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jzul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起點-【第三百八十五章 鶴熙的懷疑。】熱推-6pb67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小說推薦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天基王鹤熙因遭到三角体生物算计而陨落,被带回天城后又奇迹般的死而复生。
两个消息间隔连三个小时都不到,导致许多天使都以为,这是否是天城为了缓解前线紧张的作战气氛而开的两个玩笑。
不过后一细想又觉得根本没那个可能,毕竟谎报军情无论对哪个文明而言都是重罪。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对此天城并没有给出具体解释。
鹤熙平安无事凉冰自然高兴无比,但是,还有另一件事一直压在她的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韩旭呢?韩旭去了哪里?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他的消息了。
“放心吧凉冰导师,我不会有事的。”
这是他临走前留给自己的最后一句话。
对于韩旭这个人最开始,也就是神河文明与天使交汇那会儿,因为有基兰和卡尔这两个帅得掉渣的大神在场,所以一向喜欢美好漂亮事物的凉冰,自然而然的就将他归为马赛克背景墙那一行列。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和他的接触逐渐加深,对这个韩旭的印象,凉冰也有了很大的改观,不,‘改观’二字已经无法形容凉冰的心里变化,应该说内心深处多了些别样的东西。
身为天使文明的天启王,姐姐凯莎的神圣左翼,别人看自己的目光是那种敬畏、崇拜,甚至不可亵渎。
而当自己是无与伦比的莫甘娜女王时,那些个卑鄙无耻的恶魔们看自己,则是疯狂、欲望、还有贪婪。
天使恶魔集于一身,这个秘密被韩旭知道后,他看自己的眼神,却是一如既往地唯有宠溺。
很奇妙的感觉,每次被他这样看,自己心中都会感觉很异样,熟悉而又陌生。
熟悉的是,以前也有那么一个人经常这样看自己。陌生的却是因为,万年多时间过去,自己都已经快要忘记那种感觉了。
“你这丫头既疯又野,真不知道以后什么样的男神能受得了你这样的性格。不过嘛…如果真想找也得找个不会烂成土壤的男神,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陪你走到永恒。”
这是凯莎曾对凉冰说过的原话。
男神什么的,凉冰以前从来都没有考虑过,那些个男性浑身硬邦邦的还带着臭臭的味道,哪有女性讨喜,抱着不仅舒服,而且还软软的香香的。
人性禁島(全本-全三冊)
当然这不是主要原因,在凉冰心里她一直认为:整个宇宙中,能驾驭得了我大天使凉冰的男性根本不存在。
直到那位韩旭导师的出现后……
近两个月时间,凉冰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牵肠挂肚一个人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心像是被某种东西箍住,真的很不好受。
在这期间,凉冰不止一次给姐姐凯莎传讯,询问韩旭的去向,得到的回复也始终都是冷冰冰的三个字“正在找!”
虽然很气愤姐姐那种冷彻不耐的语气,但凉冰也没有办法,只能耐下性子煎熬的等待。
日子一天天过去,每天都在和兽体大军进行战斗,无休止的战斗,普通兽体数量虽多,但并不具备太大威胁,宇航级神河体完全有能力抵抗。在这之中,真正让人有压力的还是那些个三角体生物。
然而就在今天上午,那些原本带领着普通兽体,正对北部战区镇守军发动猛烈攻击的三角体,像是得到了什么命令般,突然如潮水般退去。
它们就这样脱离了战场,走的没有一点预兆,被抛下的兽体大军除了懵逼还是懵逼,战区镇守的第六军团战士同样面面相觑。
事出反常必有妖,三角体生物智力极高且狡猾奸诈,就在凉冰准备下令军团各部加备防军的命令时,天城却突然传来一道让她措愣失神了好久的消息。
重生之至尊幻神 鏡七
【曾为天使文明发展奠定坚实基础的原天宫三王子华臻殿下,并没有因为万年前基因引擎崩解而死去,他仍然还活着,半年前神河与天使交汇,他隐姓埋名重返天城,化身为‘韩旭导师’,这么做的原因具体不详。】
消息一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小天使们年纪太小,不知道华臻是谁,但经历过当初那个时代的老一辈天使则不然。
华臻是谁?
天使文明的科技先驱者,将神的概念带给天使,并以五百岁的年纪一举成为天使文明的第一位神。
他让世人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武器科技的大爆炸,他改写了以往墨守成规的征战理念,他提出的授权作战战术,即使万年之后的今天天使文明仍在沿用。
可以这么说,华臻这个名字就是一个传说。
活色生香
在这些老一辈的天使当中,最震惊最感到不可置信的,莫过于凉冰了。
韩旭就是华臻,是自己姐夫?开玩笑的吧!
可是回想起与他经历的种种,韩旭是华臻的话,那么许多让自己感到疑惑的事也很轻易的就能解释通了。
比如当初在伊人文明遭遇三角体,他第一时间将自己救下。和自己聊天没两三句就会提起姐姐。还有他对第六军团战术的了如指掌以及古斯对他唯命是从……
凉冰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鼓胀的胸口却一直都在起伏着。
她形容不出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低着头长发遮挡了脸颊,让人看不出她的表情。
“凉……凉冰,你没事吧?”
一旁的艾希看她这样不由得担心的问道。
好半晌凉冰才抬头,看向艾希声音冷冰得不带任何感情:“艾希,这里就先交给你指挥了,有些事我想要找姐姐问清楚!”
两人一起调皮捣蛋这么些年,她现在什么心情艾希又如何不知,张了张嘴本想说点什么,可到了嘴边后也只剩了句,“这里交给我你放心,路上注意安全~”
凉冰没有回话,也没有去看那边目光不停躲闪的古斯以及激动的快要蹦起来的肯特,她转过身往前走了两步,随后张开翅膀,向一艘小型飞船飞去。
……
“华臻么……那他和邪神华烨又是什么关系?”
