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oj8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唐殘討論-第1052章 簫鼓流漢思熱推-7xqnd

唐殘
小說推薦唐殘
洛城一别四千里,胡骑长驱五六年。
草木变衰行剑外,兵戈阻绝老江边。
思家步月清宵立,忆弟看云白日眠。
闻道河阳近乘胜,司徒急为破幽燕。
《恨别》
唐代:杜甫
——我是分割线——
潼关易手和南岸陕虢两州之地相继被太平军攻占的消息,很快也顺着大河水道滚滚奔流直下,而风一般的传到了位于黄河下游地区的两岸地方。
而在距离潼关百余里外的怀州境内,王屋县城内。一身锦绣大氅却难掩满头白发苍苍之下,形容愈发消瘦干枯的河阳节度使诸葛爽;却是不厌其烦的仔仔细细的询问着,负责带兵出战以为佯攻和策应之势的部下,关于所见所闻的额每一个细节:
“你是说,仅仅就用了一夜之间,上万人据守的潼关就被打下来了?”
“首当其冲的虢州也就罢了,那陕县空有坚城和储集,在王乾率领之下,却也没能坚持得一天光景么?”
“这么说,太平军已经能够把火器装船,而沿河轰击岸上了?哪怕不是大河上下都要横行无忌了。。”
“那他们又是怎么安然度过,那中流砥柱的三门水道的?难道不靠运夫拖曳还能无风自走么?”
“那如今的太平军势,岂不是已经推进到了渑池,与那东都朱氏的兵马正式联成一线了?”
“这可是大帅的交代,小人怎敢有丝毫懈怠和轻忽啊,但有丝毫虚言,定教晓得死无葬身之地”
被问的满头大汗而口舌生泡的这名部将,亦是连声垂手顿足的当场赌咒和发誓道:
“属下可是亲眼所见,那剧烈阵前火器声若雷动,齐发就是山摇地裂、漫天星坠如雨,而城头根本无可阻挡就死伤累累,尸横枕籍了。。”
“而太平军士似有异术护身,屡屡悍然奔行烟火砲石之间,却毫发无伤的从容趋得城下;须臾之间就相继攀城、破门而入了。。”
“彼辈又有法术令那飞舟鼓风直上,悬于中天而四野皆为一览无遗;旗号所致之处,无论甲马、草木、城壕营垒,莫不是击如齑粉啊!!”
“太平军的战船,据说更是得了昔日诸葛武侯遗书之中的‘木马流牛’秘法,是以无风无纤、勿须人畜,亦能吞吐烟云而视大河波涛如入平湖啊!”
“若斯如此,这世上又谁人能挡得了,那大伙儿还打个鸟战?不若都乘早各奔前程回家耕田去了?。。”
然而在旁的衙内都兵马使诸葛仲方,却是越听越不是滋味,而忍不住开口打断道:
“少帅明鉴,此乃小人亲身所历,不敢相瞒丝毫啊。。”
帝姬策 千落
这名军将连声抱屈道:
“我只担心那些人用了虚张声势的诈唬手段,就连你也给瞒过去了。。”
然而诸葛仲方却是有些气不顺反佶道:
“不瞒少帅,小得乃是亲眼所见那王(重盈)连帅那拿住的当面,更是籍故查看过那被打破的陕县城门啊;后来又经历了大阳桥头与驰援而来的河中军接战。。”
这名部将却是满脸惶然与心有余悸忙不迭解释道:
“若不是那太平军战船的火器迸发,打得河中军先头人马具乱,只怕小得也没有机会站在您面前,给说下这些话了。。”
玄符錄
眼见得诸葛仲方有些不甘心的还想说些什么,就见诸葛爽再度开口道:
“好了,你辛苦了,下去领五十匹绢,好好的歇息吧。。”
都市小子會煉器 妖孽無罪
待到这名部将拜谢而去之后,诸葛爽又招来了另外几名参战和在场的部将,以各自的角度和立场一一在诸葛仲方面前,参差不齐的轮流陈词了一番之后;他也不得不变得沉默下来而又变成一句反问:
“大人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我的意思就是希望你能兼听则明,而不是光靠身边那些人的一时趋奉,就觉得世间人物也莫不过如此啊!”
诸葛爽却是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这个唯一成年,却是表现得资质有限的儿子道:
“那难不成大人着么多年经营的基业,就要这么拱手屈从他人了?就没有其他变通的。。”
诸葛仲方犹自有些不情愿到:
“你觉得老夫还有的选择么?之前或许还有首鼠两端的余地,可是现如今彼辈已在卧榻之侧了,难道反要自寻是非么?”
然而就见诸葛爽眼中闪过失望,却又重重叹息道:
“老夫剩下的光景,已经时日无多了,唯一挂念的就是我儿日后何以自处自全啊!”
