他们选出的人选之中,还有王丰的父亲和于乘龙、于畏等人,都是有力的竞争者。那于畏坐镇徐州,拥兵十余万,势力也不小。于乘龙兵力虽相对少的多,却尽皆精锐,其本人在军中的威望极高。王父更是王丰的生父,身份不同寻常。以朕之见,倘若让王丰整合了扬州、荆州、徐州、交州、幽州之力,则不但再难以制服他,反而我们要担心他会来攻打我们。唯今之计,只有设法挑起他们内斗。众将听令,立即派人去扬州散布流言,就说雍宁和于畏欲要自立为王,脱离王丰控制。再去徐州和荆州散布流言,就说王丰欲要让王父称帝,日后要将人皇之位传给他自己的儿子。因此准备将威胁他家帝位的雍宁和于畏给除掉。”
战报传到王丰手中,王丰当即大喜,传示众将,言语之中对雍宁颇为夸赞。众将见状,顿时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王丰与于乘龙等人分析了眼前的形势之后,认为如今自家兵马的重心应该转到荆州那边,先拿下荆州,再图北方。但淮北这边却也不能立刻就撤,必须要拖住陈八斤的主力,防止他分出兵马去荆州搅局。
于是王丰写了书信,委任雍宁为荆州经略安抚使,全权负责荆州战事。又发文回金陵,请王父调拨钱粮军械,为雍宁助战。
至于修士层面上,王丰却并没有再给雍宁派去支援。一来是淮北这边,陈八斤军中的旁门左道之士极多,自己也紧缺人手,二来则是荆州那边有鹿门山的修士帮助雍宁,并不缺人。
果然,那薛周战场失败,当即发动蛙族的妖怪和自己这些年招揽的旁门左道之士出手,试图道法取胜,却反被鹿门山的修士抓住机会,连续几场斗法,将薛周身边的修士杀的大败,死伤惨重,很快便再不成气候了。
薛周无奈,只得向留守南阳的吴寒,驻兵江陵的袁福和更南边的衡阳军求救。同时,薛周暗地里还遣使向陈八斤求援。
不过薛周派给陈八斤的信使刚出武昌城便就被鹿门山的修士给截杀了,求援信根本没有送达陈八斤手中。
至于给吴寒、袁福和衡阳军的求援信,鹿门山的修士却并没有拦截,打的就是围点打援,在野战之中消灭对方兵力,以减轻日后攻取各城难度的主意。
吴寒和袁福以及衡阳军那边都念及唇亡齿寒,当即出兵来援。不过吴寒之军却被襄阳军半路击败,复又退了回去。袁福的兵马顺江而下,快要抵达武昌时,又被雍宁布下的伏兵击败,狼狈退回。
至于衡阳军,出兵到了长沙,正在攻城,却不料交州那边的徐豹忽然兵出梅关,直逼衡阳。衡阳军闻讯,只得急忙回撤。谁先岭南西路的宗元兴也忽然领兵近万过灵渠,顺湘水而下,数日之内便抵达了长沙,将正在撤退中的衡阳军给截住,一番交战,衡阳军大败,残部退到衡山时,再次遭到徐豹的伏击。其主将战死,两万兵马或死或降,很快烟消云散。
徐豹和宗元兴当即合兵一处,过长沙,出洞庭,直逼江陵。
在这种情况下,荆州的局势可以说已经彻底抵定了。但薛周却仍旧不甘心失败,负隅顽抗,最后雍宁按捺不住,发动总攻,经过一番血战,终于攻破武昌,薛周死于乱军之中。
那袁福也有许多蝠妖相助,也不甘心失败,出战领兵顽抗,交战之中,被徐豹一箭射死,江陵随即被夺取。
随后,雍宁督率各军金币南阳,把守南阳的吴寒见大势已去,只得举军投降。
荆州之战,从薛周出兵袭击九江算起,到雍宁翻越桐柏山袭击荆州,再到如今雍宁大军全取南阳结束,总计历时两个半月,大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一路高歌猛进,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战绩。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如今雍宁督率的荆州各军,其总兵力已经达到了二十万之巨,完全是一股不可忽视的,足以左右天下局势的力量了。

© 2021 燕鑫書庫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