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8g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聖武稱尊 txt-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不可以喜歡我看書-ym9cf

聖武稱尊
小說推薦聖武稱尊
夜色如幕,淡淡月华挥洒而下,九天之上,乾神族和魔族诸圣依然在浴血奋战,道道威力横扫处,虚空湮灭。
而天空之下,某座丝毫不起眼,大战之时任谁不会多加关注到的偏僻山谷中,却是有着男女间的美妙之事在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悄然发生。
对这种美妙之事,楚天在心底还是比较抗拒的。
三國之隨身空間 時空之領主
毕竟,这是迫不得已下的无奈之举。
但凡有别的法子,他也不至于施展此毒天然的化解方式。
因为,那种化解方式堪称下作。
化解方式下作,这所谓的奇毒也是下作,发明此毒的那老家伙真是下作中的下作,这种魔族败类,真是死不足惜。
虽然他早知道魔族中不会有什么好人,其中败类云集,却还是有些低估了这个老家伙的败类程度。
这个老家伙真是败类中的极品败类。
迫不得已做这种事,从内心深处,楚天当然是非常内疚的。
毕竟,他真正喜欢的是小静。
虽然对方已经陨落。
但他发誓要穷尽一生之力却让她复活,与她重逢。
可讽刺的事,中途竟然发生这种超出他预料之外的事。
“小静,不要怪我,我这次只是为了救人,我已经失去了你,不能再失去姐姐,我绝对没有丝毫的邪念。”
不料想到这里,楚天忽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虽然心中内疚,但身体本能传来的一阵阵风起云涌,愈演愈烈的舒服感是怎么回事?
楚天收起杂念,见楚楚渐入佳境,不由便是想到:“这等败火,我如果主动点,会不会进行的更快,这种羞耻的事,还是尽快过去的好,这简直就是…亵渎,我罪该万死,不,这不管我的事,真正罪该万死的,是那个老不休。”
然后,他怀着尽快为楚楚驱毒之意,与楚楚展开互动。
这就更舒服了。
渐渐的,楚天食髓知味。
“嗯,虽然是迫不得已,虽然很对不起小静和姐姐,但这事真的是,舒服到不行啊。”
楚天一时间血脉膨胀,都感动的想流泪了。
“不,我不能这么想,虽然如此,但真的好舒服啊。”
不知不觉,楚天也渐渐迷失,刚开始因为事情突兀,他尚且有一些杂念,他很快,他便是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忘记了自己的背负,忘记了这件事迫于无奈的起源。
不问开头,不问结果,只是享受着这充实美妙的时光。
这个时候,他什么都不愿想,只想与眼前这个夺取他处男之身的女孩共度这无比美妙的时光。
異常生物見聞錄 遠瞳
宁愿这份撩人的美妙能够永久持续下去。
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且说楚楚,起初体内如焚,神智全无,但刚开始处子之身被破,已让她开始恢复一丝丝神智,而后神智渐渐恢复,处于类似半迷茫半清醒的状态。
非常类似做梦的感觉。
如梦如幻间,她似是察觉到自己与她喜欢的人发生美妙的事。
在她先前还能保持清醒的时候,她曾亲眼见到,最危险的关头,楚天及时到场,施展惊人剑术,一剑将那太阴魔圣诛杀。
那么,此时和她一起的,就是小天没错了。
半梦半醒的状态,她忘却了世间的事,只朦胧的记得,她很喜欢眼前的这个他,所以她便是借助太阴春毒的霸道药劲,放开自我,全身心的投入她和他的第一次。
