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0k5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穿越尋俠記 txt-第五六八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看書-0ysuv

穿越尋俠記
小說推薦穿越尋俠記
李世民是真的拼了。
但凡古之帝王,都把皇位看得比天还大,为了争夺或者保住皇位不会顾及其它任何利害,甚至杀兄弑父都在所不惜。尤其是李世民这样抢来皇位的人,就更不会例外。
要夺朕的江山,神仙来了也不行!
李世民也是练过武功的,虽然不是很高,但是足以供他在唐朝建立的初期冲锋陷阵,所以他运起内力喊出来的这一嗓子也是颇为响亮,弘福寺周围的士卒都听见了。
并不是每个士卒都清楚弘福寺外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这些大唐的铁血军人心目中只接受皇命和将令,如今皇帝越过了李靖、接替各个方向上的指挥官直接下令,三万五千名士卒同时响应:“喏!”
声音整齐雄壮,整个长安城都听得见。
李世民自也熟悉战阵指挥,正待喊出“放弩”的口令,忽然寺院里一个声音说道:“徒儿多谢师父与各位前辈相救之恩,不过还请师父和各位前辈让开一旁,以免被弟子姐妹误伤!”
外面骊山老母闻言就是一愣,而后隔着寺院围墙笑道:“你这妮子长本事了啊,是你夫君教的么?”
众人也都看向院内,却见大雄宝殿的房顶上忽然多了五个身影,院内的灯笼照不到屋顶上面,所以视野中的影像很是模糊,只依稀能够辨认出是四女一男。
知道这件事全过程的人们自然知道这四女就是那四名民妇,而这一男则是狄仁杰。
只听那人影处李蓉蓉的声音又说道:“师父所言极是,弟子夫君传授给弟子四姐妹很多功夫,不畏人世间千军万马……”
寺外众将士听到这里尽皆撇嘴,区区四个武者就能对抗数以万计的正规军?那是绝无可能。
即便是当初大唐的战神李玄霸也只是因为别人不知道他的生猛、才获得了锤灭数万敌人的惊爆战绩,而当敌友各部都知道他的厉害之后,他就再也杀不了这么多人了,不仅杀不了,而且有被敌人设计反杀的可能,还需要懂的战阵的将帅跟随身边才能保得万全。
李世民自然也是不信,如果对方是四个李玄霸那样的高手他还会有所顾虑,而现在对方不过是四名妇人,妇人能有多大的本事?就是樊梨花也不具备以一敌数万的能力!
于是下令:“瞄准目标!”
对方既然上了屋顶,那就不用再冲着院墙施射了,直接往屋顶上射击,需要再次瞄准。
四周数千弩兵再次回应:“喏!”虽然比前一次三万五千人的呐喊弱了一些,却也是声震四方。
然而再响的呐喊也压不住李蓉蓉的一句话:“嗓门大就能赢么?那就让你们也听听我的声音!”
無相 三天不吃雞腿
李世民才不管李蓉蓉要说什么,只待众弩兵声音一落,立即喝道:“放弩!”
听到这个命令,包括骊山老母在内的四个神仙都做好了施术的准备,只待屋顶四妇稍显败势,就要插手这一场众寡悬殊的战争,救人的同时给李世民一个教训,然而下一瞬她们却惊愕地发现,竟然没有任何一具床弩射出弩箭。
难道说这些弩兵只是口头上响应皇帝,实则阳奉阴违了?
然后人们忽然听见了一个奇怪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就好像是缥缈的远方某处,有一个母亲在给她的婴儿唱着摇篮曲,曲声轻柔而又低沉,浑厚而不失婉转,是谁在唱歌?
只不过这时候他们已经没有能力去想是谁在唱歌了,因为他们骤然感觉到胸腹之间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就好像胸腔腹腔中有一个人在挥动巨锤一样,又仿佛被内力极强的敌人击中了胸腹要穴,“撞”得五脏六腑剧痛无比,却又无从抵御。
士卒们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练过内功,而那些练有内功的也无法防御这种貌似从内往外的打击,机敏之人尚且知道主动坐倒盘膝行功抵御,而那些没有练过内功或者反应较为迟钝的士卒已然站立不住,纷纷萎顿瘫倒。
穿越七零俏軍嫂 珠燈
不止是众士卒,将领和皇帝也不例外。
拂晓无风。李世民却惊愕地发现围在弘福寺周围的火把同时熄灭,天地之间顿时变成了漆黑一团,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在火把熄灭之前的一瞬间,他分明看见包括弩兵、弓箭兵、陌刀兵在内的大部分士卒纷纷倒下。
然后他才感觉到脏腑中剧烈的疼痛,忙不迭地再次下马打坐调息。
此时要想保命,唯有打坐调息,但即便如此也未必能够保全性命。
寵君成癮 深淵離殤
最为惊奇的是武媚,她是围在弘福寺周围的皇家众人里唯一的一个无觉者,她只是觉得这来自远方的缥缈歌声很是奇异,却没有感觉到来自体内的攻击,所以她无法理解火光熄灭之前的怪异景象。
是什么力量打倒了这许多精兵强将?饶是她服食了邪帝舍利且练过阴癸派的武功,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她很想问问狄仁杰,但是此时皇帝都一脸痛苦地跌坐在地盘膝运功,自己如何可以没事?
