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pcj精彩都市言情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第1397章 石破天驚殺伐起熱推-0r03u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小說推薦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攻伐竹节山。”
二郎真君一听,横在膝前的三尖两刃刀刃上纹理骤然亮起光,寒意若实质,丝丝缕缕,缕缕丝丝,扑到人的眉宇间,霜色一片,冰冰冷冷,四下垂落大大小小的文字,交织画面。
叮咚,
下一刻,虚空中冥冥里一声轻响,若寒夜山中传来的幽幽钟声,萧杀之气扩散开来,绕于前后左右,隐隐的,染上殷红,那是杀伐后血的味道。
叮咚,叮咚,
天光照下,杀机一道接着一道,如雨线一样,向四下散开,又如孔雀开屏,妖异神秘,湮灭所有。
二郎真君额头上第三只眼,看气机感应后周匝的异象,他一手平身,握住三尖两刃刀,声音沉稳,道,“据我所知,竹节山这个部洲关键节点落在九荒大圣手里。”
“当然。”
鴻蒙帝尊 悟空道人
观自在大菩萨手一抬,敛裙从莲花宝座上起身,裙裾下清气朵朵盛开,氤氲着金芒,来回跳跃,叮咚作响,仿佛下面有涌泉一样,她来到窗口,看向竹节山方向,在那里,天妖气腾空而起,凝而不散,汇聚成鬼车十个鸟首,自云端垂下,好一会才道,“所以得夺回来!”
观自在大菩萨顿了顿,顶门庆云上大慈大悲之意沉郁,贝叶灵文,来来回回,回回来来,继续说话,道,“真说起来,竹节山的事儿太乙救苦天尊肯定有自己的看法。”
“太乙救苦天尊。”
殺手穿越:將軍府六小姐
二郎真君眸光闪烁,他感应着来自于三尖两刃刀上的冷意,他看向站在窗前,人在粼粼飒飒的明光中的观自在大菩萨,念头起伏,一个接着一个。
原本在他看来,随人间界第一个界空融入到西牛贺洲里,特别天庭得宝霄宫势力,一跃成为西牛贺洲中潜势力很强的庞然大物,可能会让梵门焦头烂额,不得不调兵遣将,凝神应对。可他真没有想到,梵门居然另辟蹊径,把投入到西牛贺洲中的势力当做盟友和帮手,来打击九荒大圣鬼车,攻伐其掌握的部洲关键节点!
这样的事儿能成的话,恐怕人间界上浮对西牛贺洲的冲击都会被抵消!
“而且,”
二郎真君攥着三尖两刃刀,低头看着刀刃冷若秋水,飒飒寒意氤氲,真想一想,观自在大菩萨的提议确实石破天惊,可未尝不能成功啊。
其一,来到西牛贺洲的巨无霸势力不少,他们都有上境之力坐镇,有不凡的力量,在同时,他们对于在西牛贺洲的部洲关键节点都有很大的渴望。
其二,虽然各大势力都对梵门在西牛贺洲中一家独大的姿态有所微词,可真要说起来,各大势力和梵门一样,能够归于仙道,他们在以往的关系之近,肯定要超乎妖族之上。仙道联合起来,绞杀妖族,在以往不少见。
其三,具体到竹节山这个部洲关键节点,那就是九荒大圣鬼车得罪太乙救苦天尊太狠了,称得上不共戴天。而太乙救苦天尊在天庭可是帝君之尊,且天庭在西牛贺洲里的势力不小,隐隐的,有冲击第三势力的苗头,天庭真要在西牛贺洲发力,会有很强的杀伤力的!
想到这里,二郎真君不由得站起身来,他头戴三山飞凤帽,身披淡鹅黄甲胄,腰挎弹弓,仪容清俊,双耳垂肩,背后三尖两刃枪,寒光闪闪,他思考了一会,怦然心动,真要成功的话,玉虚宫能够分润竹节山这一个部洲关键节点的一部分权柄,算是在西牛贺洲中真正打开局面了。
观自在大菩萨何等人物,她美眸一转,把二郎真君的神情尽收眼底,嘴角勾了勾,笑容清浅,开口道,“二郎真君在天庭也有天职,方便之时,不妨上天,见一见太乙救苦天尊。”
二郎真君听了,怔了怔,旋即反应过来,这大菩萨邀请自己,还有这么一层意思。
确实是,真说起来,诸天万界的大宗中,要数玉虚宫和天庭的渊源最深,最起码,也是最深的之一。毕竟当年封神大战后,玉虚宫作为胜利者,有不少弟子肉身进天庭,呼风唤雨。甚至有一段时间内,玉虚宫差点成为天庭中的最强势力,反客为主。虽然后来引得帝君忌惮,然后进行手段进行清洗,可毫无疑问,玉虚宫在天庭的影响力任何势力都无法小觑。
茅山傳說
“太乙救苦天尊,”
二郎真君又想了想,终于有了决断,点头答应道,“菩萨说的不错,本真君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太乙天尊陛下了,是得拜访一下。”
观自在大菩萨玉颜上的笑容终于盛开,如明珠生晕,像雪树堆霜,美丽不可方物,她轻声道,“真君若有意,即可上天就是。”
二郎真君听了这话,知道眼前这位梵门大菩萨已经施展无上神通屏蔽了天机,他笑着点点头,说一声告辞,然后唤来自己的哮天犬,出了洞府,脚下腾起一朵祥云,托举住身子,驾鹰牵犬,搭弩张弓,纵狂风,霎时过了大海,向天界去了。
观自在大菩萨见二郎真君离开,只余下紫竹林前,叶叶潇洒,水光自外面来,氤氲在上面,如晚霞一般,美轮美奂,她美丽的眸子中的寒气越来越盛,杀机起舞。
“鬼车!”
