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ig3o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諜海王牌 線上看-第一二七九章 中心大街推薦-5nwte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想要让事后的日伪调查员信以为真,那两个人就不能太过于大张旗鼓的去租房,完事过犹不及,因为那样好像是故意让人知道似的,所以范克勤和华章还是比较低调的。只是找了几个租房地点周围的人,或者是在跟前开的店铺之类的问了问,稍稍给人留下一个印象就好。这样过一段时间,对方若是被调查,肯定能够回忆起有这么一件事,但是两个人又没有大张旗鼓的见人就问,便会显得更加真实一些了。
鷹王絕寵:娘子快躺好
眾聖之門 蝦米XL
总之还是那句话,要想让对方信以为真,那么自己调查的结果,才是最可信的。
王爺,我來自F殺手組
搞定了房子,两个人当即退了酒店,搬到了其中一间。也就是高低落差的哪里。不能做别的诱导性线索了,现在两个人只要专心的完成任务也就是了。但在这之前,却不能引起周围人的怀疑。要尽可能的低调行事。
大明帝師
两个人住进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吃过了饭,开始商量起还少些什么。最后两个人按照死信箱情报中的,三种货物中的两种,开始研究起来。那就是弹药和燃油,至于另外一种贵重金属,范克勤和华章两个人肯定是感兴趣的,可是贵重金属,无非就是黄金之类的,值钱玩意呗。这东西没有车是真心拉不走的。
那说贪心点,那么大的松江货站里面还能没车吗?用车拉出来多好!其实就是因为松江货站太大,里面的鬼子兵也多,预估都有至少两个中队的兵力。这么多小鬼子看守其中,若是还冒险贪心,把贵重金属也拉出来,那估计就跑不了了。几乎是必然会被发现的结果。
存放贵重金属的人,得毫无声息的干掉吧。往汽车上搬运贵重金属需要时间吧。开汽车出来的时候,门口的检查卡子看不看你的运输证明啊?让你随便进出的话,那范克勤和华章海费这么大劲干嘛。要是硬闯的话,就更不行了,那么大一辆车,目标太显眼了。把车停在那里?人带着货跑同样显眼,再者说,都得用车拉了,就算你力大无比,扛着那么大一个包,能往那躲才行?
范克勤和华章研究了后,发现贵重金属只能放弃。另外两个就好办多了。一个弹药,一个是燃油。这些东西几乎是沾火就着,而且是一个传一个的,一个爆炸了或者是烧着了,那么很快,整片区域也会一样爆炸或燃烧。
霸王怒
范克勤和华章回忆着死信箱提供的情报,详细的拟定了方案,以及需要的各种装备。还有装备如何获取。最后是撤离线路等等。
末世之隨機穿越
戲法羅
洪荒聖主
这些东西其实是需要反复研究的,各种可能性都要尽可能的设想到。这一研究就研究到了很晚,才把大致的计划骨架弄好。
第二天一早,范克勤和华章两个人出了门。穿过了几条巷子后,两个人随即分开。华章去采买各种需要的东西,衣服,鞋袜等等。范克勤则是去联络本地的安全分局。
范克勤是总局调查处处长,外勤总队总队长。是以各个地方的分局,他是都是有权利知道的。而本地安全分局的一个联络站点,就是位于松花江畔的中心大街。
这里是很繁华的地带,这一整片地方,都是很多俄式,欧式的建筑风格。后世有个东方巴黎的称呼,就是这么来的。其实整个城市,类似的苏俄式建筑,欧美式的建筑也不少。因此而得名。当然,最出名的一个别称,还是她的美丽与寒冷,冰城。
范克勤沿着中心大街入口,慢慢的往里面溜达着,就好像是跟这条街上的行人一样。时不常的看看街道两侧的店铺,如果碰见感兴趣的就会进去看看。另外,这里的老外非常多,有一些甚至是从欧洲等地逃难过来的难民,蜷缩在角落里,行乞丐之事。
不过范克勤伪装的也跟行人一样,沿街溜达,实则是在看上面的招牌。很快,他就在整条街的中段,看见了一个叫做福绵延饭店的馆子。这个馆子反而是这条街上较少有的老派饭馆。
范克勤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在这个饭馆周围转悠了一圈。观察了一下安全的状况。这才溜达了进去。不过却没直接往饭厅的餐桌走。
直接到了柜台,只瞧里面一个穿着段子面夹袄的男人,正在里面抽着啪嗒啪嗒的抽着旱烟。没戴帽子,大约四十二、三的样子。头不抬眼不挣的,悠闲至极。
毒手聖醫 破馬張飛
范克勤到了跟前,从烟盒里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里,道:“掌柜的吧?借个火使使啊。”
这个人好像刚睡醒一样,翻楞了一下眼睛才看向了范克勤,跟着笑道:“有,稍等哈。”说着从柜台下面摸出一盒火柴,递给了范克勤。
范克勤接过火柴盒,另一手拿出自己的打火机,道:“火机没有油了,谢了啊。”说着,打了一下滑轮,结果却直接冒出了一股火焰。
范克勤好像是一怔,笑道:“哎呀,又能打着了嘿。”说着,点燃了香烟,把火柴盒又还给了对方。并且好似无意间,朝着对方的头顶吹出一口烟雾。道:“行了,给我来个扒肉条,红肠,干肠切一盘,再来两瓶哈啤。”
“好的。”这个掌柜的笑着答应,转头吩咐伙计,道:“老客楼上请着,一准麻溜儿给人家端上去。赠个花生米啊。”
“哎,好嘞。”店伙计肩膀上搭着条白毛巾,走了过来答应一声,带着范克勤来到了楼上,推开一个小包间的门,道:“先生,您里面请,酒菜马上就得。”
放開那個女皇
“谢谢,你忙你的。”范克勤把外套脱了,放在了旁边,坐下慢慢的一边抽烟一边等着。
没一会酒菜上齐,范克勤开了瓶啤酒慢慢的喝着。又过了也就一两分钟,敲门声响起,跟着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那个掌柜的自己拿了两瓶啤酒走了进来。笑道:“先生,来,我得敬您一个,承蒙总关照小店的生意。”

d8eto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 起點-第一二七七章 情報看書-mxpkf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两个人落座之后,范克勤这才开口问道:“怎么样?联络到了吗?”
