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c8c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詭異入侵》-第0189章 多手準備閲讀-61vxq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江跃确实构思了好几个计划,不过具体怎么实施,还得根据局势的变化来决定。
最关键的一点,如何实施计划,还得取决于对方的行动。
如果对方一直不行动,江跃各种对付对方的计划自然也就无从谈起。
“小江,以我看,我们倒不如先把孩子给救了。按你说的,只要把那个阵法破坏,魂魄释放出来,这些孩子自然可以恢复。只要孩子们没事,灭不灭对手,也并非第一要紧的事啊?”
老韩沉吟片刻,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江跃苦笑道:“问题就在于,如果先破坏阵法,对方随时可以发现。那样的话,他产生了警惕心理,要想对付他就更难了。而那些狐族的狐子狐孙,生死却掌握在他手里。”
“难道那些狐子狐孙的生死,还能比一百多个孩子更重要?”
“话也不能这么讲啊。”江跃叹道,“由我来决定,我也想先救孩子。可主动权并未完全掌握在咱们手中。如果我跟那老狐说先救孩子,它显然知道这对它的狐子狐孙来说是有极大风险的。那么老狐会尽力吗?会不会从中使诈?甚至是阻挠不配合?万一他玩点花样,这些孩子的魂魄出现一点点意外,很可能是无法弥补的。这个风险,咱们也得考虑在内。”
按正常逻辑,当然是先救孩子。
可坏就坏在,那个阵法是狐族参与的,要释放孩子们被阵法拘禁的魂魄,狐族必须参与在内。
狐族一向智慧出众,风险意识超强。一旦知道江跃的计划是拿狐族的狐子狐孙冒险,它们不从中作梗才怪。
这事必然难以顺利。
这也是江跃为什么选择先对付那个术士的原因。
灭掉那个术士,才是从根子上解决问题的办法。
罗处想了想,最终还是觉得江跃的担心不无道理。
“老韩,换位思考,我们是狐族,恐怕也不会冒这个风险。”
老韩默然点头:“那万一这个术士一直不出现,躲在背后一直不肯出来,事情岂非一直拖下去?”
“咱们拖得起,对方却未必拖得起。”江跃道,“从老狐的口气看,对方对这个阵法很重视,每天都要催促。如果他发现这个阵法停滞,肯定要想办法的。只要他采取行动,我们就有办法。退一步讲,他如果不采取行动,局势也仅仅是僵持,也不至于恶化了。”
信物已经被摧毁,那阵法已经不能持续勾摄幼儿魂魄。
“小江,就按你说的,先对付这个邪恶术士,再考虑救孩子的事。说吧,要咱们这边怎么配合你?”罗处一锤定音,做了决定。
“我不要你们特殊配合,你们就正常调查,正常派人就好。不要太用力,也不要太敷衍。总而言之,就是正常调查。如果咱们用力过猛,对方很可能会惊觉,如果咱们敷衍了事,对方也有可能会怀疑这是个陷阱。”
这个尺度要拿捏得很好。
罗处笑道:“这可真不简单。”
老韩却道:“小江,还有个问题,你考虑过没有?如果那个术士,他压根不是在外地,而就在幼儿园周围一带?那么咱们昨天的一举一动,很可能就在他的监视之下。甚至你和狐族之间的冲突,他也看在眼里?”
所谓的对方不在星城,这完全是老狐所述,并没有得到求证。如果那术士故意使诈,老狐也无从判断。
所以,老韩这个说法,倒是给江跃提了个醒。
江跃心头凛然,他的种种计划,还真是没有把这个因素考虑在内,都是默认了老狐判断,默认对方这些天不在星城。
可万一,真像老韩说的,这只是对方使诈呢?
实际上,对方一直就在幼儿园周围,一直就在暗中监视着幼儿园的一举一动呢?
那么,昨天一整天的事,对方岂非了如指掌?
白天他们在幼儿园的所作所为,对方肯定能通过监视摸得一清二楚,甚至夜间,江跃和老狐的交手,乃至老狐带着江跃进入地窟下面,对方也未必不能掌握啊。
不管老韩的猜测是否属实,江跃都觉得,这个因素绝不能忽视。
思忖了许久,江跃道:“你们该怎么行动,还是怎么行动。还是那个原则,不要用力过猛,也不要敷衍了事。”
“你有什么打算?”
“我也会去。”江跃露出一丝诡异微笑,“如果真跟老韩猜测的这样,事情倒也好办。”
这个因素,如果之前没有考虑在内,确实有可能会被搞得措手不及,但如果提前有准备,江跃却已经有了计较。
……
早上九点多,行动局这边,还是老韩带队,又奔赴到了幼儿园现场。
江跃也出现在了队伍当中。
不管那个邪恶术士是不是在附近,江跃现在也不避嫌,找到洞窟入口,单枪匹马直接进入地窟当中。
行动局的人,则在外围戒严。
如果那邪恶术士不在星城,江跃进入也不用担心被看到。
如果那邪恶术士一直在星城,一直就在附近监控,昨晚发生的一切自然看在眼里,那他早就知道江跃其实知晓地窟的秘密。
所以,到了这一步,已经无需再回避什么。
老狐看到江跃到来,连忙迎了上来。
“怎么样,他有没有联系你们?”
“有。”老狐连连点头,“就在刚才不久,他说他明天返回星城。而且,他已经知道信物被毁,阵法暂时停摆的情况,大发雷霆。”
“有没有说别的?”
“说了,他说等他明天回来。说了很多狠话,说倒是要看看谁胆子那么大,敢破坏他的好事。”
“你跟他怎么说的?”