这个时候,她也是什么都不愿想,也只想与眼前这个夺取她处女之身的男孩共度这无比美妙的时光。
也宁愿这撩人的美妙永久持续,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男女双方都是全身心的投入,其滋味自然是美妙难言,没有经历过的人,完全无法想象。
虽然两人这么期望,但这般美妙的事,无论是否持久,都终有过去之事。
这对璧人般的青年男女,仿佛共同游历神奇的风景,从山脚之下,步步攀升,直达山巅,而后宛如做滑梯一般,畅然滑落。
彼此都感到无比的充实。
事后。
火热尽头过去。
余温尚在。
攜美縱橫都市
当然,所谓太阴春毒,已被彻底根除。
楚天和楚楚四目相视,彼此都仍旧沉浸在那忘我的陶醉状态中,目光中仿佛你侬我侬,充斥着甜蜜的情谊。
那般眼神,分别就如同热恋中的男女一般。
不,连热恋中的男女,也未必比得上。
必须是曾经人事的热恋中的男女才能勉强与其媲美。
不过,余温也终究过去。
当反应过来发生什么,楚楚羞红了脸,连找衣物穿上,楚天亦然。
他们互相对视,楚天银瞳中终是露出一抹内疚之色:“姐姐,对不起,我…我…”
刚才一剑诛魔的英雄气褪去,此时的他嗫嗫嚅嚅,宛如做了什么错事的小孩子似的。
现在这情况,他真的不知道该讲什么好。
楚楚桃腮上羞红褪去,倒是嫣然一笑,忽抬起纤纤玉手,春葱般的玉指捂住他嘴巴:“你不用说,我知道的,小天,你刚才不那么做,我就不在了对不对,所以,你只是为了救人,今晚的事,你我都是迫不得已,不许对外瞎讲哦。”
“姐姐,其实…”
楚天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刹那间,他脑海中宛如浮光掠影一边掠过很多画面。
起初尚且青涩少年时期,得知楚楚对他有好感后的种种幻想。
虽然他无数次将那些幻想强行驱散,用姐姐的称呼来催眠自己,不敢去品尝的禁果,后来,连丝毫旖旎的念头,也尽量避免去有,但唯有他自己才知道,那些幻想是真实存在过的。
那次引走冰息熊,苦战后将其解决,与楚楚重逢时,生离死别般的惊心动魄下,他与眼前一直被他称为姐姐的女孩肢体亲密接触。
那天夜晚,女孩轻描淡写将那件事揭开,让他不许多想。
虽然如此,他事后却也有多想过。
至今他仍然记得,当时在雪松林中,银月初上梢头,皎洁月光被林木枝叶分割成斑斑点点的样子,斑斓月光下,女孩特别好看的样子。
或许在那时,那就开始有了一些旖旎的幻想吧。
自此开始,种种旖旎的温馨的画面掠过。
都是与眼前这个一直被他叫做姐姐的女孩有关的。
先前他不敢正视,但因为今天的事,他却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一幕幕浮光掠影般掠过,最终定格在至今想起,记忆最深,又十分久远的一幕上面。
那是楚楚被云瑶找上门,将要将其带回乾神族的前夕。
宛如时光穿越一般,楚天刹那间就回到了那个时代,回到了云城离家不远的那个熟悉的路口。
因为楚楚心中不舍,提出了拥抱的要求。
在那个熟悉的路口,街道上空无一人。
他们紧密的享用。
生怕一不小心,对方就会溜走似的。
两具充满活力的年轻身体紧密想贴,纵然隔着衣襟,双方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在楚天的回忆中,那一声声急促的心跳似是穿越时空而来,在今日的他耳中逐渐放大,无线的放大。
宛如是擂鼓一般。
擂鼓般的心跳声,让他仿佛遭遇雷劈,也不由在心底一声声的叩问自己。
虽然一直以“姐姐”的称呼来掩饰。
但是,对眼前这个女孩,他真的不喜欢吗?
真的不喜欢吗?
總裁,老婆不好當
真的不喜欢吗?
不,不是的。
“不要继续说了!”
