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rum超棒的都市异能 禁區獵人 線上看-第七百四十三章 契約形式分享-vvmzp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在西王母意识所在的空间内,狩猎队围成了一个圈,开始讨论这份契约到底应该怎么弄。
万年前西王母所代表的后土一族,曾跟猎门祖师爷云儿签订过契约,只不过这份契约的模板西王母不愿意提供,说是当年这份契约是对她的一种羞辱。
林朔也不知道这种根本不是人类的存在,羞耻感是从哪儿来的,不过既然如此也就不好勉强,大伙儿先议一议呗。
西王母一听林朔等人要商量一下,说是等商量好了叫她就行,然后眼睛一闭这就消失了。
场上剩下林朔、苗雪萍、苏念秋、苏冬冬、贺永昌、唐灵玉、魏行山、海伦这八个人。
其中七个是猎门中人,只有海伦是欧洲教廷的女教皇。
阵营不太一样,所以众人先把目光集中到了海伦身上,先看看她对这份契约有什么想法。
海伦琢磨了一会儿,对林朔煞有介事地说道:“哥,我觉得得让西王母做你的女奴才行,以后你说什么她就得干什么。”
“海伦啊,你以后好歹是个教皇。”林朔点起一根烟说道,“说话就这么没溜吗?”
“在哥哥面前,我算是什么教皇啊。”海伦笑着说道,“胡闹就行了,哥哥会替我兜着的。”
苏冬冬在一旁实在听不下去了,用意大利语说道:“你别找死,就算撒娇也得挑个他老婆不在的时候。”
海伦这才正了正神色,忌惮了看了苏念秋一眼。
苏念秋这会儿似笑非笑,也正盯着她看。
四目相接,海伦打了一个寒颤,低下头去说道:“我对这份契约没什么想法,哥哥嫂嫂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在海伦表态之后,林朔把目光看向了唐灵玉。
我真的沒開掛
剩下的七个人都属于猎门,可论关系远近,有五个都能算林朔的自家人。
苏念秋是夫人,苗雪萍是姨娘,魏行山和贺永昌是干兄弟,苏冬冬是大姨子。
自家人之间的意见,是可以最后交换的,所以在海伦表态之后,林朔首先得重视的,是唐灵玉的意见。
唐灵玉略作思忖,说道:“我有个事情,想跟总魁首请示一下。”
“请讲。”
“西王母这件事闹得这么大,现在虽然是可以收场了,可我们对公众到底应该怎么交代?也就是说,之后唐氏集团的报道,应该这么做。”唐灵玉问道,“像西王母这样的存在,我们应该向公众说真相吗?如果说,应该怎么说,而如果不说,应该怎么编。我们跟西王母的契约里面,是不是要包括这类信息的发布细节?”
林朔一听这个问题,稍微想了想,反问道:“唐灵玉,那到现在为止,你知道西王母到底怎么回事儿了吗?”