“按你说的,除了不能说的部分,其他我都基本上照实说。星城行动局,调查出信物,毁掉了信物。”
不能说的部分,就是老狐被江跃控制,地窟阵法秘密暴露这些。
这是核心的东西,绝对不能说。
重生之大娛樂帝國 任鳥飛
“他没有折磨你的狐子狐孙?”江跃好奇问。
“这次真没有。”老狐也觉得有些诧异,“他可能也知道,这不是我们不尽力,而是有其他人破坏他的好事,所以难得没有迁怒我们。”
江跃却皱起了眉头,对方越是这样,江跃反而越觉得有些反常。
“他说他不在星城,是你主动问起的,还是他主动说的?”
老狐仔细回想了一下:“我没问过,是他主动说的。当然也只是话题说到那个份上,他无意中透露的。”
“那你觉得,他真的不在星城么?”
老狐想了想,却没有什么头绪:“我判断不出。他这个人很谨慎,很狡猾,城府很深,我自诩活了几百年,也看不透他的心思。”
江跃默然,按老狐的说法,如果对方这么谨慎,城府这么深,为什么要特意主动强调在外地呢?
他在不在外地,似乎不影响他和狐族的沟通,那他特意强调在外地,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真的不是在外地?一直就在星城?甚至就在这附近?
否则,他为什么要“无意中透露”这个一个重大信息?
江跃暗暗心惊,这个家伙,还真是有点高深莫测啊。
江跃一直在暗中观察老狐的反应。虽然老狐受他控制,可江跃还是得防它一手。
万一这老狐两头骑墙呢?
这边跟自己妥协,那边又跟对方妥协呢?
这也不是不得不提防的事。
但是从老狐的反应看,江跃又看不出它有什么异常。
江跃忽然一笑:“昨晚回去之后,我做了个梦。”
老狐愕然,不知道江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想知道我梦到什么吗?”
“什么?”
“我梦到你对我的秘法有点怀疑,居然首鼠两端,又跟那术士搞什么交易。后来……”
“仙师,老狐万万不敢。我能感应到秘法在我体内的存在,我的生死都在你一念之间,怎敢首鼠两端?”老狐忙开口自辩。
江跃嘿嘿一笑:“后来梦醒后我想了想,觉得老狐你确实不可能这么蠢,所以,梦往往跟现实是反着的嘛?”
老狐苦笑道:“仙师,你这个玩笑可把我吓一跳啊。说到底,在仙师和那家伙之间,我是真心希望仙师你赢的。毕竟,那人的心术不正。我曾听过仙师传道讲经,略知道德。虽学不来道德高士的高风亮节,终究也知道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如果有的选择,我肯定会选正弃邪。”
正和邪,江跃无意辩论。
“老狐,漂亮话谁都会说。那人心术不正,你也不是今天才知道,此前你不照样为虎作伥?我只想说一句,纵然你有千千万万个理由选择站他那一边,我要灭你,只要一个念头就够了。”
老狐听着江跃这冰冷的语气,哪怕心里没鬼,也是有些不寒而栗。
“仙师放心,老狐知道轻重。”
江跃点点头:“我没有选择先救那些孩子,便是为你的狐子狐孙考虑。如果你恩将仇报,后果你应该可以想象的。”
“是是,仙师慈悲。”老狐连连点头,面对江跃的恩威并施,老狐是真有些招架不住。
本来,以它几百岁的年龄,以它的实力,被江跃制服,心理上就完全处于劣势了。
尤其是用枪支攻击江跃时,竟然一点都伤害不到江跃,这让老狐对江跃有着发自骨子里的恐惧。
毕竟,那枪支它几百年的修为,都扛不住。
聖獸
当然,过去这几百年,灵力枯竭,几百年的修为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也就勉强维持寿数,苟延残喘而已。
江跃敲打了几句,也便点到即止了,叮嘱了几句,江跃又回到了地面。
这一上午,江跃看上去无所事事,在幼儿园各个角落,东走走,西走走,也不知道具体在忙活什么。
便是老韩他们也有点奇怪。
直到中饭的点,老韩才走过来,低声问道:“小江,你在干嘛呢?”
“老韩,饿了。”
老韩一怔,随即道:“先吃中饭。”
安排两名队员值守,其他人收队先去吃饭。
还是老韩和江跃一个车,其他队员一个车。
我和我的處女情緣
“小江,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老韩显然察觉到了江跃之前的异常。
“我现在怀疑,对方真的有可能如你所说,并不是在外地,而是在星城,甚至在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
“所以,你晃悠了一上午,其实是吸引对方注意力?”
“不,我也在观察,如果对方在附近,他应该在什么位置观察我们最有利?”
“那你观察出来了么?”
江跃笑了笑,拿出纸笔,在车上画了起来。
片刻后,围绕幼儿园周围的一些建筑和位置,就被他标注出来。
“如果对方真在附近,这些地方都有嫌疑。”
老韩琢磨了片刻,皱眉道:“这个范围,以我们的人力,完全可以封锁的。要不,下午就调集人马行动?”