“听说是邪神华烨的弟弟。”
“切,怪不得来天城要隐瞒身份,原来也是个天渣啊。”
“喂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被凯莎女王听到,她肯定会训斥你的。”
“嗯?为什么?”
梅洛天城某处浮岛上,此时一帮小天使聚在一起,正叽叽喳喳的说着话,谈论的话题自然和之前传出来的消息有关。
其中一只短发的小天使四下看了看,随后对着周围姐妹招了招手,待所有脑袋都凑在一起她才神神秘秘的道:“我也只是偷听到的,据说,那个华臻殿下其实是凯莎女王的男神哦~”
超級基因裝甲 秒速九光年
她的话音落下,周围天使立马炸锅。
“啊?真的假的?”
“不可能吧,凯莎女王那么厉害,怎么可能有男神。”
“可不是嘛,能成为凯莎女王男神的,整个宇宙根本不存在,小葵你一定是在骗我们的对不对?”
……
见姐妹们越吵越大声,小葵赶紧做了个噤声手势:“嘘,你们都小点声,是真是假我也只是听那些老一辈天使讲的,而且那位华臻殿下实力也不容小觑的,你们知道现在各大战区的三角体为何会无缘无故的撤军么?”
“哎呀,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说!”有只小天使实在受不了她这种说话大喘气的样子于是催促道。
“嘿嘿,”小葵得意一笑,不过很快就崩起小脸认真的说道,“听流玥姐说,华臻殿下听到天基王遭到三角体算计后,直接赶去了西部战区,后来凯莎女王带着天基王回到天城,他则是找到了三角体的老巢,仅凭一己之力就…呃……”
反抗在幻想鄉:新章
“哎?怎么不说了?”
“对呀对呀,快点说啊!”
“华臻殿下一个人捣毁了三角体的老巢么?”
……
天使葵像是没有听到姐妹们不满的催促一样,小脸上带着怕怕的表情退出了叽喳圈,回到自己的位置后,对一众天使身后磕磕巴巴的说道:“天…天启王。”
?!!
呆呆總裁萌萌妻
小天使们闻言齐齐一愣,接着纷纷转过小脑袋朝身后看去,很快她们便发现凉冰正一脸黑漆的在那站着,顿时被吓得花容失色,一个个哪还有心情在这八卦,赶紧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
“天启王——”
凉冰脸色虽然不好,但并非因她们而起,抬起头看向远处巍峨的城堡,那是凯莎的寝宫,她没有理会周围胆战心惊的小天使,自顾的向城堡走去。
“天…天启王这是怎么了?”
待她走远其中一只小天使忍不住说道。
“不清楚,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天启王露出这种表情,挺吓人的。”天使葵拍着自己的胸脯,心有余悸的说道。
“那个…华臻殿下最后到底怎么了?”一只有着强迫症的小天使突然开口。
“……”
……
“华臻是在半年前复活的?而且他还见到了一万七千多年后陨落的我?”
凯莎的寝宫中,在从鹤熙那里听到有关华臻的事情后,她一双绣眉不禁拧成了疙瘩。
“没错,他猜测你未来陨落可能跟他有关,所以才不肯回来的。”鹤熙叹了口气说道。
凯莎闻言眉头皱的更深了:“有个问题我很疑惑,”她看着鹤熙说道,“华臻和你都是利用次生物引擎死而复生的,为何那个未知暗讯号入侵他而不入侵你?或者说,虚空为什么要针对他?”
“这个我也不知道,”鹤熙摇了摇头,回忆片刻她微眯着眼睛说,“我只记得当初我跟他与三角体谈判崩裂,在遇到那只巨型三角体时,它说华臻是什么未知的缺失数据,很让人费解。”
“啧,”凯莎咂了下嘴,揉了揉额角实在想不通,她只能转移话题道,“这件事先放在一边,你之前不是说有件重要的事向我汇报么?”
鹤熙一听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她说道:“没错凯莎,我找到华臻时,那只巨型三角体本来也在的,但是后来突然出现一只怪物将它整个吞噬进去,随后就整个消失不见了。”
凯莎挑起眉毛:“怪物?”
鹤熙点了点头,接着把自己当时看到的一幕一五一十的对凯莎讲述起来……
“事情就是这样,起初我跟华臻猜测可能是所谓的‘虚空神’将三角体救走的,不过后一细想又觉得存有漏洞,就像华臻所说的‘如果虚空神想要对付我,直接将我吞噬多好,何必救下三角体后又让它对付我,岂不多此一举?’”
凯莎捏着下巴思诌片刻,转而盯着鹤熙眼睛问道:“你一定是有自己的猜想了吧?”
鹤熙抿嘴一笑,翘起二郎腿说道:“比起那些个三角体杂鱼,巨型三角体的研究价值要高太多了。倘若不是‘虚空神’救下三角体,那么也只有人为这一种可能……”
奉子成婚:老公意猶未盡
“先咱们一步下手抢夺战利品对么?”凯莎接过她的话茬眼神微眯的道。
“没错,早知道这可是跟虚空有牵扯的生物,这样的战利品远非什么战舰物资可比,无论哪个文明都必然想将它把握在自己手里的。”鹤熙哼笑一声,“整个已知宇宙能在我和华臻眼皮子底下做出这种事的只有一个人……”
凯莎目光闪了闪:“基兰么~”
“嘭——!”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寝宫一直紧闭的大门就突然被人大力的自外向里推开,凯莎鹤熙同时向那边看去,很快便看到凉冰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ojig6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起點-【第三百八十四章 女王級的戰鬥看得某人瑟瑟發抖。】閲讀-0bljl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小說推薦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谁说女人打架只有抓头发这一招?