唐灵玉怔了怔,摇了摇头。
“那不就结了。”林朔说道,“哪怕我们实际上正在西王母的意识中,可西王母所代表的后土一族究竟是什么,拥有怎样的力量,对我们人类又是什么态度,这些依然是迷。
我们现在只是有机会,跟它们达成一段时间的和平契约而已,这也是目前我们实力和理解力能办到极限了。
对西王母来说,她根本不在于我们对外界说什么,所以这也就跟契约无关。
至于有关西王母的信息到底应该怎么公布,这是你们媒体专业的事情。
我个人的建议,是你们唐氏集团可以咨询一下华夏高层,大家做一个统一的方案。”
“好,我明白了。”唐灵玉点了点头。
“那你唐家本身,对这份契约有什么需求吗?”林朔问道。
“没有了。”唐灵玉笑着摇了摇头,“毕竟无论是我们唐家还是整个唐氏集团,都代表不了人类。我只剩一个问题,还请总魁首示下。”
“你说。”
“刚才林总魁首跟这个李芊芊动手的过程,我没看懂。”唐灵玉说道,“西王母这么强大的实力,她弄这么一个李芊芊出来,跟总魁首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这未免有些太荒谬了。而这个局面,显然是总魁首一力促成的,这到底是如何办到的,还请总魁首示下,我很好奇。”
“哦,这个问题,我来替林朔回答吧。”苗雪萍这时候说道,“唐灵玉你想错方向了。
刚才这个李芊芊,可没你们想象得那么弱。
西王母尽管无法动用本体的力量,可在那一瞬间,还是把这具身体的力量拉倒了目前人类修行的极限。
在我念力探测中,这是个修力、借物、炼神三道九境大圆满的绝顶高手,是个跟我堂哥苗光启等量齐观的存在,甚至在身体状态上更好。
正常情况下,仅是李芊芊一个人,就能跟我们八个人匹敌。
所以西王母当时说要教训林朔,这不是什么虚张声势,她是能办到的。”
“那总魁首为什么赢得那么轻松?”唐灵玉问道。
“因为林朔抓住了最好的出手机会。”苗雪萍说道,“西王母虽然存在了无数年月,可是用人类的身体战斗,显然不是她经常经历的。
东王公就是担心这点,所以当时才会提出让自己代替西王母出战,结果被西王母拒绝了。
这就好像你唐灵玉忽然变成了一只蚂蚁,你知道怎么用蚂蚁的身体去战斗吗?
所以她必须要有一个适应当前身体力量的过程。
这个适应的过程,西王母显然是不想让林朔知道的,所以她当时用话术干扰了林朔,说起李芊芊跟林潮东的关系。
林朔第一时间就识破了,可他没有马上动手。
而是等西王母话说到一半,力量的适应期也接近尾声的时候,忽然出手。
这个出手时机,是西王母最意想不到的。
因此,一招就结束了。
其实说到底,一旦修力到了人间尽头,只要能找到合适的出手时机,对方但凡还是个人类,那再强也没用。
更何况,林朔本人还会炼神,他能感知到李芊芊这具身体的力量变化,所以要找到这个时机,并不困难。”
“其实还是很凶险的。”林朔这时候说道,“要不是我最近炼神破镜,还真没办法感知到这种变化。”
“你当时如果用真言化实,是不是会更轻松一些?”苗雪萍问道。
“真言化实会消耗我全部的念力,那就是一锤子买卖,而西王母把意志投送到人类身体上,很可能可以做无数次。”林朔摇了摇头,“所以一次真言化实哪怕战果再辉煌,也会让我丧失之后的战斗力,不如直接把那具身体捣碎比较实在。”
“嗯,有道理。”苗雪萍点点头,“好了,我来说说对这份契约的意见吧。”
众人听到苗雪萍这句话,都不由自主地正了正神色。
苗雪萍是在场辈分最高的猎人,林朔都对这个姨娘尊敬有加,所以她的意见,自然是被大家重视的。
苗雪萍清了清嗓子,说道:“其实我们现在签订的什么契约,都只是表面文章。
契约应该由三方构成,那就是契约签订的双方,以及负责监管契约的第三方。
沖喜新娘
而现在第三方是不存在的,所以在双方力量不对等的情况下,力量强大的那一方如果想要撕毁契约,是不需要成本的。
所以现实一点说,这份所谓的契约,只不过是我们人类的自我安慰而已。
万年前祖师爷能跟后土一族签订契约,并且履行到现在,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
而这个原因我们现在不清楚,也就无法确保这份契约今后有效。
林朔,是不是这个道理?”
林朔神情无奈地点点头:“没错,现在这个情况,我只能去争取最好的局面。可惜人力有时而穷,有些结果是无可奈何的。”
“所以啊,你得实际一些。”苗雪萍说道,“其实我们人类约束事情的时候,是有两种方法的。
一种是理性的契约,明文规定双方的权利义务,并且有第三方监管确保契约有效。
这种方法,如今看来并不适用。
那么只有多考虑第二种办法了。”
“什么办法?”林朔问道。
“情感约束。”苗雪萍说道。
“啊?”林朔没听明白,“您的意思是,跟西王母建立情感?”
