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39e1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網遊之王者再戰 遺忘之志-1669 繼承推薦-i0yd0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你,你是薇尔莉特?”
睁大了自己的眼睛,雪灵幻冰的表情此时也变得犹如之前见到那场风轮炮轰炸的时候所表现的一样夸张,她上下打量着自己面前的这名曾经照料过许久、看上去与娜希娅别无二致的少女的身躯,半晌之后才将自己犹豫之下的疑问说了出来:“可是你……怎么……你是什么时候……”
“虽然很高兴你还记得我的名字,不过——我们的小灵冰看上去还没有反应过来啊。”一手搭腰、一手捏着下巴站在了两个人的面前,“娜希娅”的表情此刻也带上了玩笑之时所特有的恶趣味:“怎么,难道你一直都没有向他们说明我的存在么?”
一等狂妃:壓倒腹黑殿下
“我当然没有说明,谁知道你是不是天天在盯着我,万一惹你不高兴了怎么办?”一旁的段青则是苦笑着摊了摊自己的双手:“我可不想受到什么来自阴间的记恨什么的。”
“你也知道我没有办法真正惩罚你啊?”翻了翻自己的眼睛,走上近前的“娜希娅”嘴角挂起了更加妩媚的弧度:“不过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抬起头,望着那不断风云变幻天空的双眼中充满了更加享受和满足的惬意,那微微伸展开来的双臂仿佛也像是在拥抱着眼前这片草原与天空共同组成的世界,看上去美丽无比的画卷半晌之后才被雪灵幻冰整理完毕的一声问候所打断:“薇,薇尔莉特小姐。”
“叫我娜希娅就好了,我之前不是说过了么。”依旧沉浸在前方不断吹拂而来的新鲜空气,“娜希娅”闭着眼睛回答道:“这副身躯的主人……虽然是个愚笨而又纯真的女孩,不过我还是会尊重她的意志和意愿。”
“所以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压低了自己的声音,雪灵幻冰捂着嘴巴瞥向了一旁的段青:“能不能事先向我解释一下啊?”
“很简单,就是我在娜希娅爆发前的最后一刻进入了里世界的侧面,将她即将断掉的命运锁链拉回来了而已。”就像是在诉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实,段青状若无事地伸手摆出了一个拉扯的动作:“当然,以我现在的脆弱程度,重新进入里世界深处并接入轮轨风险太大,所幸我并不需要做到这种地步,我只是把锁链的另一头交给了她而已。”
穿越之虛擬人生 午夜狂想
“结果……她就替换到了娜希娅的身上?”望着段青随后指向的那名正在闭眼仰天拥抱自然的女子的后背,雪灵幻冰啜喏的声音变得更加不可置信了:“那她现在算是什么状态?她不是还在避风港么?”
“这家伙——咳咳,我的导师早在莫尔纳出手的时候就已经被限制住了所有的行动了,就算她醒过来之后也是如此。”似乎是感受到了前方那名女子身上骤然散出的威胁之意,段青咳着嗓子将自己刚刚打算脱口而出的称呼改了过来:“为了逃脱这份桎梏,她一直瞒着对方与我保持着联系,包括最近的炼金研究以及我所经手的那些魔法调查,也都有她的一份功劳。”
“先前那场最后的爆炸,娜希娅本人或许是没办法避免灭亡的命运的。”说到这里的段青声音低沉了少许,那指向前方的手指也跟着低落了几分:“好在那些系统提示提醒到了我,让我想到了最后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于是我就向着位于虚空中的薇尔莉特的意识求助,希望她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忙救下她。”
“其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了。”说出最后这句话的是薇尔莉特,那向前展开的双臂也随着她成熟而又充满自得的笑容而转向了段青他们所在的方向:“希望你们能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帮我保护好这份小秘密哟。”
“不要撒娇装嫩,这与你一直以来的身份形象可不太适——哎哟。”
王爺,一文錢買你
始神訣 十一公子
不知是哪里挨了一记重击,斜着眼睛说着话的段青忽然捂着身体重重地躬下了身子,急忙伸手扶住了对方的雪灵幻冰随后也一脸恍然地抬起了头,映入眼中的则是“娜希娅”重新摆正身体之后闭着眼睛发出的急声咳嗽:“咳咳,总之我今后还是会以娜希娅的身份行动,也算是满足她这个人还未完成的心愿,顺便帮你们这些搞了一堆烂摊子的人收场。”
“我们现在遇到的麻烦或许确实有些大。”纷乱的思绪因为对方的这句话而收回,雪灵幻冰的态度也急忙由慌乱无措中恢复了过来:“目前的战斗形势虽然变得缓和了许多,但是我们背后的呼伦族显然来者不善,我们需要及时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包括下一步究竟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摆脱这个威胁,活着走出这片领域……”
小狼的靈異故事系列
“这个还需要想?这家伙不是已经将路摆在你们面前了么?”操纵着娜希娅摆出了一副理所当然的叉腰姿势,薇尔莉特向着段青所在的方向示意了一下:“只要有我这个还活着的‘神使’在,他们就不敢真的拿你们怎么样。”
“你们就放心吧。”
简单的几句交待随着“娜希娅”与段青两个人又一段时间的谈话而显现在这片萧瑟的草原上空,很快又随着雪灵幻冰的离去而暂时告一段落,因为先前一系列的战斗与后事的处理而显得有些疲累的白发女子随后也在段青的提议下进入了帐篷,然后在笼罩于帐篷内的安全区域中下线休息了。目送着对方化作一阵消失的白光,摆在段青脸上的微笑也跟着缓缓地消失收回,放下了门帘的他随后也重新走回到了那条翠绿与焦黑的分界线之间,耳边也尽是还在打扫清理战场、与它们若即若离的那些呼伦族骑兵们偶尔发出的马蹄声与呼喝声:“……她人呢?”