华章笑着点头,道:“联络上了,另外。我回了局里一趟,跟局座把情况也说了说,毕竟您说得对,正常的备报一下,还是需要的。要不然事后反而显得咱们心虚。局座答应的很痛快。然后亲自秘密派遣了外勤总队的王展元队长,带着一队外勤,去了长春。他们负责专门侦查伪满的国务院大厦。我和王队长还约定了几个联络的方式方法。”
说到这,华章首先将联络的方式,告诉给了范克勤。然后接着往下说道:“哥,红党那面的反应很快,卑职秘密联络了他们办事处的主任穆恩民,我把要在东北获得什么样的情报跟他讲了。他说会联络上级。然后和我也约定了联络的暗号,方法。没想到第二天晚上,就已经得到了答复,他们会让在东北的特工尽可能的打听情况。如果有了确切消息,就会把信息用死信箱的方式,放在道里大街的天津包子店里。那里面的厕所上梁中间,有一个凹陷。”
小白妖孽
范克勤点了点头,道:“嗯,明白了,看起来,咱们以后要尝尝大名鼎鼎的天津包子了。”
华章顿了顿,似乎略有担忧的说道:“哥,红党的效率,可是比国府高多了。一个南,一个北,我只等了一天就有了回信。”
范克勤点了点头,道:“嗯,是啊。他们的效率肯定是比国府高的多,这是源于他们的信仰和危机意识,居安思危啊。不过,答复你是一码事,答应后,信息传递到北方,派具体的任务,稍微慢一些时间,你也看不出来啊。不过,从时间上算,在你来之前,肯定有在北方活动的地下党,已经接收了任务。说不定,你在路上的时候,有某个人已经在为了这事而打探消息了。”
华章点了点头,道:“嗯,也是。”跟着看向了范克勤又道:“那我明天先去一趟道里大街的包子店,说不定,情报已经获取了。”
范克勤道:“也好,不过还是我去吧,这一路你赶的太辛苦。好好休息一天再说。另外,这几天我也没闲着,我找到了两个可以进入松江货站的地方。”
说着,范克勤起身走到了书架前,将书中写的几张纸拿了出来。复又返回坐好,其中一张是他画的图。按照这张他画的简易图,给华章把情况讲了讲,最后说道:“这些是我这些天侦查的情况,凡是我认为比较重要的信息都写在上面了,你明天在家里休息的时候,可以看看。”
“其实我不怎么累。”华章道:“一路都是坐着,就是有点乏,我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还是陪你吧。”
范克勤笑了笑,道:“随你,今天时间还早,我看咱也别等那天去吃天津包子了。你在家等着,看看我写的东西。我出去转一转,看看死信箱里有没有情报。顺便把包子带回来,晚上咱们一起吃。”
华章点头,忽然笑道:“那好,哥,最好能带点醋回来。”
“没问题。”范克勤答了一句,起身重新穿戴好。走出了房间。到了楼下叫了辆出租马车,没用多久便来到了道里大街。
话说在这的天津包子,是小鬼子入侵前就存在的。也属于老字号的馆子了,很有名气。是以范克勤来的时候,虽然没赶上饭口,可是里面的人却不少。至少坐了能有七成食客。
愛上豪門大少 蔚然語風
天價皇後 吳笑笑
范克勤来到了一张桌子前,点了两道小菜,一壶老酒,最出名的包子三屉,告诉伙计其中两屉带走。然后又问了厕所在哪,自己要先去一个厕所。
按照伙计的指点,范克勤穿过一层的饭堂,一拐,进入了厕所当中。话说这是个老馆子。里面的厕所也是老式的。只不过,这毕竟是个饭店,老式的厕所,又是在屋内,味比较大。另外营业状况良好,比较挣钱,所以后来就把厕所重新修了,变成了抽水马桶,还有洗手池。
不过整体的布局还是老式的,进去后,范克勤就开始不停的洗手,把一个正在撒尿的小子靠走。迅速的来到了中间位置,一抬头,上面有个大梁,范克勤用力一跳,双手把住大梁,然后换单手一摸……嗯?真有东西。
我做法醫這些年 葉逐月
范克勤赶快把里面的纸张取出,同时落了地,而后快速扫了一眼纸张。虽然被人连续折叠成一个小块,但他还是能够分辨出,这就是最普通的那种信纸。而且应该是两张叠在一起的。
将其揣入怀中,范克勤再次洗了洗手,把摸大梁沾上的灰尘洗去,而后出了洗手间开始吃喝起来。
其实范克勤真的没想到,红党能够这么快就传来消息。他刚刚取下情报的时候,虽然没仔细看,但依旧瞄了一眼,并且还用手拿着感应了一下。根据上面的灰尘来判断,其实这个信息被放在横梁上的时间并不长,顶多也就是三天倒头了。
如果这么算的话,时间确实很短。华章回去后,立刻就联系的对方。然后回来还用了一些时间。但信息走的总是比人快的,就像是之前自己跟华章说的那样,说不定她在路上的时候,对方才刚刚下达了任务。但只要下达任务,比如说电台,那电波会在空中飞快的传递到了东北。
所以这个具体接手任务的红色特工,肯定是比华章要快个近一个星期时间的。如果信息上的情报已经涉及到了具体的内容,那么范克勤可以合理的推断,这个执行任务的红色特工,很可能就在某个跟松江货站联系很紧密的部门工作。
醉恐怖
范克勤一边吃着,一边细细的想了想。如果真是自己推断的那样,自己若是完成了破坏任务,那么会不会给对方带来危险呢?要知道,小鬼子和伪满肯定会在事后展开调查,万一他们怀疑内部泄密,这个提供信息的红色特工,说不定真的会被怀疑。

5qair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諜海王牌 愛下-第一二七五章 落差鑒賞-lyu7a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还有一点原因,就是这个年头的地图也不太准确。范克勤也是因为这样,有些地方的地理情况,只能说掌握了一个大概,局部还可能会出现严重的偏差也说不定。
这也是每次的任务事先一定要侦查的原因。不能单单的凭着一张地图,或者书本上说的,就立刻展开行动。那等于是白往里仍人命了。
范克勤在松江货站绕着的时候,经过一处低洼地带,凭着他的方向感,还有昨天下了火车对于街面的观察。他能够确定,这个低洼地带,往东侧的话,一定是哈尔滨火车站。
整个低洼地带其实很宽,中间却比较平整,地面是用碎石修的火车道路基,铺设枕木,上面则是架构着一条又一条的铁轨。足足有十多条。范克勤一边穿过这些货车铁轨,一边往右侧看去,远远的能够看见一些火车的站台。
范克勤在往左侧看去,这些铁轨有的不在平行,分叉到别的地方,但是有几条,就是通向自己走过来的松江货站。货车轨道不是笔直的,是带着弧度的,所以只能看到一部分的松江货站的位置。
不过就是这一部分,让范克勤却心中一动。因为通向松江货站的铁轨有四条,所以这个方向的货站是没有围墙的。他定睛细看,却见影影绰绰的,货站里面有人影晃动。
流氓殺手替身娘 拉拉兔
第一个是距离远。第二个是火车挡着呢,这些人影只是偶尔从火车车厢的衔接空位,一闪而过罢了,是以看不太清楚。
这里似乎是可以进去的,只不过的人也多。范克勤一边正常的穿过火车道,一边观察着。随着他的走动,视角渐渐的变换,更多的松江站里面的情况,收入他的眼帘。确实能够进去,里面是有工人的,另外,还有穿着屎黄色军装的一些小日本鬼子,背着枪,站立在松江货站内的小站台上。嗯!这里确实能进,所以他们才会有鬼子兵把手。
毒醫狂妃:腹黑三郡主
想到这里,范克勤观察的更是仔细。此时他已经穿过了低洼地的一半距离了,已经走过了五六个火车铁轨。他再次微微偏着头看去,忽然灵光一闪。两侧的高坡应该能够利用,不过还是会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里面的小鬼子士兵。