江跃却摇摇头:“不用!哪怕你们行动再隐蔽,总会打草惊蛇的。除非你们会隐身。”
要控制这么多区域,调动的人手不会少。哪怕他们行动能力再强,这么多人冒出来总不会错。
以对方的警觉性和狡猾程度,根本不可能等他们包围到位才察觉。退一步说,就算他们包围到位,能否锁定对方身份,也是未知数。
毕竟,这是一个隐藏着的对方,在普通人眼里,他或许也是一个貌不惊人的普通人。
老韩见江跃反对,忍不住问道:“那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我再琢磨一下,千万不要打草惊蛇。退一步说,就算我们能锁定确实有人监控我们,也可以确定他在哪个位置,我们也确定不了,那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啊。说不定,那只是一个同伙?甚至只是他的一个手下?甚至是他雇佣的耳目?对付这种人,要么一击而中,要么就不能轻举妄动。”
这个对手,在江跃看来,可比赵守银难对付多了。
赵守银虽然狡猾,也的确是大手笔,把整个云溪镇都搭了进去。
可赵守银行事,终究能找到一些线索,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他的秘密基本上就集中在了赵家银制的店铺里。
玄幻之躺著也升級
这个对手却不一样,一直潜伏在暗处,操控狐族给他卖命,他远远当个操控者,无疑更加高明一筹。
老韩仔细想了想,不得不承认江跃说得极有道理。
万一不是那术士本人,他们行动就算完美收官,那也就打草惊蛇了。
哈利波特之劍聖
“照这么说,咱们只能是敌不动,我不动?”老韩有些郁闷。
“那也未必。”江跃笑了笑,“先吃饭吧。”
午饭也没太多讲究,随意对付了一下。
饭后,江跃对老韩道:“下午我要去趟学校,傍晚再过去。我估计白天应该不会有什么变故,要出现意外,也得是晚上。我上次在黑市结识了一个朋友,他在风水方面也颇有心得,下午他答应了过去看看,你们也不用刻意招待,配合他就好了。”
“哦?有帮手?”老韩眼睛顿时一亮。
“也太激动,人家也只是答应去看看而已。”
老韩嘿嘿一笑,却还是很兴奋。能和江跃成为朋友,又是风水界的,那肯定不是白给的。
……
跟老韩分开后,江跃压根没回学校,而是再次回到那个烂尾楼。
余渊早就习惯了江跃的神出鬼没,见到江跃,也不惊讶。
神農小醫仙
“老余,下午该你出马了。”
最好的時光 鳳青釵
“要我怎么做?”余渊知道这事既然定了,就无从更改,还不如表现得积极一点,活跃一点。
“你下午去幼儿园,也不用做什么,看看幼儿园内那刻画的阵法,假装研究,假装试图破解即可,不用做其他的。我已经跟行动局招呼过了,他们会配合你。你只要装世外高人即可,不用对他们太热情。”
“只是假装吗?”余渊再次确定问道。
“对,你也是懂得风水阵的人,应该看得出来。总而言之,你要装作你很懂行,装作你有把握破这阵法,懂吧?”
余渊点点头,随即问道:“邓家的案子,不是到了行动局么?我跟行动局搅在一起,会不会不好?”
“邓家会所监控的你,和现在的你,他们分辨得出来?”
“分辨不出。”余渊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那你还担心什么?”江跃反问道。
痞妃駕到,王爺發瘋了 龍文傲
余渊苦笑:“这不是做贼心虚么?”
邓家那些人,终究是他干掉的。不管怎样,他再有自信,总有些心虚。
“别废话,记住我的话,装世外高人,别跟他们哔哔太多。尤其是那个韩处长,很擅长套话,套问信息的。你什么都不要跟他说,高冷一点,就不用担心暴露。”
“高冷,高冷……”余渊嘿嘿一笑,“我本身就是高冷的,这个我擅长。”
“好了,你准备一下,这就出发吧。我下午不会正面出现,不过一定是在附近,不必担心。”
余渊略作了一些准备,也就出发了。
等他出发后,江跃召唤出那头厉鬼:“大白天你不便出没,我带你去那周围,你进入地窟,监督狐族一举一动。”
那头厉鬼被江跃操控,自然不可能违背江跃的意志。
江跃则不慌不忙,以复制技能,换了一副面目。
明面上调查,肯定打草惊蛇,换一副面目,就不必有这担心了。

b3mfi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詭異入侵 起點-第0188章 正確的選擇-o5zrg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看到江跃,余渊脑子里就想起在邓家包间里那段被支配的恐惧。诡异手段搞不过江跃,肉搏更是差得远。
可以说,余渊是真被江跃打怕了,打服了。
这也是他权衡再三,没有逃离星城的原因。明知道江跃将要对他施展秘法,对他实施操控,他也不敢逃走。
现在想想,没逃走是正确的选择。
且不说江跃可能有办法找到他,就是那头他曾利用过的厉鬼,显然是被江跃收服,反而被江跃所用了。
那头厉鬼,多半会跟踪他,盯梢他。
如果他真要离开星城,甚至不用江跃动手,那头厉鬼就有可能将他给灭了。
江跃打量着余渊,见他跟之前在邓家包间的样子,已经完全变了个人。山羊胡子没了,那一头神棍造型的派头也收了起来。取而代之倒像是一个真正的流浪汉,显然是为了掩人耳目。
这要是出现在监控里,还真很难将他认出来。
不过江跃还是道:“老余,警觉性有点不够啊。”
余渊苦笑,他还真不是警觉性不够。实际上,他的警觉性是足够了,布置了几道警示机关,能说警觉性不够吗?
“邓家的事,已经到了行动局手中,这段时间,还是高风险期,你得悠着点。”
余渊忙陪笑道:“行动局我倒是不怕,我是不想给上仙您添麻烦,所以选择低调,躲在烂尾楼里。要是平时,我就算出入五星级酒店,他们也查不到我,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这倒不是余渊吹牛,他低调还真不是怕被查出是杀人凶手,这一点他很有自信。
他是听从江跃安排,低调行事而已。
见江跃不置可否,余渊忙道:“上仙深夜造访,一定有什么要紧事吧?”
想到江跃之前说过,要对他实施秘法操控,在他身上种一个印记。想必,今晚就是冲这个来的?这件事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余渊多少还是有些郁闷。
受制于人,终究不是什么甜美的事。
见江跃不急着动手,余渊心里反而有点七上八下。生怕江跃改变主意,选择杀人灭口。
对上江跃,余渊是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谁知道,江跃居然并没有急着下手,甚至都没主动提及那件事,而是沉吟着,似乎在考虑怎么开口。
半晌之后,江跃忽然问道:“老余,你的这些手段,有师承的么?”