观自在大菩萨声音低低的,微不可闻,充满着杀机和恨意。
二郎真君背后的玉虚宫并不是决定的势力,但也是重要一环,如果能够成功,那攻伐竹节山的成功率大为提升。
可不管如何,这位梵门大菩萨都准备了杀局,誓必要给向来给自己和梵门捣乱的李元丰的鬼车之身一个彻骨难忘的教训!
天界,天庭。
金水横于四下,澄明如鉴影,被天上的日色一映,团团簇簇像莲花盛开,一朵接着一朵,一朵挨着一朵,一朵压着一朵,不染尘埃,堂皇大气。不时间,有稀稀疏疏的经文坠落下来,和水光一碰,形成倏大倏小的光晕,光明绽放。
整个空间中,金水,莲花,宝灯,明彩,香气,妙音,组合成一幅又一幅绝妙的画面,让人观之忘俗。
太乙救苦天尊披着一身帝君宝衣,腰间束着彩带,佩戴着小印和玉佩,稍一碰撞,就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不见清脆,反而有一种厚重的威严,他见小童把二郎神送出去后,就收回目光,静静地端坐,顶门上庆云高举万盏金灯,璎珞一片。
少顷,只听一声轻响,一颗大星入内,继而一转,四下气机凝若宝轮,星主端坐在里面,眉宇间一片紫青,贵不可言。
再有雷霆紧随其后,耀眼夺目,神霄真王稳稳而下,他今天披着一件便衣,上面绣着五岳真形图,腰间挎着宝刀,英武十分。
两位帝君来了后,各自落座。
三位帝君之身聚集到一起后,整个大殿的天机自然隐去,人所不能够见,不能知,不能与之纠缠。
太乙救苦天尊抬起头,言语清清,把二郎真君前来的事儿讲了一遍后,当仁不让地表达出自己的意见,道,“此事我看可以做一做,打击一下鬼车的嚣张气焰。”
“嗯。”
戰神無雙 寫書板
神霄真王对打击一下鬼车的嚣张气焰是很赞同的,这一段时间来,鬼车仗着他在西牛贺洲中的优势,不断地从天庭捞取好处,提高自己的积累,在同时,对方玄天圣君在天庭如日中天,冲击帝君的势头很盛,已经引得天庭人心翩然而动了。
星君也是这样的想法,他只是提了一句,道,“真武道友有个想法,想要在凤仙郡上发力,毕竟凤仙郡上有我们天庭的根基,真要拿下来,能够用最快的速度掌握在手中。”
“能够拿下凤仙郡是最好不过。”
神霄真王眸光一瞥,自眼睑上垂下万千雷光,凝若六角垂芒,下悬宝灯,照出西牛贺洲凤仙郡的景象,在那里,天庭的敕令洋洋洒洒,自上而下,贯通内外,已经逐渐形成神灵之土,正是蒸蒸日上的姿态,他想了想,道,“根据梵门的说法,众派联手在梵门的统合之下,驱逐九荒大圣鬼车在竹节山的势力,夺取竹节山这样一个部洲关键节点后,再群而分之。梵门分毫不取,把竹节山让给所有出力的仙道势力,谁出力多谁分的多。”
神霄真王双瞳之中,雷光如狱,映照大千世界,声音在殿中响起,道,“梵门半点不取,听上去很好听,可这分明是置身事外,要把其他参与的仙道各势力挤在一起,进行挑拨。毕竟都是诸天万界的巨无霸势力,都是吃独食惯了的主儿,卧榻之侧,不会容他人鼾睡。”