想到此处她也不再犹豫,立即坐倒在地练起天魔策来,却不知这样一来反而暴露了她懂得内功的事实。
这时候也没有人会去注意武媚练功不练功了,神智尚且清醒的各个自顾不暇,哪还顾得上别人?也就李靖大喝了一声“保护圣上”,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保护。
连遭受的袭击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如何保护?
七品女官:單挑妖孽師爺 燕琦兒
看见这个场面,骊山老母终于放心了,笑道:“徒儿你这是从哪学来的歌谣啊?可真够厉害的,威力都快赶上太上老君和如来佛祖了,也是你丈夫教你的么?”
李蓉蓉闻言立时收声,回答道:“师父说的没错,是我夫君教的。”
李蓉蓉刚刚的确是在唱歌,用世上最强的内功唱着世上最强的歌曲,便演绎出了世上最强的声波攻击!
当时她的一双手分别握住了红拂和苏倩倩的手,苏倩倩的另一只手握住了尤翠翠的左手,尤翠翠的右手又握住了红拂的一只手,四个女人的四双手连成了一圈,于是红拂、苏倩倩和尤翠翠的内力就都注入到了李蓉蓉的体内。
这是李智云传给她们的一套并体联功,是藏传佛教中最为简单的一种功法,但是联起来之后却是威力巨大,到得南宋末年藏边五丑那样的杂鱼联功之后就能抵住天下五绝之一的洪七公的一记内力攻击。
再世為蛇 緋語
藏边五丑那样的五个人联功都能达到如此地步,何况是红拂姐妹四人?这姐妹四人若是只论内力,在当世武者之中那是稳居前四,其它内家武者最多就只能争夺第五!这样的四份内力联合起来,所形成的威力何其恐怖!
她们把内力交由李蓉蓉一人处置,李蓉蓉却没有用别的功夫,就用李智云传给她的声波攻击。李智云说过,要歼灭包围自己的千军万马,唯有声波攻击最为有效,同时也最环保。
李智云教给她的这种声波攻击名叫“蓝鲸寄语”。就是鲸鱼唱歌。
李家四妇之中,只有练成万象神功的李蓉蓉才能模拟这门蓝鲸寄语,而红拂、苏倩倩和尤翠翠则只能学一学狮吼功。当时李智云还曾打趣她们,说如果你们使用狮子吼来对敌,就是天下最强大的河东狮吼。
河东狮吼的典故出于宋代,红拂四女原本不懂,李智云就给她们解释了一下,然后红拂姐妹就再也不打算使用这门功夫对敌了,一来女人使用这门武功未免显得太不贤淑,二来既然河东狮吼是妻子对丈夫的行为,又岂能用在敌人身上?
所以此刻真的被千军万马包围了,她们也不想使用狮吼功,而是把退敌的任务交给了李蓉蓉,让李蓉蓉全权行使四人的联功内力,李蓉蓉学的是鲸鱼唱歌,既不会损害自身形象,也不存在心理障碍。
声波攻击是鲸鱼的天赋,鲸鱼既可以发出超声波也可以发出次声波,超声波可以用来攻击天敌或者猎物的神经系统,次声波则可以震荡打击其它生物的脏器。
其实鲸鱼的次声波威力并不如何强大,虽然这种声波能够在水中传播半个地球那么远,但是对于其它海洋生物的影响却是微乎其微,远远不及虎啸对其它动物产生的影响巨大。
但是李智云有办法啊,他创造出来的“蓝鲸寄语”可以做到调频调幅,还可以让次声波与攻击目标产生共振,超声波和次声波原本都是人类听不见的声音,只不过李蓉蓉唱出来的鲸鱼歌曲却是经过了调频的,所以人们才能隐约听见缥缈的歌声。
正所谓大音希声,此时无声胜有声!别看大唐铁军呐喊震天,却是根本无法与李蓉蓉这种深奥武功相提并论,两者之威力判若云泥。
骊山老母说得没错,李蓉蓉发出来的声波攻击虽不至于比肩如来佛祖,却也差不了多少了。
一片漆黑之中,忽然有个声音说道:“蓉蓉,差不多就行了,这些都是咱们华夏一族的同胞,若是你把他们都杀了,将来谁去镇压那些不安分的异族番邦?”