但范克勤感觉,这个风险,其实已经降低了大半。如果要是混进去的人,能够搞到一身小鬼子的军装,甚至都不用在细节上一模一样,在晚上细节看不太出来。所以要是从这里,晚上利用两侧的高坡,再换上一身鬼子服,进入货站的几率,其实很大啊。
誤惹豪門公主
虽然现在看,里面的小站台有不少人,但从烟尘升腾的模样看,应该是有工人在卸车呢。如果装扮成工人……恐怕是不行,能混进去是能混进去,但是工人肯定不能随便乱走。在晚上冒然出现在别的地方,自然是不可以的。太显眼了……除非也是晚上紧急卸车的情况下,但工人,本身还是不能在松江站内别的地方出现。
不过要是鬼子兵话,就不一样了。鬼子兵之所以在松江货站内,就是保卫之用。所以鬼子兵出现在哪,在理论上都是合理的。虽然里面有些地方,估计也是分区守卫的。但一个正常的鬼子兵,只要不试图进入某些重要的仓储卡子,在外面正常的走,就算有其他的鬼子看见了,也未必就会那么积极的跑过去拦截,然后让对方出示手碟吧。要是真这样,小鬼子不用干什么了。见着个人,相互之间就要检查一下手碟。那真是有了精神病了。
玄門妖孽 瘋狂小強
嗯,从两侧的高坡进去后,还可以利用货车铁轨上的这些火车车厢来掩护。紧急的时候,甚至可以躲在车厢下面。或者是从下面穿越到另一侧。
對抗花心總裁
范克勤一走一过,在脑中想着这些。没一会彻底的穿过了低洼地带。话说两旁的高坡也是有人家的,只不过很少。越接近哈尔滨站和另一侧松江货站的地方,住家就越少。这也是范克勤在这一处不能太过于接近松江货站的原因。太近的话,没有住家,那就太显眼了。
上了高坡,穿过了住家后,随着街面渐渐的再次繁华起来,范克勤也转弯,开始往松江站靠近。等穿过居民区形成的某个胡同后,到了一条比较冷清的街道上,终于又看到了松江货站的围墙。不过这里的围墙却比松江货站正门的围墙低矮太多了。也破旧的太多了。最高的地方也就两米冒个头。挨的地方甚至只有一米六十多。上面也没有铁丝网了。
其实这并不奇怪,毕竟松江货站的占地面积很大,要是周围一圈全部修上围墙,上面拉上铁丝网什么,小鬼子也是很心疼的。要知道他们本就物资匮乏,小鬼子国内,甚至号召每家每户把金属器具捐出来。在这里,也是一样的道理。不是有个说法嘛,伪满洲国的一个大员,甚至把门把手都送给小鬼子了。这要是全部拉上铁丝网,那小鬼子一定是疯了。他们真的玩不起。
龍之家訓 翊涯
嬌女攻略
西遊之虎嘯
这条街道很冷清,所以范克勤也不怎么掩饰了,直接过道来到了围墙的一侧,但依旧用正常的姿态往前行走。
他个子较高,裸足身高一米八二,穿上鞋子能够达到一米八四,八五的样子。这个地方的围墙呢,随着地形的变化,有高有低。高的时候范克勤自然是看不见的,但是矮的地方,他却能够看过去。
尤其是一米六,一米七左右的一段围墙,由于是修建多年。很破旧,有时候上面还塌一小节,他看的就更清楚了。
果然,里面确实是松江货站无疑,只是这个高低落差至少得有十来米啊。范克勤之前感觉一直在缓缓的上坡,却不想是这个样子的。不过也没错,这里由于和下面的松江货站有落差,足有十六,十七米上下。要是有人从这里往下去的话,下面是个断崖式的地形,真的没谁敢往下爬。

1vujr優秀都市异能 諜海王牌笔趣-第一二七二章 下個目標閲讀-g011x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华章接着往下说道:“不过我们要是利用好了,反而能够形成对我们有利的掩护。”
范克勤点了点头,道:“嗯,是要做的巧妙一些。我应该调几个侦查好手过来,在这附近,侦察一下。不一定非要在这条街上,只要能够看到伪满国务院大楼的地方……都可以。”
华章问道:“近距离刺杀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下毒根本混不进去,沿途布置机关变数太大。找到对方的家……恐怕跟踪这一关就很难。即便是找到了,这些伪满高官的住所一定防卫森严。”
“是啊。”范克勤沉声道:“还是得依靠远距离狙杀啊。一枪的机会,三百米左右。先看侦查的情况吧。”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默菲
接下来范克勤和华章又研究了一下周边的地形,讨论了几种刺杀时的可能性。不过还是像之前说的问题,他们对于伪满这些高官的行动范围等等信息,所知甚少。只能靠着自己这大半天的观察,大概推测一下,其中变数太大。
所以范克勤决定,还是先派人观察伪满的国务院大厦,等了解的情况再多一些后,视情况而定。
范克勤拿出银壳打火机,将自己画的图纸什么的烧了,顺势再次点了支烟。倒不是他烟瘾太大,而是单纯性的燃烧纸张,味道是不一样的。
如果点燃一支香烟,气味就完全不同了。因为纸张的燃烧速度较快,而香烟较慢,产生的烟雾气味就会更多,除非是嗅觉非常敏锐之人。要不然,在烟味更大一些的屋子里,几乎是分辨不出有纸张也燃烧过的。
看着纸张燃尽,用手晃荡着烟灰缸,将灰烬摇晃成粉末状态,并且跟烟灰混在一起。里面还扔着几个烟头,就算是有人看到的话,也瞧不出什么毛病。
范克勤说道:“明天咱们在观察一天,然后就启程去哈尔滨。看看那里有什么目标没有,说不定,在那能够有我们近期就可以完成的攻击点。”
华章道:“哈尔滨是特别市,地位在伪满虽然不如伪满首都,但也非常高。那是东北的重要交通枢纽。物资集运之地。哥,我们到了哈尔滨,不如去看看伪满和小鬼子的货站。如果有机会的话,干上一票,一样会给小鬼子和伪满予以重创。”
范克勤“嗯”了一声,道:“上次一个任务,曾经在哈尔滨的松江货站附近按放过炸弹。根据当时的侦查情况来看……松江货站的守卫情况,估计比伪满的国务院大楼不差啊。伪满虽然是小鬼子扶持的傀儡。但名义上依旧是两个管理体统的。但是松江货站,可是小鬼子关东军司令部垂直管辖,小鬼子视松江货站为自己的地盘,里面的防卫相当严密。至少有两个中队的关东军看守在那。”
说到这里,范克勤再次抽了口烟,续道:“不过……我们也不是没机会,松江货站的范围更大,地方大,那就意味着必然有漏洞。只是我现在还没想好,如果我们真有机会能够……比如说能够潜入进去,那又能怎么做呢?按放炸弹?那恐怕炸毁不了太多的东西啊。”
愛套著鬼皮 魚不樂
人鬼殊途,請君遠離 陽春江上客
我當道公的那些年 非宅
“纵火呢?”华章道:“纵火弹非常好制作,便于携带……不过也有一点,就是燃烧的速度。若是抛到了不易燃烧的货物上,恐怕效果也不行。”
范克勤看着华章道:“其实,我有一个想法。咱们国府的势力在这里,确实不行。几年前组建的狼群等队伍,也只是破坏性的比重更大。情报方面,这东北地区,依旧不大灵光。如果我们情报准确,能够知道松江货站中的货物情报,那就好办的多了。比如说,小鬼子的弹药,堆放在货站内的那个地区?或者说,小鬼子的燃油,又储存在什么地方?如果我们能够得知这两个情况,有了具体的攻击目标,只要一枚炸弹,就能够起到极大的作用。”
华章皱眉,一边在脑中构想,一边说道:“松江货站是鬼子在东北地区重要的转运站,里面有不少仓库,还有露天的存放区。无论是弹药还是燃油,我想都会放在仓库内部,不可能存放在露天的储雪区吧。如果小鬼子入侵后,没有大的改造松江货站内部情况的话,我们能不能找一个哈尔滨的老人问问。比如说,在原先的松江货站当巡检员的,或是点货员之类的人问问呢?”