重生之神級大反派 寒門
吳小奇傳奇 吳小奇
“我们的处理算是比较及时,但她的灵魂还是受到了不小的损害。”回答灰袍魔法师这句提问的是依附在娜希娅身体上的薇尔莉特,那四下查看的那双宛若秋水的眼瞳仿佛也正在打量着这个全新的自己:“按照道理来讲,她应该会如同正常死去的人一样,灵魂回归命运之轮,也就是你们常说的那个……叫做系统的地方,不过现在——”
“她还算活着,是吧?”没有在意对方话语中提到的那些诡异的词汇,段青依旧面色沉重地盯着对方的脸:“她还有机会苏醒么?”
紈絝醫仙 逍遙奈何
刁蠻公主逍遙王續 蒼羽
“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先前的研究针对虚空深渊方面的多一点,我可从来没想过会涉及编织命运这一方面。”薇尔莉特依旧还在不停地检查自己的双手双脚:“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可以向你说明。”
“我可以窥见原本属于她的记忆。”她活动着四肢的动作停顿了片刻,那悄然在自己周围巡视了一圈的眼神也收了回来:“虽然不知道这是否代表着她还活着,对她的复生有没有作用,但至少我可以‘代替’她活得更像一点,不是吗?”
“喂喂,难道你还真的打算以娜希娅的身份一直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于是段青也捂着脑袋发出了一声不由自主的叹息:“先不说你在莫尔纳那边的情况怎么处理,这副身躯所拥有的身份和力量就不是你可以轻易适应的吧。”
“适应当然是需要时间的了,不过这可难不倒我。”重新开始摆弄起了自己的这副身体,上下不停检查的薇尔莉特语气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你与她接触过的这些回忆,她最后所展现出来的那份力量,还有她的身份……呵呵,想不想让我先给你爆个料?就当是友情大放送好了。”
“根据我所共享到的这副身躯的记忆,她可不是什么神使。”眼眉重新变得充满了恶趣味,她用故意压低的神秘声音悄然说道:“她只是继承了某个真正神使的力量,同时兢兢业业地履行着神使交待给她的那些任务的一名纯洁可怜的小女孩罢了。”
“不是神使?”愣在原地半晌都没有说话,段青张大的嘴巴良久之后才逐渐合了起来:“可是看她之前那一系列的表现,还有她那不敢说明自己身份的样子——”
“因为她背负着‘誓言’。”打断了对方的话,娜希娅那上下活动的动作也停顿了片刻:“真正的神使将力量传给她的时候曾经让她发过誓:必须履行她身为神使的使命,同时不得向任何人透露她继承了神使的身份,否则灵魂将会遭到毁灭,永世不得回归上天。娜希娅也算是善良,自那以后就一直守护着这份誓言,不过因为突然接过了这份使命的关系,她在整个呼伦族的存在也出现了明显的‘断层’……”
“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她就像是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人,是吧?”接替对方说出了这句话,段青苦笑着摇了摇自己的头:“在我从那些呼伦族的普通族提到这个情报的时候,我也曾经想过发生这种现象的可能性,不过我可从来没有想到,背后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如此——现在你替她说出来,不会有事吧?”
“我才不相信这些誓言之类的东西,而且现在我可不是真正的娜希娅,就算说也不会算在她的头上。”
“那她之前一直都是生活在呼伦族族内的么?”
“当然,但那个时候的她更加默默无名,也绝不会做出任何干涉呼伦族内务的惊人举动。”薇尔莉特控制着娜希娅的身体点了点头:“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只有像她这样的矛盾集合体,才会导致她做出那一系列令人费解的行径的吧。”
“……那个神使呢?将力量传承给她的神使现在在哪里?”
“当然是死去了,灵魂也消失在了狂风当中。”摇了摇自己的头,“娜希娅”的表情也终于失去了微笑:“以我本人的观点,我是不愿意给这种将自己的使命和命运强加给别人的家伙什么好的评价,但既然人都已经死了,那我也不再多说什么。”
“那你打算怎么办?”
眼前了解到的一切事实终于有了大致的轮廓,段青也将话题引导到了更加现实的方向上:“好不容易获得了自由,不打算在这个风之大陆上好好游历一番么?”
“游历?说什么傻话?”用奇怪的眼神望了段青一眼,“娜希娅”重新弯起了自己的腰:“别忘了我之前说过的话,我现在是以‘娜希娅’的身份活在这里的,我当然会以娜希娅的身份继续活下去,直至她的使命完成,将呼伦族的威胁完全抹除。”
水滸後傳
“所以说神山和他们派来的神使果然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他们一直想要完成的‘使命’也不是什么好事呢。”撇了撇自己的嘴巴,段青声音低沉地说道:“抹除呼伦族的威胁吗?哼,虽然呼伦族确实没有在最后的时刻顾及到我们的死活,但他们一直英勇对抗兽潮的行为我还是非常赞同的,若是因为这样的理由而被抹除的话——”
“所以我都说了是‘抹除呼伦族的威胁’,而不是‘抹除呼伦族本身’。”再次没好气地打断了对方的话,双手叉腰的“娜希娅”一脸不悦地按了按自己的胸口:“要不然‘我’这么多年以来一直纠结着不知如何处理,难道还是真的害怕伤及什么无辜不成?”
“……”
“更何况现在还有你们的问题需要处理。”望着段青随后陷入的沉默,“娜希娅”也再度向着前方展露出了自己的微笑:“你就把这当作是我寄宿在这副身体之后所产生的一份私心吧,毕竟你们帮助过我这么多,你现在还是我的学徒,我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们天天受欺负,然后在那些所谓的强大部族随意的处理中莫名其妙死掉。”
“放心吧,你的导师会罩着你的。”她笑着拍了拍段青的肩膀,那伸展开来的女性身躯随后也向着帐篷所在的方向走去:“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要先好好地训练你那点魔法上的三脚猫功夫,还要好好地享受一下全新的人生……唔呜——真是好久没有品尝过人间的美味了!我要一大桶麦酒,还有你先前经常亲手做的烤肉,还有——呃。”
“这副身体也实在是太过狼狈了吧?实在不符合我这个新晋‘神使继承人’的身份。”
她转过了头打量着自己的穿着和装束,轻点的脚步也停在了帐篷前方。
“洗澡的地方在哪里?”