红拂等四女尽皆狂喜,抬头往天空看去,却见一轮残月突然现于天空,黯淡的月光里正有一道人影缓缓降落,不是李智云是谁?
四女喜极而泣,情不自禁同时喊出一声:“夫君!”
与此同时,大唐众将士均感体内剧痛一缓,那种撕心裂肺的压力骤然消失,尽皆如释重负、如获大赦,爬起身来再也生不出敌对之心,就顺着屋顶四妇的目光看向天上飘落的男子,只见这男子穿了一身白色汉服,身材颀长挺拔,犹如一棵玉树临风而降,顿生自惭形秽之感。
等到那男子落在大雄宝殿的屋顶的一瞬间,仿佛天地之间的月光全部被他一人吸引了过去,就连他身边的四女一男也都变得黯然失色,再看他的容貌,正是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双眉如剑,目似朗星,人人只觉得世上再无哪个男子比得上这个男人的英俊。
“是你?”李世民惊愕万分,随即却又若有所悟,说道:“你终究是放不下这个皇位是吧?其实,如果你想要,你直接来找我说就好了,我随时都可以让给你,又何必设计这样一个局?”
除了红拂四姐妹,除了李世民和骊山老母等四个神仙之外,场中认识李智云的人寥寥无几,只有李靖、李绩、程咬金认识,却被吓得心惊胆战。
程咬金一生中最无法忘记的惨痛就是当初被李智云凌空扔出去十里,把他从瓦岗寨的阵列里揪出来送上了隋军驻守的江都城头,李靖和李绩也都是在李智云的手里吃过哑巴亏的,见了怎能不怕?
与他们三人相比,秦琼的遗孀贾菁菁反而不认识这样的李智云,她只认识十一岁的李智云,所以此刻尚且不知来人是谁,只知道皇帝认识此人。
但是皇帝这句话可是太令人震撼了,从皇帝这句话来分析,来人是一个随时可以取而代之登基称帝的人物,这人究竟是谁?为何皇帝都如此畏惧于他?
高阳公主忍不住悄声询问站在身边的辩机,“这人是谁啊?”
辩机和尚已经石化了,哪里还听得见高阳的询问?此刻他心里已经彻底凉了,他能不知道来人叫做李智云么?只看人家老婆的本事都是人家教的,就知道来人到底有多厉害,当初自己缠着猪八戒学的那两手障眼法根本不够看,这还不是妥妥的等死么?
武媚痴痴地看着大雄宝殿上的男人,知道此人就是李智云,就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心说如果我早认识这个男人,绝对不会入宫给皇帝当妃子,恨不相逢嫁娶时啊!
只听李智云说道:“二哥,你未免想得有些多了。没人设计你的皇位,我则更不稀罕你的皇位,我要真想拿掉你这个皇帝,根本不用到这里来,也不用让我的妻子过来,打个比方,即使我人待在月亮上,想让你离开人世,也不过是一动念就实现了,我用得着像你说的这么麻烦么?”

2ij5l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穿越尋俠記-第五六七章 各路神仙-46o5d

穿越尋俠記
小說推薦穿越尋俠記
程咬金认出来了这个说话的老者正是当年在梦中传授斧法的那个白胡子老头,慌得连忙下马跪拜,说道:“师父,徒儿想死你老人家了。”
程咬金纵有一万个坏毛病,也没有泯灭感恩之心,知道若是没有这个老头传授斧法给自己,当初自己就被辅公祏给欺负死了,根本出不来牢狱,更不会有日后的荣华富贵。所以此刻也顾不上皇命在身了,先拜了师父再说。
白胡子老头却是并不满意徒弟的态度,冷笑道:“只怕你是想我死吧?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的,我传你斧法是让你拿来欺负老弱妇孺的么?”
“徒儿不敢!”程咬金连连磕头,又道:“徒儿身为人臣,自然当为皇家效命,而今圣上颁下旨意,徒儿不敢不从。”
李世民在旁边听的这个气啊,心说程咬金啊程咬金,活到这个岁数你还没活明白呢?就算这白胡子老头是你的师父又如何?天地君亲师,君排中间师在最末,当皇帝的旨意和师父的意愿相冲突的时候你理应遵从前者啊,怎么反倒往朕的身上甩锅呢?
一旁李绩就比程咬金明白事理,当即把李世民的心声说了出来:“这位老爷子,我们抓的是谋逆造反的乱臣贼子,你徒弟程咬金是在执行圣上的旨意,怎么能够叫做欺负老幼妇孺呢?这事儿不能听你这个当师父的,快快闪开吧。”
他说完这句话就偷眼去看皇帝的反应,期待看见龙颜大悦,不料龙颜大悦还没看到,右边那个老头却突然说话了:“徐世绩!我传你兵书战策、三十六计,是让你安邦定国,抵御外虏的,不是让你逢迎媚上、欺负老百姓的,你可记得我的声音?”
