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rex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詛咒之龍 路過的穿越者-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印證信息看書-akis9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有些东西只要出现了断层,即便是重新得到了,也会产生那种连自己的种族都不知道的东西,毕竟断层都有了,谁也不会清楚断层中会出现什么额外的变化,哪怕后续得到的传承是完整的,可断层的影响下,谁能保证那个传承真的是完整的?有些事情普利族都未必清楚,不过他们找不到,不意味著作为命运魔女的丹玛丽娜找不到。
“所以,你费这么大的功夫,就为了确认一下地下世界的特殊性?”
“不不,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能确定这个才能做一些别的事情啊。”丹玛丽娜在地上点燃了一堆篝火,掏出来了一些已经穿好的肉串插在了篝火的旁边,魔女并非是清心寡欲只吃水果喝清水的那种存在,她们没事的时候也会享受美食,甚至去品尝一些常人受不了的特辣或者是特甜的食物,丹玛丽娜平日里就挺喜欢吃辣的……当然对甜食她也来者不拒。
“什么事?”伊莉莎坐在了丹玛丽娜对面,时间的积累让魔女对食物的味道并没有太大的偏执,她的口味和丹玛丽娜差不多,无论是甜食还是辣的甚至是芥末那种东西都能来者不拒,毕竟活的时间太久了,在吃的方面,以前不喜欢吃什么,但慢慢的就会因为无聊去品尝一下,一次两次不觉得有什么的,次数多了就觉得味道其实还不错。
“你难道没有觉得地下世界其实有些类似于深渊吗?”
丹玛丽娜的话让伊莉莎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引出来了她的一些不好回忆,或者说是个魔女对深渊都没有什么好印象,当年深渊魔灾的时候又不是没有翻车的魔女,那个时候她们也见过翻车的魔女有着什么的下场,甚至就算是现在都可能在深渊中找到一些曾经翻车的魔女,当然那些魔女现在是什么样的就不多说了。
当年她跟别的魔女一样没少被骚扰过,并且深渊生物也是有智慧的,知道那些魔女更加的重要,生命魔女,死亡魔女,光明魔女还有大地魔女以及她黑暗魔女,都是深渊生物的重要目标,她们的能力都太有象征性了,光明魔女白天近乎无敌,黑暗魔女夜晚近乎无敌,大地魔女脚踩大地的时候那是真的无敌……好吧,就是防御面的无敌。
至于生命魔女和死亡魔女的象征性就不用多说了,不过当初的深渊生物一个都没有得手,毕竟因为有着独有的象征性,也就意味着她们特别的难搞定,黑暗魔女和光明魔女在被深渊生物恶心到的那段时间里还彼此的合作过,她们只是属性之间的冲突,性格方面又不冲突,就和生命魔女还和死亡魔女一起喝过下午茶,友好的聊一些有关于生命的话题那样。
七夫人 落隨心
她和光明魔女合作的时候,白天光明魔女管事,深渊魔物的袭击来多少死多少,数量取胜?白天的光明魔女就是锁蓝的状态,数量在她面前毫无意义,晚上自然就是她负责了,结果和光明魔女在白天的状态一样,深渊生物派来的海量深渊魔物的数量同样没有任何的意义,多少都是白给的。
至于大地魔女……人家站着不动深渊魔物都难以接近对方,或者说以她为目标的深渊魔物都没有抵达地点,就已经被大地表现出来的各种天灾给吞没了,生命魔女那边则是因为深渊魔物也是有生命力量的,过去跟白给一样,死亡魔女同上。
所以深渊生物当年拿她们当重要的目标实在是太愚蠢了,当然那个时候的圣堂教会也不算是智障,在深渊魔物对她们这些特定的魔女动手的时候,圣堂教会虽然不会直接支援,却也不会干出来那种趁机偷袭的事情,毕竟那个时候最大的威胁已经偏移到了深渊那边了。
不过可以想到,如果当初这几名魔女中随便一个落到了深渊里面,深渊生物那边弄出来的深渊魔物就不是那个时候的那么简单了。
“继续说。”伊莉莎轻轻的弹了弹手指,丹玛丽娜点起来的篝火染上了一层黑色,被慢慢烤熟的肉串在染上了黑色的火焰下迅速的熟透,火焰的颜色随后恢复了正常。
“没有灵魂。”看着她那种烤肉方式,丹玛丽娜微微的撇了撇嘴,继续说道:“以前的情报太少了,现在我有着充足的证据怀疑其实深渊生物也算是古代的遗留了,或许是某些古代种族的造物失控了,亦或是那些造物被古代历史浩劫残留下来的某种因素给污染了。”
伊莉莎听着丹玛丽娜的讲解,丹玛丽娜说的挺详细的,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听得越是详细就意味着命运魔女之后的安排就越是确定,她知道了这么多,必然是被安排好的一员,但丹玛丽娜分析出来的东西让她也额外的重视。
她的分析有很多都和现有的情报对的上,地下世界她们刚刚确认过这并非是介于现界的地方,虽说和现界也有着关联,和龙界的那种依托于空间的有些不同,地下世界则是依托于大地,但有不是完全存在于大地之下,就和封界空间有些类似,如此的话……深渊是不是也和地下世界差不多?