原本嫣然笑着的楚楚,突然脸色就变了,变得严厉无比。
虽然面对那般目光,楚天有些心虚。
如果在往日,对方这样,或许他就退缩了。
但今天,或许是发生了刚才的事,他觉得自己不能再逃避,便是心底一横,道:“姐姐,其实,我也是喜欢你的。”
楚楚美目睁圆,俏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那眼神仿佛在说,你怎么可以这么鬼畜一般。
楚天却是眼神毫不趋避,一眨不眨的与其对视。
梟寵:軍少撩妻一百分 煙火人間
一副我是愣头青,我怕谁的模样。
天生相士在末世
然后,他脸上忽然就一疼,他不由用手摸着那并不算疼痛的脸颊,有些愕然的看向楚楚。
“不可以的。”
楚楚俏脸上满是严肃:“小天,你不可以喜欢我。”

pv3b7精品都市异能 聖武稱尊討論-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神靈相助?展示-6ru0j

聖武稱尊
小說推薦聖武稱尊
自乾神族至极寒之地光明神山的沿途某处。
夜色如幕。
九天之上,有着一道道比龙卷还要恐怖不知多少倍的惊人波动爆发,不断的席卷开来,震荡之下,彼处虚空都仿佛支离破碎,宛如玻璃被铁锤千万遍的砸击过一般。
波动之中,诸圣交战,道道伟力横扫虚空,带着足以粉碎天地的威能,宛如在九天之上掀起了一阵其势无比猛烈的风暴。
一方是来自黑暗魔渊的魔圣,另一方是乾神族经历之前战役磨砺幸存下来的乾神族诸圣,双方正斗得不可开交。
风暴的最中心处,发生着一场惊天之战。
正是神族之王乾人龙与独蛟魔圣的战斗。
两人交手间,道道伟力横扫而出,导致战场中央的虚空都近乎泯灭,其波动比起外围诸圣的战斗有过之而无不及。
乾人龙的对手,乃是独蛟魔圣,在黑暗魔渊诸多因果魔圣中,其实力也稳居一流之列。
天魔圣之下,似独蛟这一层级,也仅仅是比邪辰老魔这一层次稍逊一筹,算是与乾人龙旗鼓相当的对手。
就算有所逊色,那也只是稍逊一筹,总体而言是一个级数的强者。
与全盛时期的乾人龙旗鼓相当,若是要拿下如今同样被魔帝大人吞噬了许多体能,状态未复的乾人龙,应该不是太大的难事才对。
起码在此战发生之前,独蛟魔圣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可惜,照目前来看,乾人龙虽然的确状态未复,可发挥的战力却是超乎他的想象,在战斗中表现出的韧性令他惊讶。
不得不承认,即便是现在的他,要拿下对方也绝非易事。
或许他有着令对方陨落的能力,但与此同时,他必然也要遭遇其强烈的反噬。
这种反噬之下,被重创还是小事,他怕的就是被对方临死前拖下水。
讲真的,他固然渴盼除去乾人龙,可那如果是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那他还是万分不舍的。
“怎么会这样,本圣本与乾人龙实力相当,就算有些差距,却也差不了太多,而此时他的状态,我能看的出来,要将其战胜本该没有什么难度才对,怎么战况竟然陷入僵持,而且,对方貌似越战越勇了。”
独蛟暗道:“之前本圣还对太阴那家伙谋划还不以为然,自认拿下我们这些人,拿下实力大削的乾神族不是难事,现在看来,说不定还真要依仗那家伙之力了。”
“不过,如果那家伙的计划能够如愿,便是能够突破多年以来的屏障,踏入因果之境,此魔卡在瓶颈多年,一朝突破,以他平素的能耐,战力也是非同小可,虽然还不足以抗衡本圣,但要帮本圣尽量平稳的拿下乾神族,却是有足够的能力的。”
“桀桀,如若乾人龙这厮知道了这件事,必然会气的发疯。”
“为了这次任务能够成功,慎重起见,这边的战斗还是不能结束,在收到成功的信号之前,本圣还是帮他好好的牵制这边好了,否则若被知道那老小子,竟敢拿他的宝贝女儿来突破其修为瓶颈,必然会将其亲手杀死,挫骨扬灰。”
大明官途
“只是便宜那老小子了,我等在此打死打活,那厮却在与那天脉的小美人相伴,啧啧,正是艳福无边,双喜临门,令人艳羡哪。”
一念至此,道道伟力横扫间,他的攻势更加猛烈了,猛烈而缠人,宛如附骨之蛆般不可摆脱。
而另一边的乾人龙也是有些疑惑。
讲道理,对方本就比他没差多少,而他现在实力还是有着明显的衰减的,他自己心里清楚,衰减的程度应是远远强于两人眼本的少许差距,对方又没有手下留情,他应该有所不支才对,却硬生生持续到此时。
他只觉得自己有使不玩的力气,体内圣息虽然有损耗,却依然呈熊熊之势,浩瀚圣力运转之间,如渊如海,深不可测。
似是他只有七十分的实力,却被近乎一百分的发挥出来。
这种感觉,简直就是如有神助一般。
“莫非,真的有神灵之类的东西在帮助本王。”
“而我们此行前去的光明神山,也是那位至高的神灵开创过来,帮助我等生存在这座大陆上的生灵的?”