28sik熱門都市小说 網遊之王者再戰笔趣-1668 神翼熱推-6fkm9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爆发于自由世界新历796年火3月29日的这场终结血战的神迹,最终便是以这样的方式落下了阶段性的帷幕,突如其来肆虐在呼伦族周边的兽潮同样也在几乎掩盖天际的这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爆发、对抗与消弭的过程中完全退却,唯有那令人震撼的大地伤痕依旧以夸张而又令人不可置信的方式深深地留刻在了眼前的这片草原上——以段青他们所在的临时营地为中心,与焦黑色形成鲜明对比的绿色草地如同保留在拓印之下的完美印痕一样向着一左一右两个方向延伸了数百米,位于这片范围之外的烧灼痕迹随后也像是被阻隔在光源之外的阴影一般,沿着这片数百米的完整地带保护下来的锥形区域延伸向了左右两边的绿野尽头。
成片翼状散落点点的边缘地带后方,属于呼伦族的聚落与临时营地的另一半便是在这片安全地带的掩护中,完完整整地保存了下来。
“所以说这根本就是一场没有胜利的战争,或者说没有‘我们’获得胜利资格的战争。”
入眼已尽是一片焦土,坐在这片锥形草地正前方的格德迈恩扶着大盾低声问道:“我们的一切努力,也只是在尽量延伸最后‘审判’的降临时间,是么?”
“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说不定也可以阻止风轮炮的出现。”同样坐在这片保留下来的草地尽头,段青声音萧索地回答道:“若是我们和我们身后的势力表现出了足够强大的力量,给予了呼伦族不动用这份最后武力的信心和信任的话,这场战斗以及这次大事件的结果或许也会出现另一种形式的不同吧。”
“那么多强得不讲道理的兽群领袖,还有数不尽的兽群大军——想要在这种情况下给予已经作战多年的呼伦族足够的信心,我觉得还是不太可能的。”回答出这句话的是同样一身伤痕躺坐在角落里的朝日东升:“不过眼下的结果还是不错的啦,至少我们用更加平稳的方式保下了大部分人,也算是在这场必死的灾难里活下来了。”
盛寵王妃
“唯一牺牲的就是娜希娅——嘁,我们果然还是没有看错。”
低声啐出了这几个字,他的目光却是从眼前那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黑色焦土中收回:“那女人果然非同凡响啊。”
“所谓的责任……吗。”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段青的目光不自觉地向着自己身后安静无比的呼伦族聚落望去:“没想到到了最后,居然是这两个字唤起了她作出这一决定的信念呢。”
“尽管她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不过我认为我们还是达到了目的。”同样不知在叹息着什么,走到近前的格德迈恩拍了拍段青的肩膀:“只不过——”
“这样的牺牲是否值得?”顺着对方的话音说出了这句话,段青的目光也收回到了近在咫尺的那片草地的正上方,由那名女子最后浮现在空中的神圣身影于骤然展开的巨大光翼,此时也如同倒卷的映像一般再度重现在灰袍魔法师的眼前:“或许我们应该选择别的道路,这场所谓的‘兽潮之战’,肯定还有更多更为合适的解法才对。”
“不要想了,难道你还能自己做出后悔药来吃不成,大炼金师阁下?”属于朝日东升仰面向天的动作也跟着他扬起的平淡声音而呈现在那个角落:“既然走到了这一步,那自然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啊,要是让我来说,那些呼伦族的人若是能跟着这场能量爆发一起灭亡,只留下我们自己还活着就更好了。”
“这是娜希娅最后保护的土地,也是她所作所为呈现出来的心愿。”
清冷的话音随后显现在了段青的背后,与之相伴的还有属于雪灵幻冰逐渐走来的脚步与随风飘荡的白色发丝:“而且就算没有她的这份心愿,呼伦族的人多半也是不会死的。”
“你们应该也都看到了。”她伸手指着位于焦土之中相互搀扶、此时还在往回蹒跚行走的那些呼伦族的存活士兵们,眼中的冷意也变得更加明显:“不像我们没有来得及撤离的那些那苏族与瓦布族的族人,他们似乎也有自己的办法可以在这场能量风暴的肆虐中活下来呢。”
“是那些风之石吗?”骤然爬起了自己的身子,同样望着那些身影的朝日东升一脸恍然地问道:“就是他们之前人手发到一块的那个东西?”
“或许也是呼莫卑先前无意中展示给我的那个东西。”段青声音低沉地回答道:“那东西绝对不是风之石那么简单,但如果每一颗石头所能呈现出来的威力都能像当时呼莫卑迎接风魔狼攻击的时候所展现的那般强大的话,那能够在这场能量轰炸下活下来也是有可能的。”
“……那么呼伦族的损失呢?”皱起眉头的格德迈恩冲着雪灵幻冰问道:“他们最终的损失是多少?我们的损失又是多少?”
“损失还是很大,毕竟那些负责留下断后的里北军几乎位于爆炸中心,想要存活下来几乎不可能。”摇了摇自己的头,单手扶腰的雪灵幻冰声音低沉地回答道:“当然,比起我们这边的族人遭受的损失,他们的损失比例已经是最小的了,最重要的是它们用这种方式打击了兽潮方大部分主力,也让这场战斗暂时划下了句点。”
“风轮炮的出场几乎是一种必然,从他们早就开始给士兵们发放那种石头的时候开始,这就已经在他们的计划之内了。”说到这里的白发女子眼神也逐渐恢复了清冷:“但是我们却没有得到半点消息——”
“果然这才是外族人所应有的待遇呢。”
向前两步走到了绿色草地与焦土之间的交叉点,段青仰头望着娜希娅最后爆发神翼消失的那个地方:“从阴差阳错将她救下,到最后钻研了这么半天,我也没想到我们会用这样的方式度过这场危机,同时也将呼伦族的真正面貌揭露出来。”
“就算是他们一开始抱着什么好心,他们也一定早就预料到了这种结果了!”一旁的朝日东升也跟着大嚷道:“他们就是想要看着我们死!”