虽说只是一种怀疑,但这些以后可以额外的确认一下,反正不会是现在,总不能为了确认一下这些,就专门的去深渊那边打开深渊入口进去看看吧?虽说尚未确定,可丹玛丽娜的分析却没有任何的毛病,像是深渊那种存在,总要有根源才对吧,就像是诅咒异界一样,安妮和依琳曾经就做了过不少调查,发现诅咒异界就像是一个独特墓地。
里面有着太多未知生物的‘尸骸’了,而那些尸骸追溯的历史绝对不是古代那个时代,郑逸尘后续从龙族还有地牢生物那边了解到的古代信息中,根本对不上那些尸骸的特征,即便那些尸骸是有些扭曲的,可模拟修正一下也对不上啊,所以诅咒异界里面埋葬的东西,历史会更久。
他们得到的信息以前因为拼图不足,显得各种杂乱,可随着后续不断的收集拼图,将拼图变得完善,很多信息都能够串在一起了。
“历史断层浩劫的这种东西啊,很有可能是一代代的存留下来的,不用完整的,哪怕是一部分的残留,对下一个时代而言也是充斥着致命性的威胁,毕竟新时代无论是力量层次还是环境的强度都远不如上一代。”
“那么诅咒异界里面的尸骸不算是古代的话,为什么会表现在现代?”
“呵~你就那么确定诅咒异界没有在古代表现过?说不定那个时代表现出来的形式是另一种情况,现代的诅咒异界只是残留下来的表现。”丹玛丽娜轻笑了一声说道:“别忘了小龙那边还封存着一颗诅咒之心呢,那颗心脏是什么生物留下来的?”
伊莉莎点了点头,示意丹玛丽娜继续说,其实之后她不用说下去,伊莉莎也有自己的分析结果了,不过有了结果但还是跟她相互印证一下比较好,比如说刚才说道的深渊,就现在得到的信息中,异族就是古代生物的造物存续,只是古代生物团灭了,他们的造物存续了下来就成了异族。
但古代生物的种类并不少的,他们塑造出来的大量衍生世界有的保留了下来,但能说全部保留下来了?高估一下,当年能保留下来的衍生世界估计也不到十分之一,甚至可能更少,既然如此,那么剩下的呢?是自然破灭了还是以另一种形式保留了下来?
之前这个疑点还不能完全的确定,可发现了地下世界的一些问题之后,这两者也能联系上了,那些不见了的衍生世界很有可能是以地下世界现在这种形式存在着,和真正的衍生世界差了一步,但又和正常的现界有所不同,依赖于物质上存续,而不是依赖到随便一个空间上面存续,地下世界极为有可能算是一块,那么深渊呢?
