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hal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趙氏虎子 賤宗首席弟子-第563章:襲營(四)看書-yn2g0

趙氏虎子
小說推薦趙氏虎子
大约一炷香工夫后,当赵虞带着牛横、乐贵、何顺三人并数千颍川军杀至河南军的营区时,河南军的营区早已是一片火海。
无情的火势吞噬了营内众多的帐篷,亦在夜风的推波助澜下,逐步扩散,点燃了附近的寨栅。
逆天絕戀:傾世鬼王妃 七月之沫
然而这些并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营内各部分河南军的相互不信任。
由于那些假冒河南军的叛军士卒挑拨所致,营内的河南军兵将相互提防,甚至于自相攻击。
赵虞亲眼看到,两拨河南军士卒皆大骂对方是混入营内的奸细,彼此痛下杀手。
看着地上一具具尸体,再看看那两支自相残杀的河南军,赵虞心中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毕竟就理性而言,河南军才是他的友军,而不是叛军。
『……必须制止河南军的混乱!』
末世之召喚無敵 愛爽文
赵虞的心底立刻涌现一个念头。
他当即大喝道:“我乃颍川都尉周虎,但凡河南军,通通给我丢下兵械,不遵者以反军论处!”
听到赵虞的呼声,乐贵与数千名颍川军士卒亦大声喊道:“周都尉有令,但凡河南军,通通丢下兵械,不遵者以反军论处!”
听到这一通喝喊,方才还在自相残杀的两拨河南军这才停下手来,彼此脸上都露出了喜悦之色。
這一定不是我寫的文 撲碩迷離
“周都尉……周都尉率颍川军来援了。”
“是周都尉亲自率颍川军来援助了!……哈,这群该死的叛军死定了!”
我終將愛你如生命
“你们才是叛军!少给我装模作样了!”
“你说什么?你们才是叛军!”
“你们是叛军!”
“住手!都住手!”赵虞沉声喝道:“我周虎以颍川都尉的名义下令,尔等暂时归我调度,所有人给我丢下兵器,不遵令者,皆以反军论处!”
听到这话,两拨河南军在彼此惊讶的目光中,纷纷留下了兵器。
跟赵虞所预测的一样,这两拨人果然都是河南军。
此时,乐贵匆匆来到了赵虞身边,低声说道:“大首领,这营内的火势,怕是控制不住了……”
赵虞微微点了点头,旋即旋即看着附近众多河南军沉声下令道:“营内的火势已难以控制,所有人听我号令,拾起地上的兵器,到营内重组阵型,待天亮之后,自有李都尉重新将你等收编。……切记,不得再自相残杀!”
两拨河南军士卒面面相觑,或有人大声喊道:“周都尉,他们是叛军假扮的……”
话音未落,另一拨人便大骂:“放你娘的屁!你们才是叛军!”
眼见双方又要争吵起来,赵虞怒声斥道:“住口!都住口!听我号令,徐徐离营,再天亮之后,谁是军卒谁是叛军一目了然,若再有人出言挑拨,皆以反军论处!……速速离营!”
“……是。”
鉴于赵虞这位‘周都尉’的名声与地位,两拨河南军士卒不敢再说,皆按照赵虞的吩咐,迅速撤往营外,只留下一地的尸体。
粗略一瞥,地上大概有百余具尸体,看得赵虞目光不禁有些飘忽。
待长长吐了口气后,赵虞沉声下令道:“走,去中营!”
“是!”
沿途,赵虞率领颍川军一路制止河南军的内乱,在制止这些河南军的彼此攻击后,勒令他们速速撤离这座已陷入火海的营寨,鉴于这段时间颍川军与河南军并肩作战,几乎每一名河南军兵将都愿意暂时听从赵虞的命令。
说来也好笑,那些河南军兵将相互不信任,却相信赵虞以及他麾下的颍川军。
而这,对于邹袁、项吉、周忠等仍混在河南军营内制造混乱的叛军而言,那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
『该死!那周虎来地好快!』
得知颍川军迅速赶来支援,叛军将领邹袁心中暗骂一句,决定立刻撤退。
他可没有把握能骗过那个周虎,想当初他奉项宣之命,与颍川郡前都尉曹索一同诈取许昌,明明是天衣无缝的计划,却仍引起了那周虎的怀疑,以至于最后进城的两千余义师全军覆没,而他也被周虎所俘,若非后来项宣拿田钦、廖广二人换回了他,恐怕他此刻还在许昌做阶下囚呢。
正是这桩经历,当邹袁一听到周虎的名字就莫名的心虚。
“通知项吉与周忠,撤!”