余渊一呆,随即道:“我是祖传的本事,只可惜我悟性低,再加上祖上的传承也不是特别出众,因此学了个半桶水。”
这也不算是谦虚之言。
“那你认识一个姓柳的么?”江跃又问。
“柳?”余渊想了许久,脸色有些茫然,“不认识。我们这行,很多人喜欢用假身份示人。他说姓柳,说不定是姓别的,赵钱孙李,周吴郑王都有可能。当不得真。”
江跃又将柳大师的长相和风格大致描述一下。
柳大师高调臭屁,全身金光闪闪,开着小金人,开口闭口就是钱,这应该是有点辨识度的。
岂料余渊还是摇摇头,苦笑道:“一般情况下,风水术士是很少同时出现的。咱们这行,有一个讲究,就是王不见王。同一件事,如果有人找了这位,那么其他风水师就绝对不会再参与。除非前一个风水师承认搞不定,才有可能有第二个介入。两个相互没有交集的风水师,要出现在同一个场合,除非是业界聚会,或者是有大身份的人刻意组织。一般的财力物力,还真请不动两个风水师,尤其是业界的风水师一般都会自觉遵守这个潜规则。”
还有这种讲究?
江跃倒真是没听说过,江家的传承并没有提到这一点。
“上回在邓家包间,我见你用一只短笛,吹奏一个曲子,那是什么讲究?”
“那是我祖传的一只引魂的曲子,可以诱导厉鬼,引来厉鬼。同时还能和厉鬼形成些许沟通,算是引起厉鬼的好感度吧。”
“哦?你还有这本事?”
“这也不算什么特别的本事,风水界很多术士其实都有这种法子,和鬼物打交道,是咱们这行的基本功。若没有这些基本功,又怎么敢行走江湖?分分钟就让厉鬼给干掉了。”
余渊对江跃倒不隐瞒。
江跃点点头:“所以,你能和鬼物打交道,鬼物一般不会缠你,不会害你?”
“也不好说,若是那种通了智慧的厉鬼,也没有那么好糊弄。多数厉鬼,初时的灵性都比较差,本能反应大过自身智慧。我们这些基础手段,其实正好是引导厉鬼的本能,却非真的掌控了厉鬼。倒是上仙您,竟有真正的御鬼之道,这才是真正的仙师!”
余渊说到这里,语气中倒是透着实实在在的敬佩。
那天他是亲眼所见,那头之前被他余渊引导的厉鬼,本来是去谋害江跃的,到头来,那头厉鬼居然被江跃控制,反过来对邓家完成反杀。
这绝对是真正的御鬼之道,绝不是什么引导,什么利用。
江跃被老狐称为仙师,如今余渊居然也称他为真正的仙师。
江跃虽不至于膨胀,倒也有些成就感。
看得出来,余渊对他能够控制鬼物的手段,是真心佩服。
“老余,我来问你,星城其他风水界的术士,你认识几个?”
“除了上仙你,我听过一些名头,但真正认识的,却没有一个。”余渊苦笑交待。
“这就是你说的,这一行的讲究?风水术士一般彼此不相见?”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诡异时代来临之前,咱们这一行本来就见不得人。再者,做咱们这一行,法律上很难约束,因此人心叵测,彼此之间提防心理肯定是远胜其他行业的。谁都怕被同行坑了,除了那些有共同传承的之外,大多数散修之间,是默认不结伴,不和同行往来的。”
“共同传承?”
“对,据说,有一些强大的神秘势力,是存在传承的。如果是同一个传承出来的,往往会很团结。遇到这种同行,最好是敬而远之。一来斗不过,二来惹不起。”
江跃知道这个世界存在一些隐秘势力,隐秘传承。
像他们江家的传承,其实就是隐世传承世家。
听余渊这个口气,可能这种传承,还不仅仅是血脉香火这一种传承?更有派系宗门这种有严密组织的传承?
也就是传说中的门派?
江跃眉头微皱,想到幼儿园地下洞窟中那个邪恶的阵法,江跃心头笼罩起一层阴霾。
他总觉得,那个邪恶阵法的手笔有些大。跟他之前遇到的柳大师,以及这个余渊的手笔,都截然不同。
一下子卷入一百零八个幼儿,光是这份残忍狠辣,一般的风水术士还真未必办得到。
终究,害一个两个人或许狠得下心来,要一口气害一百多个孩子,除非特别丧心病狂,一般术士真未必干得出来。
余渊见江跃的表情有异,回味他之前的问话,忍不住问道:“上仙可是遇到了什么新的对头?”
“对头倒是没有,却碰到了一桩邪乎事。”
江跃将大致的情况说了一下。
余渊的表情很生动,看着江跃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了。
听江跃这意思,这事完全和他没关系啊,何必操这个心?
按余渊在这个行业混迹多年的经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应该是常态吗?怎么眼前这位居然还管起闲事来了?
对余渊来说,别说是救不相关的人,就算是相关的人,他也未必提得起多大兴趣。除非是至亲。
他平日里为了利益,坑人害人都是常有的事。这救人的事,对他来说还真是非常新鲜。
江跃从余渊的反应自然可以看出,这家伙对这个并没有兴趣。
虽说现在余渊名义上要听从江跃,可那秘法印记终究还没种下,要他乖乖听话,全身心投入显然不现实。
余渊感觉到江跃犀利的眼神,似在考验着他,等着他主动发话。一时间也压力山大。
从本心来说,他根本没有悲天怜人的情怀,从来就没想过去当什么救世主,大英雄,对他人的死活说到底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去害人都已经算美德了,指望他这种性格的人去救人,余渊自己想想都觉得荒诞。
更何况,这是跟另一个风水术士开战,余渊在江跃手上吃过亏,更加不愿意参与这种事。
一个连江跃都感觉到没把握的对手,自己参与得了?江跃会不会就是想找一个炮灰?