英雄聯盟之我是隊長
“别着急,事情还不需要走到最后的那一步。”格德迈恩却是伸手劝阻道:“他们肯定也没有料到娜希娅会在最后的时刻表现出这样的一面,这场战斗还远未结束呢。”
“我倒是觉得我们有必要先保证一下自己的安全了,以及我们今后面对呼伦族的方针。”满脸冷意的雪灵幻冰也跟着点了点自己的头:“既然他们如此处心积虑地想要暗算我们,那我们也自然应该——”
混世魔戒 四排長
“暗算这个词倒也谈不上,因为我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也算与那些人接触过不少。”
打断了队伍里逐渐群情激愤起来的话,段青的目光也逐渐低落到了眼前的草地之间:“至于应对的方针问题……改变自然是需要一些改变的,但那也是需要根据我们目前所拥有的情报和筹码来改变。”
誰說痞子不英雄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想说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实力与呼伦族的人抗衡对吧?”格德迈恩一脸凝重地端起了自己的下巴:“你说的没错,那苏族与瓦布族的实力根本算不上号,苏尔图还被扣在他们阵营中,唯一能够算得上神秘势力的大概也就只有卢芬和他背后的那一百多号打手,但这点人在整个呼伦族的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你们啊,一开始就先把硬实力摆在相互比较的台面上。”摇了摇自己的头,段青也将自己的目光从转身递出的表情中显现:“我可没说要真的与这些呼伦人正面较量,这可是最不明智的选择了。”
“我们得先从外交上入手,把我们的气势摆出来。”
他冲着其他人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然后冲着他们努了努自己的下巴,将缓缓走出背后帐篷的那道人影示意给了其他人:“对吧?”
“娜希娅小姐。”
******************************
风轮炮所产生的巨大杀伤并未让呼伦族感到任何意外,但他们未曾遭受到任何波及的结果却是连呼莫卑都包括在内的大部分人都始料未及,曾经升起在那场能量冲击波前方的巨大神翼以及展开在焦黑草原前方的巨大刻痕自然也无法瞒过所有人的双眼,在呼伦族族内渐渐引起了一阵大过一阵的骚乱声音。匿藏在其他角落里的呼伦族部队自然也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美其名曰为了检查前线敌情的理由也显得理所应当,不过从他们不停路过段青等人所在的营地中心、不停勘探与检查着那道“神翼”留下的百米印痕的同时有意无意偏向营地内部的眼神来看,他们还是早早地就注意到了发生于此的这道宛如神迹一般的异常的源头:“那个人——是她吧。”
“应该就是她,伦尔巴在阿波伦驻守轮换的时候,曾经见过当时的她一两面……”
“那这场神迹就是她造成的?”
“如果那个传说中的身份是真的,那这点神迹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是她为什么会这么做,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同样的问题,早在这道身影重新出现在段青等人面前的时候就被其他的玩家们喊出来了,只不过来自娜希娅的回答却显得无比的模糊,只是向他们展现了一下自己安然无恙的身体以及良好的精神状态之后就没有再多说任何一句话。无法从当事人的身上找到更多的缘由,属于朝日东升与格德迈恩的疑惑目光也齐齐地聚集到了段青的身上,而这位似乎早就知道结果的灰袍魔法师此时也没有任何想要解释的意思,只是稍微安慰庆幸了几句就将这件事揭了过去:“好了好了,现在‘圣女’大人站在了我们这边,我们也有了对等的身份和充足的理由去向那苏族质问,顺便争取我们的利益了。”
“可,可是……”
“可是什么?难道他们还能指鹿为马,硬说这不是娜希娅小姐不成?”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诡异,段青随后也冲着娜希娅所在的方向摆了摆手:“或者说他们不相信这场奇迹是她一手缔造?不相信她用这样的方式将我们保护下来、并向大家所展现出来的立场?”
“这些话应该不用我来教你吧格德迈恩,毕竟你也算在各大势力里周旋了这么长时间了。”他先向着大盾战士比了比自己的大拇指,然后又冲着朝日东升说道:“至于你嘛,你就去呼伦族的四大军里好好宣扬一番自己的所见所闻好了,记得使出你最擅长的添油加醋,越夸张效果越好。”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目送着这两个眼中依旧带着疑惑的玩家步履迟疑地离开,站在一旁半晌都没有说话的雪灵幻冰终于也忍不住拉过了段青的手:“她,她不是在我们两个人的面前……”
“没错,她确实在我们两个人的面前耗尽了自己所有的生命。”收起了自己脸上的得意微笑,段青再度响起的声音中也带上了几分低沉:“不过她现在复活了也是事实,虽然复活的方式有些意外——仔细看看。”
錯上蛇王:傲驕蛇寶寶腹黑媽咪 漂亮的海妖
“你不觉得眼前的娜希娅小姐,给你的形象和气质与之前有所不同么?”
他指着不远处依旧保持着微笑的娜希娅,那凌乱的长发、满是灰痕的狼狈面庞以及同样脏乱不堪的破布衣物:“你也算是照顾了她这么久的时间了,这点不同也应该能看得出来吧?”