至少从凯莎与鹤熙间的打斗来看不是这样的。
同样刀光剑影,比起男人与男人那种‘拳拳到肉’的碰撞,她们可要优雅多了。
凯莎实力虽然要高一些,但鹤熙却能凭借自己精妙的剑术与她打得有声有色。
银甲长靴搭配绣着精美花纹的披风,展现女性完美身段的同时又不失帅气干练,她们都是一样的打扮,她们都美得惊心动魄。
只不过,越是美丽的事物就越危险。
二人打斗之激烈常人根本无法揣度,身形闪动剑影翻飞,在太空中她们无所顾忌,虽然听不到武器相交的声音,但每次对拼后所离散出来的冲击波却是能清晰感受到的。
女王级别的战斗,看得极远处的某人不住地瑟瑟发抖。她们好像完全把华臻给忘了……
高手之间的对垒把握时机尤为重要,眼看凯莎挥剑招式用老,鹤熙眼睛一凝,毫不犹豫,一记高侧踢直接对着她的下巴踢去,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然而……
“啪——!”
就在要踢中的刹那,凯莎未持剑的左手快速抬起,很轻易的便握住了她的脚踝。
西遊降魔篇
改造妖孽狼總裁
接住她的一击后,凯莎似乎看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调侃道:“呦呵,居然是白色的,没想到你这个满嘴口花花的老妖精还挺清纯的嘛~”
鹤熙自知是被她看到了裙中旖旎,并没有露出什么脸红羞赧的表情,她收回绣腿哼笑着反击道。
“跟你这个男人婆比起来我还差了点,咱们的女性天使战甲被设计出来,从以往风格上加以改进,起到防御作用的同时,更极大展现出女性的魅力,再看看你,自己给自己设计条秋裤穿,表面为了彰显特立独行,实则…是害怕走光吧?”
凯莎不在意的笑了笑,“展现魅力?呵~”她说着撩了下自己的秀发,“我的魅力什么时候需要借助外物来展现了?”
鹤熙撇了撇嘴:“就你?还魅力,女人的肉体里藏着一个比男人还男人的灵魂,也就华臻那家伙能受得了你这性格。”
公子別急 圓不破
凯莎闻言俏脸瞬间沉了下来,她朝着远处的某人看了一眼:“华臻?哼!”
两人聊的内容华臻自然听不到,所以就很纳闷凯莎聊着聊着为啥突然瞪自己一眼。
虽然两个绝世美女为了自己打架叫人暗爽不矣,但华臻知道,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当吃瓜观众的好,因为搞不好下一秒她们就可能联起手来一起收拾自己,真要发生那种事,自己绝对比现在凄惨无数倍。
次元法典 西貝貓
心念至此,趁凯莎与鹤熙重新对峙,他开始鸟摸巧的转身并鸟摸巧的沟通天工云组……
“嗡——”
突然,一道极为刺眼的亮光自身侧传来,都已经要开启虫洞准备逃跑的华臻身子一顿,然后快速转头向凯莎与鹤熙方向看去。
“这……这是太阳耀斑?!!”
因为太过吃惊,他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
“你是知道的,这玩意儿在很久以前对我就不起作用了。”
巨大的空间球中一片赤红,狂暴的能量波动滚荡,凯莎好整以暇的抱着肩膀端坐,丝毫不受周围恐怖的高温影响,不光如此,连她肩上的披风也是一样连要燃烧的迹象都没有。
空间球外,鹤熙双手平伸遥对着她,闻言抿嘴笑了笑,“这我自然晓得,但接下来给你看的东西才是重头。”
“哦?那我拭目以待。”
见凯莎一脸的不以为然,鹤熙没再回话,她双眼蒙上一层白光,面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启动次生物引擎,制造次生物壁垒……”
不得不说鹤熙真的很厉害,虽然华臻为她植入次生物引擎时留了些数据信息,而且在以韩旭身份和她接触时,也有意无意的将自己对次生物能力的心得一并讲给了她,但是,在不到两个月时间内,就能把次生物引擎研究到这种地步,试问又有几人能做到?
市長夫人 南宮晚晚
反正另一边的华臻看到这一幕时,下巴已经砸在了地上。
空间球内,凯莎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晦涩难明的能量波动,不禁绣眉微凝,忽然,一股焦灼的味道涌入鼻腔,她有些讶异的朝身后看去,发现自己的披风竟然着了起来。
女友的表白 默沫沫
“凯莎你可要小心了,经过我的设定,理论上次生物壁垒内部任何能量流动都将被封锁的。不过不用担心,由于我第一次尝试这个,还不是很熟悉,所以只是能量流动受到强力干扰,可即使如此配合耀斑轰炸也是不容小觑的。”
鹤熙说着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香汗,显然以她目前实力支撑起次生物壁垒还有些吃力。
说话的功夫,凯莎的披风已是燃烧殆尽,她缓缓的站起身,手腕一转却是把手中的烈焰之剑收了回去。
她不会愚蠢的认为使用钝器就能破了次生物壁垒,她更加不会尝试用暗能量对其进行攻击,因为按照以往的经验,暗能量的每一次攻击都会被空间球吸收,并转换为耀斑爆炸的能量来源,那么做无异于加速自己的死亡。
在这内部每过一分钟,耀斑生成的温度都会呈几何式增长,就目前形势来看,自己必须要在这里的温度达到四代神体承受极限之前离开才行,不得不说确实有那么点挑战性。
该如何离开?
凯莎抿嘴笑了笑,已经想到了应对之法,双眸被一层白光遮罩,她朱唇轻启:“开启数据宝库……”
凯莎的方法很简单也很直接,鹤熙的天基超算群必然算不过自己的神圣数据宝库,加之鹤熙现在发动耀斑轰炸的同时还要维持次生物壁垒,一心二用本就够她受的,如此一来,自己只要通过数据库强行解算,最先吃不消的那个人肯定是她。
于是,一场比拼算力的比斗就这样开始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温度的升高,次生物壁垒内凯莎身上的暗夙银战甲以及衣物开始融化碳化,没过多久便仅剩下一件堪堪遮住臀瓣的小衣,凹凸有致的身段显露无疑,如玉一般的丝滑软腻罗露在外,说不出的诱惑馋人。
反观鹤熙就没她那么淡然了,汗水沿着香腮不停滚落,一双明眸亦是因为超负荷运算虚眯起来,三代神体的运算力对比四代神体不可同日而语,她已经要坚持不住了。
“嘭!”