紈絝王爺草包妃:傾世邪寵 閑閑的秋千
“言之有理。”
星主用力点点头,梵门可不是善茬,不会平白无故地让其他势力得到好处,从而在西牛贺洲中崛起,他看向太乙救苦天尊,道,“我们得和梵门再谈一谈,如果能成,我们不要竹节山上的权柄,而是增加我们天庭在凤仙郡上的权柄。”
“不会很容易。”
太乙救苦天尊沉吟一会,继而一笑,道,“不过是得好好谈一谈。”
谈判嘛,自然是讨价还价。
再说了,真要围攻九荒大圣鬼车在竹节山这个部洲关键节点上的势力,除去梵门外,天庭会是主力军。天庭的意见和看法,梵门得重视的。
“好了。”
三位帝君有了共识,然后把这个传递给真武大帝。
天庭,勾陈宫。
疏月挂于梧桐上,清冷的光落在叶子上,随时间推移,冷光越积越多,到最后,恍若水珠一般,打着转儿儿,把叶子压得很低,再也承受不住,只听一声轻响,往下坠去。
禍國 十四闕
叮咚,
冷光坠落,落在下面的小池里,甫一碰到水面,瞬间晕开大大小小的涟漪,每一个涟漪里都激射千百的经文,明明只有莹莹一点,可看上去,仿佛每一个都大如山岳,绽放出明辉。
李元丰的玄天圣君身披大衣,背后妖光一片,鬼车之身展开双翼,发出一声轻鸣,森绿大盛,恍若上古云霄,金火激射,远近可见。天光照下,能够看到,十个鸟首探出,耀着奇异的光彩。
李元丰的玄天圣君之身面上神情严肃,看上去正在思考。他的对面,则是一尊莲花宝座,下面琉璃一片,容月色于其中,明净非凡,不染尘埃,勾陈帝君的身影端坐在上面,看不清面容,只有顶门庆云上托举一宝瓶,自瓶口垂下水光,连连绵绵。
好一会,有人进来,来到李元丰的玄天圣君跟前,将一封手书递上,隐隐的,有浩瀚的伟岸溢出,蕴含着无上的威严。
李元丰的玄天圣君之身接过来,展开一看,眉头就是一皱,他想了一会,又把手书合上,叹了口气,道,“没想到他们几个对我当先锋,碰一碰凤仙郡的事儿不上心。”
勾陈帝君自然知道李元丰口中的他们几个是指的其他四位帝君,他微微直了直身子,宝座之下,似乎下起淅淅沥沥的雨,让月色上蒙上一层轻纱,他声音清亮,开口道,“你的提议我看了,算是让步不小,按照情理来讲,那几位应该会动心。毕竟凤仙郡这样的部洲关键节点非常重要,任何势力都会想要夺取一个。”
“嗯。”
李元丰的玄天圣君之身点点头,他的提议不算复杂,就是要和天庭合力,驱逐梵门在西牛贺洲凤仙郡的势力,从而让自己和天庭分润凤仙郡这个部洲关键节点的权柄。至于在利益分配上,天庭绝对会拿的比较多。本来以为是有不小把握的事儿,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自己想得那样。
勾陈帝君看上去置身事外,可他到底是天庭帝君,能够站在帝君的位置上思考,他继续开口说话,分析道,“要么是,那几位认为刚在西牛贺洲中开辟局面,得稳一稳,不要过分刺激梵门。要么是,那几位有了更好的选择,所以抛弃了你的提议,选择了其他人的。”
“选择了其他人的?”