“嗯,这个思路好。”范克勤道:“我们到哈尔滨之后,先打听一下松江货站周围区域的居民,要那种长期生活在那里的本地人。小鬼子入侵之后,对没对松江货站进行过大规模的改造,我想他们应该能够知道点什么。”
壁花小姐奇遇tfboys記 栩栩清風
华章笑道:“对。要是有大规模的改建,当时肯定要调动不少人力,周围的人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的。如果是改建了那更好。小鬼子会自己修吗?肯定会征调不少当地人参与。我们可以找到几个当年参与进改造工程的工人,来了解内部的情况。”
風華絕世,陋顏皇後傾天下
华章说道这里,却仿佛又是想起了什么,眉头轻皱,道:“了解了内部情况……那具体鬼子的货物,放在哪,我们还是不清楚啊。这个情报才是关键,要不然,我们就算混进去,也会像您说的那样,不一定会取得太好的战果。”
范克勤弹了下烟灰,道:“所以,我才说我有一个想法。”说着,他也皱了皱眉,细细的思考起来。
一直到一支烟都要燃尽了,华章帮着他把烟头取下,掐灭在烟缸里,问道:“哥,什么想法,能说说吗?”
“啊。”范克勤道:“这不涉及到保密,所以不是想瞒你。而是可能会再次的联络红党。我在考虑这件事的可能性。你也知道,现在国府虽然和红党达成了一致,但态度其实一直都……我担心,再次联络红党,可能会有些不妥。”
华章抬头,看着范克勤,问道:“哥,是您觉得红党不太妥。还是说……”

uduxm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諜海王牌》-第一二六五章 迴歸分享-6g975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而且说到底,他也是日本人,要是真有什么鬼子机关向他打听一些情况,他肯定也会配合就是了。
皇上不乖:殺手皇後很鬧心
大须贺英士等人,问他什么就说什么,很快就把情况弄清楚。然后在整个诊所里里外外都详细检查了一下,
大须贺英士很快的得出了结论,对方现在确实是两个,如果一个人受了伤,单独行动的话,是不可能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弄医疗用品的。这一点和之前自己在警务局现场,观察并得出的结论是能够对的上的。
周围的邻居很快的走访完毕,有一个老人,大概六十五、六岁的年纪。人一上了岁数,反而觉少,因此睡眠很浅。他反应,确实听见了玻璃碎裂的声音。几点钟,他也不知道,但估摸着,应该是快四点的时候了。
嫡女策,素手天下 蘇若鳶
神氣惡魔
除了这个老头,走访周遭邻居的时候,还有一个情况。那就是一个早点铺子,早起蒸包子的时候看见个人,穿着一身警务人员的大衣,骑着自行车,正往西面骑乘。
得到了这个消息后,大须贺英士非常高兴,直接让人拿来了一份最新的南京地图,找到了警务局和山本诊所。跟着来回详细的看了看后,说道:“从警务局出来,骑车,或者坐汽车,都不太可能。因为受伤的人必须要得到救治,就必须要留在市内。而汽车的目标太大了,他们会乘坐汽车回到安全屋吗?我认为不太可能。自行车呢,有可能。但是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在警务局和惠松路的这两个地方,敌人是准备的汽车撤离。既然准备了汽车,在准备自行车那就反而多此一举了。”
大须贺英士道:“但我们可以查一查,无论是汽车的丢失,还是自行车的丢失,都一定是临时性的,也就是说,他们是在行动前几小时内偷窃的。而汽车和自行车还是很贵重的物品。出现丢失的情况,报警的概率非常大。李局长,请你立刻收集一下丢失自行车和汽车的信息。时间,就是在今早刚刚报失的那种。”
流光微醉
惡魔總裁腹黑妻
李志听罢,转身来到了诊所的前台抄起电话开始布置起来。
大须贺英士再次看了看地图,跟着很是果断的在一个区域画了个圈,最后用手重重的点了点。道:“从警务局到这里,区域并不小,警务局在中区,这里已经是东区,那么中间的这些地方,都有可能是他们藏匿的安全屋。如果李局长接下来收集的信息中,自行车的丢失情况很少,而且汽车较多,较分散,那么就是说,昨夜他们肯定是要用汽车撤离的,而自行车也成为他们撤离的载具这种情况,就会变的非常低的。从而,这两个单独撤离并且留在了市内的两个人,就只能在大马路,黄河大街,永安坊,里城大街,古巷口,这几个住宅区躲藏。”
大须贺英士看了看众人,道:“这些地方都是楼房,一个安全屋,而且是养伤的安全屋,是不怎么走动的楼房安全,还是街坊邻里很熟的平房保险一些呢?我想楼房的几率更大一点。我希望王处长能够让人摸清楚这几个地方,尤其是在何友亮与司徒克,被邀请来南京之后,到现在这一段时间内的出租和出售的房屋。全都要查一便,其中有一个人受了伤,这是非常明显的特征。另外,伤者还有一个人在照顾他。范围便会缩的更小了。”
“嗯。”王大生在旁边听着大须贺英士说法,连连点头,道:“明白,您请稍等,我现在立刻就安排。”……
远在陪都的范克勤,自然不知道这里的情况。而且他们已经约定好了,只要救出了人质,暂时不要联络。也不要携带电台,而是将电台藏在某个秘密地点。人呢,直接全力将人质拯救回来也就是了。
华章他们也是这样做的。什么新年,什么元旦跟他们都没关系,一路上小心谨慎,却又从不停留,紧赶慢赶的,在五天时间内,已经将何友亮还有司徒克带到了陪都重庆。
这一下可算是安全了,毕竟带着这两个人万一遇上了巡查,或者检查站之类的地方,那就是个麻烦。
好在他们准备充足,时间差打的也漂亮,刚开始略微有点慢,毕竟还是在日伪的占领区,所以依旧用了两天多,近三天的时间,这才入了川。
變身在綜漫
入川之后,清一色的水路。做上了船,基本就安全了。因此在重庆码头登陆的时候,众人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为了救这两个小子,这次出动了几十号总局的精锐,其中一个还受了伤,另一个为了照顾伤者,两个人还留在了日伪占区。
綜快穿系統233
虽然司徒克跟何友亮是分开走的,但是路程都差不多,双方差了能有大半天的时间。都来到了安全局。
范克勤立刻从办公室走出,看了看何友亮跟司徒克,他倒是对这两个小子没啥好感。自己出来瞎他妈玩耍,还被人给绑了。反而让自己的手下去救,有这个功夫,自己多策划两起行动不好吗。
不过要说对这两个小子印象多差倒也不至于。毕竟他们也算是受害者,家里面都是富商,之前也没少给抗战捐款捐物的。是以只能说,印象不好不坏吧。
这两个人小子到了安全局之后倒是挺老实。范克勤让调查处的手下给他们买点吃喝,衣物之类的,也不允许他们出去。然后直接让庄晓曼在新华饭店定了几桌席面,让这次参与行动的所有人,都先过去吃喝。自己则是来到了楼上,跟孙国鑫开始汇报。
华章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五点来中了,范克勤一通安排也用了十来分钟,所以到了孙国鑫的办公室时,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不过这个事不能拖的。进屋之后,范克勤直接来到了孙国鑫的办公桌前,道:“局座,何友亮跟司徒克被华章他们救回来了。”
“嗯?”孙国鑫听罢,登时追问道:“人呢,在哪?”

82nms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諜海王牌 線上看-第一二六四章 山本診所閲讀-2u9vy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李志惊疑道:“从而,敌人确定了司徒克藏匿在我警务局?”