獨家蜜運:影後初長成
“大人!未免太过小觑了儿子罢!”
武家棟 冰鎮烏梅湯
诸葛仲方闻言却是隐隐的难以服气道:
“这可不是小觑我儿啊!河中历来地处四战之要,左近皆为强邻悍镇所窥视当下,老夫亦是竭力周旋、权衡于四方,方才守住这一方的基业苟安,不至于为人所乘。。”
诸葛爽却是重重摇头道:
“可是老夫之力终有穷尽啊,更忧心身后合家老小、举族人等的存亡;无论是魏博、还是成德,或又是那河中王氏,那个有事简单应对的人物?”
“大人未免太过悲观了吧!我河中尚有带甲数万,而户口数十万余,难道就不能。。”
诸葛仲方不由动容,却又反宽慰道
“不能!如今关内既然与河洛联成一线,本镇就已然没有更多周旋的余地了。。”
孽世緣之雙生 閑貓
诸葛爽却是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断然道:
“与其变成挡路他人大业的眼中钉,还不如在彻底守不住而导致倾覆之祸以前,寻机将其投献于一方强梁,至少兴许还能换来的一世富贵和后人的宗嗣绵延啊!”
重生財女很囂張 子衿
“岂不是胜过被那些图谋上位的骄兵悍将,或是外镇宿敌之流铲除于后快?至少如今太平军大势已成而广有疆域,于首附之人尚可有千金市马骨的包容之量。。”
“可要是错过了这个做价而沽的最好机会,无论是落到了魏博、成德还是河中手中,只怕我诸葛一族想要卑躬虚膝的苟活于世,都是难得奢望了。。”
“是以我令你为率谋取上党,也不过是为了在将来的天下格局之中,又有更多可以拿出来投献于人,而为我族谋取得善终前程的凭身之资啊!”
“须知晓,如今东都的朱氏尚未传来易帜的消息,我诸葛氏与河阳军还能有一个首义之功,可要是被他人抢先了一步,那又是低人一等,而更加被动的局面了。。”
看着饱受冲击之下的诸葛仲方,明显有些失魂落魄走出去的身形;说的一身大汗琳琳的诸葛爽反而大大吁了一口气;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并不担心这个相对平庸的儿子身上会有什么变数。
但是他更担心的是自己身后,诸葛仲方压不住麾下那些部将们,由此与外镇勾结而另谋出路,或是在他的其他的子嗣当中另选他人以为扶持;轻者骨肉相残,重者那就是泼天大的家门倾覆之难了。
所以他需要乘着自己还有最后一点时间和精神,能够正常视事之前造成一定的既成事实;这样的话就算日后还有什么反复和变数,诸葛氏一族也可以逃脱历代藩镇继立的血腥怪圈,获得在新朝传续家门的可能性了。
毕竟,他能够立足河阳而与各方周旋有年,还能励精图治的确保一方,靠的不就是审时度势的准确站位和知进退么?为此再籍故出阵的机会剪除掉一些潜在的不安定因素,诸葛爽也是在所不惜的。
怪物獵人OL之貓行天下
虽然世人难免将他与秦宗权、刘汉宏之流的“多姓家奴”相提并论而颇有毁誉;但是相对于对外的残酷决然和驭下的手段严明,他对于自己亲族家人的却还算是爱护和周顾的。
于是在不久之后,顿兵于大河东岸折转处的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就忽然觉得有些日子难过和压力甚大了。
因为来自东面的河阳军放弃了在上党方面的后续争夺,而辗转出兵缘着王屋山和中条山之间的轵关陉(今济源—-侯马),威胁到他作为根本之地的解县、安邑后方来了。
于是,号称五万大军的王重荣,在留下一万五千人马在晋州(今山西临汾)——沁州(今山西沁源)防备河东方面的乘胜追击之外,又不得不再分出一万人马回头去确保,解县和安邑之间的盐池周全。
然而他剩下的人马,在黄河上游试图强渡三津之一的蒲津渡(今山西省永济市西约13公里处)时,再度遭到溯流而上的太平军改装炮船的半度袭击而宣告功败垂成;