“唉,所以说想要扮成完完全全相同的另一个人,本来就是很困难的呢。”
没等紧盯着自己的雪灵幻冰说出那个答案,“娜希娅”就无奈地撇着嘴叉起了自己的腰:“因为灵魂的本质不同,所以那份性格和气质自然就不可能模仿得惟妙惟肖了。”
“嗨,我们又见面了呢。”原本如同天仙般美丽的鹅蛋脸显露出了一抹成熟的感觉,她冲着雪灵幻冰弯着腰招了招手:“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薇尔莉特这个名字,不过——”
“既然是借着这副躯体才得以重见天日,原本的名字什么的自然也就不重要了,不是吗?”

mba1g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網遊之王者再戰討論-1665 隱神讀書-pxdwf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朦胧的思绪在意识的逐渐回归中渐渐消散,苏尔图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那不断闪过自己眼前的白色的光却是在无法辨认清晰的感觉中充斥着他的视野,就连耳边传来的声音也如同浸染在水中一样懵懂而又鼓噪:“你到底用了什么药来替代?我怎么感觉好像不怎么管用呢?”
甜甜E時代 莫生
荒唐契約:不做總裁傀儡妻 百世月讀
“这你就不用管了,除非你连自由大陆上生长的草药都认识,还有——”
“等等,我从中嗅出了一点不一样的味道……你,难道你用了那个?”
“没错就是那个,看来你还是很懂行的嘛——唔,他醒了。”
有些无力地偏了偏自己的脑袋,躺在简陋木床上的苏尔图试图将自己的视野移动到声音的来源上,朦胧中的一高一矮两道身体的轮廓随后也在他的面前凑近,面容与表情却依旧是如同搅在一起的浆糊般难以辨认:“啧啧啧,看看这迷茫的眼神……看来你的实验药物一号还是失败了呢。”
“嘁,本来我还抱着一点点希望和自信来着——他现在的意识是清醒的么?”
“我怎么知道,这种难以验证的问题……你自己问问他不就完了?”
“咳咳,咳咳——喂喂,苏尔图?能听到我说的话么苏尔图?”
光与影的转换在苏尔图的眼前不停变幻,让这名瘫软在床上的男子意识变得更加昏昏沉沉了,试图将朦胧的意识集合起来的他随后也咬了咬自己的牙关,那干涸的嘴巴也跟着张开了少许:“你……是……”
“他说话了说话了!看,老子胡搅蛮缠……呃不对,是实验一号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吧。”
“不要高兴的太早,这种状态我可比你了解得多,不信你可以再问问他。”
“再问问他?问什么?”
“比如说……喂,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么?”
宛如海底传来的回响,那声音在不断涌入的脑海中不停地来回摇晃冲荡,再度张了张嘴的苏尔图半晌都没有再说出自己的下一句话,只有那虚弱的气息与颤抖的嘴唇在段青的面前不停地闪烁着:“这种感觉就像是——”
“就像是酒还没有醒呢。”
端着下巴不停地观察着对方此时的反应,段青一脸后知后觉地抬起了自己的头:“这是怎么回事?还能出现这种结果?”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微微地摇了摇自己的头,站在一旁的老人拄着拐杖的背影也随之转向了一边:“不过我倒是能猜测出几分原因,想必多半是你那半成品的醒酒药而导致的呢。”
“这可是按照你的配方制成的醒酒药,结果你现在却告诉我它不管用?”属于段青的声音率先以责难的方式响起:“你知道这东西耗费了我们多少材料和金钱,耗费了我们多少的精力吗?”
“关我什么事?我让你们最后合成这么一个半成品出来交给我了么?不好好听话就自己动手——我一开始就说了后果自负了!”
“别……吵……”
冒險空間 凡修
低沉的声音随后响起在了一老一少两个人的耳边,那比之轻微许多的声音却是在一瞬间就吸引过了他们两两个差一点掐在一起的人的注意力:“让我……好好……休息一会儿。”
“居然真的能扛得住这份后劲。”观察着眼神依旧浑浊、面色也依旧呆滞的苏尔图的脸,凑近过来的艾尔德老人颇感兴趣地评价道:“虽然是借着外力的作用,不过能达到眼前的状态,你的这位族长意志力的确有够强大呢。”
邪魅王子偷襲迷糊公主
“在成为族长之前,他还是那苏族里的第一勇士。”段青一脸面无表情地回答道:“不过若他只能恢复到这个样子,那与我想象中的结果还是有所差距的啊……算了。”
“只要能正常对话的话。”黑暗中的灰袍魔法师稳了稳自己的心神,那整理着情绪的声音也随之再度低沉响起:“喂,苏尔图。”
“我是临渊断水。”
双手交叠在自己的身前,段青的脸上逐渐摆出了严肃的神情:“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不过现在情况紧急,所以我希望你能回答我的问题。”
“临渊……断水……”
似乎在辨认着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意义,苏尔图那苍白的面色与迷茫的眼神也跟着颤动了少许:“你……是怎么……”
“好了好了不要多话,只要你能认出我来就好。”伸手向着前方按了按,段青打断了对方的话:“如果可能的话,我也希望你能用更加清晰的回忆和语言向我描述一下,不过——”
“能否重述一下你最后的记忆是什么?”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又指了指风车外的某个方向:“你还记得自己参加宴会的细节吗?你是怎么变成这副样子的?”
“我……记得……”
似乎正在用尽自己的全力,躺在床上的苏尔图颤抖的表情与挣扎的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挣扎了:“我……记得……那一晚……我去参加宴会……”
“呼兰巴托……与我们一同畅饮……”模模糊糊地说着不连贯的话,苏尔图的声音中夹杂着更多气息虚弱的感觉:“我们……谈了……有关那苏族未来……和呼伦族的事情……还有……风路……神山的资格……”
“瓦布族……拥有进入神山的资格。”
狭窄而又安静的风车内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打断苏尔图那自言自语一般颤颤巍巍的声音:“那是……瓦布族……最后托付给我的希望,也是我用来向……呼兰巴托……提出的……交换筹码……”
登天浮 大宋福紅
“呼伦族……已经在……梅里德亚草原边缘……徘徊了这么久,他们一定……一定想要……这份资格。”这位魁梧的壮汉歪了歪脑袋,转向段青所在方向的眼神也变得艰难了许多:“风道已经……消失,现在是……最佳的机会……”
“那么他们同意了么?”没有来得及理清对方口中所说的这些内容究竟代表着何种意义,段青声音迅速地继续问道:“呼伦族同意了么?”