在下达了一道命令后,邹袁立刻带人撤离。
而于此同时,河南都尉李蒙也得知了赵虞率军前来增援的消息,赶忙带着集结的军队前来与赵虞汇合。
在彼此简单抱拳行礼后,李蒙感激地说道:“方才我收到消息,周都尉及时率军来援,制止我河南军自相残杀的愚蠢行为,李蒙在此谢过。”
“这是周某应当做的事,李都尉言重了。”赵虞赶忙虚扶一记。
旋即,他问李蒙道:“当前战况如何?”
“并不乐观。”
李蒙摇摇头说道:“叛军怕是料到我会在营内设下埋伏,故而这群该死的叛军,在袭营时竟派了一批假冒我军士卒的判卒,我军一时不察,照原先计划骤然发难,虽击退了叛军的主力,却因无法辨别出那批假冒的敌卒,致使营内大为混乱。……方才我得到消息,薛将军的援军,亦在营外东侧被叛军截住了……你按照原先的计划派兵了么?”
“派了。”赵虞点头道:“我派王庆、秦寔、贾庶率五千兵卒从绕营从西侧赶来阻击……”
说话时,赵虞与李蒙皆转头看向营外西侧方向。
尽管隔得较远,但他们依旧能听到营外西侧正传来若有若无的喊杀声。
“多半是被叛军截住了。”
李蒙皱着眉头说道:“叛军既然能想到分兵去截住薛将军的援军,估计你派来的援军也被截住了……”
他还未说完,忽然他身边一名护卫指着北面惊呼道:“都尉,周都尉,快看!”
李蒙抬头一瞧,当即便看到北边的营区好似也出现了火光。
河南军营区的北边,那正是赵虞麾下颍川军的营区。
很显然,是颍川军的营区遭到了袭击。
“唉。”
看着北边若有若无的火光,李蒙张张嘴黯然叹了口气,旋即苦笑着对赵虞道:“这次的责任在我,若将军追究起来,我会一力承担……”
这番话,说得赵虞很是心虚。
“先不说这个,营内的火势怕是控制不住了,咱们先带人退到营外去吧。”
“好。”李蒙点了点头。
在二人商议之际,赵虞的目光不经意地掠过四周。
旋即,他的目光便看到了随处可见的尸体。
『……』
看着那一具具尸体,赵虞的目光再次变得飘忽起来。
先前,鉴于要要战火波及梁城,以便于他浑水摸鱼趁机抓到童彦,加之又得到了兄长赵寅的讯息,赵虞毫不犹豫地决定做一回内奸,暗助叛军捣毁他晋军的联营。
虽然当时他也已意识到,他的行为或会对他晋军造成额外的伤亡,但他当时并没有过于重视,直到此刻亲眼目睹河南军的损失,他才真正意识到了代价——因为他个人的私心,许多无辜的人被牵扯了进来,且为此失去了性命。
反之,若是他真正履行起‘颍川都尉’、‘晋国将领’的职责,河南军这支友军,决计不会遭到这种损失。
尤其是当李蒙由衷地向他表示感谢时,赵虞心中这份愧疚更甚。
『……必须尽快结束这场仗。』
他心中暗暗想道。
只剩下我一個人 哥特式蠍子
让他放弃‘绑架童彦’那自然不可能,无论付出再多么沉重的代价,甚至是抛弃良知,赵虞都不会放过童彦这个导致他赵氏家破人亡的凶手,还有其背后的‘主谋’,但‘当内奸’这种事,还是能避免就避免为好。
至少要恢复成之前那样,就像他当初对待关朔的长沙义师——尽管他知道关朔与江东义师是一个阵营的,但这并不妨碍他率领昆阳的军民奋力抵抗长沙义师,直到最终将其重创。
“周都尉?”