原本尽管四神族经历过一些远古时代的事,但乾人龙还是并不信任有神灵存在的。
可是,最近的事太过蹊跷。
秘密新婚,總裁愛妻極致
而光明神山的出现,就让他会更容易往这方面想。
那极寒之地,他也清楚,那是一片自古以来便人迹罕至的极寒区域,那片区域寸草不生,根本就没有什么光明的神山。
可之前的感知,又是那么的真切。
傲世傾狂 木易易
其实,在得知同为四神族之一的虚空神族被魔帝以那么残忍的方式顿时掉,即便是他,也都有些绝望了。
所谓四神族,已在世间存续了数万年。
这才短短几年过去,先是轮回神族被灭,幸存者投靠魔族,后面的虚空神族则是更惨,其赖以依仗的虚空洞天化作牢笼将其禁锢,并被魔帝吞噬掉。
就连人类柱石的四神族,都在这么短时间内灭了一半,那他们乾神族还能存续多久?
因此,得知了光明神山的存在时,乾人龙便是感到怀疑了。
如果是魔帝,没可能这么提醒他们。
魔帝显露出的能力,足以令他们震惊。
连虚空神族都能一口吞噬,先前剑圣西门那么强,携接连诛杀两大天魔圣之威,都一招陨落其手。
坦白讲,这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一层次能够应付的对手。
非但如此,连妖族那两位触及本源层次的也差了许多。
其实,这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妖精的獨步舞(上、下) 易拉罐
强如巫这等天魔圣,都要以魔帝为首,不用说,魔帝自然要比那些天魔圣更强。
只是,对方这么强大,即便是万年前据说强者辈出的那个年代,岂会真的有人能将其封印在殇魔山中。
虽然这么说有些不恭,但凭借在那最后一役的先辈们的能力,真的能做到这一步吗?
仔细想想,魔族何其强大,而那个时代虽然是英雄辈出,但刚开始时强者却远远赶不上后期。
后期集各族之力,尚且赢得那么简单,之前的成长时期,又是依靠什么完成过渡的。
原先,乾人龙只是用不适应此间环境来解释,可现在带着辩证的眼光看,似乎能察觉到更多。
联系起来想想,虽然一般人察觉不到,从未出过世,但那位神明似乎一直都存在着,并帮助他们抗衡魔帝。
虽然其动机也未必单纯,但一想到有这么一位存在和他们站在同一阵营,乾人龙依然感到有着无边的勇气。
“是那位神明一直在帮助我们守护这座大陆,并使我今日能够将战力超越极限的发挥吗?”
一念至此,乾人龙的攻势便更加猛烈起来,如渊如海的圣力凝聚处,道道伟力诞生,与独蛟的伟力硬撼在一起。
不知已经坍塌多少次的,早已支离破碎的虚空,便是再度坍塌开来。
他们的战斗,更加激烈了。
重生之嫡女為庶 輕墨然
距地面不知几万丈高的九天之上,诸圣交战,深陷斗法,道道伟力,将高空都弄得支离破碎。
为了避免他们的波及,双方圣境以下存在都在地面上,异或低空中交手。
即便能飞得更高,他们也不敢这么做。
因为稍稍飞高一点,都有可能被上空的交锋波及到。
诸圣的交战,虽是在九天之上进行,但其威能似乎无穷无尽,即便在这像个不知多少万丈的低空中乃至地面上,依然觉得地面摇晃,整个天地都在微微晃动。
个别高度较高的山峰,都是剧烈摇晃着,道道山壁剥落下来,触目惊心。
下方一片混乱。
因为来的都是魔帅层数的强者,而神族诸圣也被牵制住,乾神族圣者一下在先前征战黑暗魔渊一役中损失更大,所以,即便神族强者竭力抵抗,也是兵分人散。
战况岌岌可危。