深渊的情况也是类似的,以及当初深渊入侵的时候,人类从深渊生物那边研究出来的秘法,秘法相对于魔法的使用条件更低,威力方面有的不会比魔法差,就是代价更为明显,魔法只是烧蓝,而秘法的话蓝不够就会烧血条,可秘法这玩意,如果天赋足够的话,那用起来的话,也会和古代生物一样,释放魔法的时候,就和超能力一样,压根不需要搓什么明显的魔法阵,直接就消耗魔力就能沟通环境放出来相应的魔法。
从根本上来说,他们现在这边的封界魔法,其实和现代的魔法都有不小的区别,封界魔法是古代魔法,不过那个时候算不算是魔法都不能确定呢,现在重新回忆一下当年深渊生物入侵大陆的时候,表现出来的诸多行为,在对比一下地下基地图书馆里的部分记录资料,重叠率挺高的,所以深渊生物和古代遗留有联系也不是强行拉扯到关系。
我有一支星際艦隊 明漸
事出必有因……即便是深渊生物也会有一个根源的,总不能随便蹦出来的闹着玩的东西吧?至于诅咒异界,在古代的时候就可能是另一种形式表现出来的历史断层浩劫因素之一,并且发挥出来效果,然后就像是爆炸的核弹一样,虽然威力最大的爆炸部分已经没有了,可辐射依旧残留了下来,会继续影响到后续生存在那片大地上的一切生灵。
还有地牢里的洋娃娃,那玩意被古代生物关押了起来,也说明了历史断层浩劫因素并非是无法避免的,虽说每一个因素都可能让世界进入一个更加普通的新时代,但那种浩劫是可以抵抗的,成功了的话,可能就没什么事情了,今后也不会有着历史断层浩劫,失败了?
混沌至尊修神記 莫家人
继续往下延续吧,等那些不断延续下去的残渣也归于普通之后,也算是被动的消除了历史断层浩劫因素,现在?这个时代若是抵抗历史断层浩劫失败了,估计镇守堡垒,还有别的一系列的浩劫因素也会被一起引爆……
不要忘了普利地下城那边的普利族也是异族,并且普利族的血统还很纯净,虽然有着血统外流的情况,但普利族内部的那些人,在血统方面的纯净程度其实和狂战士差不多,都保持着接近于原生态的,而不像是现在的那种精灵啦,鹰眼族啦,异灵族等等,都和人类有着多次的混血,血统的纯净程度和最初的状态已经没得比了。
至于龙族?按照这个时代的说法是异族,实际上龙族是古代原生种族,严格的来说是古代遗族。
“感觉如何?”将空了的铁钎子全部收了起来,丹玛丽娜拿出来了一瓶小酒到了两杯,烤肉配酒,这感觉……挺好的。
“感觉很不好。”伊莉莎很认真的说道,知道的越多越是觉得世界复杂难顶,现在丹玛丽娜将一些事情给捋顺了之后,她是越发越觉得目前生活的世界有多么的水深火热,圣堂教会以前总是哔哔着魔女是影响世界稳定的因素,结果现在她们两人在这里一分析,魔女好像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当然她不至于因此妄自菲薄,毕竟地下世界的图书馆记录中,除了以上她和丹玛丽娜印证的信息之外,对黑之月的情况也有分析。
總裁,你好狠 墓灰微雨
魔女既然是关联黑之月的存在,而远离大陆的黑之月能够给大陆上的人带来这样的影响,黑之月未必不是某个历史断层浩劫的毁灭因素,讲道理,就她们现在知道的随便每一个事情,在那些吟游诗人的著作中都能当做是史诗故事来讲述了,毕竟每一个都对大陆带来毁灭性性的断层影响。
而他们这边居然还一个个的都给压了下去,或者说是幸运的压了下去,毕竟那些东西都只是一个苗头,而不是在泛滥的时候被发现,所以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无论是异界诅咒还是扭曲信息,没有从根源上进行控制,大概就可虚幻世界的隐雪区里的一些新闻纪录一样,一种名为新冠的病毒泛滥之后想要预防就难了。