李元丰悚然一惊,坐直身子。

wi3wp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txt-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百家爭鳴新未來讀書-z1qga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小說推薦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下一刻,从玉虚宫中冲出一道弥天极地的宝气,直挂西牛贺洲,遥遥看去,日月之光所照,粼粼有色,恍若澄明玉净的长河。在同时,万千光明汇聚,如晴雪所洗,弥漫一白,看不到尽头。
轰隆
宝气长河似缓实疾,贯通时空,垂到西牛贺洲这个部洲上,继而引得四面八方的气机投入到里面,惊虹倒悬,水光潋滟。
轰隆隆,
随时间推移,水声越来越响,金花坠落,妙音不断,万千气象,隐隐有香气氤氲,扑人口鼻。
轰隆隆,
到最后,整个宝气长河束成一线,径直投向一个道人的顶门庆云上,他头戴道冠,身披万朵金莲开混沌法袍,腰束玉带,剑眉入鬓,风姿特秀。再加上宝气长河垂照,波光粼粼,瑞彩照雪,更是横添三分神韵。
这就是此纪元中得道的清源道人了,他降临到西牛贺洲后,脚下自然而然浮现出宝印之相,四四方方,端端正正,印着玉虚两个古朴的大字。再然后,从周匝的地气中涌出万千的线条,投入到宝印里,让宝印介于真虚之间,不断变化。
噼里啪啦,
萬界之我開掛了 瘋狂的K
清源道人的法力刚入宝印,与之融合,就见四周不知何时,浮现出细细密密的梵文,不计其数般组合,凝成一只灿然若金的竖瞳。
噼里啪啦,
竖瞳中有亿万梵相沉浮,绕着无数的霹雳闪电,蕴含一种毁天灭地的力量,毫无疑问,要是这样的力量落下,连金仙都无法毫发无损。
这样的力量,不是其他,而是梵门在西牛贺洲中汇聚,是梵门在西牛贺洲的运势的具现化,能够扫荡上境之力。
清源道人看着这样的竖瞳,笑了笑。当年诸天万界大势力在一起,共商西游,签下榜单,除梵门认可,上境金仙不可入西牛贺洲。自己背后的玉虚宫乃当年签西游榜单的参与者之一,自己出身于玉虚宫,和玉虚宫渊源很深,自然也要受西游规则制约。要是在以前,自己这样大张旗鼓降临西牛贺洲,迎来的恐怕就是梵门超乎寻常的打击了。
“不过,”
清源道人念头一转,脚下宝印之相中浮现出其所牵引的这一片区域的山河大地,风土人情,在里面,源自于玉虚宫一脉传承的根基早已深扎,渗透到万事万物上,让之难以磨灭。
轰隆隆,
这样的物事一起,牵引到西牛贺洲的本源之力,刹那间,围绕在周匝看上去气势汹汹的梵门力量就开始渐渐散去,连同那一只恐怖的檀金竖瞳也隐去不见。
轰隆隆,
梵光去后,一片景明,清源道人剑眉挑了挑,看着身下的这一片区域,这就是人间界上浮的界空真正融入到西牛贺洲后,原本在那一界空的玉虚宫传承宗门势力直接进了西牛贺洲,成为了梵门无法干涉却真正属于玉虚宫在此纪元中心的“引子”和“锚”!
有了这样的“引子”和“锚”,才能够光明正大的降临上境之力,在西牛贺洲这个纪元中心上俯视四方!
清源道人负手而立,庆云悬彩,宝气长河倒悬,他诸般念头一闪而逝,开始眺望四方,神意囊括部洲诸般时空,徘徊左右。
在他的眼中,西牛贺洲这个部洲虽然由于纪元之力的覆盖,再加上和人间界吸引的缘故,遮上厚厚的帷帐一样,即使以他太乙金仙的神通都无法洞彻。可他此时看去,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望不到尽头的梵色。那是耀眼夺目的檀金,不计其数的梵文在其中跳跃,排列组合为舍利,如意,降魔杵,菩提子,等等等等,包罗万象。隐隐的,还有漫天佛陀、菩萨、罗汉、金刚、比丘的诵读经文,一声声,一下下,就在人的耳边。
梵门作为西牛贺洲中最为强势的势力,完全一超的姿态,简直是碾压的份上。表现在外面的异象上,就是如此全方位覆盖,统治力极强!
“至于第二,”
清源道人目光一凝,即使在梵色遮天蔽日之中,还是掩不住那一道蕴含着上古蛮荒凶戾霸道的天妖气,那惨绿的色彩沉沉郁郁,不见其底,撕裂所有。任何的光,任何的色彩,任何的声音,全部被吞噬到里面,半点不见。
这样的天妖之力,旷古绝世!
纵然梵光再盛,佛力再密,也无法加之其上!
“九荒大圣。”
清源道人的眸光转为清冷,神情莫名,这西牛贺洲上的第二大势力,不是在西牛贺洲上有先天优势的天庭,也不是广开枝叶,传承往继的玄门各派巨无霸,而是最近多个纪元向来被打压的妖族。再进一步,那就是九荒大圣鬼车一人擎天,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鬼车,”
天道之 似風追
怪物合成模擬器 沈硯
清源道人喃喃一句,对于这个妖族大圣,他可不陌生,而且记忆深刻。因为对方不但夺得了自己在此纪元中第一个得道的大运,而且随后突飞猛进,径直突破到堪比大罗金仙的天妖道第八道的境界,把自己遥遥落在身后,这对比是如此强烈,不记忆深刻都不行。
可以说,在此纪元中,清源道人等人晋升为太乙金仙,踏足上境,本来应该光芒四射,无与伦比,分攫天运,雄心万丈,可鬼车横空出世,真正力压群雄,把很多的名声和好处都揽于自己身上,如大日一般,让群星变得暗淡无光。就是以清源道人的心境,都有一点点的羡慕,那本该是自己在此纪元中的路子啊。
清源道人眸光中不同的光芒闪烁,这位妖族大圣确实光芒万丈,可根据推演来看,人间界上浮,不断有界空融入到西牛贺洲里,对这位妖族大圣在西牛贺洲的地位冲击是最大的。按照这个趋势下去,九荒大圣以后在西牛贺洲未尝还会像现在这样呼风唤雨,自己作为玉虚宫的人也未尝不能后来居上!