爵少的天價寶貝 上官嬈
李绩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就算不能从声音上面来辨认真伪,也能从“三十六计”上面来甄别,只有自己才知道当年在大龙堂南柯一梦学到的是三十六计,而这老头居然也知道,他不是传授兵书给自己的神仙又能是谁?
当即也跪下磕头道“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磕了三个头之后又道:“师父容禀,弟子这一生自问从未用师父你传给我的本领做坏事,今天这事弟子是在为圣上办事,也没有什么错,只怕师父你不知前因……”
那老头厉声打断道:“住口!你是皇帝的臣子没错,皇帝做好事的时候你尽可以一展所长倾力辅佐,我也没意见,可是皇帝做坏事的时候呢?你非但不谏言相劝,反而助纣为虐,你敢再说一遍今天这事是你的皇帝做对了么?”
李世民听得怒火上涌,反驳道:“朕执掌天下二十多年,对外纵横捭阖,打服了周边所有蛮夷,对内英明仁慈,国计民生搞得蒸蒸日上,怎么就做得不对了?倒要请教这位老者!”
“你别请教他了,你还是请教请教我吧!”中间那名老者原本一直没说话,此刻突然插了进来,说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我教给你的这句话你忘了吗?”
周围众人此时都已惊呆了好一阵了,均想:今天这是什么日子?怎么程咬金的师父来了,李绩的师父也来了,从没听说他们有过师父,今天不仅有了,而且是组团来的。最后这个老头更狠,听这说话的意思,竟然像是皇帝的师父,难道竟然是提前商量好的不成?
再看骑在马上的皇帝,只见皇帝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立即下马深施一礼,道:“世民不知神仙驾到,多有失礼,还望老神仙海涵。”
盛世妖後 淺曉萱
李世民自然听得出这个老头就是当年传授给自己帝王之术的梦中仙人,不论是那刻骨铭心的声音还是“水可载舟”的道理,都证明了老者的身份。只不过自己如今贵为天子,却是不能以大礼参见了,在称呼的选择上也很谨慎,没有叫师父。
虽说从汉朝独尊儒术以来,出自儒家《国语》中的“天地君亲师”思想理念已在人们的心目中根深蒂固,成为了敬天法祖、孝亲顺长、忠君爱国、尊师重教的价值取向,但是皇帝本人却是一个例外。
皇帝有父亲么?当然有。皇帝有老师么?当然也有。但是皇帝的父亲和老师的地位能排在皇帝之前么?答案是不能。
皇帝的父亲即使活着也只能是太上皇,太上皇的权威是不如皇帝的,否则他就不会成为太上皇。同理,皇帝的师父同时也是皇帝的臣民,两者在地位上比较起来仍是皇帝为尊。
这就是李世民既不跪拜也不自称徒儿的原因所在,他觉得自己能下马给老者行个礼已经非常尊敬老者了,就是当初观音菩萨来到大唐洽谈取经事宜的时候自己都没跪拜,这老者还能大得过观音菩萨?
再看那老头,老头却不还礼,只冷冷道:“看你这意思,是真把这个皇位当回事了,我且不与你计较,咱们只说刚才的话题,你也别忙着自诩文成武德、丰功伟绩,只说眼前这件事,里面的四个妇人犯了什么罪?你弄清楚了么?”
李世民道:“此事已经调查清楚,这四名妇人乃是谋逆造反之人,要乱我大唐江山。”
他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在想:我怎么感觉这四个妇人就是你派来的呢,是不是你觉得教给我帝王之术得了江山是占了你的便宜了,现在想要来摘桃子?
老者呵呵冷笑:“证据呢?你有证据么?”
李世民道:“当然有证据。她们侮辱皇室宗亲,残杀朝廷将士,不知服罪,负隅顽抗,这还不是证据么?”
老者怒道:“侮辱皇室宗亲?她们为什么侮辱皇室宗亲?你可知道么?她们怎么没有侮辱别人?”
李世民道:“这是她们的事情,朕本待抓捕之后细细审问,但是既然她们拒不伏法,那也不必问了。”
老者深深点头,说道;“好一个不必问了,还要一个刚愎的皇帝,既然如此老夫也就懒得跟你说什么了,就算老夫当初瞎了眼,择徒不慎!我就最后问你一句话,你现在是不是仍然打算杀死她们?”
李世民一挺腰杆说道:“没错,罪不容恕,法不容情!”
老者突然哈哈大笑,笑得众人一头雾水,笑罢说道:“那老夫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杀了她们四个!”
老头话音才落,右边那老者也就是李绩的师父忽然说道:“薛丁山何在?老夫来了这么久,你还听不出老夫是谁么?”