“没有。”明显松动了少许,苏尔图那不停挣扎的声音也变得低沉了下来:“他们说……需要得到神使的许可,只有神使……承认这份资格,他们才可以……”
“神使?神山来的神使么?”忍不住打断了对方的话音,段青的面色也变得更加严肃了:“他们长得什么模样?是男是女?是不是有一个拿着弓,另外一个穿着黑色的魔法袍?”
“我,我没有见到。”苏尔图的声音变得更加低落:“呼伦族的人……也没有见到,他们只知道……知道……”
“神使就在族中。”
最后的这几个字,魁梧的那苏族族长仿佛是用自己梦呓的呢喃说出来的,望着对方双眼再度紧闭的段青随后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最后才将自己的下一个问题缓缓地说了出来:“每一个族中都隐藏着一位神使么?”
“不知道。”回答他的还是艾尔德老人淡然的声音:“草原上没有这样的规矩,要是果真存在,那对一个部族来说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我原本以为神山是你们风之大陆上最为神圣的地方,也是所有的草原部族都向往的最终之地。”依旧凝望着再度陷入沉睡的苏尔图,段青声音低沉地继续说道:“不过现在看来,你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与这份想象有所不同呢。”
“神山的地位在草原诸族的心目中从来没有改变,但神山对我们草原诸族的态度却在最近这段时间里一直变化着。”艾尔德回答的声音也变得更加低沉:“对于呼伦族目前的现状,我本人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但如果神山对此还有什么想法和意见的话……哼。”
“我还以为这设定是所有部族都存在的呢。”于是段青也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这位潜在的神使代表的意义可能就更加不同凡响了。”
“但是呼伦族的族长反而知晓这件事。”忽然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这位灰袍的魔法师惊醒着抬起了自己的头:“呼伦族的族长是哪位,那个叫呼兰巴托的么?”
重生之仙門嫡女
“没错,那就是我们的族长。”艾尔德老人点着头回答道:“但以你们的这位苏尔图之前所说的话来看,宴会中使用了‘龙逆之血’的也不一定是呼伦族这一方了。”
“你的意思是说,是那位神使下的手?”段青抬起了自己的头:“为了阻止呼伦族获得进入神山的资格?”
“我可没有那么说,这都是你自己说的。”枯瘦如柴的手向着前方推了推,艾尔德立刻摇着头回答道:“如果这种声音败露,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啊。”
“你到底有什么用?”斜着眼睛望着对方,段青摆出了一股鄙视的神情:“这个不知道,那个也不敢保证,平时连族内的卫兵都吓得连滚带爬的存在,到现在却连这种事情也怕了?”
“我只是怕麻烦而已!”老人梗着脖子将佝偻的身躯抬起了少许:“那个潜在的神使要是知道了我的身份,说不定又要跑过来对付——”
如同被掐着了脖子一样梗在了原地,老人那抬起的声音也在段青注视的眼神中戛然而止,用好笑的眼神望着对方的灰袍魔法师随后也适时地收敛了自己翘起的嘴角,同时闪身躲开了对方的拐杖斜挥而来的一记棍击:“滚!别再来这里烦我了!”
“我怎么可能滚,我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
“那就带着这个叫苏尔图的一起滚!这里没有你们的位置!”
“我要是搬得动,我还这么费尽心思帮你收集草药制作解酒剂做什么?最后甚至还没有完全成功——”
混乱的争吵声随后也在这座风车内渐次响起,那越来越响亮的声音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吸引过来越来越多呼伦族族人的目光,各自躲在帐篷中的他们探着脑袋望着快要被掀飞的风车车顶,最后齐刷刷地将目光落在了几乎被丢出到大街外的段青的身上:“——你这家伙!给我把苏尔图看好啊!”
“看个鬼!你以为我艾尔德是干什么的,给你当奴隶和佣人的吗?”
“又不是让你一直看下去,今天的事情也算是给了我们一点希望……我会再带药过来的!下一次的实验品二号绝对可以成功!”
“谁要管你!滚!滚出我的视线!”
骂骂咧咧地爬起了自己的身,不再理会那暴跳如雷老人声音的段青也拍打起了自己被丢在草地上的时候沾染的几片草叶,他用回瞪的方式将隐约呈现在帐篷中的那些观察的目光封了回去,然后才大方地甩开袍袖离开了这个地方:“嘁,又让这个家伙给丢出来了。”
“……”
“没关系,至少这一次证明了我们的研究非常有效。”
再度陷入了莫名其妙的对话模式,抹着鼻子的段青自言自语地低声说道:“至于效果嘛……也算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情报,不是么。”
“……”
“我也不知道那个神使究竟是谁。”
眉毛皱起了少许,段青的目光也随着叹息的声音而向着昏沉的天空中望去:“不过在我的刻板印象中,‘龙逆之血’这种听起来就非常高大上的东西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能够掏出来的玩意儿,如果呼伦族达不到这种奇怪酒品的级别的话,那属于这个未知神使的嫌疑度自然就会上升。”
“……”
“你看,这就是我想要说的话。”
不知是听到了对方此时回答了什么,段青的嘴角再度扯出了一抹笑意:“按照呼莫卑的话来说,兽潮与呼伦族之间的争夺由来已久,若是神山将一名神使放在了此处如此之长的时间,那他们就不可能对发生在此地的威胁毫无察觉。”
“从这一角度上来说,神山绝对不是什么草原部族心目中的‘庇护之地’。”说到这里的他发出了一声冷哼:“至少神山不愿意保护寻求庇护的这些草原族人,他们放任这些人在草原上自生自灭呢。”
“……”
新覆雨翻雲
“唔,弱肉强食与生存法则吗?”