大须贺英士不答反问,道:“李局长能说说,那个特殊牢房的布置,和司徒克一应用度的开销情况吗?”
超級監獄系統 時勢造英雄
“可以的。”李志道:“那些家具确实都是比较高档的货色,不过我都是叫人分散购买,然后放置在局内的库房当中,然后在所有人下班后,再让地下一层的看守布置。我考虑的是,何友亮在关进去后,地下一的看守,无论如何不可能不知道有一个特殊的犯人,所以让他们来搬运家具等物品,是没有问题的。至于吃喝用度,则是走一些正常的账目,这东西,其实很好弄。只要把一些正常的开销,如车辆维修,轮胎换至,燃油需求等方面,正常的打报告上去,就可以用作司徒克的用度开销当中。等事情完全解决后,账目也就彻底的解决了。”
他说的情况,谁都没听出有什么毛病来。除了购买高档家具运输到警务局,这可能是有点风险。不过警务局这么大个部门,添置点办公家具什么的,太正常了。比如说那些小酒架,现在很多有点权力的人物,在自己的办公室,都会弄个小酒柜,或者酒架什么的。
北宋大表哥 北冥老魚
床铺之类的也一样,有很多机关单位的一些长官啊,在办公室里都有休息室的,里面有个床铺什么的,太正常了。另外从时间上看,李志是之前就添置的,要是敌人从这方面获得了线索,从而确定了位置。那也不至于拖到现在了。
李志说完,大须贺英士一皱眉头,可是还没等他有所表示,从街道另一头,急速开过来了一辆车子,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最強的進化 清江魚片
重生之廢後不好惹
重生之殘情虐戀 野渡
这辆车子再通过附近的封锁线时,副驾驶位置有一个人从窗口探出了胳膊,手持一本证件,大声喊道:“警务局特务科的,快点让开!”
封锁线上的一些警务人员,见到了这个人和他拿着的证件后,立刻将封锁线打开,将汽车放了进来。
汽车咯吱一声,停在了众人的跟前。副驾驶的那个人从车上立刻走了下来,到了众人的跟前。
李志见此道:“洪涛啊,这么急,怎么了?”
来人正是伪政府,警务总局下属特务科的科长,冯洪涛。冯洪涛来到了众人面前,说道:“局座,各位长官,在天津街的山本牙医诊所,发现了一些情况,卑职特来报告。现场的痕迹来看,很可能就是敌人特务造成的。”
陌上桑之初心
“哦?”大须贺英士立刻追问道:“怎么回事,详细跟我讲一讲……不,咱们还是抓紧时间,在路上说吧。”
王大生,李志,大须贺英士,冯洪涛四个人一辆车。有冯洪涛开车,立刻往天津街的方向驶去。
冯洪涛一边驾驶,一边说道:“之前接到了局座的命令,侦查诊所,医院,药房,药铺等等跟医疗相关的地点。卑职便带人开始行动。在半小时之前,我下面的一个兄弟回报说,在天津路的山本牙医诊所,发生了盗窃事件。于是卑职在十分钟内,赶到了现场,发现山本牙医诊所后面的一扇窗户被人破坏,一些钳子,棉纱,药品等医疗用品被盗。所以没敢多待,就立刻开车赶了过来,通知局座和各位长官。”
他的思路很是清晰,几句话就把自己知道的时间,地点,情况,全都说的明白了。大须贺英士瞬间就理清楚了时间线,知道对方可能也就发现了这么多,毕竟冯洪涛去了诊所确定了情况后,马上就过来,知道的情况,也不会那么详细。
綺夢 x射線
大须贺英士道:“冯科长,在离开前是否吩咐了手下的警员们,去周边邻里处打探消息。因为你说,对方很可能是打破了玻璃潜入进去的。”
“呃……”冯洪涛一顿,解释道:“卑职就想着赶快过来报信,所以只是让他们保护好现场。倒是没有立刻调集其他兄弟过来走访。”
暮色天使 笑攬風月
李志坐在副驾驶转头说道:“到了后,你立刻就调集人手,按照大须贺先生的意思,走访周遭邻居。”跟着顿了顿,又道:“山本诊所……听名字,应该是大须贺先生的同袍开的诊所吧。”
“是的。”冯洪涛说道:“开诊所的是,山本丘人大夫。此时也正在诊所里,就是山本医生早上来诊所上班,发现了诊所被盗。”
大须贺英士看了眼表,道:“嗯,发现的还算是及时。如果真是之前我说的那样,是敌人为了治疗枪伤,从而进入了诊所偷盗,那么我们没有被对方甩开时间。甚至还缩小了一些时间上差距。”
正如大须贺英士所说,他们在警务局上班的时间发现了情况,侦查完让人开始找诊所,医院等地方。到了现在时间虽然又过去了一些,可总体而言,是没有被拉开时间上的距离的。反而还接近了一些。毕竟扳机是先送了一号回到了安全屋,然后才出门找诊所,在路上也是需要时间的。
很快的,车子停在了天津街的山本牙医诊所前面,冯洪涛一下车就开始去安排人,走访周遭的邻居了。大须贺英士等人则是直接进入了诊所当中。
相公,請上船!
车子不止是一辆,浅野一雄和大门真吾也随后下车走了进去。他们刚一进来,就看见了牙医诊所的主人,小鬼子侨民山本丘人。
靈異降頭師
后市有一个说法,所有小鬼子到中国的侨民,几乎都是间谍。当然,这个说法有点夸张,但这些侨民中,看到了什么情况,听到了什么情况,也确实会主动的报告给小鬼子的一些部门。但这些侨民里,到底有没有那种真的什么都不管,只是单纯过来生活的呢?也有,山本丘人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还是那句话,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山本丘人虽然只是为了生活过来,但是他肯定也是享受了小鬼子发动侵略战争的红利就是了。这一点是百分之百可以肯定的。

1n70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第一二六三章 泄密根源展示-9jfxc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大门真吾问道:“先生在思考什么?能跟我们讲一讲吗?”
寵冠六宮:帝王的嬌蠻皇妃
初戀在哪裏
遵命,吾王
大须贺英士听罢,略有抱歉的啊了一声,道:“当然可以。”说完,他再次考虑了一下,道:“从风格和手法上看,这个地方把人救出去的,和在警务局犯下杀人罪行,并将人带走的,是一伙人。这一点从医生哪里也可能证实,里面的人死亡时间,和警务局死亡的警员,这个时间是可以对上的。”
押寨駙馬爺
王大生说道:“对,另外,从手法上看……尤其是下刀子的方式,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大须贺英士点了点头,道:“是啊,除了这些能够看出的情况外,我在想他们是如何确定警务局和这里,就是他们要劫走的目标的呢?”
“您的意思是?”王大生道:“我们内部,有重庆那面的坐探?”