凯莎见此美眸一立,身后的一对羽翼猛然张开,与此同时,密集的裂痕也开始在壁垒上出现,随着一声脆响过后,壁垒化为点点粒子消失不见。
八戒的日記 幾米陽光
鹤熙蹲在制造的虫门回路上,虚眼看着缓步向自己走近的凯莎,狠狠地吐了口长气,接着噗通一声,十分没形象的坐了下去。
“不打了不打了,用次生物引擎都拿你没办法还怎么玩?华臻那里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反正他是你男人,是你肚子里小家伙的父亲,把他打死了剩下你们孤儿寡母你就哭去吧。”她撇着嘴满是酸溜溜的道。
狂妻囂張:渣男總裁玩上癮
凯莎看着这样的鹤熙不禁好笑的摇了摇头,过而视线转向另一边,轻轻的叹了口气:“还打什么,那家伙都已经跑了我怎么打。”
??
“华…华臻跑了?”
鹤熙闻言一惊,赶紧站起身顺着凯莎视线瞧去,只见原本那家伙待着的位置此时已空空如也,华臻不会被凯莎追着打,她本应该替他高兴才是,可不知为何,看着他消失的地方,自己的心竟是也空落落起来。
機戰 沈默的糕點
“华臻他走了,你…不打算把他追回来么?”鹤熙没有回头,幽幽的说道。
凯莎摇头道:“不了,你还不了解他么,我就算强制把他带回去,他也会找机会离开的,这个自以为是的混蛋…不过看到他还活蹦乱跳的,我也就安心了。”她说着温婉的笑了起来。
鹤熙点头附和道:“嗯,你说的没错,他就是个自以为是的混蛋!”
凯莎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吧鹤熙,随我返回天城,我现在心里有很多疑惑,把你所知道的一切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诉给我。”
鹤熙看了她片刻,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将心情拾叨起来后眸色变得认真,“好的凯莎女王,正好我也有件重要的事向您汇报,关于那只巨型三角体的!”

spu3q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第三百八十三章 鶴熙牌護夫寶】熱推-3pxf9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小說推薦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她不会是真的想杀了我吧?”
東遊記
我的美女總裁
万年多时间所积攒下来的怨气绝非华臻能够想象,看着漫天飞舞的银色光点划出一道道绚丽的弧线又向自己罩来,这一刻他只感觉自己牙花子生疼。
“咻咻咻…轰隆——!”
容不得他多想,电光火石之间,由银刃组成的刀光剑雨倒头砸落,霎时间,大地像煮沸的开水一般,开始翻腾暴动起来,烟雾到处弥漫,隆隆之声不绝于耳。
起初华臻还能通过在周身布置虫洞将银刃躲过,可是渐渐的,随着银刃数量的激增以及凯莎加快运算速度,他这一方法就变得无用起来,因为总会有那么一两柄闪着寒光的利刃从刁钻的角度飞出,叫人防不胜防。
“真是要了老命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重新搬运出一把长剑进行格挡。
双手翻飞舞残影,叮叮响声连成片,旋转跳跃铁板桥,扭腰撅腚驴打滚。
一系列走位操作连他自己都忍不住拍案叫绝。呵,不过是小小的银刃而已,即使伤重在身,我亦能灵动如风。
他这般想着,又趁躲开银刃的空挡得意的朝凯莎看去,不过下一秒,他的部表情就是一僵,嘴角也跟着扯动起来。
比起华臻这边乌烟瘴气拼了老命似的折腾,凯莎那里的画风可以说完全相反,真是要多惬意有多惬意。
明媚的阳光洒落,照的她整个人都像是在发光一样,微风拂面撩起她的发丝,端庄而又高雅,神圣而不可侵犯,她翘腿坐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嘴角带着淡淡然笑,单手擎着自己光洁的下巴,看着华臻媚眼如丝。
两人一动一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因为一时的走神,险些被银刃划中脖子,凯莎出手不留情,华臻吓得脸都绿了。
‘这疯丫头,不能继续跟她硬耗了,再这么玩下去我真有可能被她玩死的……’
心念至此华臻不敢托大,赶紧扯着脖子带着哀腔喊道:“能给个机会不凯莎?我知道我错了——”
君本良人
凯莎闻言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现在知道错早干嘛去了?呵,已经晚了!”
“……”华臻暗自咬了咬牙,躲避银刃的同时,不免超小声的嘀咕,“臭丫头,要不是我有伤在身…”
“哦?这么说来,要是你没伤的话就要反过来打我了是么?”凯莎突然微眯着眼睛说道。
“我…”华臻怎么都没有想到她的耳朵居然这么好使,看着自她身上散出的浓郁黑气立马怂了,连忙解释,“怎…怎么可能,我想说的是…”
“哼,有功夫在这跟我聊天说话,看来给你的压力还不够大啊~”凯莎才懒得听他狡辩,眸子里一片清冷,说完她单手伸出比成剑指,轻轻的向下一划。
随着她这一动作落下,霎时间,华臻清晰的感觉到,周围银刃激射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不止,而其中一柄利刃更是穿过层层剑网的格挡,直奔自己眉心而来。
?!!
他心头慕然一惊,来不及多想……
冥婚寵溺:吸血鬼老公別太猛
雲上法師
“启动次生物引擎,暗能神圣领域发动!”