至少病毒还能用正常的物理方式将其隔绝避免,而这个世界里的那些东西,常规的物理方式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搞不定就彻底的完犊子,真正让她感觉很不好的就是他们这边虽说已经解决掉了诸多的浩劫因素了,可并不清楚还有多少尚未被发现的。
未知才是最糟糕的。
“感觉不好也没意义呢,那些隐藏的浩劫因素可不会因为你的感觉就发生变化,所以,别有那么多的心思了,至少在我们这边是这样。”丹玛丽娜重新给伊莉莎倒了一杯酒说道,伊莉莎瞥了命运魔女一眼,这话不仅仅是对她说的,她们之间的话题并非是绝密,至少在自己的这个圈子里不是绝密,地下图书馆那边的诸多信息,己方阵营里的魔女都能翻阅,也就是说今天不用结束,别的魔女都能知道这件事。
不需要丹玛丽娜去一个个的说,而是经过她黑暗魔女的嘴巴去讲述,在契约的力量下,她们的合作的确很诚心诚意,但这种合作又不是完全发自于内心,是真的想要彻底的诚心诚意的,是契约的力量被迫带来的影响,终究不算是完全的诚心,而这一次她们印证的一些信息,那就不是诚心不诚心的事情了。
三公主的冷魅復仇之路 彼岸伊依
一部分的未知变成了明确的已知,也就是在对她们这些后来加入的魔女说明了情况的严重性,她们只要是有点B数都很清楚该怎么做,以及保持着什么样的状态,甚至在知道了这些之后,就算是契约失效了,他们这个阵营里的魔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不会有别样的心思。
有那种心思有意义吗?好像脱离了这边就能彻底的解决问题一样,更主要的是在别的地方也不可能得到郑逸尘那么大的支持力度。
“问题是要一个一个的来解决的,而世界却是很大的,并非是脚下的大地尽头,解决不了了我们就准备一张船票。”
“也对。”黑暗魔女微微皱着的眉头稍稍的舒缓了一下,从隐雪区那边接触到的信息中,她们魔女的眼界是得到了新的开阔,毕竟曾经的时候生活在大路上的人都以为脚下的大地就是世界的中心了,而隐雪区里的那些信息带来的可是世界的另一种表现,即便那个地方和魔法世界并非是完全一致的,但有相似的地方也就意味着有着诸多可操作的余地。
屍衣 韋一同
历史断层浩劫再怎么折腾,也只是在脚下的大地上爆发的,等真的没有办法避免了,就像是命运魔女说的这样,准备一张船票也是好的,时时刻刻都处于建设中的地下基地就是那条船。
“那之后我们没事多聊聊。”丹玛丽娜轻笑着说道,船票虽然能够准备好,但并非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大陆之外有着太多的未知性了,总不能将一切希望都放在未知上面,所以能够从根本上避免某些危机的情况还是从根本上避免的好,就算是今后郑逸尘的船建造好了,可以随意的去探索未知了,但以完好的大陆当做是最佳的起点不是更好。
拿着完好的大陆当做起点,不是去以那种无萍之水的状态去大陆之外的未知区域游荡,没有任何的补给或者是可以顺利依托的大地,资源,因此有着一个能够作为大后方的‘根据地’更好,因此事情还没有真的演变成最糟糕的情况之前,就不要认定那种最糟糕的结果。
那种最糟糕的结果预算只是保底,如果能够更好的达成某些目的或者是可能性,干嘛非要选择保底?保底是对非洲人的一种爱护……可能够不去当非洲人的话,谁愿意去当呢?