“啊?”弘福寺东面传来薛丁山一声惊呼,紧接着只见一个人影在遍地火把之上腾跃而来,轻功很是神异,来人越过最前一排弩车落下,跪在这个老者身前就拜:“师父,徒儿刚刚没听清楚你老说话,徒儿罪该万死!”
跪在老者身前的正是守在东方的薛丁山,人们更觉惊异,原来武林中传说薛丁山从小不学父亲薛仁贵的武功,只在一个山洞中待了七天就得了一身盖世本领,如今想来那七天在山洞里教他功夫的必是眼前这个老头。
只听老者道:“没有什么罪该万死,老夫只看你敢不敢对里面的四个妇人下手!你下手了,老夫这就清理门户!”
“清理门户”四个字堪堪出口,忽听空中一个声音说道:“就算你不清理门户,我也要让徒弟把她这个丈夫休了!”
众人闻声连忙抬头看向天空,只见火把映照中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从天而降,樊梨花见了这个妇人,立马跪倒在地惊道:“师父,你怎么来了?”
众人再次大惊,樊梨花如此神勇的一员女将,却如同她丈夫薛丁山一样,从来都不肯说她的师父是谁,没想到居然她的师父也来了,而且如此的庄严神圣,这明显不是凡人啊。
更有人联想到此前樊梨花和李蓉蓉那场争斗,最后她们以师姐妹相认,如此说来这个妇人也是李蓉蓉的师父了?
果不其然,只听贵妇说道;“我怎么来了?我若是不来,你还不得把你师姐气死?到时候就算你师姐宽容你,我也得把你这个逆徒杀了,免得给我丢人!”
一旁李世民越看越是心惊,薛丁山的轻功已经算是大唐顶尖的了,而这贵妇竟然是从空中飞来的,这样的高人谁能对付得了?或许只有紫阳真人才能与之抗衡,可是自打李玄霸死了以后紫阳真人就离开了长安,不知去哪里云游了,这边如何是好?
想起了紫阳真人,他蓦然就想到了一事,再定睛看向这贵妇,说道:“不知来者可是骊山老母?”
贵妇瞥了李世民一眼道:“没错,正是老身。怎么?老身常年与你为邻,互不侵扰,你觉得老身碍事了?”
李世民当即惶恐道:“世民不敢!”
骊山老母自从秦二世登基之后就一直住在骊山,从汉高祖刘邦开始至今,没有任何一个朝代的任何一个皇帝敢去骊山耀武扬威,更不敢招惹她。
虽然不清楚没人招惹的原因,但是想来若是招惹了肯定会带来大祸,李世民不认为自己比刘邦还厉害,所以只能友好睦邻。
骊山老母不再理会李世民,只看向三个老头中的左右两位说道;“王真人,庄真人,咱们快有一千年没见面了吧?你们两位上哪里玩去了?还有中间这位兄台是哪路神仙,有请两位为我介绍一下。”
左右两个老头同时看了中间老头一眼,左边老头才说道:“这近千年的事情一言难尽,咱们有空再细说,这位是……”
中间老头立马打断道:“庄周先别忙说我的名字,我收了一个不肖弟子,你们不怕丢人,我可怕丢人!”
殘王追逃妃
左右两个老头就都面露苦笑,左边老头说道:“我们也不好意思自报家门啊,这不是骊山的姐姐替我们说出来了么?”
旁边众人闻言尽皆大惊,原来这左边的老头也就是程咬金的师父居然是庄周!庄子!
这可是与太上老君齐名的道家鼻祖啊,更有传闻说庄子修道更在太上老君之前,只不过太上老君混得比较好,混到了天庭开宗立派,成了玉皇大帝的左膀右臂,就显得比庄子成就高了。
不管能不能混到太上老君那个位置,人家活了最少也有几百年了,听骊山老母的意思,庄子只怕已经活了千年以上,这也是长生不死的老神仙了,惹不起!
众人无不震撼,随即又想,不知这王真人又是哪一位,只不过他既然能与庄子平起平坐,显然也是一个了不起的神仙,更有甚者是中间那个皇帝的师父,看样子比庄子和王真人还要崇高,这都是凡人仰望的存在啊!
想到这里人们已然膝弯发软,若不是看见皇帝还站在那里,此时便都跪下去膜拜了。唯有程咬金不学无术,不知道庄子是谁,只默默记住了一件事——原来我师父姓庄。
或许是看见骊山老母有些不爽,中间那老者说道:“骊山的妹子,咱们回头再聊,此刻先解决眼前的事情。”
嬌妻萌寶:前任男神別亂來
骊山老母这才高兴了起来,说道:“眼前这事有什么好解决的,反正我的徒弟和徒弟的丈夫不能动手就行了,别人若是敢动手,谁动手我就杀了谁!”