njo19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聖武稱尊笔趣-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 光明神山鑒賞-cj7ce

聖武稱尊
小說推薦聖武稱尊
黑暗魔渊最深处的那座巨大的行宫中。
魔帝“噬”睁开那对紫光湛然的眸子,嘴角勾勒起一抹邪笑。
三日的时间,终于是将那在天道庇护下藏匿于虚空中的两支小老鼠消化殆尽,这便将之前天道布置的两枚棋子吃掉。
妃常狠毒 桃七七
两枚棋子听上去没有什么,可他之前经过万年的隐忍渗透,对这片天地的奥秘的掌握,已是近乎一半,吃掉这两枚棋子,已然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今,他掌握的天地奥秘,堪堪超过天道一丝丝。
不要小看这一丝丝的差距。
天地奥妙的掌控,玄之又玄,只要超出一丝丝,便足以令这座大陆所在的天地易主。
魔帝仿佛看到,整座大陆都被黑暗力量包围笼罩,黑暗魔渊的笼罩区域蔓延到整片天地,从而使这方世界都变成他们魔族的畜牧场,其中一切生灵都臣服于其统治之下,如砧板鱼肉,任由宰割。
万年的隐忍和博弈,天道的时代,已然结束,而本帝的时代,终是到临。
一念至此,即便是魔帝冷漠的紫瞳,也不由浮现出一抹兴奋来,黑色袍袖下的双拳便是悄然紧握。
“事不宜迟,那便开始吧。”
念头落下,魔帝的身影,毫无征兆消失在魔帝行宫。
再出现时,依然抵达行宫之旁的圣山之前。
似是感应到魔帝心中的兴奋,那圣山也是兴奋的颤抖起来。
颤抖之间,包裹在外的山壁也是偏偏剥落。
露出黑暗圣杯的影子。
黑暗圣杯中的邪灵也是狂热而兴奋。
魔帝看着这黑暗圣杯,嘴角勾勒起一抹微笑。
万年之前,他虽被镇压,却留下这道黑暗魔渊,这黑暗魔渊长久以来,便作为魔族的家园存在,有黑暗魔渊的庇护,即便是经历这万年来的风雨,大陆各族的打压,魔族也从未真正被剿灭。
作为大陆公敌的魔族,便是有了自己的家园。
但罕有人知道,他设下这黑暗魔渊还有更大的用意。
其实就是在这片原本安稳的天地间,埋下一颗不安稳的种子,在万年的过程中,既与这片天地隔绝,又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同化外界的天地。
这种同化,平时倒是没有什么,如若魔帝不出,外界的天地不会受到任何威胁,可一旦魔帝掌握的天地奥妙超过天道,黑暗魔渊便能无限度扩张,感染之下,外界的天地也会魔化。
最终,黑暗魔渊的范围将笼罩全世界,而这片天地,将化作适宜魔族生存的黑暗天地,亦或者说,整座圣武大陆都将化作超大号的黑暗魔渊,他们魔族超大号的家园,届时,这座大陆的各族生灵都会陷入永不得救赎的绝望之中。
“桀桀,黑暗魔渊,请你无边无际的,扩张吧!”
魔帝嘴角邪笑更浓,在黑暗魔渊的能量黑心黑暗圣杯对面盘坐下来,双手接引,凝出一道黑洞。
黑洞化作无边黑色涟漪扩张,须臾,便彻底融入黑暗魔渊之中,仿佛与黑暗圣杯、黑暗魔渊都完美的融为一体。
下一瞬,整个黑暗魔渊都仿佛活了过来,宛如贪婪巨兽张开黑漆漆的大口,不断向四面八方蔓延。
这等蔓延,与先前魔帝刚出世那一次并不同。
那一次的蔓延,只不过是收回原本就有的十八层失地而已,收复的原有的失地,蔓延势头便会自然停止。
但此时,魔帝对这片天地的奥秘掌握过半,逾越天道,这次的蔓延应是永不停止,其笼罩范围应占据整座大陆。
畢業創業筆記
而此时,先前得到魔帝命令,早已驻扎在黑暗魔渊与外界边境线上的魔族大军,便在诸位魔圣、魔帅、魔将的率领下倾巢而出。