见赵虞不知为何有些失神,李蒙善意地提醒道:“要撤了。”
“哦哦……”
赵虞如梦初醒地点了点头,旋即将目光从不远处那些河南军士卒的尸体上收回。
当晚,在一番混战之后,晋军终归还是失守了营寨,继河南军的营区被焚毁之后,颍川军的营区亦遭到了叛军的袭击,营内的辎重、粮草,通通被叛军焚毁。
在己方已战败的情况下,薛敖向赵虞、李蒙二人下达了‘撤往梁城’的命令。
琉璃般若花
得到命令,赵虞、李蒙依令集结军卒,徐徐撤往梁城。
在集结军队的过程中,由于看到了些许河南军的伤亡,这使得赵虞颇为在意秦寔、贾庶二人麾下军队的伤亡。
当得知秦寔、贾庶二人在遭遇叛军并未手下留情时,赵虞不禁松了口气。
因为在此之前,他曾考虑到是否让麾下的军队放放水什么的,直到他亲眼看到了河南军士卒的尸体,他才庆幸自己没有做出这种愚蠢的行为,否则,他就真的愧对自己麾下的军卒了。
庆幸之余,赵虞在撤往梁城的途中沉声对何顺说道:“何顺,立刻派人前往开封,把五百名旅狼尽数调来梁城。”
狩魔神探 狂笑
“大首领?”何顺吃惊地看着赵虞。
作为赵虞的护卫长,何顺是为数不多知道一些内情的人。
“照我说的做。”赵虞沉声说道。
“是。”
将五百名旅狼重新调来梁城,这是赵虞给他兄长赵寅的一个讯息。
说到底,他也不是白白暗助对面的叛军。
他此番暗助叛军,只不过是为了来日绑架童彦时叫叛军背这个黑锅罢了。

mum1w精品都市小說 趙氏虎子 賤宗首席弟子-第541章:薛敖(二)-9hsg9

趙氏虎子
小說推薦趙氏虎子
“薛将军。”
就当薛敖与赵虞、李蒙三人谈笑之际,童彦在旁插嘴道:“您一路远来辛苦,下官已在府里准备了酒席为您接风,还请薛将军不吝赏脸。”
听到这话,薛敖颇有深意地看向了童彦。
观察薛敖的神色,赵虞觉得他可能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薛敖只是神色冷淡地点了点头:“那就打搅了。”
全息海賊時代 羅秦
见此,赵虞心下微微一动:莫非不是这位薛将军难以相处,而是他与童彦有什么恩怨么?
在一行人启程返回梁城的途中,赵虞再次私下探李蒙的口风:“李都尉,与薛将军相识?”
“唉,不提也罢。”
李蒙看上去有些羞于提及,但最终还是向赵虞解释了一番:“曾经我年轻气盛,仗着家中还有几分权势,曾与年轻时的薛将军有过一些摩擦,出手挑衅被他狠狠教训了一番……唉,不堪回首、不堪回首。”
赵虞听得微微一动:原来这李蒙,多半也是李氏公族子弟。
恍然之余,他又问李蒙道:“薛将军与童都尉,是什么恩怨么?我感觉,薛将军似乎不待见童都尉……”
估计李蒙也看出来了,微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在驾驭坐骑走在前面的薛敖与童彦二人,在略一思忖后,提醒赵虞道:“这个我也不知。……纵然他对童都尉有什么成见,亦与你我无关,周都尉还是莫要深究为好。”
见此,赵虞只能作罢:“多谢李都尉提醒。”
重生之笑看風雲起
临近申时前后,一行人回到了梁城境内,一路来到了赵虞与李蒙二人的营寨。
此时,就见薛敖大声叫嚷道:“魏璝,魏璝。……跑哪去了?”
金色綠茵 卓色彤
不多时,一名看上去十分稳重的将领策马来到薛敖身边,抱拳应道:“将军。”
只见薛敖指了指不远处的营寨,吩咐道:“叫弟兄们就暂时依着这座营寨驻扎吧。……别给我惹事。”
錯惹良緣
那名唤做魏璝的将领抱了抱拳,神色淡定地说道:“将军说笑了,我军上下,只有将军最会惹事,只要将军不惹事,就没有人会惹事。”
『这位部将……好不客气啊。』
赵虞不禁为之错愕,下意思地看了眼薛敖,却见后者恶狠狠地瞪着那魏璝,颇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迟早要把你赶回去。”
没想到,那魏璝丝毫不惧,反而笑着说道:“那样末将反而轻松了……”
“少废话。……赶紧去下令驻扎!”
“是!”