搞定你,嫁給我 晚天欲雪
“对。”苗雪萍说道,“林朔我问你,我们人类最普遍的契约是什么?”
林朔这会儿已经懵了,摇了摇头。
“是婚约。”苗雪萍说道,“为什么婚约最普遍,是因为婚约既包括了契约约束,也包括了情感约束,是两位一体的。虽然也有离婚的,不过这是在缺乏第三方有效监管的情况下,这算是成功率最高的契约方式了。”
“姨娘。”林朔总算听明白了,“您的意思是,如果要建立契约的话,我们最好跟西王母建立婚约?”
“不,不是我们。”苗雪萍指了指林朔,“是你。”
“我不同意!”不等林朔表态,苏冬冬这时候直接站了起来,“什么呀这是?!”
我在路的盡頭等你
“苏小姐稍安勿躁。”贺永昌说道,“我倒是觉得这个法子不错。”
血族新娘 皆無艾爾
“没错。”唐灵玉说道。“既然单纯的契约不可靠,那么建立婚约是最稳妥的,感情可以慢慢培养。”
“刚才西王母不也说了么,她是喜欢做女人的。而但凡是个女人,以老林的魅力,肯定能管上。”魏行山扭头对林朔说道,“老林,这才是你的核心优势,你得知道利用。”
“我去你的。”林朔瞪了魏行山一眼。
苏冬冬这时候显然急了,伸手推了推自己的妹妹,说道:“你倒是说句话啊。”
苏念秋方才一直在低头思考,这会儿抬起头来,说道:“现在问题是,李芊芊的身体已经不能用了,那么西王母的意志会投送到谁身上,跟林朔履行这份婚约。”
“啊?”苏冬冬显然没想到妹妹会这么说,“你这就同意了?”
“林朔多个老婆,这种事情我经历得还不够多么?”苏念秋苦笑道,“先提了试试吧,这也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况且就算我们有这个想法,人家也未必答应的。”
苏念秋话音刚落,西王母那双紫色的眼睛就睁开了。
紧接着,东王公的眼睛也睁开了,眼神很焦急:“你可别听他们胡说八道,这种低级生物,怎么可以玷污你这样高贵存在?”
西王母淡淡说道:“一万年前,你不也跟一个低级生物厮混去了,你能做初一,我就不能做十五吗?”
“我……”东王公一阵语塞。
“滚开,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哎!”东王公叹了口气,一双眼睛就闭上了。
而西王母那双大眼睛,则开始打量起林朔,说道:“这个议题不错,我要开始挑选身体了,那么在场这四个女人,你希望我选哪一个?”
……

7mo8r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禁區獵人討論-第七百三十六章 甲方乙方推薦-pf3eh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苗雪萍不愧是苗家借物集大成者,这一下“咤雷”的威力之强,差点没让李泰安死第二次。
李泰安其实就是李天罡,去年就去世了,不过被“东王公”附身,并且施加了难以言状的力量,年轻了三十岁,修为体力重回巅峰。
可是这种施加的力量,毕竟不是本源力量,人死不能复生,李天罡本人意识已经消散了。
而苗雪萍这道“咤雷”,那是含怒出手。
天雷诛邪,把东王公的附身给劈掉了。
李泰安躺地上不仅外焦里嫩,而且容颜肉眼可见地衰老,五分钟不到老了足有十岁。
而有这五分钟时间,林朔长话短说,把东王公的情况就告诉大伙儿了。
苗雪萍听完直抖愣手,听这意思,自己还真把祖宗给劈了。
那赶紧救人吧。
苗雪萍把震雷之力撤走,然后再给这个全身大规模烧伤的尸体上药,这时候也就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
救了两分钟,李泰安终于睁眼了。
这会儿的李泰安看上去有五十来岁了,老头看着苗雪萍,表情很复杂。
林朔在一旁劝道:“后代能耐大,总归是好事儿。”
“能耐未免也太大了。”李泰安摇摇头,“一个之前拿弓箭指着我,另一个干脆把我给活劈了。”
“行啦,一万年前的祖宗,早都出五服了。”苗雪萍说道。“就你刚才那种没头没尾的说法,我劈你没毛病。别倚老卖老了,有事儿说事儿。”
“嘿,她还不认祖宗你看?”李泰安指着苗雪萍对林朔说道,“这难道还有天理了?”