人在危机时刻,大脑运转速度要比平时快上数倍,自然而然地,也就起到了短时提升运算的效果,即使是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
暗能神圣领域张开的瞬间,以华臻为中心,方圆千米的范围为之一静,那些原本激射翻飞的银刃在这一刻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全都顿在了半空。
另一边翘腿端坐的凯莎猛然坐直了身子,在刚刚的一瞬,她敏锐的察觉到自华臻体内爆发出的诡异能量波动,晦涩难明不可知,这是那股能量给她的唯一感觉。
周围空间产生的强大阻隔感,让她精致的俏脸上罕见地露出一抹凝重:“这,就是次生物引擎启动后附加给你的能力么?”
关于次生物引擎凯莎了解的不是很多,因为当初华臻不想她接触有关虚空的东西,所以留给她关于这方面的信息少之又少。
真正加深对虚空的了解,还是超神学院进驻梅洛天城这半年多时间,关于神河之力这项造神工程的研讨她参与过不止一次,自然清楚造神成功后这种基因型号具备的超越认知的强大能力。当然,这些仍处在理论阶段。
可是现在,华臻却提前将这种存于理论层面的能力展露在她的面前,她又如何能保持淡定呢?
华臻没有回答她,将悬停在眉心以及周身的银刃拨开,慢慢的向她走近,脸上的忌惮与害怕已然消失不见,他严肃而又认真的道。
“凯莎,虚空是真实存在的,而所谓的虚空神明无时不刻都在监视着已知宇宙中的一切,虽然它们无法直接对已知宇宙怎样,但却可以通过其他手段加以影响,比如之前出现的那个黑影。”
说到这他轻轻的叹了口气,“这不是危言耸听,鹤熙已经因为我的关系遭遇黑影陨落了一次,我不想再因为我连你也…至少在没有找到对付虚空的办法前,我不能跟你回去,希望你能够理解我。”
凯莎眼睛微眯了一下,稍作沉默后切声说道:“大言不惭的说要对付虚空,你不觉得你太过自以为是了么?还有说什么鹤熙陨落是因为你的关系,你是在逗我么?”
“抱歉凯莎,事情要远比你想象的复杂,等一切都结束后我会一五一十的对你言明。”
“至于说自以为是…”华臻说着脸上升起一丝得色,他看着凯莎傲然道,“有关于虚空方面的研究,毫不夸张的说,部分学说理论即使是基兰也不一定比我研究的透彻,比如次生物引擎。”
他张开手臂,继续道,“你也应该能感受到,辅以次生物能力施加的神圣领域,绝非仅仅禁锢目标这么简单,在这界定空…”
“如果照你的意思,‘虚空神明’影响已知宇宙的手段是制造黑影,那么连你一个三代神都能打败的东西,你凭什么认为我这个四代神面对它毫无还手之力?”
“空…空空间…咳咳…”
凯莎突然插话是华臻没有想到的,他仅憋出两个字,就被口水呛到剧烈咳嗽起来,并不是因为伤势复发的关系,只因听到了让他难以置信的词汇。
好不容易才得以平复,再次抬起头时,他看向凯莎的目光已经完全变了,“凯…凯莎,你刚才说你现在是几…几代神了?”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凯莎看他惊愕失措的表情,不禁勾起嘴角,扬起下巴同样傲然道:“早在三百多年前,四代神体技术就已经被鹤熙攻克,对比三代神体,升级为四代所需资源远超想象,时至今日,整个梅洛天城也只有我一个四代神。
怎么样?我的这点实力,能入得了拥有次生物能力的您老的法眼么?”
“……”
华臻慢慢恢复了平静,定定的看着她,脸上虽然看不出什么,但额头上扑簌簌流下的冷汗却出卖了他内心的慌乱。
“再见!”
说完这两个字后他根本不给凯莎反应时间,天工云组开启最大功率,直接张开虫洞闪身不见。
四代神体,原子间能够相互定位,即使被切成两段,神体之间仍会在能量的供应下,聚合成最初的设定形态,摆脱肉体死亡大限,达到了某种意义上的不死不灭。
同时,升级为四代神体,提升的大脑潜能指数远非三代神体时能够比拟,其运算力更是达到极为恐怖的程度。
面对这种实力的凯莎,别说现在重伤之身了,即便全盛时期辅以次生物引擎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吧?居然还在她面前吹嘘,真是特么作了一手好死。
逃!
华臻现在满脑袋里只有这一个字。
比之前更加狂野的追击开始了,华臻像是无头的苍蝇一样,前方是浩渺黑岑的宇宙空间,后面则一路火花带闪电。
清虛 清虛道君
也不知逃了多远多久,华臻感觉自己的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恍惚之间,他突然看到自己前方多了一个白点。
雪菲日記之戰爭的開始
再一细瞧赫然发现,这哪里是什么白点,分明是个人嘛~
通过时空之翼飞行他,速度比肩流星闪电,眼睛能够分辨事物的距离对他而言不过转瞬即至。
人影就悬停在他飞行轨迹上,再想躲开已是来不及了,纵使华臻奋力的想要急刹车,可仍旧与那人撞了个满怀,哦不,是暖玉温香撞她满怀。
熟悉的味道涌入鼻尖,华臻哭的心都有了,他现在一点也没心情体味脸上传来的柔嫩甜香,慢慢的抬起头,看着鹤熙不带任何表情的娇容,整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后面的母老虎还没甩开,这又碰到个女罗刹,要不要这么悲催?
鹤熙低头看向他,见他比之前还要狼狈凄惨的样子,差点没心疼死,很快一股怒火便直冲头顶,恰在此时,远处‘尖啸声’迭起,却是凯莎手里提着柄烈焰之剑赶来了。
“我说凯莎女王,做的有些过了吧?”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凯莎看着被她拉到身后面华臻,不禁皱了下好看的眉毛:“你在干什么鹤熙?”