结果只有三千多先头士卒度过了蒲津渡口的铁索浮桥,然后就被抵近的太平炮船轰断了后续行进的队列和桥面,而失去了与东岸的联系;就这么一头扎进了西岸太平军预设的口袋阵地当中。
重生之完美歲月
因此,在西眼睁睁的看着东岸在厮杀声和烟火滚滚,持续了一个下午道下半夜才消停;待到天色重新放亮之后,就只剩下桥头附近尸横遍野的临时战场;
而河中军连夜准备物料,试图从上流顺势用小船满载柴草的火攻战术,也再度被落锚在河中的战船用铳炮所打沉击碎之后,他们也只能放弃了继续修复桥渡的打算。
源珠變 不死小魚
然而与此同时,并没有完全放弃的的河中军,又利用主力吸引了河面注意力的机会,暗中分别从下游神柏峪的大禹渡(今芮城县县城东南12公里处),上游的吴王渡(山西临猗县西黄河东岸),以舟船往来连夜潜度过来千余人马。

7lmhm優秀都市异能 唐殘笔趣-第1048章 魚貫度飛樑(中相伴-9mo70

唐殘
小說推薦唐殘
紧随着李存璋而来的一名士卒乘隙递过一只浑黑铁鞭,只见李存璋弃牌迎面砸在两名守兵身上,就单手抄起铁鞭,虎虎生风左右轮砸的那些矛头、挠钩、叉把,顿时折断、脆裂开来。
随遂又几无可挡的挥打在当前几名退缩和躲闪不及的敌兵身上,顿时就是凹胸塌肩、骨捶肉烂的躺倒一地;而在他制造出来这个短暂城头空白的刹那,又有数名太平军登临城头,替他遮挡和荡开远处仓促射来几只乱矢。
而其中一名空着手的老卒,又从腰上的皮具里抽出爆弹来,手脚麻利引着了对着左右两侧的城道。接二连三径直挥投出去;又滴溜溜的滚砸在了那些从别处仓促合围过来的守军之中。
只见伴随“碰碰”几声近在咫尺的轰鸣震响,以及交错着杂乱无章的惨叫声,在城头上顿时相继绽开一蓬又一蓬的灰烟;炸裂而起的残破肢体和大片血水,泼洒在城道内壁上又喷溅出城堞来。
而在滚滚而起的烟尘弥漫之中,正当冲击的李存璋等人也难免被波及;而在他举手遮面的下一刻,篼盔防护不到的额头上,就被碎片乱飞给打出了一个血粼粼的豁口来;袍甲上也被溅上细碎的烂肉血迹和嵌入物。
然而比他们更加凄惨的则是首当其冲的守军;就在爆开数处间,俨然是在血肉狼藉而横七竖八的躺倒了一地;因为相对狭窄的土质城道内侧,变相的加剧了这些爆弹的威力,而撕扯开了密集挤在一处的人群。
然而打战已经打得老的李存璋,又怎么会放过这么一个稍闪即逝的变故和转机呢?只见他根本不去擦拭半边脸不断流淌而下的血水,就重新抄牌挥鞭的大步跨踏过那些尸横枕籍的守军,一鼓作气的反杀向门楼所在。
不久之后,随着这处由他开辟出来的突破口越来越大,而涌入更多手持刀牌和长短火铳的太平兵;又在李存璋的领头之下团团包围住了两层门楼内,继续负隅顽抗的残存守军。
然而从用枪杆和铳托砸出来的缺口中,眼疾手快投入的几枚火油弹,以及稍后腾起的黑烟和焰火,惨烈的哀鸣和嘶吼声,带着扑打不掉的火焰挣扎冲出来的焦黑人体;就此宣告着这处城头的最后一点抵抗就此瓦解。
然后,填塞和顶死了城门背后横木压石,也被预制的爆炸物所轰开,而迎来了蜂拥而入的甲兵之后;也意味这座兰州州城就此走到了穷途末路的最后一刻。
因此半个时辰之后,在城坡之后一片哭天喊地的嚎叫声和喧闹纷纷当中,李存璋也了在州衙之中见到了想要放火而易装潜逃,却在厕下沟渠里被捉住,而满身恶臭与污秽的兰州刺史豆卢湛。
而到了此时此刻,作为他临时副手的旅帅符存审,也终于松下了紧绷的面皮而微微咧开了嘴,意味深长的说道:
“此战得定,当以李骑将为首功。。但是相应的干系和责任,我也自会秉明上官,与君一体担待。。”
因为,这也是作为客属降将身份从军助战的李存璋,在太平军体制下第一次独立领兵作战的结果。因为,作为这支偏师领头的选锋校尉杜洪,如今需要坐镇狄道/临洮城,以监视和控制住就地投降的西军降卒。