似乎听到了对方又一次的声音,这位玩家的表情又再度变得释然了起来:“你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这是一种用来筛选强大部族与适格部族的方法……嗯。”
“这样听上去,好像神山才是派出兽潮肆虐草原的一方呢。”

h9d2j超棒的都市小说 網遊之王者再戰 遺忘之志-1656 大單熱推-ewf7h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你指的是哪个任务?”
殘刀斬
想要离开的脚步停在了原地,段青的表情仿佛也随着周围气氛的凝固而停顿了一瞬间,他握了握扯住自己的雪灵幻冰冰凉无比的手,然后带着微笑转身问道:“是之前搬运货物的那些?还是修理风车的——”
“那些任务不是在昨天就已经报告完毕了么?”伸手打断了对方的话,呼莫卑转向这些玩家的表情依旧平静:“我指的是后来交给你们的第二部分,被你的队友拿来刮开火漆的那些。”
“那些啊,那些我们最近也正在努力。”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段青略显恍然地回答道:“我们已经清除了将近十个威胁点,消灭了一百多个敌人……你手底下的士兵没有向你们长老会报告这件事么?他们明明是跟着我们一起去的啊。”
“是你们跟着他们,不要搞错了。”淡淡地说出了这句话,呼莫卑随后也收起了直视对方的视线:“不过这件事我确实有所耳闻,你们的努力也已经受到了其他长老和勇士们的赞赏和认同……还有呢?”
“那个找寻娜希娅的委托呢?你们有没有发现她的下落?”
特意的指出和点明了这个任务,呼莫卑那望向段青的视线却依旧显得非常平静,被盯视着浑身不自在的灰袍魔法师随后也微微地晃了晃自己的肩膀,将手中的冒险者手册拿了出来:“没有,不过——”
“我们也算是调查出了一些情报和线索。”他点着自己冒险者手册上勾勾画画的字迹,眼中的光芒也开始明亮地闪烁:“我们首先调查了有关那位娜希娅小姐的一些信息,以现在的情报总合来看,这位小姐似乎不是呼伦族人士,甚至不像是一名草原部族中人。”
“她在几日前因为某种原因陷入了麻烦之中,最后消失在了呼伦族的权力中心——阿波伦附近。”灰袍的魔法师随后收起了自己的手册,将目光重新放在了眼前的长老身上:“所以你们的这则寻人启事,看上去更像是一纸通缉令,想要将这位闯了什么祸事的小姐抓捕回来。”
“不愧是人人口中言传的冒险者,调查的能力要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高很多呢。”不由自主地拍了拍自己的双掌,呼莫卑一脸自然地称赞道:“虽然与实际情况相比还是有一些差距和出入,不过也已经很接近真相了。”
“能告诉我们实际的真相么?”重新摆出了单手扶腰的姿态,雪灵幻冰歪着脑袋低声问道:“这位娜希娅小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确是闯下了祸事,如果那件事真的可以被称作是‘祸事’的话。”摊了摊自己的双手,呼莫卑的嘴角罕有地出现了一抹笑意:“然而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件事对我们部族的影响力并没有其他长老们所想象的那般巨大,所以‘追讨’的力度自然也没有你们所感受到的那样强。”
“是与某种石头有关么?”段青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一种叫做‘镇风之石’的东西?”
“……没错。”盯着段青望了望,呼莫卑那大方承认的话音随后也在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响起:“精彩,我要更正之前的话——你们的调查能力令人刮目相看。”
來自平行世界的他 愛吃雞的小張
“只是随口一猜,毕竟我们是手头上的情报就那么一点。”段青无谓地耸了耸自己的肩膀:“不过先前我们跟随那苏族一同前来此地的路途上也发生了不少事,所以有一些情报是能对得上号的。”
“哦?说来听听。”
“镇风之石这个名字我在调查过程中只听到了一次。”
神偷拽妃,王爺滾遠點
指了指呼伦族营地的另外一个方向,段青毫不避讳地继续说道:“乍一听这个名字就能够猜得到它的用途,想必一定也是与镇压风暴、阻挡季风侵袭等效果有关,不过如果真的是如此简单,那么各大部族里所拥有的风之石本身理论上也应该起到了相同的作用了才对。”
“我在调查贵族聚落的时候也有过注意,怎么说呢……不愧是草原上的大部族,风之石的储备确实令人惊叹,即使是向塔兰木一家那样的普通家庭,家中的风之石也是非常多的。”段青自顾自地继续分析道:“既然如此,一个有可能被供奉在阿波伦这样的地方、被众多长老所保护的石头,能够起到的用途恐怕就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简单了。”
“它应该是用来储存风暴的吧。”
灰袍的魔法师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冲着眼前的呼莫卑摊开了自己的手:“将不断经过这个地方的风系能量吸收,凝聚压缩在一个便于携带的范围内——这恐怕都可以称作杀手锏一样的存在了。”
“很大胆的猜测,我并不反感你有这样的想法和勇气。”依旧带着那一点点的微笑,呼莫卑冲着段青点了点自己的头:“不过——是什么启发了你会这样想?”