一次小聚会就这么结束了,丹玛丽娜重新回到了普利地下城,黑暗魔女到没有留在这边,她这次为了配合丹玛丽娜,来这里的是本尊,普利地下城那边圣堂教会挺看重的,而她因为自己的能力在地下世界时刻处于激发的状态,虽然弱化的形式,但想要彻底的隐藏一下自己也不怎么容易,还不如直接去自己别的落脚点,反正现在普利地下城那边她也没有看重的。
虽说普利族内可能隐藏了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但是丹玛丽娜都已经过去了,这事她没什么能帮忙的地方,普利地下城那边有着的魔女实在是太多了,除了命运魔女之外,还有虚幻魔女和调合魔女,这些都是特别能藏的,相反她在地下世界的环境中就像是一个独特的光源一样,并不好藏。
末世養兒不容易
誰把誰的青春埋葬了
黑暗魔女的能力让她在黑夜中近乎无敌,可踪迹的隐藏,具体是看什么样的情况吧,若是在某个地方战斗的话,她挥手一大片的绝对黑暗,处于绝对黑暗里的人知道黑暗魔女就在那片区域里,却无法锁定她的位置,但是彻底的匿迹消失嘛……看距离。
黑夜中她不会像是命运魔女啦,调合魔女那样,即便是擦肩而过也不会暴露身份,她白天倒是可以试试,可遇到了太专业的,那也不行。
她离开了地下世界,找到了别的魔女,虽说郑逸尘那边有着魔女群,但是她这边和毒之魔女她们也有一个并非是依托于魔法网络的‘魔女群’,就是以前她们一起脱离黑暗教会之后弄出来的联系方式,之前因为关系的‘破裂’不会用了,可之后大家又在一个圈里了,于是那种联系的方式就重新的拿了出来,反正建设起来挺麻烦的,不用也是浪费了,还是用一用吧。
那个联系方式算是她们私下的一个交流点了,那个交流点使用命运魔女可能早就发现了,也可能是猜测出来了,从现在来说,那个交流点的存在意义进一步的弱化了,今后能当做是一个紧急的联系方式使用,但私下的交流在有了刚才的交谈之后,已经没有太大的必要了,除非是唠嗑一些日常,比如今天穿的内衣是什么颜色之类的……

h0zpx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詛咒之龍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塑料氣息的誠心幫助……分享-h0voi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宅龙搭配可乐炸鸡这种操作已经算是一种标配了,毕竟容易吃,味道好为什么不选择这种呢?对于边境长城那边的人而言,用这种东西将这条红龙给打发了也是好的,虽说这条龙每天要吃吃喝喝很多,可是只要工程上面不耽误时间就可以了,况且这一次的行动还是有着义务性的,钱不钱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管吃管喝。
这点边境长城做的就很好,于是这条龙也就保持着稳定的心态沉下心来好好的喷火烧砖头了,完成了镇守要塞这边的事情,郑逸尘估摸着这边的工期,大概年后就能完成了,镇守要塞的范围很大,但速度方面很快?不不不,这不能说是快,而是比较慢了,毕竟这个世界有着魔法力量,外加参与建设的人都不是什么普通人。
这里除了普通人机师之外,可以说随便挑出来一个放在外边都能当做是精英一样的存在,这么多的精英专门的在这个地方建造镇守要塞,这种速度真心不快,所以保持着现在的速度,年后能弄好就已经是很不错了,万一那个节骨眼上出现了一些差错,接下来必然是一大堆的排查,工程越是往后期,排查起来的效率就越低。
出事了那颗就不是单纯的从某个方面进行排查了,而是全方面的,一点差错都不会保留,所以说年后已经是不出差错的估测了。
离开了镇守要塞这边,郑逸尘来到了封界空间这里,在这里不死魔女依旧显得精神,不过她脸上的伤痕更加的明显了,不死魔女虽然不像是生命魔女那样有着超然的恢复力,可她想要恢复状态却很容易:“你真的没事吗?”
郑逸尘显得关心的问道,忽略掉以前的对立状态,现在不死魔女做的事情对他这边的帮助的确很大,有着她的存在,郑逸尘处理起来有关于扭曲知识的事情剩下了很多功夫,不然换成他来研究这个,一天的时间还真就不够用。