“没事儿。”林朔又劝道,“我也不认。”
“你……”李泰安气得手直哆嗦。
周围人里,还是贺永昌和苏念秋厚道一些,一左一右把人给扶起来了。
其中贺永昌说道:“老先生,您来头确实够大,辈分也够高。
不过咱们都到这个地方了,无非是办事儿而已,说那些虚头巴脑的没用。
眼下这头东西,怎么办呢?”
“你们看着办呗。”李泰安把手拢进了袖套里,“一个个能耐不是大吗?上去试试呗。”
臥底女仆 向日的葵淚了
“您别生气。”贺永昌又说道,“您是地主,好歹给我们一些情报,别让我们上去蛮干。”
“是啊。”苏念秋柔声说道,“我们既然根据您的指引进来了,就是来帮忙的,您不是祖宗吗?一家人别说两家话。”
李泰安扭头打量了一下苏念秋,然后微微怔了怔,喃喃说道:“你这丫头,我越看越像个人。”
苏念秋也是微微一怔:“像谁呀?”
“我老婆。”李泰安说道。
“李泰安,你要是再这么说话,我也动手了。”林朔在一旁警告道。
“你这孩子不讲理。”李泰安说道,“我说她长得像我老婆怎么了?她跟云儿确实像嘛。”
“云家祖师爷?”林朔眉头微微一皱。
“嗯,脸蛋子长得不像,这小姑娘比云儿漂亮一些,不过气质很像。”李泰安说道,“当然了,气质相似,准确的说,是生物磁场相似。
这说明修行天赋,尤其是炼神天赋,是一个级别类型的。
你们也别少见多怪的,这个类型的女人,三十年我还见过一个。”
林朔一听这话,心跳差点漏一拍,赶紧问道:“三十年前那个,是谁?”
我的女神有點壞
“也是我的直系后人。”李泰安说道,“名叫云悦心。”
“那是我娘。”林朔说道,“您能详细说说吗?”
“想知道啊?不难。”李泰安指着远处沉睡的“病原异种”说道,“你去把它收拾了,我就告诉你。”
軍少霸愛:豪門女兵王
“不如我们换一种玩法。”苗雪萍在一旁冷冷说道,“你告诉他,我就不收拾你。”
“你……”李泰安又气得哆嗦上了。
东王公虽然本体强大,可如今力量抽调不出来。
意志附身李泰安之后,他只能利用李泰安这具身体的修为。
而被刚才那记“咤雷”劈完之后,这副身体机能受损,虽然还是借物九境的水准,可比起之前是要差不少的。
要是搁在地面上,河图九重天的群星引力对上阳八卦的自然之力,李泰安自问可以跟苗雪萍一较长短。
可眼下是地底,群星引力弱而自然之力不受影响,更何况天雷诛邪,震雷克附身。
所以眼下的苗雪萍吃李泰安,那是吃得死死的,她用神念一探就清楚了彼此的实力对比,于是敢这么威胁。
后辈造反,李泰安没什么招儿,只剩下生气了。
这时候还是林朔说道:“姨娘,你就别刺激他了,一会儿人被气跑了,这么大地方没人带路也是个事儿,我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总魁首。”贺永昌这时候说道,“这才第一头东西,您这个殿后位就别出手了,坏规矩,还是我来吧。”
“你什么水平就敢去啊?”李泰安说道,“之后路还长,我也不想你们过早有什么损耗,多说几句让你们知道厉害。
这头东西,叫雷暴兽,别看它睡那儿傻不拉几的,醒了可是两回事儿。
再怎么说,也是吸收了西王母力量的东西,不是你们之前在地面上见识过的那些货色。
为什么叫雷暴兽,看见它背上那道锯齿了吗?