只是,江跃此刻的眼神,就好像要将他撕裂一样,余渊被他盯住,越发心虚,就怕自己说出半个拒绝的字眼,就会被他当场干掉?
最终,余渊苦笑一声:“上仙,你不会真想让我出马吧?就我这几下子,可别坏了你的大事啊。”
江跃也不说话,手中忽然多出一张纸符。
“这是一张辟火灵符,有此符在手,任你滔天烈焰,也烧不着你。投入到市场卖,二三千万是轻松可以卖到的。”
余渊一怔。
这是什么意思?这算利诱吗?
網遊之百倍傷害
“上仙,我……”
“知道你怕死,我不需要你去送死。我只要你做点表面工作,掩人耳目而已。”江跃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
怪道胡宗仁 ghostfacer
余渊有点懵,苦笑道:“怎么个掩人耳目?”
“很简单,我只要你出现,施展一些手段,让对方误以为要破他阵法,坏他好事的人是你。吸引他的注意力,让他以为你就是他要对付的人。只有这样,我才有更好的机会下手。”
“再说直白一点,你可能需要承担他的第一击。当然,这是在极端的情况下。事实上,只要他出现,只要我锁定他,他未必有机会对你发动第一击。”
余渊迟疑道:“你确定可以锁定他吗?”
“这个你大可放心,若是这点把握都没有,我又何必趟这浑水?再说,你那扳指具备一定的防御力,哪怕他施展诡异术法攻击你,你那个扳指的防御力,扛一下应该问题不大吧?”
在邓家的包间里,江跃是见识过这家伙那个扳指的防御力的。
当时自己操控的厉鬼,对余渊发动了攻击,被他轻松防御下来。
可见那枚扳指的术法防御还是很不错的。如果不是防不住江跃的武力攻击,余渊根本不会败得那么快,那么彻底。
余渊忽然问道:“那万一对方动用枪支器械呢?”
大部分术士,不怕各种诡异手段,更怕武力攻击,白刃攻击,枪支器械,这对术士的威慑力其实更大。
“大可放心,要比枪支器械,他能比得过政府?”
余渊想了想,觉得似乎也有点道理。
不过他一向擅长坑人害人,要他去救人,心理上一时还真有点不习惯。
“也就是说,只要我完成了迷惑对手的责任,就算完成任务?等你和他交上手,就没我什么事了?”
“对。”
“那我在一旁看热闹也行?”
“随你。”
“那张灵符是酬劳?”
“对。”
余渊开始权衡起来,他是风水术士,对灵符的认知自然超过寻常人。知道这是好东西。
想了片刻,余渊终于点点头:“好,我加入!”
江跃淡淡一笑:“你做了聪明的选择。”
如果余渊拒绝,江跃也就打算不留他了。这种既没眼力,又不听使唤,脑子又不清楚的人,留下又有何用?
余渊从江跃的淡笑中,隐隐觉得自己似乎真的逃过一劫?
“上仙,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别叫上仙,太招摇,叫我名字即可。”
“那不行,还是叫你江少,或者跃少吧。”余渊求生欲望很强的,面对强者直呼其名,那不是他的生存法则。
既然打算参与进去,余渊的热情度立刻高涨起来,跟江跃商议起了具体战术。
江跃倒是没有食言,从安排上,确实没有要求余渊参与战斗。
“你只要记住一点,你是在演戏,一定要演好。你就是这次事件的主角,要让对方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你身上。我就是一个小跟班而已。”
余渊苦笑道:“我怎么觉得这是说反了啊。”
当然,他也知道,这就是演戏。他的任务就是把戏演好。剩下的就交给江跃了。
仔细想想,似乎参与这件事也没什么坏处。如果只是演演戏,装装逼,相应承担一点点被攻击的风险,余渊自问应该扛得住。
想想那灵符的诱惑,想想可以近距离围观其他术士之间的战斗,余渊觉得,似乎参与这件事也不坏。
商议间,东方已经慢慢露出一些曙光。
江跃站起身来:“老余,你做了聪明的选择,我希望到时候,你可别做出什么糊涂的事。这件事办好了,对你没坏处。要是因为你一时犯糊涂办砸了,你知道后果的吧?”
余渊打一个寒颤,忙道:“不敢不敢,我绝不敢有异心。”
江跃咧嘴一笑:“我信你,你也知道,我的帮手,可不止你一个。我分不开手脚对付你,现场能对付你的力量,可有的是。”
“对对,我发誓,我绝对跟江少你一条心。”
江跃笑了笑,摆摆手,直接走到窗台前,双手一撑,这十几楼的高度,直接就跳了下去。
我的妈呀!
余渊看到江跃忽然来这么一手,大吃一惊,连忙扑到窗口往下看,江跃已经到了路边,淡淡朝他摆了摆手,施施然离开了。
余渊头皮一阵阵发麻,这都什么变态啊。几十米高,直接跳下去?难道真会飞不成?
一时间,江跃在他心中的神秘感更增了几分。
……
天色大亮,江跃找了家早餐店,美美地吃起了早餐。拿出手机来,开了机,没多一会儿,老韩那边就打电话过来了。
“小江,你没事吧?”
“这话应该我问你啊。”江跃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笑道。
“嗨,不小心被暗算了。这妖物狡猾,小江你还在那里吗?”