一道道荡漾着邪恶魔气的身影,在黑暗天空下铺天盖地,道道魔影掠过虚空时,其势凶猛异常,犹如是过境蝗虫一般。
黑暗魔渊的蔓延既突兀,又迅猛,以至于各大势力在旁边布置的不少探子,尚未来得及反应,就被彻底淹没了。
更可怕的是,被淹没其中的强者,尽管修为不凡,但都像是普通人陷入泥沼中似的,行动受到禁锢。
而后要么被疾速扑来的魔族大军赶上,杀戮,要么在大军来之前,便被黑暗天地中蕴含的吞噬之力剥夺生机,体能消耗殆尽。
神級造紙坊
只有少数实力强大,反应迅疾,在黑暗魔渊蔓延过来之前就脱离现场的强者才存活下来。
这些强者拼命的遁逃,与黑暗魔渊赛跑,争分夺秒,即便是法相境以上修为,在遁逃时也并不轻松。
因为他们几乎是本能的察觉到,就在刚才,天地规则产生了某种变化,即便是他们,也不敢肉身横渡虚空,否则,无论是施展空间挪移,还是空间穿梭之类的手段,都必然会当场陨落。
仿佛现在之天地,已非先前之天地。
所幸后方,也并没有实力强大的魔族,施展类似手段追来,才让他们逃过一劫。
錦繡歸 雲月顏
魔帝身处黑暗魔渊最深处,却对外界情形洞若观火,注意到这一幕,也是心下了然。
这是他的力量,和天道之力互相干涉,才形成这副情形。
除非是已经被黑暗魔渊笼罩的天地,若在外界,天地规则混乱,无论是大陆各族,还是魔族的强者都无法施展空间手段行进,除非修为达到超凡入圣以上层次。
只有圣境以上的存在,才能在这样的环境中施展空间手段的能力。
他这么做,只是为了延缓大陆生灵的遁逃时间,从而给对面造成更大的损失,不料天道也以牙还牙,给他们魔族带来同样的不便。
尽管,在黑暗魔渊笼罩所有区域后,这一问题将会迎刃而解,但在此之前,他的麾下想要追杀座大陆的生灵,也不会如同想象中一般顺利。
“天道,你果然是个不肯服输的家伙呢,不过,我想这就是你最后的挣扎了吧。”
话语落下,他心中却忽然有所触动的看向西北方向,那个方向的天地规则似是有些不同。
魔帝将其分辨清楚后,紫瞳中则是忍不住浮现出一抹惊愕来。
他本来觉得已是吃定天道,不料对方竟也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埋下了暗子,凭借本能他便能够察觉到,那应该便是天道为了这座大陆各族生灵留下的最后庇护所。
且说,各方幸免于难的探子在确保了自己不会被扩张的黑暗魔渊淹没后,便第一时间将这一惊人讯息传给各大势力掌舵者。
他们心里隐隐出现一道画面。
那就是黑暗魔渊将会无限扩张,直到将整座大陆都给淹没。
腹黑太子殘暴妃 幽明盤古
这可是惊天的大消息。
只是,他们倒是不知,早在他们传递消息前,各自宗门的掌舵者,和修为达到一定层次的强者都是感应到这个征兆。
实际上,无论是各大势力,还是没有背景的散修,但凡修为达到域主境以上层次,亦或神魂锤炼到同样层次的修者,心中都仿佛看到一副景象。
原本沉寂一段时间的黑暗魔渊,宛如化作能吞天噬地的怪兽,以惊人的速度向外界的天地淹没而来,所过之处,天地皆化作天地,其笼罩的区域便化作类似黑暗魔渊的魔域。
而随着黑暗区域的笼罩,一道道魔影也如蝗虫过境一般疾掠,邪气滔天,遮云蔽日。
他们仿佛看到了在不远的将来,整座大陆都将被纳入黑暗魔渊的笼罩范围,这座大陆各族生灵都将沦入苦海。
未来都在他们脑海中化作浓郁黑暗笼罩,魔族统治各族的悲惨景象。
一时间,便有不知多少人恐惧绝望。
就连他们居住不知多久的熟悉的天地,也要抛弃他们了吗?
也许,世界末日真的即将到来了吗?