『……』
赵虞与李蒙对视了一眼,皆有些摸不着头脑。
可能是注意到了李蒙的目光,薛敖摊摊手说道:“那家伙,仗着是老头子派来的,总是对我不恭不敬……”
话是这么说,但他眼中却没有丝毫恼怒。
『老头子?不会指的是他义父陈太师吧?』
赵虞面具下的脸上露出几许古怪之色。
在抱怨了自己的部将几句后,薛敖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对李蒙与赵虞二人说道:“对了,李蒙,待会儿去童彦府上喝酒,你们把手下的将领都带上,咱们今日好好庆贺庆贺。”
“庆贺?”李蒙不解问道:“庆贺什么?”
从旁,童彦笑着说道:“自然是提前庆贺击溃叛军了。……有薛将军坐镇梁郡,叛军岂有不败之理?”
“……”
薛敖淡淡瞥了一眼童彦,旋即带着几分倨傲说道:“就是怎么回事。”
看着童彦,再看看薛敖,赵虞心下微动。
全才狂徒(我的美女姐妹花) 臥南齋
他看得出来,童彦一心想要巴结薛敖,但不知什么缘故,这薛敖对童彦似乎有什么成见,这一路上都对他颇为冷淡——相比之下,反而是他这个初次相见的人,还能与这位薛将军说说笑笑。
『莫非二者真有什么矛盾?』
赵虞心下暗暗想道。
鉴于薛敖越俎代庖般的邀请,赵虞便叫上了王庆、牛横、曹戊、秦寔、徐慎、许马、刘屠等麾下将领。
而李蒙那边,亦叫上了数位部下。
期间,梁郡郡守顾繇亦带着长史王仪等一干郡守府的官员前来拜见薛敖。
自前几日与李蒙一同进城拜见这位顾郡守之后,这是赵虞第二回见到这位梁郡的郡守。
值得一提的是,据赵虞在旁亲眼所见,车骑将军薛敖对待梁郡郡守顾繇也是蛮客气的,虽然依旧是一副‘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狂妄口吻。
《中國共產黨巡視工作條例》學習訓練教材:中國共產黨巡視工作程序與規範
唯独对童彦,这薛敖似乎有什么成见。
黄昏前后,赵虞带着王庆、牛横等一干将领,跟着童彦、薛敖、李蒙这帮人,再次进了梁城。
作为他郡将领,这也是他与李蒙等人第二次进入梁郡。
其余时间,赵虞与李蒙都呆在营寨内,一边操练军卒,一边等着叛军攻到梁城。
当日,梁郡都尉童彦宴请薛敖的地方,即前几日他在府内宴请赵虞与李蒙的前屋正堂,唯一不同的是,上回童彦稳坐在主位,而这次嘛,他有意将主位让给薛敖。
可没想到,薛敖根本不领情,搂着李蒙的脖子便在靠东的首席坐下了。
按理来说,尽管薛敖带来的太原军远远少于四万河南军、两万颍川军,但看官职、地位,理当是薛敖带着他的部下坐在相对尊贵的靠东席位,而李蒙与赵虞则坐在靠西的席位。
然而,薛敖却搂着李蒙的脖子在靠东的首席坐下了,甚至还指指下首照顾赵虞:“周都尉,你坐这边,待会我想听听你在昆阳的战绩。”
『我们这些人坐在靠东么?』
赵虞不禁有些意外,下意识看向薛敖的部将们,却见那几位以魏璝为首的部将,已在靠西的座位坐下了,脸上没有丝毫的不满,唯有无奈。
于是,座次就这样定了下来:除薛敖这个‘外人’,李蒙与赵虞二人以及二人的部下都坐在相对显得尊贵的靠东席位上;而对面靠西的座位,则坐着以那魏璝为首的一干薛敖的部下。
然而双方,皆无不满。
『这……是无意?还是有意?』
看了一眼正搂着李蒙脖子哈哈说笑的薛敖,赵虞微微有些心惊。
有些时候,从细节就能看出一个人的手段与城府。
倘若此事是这薛敖故意为之,那么,这就是一个极其厉害的人物,心思之细腻,让人咋舌。
“啪啪。”
随着坐在主位上的童彦拍了两下手,几名乐女盈盈走出,向在座诸人献上一舞。
虽然前两日就见识过了,但赵虞还是有些惊诧:这童彦,居然在府上养着乐女。
好吧,以他颍川都尉一年一千二百石的俸禄,其实也是养得起乐女的,但看童彦这座气派的府邸与府内众多珍惜之物,赵虞相信他绝对不是仅靠着俸禄生活的。
就在赵虞暗暗思忖之际,坐在他上首的薛敖与李蒙忽然换了一个座位,使得薛敖与赵虞坐了相邻。
赵虞原以为薛敖是要询问他去年击败关朔的经过,没想到,薛敖一张嘴就让他吓了一跳:“前些年,叫我家老三灰头土脸回济南的,就是周都尉吧?……我家老三,姓章名靖,周都尉可莫要说不认得。”
鬥魔唯尊 錢菲菲
“……”饶是赵虞,冷不防听到这句,亦不知该如何作答。
此时,就见薛敖哈哈大笑道:“果然是周都尉,哈哈哈哈,快给我说说,待他日我遇到他时,好笑话笑话他。”
『这位……真的是章靖的义兄么?』
赵虞颇感错愕,但看薛敖满脸幸灾乐祸的模样,他倒也不觉得是作假。
薛敖的笑声,引起了李蒙的注意,后者好奇问道:“薛大哥,怎么?”