穿越之一步登天 吳三炮
李世民见状不禁怒火大炽,现在他更确定这些人是有组织有预谋要夺他的皇位了,不然这么多从不干涉世事的神仙为何会来搅局?一咬牙说道:“大唐将士听真,朕命令你们即刻开始进攻,但有挡在弩车前面者,乃是他们咎由自取,不必顾惜!”
他之所以敢于如此强硬,一方面是因为不了解骊山老母的真正背景,不知道庄周和所谓王真人的实力,另一方面则依仗自己多年以来与佛道两门结下的深厚关系。
天子天子,那是有天庭罩着的,只要没有触犯天庭的利益,凡间的皇帝就是玉皇大帝的代言人,自有佛道两家提供庇护。
神仙了不起吗?是的,神仙了不起,但是也要看是哪一尊大神,你们几个不知名的散仙能跟如来佛祖、太上老君媲美么?
如今你们要夺我李家的江山,那就夺一下试试,我跟你们拼了!

12fgo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尋俠記 txt-第五六六章 千鈞一髮閲讀-pqber

穿越尋俠記
小說推薦穿越尋俠記
红拂劝武媚出去,武媚却不出去,想要继续感动一下四妇,更显得自己是真心实意想帮忙,于是双方就在弘福寺内外对峙了起来,也没过多久,忽然远远的一个尖锐的嗓音喊道:“皇上驾到!”
妖孽,請自重
庶女妖嬈
李世民来了。
李世民不得不来。
当他听说有宫中的嫔妃被挟为人质的时候,立马就感觉到事情不对,高阳和宫中的女人怎么都去了弘福寺?再问报讯的校尉,校尉也说不清楚。
在武才人被擒的情况下,即便是位高权重的长孙无忌、做事不计后果的程咬金以及极富战阵机变的李靖也没有办法,你敢攻,人家就敢杀人质,这怎么办?这事只能皇帝亲临现场定夺。
所以李世民只好带病出宫,率领一众宫中侍卫亲自来到了弘福寺。
在来路之上他还在琢磨,是不是高阳行事太过放肆,得罪了宫中的某个女人,被人设计了?
寻常百姓怎敢跟皇家公主作对?敢跟皇家作对,又恰好擒住了嫔妃作为人质,这一切都说明这是一场阴谋!人家既然身负绝世武功,又敢在长安城内滋事,必然考虑到了大军围困的结果,所以预先定下了以人质相要挟的计策。
等他到了弘福寺外,第一时间就把高阳公主,阴妃、杨妃和萧昭容叫到了身前,询问事情的经过。
在皇帝面前,阴妃、杨妃和萧美娘当然不如高阳公主有话语权,而高阳也不想让三个嫔妃来叙述过程,以免让父皇得悉这是一场因为自己吃醋而引起的纠纷,于是恶人先告状,编了谎言出来说那四名民妇是如何如何的放肆狂妄,主动挑衅皇家威严。
高阳这么一撒谎,阴妃杨妃和萧美娘就没法据实而述了,说实话不就打了高阳的脸了么?所以在皇帝听完高阳的叙述,再问她们三个嫔妃时,就都符合了高阳几句。
四个女人都没说实话,也就漏掉了这四名妇人是李智云妻子这个最为重要的信息。
高阳是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对方的丈夫是谁,她当然懒得知道对方的丈夫是谁,作为高高在上的公主,会在意即将被自己碾死的四个民妇的丈夫是谁么?
而阴凤姬等三个嫔妃,出于各自的想法,也是不想说出这个事实。
杨妃不想说,是因为她当年曾经亲眼见过李智云离开太原时对李渊、李世民等人的一番警告,这是令李渊和李世民父子非常没面子的事情,事后李渊在整个宫廷下了封口令,任何人不许提及此事,甚至不能提起李智云这个人,否则后果自负。
阴妃虽然不知道当年在太原临时皇宫里发生的这档子事,她不想说出真相,是担心万一李世民念及手足之情,放了这四名妇人,按照她的心愿,今天这事最好的结果就是李世民一怒之下命令大军杀了这四个女人。
萧美娘不提此事,却是觉得说了也没啥用,自古以来皇家内部父子反目、兄弟相残的事情比比皆是,再是正常不过,自己一个辗转了好几个男人的女人如何管得了这样的事情?