因此,直接掌握着这只分兵出来奇袭兰州的部队当中,为数不多的火器序列的旅帅符存审;虽然名为佐副却也是变相压阵和督战的监视者身份。
当然了,他们原本的策划是冒充回归的西军残部而赚取金城门户;然而,在事到临头之际却不知为何被守军所识破;结果事先准备的偷袭行动,在李存璋的身先士卒之下就变成了迎难而上的强攻。
好在这场军事冒险当中的再度冒险,总算是一波三折而又有惊无险的取得了相应的成果。所以,作为没有能够及时制止对方,突然热血上头式军事冒险行为,而难辞其咎的符存审,也总算可以放下几分心来。
一品醫妃 青雲策
無限之拯救女神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李存璋,也只是牵动了面皮的伤口而惨淡的笑笑,却没有多少欣然和得意的颜色。因为这段时日亲历的攻战,也给了他足够的触动和刺激,或者说是完全不一般的感受。
女將在上:步步為王
因为他已然意识到了,往昔那些号称勇冠三军或是万人敌、百人斩的存在,再怎么武艺高超或是势不可挡,在这些新出现的火器战阵面前,也难免如土鸡瓦狗一般的脆弱不堪。
而一个出身将门家世而弓马娴熟从征多年的悍勇锐士,在一个只要半年、乃至数月光景就能训练和培养出来的铳手面前,并不会比其他人更加坚持的久一些。
而在战场当中能唯一够影响限制他们的,也就是用以武装和训练的财力物力,以及个人所能携带的子药上限而已。
但是相比过往那些携行箭矢有限,而射完数轮就要停歇回力甚至不得不转为近战预备队的弓弩手,这些铳手的优势却是又在太过明显了。
龍潭諜影之刀尖之上
尤其是在长途跋涉之后,他们携行的子药依旧能够放射出比弓弩更多的频次来,而需要付出的不过是端举列队,往复扣下扳机的哪一点力气而已。
而一旦让他们就地完成土木作业,而形成相应的掩体和车阵;就算是占据优势数量的传统游骑或是藩骑,也未必能够完全冲得动他们的阵脚。
至于要出动防护更加精良的甲骑和亲卫来对付他们的时候,那也意味着无可选择或是迫不得已的选择;就算是最终取得了胜利和战果,那也是得不偿失的代价。
但是相反的是,一旦被这些形成规模的火器之师,在阵前给阻挡下来之后;那就算是最精悍的西凉铁骑,或有时朝廷的甲骑具装,同样也要饮恨当场。
金牌風水師 玉暖藍田
更何况他们还有爆弹和火油弹,以及炮车这种,不但能够催城破阵,也对于坐骑来说天然具有震慑和惊吓效果的克制之物。
也可以说,如果之前这位符旅帅在城下按耐住火器阵列,而不再予以支持和援手的话,就算是以他李存璋之勇力和统领之能,也有很大概率就此阵没城头的。
因此,他也是在有些明白,那位把他给弄到如今境地来,原属北地大将出身的李罕之,为什么会如此奋不顾身甘为太平军攻杀在前。
因为在错过了这个最后的光景之后,也许将来的天下格局之中,就没有他们这些武夫逞勇显能的余地了。
——我是时代的分割线——
而在数日之后的长安城中,周淮安也有些诧异的反问道:
“那个李存璋居然靠一个加强混编团五百人,就把兰州治所金城打下来了?”
“回禀主上,自然不只是这五百太平将士;另有自狄道就地征募的临时辅卒一千,以及自西军降俘之中甄选出来的八百自效兵丁,作为附从的声势。。”
在旁的米宝当即回答道:
“尽管如此,那也算是个斩将拔旗的骁勇人物了。。也值得鼓励和作为榜样弘扬一二了;”
周淮安继续感喟道:这李存璋不愧是五代留名的人物,就算是换了一个舞台和背景,照样能够给你玩出花来。或许可以在那些西军降卒当中,甄选出一些来给他统率?
随后他的关注力就转到了沙盘上被标出来,代表攻略方向的几条水陆输送路线上,继续开口道。
“如今本军输运能力,大概能够在西北路以一支偏师最低标准,保障到多远的距离和程度?”