只见薛敖指了指赵虞,笑着对李蒙说道:“想来你也不晓得吧,这位周都尉可了不得,当年连我家老三都在他手中吃过亏……”
“章靖将军?怎么会?”李蒙满脸惊愕地看向赵虞。
见横竖躲不过去了,赵虞唯有将当年的事简单解释了一遍:“那年,周某还在应山做‘山中恶民’,被昆阳、叶县等诸县围剿,恰巧章靖将军路过,不知怎么,竟成为了官兵的统帅……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赫赫有名的‘陈门五虎’……”
他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薛敖,见薛敖满脸笑容,心中微动,转而称赞章靖:“那日我才知道,天底下竟有这等猛将。若非上天保佑,恐怕我难逃一劫……”
梵事進化劄記
果然,听赵虞不住地称赞章靖,薛敖脸上笑容更浓,不过他嘴上却说道:“就老三那种三脚猫,也称得上猛将?”
投其所好的赵虞闻言故意说道:“若章靖将军不算猛将,天下还有谁称得上猛将?”
“老子!”
只见薛敖毫不客气地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一脸倨傲地说道:“论武艺,老大也得靠边站,老三、老四、老五就更别提了,就算是老头子,年轻个三十来岁,也未必是我对手。”说着,他琢磨了一下,改口道:“唔,年轻个二十岁吧,我记得,老头子四十来岁时还是很猛的。”
『……』
见这位薛将军一脸严肃地说出这番话,赵虞着实有些哭笑不得。
同时,他也愈发吃不准这薛敖——这个人到底是有心机,还是没心机?
入天庭 幻庸
“要不要试试?”薛敖忽然笑着问道。
“什么?”赵虞不解道。
“我是说,待会要不要叫你手下的将领与我过过招?”薛敖指了指坐在赵虞身边大吃大喝的牛横,笑着说道:“比如那个莽汉,仅看这粗犷吃相,我就知道是一员厉害的猛士……”
顺着薛敖的目光看去,只见牛横正将一只鸡一撕为二,左咬一口,右咬一口,旋即拿起酒盏咕嘟咕嘟灌了一口酒,吃得满嘴是油,双目放光。
“唔?”
或许是感觉到了什么,牛横忽然转头,旋即便看到赵虞、薛敖、李蒙三人都看着他。
“看……看我做什么?”

wf1u8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趙氏虎子-第535章:十月分享-cdlas

趙氏虎子
小說推薦趙氏虎子
张季的回归,使得赵虞、静女二人多了一位可以阐述秘密的亲信。
至于如何安排张季,赵虞想来想去,决定让张季成为第二位护卫长,代替何顺协助静女打理都尉周府,而何顺则回到他赵虞身边。
理由很简单:张季识字,而且能写。
而对此,何顺并无丝毫不满,相反他还有些庆幸。
毕竟在协助静女打理府邸期间,何顺这位护卫长,其实更多扮演着官家的角色,而官家又岂能不识字呢?