李世民问过了情况,就命四女退出大军的包围圈,同时召集众将帅来商议对策,被他喊到身边的有李靖、李绩、程咬金和薛丁山。
喊薛丁山过来是为了弄清楚对方的武功到底怎样,从而制定最佳攻击方案,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叫李绩过来是为了让他解决武才人被挟为人质这件事情。
李绩是大唐最富谋略的军事天才,与仅仅是精通排兵布阵的李靖不同,李绩更善于解决一些兵马刀枪解决不了的事情。
李绩就是当年的徐茂公。徐茂公本名徐世绩,后被赐姓为李,叫做李世绩,又因与皇帝的名字重了一个“世”字,所以再次删改为李绩。
李世民原本没有安排李绩到场,但是当他听说武才人被俘之后立即就派人喊来了李绩。
薛丁山详细讲述了寺中四妇的武功之后,众人就都把目光看向了李绩,李绩面色凝重道:“为今之计,只有微臣进入寺院与之谈判,看看能否替换武才人出来,若是对方不答应,顺便看一看武才人的位置,然后才好定计。”
李世民闻言思索片刻道:“你可以进去,但是你不能替换武才人,因为对大唐来说你比武才人重要的多。你先进去看看吧,若是实在无法解救武才人,朕只有割舍她了。”
其实李世民并不如何宠爱武媚,像李世民这个年纪的皇帝,早已是阅尽千帆、万花丛中打过滚了,一个年仅十七岁的武媚如何能令他痴迷留恋?
正所谓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但凡在男女关系上面经验丰富的男人都懂得,当身边所有年龄段的女人都千方百计讨好男人的时候,十七岁的青涩少妇是无论如何也比不过风韵十足的徐娘的。
邪王盛寵:天才小毒妃 南蕪風過
在四十六岁的李世民眼里武媚远远不如萧美娘这样的成熟妇人,在眼下的大唐宫廷,也就只有力争在众人眼里做一个乖孩子的太子李治、才会喜欢武媚这样的女子。
在李治这样的年纪,没有经验的男子选择女人就只能从容貌、年龄和共同语言这几个方面来甄别,武媚和李治年龄相近,而且有共同语言。
反过来武媚跟李世民之间就鲜有共同语言了,李世民最感兴趣的是开疆拓土、统治世界,虽然武媚对这种事同样感兴趣,但是这种话题能在皇帝面前发表意见么?说少了未免显得浅薄无知,说多了就是妇人干政、牝鸡司晨,非但不能取悦皇帝,反遭杀身之祸。
所以只要能够确定眼前这个案子中的疑犯是阴谋颠覆大唐政权,李世民完全可以舍弃武媚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与山河基业相比,武媚什么都不是。
在同意了李绩的提议之后,李世民又吩咐道:“知节,丁山,你们两个陪李绩一同进去,注意不可太过深入,只需能够看清寺内景况即可。”
李绩武功不行,所以李世民让程咬金和薛丁山陪他一同进入,当前这种形势下不能进去太多的人,否则就没有了谈判的“诚意”。
李绩和程咬金以及薛丁山当即领命进入弘福寺,一进大门就看见了院子里的情景——僧舍屋檐下悬挂的灯笼虽然不多,但足以令人看清院子里的景物——四名妇人和一个少年站在院子中央,武媚也在,却和她们保持了一段距离,似乎只是软禁。
院子里除了这五个女人之外,还有一个和尚靠近僧舍站着,正是弘福寺的住持辩机。
李绩当即说道:“你等民妇是吃了雄心吞了豹子胆了吗?居然胆敢挟持宫中嫔妃,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我劝你们还是把人放了,就此受缚,或许能够博得圣上开恩,不至于连累你们的家人族人。”
红拂立即反驳道:“没有的事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们没有挟持任何人,你们不要不知天高地厚,对付你们用得着挟持人质么?”
虽然武媚表示愿意做人质以助四妇脱困,四妇也颇为感激武媚,但是她们无论如何也不肯接受“挟持人质”这个说法,因为她们觉得那样太丢人了,挟持人质是弱者的行为,李智云的妻子在面临敌人的时候用得着挟持人质么?
只不过红拂这样一说就等于是把武媚给卖了,果然李绩反问道:“既然不是胁迫人质,为何武才人不能出寺?”
这句话就问住了红拂,总不能说是武媚自愿留下要求我们拿她为质吧?那样也太不会做人了。
幸而武媚反应迅速,说道:“我是自愿留下来的,我觉得她们四人都是不可多得的武林高人,想要说服她们归顺大唐,从此为国效力,这样也免得外面的将士有所伤亡……”
这番话可谓是有理有据,李绩不得不信,说道:“既然如此,就请武才人速速随我出去,面见圣上说明原因,一切全凭圣上裁决。”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武媚也不想留在寺内了,于是跟随李绩等人走出弘福寺,过程里四名妇人未发一言。
陰司神道閻羅天子
劍神修魔
武媚如此迅速地脱离了对方的“掌控”,这令李世民很是意外,等听完武媚的解释,才不以为然地说道;“胡闹!她们到了这个时候都不肯投降,分明是谋逆造反之人,这样的人即使你能收服了,今后你敢用么?”
天才神廚
说罢看向李绩:“她们的幕后指使是谁?可曾了解?”