那不是物理攻击的,而是走电的。
刚才苗雪萍劈我那一下,我为什么这么伤,那是因为雷暴兽所在之地,本就是电荷聚集之处,雷电的威力是加强的。
它一旦醒了,这儿附近方圆十里,落雷滚滚而下,见谁劈谁,人的速度快不过雷电,所以根本就没法躲。
否则我虽然不能动用本体的力量,可这副身体也好歹是借物九境大圆满的修为,收拾它我还用得着你们啊?”
听完李泰安这番话,林朔看了苏念秋一眼,又看了看苏冬冬。
苏家姐妹同时点头回应,然后人影一闪不见了。
贺永昌脸上似笑非笑,问道:“那按照前辈的意思,我们应该怎么对付它?”
李泰安眉头一皱:“你们是猎人,还是我是猎人啊?
我担着以后被西王母追责的风险,把你们叫进来,我图什么?
不就是觉得你们好歹是专业的,我这叫对症下药吗?
怎么对付异种,我都把情报说完了,你们自己想辙去啊?
问我,问得着吗?
到底谁是甲方,谁是乙方?”
吸血鬼新娘:愛上僵屍先生
“甲方乙方是吧。”林朔听到这儿说道,“那就是买卖了。”
硝煙
“是啊,我没说不给钱啊。”李泰安说道,“根据我这具身体的记忆,李家在瑞士银行存了不少钱呢,我留着也没什么用。”
“钱我不用。”林朔摆了摆手,“就李家那点家底,付不起我们这批人的出手费用。”
“那你要什么?”
“要什么回头再说,总之是你们欠我们的。”林朔说道,“你东王公和西王母,欠我们猎门的。”
“我欠你们没事儿。”李泰安神情有些犹豫,说道,“可我做不了西王母的主。”
“你不是她老公吗?”林朔问道。
“我是庶夫,地位相当于你们人类的小妾。”李泰安说道,“我前头还有一百三十六个前任呢。”
“那这些前任哪儿去了?”
“死了啊。”
“死了你怕什么?你不是最大吗?”
“身体死了,意识还在呢,存起来了。西王母有什么事儿要做决定,就会召那些前任的意识一起开会,我现在还没这个资格,等我死了才有。”
“你们家够复杂的。”
“那是,跟你们人类不一样。”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给西王母治病,治好了她回头还不认账?”
“这个问题,你要这么理解。
你脚上长了个疮,半夜睡着的时候,一群蚂蚁把疮给啃干净了,疮好了,那你会去谢那群蚂蚁吗?
你第二天醒来发现屋里有一群蚂蚁,是不是操起杀虫剂就把它们给灭了?
小子,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就构不成平等的买卖关系。
我以前做过人,也跟女人一块过了日子,所以我能耐下性子跟你们交流。
西王母和我那些前任们,可没这个兴致。”
“那应该怎么办呢?”