“不会影响到研究的进展。”不死魔女摇了摇头,指甲轻轻的刺破了脸上的伤口,血液在伤口处流转一圈又重新的折返了回去,她也知道自己最近的精神状态很糟糕,不过这种精神状态只是在面对一些不统一的事情时会显得很糟糕,比如说边境长城寻找重塑真灵痕迹的事情,想到这件事的时候,处于封界空间里的她就很抗拒,几乎绝对的排斥这件事。
可是在这种坚持的排斥心态下,她又有一种莫名的焦虑感觉,精神上的焦虑,这种焦虑的影响到了她正常的想法,这件事不去解决一下就特别难受,日常状态下难以集中精神等等,这种情况同样的作用到了封界空间之外的她身上,不过那个时候带来这种焦虑压抑感觉的就是别的事情了,当然换成了统一的事情就无所谓了。
穿越千年夢之歡顏
動漫逍遙錄 天下大同
就像是对扭曲知识的研究,无论是正常状态还是不正常状态的不死魔女,都不会对这件事的研究产生抗拒,所以在面对这件事的时候,她就不会出现那种情况……以前这种问题还不算是太严重,最近这段时间这种问题就逐渐的加剧了很多。
对不正常的不死魔女而言感觉很糟糕,对正常状态的不死魔女来说,感觉同样糟糕,这么说吧,不正常状态下的不死魔女一直都想要将死亡魔女挫骨扬灰,弄死了还不算结束呢,可现在不正常的不死魔女想法中,一想到这个就会感觉很不舒服,精神带满了焦躁,一方面是很想要这么做,一方面就是忍不住想要想一下……其实把她弄死了差不多就行了,反正从正常的出发点来说,对方也只是想要免除掉她在命运诅咒中越陷越深的问题。
讲道理,她是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来着,最近不正常状态下的不死魔女真就这样想了,这可是只有在正常状态才会想法,不,正常状态下的想法会更加的明确,那就是后悔,有些惭愧这样,而不是不正常状态下出现的略显折中的想法。
但不管怎么说,不死魔女的感觉就是特别的不舒服,正常和不正常的她之间的界限好像开始混淆了起来,至于彻底的改变问题,她倒是不担心,作为不死魔女,她对灵魂方面的变化极为的敏锐,她能确定自己的灵魂依旧稳定,就是精神状态出现了一些略显混乱的情况而已。
甚至正常和不正常的她还都有一个统一的意见,比如说自己身上的这些问题也亏是现在就发现了,提前发现了还能够多多的研究一下,从根本上解决这种混乱的情况,而不是选择去各种的回避这样的问题,让隐患不断的加深。
最強狂暴系統
“那个之后说也行,关键还是你的状态啊,这真没事?”郑逸尘问道,现在的不死魔女她看来是出现了往长并没有出现过的‘疲倦’,魔女们会感觉到疲倦?那还真不容易,毕竟她们本身就有着超然的体质和超强的精神力量,不想要累的时候基本上是不会感觉到什么累的感觉。
找個富豪當老公!
“没有就是没有,研究方面最近显得很稳定,那些扭曲信息的预防方式我已经设计出来了几个方案了,就等你送过来一些新的死囚进行测试了,没有别的事情你就先走吧,我很忙。”
看着郑逸尘有些目瞪口呆的样子,不死魔女卡莎额外的问道:“……还有问题?”
神主 彩色鉛筆
“呃,没,没了,死囚我会尽快安排的。”郑逸尘摇了摇头,当即说道,这还能说什么,不死魔女在郑逸尘的认知中,无论是正常还是不正常的状态下,只要不是涉及到某些专业的知识,基本上就是话不怎么多,就算是要说长句,也是保持着不慌不忙的正常语速进行,而不像是现在这样,语速明显的提升了百分之三十左右,算的上是急促了,这样的情况真称得上是不可思议。
离开封界空间,郑逸尘微微的呼了口气,表情有些复杂,情感魔女和混乱魔女的联合‘援助’,让不死魔女的症状显得更加的严重了,郑逸尘将今天的发现告诉了情感魔女,琴接到了郑逸尘的信息之后,很快就做了回复:“这是好事。”
“说说看。”郑逸尘有些纠结的说道,琴是自己人,不死魔女卡莎眼下算是半个自己人吧,论起重视的程度,当然是琴那边更加重要,不过可以的话郑逸尘并不想要让两边都出现太过严重的问题。
琴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不死魔女当前的情况,不过因为缺少了更加深入细致的了解,她这种判断仅供参考,接下来若是不死魔女的状态更加的严重了,那么郑逸尘这边就有必要将她和混乱魔女给推荐过去,帮个忙什么的,魔女一半不会回避自身遭遇到的一系列问题,除非是命运诅咒,而现在不死魔女的问题也是出现在了命运诅咒上面。