李绩道:“微臣适才一心只求能让武才人脱困,没有来得及盘问。”
“嗯,就算你问了她们也未必肯说。算了,先杀了再说,如果有活口剩下再审也不迟。”李世民很是果决,随即看向李靖:“现在你可以实施攻击了。”
“父皇且慢,辩机还在里面呢。”高阳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份地位并没有跟阴杨萧三妃前往大军包围之外,而是留在了李世民的身边,李世民也没有驱赶她,此刻听到父亲下令开始攻击就忍不住提醒。
四个方向上包围圈最里层的弩兵总计架设了三百张绞车弩。绞车弩是大唐军队打攻坚战的利器,绞车弩的弩弦是采用绞车来拉开,如果换作人力来张弩,则需七十名健壮士兵才能实现。
这种床弩的射程几乎能够达到两里路,那么它所发出的弩箭所形成的打击力有多大?随便举个例子,就是寻常城池的城墙都扛不住绞车弩的一轮齐射,城墙砖石之间的粘合剂根本不足以支撑如此巨力的轰击,会被撞掉。
这样的巨弩用来摧毁弘福寺还不是轻松至极?连带着寺内的人也无可幸免。
卡其的超級異能
李世民之前一直都在考虑是否一定要救出武媚,哪里还顾得上辩机的死活,如今听了高阳的提醒才想起来寺内还有一个爆更的大神,若是把大神也杀死了不免会得罪西天那帮神佛,于是急道:“辩机禅师为何没有出来?”
弘福寺内,辩机已经傻了,他既没料到这四名美妇竟然武功如此高强,也没想到事情居然演变到了惊动皇帝、出动朝廷大军的地步。
这当口他哪里还有心思琢磨如何把四名美妇弄到手,生怕自己的龌龊想法被四妇知悉,唯恐四妇与他人交流涉及李智云的事情,进而戳破自己的阴谋,所以始终留在院中,不敢跟随众人一起出寺,反倒是寺内其它僧众早在李靖宣布戒严的时候就跟随众人一起离开了。
忽听高阳在外面喊道:“辩机,你怎么不出来?再不出来你就给这四个女人陪葬吧!”
辩机闻言就看了看红拂四女,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想要说话,却被李蓉蓉抢先说道:“你哪都不能去!就在这里老老实实地待着,只要你敢迈出一步,我立即砍了你这颗秃头!”
李蓉蓉说出了苏倩倩和尤翠翠的心声,只要待会儿证实了苏倩倩做的梦是真的,辩机就必须得死,反之则说明苏倩倩的梦是假的,就还需要辩机继续设法搭救“被困在八卦炉里”的李智云。
所以她们不允许辩机离开,不料红拂却说了一句;“让他出去吧,反正他也跑不掉。”
既然红拂这么说了,三女也就不好再坚持,李蓉蓉说道:“还不快滚!”
自从苏倩倩说出她梦里跟李智云有过交流之后,四妇对辩机已经厌恶到了极点,甚至没人愿意看他一眼,更不要说跟他说话了,所以李蓉蓉说话时根本不看辩机。
辩机如获大赦,三步并作两步跑了出来,李世民看见辩机出来了,就转头看向李靖,李靖会意,发布询问命令道:“知节、定方、尉迟宝林、尉迟宝庆可就位?”
“知节”就是程知节,程咬金,定方则是苏定方,尉迟宝林和尉迟宝庆则是尉迟恭的两个儿子,这四员将领是李靖安排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上的督阵官,负责听取他的命令同时发动攻击。
程咬金就在弘福寺正门这边,当即答道:“就位了!”
其余三个方向也传来了苏定方和尉迟兄弟的回应,李靖闻声便扬起了手中宝剑,只要他说一声“攻击”,四个方向上的三百架绞车弩便会同时施射,届时将有九百支巨型弩箭砸向弘福寺的院墙。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慢悠悠地说了一声:“且慢……”
人们寻声看去,却看见在程咬金负责指挥的弩阵前面站着三个老者,这三个老者相貌自然不同,但是年岁却似非常相近,都是须发皆白,却又都是鹤发童颜,穿着却很是古怪,似是夏商周时期的古人服饰。
连同李靖、程咬金在内的众将士尽皆有些错愕,这是哪来的三个老头?刚刚布设弩阵的时候没发现有这么三个人啊。
这三个老头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站在弩阵前方挡住了几道弩箭的去路,程咬金顿时大怒,喝道:“你们三个老头是从哪冒出来的?刚才我们宣布戒严你们没听到么?”
说话的老头站在三个老头的左边,听了程咬金的喝问之后慢悠悠地说道:“程咬金,当初老夫教你三十六路开天斧法,可不是让你欺负弱女子的,你现在跟我吹胡子瞪眼睛,莫非想用我教你的本事来对付我不成?”
“啊?”程咬金听老头说起这事,连忙定睛一看,这一看不打紧,看了之后顿时吓得从战马上滚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