“当然是那座风车。”手指由自己所示意的方向收了回来,段青声音低沉地回答道:“那座风车里的装置——既然流经于风之大陆的风暴如此强烈,任何地表的完整建筑本来都不应该存在如此之久的时间,既然那不是你们来到此地的时候已有的古老装置的话,那就只能证明是你们亲手建起了那个地方。”
“呼伦族具备着古代科技与魔法传承的可能——这可不是一桩小事。”说到这里的灰袍魔法师再度摊了摊自己的手:“当然,如果让我这名魔法师兼炼金师有机会接近那块石头,好好地研究一下的话,我可能就有更多的信心可以确认这个结论了。”
“哼,哼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忍不住鼓起了自己的双掌,站在众人面前的呼莫卑随后也发出了越来越明显的笑声:“可怕,真是可怕,或许我一开始就不应该将你们这些冒险者放入族内,任由你们到处调查。”
“不过这些事告诉了你们也没什么。”他骤然收起了自己的笑声,重新挺起的身躯之上也散发出了一股自豪与自信的模样:“毕竟我们呼伦族已经在这个草原上足够强大,即便向整个大陆披露出自我强大的秘密和理由,你们也已经来不及对付我们了吧。”
“我们是风之大陆上少有的、将自己的古代历史与文明完全传承下来的部族。”他指着自己身后堆满了书籍和纸卷的帐篷和方桌:“许多大陆上的草原部族都是那些古代遗民们分化出去的部族,又或者是自生自灭的淘汰者逐渐茁壮成长起来的部族,很少有部族可以在这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保留自己的所有文明,以及一直维系着那个时代的古代科技。”
“那个风车便是用来收集风元素的终端装置,是么?”望着对方的段青用低沉的声音继续说道:“它,还有布置在这个部族聚落其他方向的另外一些东西——它们将途经于此的风汇聚在镇风之石内,然后供你们使用,没错吧?”
“没错,但是风现在已经停了。”点了点自己的头,呼莫卑的面色也已经重新恢复了镇定和正常:“我们不能被困于这无风之地,所以我们决定离开这个已经定居了很久的地方。”
“结果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镇风之石却不见了。”一旁的雪灵幻冰也终于像是弄懂了什么一般点了点自己的头:“所以你们才想抓回娜希娅,为了将镇风之石讨回来?”
“镇风之石并非天然形成的宝石,想要再次获得一块那样的石头非常麻烦。”点了点自己的头,挺直了腰杆的呼莫卑随后也将双手背到了自己的身后:“在即将出发的这个关键点,我们肯定不可能再去耗费人力和时间去再造一块,况且经过初步的确认,我们也判断出那个女人并未逃离聚落,只是趁乱在这个聚落内的某个地方藏了起来。”
“所以你们只是选择了一种更为简单合理的处理方式。”段青不由自主地点了点自己的头:“但这还是很奇怪——你们为什么要封锁消息?根据我这几天的调查情况,普通的族人们甚至都不知道阿波伦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很抱歉,我现在可没有心情讲这些故事。”抖了抖自己身上的灰白色部族长袍,收起了笑容的呼莫卑声音冷冷地说道:“那些普通的族人们也只管照顾好自己就好,知道得太多对他们来说可不算什么好事。”
“看来这句话对我们同样有效。”望着周围开始默不作声聚集过来的其他呼伦族的士兵,朝日东升将手按在了自己的刀柄上:“想要杀人灭口?别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人啊。”
踱天
“不不不,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脸上的面容逐渐恢复了平静,呼莫卑随后却是将逐渐形成的包围圈伸手挥散了:“要是不小心激怒了你们,让你们误以为已经无计可施,冲上来妄图用手无缚羊之力的我来当作人质,那就实在是得不偿失了。”
網遊之至高法神
“更何况现在是非常时期。”这位呼伦族的长老甩开了自己的袍袖,脸上的表情也依旧显得从容和自信:“我们可不会为了这种无谓的理由去找你们的麻烦,我们还需要你们继续帮助我们呢。”
“什么意思?”依旧保持着戒备的模样,雪灵幻冰声音清冷地问道:“你还在打着什么样的鬼主意?”
“如果你们还将我们想得那么坏的话,那就尽管由着你们好了。”没有在意眼前这几名冒险者散发出来的敌意,呼莫卑面色如常地继续说道:“不过——你么不会真的以为镇风之石与风暴的一同消失,只会带来这么一点点的不良效果吧?”
“……?”
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段青只是用严肃中带着疑惑的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对方,而呼莫卑也没有辜负他的这份无言的期待,自顾自地说出了自己的答案:“这样吧,你们不是冒险者吗?冒险者可是有冒险者的那一套规矩,这我还是非常了解的。”
“我们会再给你们一份委托。”他转身在自己帐篷前方堆满了书本与羊皮卷轴的桌台上翻找了一阵,然后取出了一张与段青等人之前拿到的任务委托看似相同的一张卷轴:“与之前的交换条件不同,这一次我们将会以呼伦族的名义,为这份委托准备一大份丰厚的报酬。”
“只要你们能帮我们完成的话。”
他用笔在展开的羊皮卷轴上大肆挥舞了一番,然后向着段青所在的位置抛去:“我很看好你们的能力,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这是——”
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周,段青随后也将落下的视线放在了朝日东升与雪灵幻冰一同聚集过来的卷轴表面:“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慎重的表情闪过了一瞬间,呼莫卑这一次真正地转过了自己的身子,那刻意留下的背影此时此刻也透出了决绝的感觉,连带着那低沉的声音一同向段青等人下了逐客令:“好了,闲话已经聊得够多的了,请你们离开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向着自己身旁的两个人点了点自己的头,得到了肯定的段青随后也在转身离开此地的最后一刻忽然问道:“如果你们真的找不回镇风之石,你们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该怎么做怎么做,毕竟我们呼伦族的传承可不会这么简单地就败给别人。”依旧没有回过自己的头,属于呼莫卑的声音也响起在了段青的耳边:“不过……如果此间事情可以完美解决的话,我们倒也不介意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对你们宽宏大量一番。”
“我明白了。”
冲着那道背影行了一个注目礼,段青终究还是将自己的脚步迈向了自己身后的道路:“尽管我们之间的关系相处得并不顺利,不过——”
“我们会用自己的努力,换取你们最后可以付出的那些肯定与承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