“你就别操心了,好好养你的伤。”
“我这点伤不算什么,已经回局里了。你在哪?我去找你。我的枪还落在那里。”
“枪我给你收着呢。你在局里等我,让罗处也别瞎走了,我有事跟他商量。”
我有飼養系統
江跃吃完早餐,直接打车来到行动局。
罗处和老韩也正好吃完早餐。
“你们二位现在是把单位当成家,24小时连轴转?”
罗处叹道:“我们也不想。你不转,我不转,人人都置身事外,这个世界就真玩不转了。”
虽然只是一句牢骚话,江跃倒是有些肃然起敬。
有句土得掉渣,但却广为流传的话。
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因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像罗处这种人,或许很多人受不了他那性格,但你不得不承认,人家确实是在为众抱薪,是在负重前行。
江跃把枪放在桌上,推还给老韩。
“那边现在什么情况?”罗处点了一根闷烟。
“情况我已经大致摸清楚了……”江跃将情况复述了一遍。
罗处和老韩都陷入沉默中。
直到罗处一根烟燃到了过滤嘴,才在烟灰缸上狠狠一碾:“所以,到头来,这又是一桩人祸?”
諸跡之仙古天涯 babycool6
罗处是真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随着诡异时代的加速,他发现,诡异事件固然不少,但那些威胁大,破坏性大的案子,竟大多数都是人为!
老韩叹道:“人心险恶胜过鬼,自古皆然。罗处,当下咱们怎么办?”
罗处一时没有发话,而是望向江跃。
江跃道:“这个我真不能拿主意,要救这些孩子,必须让这些孩子回到幼儿园。至于风险,必须得担一些的。”
“你不是说,你的计划是先灭掉那个使坏的术士么?”
“计划是这样计划,但计划不一定就能按照咱们的预想发展啊。”江跃叹道。

nzp1d優秀玄幻小說 詭異入侵 愛下-第0181章 線索出現-953j0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一旁的老韩正色道:“你们这些家长,先前还口口声声说相信政府,怎么一回头,就翻脸不认了?”
江跃有没有真实水平,老韩再清楚不过。就像孙斌说的,就目前而言,如果江跃找不到法子解决,整个星城还真不容易找到第二个人来。也许有些隐逸的老前辈有这本事?可人家都隐藏的很好,根本见不着人。
哪像人家小江,主动请缨,一直都给了他们行动局极大的支持。
毫不夸张地说,没有江跃的帮助,他们行动三组怎么可能在行动局五个行动小组里遥遥领先?
不就是一直有江跃挺他们么?
老韩顶上的大章国国徽,身上的制符还是很有说服力的。他这一开口,就代表政府的态度。
“韩处长,不是我们翻脸不认人,这个小江同志我们认识他,他是扬帆中学的学生嘛!”
“专家不都应该是老前辈吗?这么年轻,我们心里没底啊。”
老韩呵斥道:“先前人家孙老师说得很明白了,这是诡异事件,诡异事件就得从诡异角度去找答案。你们都说认识小江,难道不知道他是星城体测第一吗?你们以为体测第一,仅仅是比你们力气大,跳得更高,蹦得更远吗?你们对觉醒者了解多少?”
还真别说,很多人就是这尿性,畏威而不怀德。
老韩口气严厉一些,板着脸训斥几句,效果反而好了。即便有些心里头还带着几分怀疑的,也不敢再不停哔哔。
江跃倒是始终心态平和,冲着这些孩子来的,他只求无愧于心,倒真没指望这些家长如何感恩戴德。
江跃挨个看过去,大部分孩子看上去,其实并没有任何异样。江跃观察一阵,便可以确定,这些孩子应该是无虞的,并没有受到那风水邪阵的影响。
而那些轻微症状的孩子,同样分几种情况。
有人的症状因为停课,便得到了抑制,而有人的情况则继续恶化。
症状较为严重的,那就更不消说了,整个人看上去有气无力,昏昏欲睡,两眼无神空洞,仿佛梦游一样。
更有几个在医院,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醒的时间少,昏迷的时间多。这些孩子虽然没到场,但也派了家长到场。
这些家长的情绪是最崩溃的,几乎是泣不成声,脸上满满都是绝望。
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看到这一幕,也很难不动恻隐之心。
未經允許,私自愛你
“老韩,情况很复杂啊。”江跃心头异常沉重。
老韩也看出来问题了,那些孩子的症状太明显了,基本上整个状态就是浑浑噩噩,看上去失魂落魄。
最关键的是,这些孩子分布在各个班,并没有任何规律可言。同一个班的孩子,有些孩子安然无事,一点情况都没有。
而有些孩子则情况严重。
这就可以证明,绝不是什么食物中毒。
江跃特意找到几个思维活跃一些,看着更老气一些,并带有症状的孩子问话。
这种孩子,思维相对清晰一些。
问起他们前些日子在学校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有没有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少將的豪門悍妻
大多数孩子都有点茫然,说不出个所以然。
幼儿园每天的活动大同小异,也完全不和外界接触,最近也没组织什么春游活动,没有任何外出活动。
綜漫之冰藍
“小江,这些孩子的情况,有没有挽回的可能?”老韩察言观色,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如果能找到原因,也许可以对症下药。但是这么多数目,的确是有些难办。”
江跃其实也想到了辟邪灵符。
可辟邪灵符,也只能用于轻微症状,发作初期的时候。
唐風之承幹 千棵樹
一旦进入重症,哪怕辟邪灵符可以让妖邪无法继续侵蚀,也很难让重症转回轻症。
再说了,这轻重症加在一起,足足有一百一十多人。江跃不可能拿得出那么多辟邪灵符。
一个晚上就算能连续制作五张辟邪灵符,这也得连续炼制二三十天。连续作战,精神力根本消耗不起。
而且瞧目前这个情况,哪里等得了二三十天,恐怕再过三五天,那好几个重症都坚持不住了。
还得找到问题的源头才行,找不到源头,以江跃如今的实力,想要把这些孩子都救下来,根本不太可能。
正说话的时候,就有几个孩子趴在家长的肩膀上,昏昏欲睡。
现在是上午,正是一整天里精神最好的时候,这个时候昏昏欲睡,显然是不正常的。
家长都是束手无策,知道不能让孩子睡,看到孩子这个状态,又不忍心把孩子吵醒。
“老韩,我有个想法。”
“什么?”