然而,就在这时,他们脑海里那黑暗笼罩的悲惨中,终是浮现出一丝光明来。
那丝光明来自中域西北方向某处,看似微不足道,却不断衍变,似是最终形成一座绽放着万丈光明的无尽恢宏巍峨的神山,其内似是蕴含无尽玄奥,自成洞天,足以在这黑暗中暂时庇护他们周全。
所有人都本能的察觉到,那个地方,应该就是在这末日到来时,唯一能够收容他们的避难所。
他们脑海中都不由本能的浮现出一个字眼。
“光明神山。”

3engj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聖武稱尊 小圓源-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五大鎮族傳承看書-xq9dd

聖武稱尊
小說推薦聖武稱尊
说是搬迁,其实若要搬迁到灵妖族之外,并无须横渡北海。
傾城馭獸師 幾米
虽说灵妖族位于北海以北,与离此最近的北域也相隔上万里,外人要踏入灵妖族,要离开北域,在恶劣条件的影响下,横渡北海方可抵达。
但其实,与其他各族的顶尖势力一样,灵妖族自然也有通道直达中域。
毕竟,魔族的大本营黑暗魔渊和原先镇压魔帝的殇魔山都在中域,一旦战事发生,若没有空间门,等他们横渡北海、北域抵达中域,怕是黄花菜都要凉上不知多少遍了。
是以,这件事拍板下来后,灵妖族当夜便开始组织搬迁。
不过,中间则是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难题。
与其他顶尖势力一样,灵妖族也收藏着诸多法门,一般的法门倒是没有什么,因为灵妖族神魂与武道监修,灵妖三老都拥有圣境神魂,圣魂可以将这些法门都烙印保存下来。
当然,只是保存下来,并不是习练而成。
圣典以下倒是没有什么,可若是圣典中那些特别难学的,即便是他们要将其习练而成,无疑也需要相当一段时间。
只是,那些镇族的绝世圣典,却是无法轻易就烙印下来,即便是拥有圣魂的他们,要将其烙印下来,怕是也需要半个月的功夫。
魅妃邪傾天下 胭脂淚533
平时,这自然算不上太久的时间。
只是,此时魔族虎视眈眈,刚刚有看到虚空神族、史前四周族灭绝的惨状,这灵妖界不知何时就会变成类似的凶地,这种情况下,他们焉有闲情逸致,等待整整半个月。
若在等待过程中,灵妖界再发生类似的变化,那可就后悔莫及了。
可若是就此放弃,那些镇族武学可是灵妖族之根基,如若没了,灵妖族的根基都会受到动摇,影响可就大了。
日后就算重建灵妖族,都算是根基大削,这种情况,不是任何灵妖族族人喜闻乐见的。
这种情况下,只有由神魂造诣,尚在三老之上的强者出手,如今的灵妖族,千愁陨落,有这个能耐的,除了楚天这个外来户,就没有旁人了。
“各位放心,我尽量在三日内将这些镇族传承烙印下来。”楚天自告奋勇的说。
“那就多谢楚天小哥了。”灵芸等三老,以及其他在场的灵妖族高层都是点头,他们脸上或多或少都浮现出些许感激之色。
菲菲却是有些担忧:“三天,是不是太久了,万一发生意外该怎么办?”
“魔族的动作,应该没这么快的,而且…”
楚天心中却是明白,有轮回天心诀在,漫说没有遇到危险,就算遇到危险,那在遭遇危险的前夕,如果事先有准备,他应该有足够的时间撤离。
就和魔帝出世、黑暗魔渊复苏之前,他提前察觉到凶兆,携着姐姐遁逃时一样。
所以,如果他留下烙印神魂,安全性无疑是旁人高上许多的。
虽然是这个理,但轮回天心诀这个秘密,他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就算眼前没有外人,但这种东西,玄之又玄,万一说出来就不灵了呢?