李志在旁边皱眉,道:“大须贺先生是怎么认为的?我想,这个可能性虽然有,但是很低啊。毕竟这个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绑他们的兄弟,和押送他们过来的兄弟,还有看押的兄弟都是同一批人。到了之后,警务局中,地下一层的看守虽然知道有这么一个特殊的犯人,可具体是什么人,他们却不了解。还有策划这件事的薛志宁主任知道。剩下的,就只有我和王处长,知道一部分情况。”
“啊。”大须贺英士笑着摆了摆手,道:“对于王处长和李局长的忠诚,我是信得过的。如果你们中要是有人泄密的话,我想敌人不会拖到现在。还有缉拿、押送、看押的同一批特工里,也不可能有敌方坐探的。我想,让何友亮跟司徒克两个人到这里的意义,恐怕就是在跨年宴会上,邀请他们各自家族商团的代表罢了。也就是说,明天就是跨年宴会了。如果这些人中有内鬼的话,时间上会拖到今日凌晨吗?他们不怕中途我们会转移这两个人吗?不怕事情有了什么变化吗?所以缉拿,押送,看押的特工,是没有问题的。”
浅野一雄抿着嘴,一边思考一边狐疑的问道:“不得不说,大须贺先生说的有道理。那您怀疑是如何泄密的?无意中走漏的风声?才让敌人获得了如此精准的地域情报?”
絕世仙帝
漁人傳說 一家之煮
大须贺英士笑了笑,道:“那就要看看重庆那面有什么情况了。如果信息对的上的话,我们还是可以猜测一二的。另外,这件事情虽然策划的极好,但如果想要找到的话,我想还是有迹可循的。”
大门真吾问道:“比如说呢?”
大须贺英士,道:“比如,何友亮。他的失踪时间,是万万瞒不住的,一个人突然消失,他的家人一定会知道,这就是时间线索。那么何友亮最后一次出现在哪?跟着这个信息,就可以推测出很多内容。另外,跨年宴会想要邀请两家人也一起出席的话,就一定要让两家人知道。什么时候给他们传递的邀请函?也一样是一个时间上的线索。邀请两家人到哪?宴会的举办地就是南京城。那么敌人自然就会把地点大致锁定到南京城中。因为如果这两家人要是真的派遣代表过来,届时却无法见到司徒克与何友亮的话,可能会起到反效果。所以这两人的位置信息,敌人就会有理由判断是在南京城的。”
大须贺英士说道这里,看了看几个人,续道:“锁定了南京城,剩下的就是找人了。怎么找呢?之前我说了,他们失踪的时间线索是万万瞒不住的。从而就可以推测出,他们抵达南京的大致时间。藏人,无非是两大类,一个是在城内的某个民居当中。另一个,是在新政府的某个机关当中。如果我是对方,我就会从这方面下手,在时间范围内,寻找进驻在民居当中的人,只要肯下功夫,还是能够找到的。你们看,现在距离跨年宴会只有一天,他们确实找到了。这个房子,是大两居室的格局,里面住着六个特工加上何友亮是七个人,他们都是在之前我说的,时间线索之内入驻进来的。只要他们还需要吃喝,那就一定有迹可循。”
几个人听到这里,面面相觑,王大生道:“大须贺先生不愧是现代侦缉之父。论点论据充分,逻辑推理环环相扣,真是令我等大开眼界。”
“啊。”大须贺英士依旧保持者谦虚的笑容,道:“王处长过奖了,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没有想明白。那就是,何友亮被藏匿的惠松路,是可以用我说的大致情况寻找,并且定位的。但是……司徒克关押在警务局,他们是怎么找到的呢?要知道,南京是新政府的首都,这里机关单位林立。他们就算是专业素质再高,也不可能通过外围的侦查,来确定内部的情况。所以有内鬼,这才是合理的情况。但……知情人的情况,就如我之前跟李局长解释的那样,是不可能有问题的。所以……我现在倒是有些想不通了。”
大门真吾皱眉思索了一会,道:“或许,他们要保护情报的来源,所以故意的拖延到了现在。就是为了保护这个内鬼,并且迷惑我们。”
一句话说完,大门真吾却好似感觉有点不对,又道:“似乎……不太对啊。大须贺先生的推断,我想更加合理,那就是,就算这些人中有内鬼的存在,他们也会能尽量早点救出,就早点救出才对。毕竟他们要防止出现变数。要不然,他们就会完全失去机会。”
大须贺英士点了点头,道:“是啊。”跟着他看向了李志,问道:“李局长,之前在警务局地下一层的时候,我看那间特殊的房间中,一应摆设可不便宜吧,那个小酒架上,甚至还有高档的酒水。所以,司徒克的一应吃穿用度,恐怕花费不少吧?”
“可不是吗。”李志说完这句话,立刻反应了过来,道:“大须贺先生是怀疑,从司徒克的吃穿用度上,敌人找到了线索?……”

u4hd3好看的都市言情 諜海王牌 線上看-第一二六一章 療傷展示-cdpge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扳机来到了屋里,低声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放心。”一号,笑的有点虚,道:“肯定死不了。东西搞到了?”
總裁步步逼婚 笑死朕e
“诺。”扳机直接将包袱放在了床上,拿出剪刀将一号枪击伤周围的衣服全都剪了下来,道:“没搞到麻药,吃点这个顶一顶吧。”
龍紋身 孤煙冷
说着,放下了剪刀,拧开止疼药的盖子,倒出了两粒,想了想,又倒出两粒。一号却只用没事的那个手臂,拿了两粒,道:“这玩意有麻痹神经的作用,两粒就成了。一会弄完,咱们就撤。”接过扳机递给他的杯子,将两粒止疼药嚼了嚼吃了。
扳机笑道:“弄完后,看你的状态再说吧。”说着,将一个酒精灯点燃,把止血粉放在了旁边,然后用酒精灯把刀子和钳子,在火苗上反复烧了几遍,消消毒。
然后扳机看了眼一号,打趣道:“我给你找根骨头咬着?”
“你大爷的。”一号翻了个白眼,用没事的右手,从旁边的枕头上,把枕巾拿了下来,叠了几折,把中间的部分咬在嘴里,然后用手捂在自己的口鼻上。朝着扳机点了下头。
扳机见此用棉纱蘸着酒精,先把伤口周围给他擦了擦,跟着一刀将本来的伤口中间划开。一号哼哼了两声就停下了。
“接下来会非常疼。”扳机道:“得把子弹头找出来啊。忍着点吧。我下手……会尽可能的折磨你的。嘿嘿!”
故意分散一号的注意力,用纱布将血水吸了吸,趁着出血量少的时候,他准确的找到了弹头的位置。位置可是挺深的,好在他刚刚开的口子够用,要不然还得来一刀,用钳子捏住之后,将弹头取了出来,再次用纱布吸了吸血,将止血粉不要钱一样,使劲往里撒。
缝合是别想了,没找到针线,所以再次给用酒精在外面消了消毒,用纱布配合胶带给他贴在了伤口上。
“呸。”一号拿掉枕巾后,吐了两口,道:“手法还行哈,取出的挺顺利,就是口子割的有点大啊。”
英雄之國
“你认便宜吧。”扳机说道:“在牙医诊所能找到这些玩意,已经不错了。行了,你这满头大汗的,先睡会,恢复一下体力。我去侦查一圈,找个备用的安全屋,等你觉得行了,咱们就换过去。再弄点吃的回来。”
一号往后一靠,道:“别忘了,弄两身衣服回来啊。我这衣服都坏了。”
“得嘞。”扳机说罢,在原地转了两圈,道:“怎么样?有破绽吗?”
“挺好。”一号说道:“就是警务局的大衣有点显眼。”
扳机直接把外面大衣脱了,道:“这样呢?”