“回王上,如今本军西线作战依靠祁山道和渭河谷道的输运,以万人规模的最低需求为基准,大概可以维持到凉州境内,为最终的停止线。。”
作为当值参谋组的组长之一连忙回答到;
零號檔案室 舞之翎
“初步预计以最终夺得张掖守捉为分野;一旦进入姑臧草原之后,由于当地的民情复杂和地势、道路状况,转运成本和损耗比将急剧上升。。”
“因此,如今督府于西线推进的数部人马,在就地补充和筹集的同时,也多少都不得不降低了火器编成,以减轻输送和维护的压力。。”
“居然是凉州啊!这也足够了。”
周淮安点点头确认道:心中却是想起来了后世学过的诸多与凉州相关的诗词名著。
“。如果能够挟势将凉州一鼓而下固然很好,但是如果实在力有未逮,也没有必要继续勉强的,一切都尚且来日方长的。”
但不管怎么说,依照沙盘上呈现出来的趋向,以关内道为核心的四塞体系已经基本巩固下来。就剩下剑南三川和关内之间,靠近河西陇右的一些边角之地,或许还有些官军或是土族势力的残余;但也无伤大局了。
因此接下来的下一步目标和阶段性战略。除了维持和稳住以朱老三地盘为介入点的河南道局面之外,就是想办法先把占据潼关的河中军,这个隔断东西的最后钉子给想办法拔除掉了。
而这个关键点,就要落在了诸葛爽为首的河阳军身上了。

pxg8l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唐殘 起點-第1042章 雁行緣石徑閲讀-8629i

唐殘
小說推薦唐殘
三年夏六月,天子视朝久。凝旒望南云,垂衣思北狩。
如闻帝若曰,岳牧与群后。贤宁无半千,运已遇阳九。
勿勒燕然铭,勿种金城柳。岂无纯孝臣,识此霜露悲。
何必羹舍肉,便可车载脂。土地非所惜,玉帛如尘泥。
《上韩公枢密其一》
宋代:李清照
——我是分割线——
最強瀧影 面包菠蘿
洛阳城外,波涛滚滚的洛水河口(永济渠与通济渠交汇处)。
低斜的坡岸上,只见成群结队被用绳子捆成一串串的人群,所就这么像是猪羊一般的在围拢四周甲士挺举刀枪的戳刺驱赶之下,哭天喊地或是咒骂连天、哀声求饶不已的被迫一点点步入发浑的河水之中。
而他们所代表的,则是在洛都城内数次易手的变乱下,依旧得以保全身家和举族幸存下来的诸多衣冠人家和形势户,还有清流门第的几乎所有男性成员;其中不乏许多号称可以上溯到秦汉时的古老家族成员。
點妝臺
酷總裁的枕邊冷妻
然而望着如此悲惨的一幕,身为始作俑者的朱老三却是满脸无动于衷,甚至还在心中有那么那么点深恶痛绝却又不得畅快宣泄的憋闷使然。就像是他在很早依旧想要这么做一般的。
要知道,这些与前朝关系密切的遗老遗少,当初子黄王无血开城之后;可是靠着他一力的庇护和约束手下,才得以在这个乱世当中独善其身,或是偏安一隅的保全下身家性命来了。
后来,为了尽快兼并那些义军所属的同时,也在河南都畿道地方站稳脚跟并打开局面;他更是对这些昔日的衣冠门户、清流世家,予以了相当程度的优待和笼络手段。
不但时常微服上门拜访和召集饮宴,礼贤下士的询问风物所见;又招辟他们的子弟出来任事做官,许以相应田产和户口免予征收的特殊礼遇,乃至允许参加进南北货物转卖和分销的生意等等。
又暗中阴许将士们与这些地方家门、宗族当中结亲,以通婚来加强彼此的纽带和联系,真不可谓不推心置腹而又使之以厚了。本想与着乱世营造出个别树一帜的格局来。
然而这些人最终的回报又是什么,为了不让自己过于倒向太平军那边,居然毫不犹疑的利用本身的位置和机会,在都畿道军中地方鼓动和煽动起诸多变乱来,还蛊惑了自己最看好的长子,给背后狠狠捅了一刀。
在这几场连绵不止的变乱当中,不但将那些河南本地出身的将士,大都裹卷进去愈至于剩下的也不能令人安心了;就连早年追随他一路杀出来的老兄弟,也有好些被牵涉的。
为此,他不得不设局逼死了长期与自己配合默契的副手李宾唐,亲手处决了另外几位有过生死交情的资深军将/老兄弟及其干系人等;并导致另外一些惊骇莫名的将领率部出走。
然而其中最致命的伤害和破坏,却是来自他亲军虞侯丁会的突然反乱和背刺;虽然伙从丁会的虽然只有那么十几人,却是在阵前侧近的暴起发难中差点就要了他的性命;
杏林春暖 欣欣向榮
若不是同在侧近的老兄弟衙前都指挥使胡真拼死阻挡而以身相代,才令他得以脱身的话;而后更在砍倒将旗而到处高喊他身死的消息,将他原本占据全面上风的军势搅扰的一片大乱。
世界第一為你
这种种新仇旧怨的历数下来,又怎么不叫他深恶痛绝而除之而后快呢。而再次费了一番手尾平定了这场闹剧一般的复辟之后,他也在累累的血色教训当中,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
勿论他怎么优待和笼络这些旧朝所属,努力的待之以诚;彼辈终究还是看不上他这个粗鄙草贼出身的领头人物;而宁愿虚以委蛇暂待蛰伏一时,而想方设法寻机去给这么个俨然亡国的朝廷,继续追魂和续命。
而当河面上的最后一点声嚣,也在沉浮之间消失与滚滚浪涛之后。难掩满脸隐隐快意的谋士之一掌书记李振,也转回头来赴命道:
漫威天使降臨
“留守,罪人都依然处置停当了。”
“多少古老门第,就此一夕丧尽了。。”
然而作为朱老三麾下的另一位谋臣,破落宦门出身而形容瘦弱的年轻都孔目官敬翔,却是难免表情有些忧郁的叹声道:
“那又如何,难不成他们的命还能比死难的兄弟更要紧?”