“再往下,”
清源道人看完满空的天妖气,精神抖擞,在西牛贺洲中的势力中,如果说第一位梵门一家独大的局面在短时间内难以彻底改变,第二位妖族紧随梵门后面的局势或许会受到冲击,那随人间界第一个上浮界空融入西牛贺洲后,对西牛贺洲改变最大的就是,很有可能兴起的在西牛贺洲中的第三势力,那就是天庭!
“天庭。”
清源道人用法眼看了眼自己脚下能够容纳自己上境之力的所谓的“引子”和“锚”,以玉虚宫在人间界的布局来看,这个“引子”和“锚”得到的并不算少,最起码,和其他玄门各派相比,优势挺大。但要把比较的标准放到天庭上,那就决然不够看了。
在第一个人间界上浮界空里,梵门的势力最大,今次就是天庭所影响的宝霄宫。可在西牛贺洲里,梵门本来就一家独大,新增的这个是个锦上添花,但天庭得到原本宝霄宫的势力范围,就有了不小的“锚”和“引子”,再加上以前的积累,能够光明正大在西牛贺洲发力,真正剑指西牛贺洲的第三大势力。
想到这里,清源道人的眸光变得幽深非常,不同于梵门和妖族的针锋相对,势不两立,梵门和天庭的关系就有意思了,以前走的近,来往密切。如果天庭要在西牛贺洲中发力,两个巨无霸势力的走向值得关注。
要知道,梵门和天庭这样的巨无霸之间关系的改变,影响太大了。不只是在西牛贺洲,在地仙界,在天界,甚至是整个诸天万界都会被波及。
泊心公寓 呂星
轰隆隆,
就在这个时候,清源道人若有所觉,他抬起头,就见从天界之上,推开一扇宏伟的门户,亿万的雷霆涌出,层层叠叠,不断向前,演化出无数的天兵天将的虚影,然后簇拥一尊下盘玄龟,上缠黑蛇的巨大法相,徐徐而来。
轰隆隆,
浩浩荡荡的天威,声势无双。
“真武大帝啊。”
清源道人拢在袖中的手动了动,背后云气一片,来来回回,根据他所见,玄门道宗随人间界这一界空融入到西牛贺洲后,有了发力的“锚”和“引子”的,让上境之力降临,力量最强的恐怕也只是自己。而天庭一出手就是真武大帝,天庭帝君之一,大罗金仙中的顶尖存在,其中的强力见之可知!
西牛贺洲,乱石山碧波潭。
原本水波森淼,深碧凝黛,四面青山倒影到里面,横贯着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地气,氤氤氲氲,来来回回,自有声音激荡,回响于周匝。就在人间界上浮的第一块界空融入到西牛贺洲,成为西牛贺洲的一部分的时候,就听一声响,从远处飞来丝丝缕缕的天妖气,惨绿阴沉,恐怖幽深,然后化为鬼车之影,投入到碧波潭深处。
李元丰的鬼车真身正稳稳而立,把从人间界返回的部分力量收入体内,贯通上下,所有一切,全部容纳。隐隐的,他还感应到闪耀的梵光,震慑妖邪,让人很不舒服。这不是其他,正是他在人间界界空中降临的力量在混沌地带和观自在大菩萨弥勒梵主降临的力量争锋的余波。
不得不说,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两个人合力极其厉害,李元丰的鬼车之身降临的力量即使只是稳住防守,也是全然落入下风,被动挨打。就是这样,在收回那一部分降临的力量后,鬼车真身的本体才有这样的余波感应。
当然了,这样的余波被李元丰鬼车真身轻而易举地压下,他背后十个鸟首攒起,看向西牛贺洲,在除去乱石山碧波潭、盘丝洞、黄花观和竹节山外,又有零零星星的地方升腾着天妖气,那是和观自在大菩萨弥勒梵主交手要守卫的战利品,人间界那个界空在变化中所衍生的混沌地带。这样的地带别看面积不大,可积少成多,关键时候,就起作用!