“我想挑几个孩子的家庭走访看看。”
“这没问题。”
“先去几个重症的家庭看看?”
老韩征询了几个重症家庭的家长,这些家长现在都是热锅上的蚂蚁,正是一筹莫展的时候,怎么可能拒绝?
“诸位家长朋友,还要麻烦大家在这里多逗留一阵,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我们先走访几个重症家庭,调查一下情况。希望大家配合。”
现在如果让大家散了,再想把大家召集过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老韩宁愿让大家在这里多逗留一会儿。
好在家长们都很配合,现在这个情况,与其在家发愁,还不如和大家待在一起,看到有这么多同病相怜的家庭,至少心理上也会踏实一些,报团取暖,总比一个家庭默默承受感觉好一些。
而且这时候回家,政府的后续动作也许会错过呢?这个时候大家都不想错过任何消息。
好在幼儿园的家庭基本都在附近三公里的生活圈,走访起来倒也不难。
一行几个人先就来到了一名重症儿童家中。
江跃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完全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萱萱妈妈,请你把孩子日常穿的衣物,还有书包,包括玩具之类的,都拿出来一下。”
萱萱就是走访家庭的孩子,属于重症里的一个。
萱萱妈妈非常配合,很快就将跟孩子有关的所有东西,全部搬到了客厅。江跃一件件查看。
一件件衣物都翻过,没有什么线索。
一个个玩具查看过,还是没有问题。
小书包里除了几个绘本,一盒水彩笔之外,并没有多少东西。
江跃拿出来翻看之后,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东西放回去之后,江跃将书包往沙发上一放,正准备去查看别的,忽然眼睛一动,又抓起了小书包。
江跃把弄着书包拉链扣上一只毛茸茸的小公仔,这小公仔很小,还不如一个鸡蛋大。
造型看上去像是一只哈士奇,又看着像一头可爱的小狐狸。造型比较奇特。
“这个公仔,是书包自带的么?”
一般情况下,书包的拉链应该不至于扣这么一个小公仔,看上去应该是后面自己扣上去的。
金属拉链扣上面扣一只小公仔,显得更加可爱一些。对于小朋友而言,这也不算很突兀的细节。
萱萱妈忙摇头:“这小公仔是老师送的,孩子特别喜欢,就扣在这拉链扣上了。”
“什么时候时候送的?”
“也就这些天吧,具体我不太记得了。小物件,我也没太留意。”
江跃面色有些凝重,握在手中看了片刻,问道:“不介意我拆下来看看吧?”
星河血
“没事,没事,我来解开。”
萱萱妈动作麻利,将这小公仔解了下来。交到江跃手中。
江跃拿在手上,反复捏搓着,公仔的料子应该都差不多,从手感上,江跃察觉不到什么异常。
不过这公仔拿在手中,江跃些微有点心烦意乱的感觉。
隐隐之间,江跃感觉自己捕捉到了点什么。
“萱萱妈,照看好孩子。这公仔我们带走,你不介意吧?”
“没事,没事,你们带去就是了。”
江跃点点头,见萱萱妈妈绝望的眼神中,满满都是求助期盼之色,显然是想从他口中听到一些好的东西。
江跃本不想把话说得太满,见到这种眼神,一时间却有点难以招架。
“放心,我会尽全力的。而且应该已经有一些线索了,我再多走几家看看。”
一拳殲星
果然,江跃这番话说出之后,萱萱妈的脸上的阴霾多时驱散了许多,多出了几分希望色彩。
老韩出门时对萱萱妈道:“如果觉得不放心,可以去扬帆中学操场,大家在一块,心里可能会踏实一些。”
这话还是比较暖心的,萱萱妈连连点头。
很快,一行人又到了第二家。
有了萱萱家的经验,江跃首先就问,家里有没有老师送的公仔什么的?
不过,得到的结论却是没有。
书包,衣物,还有玩具全部搬出来江跃检查了一遍,果然没有任何异状。
这让江跃忍不住有些怀疑,难道自己的猜测并不对?
“我去孩子的卧室看看?”
家长连忙起身,招呼江跃进了孩子的卧室。
儿童房布置得很温馨,墙纸是孩子喜欢的色调和主题,还有许多温馨的布置,看得出家长很用心。
江跃走到床头时,眼神停在床头一张粘贴画上。
这粘贴画,是一头小动物的卡通造型,用的主要物品是大米、豆子,看造型嘴巴尖尖,看不太出来这是什么小动物。
尖尖的嘴巴两边,为求真实,还沾着毛发。
江跃第一眼就觉得很古怪,只是到底古怪在哪,一时三刻又有些说不明白。
上面写着稚嫩的几个字,大二班上官伽珞。
上官伽珞显然就是这个孩子的大名,大二班是她的班级。
江跃转头问家长:“这是孩子在学校的手工作品吗?”
家长点点头:“对,孩子在学校在老师辅导下完成的,特别喜欢,所以一直挂在墙头。”
“材料都是家长准备的吗?”
“是吧??”家长想了想,才点点头。
“大约是多久的事?”
“不到一个星期,你看上面的胶水印还是新的。”
“你再看看,所有的材料,都是你们家长准备的?”江跃又郑重问了一遍。
那家长在画上盯看了一阵:“我们提供了卡纸,胶水,大米,豆子……好像就是这些。”
“这么说,这上面的毛发,不是你们提供的?”