我的女友是陰陽 大輝君
“我在干什么?”鹤熙回头瞧了眼懵逼的华臻,耸了耸肩膀,转头对凯莎说,“这不是很明显了么?”说着她手腕一转,一把烈焰之剑跃然而上。
“呵~你这是为了护着他,不惜对我出手咯?”凯莎目露危光。
“我清楚你四代神体的厉害,不过,在寻找他的这一个多月我也研究了下次生物引擎,择日不如撞日,就麻烦凯莎女王为我检验一下吧~”鹤熙同样面带微笑。
“……”
師弟讓師兄疼你
“……”
茅山遺秘
诶——??
华臻看着正在对峙的两位女王,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事情的发展好像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去了耶……

zqy5t优美言情小說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土爪-【第三百八十一章 差點把華臻嚇尿的凱莎。】看書-tsist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小說推薦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天边的白云因那团火球的出现被染成了晚霞色,滚滚的音浪横贯空籁,尖啸利鸣宛若惊雷,这其中还伴随着似天威般让人心悸的能量波动。
火球在天空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速度极快,像流星一样,她的目标很明确,直直地向华臻刚刚所在的这片原野飞来。
“咻——呼~~”
说时迟,那时快,数万米之距转瞬即至,极动变为极静,就这样突兀地悬停在距离地面四五米处的半空,因强大冲势而激起的烟尘到处弥漫,刮起的飓风更是将某只正坐等看好戏的老妖精的秀发吹了起来,当然了,她那身纱织雪纺的衣裙也是一样。
王爺滾開:本宮想靜靜
“咳咳…我去!”
因为离得实在太近,鹤熙被弄得灰头土脸,她挥舞着手臂,试图将烟尘驱散,奈何呛人的砂土味还是让她捂着小嘴儿咳嗽起来。
“他人呢?”
冷冽的声音自烟幕中响起,仅仅三个字,竟使得周围的温度都下降几分,很快一个金发碧眼的绝美丽人,拍打着身后羽翼从里面飘出,不是凯莎还能是谁?
她面色很平静,不过只要会察言观色,都能清晰的看出她眸子里滚动的怒火,万年多苦苦等待,换来的却是自食其言,这个时候无论是谁心情都会很恶劣。
“拜托,你一来就搞出这么大动静,他又不傻,早就脚底抹油了。”鹤熙一边捋着被吹乱的头发和裙摆,一边没好气的说道。
凯莎闻言眉毛一挑:“你就让他这么跑了?”
惡魔弟弟愛清純姐姐
“嘿,你凶我干嘛?他什么实力你不比我清楚?即使有伤在身,我也拦不住啊~”
凯莎回了她一个‘我信你个鬼’的眼神,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别的不说,鹤熙心里在想什么,凯莎一眼就能看出来。
“放心,你的那一份就让我帮你完成吧,恶人我一人当就是了。”不带任何表情的说完,她便转过身,双眼蒙上一层白光,显然是在通过洞察之眼搜寻华臻的位置。
被她说中心思鹤熙一点也不觉得尴尬,相反嘴角还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她等的就是凯莎的这句话。
说句实在的,她早就想揍华臻一顿了,具体追溯到什么时候就不用说了,到现在可以说‘新仇旧怨’都赶在了一起。不过,作为一个一直走贤淑路线的女神,又怎么可能做出那种粗鲁的事情,打打杀杀什么的还得让自家男人婆来。
極品痞少(全)
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她脸上的笑颜突然一收,看着半空中的凯莎嘱咐道:“哎~我可告诉你啊下手有点分寸,他现在神体受创,万一有个好歹…”她没把话说完,但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想要让凯莎出手教训华臻,又怕华臻伤上加伤。
心里那叫一个矛盾。
见凯莎仍旧两耳不闻的搜寻不搭理自己,鹤熙抿了抿嘴唇,接着她无奈的叹息一声,心中的对华臻的些许怨气到底还是散去了,看华臻被揍一顿虽然很解气,但架不住对他的心疼,摇了摇头,她又说道。
“男人婆,其实这万年多华臻并没有躲着咱们,他…”
戰艷天下 誹言
“你不必为他解释,不管什么理由先揍一顿再说!”凯莎翘起两根手指,直接将鹤熙打断,洞察之眼一收,已然找到了华臻位置所在,她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呦~跑的倒挺快,就这么会儿功夫,竟然都出这个星系了,呵,今天你栽在我手里,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躲!”
说罢,也不等鹤熙回应,微虫洞搬运开启,她向前跨出一步走了进去,随着涟漪滚动整个人已是消失不见。
凯莎做事一向我行我素惯了,当然,这并不是贬义。一旦她决定的事情,哪怕别人说出天花来那也不好使,论任性,不说天城,整个已知宇宙都没人能比得过她。
总之凯莎现在很生气,后果不用说,那是相当滴严重。
“欸?你这人怎么不听人说话啊…哎算了~,揍一顿也好,揍过之后他也就不会那么自以为是了。”
氣禦千年
任命般的自语完后,鹤熙将视线转向之前那处因巨口吞噬而留下的盆地上,她眼神微眯,为什么只带走三角体而不对自己和华臻出手?她总感觉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思考一阵后仍没能捕捉到什么。
她摇了摇头暂且将这件事放下,站起身洞察之眼开启感知了片刻,随后微虫洞张开向里面走去,虽然心知凯莎不可能真把华臻怎样,但不跟着总归放不下心。
……
某未知星域,一颗土黄色星球上,这里的环境十分恶劣,漫天的黄沙将恒星的光芒遮挡,整个天空都是灰蒙蒙的,红色的闪电以及时不时卷起的巨大龙卷是这里唯一能看到的景象,这颗星球已是濒临毁灭。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此时却有一个披着斗篷的人影,他迈着艰难的步伐漫无目的的前行着。
劍來 烽火戲諸侯
确实没有目的,他只不过是想借助这里的天然环境暂时躲避某人罢了,哪怕明知效果一般。看到这里想必大家已经猜到,这个人其实就是华臻。
从之前的那颗星球离开,他本想开启数据拟态虫桥,直接返回巨引源星球,可是几经尝试都以失败而告终,原因无他,神体受创基因引擎也自然而然受到了影响,从而也就无法支撑他完成构建拟态虫桥所需要的强大计算量。
不过辅以天工云组进行远距离传送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这也是他能在短时间内跑出一个星系的主要原因。
至于说华臻为什么看到凯莎来了后要跑?可能是出自于内种想要活下去的本能吧,因为实在太了解凯莎为人性格,所以知道这个时候她出现要做什么。
屁话,那臭丫头散发的强大气息,隔着大气层都让人不寒而栗,她找自己能有好事才怪。
“呸呸呸…”
狠狠的将嘴里的沙子吐掉,想着自己目前的处境,华臻委屈的想哭,受了严重伤不能及时治疗,明明是为了她好,她不明就里不说还要打自己,这上哪儿说理去?