李元丰扫了几眼后,目光倏尔一伸,扩展到整个西牛贺洲。不同于清源道人这样的新入上境金仙,他在西牛贺洲中根基深厚,仅次于梵门居于第二,所以站得更高,看得更远,见到地更多更详细。
紅樓之山海誌
在李元丰的眼中,西牛贺洲多了融入的这一区域后,覆盖在上面的梵光并没有什么起伏,可想而知,梵门在西牛贺洲的势力何等强大,根本不是这一个界空的融合能带来大改变的。真要有所改变,可能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等等等等界空的融合才会带来。可在同时,和以往不同的是,如今的西牛贺洲之中,堂皇如日月般伟岸的气机冲霄,一道接着一道,贯通时空,照亮古今。
自从这个纪元开始,到了现在,天庭以及玄门各派终于第一次堂堂正正地降临上境力量于西牛贺洲这个部洲中,宣泄着对纪元的追逐。
这对于西牛贺洲,对于纪元来讲,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以后的西牛贺洲,会和以前不一样的!
“不一样。”
李元丰咀嚼着其中的味道,不由得想到两个字“适应”,他一路走来,就是不断地遇到新情况,新局面,而能够走到现在的位置,很大一方面源于他超乎其类的适应能力。他能够很快适应新局面,并在其他人之前寻到突破口,抢先一步。
正是这样,李元丰对于西牛贺洲的新局面是欢喜的,尤其是他作为西牛贺洲的第二大势力,且远远不能和梵门相比的程度,要是西牛贺洲没有新的变化,就按以前那种规则的话,他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推翻头上的大山。
只有新局面,新变化,才有着可能。
“心魔道,”
我真的想回家 我是小郎君
李元丰想着西牛贺洲的新局面,神意沟通心魔之主,看向西牛贺洲里。心魔道的势力和其他不一样,地盘是重要,可不是最重要的,心魔道最重要的是心魔道的道众。有心魔道道众,心魔之主就有引子和锚,方便降临力量。
也幸好如此,不然的话,如果来到西牛贺洲,像在人间界的界空中一样有山门,以梵门在西牛贺洲的强势,直接碾压成齑粉了。再厉害的山门也阻挡不住的。
李元丰看了一会,笑了笑,大袖一展,出了乱石山碧波潭,来到一个地界。

kkisg精彩絕倫的小說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txt-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氣運之下人有別-hx6h3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小說推薦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鬼车。”
弥勒梵主袈裟披肩,云出身后,循而向西,明色澄泓,绕于林前,他点点头,表示赞同。
鬼车别看刚才雷霆一击驱散了恒元魔主堵住界关的力量,可明白人都知道,这不过是演戏而已。以鬼车的力量和行事风格,他率先来到此界空,帮恒元魔主掩饰气机,十拿九稳。
“难办了。”
名校養成系統 韭菜會飛
刀客情仇 一刀筆仙
弥勒梵主顶门上庆云高举,和对面观自在大菩萨的庆云相映,横亘如线,夹道金色,呼虹引彩,他驭使法力,发现真的空空如也,不见恒元魔主的踪迹。
武修逛都市 羅鑼
別碰我的艦娘
他心里清楚,恒元魔主身为天地间第一尊魔主,又得大运垂青,深不可测,真要躲藏起来,再加上鬼车这样的现世妖族大圣帮忙处理收尾,他们两个虽然法力滔天,在短时间内还真不能把这个恒元魔主挖出来!
找不到,寻不见,不但报不了刚才狙击之仇,而且想到界空里暗中隐藏这样一尊魔主,可比黑暗里什么毒蛇危险多了!
清穿之坐享其成 樂山樂水
弥勒梵主眸光变得深沉,和天上的日光一映,金波激射,恍如和天地同色。
现在来看,恒元魔主和鬼车这个妖族大圣沆瀣一气。恒元魔主界关拦路,延缓自己等人进入界空的进程,能够让鬼车后来居上,率先进入界空,攫取好处。在同时,鬼车“知恩图报”,先进入界空后,就能够肆无忌惮地施展神通法力,帮在诸天万界格格不入明面上被人人喊打的恒元魔主掩饰气机,助力其隐于红尘万丈里。
观自在大菩萨看了弥勒梵主一眼,对于此事,她也有洞彻。只是让人郁闷的是,明白是明白,洞彻归洞彻,可对方的手段大气,阻挡不了。
“冤有头债有主,”
观自在大菩萨想了想,身前金花坠落,红雨满人裙裾,摇曳着色彩,道,“恒元魔主的事儿,我们先给他记一笔,以后找机会连本带利讨回来。至于另一个罪魁祸首洪荒异兽鬼车,反正都在西牛贺洲中,跑不了他!”