于是在八月初的时候,静女趁着许昌城内的饥饿愈发增多,非但择选了一批看起来老实的平民作为家仆,还请来了几位生活窘迫的读书人,协助打点账房,顺便教牛横、何顺等人识字。
顺便一提,在识字这件事上,牛横死活不肯静下心去学,为此他甚至愿意干脆地承认自己是个蠢蛋:“我脑袋笨,做个莽夫就得了,做不来读书人。”
无语之余,赵虞就对牛横说:“你记住一个字,而且能写,我就给你一坛酒。”
牛横愣了一下,忽然就拍拍胸脯表示自己的脑袋还是很灵光的。
當高富帥碰到冷美人 令狐風行
对此,赵虞将信将疑。
当然了,对于这位脑袋确实不太好使的弟兄,赵虞本来就没有太高的要求,只要牛横看得懂常用的字,能短短地写几句,他就已经足够满意。
不过对于何顺,赵虞与静女二人的要求就高了,这些使得何顺这段日子因为学字而叫苦不迭。
如今,张季代替他成为了都尉周府的‘官家’角色,何顺可谓是熬出头了。
他苦笑着对张季说道:“张兄来了,小弟可算是能喘口气了。”
张季起初感到莫名其妙,直到他了解了始末缘由后,他这才忍不住笑了起来。
当然,笑归笑,张季还是要提醒何顺:“大首领与夫人叫你学字,可是为你好。……你若不识字,如何担任要职呢?”
何顺连连点头道:“这个我知道,但一口气叫我记住那些字,兄弟实在是……”
也难怪,毕竟‘记一个字赏一坛酒’,那是只有牛横才有的特殊待遇,其他人哪有这待遇?
倘若有,相信何顺也不会再抱怨了。
代替何顺扮演都尉周府官家的角色,对于张季来说倒没有什么难度。
而府里那群头裹黑巾的黑虎众,在私下挑衅张季时被他放倒了几个,也逐渐变得服服帖帖。
唯一让张季有点嘀咕的,即是他都尉周府的那位夫人——静女。
别人或许不清楚静女的底细,张季可是清清楚楚的。
静女是二公子的侧室,这是他们乡侯府的夫人周氏定下的,静女本来并没有成为正室的资格。
为此,张季私底下询问了赵虞的看法。
雍正風雲1711 楊梓
赵虞很坦率地告诉他:“这近八年,静女始终跟随在我身边,不离不弃,与其叫我娶个陌生的女人,我宁可让她成为正室。……她有这个资格与能力。”
于是,张季便不再提这件事。
二公子说静女有资格,那就是有资格,但能力……静女真的有能力作为正室么?
倘若说一开始张季对此还抱有疑问,可一连在都尉周府住了十几日,亲眼看到静女将府邸上上下下打理地井井有条,他再也没有任何疑问,唯有在心底感慨一声:静女不愧是夫人周氏亲手调教出来的。
然而就在张季暗自观察静女期间,静女却感到了一些不自在。
张季回到赵虞身边,静女为此也感到高兴,但随着这份高兴逐渐消退,她难免就开始思考起更直接的问题:这个府邸,听谁的?
前一阵子何顺担任府上的护卫长时,无论大小事务,何顺都要请示静女。
虽然这让静女忙地不可开交,但在忙碌之余,她亦得到了一份作为女主人的满足感。
但张季的到来,情况出现了变化。
与何顺不同,张季能文能武,为人处世不但有自己的主观看法,而且做事十分老练——这不奇怪,当年静女才刚刚进乡侯府时,张季就已经在乡侯府里做事了,再加上这些年在江东的经历,打理区区一座府邸,自然不在话下。
于是,静女就突然闲了下来。
倪匡短篇小說集
總裁戀上野蠻小妞 於豆豆
闲,意味着失权,虽说静女并不认为张季是故意夺她权,但突然没事可做,这让忙碌了好一阵子的她忽然变得有些无所适从。
而期间,碧儿、青儿两名侍女,也时常在静女说张季的坏话,大抵就是张季做事不请示她这个夫人,不够尊重。
对此,静女斥责二女道:“张卫长乃都尉多年的旧识,对都尉忠心耿耿,绝无私心,日后莫要再说这样的话,否则我绝不轻饶!”
这一番严厉的话,说得碧儿、青儿两名侍女连连告罪,再也不敢提这件事。
但说归说,平心而论,静女也逐渐发现张季不适合‘共事’。
原因就在于,他二人的地位分不出‘高下’——当然,这里所说的地位,指的是曾经乡侯府的地位,而不是都尉周府,这个毫无意义。
在曾经的乡侯府,静女是夫人周氏许给赵虞的侍妾,而张季是受鲁阳乡侯所托,教导赵虞武艺,前者是半个夫人,后者是半个老师,这就出现了问题。
好在静女与张季都有默契,在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后,对彼此都保持了礼让。
有一日晚上,赵虞向静女问起了此事:“这几日与张季相处地如何?”