自我安慰了句“好男不跟女斗”后,华臻将斗篷紧了紧,先在这里稍作休息,等自己缓一缓后,再进行远距离传送,凯莎不像鹤熙能听进话去,所以跟她解释无异于对母老虎弹琴,惹不起咱还躲不起么?
“咻——”
江湖異界行 三絲豆腐
??!
刚刚走出两步,飓风呼啸声中,华臻突然听到了一种别样的响动,他停下来举目四望,入眼尽是黄土砂石闪电龙卷,并无其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正准备再次抬脚时…
“咻——!!”
!!!
这回听真切了,同时也感知到头顶传来像是山岳般巨大的能量波动,华臻猛然抬头向高空看去,只是一眼,瞳孔就变成了针尖状。
“卧…”
“汹——!”
一道巨大的光柱以肉眼难辨的速度直接砸落而下,磅礴的能量潮汐倾泄,龙卷闪电普一被碰到便瞬间消散于弥尔,天空与大地之间像是突然多了根金色柱子似的,声势骇然恐怖至极,不过这还远远没有结束…
“轰隆隆…”
大地突然震颤一下,不,更准确的说是整个星球在此刻都停止了自转,金色的能量柱穿透了岩石土层,穿透了地壳地幔,最后又是从星球的另一端激射而出,涌向宇宙深处,好在,它并没有擦中地核,否则的话,这颗本就要濒临毁灭的星球,将不复存在…
华臻劈着腿瘫坐在地上,看着距离自己连十米都不到深不见底的巨大天坑,下巴已经砸在了地上。
恰在此时,一道闪着金光的倩影,拍打着羽翼慢慢从高空落下,在距离地表差不多百米位置她停了下来,身子一仰直接翘腿端坐在了空中,她俯视着下面正处在宕机状态的华臻,嘴角扯出一丝冷笑。
“呦~没吓尿吧?起来接着跑啊~”
“咕噜——!”
华臻艰难的咽了下口水,这一刻他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千万不要惹女人生气,特别是内种既任性又霸道的老女人。

otvcy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起點-【第三百七十九章 針對烈陽的計劃&三角體被詭異巨口吞噬了】-0yy9q

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小說推薦超神學院裏的異鄉人
在虚无空间里遇到一万七千多年后已经陨落的凯莎。
異龍變
这种事情在鹤熙听来简直匪夷所思,不过再一细想,华臻所经历或者做出的匪夷所思之事还少么?
自打成年后,从默默无闻到一鸣惊人,各种高端技术科技不断被他展露于世,什么单兵战术虫洞,什么授权作战理念,天使文明的第一位神,甚至在一万多年之前,凭借当时那种落后技术,就研造出了次生物引擎这等逆天科技。
种种创举让人一度觉得,他就是一个被老天过分宠爱眷顾的人。
当然这些都是知道华臻事迹的外人对他的评判,但鹤熙了解他,所以再怎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只要是华臻说的,她都会选择相信,不会去怀疑什么。
一万七千多年之后,男人婆会陨落?开什么玩笑!!
这么多年以来,与凯莎风风雨雨一起走过,两人之间的姐妹情自不必多说,就像凯莎之前担心鹤熙被算计会有危险一样,鹤熙听了这件事,心神也变得慌乱起来。
但毕竟是梅洛天城的三王之一,她只是深吸了几口气,便快速地稳住了自己情绪,镇定下来。
“你说凯莎陨落是人为导致,她明明那么强,除了神河文明那个让人看不透的上古大神基兰谁还是她的对手?再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还能对凯莎出手不成?”
鹤熙与华臻的想法是一致的,人为导致凯莎陨落,她最先想到的神只有基兰。
珍珠令 東方玉
帝鸿坤拥有恒星驱动能力,能够驱动并加速恒星衰变从而引爆恒星,这么一来的话,说他是人形核弹也不为过,很强很危险,但也仅仅只是这样。
驱动恒星过程同样也需要天体级计算云的辅助运算,只要运算就会有时间这一限制,在这过程中,凯莎完全可以手起刀落帝鸿坤的三代神体。
由此,人为导致凯莎陨落的神里,他自然被排除在外。
超神学院中那个给人感觉死气沉沉的神——卡尔,这更不必提了,一个学子而已,洞察之眼一扫他的所有秘密就都被查了出来,对于这位神,连所谓的忌惮都不需要,导致凯莎陨落,最先排除的神,也就是他了。
“这种事想想都不可能啊。”华臻握紧了拳头,他的眉头皱的很深,“我怎么可能对凯莎出手,她也说了,她的陨落与基兰无关,我本想向她询问实情,可是凯莎却无法回答我。”
“哦?”鹤熙闻言捏住了自己光洁的下巴,稍作思考后她的眼睛一亮,说道,“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无法被改变,如果她要告诉你的话,那么她所经历的历史就会被更改,也就产生了所谓的时间悖论。”
跟聪明的人说话就是这么轻松,华臻与她那双闪着睿智光亮的眸子对视一下,最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啧,那就更让人奇怪了,既然不是基兰,那更不可能是帝鸿坤、卡尔之流。”鹤熙说着停顿一下,郑重的看着华臻,“跟我说一下吧华臻,你为什么会说,凯莎的陨落与你有关。”
华臻深吸口气:“这件事解释起来很复杂,与三角体联手的那个黑影,其实并非为这场形体战争而来,它真正要找的人是我,想要抹除的人也是我,鹤熙你也是由于受了我的牵连才被它们联合算计的。
“……”
學霸重生之豪門謀妻 錢菲菲
“还有当时次生物引擎启动时,入侵我暗位面的那个未知暗讯号…”
“你以韩旭导师身份与我第一次商事,你曾说过接触过虚空,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是‘虚空神明’想要对付你。”
鹤熙盯着华臻的眼睛,放在双膝上的手被她捏得发白,她声音有些颤抖的道:“当…当初与三角体谈判崩裂,那只巨型三角体所说的‘未知的缺失数据’就是你,对吧?”