“你首先得证明,你,或者你们,是跟西王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没错,是这个道理。那你跟西王母,是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力量差距有点悬殊,不过大体上能算一个级别。”
“那我们要是把你揍了,是不是能证明我们跟西王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你们打不过我的,我现在本体不在而已。”
“可你欠我们的。”
“欠你们也没法让你们打得过我嘛,两码事儿,放水人家看得出来。”
“那你能不能增强我们的力量,让我们打得过你,或者说,到达你们这个级别呢?”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倒是有个办法,不过这事儿很难,我可以答应你,等事情一了,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试一试。”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不过现在说这个还太早。”李泰安一摊手,“我现在可不欠你什么,这头雷暴兽,你们又没搞定。”
林朔看了看李泰安身后的苏家姐妹,笑了笑,说道:“你再仔细看看。”
李泰安眉头一皱,望雷暴兽所在地方瞄了一样,发现这东西还是睡着,跟之前没什么两样。
而这个时候,海伦的圣光术,已经接近尾声了。
随着周围的光亮越来越暗,在黑暗即将到来的那一刻,李泰安终于看到了异常。
雷暴兽的上半部分,慢慢“滑”下来了。
刚才林朔一个眼神,苏家姐妹一左一右,拉着一根异种天蚕丝跑了个来回。
雷暴兽因此一分为二,在睡梦中死得很安详。
李泰安摸了摸自己的脸,嘀咕道:“光一头,可不算我欠你什么大人情。”
混世聖尊 我咬月亮
林朔微微一笑:“还请前辈头前带路。”
……

c6qer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禁區獵人-第七百三十四章 工友相伴-r01ns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这天上午狩猎队吃饱喝足,海伦再给大伙儿来了个清醒术,一行十一人开始向地底空间进发。
据李天岚昨天透露的信息,其实目前整个地底空间,就是西王母体内。
之前狩猎队在地面上路过的石林、荒原、山脉、裂谷,这都是西王母身体的表皮。
多佛恶魔、林苏虫这些,相当于人身上的跳蚤寄生虫。
而进入了地底空间,也就是西王母体内,情况就要比表皮复杂得多。
原本西王母清醒的时候,因为其强大的力量约束,它体内是相对有序的。
就跟人似的,人要是健康,那么身体各个器官就会各司其职,无论是免疫系统还是体内微生物,都会保持一定的平衡,其中有益的微生物会发挥自己的作用,而有害的微生物则会被免疫系统排斥。
现在西王母被地菩萨入侵,神志不清,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那么器官就开始衰竭,免疫能力也开始下降,体内群魔乱舞。
而一旦时间拖得久了,身体就开始部分病变,这就是忽然肿胀起来的二十万平方公里的紫色区域。
目前林朔这行人要做的事情,就是穿过西王母体内的病变区域,来到西王母的意识所在地,相当于人类的中枢神经系统。
至于到了那儿之后,自己这伙人能做什么,林朔这会儿心里其实是没底的。
原本他的打算,是跟西王母交流一番,看看这位上古大神是哪儿不高兴了发这么大脾气,能安抚就安抚。
如果安抚不下来,条件谈不拢,那就掀桌子打一架。
打应该是打不过的,可来都来了,总比什么都不干强。
可现在听李天岚的意思,西王母没了神智,那交流就无法进行了。