一号说道:“这个天气,就穿着西装有点凉啊,似乎也有点不对。”
“嚓。”扳机道:“那也只能这样了。我先去买衣服,换上就好了。”说着从内兜里掏出一叠钱,数了数道:“还行,够了。”
其实现在的安全局,是真不差钱。前一个阶段,在日伪占区,大规模疯狂的抢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行为,让安全局富得流油。所以凡是在外面执行任务的安全局特工,其活动经费都比较充足。
只做你的專屬騎士 冬橙布
虎奴 小十四
扳机也休息了一下,到了早上七点来钟出了门,现在这个天,光穿着西装是他娘的冷。走了几条街后。看到了一家估衣裁缝店,买了两套成品的毛呢大衣,自己穿上一套,另一套先寄存在这里。付了钱后,出了门。
首先扳机在大约十多分钟车程的地方,相中了一处安全屋,是个六层的楼房,还是第四层左侧门的房间,这个房子里面,就住着一个五十来岁的妇女。如果扳机他们要是住进来的话,非常简单就可以把这个女人弄住。
妃常任性:皇上來暖床
另外一个地方,是个四层的楼房,在最顶上,有人私下盖了一个阁楼,没人住。就是这个时间段有点不好,有点冷。主要就是木头修建,四下透风啊。
选择安全屋其实非常有讲究,扳机的运气还算是不错的,只是用了一上午就看见两个合适的地方。买了个帆布兜子,在不同的街道买了现成的食物。装满了兜子后,回到了那个裁缝店。取回了另外一套大衣。
其实在这个时间上,他已经感觉到街面上的伪政府警务人员开始增多了,另外昨夜自己可是一直没听到什么大动静,这就说明,无论是警务局还是惠松路的行动,应该都是按计划已经完成了。
街面上的伪警务人员增多,巡逻增多,肯定就是因为昨夜自己等人的行动,为了避免麻烦,他依旧尽可能的走一些小胡同,小巷子之类的地方。兜兜转转的回到了暂时的安全屋。
敲了暗号,开门进屋。一号可能是在自己出门的时候睡觉了,又听见门响才醒。见此,扳机笑道:“正好,我弄了些吃的。吃一口。然后过一会在把消炎药吃了。”
说着话,扳机非常不讲究的把食物的包裹直接放在床上了,不过这样,一号却能用右手自己拿着吃。两个人一边吃喝,一边商量之后应该怎么办。
扳机咽下一口食物,道:“街面上现在可是多了不少巡逻的,而且回来的时候,远远的看见一家药房中出来了两个伪警察。”
“嗯?”一号一怔,将一口干粮咽下后,皱眉道:“他们知道我受伤了?这不可能吧。”
百媚千驕 千島女妖
“也许是装装样子。”扳机道:“在警务局咱们可是杀了不少人,地上全是血。怎么可能会看出来。或许……是在惠松路营救另一个人的兄弟们,有人受伤被看出来了?”
一号往嘴里再次扔了快豆腐干,慢慢的嚼了一会,一偏头的功夫,正好看见了之前被当做止血带的腰带。道:“没准是这玩意漏了底。”
扳机也是一怔,道:“能吗?就是个腰带,能说明什么?不过……下午我还是出去打探一下情况吧。万一被你说着了呢。不过咱们也不用自己吓唬自己,我刚刚出去进来的时候……”

gfe1v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 巖隱士-第一二六零章 扳機閲讀-4daww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翻过了警务局的房间的窗口,一号被另一个代号为扳机的特工,搀扶着向前走去。刚刚出了警务局,他们并不如何顾忌,也可以小声的商量。毕竟警务局周边此时还有自己的队员,正在监控着情况。
九轉星辰變
所以一号抓紧时间说道:“现在天黑,伪警服的颜色也是黑的,所以就算有人跟咱们走个对脸,别人未必就能够看出血迹,不过我现在失血有点多,行走不稳,你还需要扶着我,得找一个合理的行为来掩饰才行。”
從fate開始做主神
扳机说道:“好办,碰见人咱们两个人可以装醉,等出了这个区域,咱们就这么办。另外,现在半夜三更的,行人很少,未必就能够碰见谁。你还能挺住吗?”
無盡仙河
“放心,能挺住。”一号说道:“那就按你说的办,咱们走快点,时间越长,我恐怕脚下越软。”
如此两个人几句话商量好了一个对策,扳机扶着他,走出了警务局的区域。虽然两人商量好了,但依旧不怎么敢走大路,万一撞上巡逻队之类的,也一样是有比较高的风险的。因此两个人专门走一些犄角胡同类的地方。
就是如此,一路来到了华章之前的安全屋。这个地方,暂时来说还是没问题的,另外他们一路上也小声再次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个屋子暂时中转一下是可以的,但要是想稳定的养伤,安全性来说,还是不算太够。
煙雨•樓臺•出鞘劍
重生復仇:腹黑嫡女 錦紅鸞
所以进了屋,扳机把一号扶在床上,帮着他把披着的大衣脱了,又检查了一下扎在肩膀的腰带,发现还是可以的,没松。是以说道:“你等着,我现在去搞点医疗用品,要是白天的话,反而可能会让人注意我的行踪。”
一号明白了,扳机可能是要去偷一些医疗用品,不过这个方法一样可能会引起谁的注意,所以提醒道:“我没事,你看我一路走了这么远,不也是没晕吗,这就说明,你的止血带绑的不错。不过里面的子弹确实要取出来才行。你要是弄东西的话,就像是我刚刚说的,我能挺得住,所以可不要就近啊,去远点的地方。另外如果风险太大,就直接放弃,回来咱们再商量就好。”
通靈鬼泣 靈魂顫栗
“放心。”扳机笑道:“偷个东西而已,小菜一碟。你先休息一会吧,但是尽量不要睡觉。”说着,扶着一号来到了床头,让他上半身靠在后面。
“行。”一号说道:“进屋敲门,三下长间隔。”说着,右手把枪放在了床边,伸手就能够抓到的位置。
“明白了。”扳机答了一声,转身来到了门前,听了听楼道的动静,跟着看了眼表,现在已经三点了。这一路可是不短,两个人中有一个受伤,但是依旧努力的用比较快的步伐赶路。所以距离警务局已经比较远了。
傲劍逍遙遊 廉紅文
但是扳机知道,自己还是有充分的时间的,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呢,就算有早外出的行人,或者做小买卖的人,那也是四点来钟,才能外出。
所以他直接出门后,在三条街外偷了辆自行车,骑上之后,依旧专门钻一些小胡同,每一次踩踏都很用力,是以速度很快的,往前再次骑行了约半个小时。终于找到了一家坐落在中区和东区交汇处的小诊所。不过上面的牌匾写的是山本牙医诊所。
行吧,就现在这种情况,还要啥自行车啊?牙医就牙医吧。但一些基本的药品肯定还是有的。大门锁着呢,而且是那种铁栅栏的防盗门,所以扳机直接往后绕,在诊所的后街,依旧是窗户,他看了看左右无人,用手肘对着一块玻璃直接就是一下。
哗啦一声,玻璃直接被他砸碎,扳机知道,这个声音倒是很可能会让谁听见,所以自己必须抓紧时间。
伸手进去打开里面的上下两个插销,推开窗子,飞身跳了进去。现在还没有光亮,他还不敢开灯。因此,来到了诊疗室的时候,偷了一把剪刀,钳子什么的放在口袋里。转身又进入了旁边的小药房中。
用最普通的火柴,划着了一根,近距离看着小药架上的药品。现在的牙医,跟后世自然是没法比的。但是一些基本的医疗体系,可是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止痛的,止血的药品,拔牙之后咬在嘴里的棉纱,甚至他还找到了几瓶十分珍贵的消炎药。