“嗯。”
弥勒梵主点点头,捏了个法印,周匝梵色照影,云气来回,不疾不徐,从容离开,前去做事。他们降临界空,可不是来耀武扬威的,有正事要做。
界空里,宝霄宫。
殿里悬一宝珠,在如青天般的穹顶上来回,圆明有方,珠滚玉盘,最外匝,绕着黄金宝焰,明辉照耀下来,让时空中都有一种堂堂皇皇,隐隐天地正统。
教育心理學 羅屹峰 劉燕華編著
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此珠上接冥冥,从虚无中来,堂皇紫青氤氲,凝炼如水,注入珠子里。正是此界空上浮,规则同化完成,虽然没有完全融入西牛贺洲里,可内外贯通之下,已经能够得天庭气运所覆,得天庭浩瀚伟力庇护,正是如此,此殿里才有如此气象。
而随时间推移,这样的气运庇护会越来越盛,直到能够接引天庭大人物的直接降临。
不过原来宝霄宫中的权势人物比如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可没有心思观察着冥冥中的变化,他们此时站在殿中大气都不敢出,因为他们感应到,殿中正有一道不可形容的强大气机,在其面前,任何的想法,任何的思维,任何的一切都仿佛在延缓,在停滞。
这样的力量,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他们战战兢兢的,有一种感觉,这样的差距简直比他们还没入道之时看着自己和天上的日月之间的差距还要大。
哪吒三太子看了一眼跟在来人身前扎着冲天髻的红孩儿,目光就收回来,他整理衣冠,对着殿中最中央的“少年”端端正正行礼,问好道,“见过大圣。”
“嗯。”
李元丰的鬼车之身坐的四平八稳,背后妖气滔滔,云彩朵朵,他微微颔首,用言出法随的语气道,“哪吒你在此界中做的不错,待帝君们都看在眼中,待你回转天庭,定有赏赐落下。”
李元丰说完后,眸光一转,再落到宝霄宫的几个神君身上,刹那间,殿中玉烟飞彩,金焰射虹,郁郁莲花盛开,把他上古天妖道的凶戾掩去,取而代之的是天庭大神的峥嵘威严,光芒激射斗牛之间,道,“你们几个也有功,以后去天庭会有一番造化。”
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等人听到这样的话,莫名觉得惊喜,就好像天大的好处砸在头上,又好像是人间界的帝王许诺没有什么任何功名的落魄读书人一般。
李元丰顿了顿,顶门庆云高举,隐隐的,玄天圣君之相浮现,其头戴宝冠,镶嵌十六颗宝珠,璎珞垂到跟前,挡不住如日月般的双瞳,继续道,“你们以后要进天庭,会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天庭和下界完全不一样,你们想好以后的路子没有?”
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宝霄宫在此界空中算得上一个小天庭,两位神君执掌宝霄宫,当然能够想象作为新人进入天庭对窘境。没有后台,没有人脉,境界修为一般,虽然说是有不小的功劳,可功劳这事儿,不可能吃一辈子的。
房東先生小怪癖
真想起来,对于未来,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等人有一种茫然,一种无措,一种恐怖。
李元丰看在眼中,微微一笑,如和煦的春风扑面,引得奇花绽放,锦绣天成,开口道,“本大圣和天庭的玄天圣君交好,你等可投到玄天圣君门下,受得庇护,以后自有大展拳脚的时候。”
“玄天圣君。”
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等宝霄宫的高层不知为何,听到玄天圣君四个字,虽然说第一次听到,可瞬间就对其在天庭对权势和地位以及其他了如指掌,如同刻在识海里一般。他们都怦然心动,这在天庭中可是帝君之下的大人物啊。如果说大树底下好乘凉,玄天圣君在天庭绝对是一株大树,让他们这些人乘凉绰绰有余。
“这个,”
哪吒三太子听了,却是怔住了。本来他见李元丰的鬼车之身前来,心里还是高兴的,毕竟他知道来的这位和天庭玄天圣君的关系,他来了,可以抗衡玄门中降临的两位大能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的无上威势。可他真没有想到,这位妖族大圣见面后就直接挖人!
下界的宝霄宫的人不知道,可哪吒三太子可是清楚啊,眼前这位在天庭的玄天圣君可是其志高远,剑指帝君的,在天庭是如日中天,不可一世,连现在天庭在位的几位帝君都有所忌惮。在同时,宝霄宫的土著们对于天庭来讲还是有用的,帝君们也看重。如果宝霄宫的人归到了玄天圣君门下,那帝君会怎么办?天庭恐怕得又起波澜了!
哪吒三太子想要说话,可他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在他的周匝,不知何时,垂下幽幽深深的光,如同帷帐一样,把他围在里面,让他和外面的时空隔离。
哪吒三太子感应到这种超乎时空之上的力量,又看了一眼端坐在上面的李元丰的鬼车之身身上比大日还要浩瀚的光彩,嘴角勾了勾,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事关玄天圣君这等人物的事儿,又和自己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自己何必开口招惹?