李振却是不以为然的道:他曾经因为出身微寒而受到这些门第羞辱和轻蔑过,而始终耿介在怀;如今一得权宜自然是恨不得铲尽杀绝了。
“此辈若不得严惩不贷,留守的颜面和权威又何以声张?要我说还是便宜了此辈了,就这么付诸东流不用再门前受刀;至少还有妇孺留下来就此发配与军中。。”
敬翔闻言也未再多说而只是叹了声,他也只是略有所感却并非不肖事理之人。然而不久之后他就有些意外的被朱老三独自招到面前,开门见山的道:
“唯今都亟之势,子振又当怎么看?”
“虽内外忧患,然而事情尚有可为。。只要留守决意重整上下局面,内休兵戈,外联援力以专守都畿道的话,尚能。。。”
敬翔犹豫了下才迟疑道:
“却是蒙你信重,就怕我连都畿道的局面都维系不得了啊!”
朱老三却是苦笑了起来:
“留守何出此言。眼下的基业虽有些波折和挫伤,但是尤有数万将士们敬奉留守,地方尚有储集可持,更有诸多外缘可凭,只要。。”
敬翔却是有些惊声道:
“子振,若是这场变乱之前,或许还有些其他指望。。可是眼下事已至此,却真的难以为继了。。”
朱老三却是无奈的叹气道:
事实上,在他怒发冲冠得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很快也想到了相应后果。既然决意狠手清算这些洛都门第,那也意味着与这些人家背后所代表的,河南地方盘根错节、源远流长的传统士人群体,无形的彻底决裂和离弃。
这样就算是他能够不顾一切的重新平定地方,但在一片人人自危之下,却也找到那么多可以充任各级官吏所属,来维持和治理地方的人手了。除非他想要效法那蔡州贼帅秦宗权,凭持武力走到哪里吃到哪里。
更何况,这场春季以来的蝗灾锁定熬制的后果,可比他想象的更加严重的多。或者说如今的局面延边,已经不是他一家严防死守、独做准备就能自力应对的过去了。
曾照彩雲歸
他所要面对的不仅是治下动乱中嗷嗷待哺的地方百姓,还有眼见得磨刀霍霍、铤而走险的四邻周边的藩镇所属;只待他稍露颓势就群起而攻食之。
想到这里,朱老三也不再与这位甚为想得的年轻心腹兜圈子,而坦言道:
“子振,我欲以你为正使持节前往长安一行。。”
“但凭留守吩咐。。。”
敬翔闻言不由肃然拱手正声道:
“待见到那位王上,便就替我好好传句话说。。”
朱老三深吸了一口气才像是鼓足了勇气和决心继续道:
“我愿以这都畿尚存三万将士铸为新朝之刃,代为快刀斩断这河南的纷乱局面;惟求楚王能够看在昔日往来的情分上,赖以援手保全下都畿道这些生民之口。。”
说到这里,他迟疑了下又补充道:
“但请有司就地委以官吏,日后若能于我父子一条安养天年的前程出路,便就更加不胜感激了。。”
“留守,何须如此自侮啊!”
敬翔闻言不由大惊:
纏綿不休:我的吸血鬼騎士 夢映漣漪
“我意已决,还请子振成全一二。。”
然而朱老三却是口中恳请着,而心中愈发坚定了起来;
因为他实在还有不方便诉诸以口的苦衷和内情。就是他的长子朱友裕既然出头主持了所谓李唐在东都的复辟,这也变相的将他给推到了几乎毫无寰转的尴尬境地。
尤其是在太平军已然攻破了巴蜀和关中为代表的天下腹心和胜型之地,并再度击败了旧朝宰相郑畋为首的西军联合;天然就具有名正言顺承袭了黄王大齐新朝的名分大义;
像是他们这般游离在关东地区的前义军所属,又是作为其中实力最强而与之关系密切的一支势力;所谓的都畿道行营和东都留守,自然也被推到了众所瞩目的风间浪口之上。
在此之前,他或许可以通过灾情和内部不稳为由,继续拖延和推迟作出相应决定的籍口;但是他赋予众望长子朱友裕也参加了复辟旧朝的勾当之后,其中足以干系逼的他不得不随之做出抉择了。
死靈王座 於小憶
至少在短期内可能在后续内乱当中继续流血,还是被外部势力所碾压覆灭的结果当中;朱老三已经有所决定了。而被赴之浊流的这些“清流”们,也不过是他用以表明态度和自绝立场的隔空投名状一部分和开头而已呢。
当然了,因为敬翔投入幕下之后,也与他也是甚为想得;实在不想因此耽搁了对方的抱负。通过这个机会可以在对方那里获得一个好印象,也许就是日后该换门户的出身新起点了。

grho0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唐殘 貓疲-第1038章 使者遙相望(中展示-7iqq5