而如果想趁它病要它命的话,估计也没什么机会。
因为一只蚂蚁打一个健康的成年人是没机会的,而打一个身体病变的神经病,其实也没什么机会,这叫绝对力量差距。
更何况如今西王母这个状态,据说是因为在抵抗地菩萨。
那么就算林朔能打赢西王母,能不能打也是个问题。
天塌下来,个子大的先顶着。西王母个子大,先顶上去了。
林朔这时候要是把西王母给揍了,怎么想都有些替人类自掘坟墓的意思。
因为就对抗地菩萨这件事上面,西王母并不是敌人。
说是盟友可能不至于,可西王母就生存在地底浅层,在人类跟地菩萨之间,它至少是块挡箭牌。
形势目前就是这样,自己这群人能到西王母本体跟前干什么,林朔现在不知道。
可看李天岚的意思,肯定是能发挥作用的,至于到底能发挥什么作用,他没说。
他不说林朔也没法逼他说,倒不是祖宗不祖宗的事儿,其实年代差那么远,祖宗这事儿林朔压根没放在心上。
林家人敬祖的事儿,是林家形成之后才开始的,一万多年前的事儿,那早就过了追溯期了。
关键在于,林朔这趟来,本来就是平定事端的。
重生異世之成為樹怪的男人
为了平这件事儿,如果说自己这群人过去有作用,那先过去再说。
至于到地儿了会发生什么,随机应变就是。
……
十一个人的队伍,行进按照的是猎门的老规矩。
贺永昌依然是突前,林朔还是殿后。
苏家姐妹在两翼游走,跟林、贺两人前后左右护着中间的队友。
队伍的正中间,是苗雪萍。
有了这个九境大圆满的阳八卦借物猎人,这趟狩猎队的远程手段一下子就拉满了。
只要确保苗雪萍正常发挥,那绝大数的威胁都到不了狩猎队跟前。
而自从重返地底空间之后,林朔的注意力也经常放在自己的姨娘身上。
他现在云家传承二境了,跟其他到达这个境界的云家传人不同的是,他能明晰地感受到八种自然之力。
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完全具备了修行阳八卦的条件。
之前林朔也能调用阳八卦之力,不过那种时灵时不灵的拳意或者龙息,虽然威力大,可往往指望不上。
霸斧
要想真正掌握自然之力,并且将自然之力作为以后三道合一的基础之一,系统地学习阳八卦,那还是必须要有的过程。
林朔想学阳八卦,这事儿按理说不叫事儿,无论苗光启还是苗雪萍,跟他的关系摆在那里,传授给他是没问题的。
可林朔作为猎门总魁首,办事儿不能想当然,要顾及得更多一些。
目前猎门在推行改革,提倡传承共享,这也是苗光启一力推动的。
这个事情在猎门内部,推动起来难度自然不小,到目前为止,绝大多数家族表面上赞同,可实际上正在观望。
網遊之戒律牧師
而林朔想修行阳八卦,苗雪萍和苗光启其实都做不了主。
真正能做主的,在法理上应该是苗家小家主苗小仙,实际上是老家主苗天功。
神通乾坤
没有得到苗天功的允许,林朔要是自己先学上了,这是犯忌讳的。
不过以苗天功目前跟林家的关系,这事儿其实有的商量。
所以此时林朔虽然不便明着请教苗雪萍,可先观察预习起来,问题不大。
阳八卦到了姨娘这个程度,八种自然之力如臂使指,论控制的精细程度,她比老丈人苗光启还强,是当世第一人。
这个肯定需要杰出的天赋支持,不过她如何能做到这一点,在方式方法上林朔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参考的。
其他的阳八卦修行者,别说苗小仙了,哪怕是苗成云这种已经初步晋入到强九境领域的借物修行者,在调动自然之力的同时,依然有诸多的不便。
脚踏的方位、敌人的位置、手上的法印、口中的真言,这些要素缺一不可,虽然可以凭借高超的战斗智商做到因势利导,可终究有限制。
而像苗雪萍和苗光启这样的大圆满级高手,显然没有这些限制,他们调动自然之力,是随心所欲的。
为什么有这样的区别,这个事儿以前林朔不便询问,可如今他能力到这个份上了,是可以通过自己的感知去观察了。
现在林朔念力外放,仔细一探查,很快就明白了。