“如何?”
李元丰见哪吒知趣,面上笑容更盛,只是看着下面的宝霄宫的众人,声音不大,可威势无双,道,“你们现在是天庭有功之臣,我才这么跟你们讲话。不过你们得记得,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儿了。”
话语落下,殿中烟水森淼,浩瀚如画卷般展开。在画卷中,一个又一个的故事衍生出来,讲述的是人把握不住机会,从而时移世易,从而后悔莫及。
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等人看着,神情变化不定。他们知道自己的情况,他们身为下界土著,力量什么的在天庭是拿不出手的,现在能够被天庭上的上神们看重,主要还是因为此界空的缘故,以及他们和宝霄宫的渊源。而这个不可能吃一辈子的,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此界空和宝霄宫的变化,只会削弱,不会变强。
按照他们的想法,如果能够趁着此阶段他们最被看重,“卖”一个好价钱,那真的是顶顶好。
只是归于玄天圣君门下是不是最好的选择?
李元丰坐在大殿最上面的宝座上,四下莲花盛开,彩色照耀,他该说的都说了,就看殿中宝霄宫的神灵们如何选择了。
事实上,能够做到这一点已经到了极限。以他的地位,肯定不可能用什么神通法力来强行让宝霄宫的神灵们归于自己玄天圣君之身门下的。那样的话,吃相太难看,只会因小失大,连累自己冲击天庭帝君的步伐。
跑動(官場小說)
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等人想了一会,有点动心,不过两个人刚要开口,冥冥之中,似乎他们两个人感应到,殿中高悬的宝珠前所未有的光明。
“嗯?”
舜天神君到了嘴边的话语不由得打了个转儿,又咽了回去,换了一个说辞,讪讪道,“我们要再考虑考虑。”
“考虑,”
李元丰用手扶着扶手,上面绣着飞龙之相,还有双翼展开,骨骼粗大,他目光一挑,落到大殿的宝珠上,神情莫名。
重生之都市無上天尊
刚才的变化,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等人看不明白,可他看得清清楚楚。显而易见,是天庭的气运贯通于宝珠之上,冥冥之中,产生影响,让舜天神君等人有了决断。天庭的帝君们心细如发,他们拜托自己来照看宝霄宫的事儿的同时,恐怕也预料到了自己今天的动作。
只是这样无声的交锋,都是在天庭规则之内,有着默契,没有出格的地方。只要不动用伟力强行扭曲人的念头,自己能够近水楼台先得月引导宝霄宫的人,天庭的帝君们也可以通过宝霄宫和天庭的气运相连来影响宝霄宫的人。
“不过,”
李元丰并没有因为招揽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被阻拦而生怒,他挑着眉,看向下方,等待结果。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是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宝霄宫是宝霄宫。在以前,或许两者密不可分,但到了现在,就一样了。宝霄宫的其他人,会有自己的想法的。
真如李元丰所想,时候不大,从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后面,传来甲胄碰撞之音,然后焰明升腾,走出多人,为首的看上去是个中年人之相,他披着龙首甲胄,头上有弯弯的角,只露出两只眼睛,向前行礼,道,“上神,我等愿意归于玄天圣君门下。”
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两个人随着声音看过去,待看清楚站出来的来人后,就是一惊。站出来的这伙人虽然比不上当日虚国神君皈依梵门的那一批,可不少也是神君之下的层次,在宝霄宫中有力量,有根基,有地盘,有人脉。他们出去,影响也不小。
火娥神君看在眼中,高高挽起的发髻上的簪子上凤纹摇摆,似要翩翩起舞,她张了张口,想要说点什么,到最后,还是没有说。在她看来,宝霄宫上下团结一致,作为一个整体,能够在上界天庭中得到更大的好处。可宝霄宫不是一个人,不是两个人,是很多人。在以前有宝霄宫完完整整的建制,再加上没有别的选择,可以在一起,但如今来看,以后宝霄宫不存,所有人要在上界天庭开始新的生活,心思就多了。
自己和舜天神君想要稳一稳,以后再说。站出来的人却觉得摆在眼前的是个天大的好机会,把握住了,以后会在天庭顺风顺水,未来不再迷茫。
这样的选择,对自己和舜天神君等宝霄宫的领袖来讲,不是很好,但对于宝霄宫具体的神灵来说,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没有什么不对的。
火娥神君想到这,心里幽幽叹息一声,她和舜天神君两个人在宝霄宫中经营这么多年,根基很深,愿意跟着他们俩走的很多,但随着和上界天庭的联系越来越多,见识到上界天庭的强横存在后,宝霄宫以后再也不是铁板一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