“不太好。”
静女自然不会隐瞒,如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感受:“张季是极有主见的人,还曾是教导少主无疑的半个老师,我这个‘假夫人’又不敢命令他什么,只能与他保持距离……”
赵虞这才意识到,让张季协助静女,似乎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邪王獨寵廢柴妃
他很高兴静女的实诚,闻言笑着说道:“张季刚来,正巧你这边又缺人,这才姑且让他适应一段时日,等过些日子,我就把他调到军中去了……”
想想也是,极度缺人的赵虞,怎么可能让张季屈居于一名侍卫呢?
听到这话,静女也不好说好或不好,不过她觉得,这对于她还有张季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次日,赵虞便与张季说起了此事。
张季苦笑地说道:“是我失察了,我以为……没想到不止公子,就连静女亦判若两人,让我有点感觉陌生了。”
听到这话,赵虞笑着摆了摆手:“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静女很聪明,她从来不会做我不高兴的事,因此你也不会担心她会对你有什么看法。……我今日跟你说这事,是要你有个准备,等过些日子,大概中旬的时候,我便会将你调入郡军,任命你为士吏。”
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
“士吏?”
张季吃了一惊。
他当然知道士吏是什么样的官职,闻言惊愕问道:“这等官职,公子如今可以随意任命么?”
“当然不可随意任命。”赵虞笑着说道:“还得有个正当的理由,比如说,为了抢收粮食,防止叛军骚扰,再比如为了收复叛军占据的城池等等……”
只要有这些说得过去的理由,郡守府大概率是可以通过的,毕竟陈朗不可能会卡他。
果不其然,九月十二日的时候,郡守府就通过了赵虞将张季提拔为士吏的推荐,顺带着连赵虞决定扩充郡军的提议也通过了。
当然,事后赵虞也难免被李郡守召去,倒不是为了张季的事,而是问赵虞打算几时对叛军动手——境内三分之一的城池仍被叛军所占据,这亦是李郡守的一大心病。
面对李郡守的询问,赵虞恭敬说道:“等秋收之后看看情况吧,现在若打起来,就算我能收复临颍、鄢陵等地,叛军也绝对会立刻焚烧城外的农田,将即将收成的粮谷一把火烧尽……虽说如此一来叛军得不到粮食,但我等就必须承认所收复城县百姓的口粮……与其逼地太紧,不如缓一缓,叫叛军顺利收一批粮。叛军手中有了粮,为了收买民心,自然会分给临颍、鄢陵等县的百姓,这就能避免出现饿死之人……”
素手奪宮
“唔,你考虑地很周到。”
李郡守满意地点点头。
九月十四日,昆阳、汝南、襄城、阳翟四县开始收粮,为防止叛军捣乱,赵虞命昆阳、汝南、襄城三县的官兵协助百姓加紧抢收,而与此同时,被叛军占据的定陵、郾城、召陵、临颍等地,叛军亦开始与当地抢收粮食。
期间,尽管郡军与叛军都彼此严加防范,仿佛就跟要大战一场似的,但事实证明,郡军与叛军都保持了克制。
在长达近十日的收割后,昆阳三县喜人得共计收获了近九十万石粮谷,而阳翟那边,亦收获了四十余万石,两者相加,竟有多达一百五十万石,远远超过预估的一百二十万石。
而叛军那边,郡守府根据旅狼与其他斥候打探所得的消息,做出了大致的估测,大抵是收获了七十来万石的样子。
黑色祭戀:總裁的無心情人
这总共超过二百余万石的粮食,差不多足以让颍川郡多达百万的人口吃到明年了。
为了保住这批粮食,不使其外流,颍川郡守李旻特地亲笔写了一份奏折,派人送往邯郸,希望朝廷今年减免他颍川郡的粮食税收。
没想到才过几日,朝廷便送来一道公文,但却不是提到粮收之事,而是叫颍川郡立刻派兵增援梁郡的命令。
——命颍川都尉周虎提兵两万、自备粮草,立刻增援梁郡,十一月前勒令抵达,逾期严惩不贷!
『来了。』
在得知这条命令时,赵虞心中一凛。
晋国与各路义师的胜负,整个天下局势的走向,就看这一仗了。
当然,对于他而言,能否趁机抓到那个童彦,才是他最在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