唐殘
小說推薦唐殘
而在长安城外,随着陆续抵达长安的大都督府所属部门;身为宣教总监的罗隐也站在缓缓而行的牛车上,满脸感慨与期许的看着宏伟阙楼环绕下的明德门。
虽然高大的城墙和阙楼上,被历次战火所波及的痕迹至今还是历历在目,却是在故地重游的罗隐心中,格外增添了几分别具特色的残酷壮美和铁血肃杀的感触。
前夫,纏綿不休
因此既然到了这里他也没有再急于进城去,而是就此下令停下慢悠悠的牛车来;让随行的(诗书画)三绝僧贯休弟子之一的昙域,当场铺布泼墨作了一幅《京阙图》。
然后他也有感而发即兴口占了一首《长安郊思》:
“远闻天子似羲皇,偶舍渔乡入帝乡。
五等列侯无故旧,一枝仙桂有风霜。
灯欹短焰烧离鬓,漏转寒更滴旅肠。
归计未知身已老,九衢双阙夜苍苍。”
在耽搁了这么一阵子之后,当他轻车简从来到被预留为京师大讲习所的新址——朱雀门东第三街亲仁坊郭子仪旧宅,所改造而来的法雄寺附近;预留为诸多官舍之一的院落当中,却已经是日暮西斜的傍晚光景。
而作为昔日大都督府旗下的第一大喷子/理论家,也是监管各地意识形态和弘扬文教的宣教总监;他一贯以来的日常生活却是相当的简素而平淡,也并非是生性张扬和高调之人;
因此,罗隐对于眼前这处略显陈旧而墙头苔痕斑驳,格局为三间四架内外两进的宅院,还算是比较满意的。这样,只要再来几个轮流公配的仆人,加上照顾生活起居的云英母女,就可以过得相当舒适和惬意了。
而随着太平大都督府的方方面面日臻完善,他这个宣教总监实际需要操心和过问的庶务也就越来越少,而可以更多将心思放在收罗和编纂典籍,钻研理论和治学方面上了。
平日也就与贯休、齐己、尚颜、虚中、贯休、义信、藻光、长仃子这些僧道士儒的老友,以读书茶会的形式交流往来,定期应约在文抄上发表一些引导士林风气的社论,或是驳斥那些层出不穷的异论、歪论。
但是勿论环境和权位怎么变化,被暗地里称为太平都督府“首席学士”的他,有一条生活规律是雷打不动而矢志不变的。就是定期带着扈从到乡里民家和市井城坊当中,去采风和体会生民百态的种种。
只是当他带着云英母女踏入到了内院之后,却有些意外的见到了一个年轻女子守候在堂下。对方做着婢女的行装打扮,而低眉顺眼的主动请声道:
龍幻 星月幻辰
一個女人的官場不歸路:絕色 苗申
“奴婢郑宁卿,奉宅内厅事务署的服务社之命,前来侍奉官人起居。。”
“唔。。这是什么意思?”
霎那间罗隐皱起了眉头,随即又似有所觉的瞪大了眼睛。
“等等,你信郑?难道是荥阳门第的。。”
“正是,旧朝的郑相乃是奴婢的从父,自小就被养在府上,如今下落不明的郑淑卿(郑畋小女儿)便是奴婢的阿姐。。”
这名女子抬起头来轻声款款的说道:
“如今郑氏不识天数举族败亡之后,多亏了大都督府给了奴婢这旧朝罪孽,一个赎罪得免的机会;还请官人千万莫要介怀和嫌弃啊!”
望着对方盈盈拜下而泫然欲泪的模样。这一刻,罗隐只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没有想到当年初会那位大都督时对方的一句“就算是郑畋的女儿,也照样给你为奴婢”戏言,就这么给当场实现了。
想当年他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在堂堂郑氏门第所遭受的满心愤慨和激奋之情,早已经随着足够漫长的时光而渐渐的看淡和忘却了;而今也只剩下一点余烬式的缅怀和惆怅了。
而跟随在身后的妇人云英却是脸色微变,却随即又变成了嘴角上的一丝笑容,而主动走上前来拉住对方的手道:“既然是大都督府派来的,那咱们便成一起侍奉郎君的干系了。。我痴长这些年岁,却未想有生之日,还能有个五姓女的同房妹子啊。。”
子夜吳歌
然而下一刻,已经转念数想的罗隐却挥袖转身退出了内院,来到了外院一处偏厢耳房前,对着正在值守其中的内保处派来的护卫小组组长,少兵队出身的门房——郭四问道:
“这又是怎么回事。。岂有专为我一人破例的干系?”
“回罗监的话,这非是专为您的特别破例,乃是督府新的内部政策试点而已。。”
年轻的门房郭四恭声回答道:
“新政策试点?这又是什么说辞?”