此刻苗雪萍在队伍中间走着,可在林朔的念力探查下,她这个人是不存在的。
这说明,姨娘的神念屏障,是此行所有人中最高深的。
哪怕是苏念秋,这个苏家炼神九境的修行者,在这方面都不能跟苗雪萍相比,林朔虽然突破不了她的神念屏障,但至少能感知到她的存在。
不过,尽管姨娘这个人在林朔的念力感知中不存在,可八种自然之力,在她所在的方位明显有聚集的现象。
这说明,姨娘此刻正在不断吸取着外界的自然之力,把它们调入自己的神念屏障之内。
重生之男神是吃 北宸亦北
再结合阳八卦的基本原理,林朔于是很快想明白了其中的奥秘。
原来,阳八卦九境大圆满的修行者,能做到将自然之力“拦”到神念屏障之内,从而在自己身体周边,形成一个近距离的内八卦。
而其他的阳八卦修行者,做不到这一步。所以他们只能在天地范围之内,去符合目前自然之力的分布,识别并且规划出一个差不多的外八卦,并且以手印、真言的辅助手段,去催动自然之力,这就麻烦多了。
像苗雪萍这样的内八卦就不一样了,自然之力已经被她汲取过来了,在自己身边怎么分布是她自己说了算的。
膀不动身不摇能把手段使出来,是因为动的是内八卦的卦盘。
而且因为内八卦的自然之力,比起外界更为纯粹,所以这个八卦本身的质量就比外八卦高,也就能更加强烈地与外界自然之力共鸣,催动更大的力量。
道理这时候林朔是想明白了,不过实际操作起来,他现在还完全做不到。
这就属于“一看就会一学就废”,真要走到这一步,林朔还是得从最基本的手印、真言开始学习。
……
林朔思考这些东西的时候,狩猎队走得是老路。
这趟路,林朔之前来过,昨晚后来也走了一遍,知道问题不大,因此他敢分神考虑别的事情。
不过很快,随着李天岚的指引,老路走完了。
此刻众人所在的地方,就是之前林朔、贺永昌、苏冬冬、海伦四人来过的,那个被挖走的巢穴所在地。
一个礼拜过去了,昨晚林朔就发现,这个巢穴又长出来了,有之前巢穴一半的规模。
昨晚防护服的实验,也是在这里完成的,新的巢穴周边有人形异种。
为了谨慎起见,狩猎队在距离巢穴五十米的位置上停下来,先观察观察。
雪鷹領主
魏行山凑了上来,说道:“老林,昨天晚上你真试过了是吧?”
“不信啊?”林朔白了他一眼,“那你自己去试试?”
“信!”魏行山把头点得跟鸡奔碎米似的,“当然信。”
说话间,巢穴附近一个人形异种,就走过来了。
这头人形异种身高一米八,全身灰扑扑的,长个一个橘子大的脑袋,两条胳膊下长着三爪的手掌。
看样子,这家伙在人形异种里不是负责战斗的,而是负责干活儿的。
这头人形异种一过来,贺永昌就赶紧让开了。
黑籃奪影之光 四百四十四
老贺当然信任林朔,知道林朔他们昨晚做过实验,问题不大。
贺永昌一让,后面的狩猎队员也赶紧往两旁让,给这头人形异种让路。
而老魏面朝林朔说话,于是这头人形异种就溜达到了他身后。
魏行山如今能耐已经不算太差了,身后有人他还是能察觉到的,刚回头却已经来不及了。
人形异种飞起一脚,结结实实地踹在了魏行山屁股上。
一脚把老魏踹到之后,人形异种的三爪手掌捏住了魏行山的脚脖子,这就把这两百多斤的汉子往巢穴的方向拖。
魏行山人被倒拖着走,瞪着一双眼珠子,抬头看着林朔:“你确定你昨晚真试过?”
林朔神情淡定地点点头:“试过了,没事儿。”
“可我现在有事儿啊,它拖着我走干嘛?”
“巢穴正在建设中,人家这是个工头,以为你是偷懒的工友呢,这不得把你逮回去么?”
“那……那我该怎么办?”
霸王不敵太後(全) 天階月色
“帮人家干活儿呗。”
“啊?”
“别啊了,我看这样挺好的,顺便给你个任务。”
“什么任务?”
“你在这儿一边跟人家干活儿,顺便琢磨一下怎么跟人家交流。”
“为什么非得是我啊?”
“人家挑中你了嘛,缘分到了。”
“那你们呢?”
“附近有头东西挺厉害,人形异种在这附近总共有九个巢穴,都是为了防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