华臻闻言眼睛忍不住大张一下,怎么都没想到这件事她还记得,看着她眼中毫不遮掩的恐惧与害怕,华臻知道,这些情绪都是为自己而滋生的。
“鹤熙,其实……”
“你害怕凯莎也会因为你而受到牵连才选择不见她的是么?”鹤熙将华臻打断的问道,见他苦笑着点头,又抿了下嘴唇,“所以,你之后也会选择不见我对么?”
被她用那种水汪汪的眼神盯着,华臻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作答,轻轻叹了口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已经都被伤了一次,所以我不可能让你们任何一个因为我再遇到危险。不光你和凯莎,小凉冰还有我母亲,甚至整个天使文明……”
他伸出胳膊想要拉住对方的小手,不过却被躲开了,见她将头别在一边不理自己,华臻无奈的笑了笑,继续道:“不见面并不代表不联系,应对虚空带来的恐惧,我一个人的力量终将有限,许多事情根本无法一个人完成。”
鹤熙被这个话题吸引注意,她本来就不是那种耍性子的小女生,吸了下鼻子也便转过了头:“说吧,叫我怎么帮你。”
只不过语气还是有些怨笃罢了。
华臻好笑的摇了摇头,但很快便正色道:“我之前所在的那片虚无空间很奇妙,它会时不时地出现一些影像画面之类,过去的,未来的…而在这些画面之中,我隐约记得,凯莎的陨落跟太阳之光有或多或少的牵扯…”
“太阳之光?帝鸿坤?”鹤熙诧异的道。
“不,不是那老家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丫头片子。”
“小丫头?”鹤熙听了更加不解了。
华臻点了点头,表情严肃的说:“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丫头能摧毁凯莎,这种事虽然听着可笑,但也不能不重视,哪怕有一丝可能性都要将它扼杀!”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
“我有个计划鹤熙。”华臻眼神微眯的道,“将黑影和三角体打败,形体战争的胜利已经没有悬念,届时趁着神河体系联盟还未解散的时候,我希望鹤熙你能借着学术交流的名义前往烈阳文明。”
…!
半天都没能等到回答,华臻不禁疑惑地朝鹤熙望去,却见她用一种酸溜溜的眼神看自己,“怎…怎么了?”
“呵,没怎么,你们家那只小狐狸也给了我同样的任务,也是趁着形体战争结束各文明蜜月期没过,同样用学术交流名义,叫我学会并掌握烈阳文明的驱动恒星技术。”
这还是华臻第一次见到鹤熙露出这种醋坛子打翻的模样,不禁失笑出声,不就想到一块去了么?这有什么可吃醋的。
笑过之后华臻却说出了句让鹤熙颇感意外的话。
醫毒雙絕:王爺請深寵
“烈阳的驱动恒星技术虽然叫人眼热,可我让你做的事却与这个无关。”
鹤熙的兴致被提了起来:“哦?那你要叫我做什么?”
华臻嘴角咧了咧,露出一丝危险的笑:“我想让你帮我刺探烈阳的星际防御布控网,然后将信息数据传输给我,到时候我亲自率人去讨要那些个技术,不光要讨要,还要将之封印,烈阳若是没有了恒星驱动科技,在未来也就威胁不到凯莎了不是么?哼,既然要扼杀那便做个彻底。”
鹤熙听了他的话有些措愣,看着他久久没有说话,一直以为自己很了解他,可是现在她才发现,自己好像错了,对他的了解真的很少很少。
烈阳研究恒星科技的初衷,是为了抵御天道星系因恒星引发的自然灾变,华臻这么做,完全就是断了整个天道星系亿万生灵的活路,实在太激进了。
“你这么做就不怕基兰站出来阻止你么?毕竟太阳之光同样也是他为了对付虚空而帮忙研造的,你这么做…”
“基兰?确实,但那又怎样?真的要打起来……?!!!”
“嗡——”
我為 槍手1號
华臻的话还未等说完,就在这刹那间,一股极为晦涩恐怖的气息突然在不远处升起,惊得他心头猛颤。
“华臻小心!!”
危机时刻,鹤熙反应不可谓不迅速,直接将他抱住,只是瞬间便开启虫洞带着他闪现到高空。
神魔之傳人
接着二人又同时低下头向气息传出的方向望去,只是一眼他们均露出无比骇然的表情。
蠱惑君心:皇後要改嫁
但见那只巨型三角体正上方,一张仿若深渊般的巨口缓缓浮现,随后根本不给华臻鹤熙反应时间,“咔嚓”一声,便将挺尸的三角体吞噬了进去,淡淡的涟漪升起,巨口消失不见,像从没出现过一般。
隱婚甜妻拐回家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鹤熙被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久久才回过了神。
别说是她了,华臻现在也并不比她强到哪儿去,这种事他也是第一次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