其实现在这个战争时期,消炎药可是救命药,有这些药品的地方,就算是大医院,也是定量的限制供应的。这个小诊所,扳机从招牌上的“山本”两个字判断,估计是小鬼子开的,要不然一般的,这么点的诊所想要搞到消炎药,那也是比较困难的。就更别说是牙医诊所了。
从一个小桌上,把桌布扯了下来,扳机将这些东西一股脑全都放在上面,打了个包袱,跟着快速的再次从后窗跳了出去,索性的是,街面上没人。玻璃被自己打破时发出的哗啦声,可能是没有惊动周围的人,或者是有人听见了,但是却没有引起注意。
穿越之強者之路
扳机拎着包袱,快步来到了旁边的小巷子,骑上藏在这里的自行车,开始往回赶路。依旧是像来时候一样的,一路走小胡同小巷子,尽可能的快速的往回赶。
来的时候他虽然也骑得很快,但总是要注意两旁的情况,看看哪有药房,或者医院之类的地方。但现在东西到手,就不要再找这些了。是以一路猛蹬,将车子骑了回去。
这个自行车是他用技术打开的,不是直接的暴力拆除。所以被他放回了原位,能不惊动人,就尽量的不要惊动任何人。然后再用技术,重新锁好。用余光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快步的穿过了三条街,进入单元门,上了四楼。
站在门口,扳机伸手,轻轻的敲着门,“笃——笃——笃”三下间隔比较长的方式,然后开始再次利用技术,快速的撬开了门。进入屋内,回手轻轻的把门关好。

qzgkg優秀小說 諜海王牌 線上看-第一二五五章 發現讀書-l4w88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何友亮听见点动静,迷迷糊糊间醒了……他就看见屋内多出了两个黑影,刚要出声。就听见铁锤的说话,心中立刻一惊且喜,倒是没有叫喊。而是双手一撑床铺,上半身彻底的坐了起来。用力眨了眨眼,看向了两个人。
铁锤生怕对方再被吓着,从而大喊大叫的就操蛋了,是以没有多余的动作,并且再次出声道:“我们是国府特工,特意过来救你的。何先生,请别大声说话,并且下床穿好衣服,我们好立刻救你走。”
冷王奪愛:亂世王妃
何友亮这一下彻底的明白了过来,口中道:“哎哎!好好好……”说到后来,记起铁锤刚刚说的话,让自己不要大声说话,立刻停下了话头。
男的和女的不一样,女的若是突然看见这个场景,可能会马上吓的尖叫什么的。但男的,除了心理素质特别差的那种人,就算真的被吓到了,也只是会是很短促的“啊”的一声。而且男的声音多数是低音,不像是女人的嗓子那么尖利。是以只要不故意的大喊大叫,一般不可能传出太远。
何友亮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软禁,对他这种大少爷而言,自然是感觉无比受罪的,但他也不是什么都不懂。自己的家族好歹也是比较有能量的,他知道一定会有人会救自己,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自己罢了。是以现在这个场面虽然看起来挺吓人,毕竟这个屋子死了两个人嘛,但是被救的心,直接压倒了他的恐惧。甚至他都忘了分辨一下真伪,毕竟这些日子他就想着:要是获救该有多好。
何友亮直接翻身起来,连睡衣都不脱了,直接就把衣服裤子什么的往身上套。铁锤也趁着这个功夫,低声朝着门外道:“我们找到何先生了,你们那怎么样?”
“安全。”一个声音也低声回应,道:“干掉三个伪政府的特务,其中一个之前喊了一声,但外面的兄弟没有发暗号,说明应该没人注意。”
holtcity貴族學院
“好。”铁锤道:“我们撤退。”
正好,何友亮也三下五除二的穿好了衣服,跟着铁锤往外走。其实铁锤之前和同伴的对话依旧是有目的的,还是为了何友亮不要出声,万一这小子一出来,一看还有好几个人,再次吓的喊出声怎么办。
無限二次元大亂鬥 挨個噴
虽然这个可能性比较低,甚至都不排除何友亮心中还有一丝怀疑,不过尽可能的安抚他还是很有必要的。
重生之蠱妃傾天下 白玲瓏
众人依旧悄无声息的从院子里面出来,铁锤立刻打了个约定好的手势,意思是任务完成,各自按计划撤退。跟着和另外一名特工,带着何友亮直接过道穿过了一条胡同,找到了事先停在这里的车子,往城外而去……
可以说无论是伪政府警务局的司徒克,还是惠松路的何友亮,两个地方的行动,虽然有一定的波折,但结果全都是很好的。无声无息的没有惊动外人,就已经把人救了出去。
到了第二天早上大约是七点半左右,在警务局工作的局长秘书就已经到了局里。其实按照规定,警务局正常上班是八点半钟,可是这个人之所以能够当上警务局局长的秘书,全凭着自己的眼力见,会做事,会做人的头脑。
他每天都会提前来,无论局长需不需要,都会准备好一份早餐,而且是每天都不一样的早餐,绞尽脑汁变着花样来。
局长之前每天还在家里吃,可是经过一段时间后,反而早餐不在家吃了,每日也到局里才吃。然后这个秘书还要提前泡好茶,将一天的行程,和日常工作梳理好,让局长能够不用在这些事上费什么精力。
可是今天他刚刚一到大院门就感觉不对劲,因为门岗怎么没了呢?撒尿去了?也有可能,但两个人一起撒尿的可能就太低了,手拉手好朋友啊?
是以他进了院门,来到了换岗小屋的时候,双手一捂玻璃,往里看了看。
終於被愛突破
这一看可不要紧,就见这个换岗小屋里的卫兵,躺在椅子上的躺在椅子上,躺在床上的躺在床上。还睡着呢!
冷情少東的甜心 趁唇色尚紅
牧唐
别看他是秘书,不是专业人士,可长时间提前来的习惯,也让他知道,这些岗哨以前绝不可能到了这个时间还在睡觉。因此他砰砰砰的用手敲了敲窗户,结果里面的人连动都没动。
这时候秘书就真正的感觉很不对劲了。来到了侧面,伸手直接拉开了门,一股子味道直接钻进了鼻腔。而且刚刚隔着玻璃,有点反光,还没有太看清楚,现在拉开门,一眼就看见地上全都是血迹。吓得他惊呼的一声,转身就往外跑。
總裁,惹愛成婚
他直接跑到了马路斜对面的市政办事处,借了个电话就直接给警务局局长拨打了过去。就是这样,很快的,警务局的局长就赶到了,接到秘书电话时,他就给几个手下发下了命令。让所有人立刻到警务局,拉封锁线,控制现场。并且还给南京的特工总部打了电话。这事他确实想自己查,但是这东西可不是他想自己搞定就可以的。
是以在八点半的时候,南京的伪政府特工总部,警务局的一众警务人员,甚至是政府的一些分管这方面的长官全都到了。不过这些长官来了后,只是大概转了转,就下令由特工总部的侦缉处处长负责此事的调查,警务局也许全力配合。然后这些伪政府的长官就走了。
侦缉处的处长王大生,也不想得罪警务局的局长,虽然对方现在可能有个些许的连带责任,但问题不大。毕竟一个局长,不可能连夜班都亲自安排的,所以即便是有责任,顶多也就是口头斥责一番倒头了。而且这个案子一看就非常棘手,所以侦缉处长倒是没摆架子,和警务局的局长李志联合侦查了一番现场。
海賊王之海賊王 王小蜜
完事后,王大生摘掉了白手套,回手递给了自己的一名手下,说道:“李局长,咱们是朋友,我可就实话实说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可多多担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