“毛发?”家长怔怔看着,摇摇头,“不是,事先老师也没叮嘱做什么造型,我们也没准备这些。”
江跃若有所思,问道:“这幅画我们带走,可以吧?”
“可以可以。”家长说着,主动揭了下来,交给江跃。
走出上官伽珞的家门,江跃对老韩道:“老韩,如果没猜错的话,第三家,第四家,我们同样可以找到从学校带回来的东西。你信不信?”
老韩毫不犹豫:“信。”
不过,到了第三家重症家庭,当家长把所有和学校有关的东西都搬出来后,江跃之前这话,倒是显得有些打脸了。
因为,这个孩子既没有学校带回公仔,也没有什么画作。
这让江跃面对老韩的眼神,多少有些尴尬。
江跃凝神细思片刻,忽然对老韩道:“给我一把刀,把这个小公仔破开看看。”
公仔被破开,里边并没有什么异常,是普通的填充棉。
不过,江跃却细心地将它一点点分开,忽然手指一拈,两指之间多出了一根细细的毛发,再一拈,又多出了一根。
老韩骇然变色,这两根毛发,和之前粘贴画上的毛发,竟然是一个色泽,看上去长短也差不多,竟似同款!
江跃的表情十分凝重,终于找到相似之处。
忽然,江跃似乎想起了什么。
将书包里的绘本掏了出来,其中一个绘本,封面上画着一头红色的狐狸,讲述的是一头狐狸的故事。
江跃将绘本一页页翻开,翻了没几页,他就停下来了。
这一页的角落里,赫然夹着两根细细的毛发,和之前两次的如出一辙。
这毛发不知道怎么回事,沾在了绘本上,手指用力抠,才勉强把它们抠了下来。
“老韩,看明白了吗?”
“这……这是什么毛发?”
“这就是信物!”江跃一拍桌子,“走,我们去下一家。”
找到了突破口,下面的查访就轻松多了。陆续的,所有重症家庭,没有一个例外,都找到了两根同样的毛发。
有些藏在书包角落,有些夹在小玩具里,有些藏在水彩笔盒里,有些甚至附在毛绒衣服上。
总而言之,都很隐蔽,一般人根本察觉不了,甚至都不会当一回事。毕竟,谁都不会刻意去关注两根毛发。
从每一个家庭出来,江跃都再三叮嘱家长,先要保密,严格保密。
因为这个事已经很明显,必然是幼儿园内有人动了手脚,否则这些东西不可能无缘无故跑到幼儿手中的。
如果这时候公布出来,必然打草惊蛇。
一行人回到了操场。走访了十几家重症家庭,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中午。
老韩宣布,要建一个群,所有有症状的家庭,都必须入群。行动局介入调查,随时会在群内公布最新进展。
政府的话,永远是最具号召力的,所有家长都掏出手机,纷纷入群。
直到老韩确定没有遗漏一个之后,这才道:“各位家长,今天就到这里,各位家长请带孩子先行回家。我们随时会在群里通报情况。如有需求,我们随时会走访部分家庭,还请大家务必备注一下群昵称,后面带一个电话号码。”
大家在操场站了一上午,没有得到什么有用信息,很多人都有些不乐意,觉得政府敷衍了事。
不过这会儿也不好说什么,人家行动局一上午都在调查,也没闲着,总不可能要求人家必须立刻就调查个水落石出吧?
既然建了群,那就再等等看吧。
那些重症的家庭,因为老韩和江跃已经都走访过了,他们都得到过老韩的叮嘱,自然不会说什么。
重症家庭都没闹,轻症的家庭自然没理由闹腾。
夜色(迷霧圍城) 匪我思存
郝园长殷勤上来问道:“韩处长,我们幼儿园的教职工要加群吗?”
“暂时不用,回头有需要再加,省得人多嘴杂,激化矛盾。现在家长们对园方意见挺大的,我看就先不要凑在一块了。”
老韩这番话有理有据,郝园长连连称是。
“对了,郝园长,还得去幼儿园一趟。”
“好好,没问题。”
郝园长殷勤无比,看了看时间,提议道:“韩处长,你看也到中午饭点了。要不咱们先吃个便饭,回头再去?”
老韩呵呵一笑,转头看江跃的意思。
“那就吃个便饭呗。”
老韩见到江跃的眼神,便知道江跃的意思。当下点点头,转头叮嘱了一名属下几句。
那名属下立刻拿出电话,走到角落去打了个电话。
孙斌跟着走了一上午,听说要去吃饭,便主动提出告辞。
“孙老师,也不差你们父女俩这一口,一起去吧。”江跃招呼道。
“对对,孙老师一起吧。”郝园长再怎么势利眼,也看出来了,孙斌老师跟这些人关系真不差。
如果这点人情都不懂卖,那她也做不到园长这个岗位。
江跃走到夏夏跟前,笑道:“来,夏夏,咱们坐车去。”
约定好吃饭的地方,老韩开车,江跃和孙老师父女乘车,他那几个手下另外打车去。
上了车,江跃便问了起来:“夏夏,你回想一下,这些天,学校的老师有没有送你什么东西?或者动过你的书包?”
夏夏是个聪明孩子,比同龄人更机灵,更有眼力,思路也更清晰。
想了片刻,便道:“前几天,我在学校袜子湿了,老师送了我一双小袜子。”
江跃骇然变色:“孙老师,这袜子你有印象吗?”
孙斌终究是当爹的,心思还没细腻到一双小袜子都关注到的地步,有些尴尬地推推眼镜架。
“好像是有一双袜子,以前没见过,我以为是她妈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