罗隐却没有这么容易被糊弄过去,依旧目光灼灼盯着他道:
“小的只晓得是督府内务会议上的决定和安排,说是如今督府所获的旧朝眷属甚多,其中不乏孤寡妇孺,又多是旧朝宗室或是五姓七望的相关人家。”
郭四被他看得有些头皮发麻,却又按捺住心思小心回到道:
“相比那些照例被远流边地的族中男子,彼辈却往往不堪远途之劳顿。因此,考虑这些女子到既有家门养成的见识和学问,白白蹉跎在边鄙之地有些浪费了。”
“是以报请大都督恩准之后,有意给她们一个于新朝报效和自赎的机会;便就是脱离家门出来为督府做事,自食其力以为脱离旧日的过往。。”
“而这位小郑娘子便是其中之一,只是她所长不多实在有些勉强,就只能暂且编入服务社重新修习。是以还请罗监暂且委屈一二,为大众做个表率了。”
“自然了,。若是罗监自觉不合心意,便就重新再做安排他人好了。。”
听到这里,罗隐也不禁百感交集的长叹了一声。然后又转头看着内院,已然在云英娘子手挽手的劝说之下,敛去了泪容而显出一点局促和生涩的年轻侍女郑宁卿,却是忽然觉得没法开口说出拒绝的话来了。
“这么说,昭谏他还是接受了。。”
而在皇城大内的政事堂中,周淮安也饶有趣味确认了冗务繁忙之外这个小插曲的结果。随后,就见已经是当值亲事官之一的前跟班周小七,走上前来低声禀报道:
“主上,搜索队已在太白山中寻获了凌雪阁内阁的所在,并完成了对相应内外秘谷的镇压和控制。。”
“当场斩首三百六十七人,俘获五百八十一人;清缴得军资、器械约千余人份;又有畜马两百余口,粮秣草料足支大半年之用。。”
“好!!”
周淮安却是赞声道:这郑畋就算是彻底兵败之前,果然是还不忘给太平军埋雷;居然还留下来了这么一手。
如果不是韩霁月交代了凌雪阁的过往,而让周淮安动了犁庭扫穴的念头。放任这么一股力量在京畿附近潜伏了几个月之后,在秋收之际突然发动起来,只怕还不知道要造成多少损失,付出多少代价才能平定下去呢?
“此外,尚在其中查获各色孩童约百余人;带队的易(大毛)队将不敢擅专,乃请督府发落。。”
周小七又开口道:
“既然如此,就带回来好好甄别和安置。”
听到这个结果,周淮安却难免露出一点嫌恶的颜色来,这些旧朝余孽还真是死性不改啊!就算到了山穷水尽的这么一步,还想着玩从小养蛊式培养死士的那一套。
“至于其他俘获人等的审讯完之后,依照罪状就地处置了吧!”
接下来,周淮安再度看了几份地方上正在进行丈田清户的数据,却是再度皱起眉头来长叹了一口气。有唐一代的关内道有二十一州府一百多县,其中大多数耕地都集中在京畿道周边的泾渭流域内。
其中的京畿道一府五州,大约就占据了其中三分之一,而拥有可耕田土三千八百万亩,约四十万顷;位于水利设施相对发达而开发度很高的八水交汇之地。
因此虽然各地的河道堤防、灌渠闸沟,普遍有所不同程度的驰坏,但历年积累下来的基础还在,只要安定下来修缮一个冬天,就可以充分利用起来。
而关内道的整体情况就有些复杂了。虽然在账面上有大约六千五百万亩,约六十三万顷的田土;但是却大都是产量较低的下等旱地、坡地、山田、草田之属,只有一些中小河谷地带,才有像样的灌水利溉设施。
可以说,关内作为大唐中枢腹地的三百多年,常年人口增长的需求和过度开发,导致水土流逝和生态恶化的后果,在现今已经有了相当明显的征兆了。因此在晚唐持续不断的灾荒,就是最好的写照。
影後嫁到,霍少請走開 黎子音
再加上连年的兵灾绵绵,现如今这位于关内腹地平原地带的十一州,人口已经凋敝的利害。其中多则不过三五千户,少者甚至只有七八百户,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县城都填不满了。
尤其是在官军和义军曾经往复拉锯过的陈仓、奉天等地,几乎当地的男丁都被双方阵营王府屠戮或是裹挟一空,而只留下遍地嗷嗷待哺的老弱妇孺自生自灭,因此一些地方早已经久不闻鸡犬声声了。
相比之下,倒是延边的那些州县的情况更好一些。因为多山而方便隐匿和躲避的缘故;除了各处城邑内幸存的户口之外,还能就地以粮食物资相继劝诱和招徕下来不少流亡人口。
因此,虽然关内道的大型战役已经结束了,但是为了巩固地方和建立新的统治秩序,而不是放任自流令其自生自灭。所需要的后续投入却还是一个巨大的无底洞,甚至不比大战时期更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