那他可是后悔都没地方哭去。
“我看两天就够了,五大镇族传承,能烙印几门,就烙印几门。”菲菲要求道。
在她看来,没有什么东西能和儿子的安全相提并论。
如果不是镇族传承委实太重要,而这么短时间内,魔族卷土重来的几率极低,她是说什么都不愿让楚天涉险的,哪怕几率只是微乎其微。
“不用担心,说不定要不了两天,我就能将这些传承都烙印下来了呢。”楚天笑着说道。
代嫁醫妃
闻言,三老都是不置可否。
要将五样镇族武学烙印下来,即便是他们,也要花上半个月,纵然三人联手,也不可能在三两天时间内成功,不过,虽然都是圣魂,楚天的要比他们强上许多,所以,事情没发展到最后,他们也不确定答案。
事情便敲定下来。
楚天取出一面玉牌,在玉牌中留下圣者烙印,让娘将玉牌带在身上。
这样,就算危机在两天内到来,由于轮回天心诀的玄妙,他理应能提前察觉到凶兆,足以在凶兆到来的间隙,横渡虚空直达灵妖界之外的搬迁之处。
菲菲小心翼翼将玉牌贴身收好,然后与灵妖族其他高层一道,率领主峰的族人们下峰。
而此时,主峰之下,各峰高层、精锐和族人们已等待多时。
暗黑老公,寶妻難逑 北北傘
主峰之下,聚集着全部灵妖族族人。
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在族长菲菲、众高层的带领下,向那道直通中域的空间门奔赴而去,开始了搬迁的进程。
事不宜迟,在事情敲定下来后,楚天便赶向灵妖族主峰那座承载了所有族内传承的武库。
武库之间,道道大门耸立,将武库分割成不同的区域。
不同实力,不同身份,不同权限的人,分别可进入不同区域。
不过,早在到此之前,菲菲已经以族长的身份,授予楚天最高权限。
是以,这些关卡自然对他无碍。
他令牌在手,所过之处,道道大门洞开。
每一层之间,都有一道道古碑伫立。
重生之嗜寵成婚
与轮回神族的武库颇为相似。
只是,沿途众多武碑上面,空空荡荡,此时并没有任何承载。
很显然,其承载的法门,都被刚才的三老以圣魂烙印保存了下来。
棄妻
触目所见只是空碑,并没有丝毫价值。
楚天却不为所动,手持令牌,打开重重大门,继续往里深入。
武道狂少 天劍
那几样尚未烙印的镇族传承,是在武库的最深处。
所谓灵妖族的镇族传承,共有五样,其中七耀周天手和大灵皇指乃是镇族绝学,此外还有溯源、寂灭、幻狱三大终极瞳术。
这五大传承,既然能被称作镇族传承,无一例外,都是绝世圣典之上的绝学。
楚天先前,对七曜周天手和溯源瞳有所精研,其他三样传承,娘留给他的传承中只提及名字,并没有具体修炼方法。
菲菲当年留给楚天的,也只是灵妖族传承的部分,五门镇族传承中的两门。
另外三门,楚天被没有奢望。
穿越者與女武神 阿芙伽德蘿
他一直认为,并不是掌握的绝学越多,才越厉害,而是要看修为的深浅,和对已掌握的绝学的掌握深度。
正因为抱着这种态度,他虽然年纪轻轻,但对七耀周天手和溯源瞳都有精深的掌握,这在他之前的战斗中已有所表现。
溯源限界这种程度,放眼整个灵妖族,也只有上代族长千愁能够掌握,五老距这个层次都差的很远,却被他给掌握了,除了修为方面的优势外,他的领悟力和专注程度也不容小觑。
閃婚試愛.名門寵妻
虽然如此,但无心插柳柳成荫,机缘巧合下,他终究还是免不了与其他的传承打交道。
楚天所过之处,重重大门洞开。
穿过重重大门,他终于来到了灵妖族武库最深处。
不出意外,最深处空空荡荡,只有五道巍峨的武碑屹立,以他如今的修为,自然不难看出这些武碑的本质,知道那一道武碑承载着那一样绝学。
他略作沉吟,便首先向那承载着大灵皇指的武碑赶去。
他知道那个老家伙最擅长的便是这门绝学。
作为灵妖族上任族长,对方选择了这门绝学来精研,其威力显而易见,况且,他之前在心路历练中,也窥斑知豹的知道其威能,所以,他便首先烙印此法。
他的感知通过古碑,似是来到了一片玄妙的天地。
其中只有一位孤高冷傲,不知存活于那个年代的灵妖族圣者伫立。
那位圣者气质与千愁颇为相似,但面目却年轻的多,看上去只有三四十岁。
只见他伸出右手食指,浑身浩瀚圣力,和脑海中的圣魂之力涌动,都是奔涌向其伸出的指尖,当凝聚到一定程度,指尖出现了一丝丝紫金毫光。
当紫金毫光凝聚时,整个天地都战栗似的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