不过表现的形式有些不正常,所以郑逸尘后续确认了她的一些态度之后,才能真正的推荐一下情感魔女和混乱魔女过去帮个忙,给她们一个正式的介入机会,毕竟魔女不会轻易的回避自身遭遇的问题,想必不死魔女也想着怎么处理自身遇到的精神混乱问题了,这方面情感魔女和混乱魔女都能带来很大的帮助。
廢女逆天,鳳凰重生
她不会拒绝。
之后嘛,她们正式的介入了这件事,自然就可以深度的了解不死魔女的精神状态如何了,而不死魔女也知道他们这个圈子里的契约存在,戒心一开始就不会太高,按照魔女的智慧,不死魔女也能想到情感魔女和混乱魔女对她的问题会有很大的兴趣,但只要她想要弄清楚自己的问题,那就不会拒绝。
虽说不死魔女擅长灵魂和死亡的双重领域,在这两个领域中跨界操作并不能,可是有些部分的区别依旧不如本身就有着专门对应能力的魔女,情感魔女的能力涉及到了精神的部分,而混乱魔女也能影响到精神,并且不死魔女的精神状态本身就已经出现了混乱性了,她们两人在这方面更好入手,所以说……魔女之间的这些破事啊。
“好的,过两天我再看看情况,差不多了就会推荐一下你们。”郑逸尘将这件事同意了下来,毕竟事情从出发点来说就像是琴和混乱魔女说的那样,她们是为了帮忙才这么做的,而之后介入进去了也的确是帮忙,积极的和不死魔女一起研究她的精神出现混乱的问题,从而彻底的解决掉这件事,这不是帮忙是什么?
别说是免费帮忙了,收费都是合情合理的,无非就是大家是同一阵营的存在,而且出问题的还是不死魔女,在研究那些问题的时候不死魔女也是被研究的对象,所以报酬就算是她的无偿提供问题的身体了。
听起来有点邪恶,不过郑逸尘对此表示无感,讲道理,这么一个看着挺随便的合理介入,里面就有着不知道多少的算计了,无论是对不死魔女来说还是对情感魔女和混乱魔女,那俩一开始就想要介入的话,肯定是不行的,不死魔女还会怀疑她们有问题,之后找了个合适的理由介入才行,同样的去做一件事,但就是因为流程不一样,带来的结果也会出现很大的不同,所以没什么好说的,他就继续当自己这个中间人好了。
讲真的,一件看着没有毛病的事情,若不是郑逸尘就是知道两边所有问题的中间人,真的看不出来这件事里面蕴含了多么严重的塑料气息。
“总算是完事了,睡觉睡觉。”郑逸尘打着哈欠,对着穿着黑色睡衣看着书的萝丽丝说道,翻了个身四仰八叉的合上了双眼,时间管理方面郑逸尘保持着良好的习惯,同时也知道睡眠的重要性,所以日常的时候只要没有那些烦心事,睡眠质量就特别的高,如果有了?身边的黑发伪萝莉也不会闲着,手里的书轻轻的在他脑袋上一敲,保证能睡一个稳稳的觉。
“恩。”萝丽丝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样的夜晚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外加魔女的年龄让她们在对很多事情都能保持着淡然的心态,所以简单的回应了一下,她就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一如既往的保持着安静的看了睡着的郑逸尘一会,合上了手里的书籍,对着旁边的空气轻轻的一挥手,整个房间陷入了夜晚的黑暗。
……
“还真让你给说对了,整个地下世界并非别人认为的那么简单。”
黑夜中的地下世界里……好吧,这个地方不分白天和晚上,虽然伪神的存在让地下世界里面多了不少发光发热的地方,但那些地方相比起整个地下世界而言,太过微小了,就像是萤火虫在晚上的光芒一样,所以自认为对地下世界有着诸多了解的存在,才会显得特别的无知,还不如那些进行着淘金事业的探索者和冒险者们。
至少他们正在做的事情就是凭着双脚慢慢的对地下世界进行真正的探索。
地下世界隐藏在大陆下方很深的地方,因为深度的问题,让大陆上发生的诸多事情都不会轻易的给这边带来额外的影响,其实已经有些探索者都发现了,从普利地下城那边继续进行探索行动的时候,他们其实是处于一种不断向下深入的状态,从别的方向进行也是如此。
普利地下城的位置就好像是处于深海中的一座凸起的孤岛上面,四周都是更深的区域,只是这个过程显得平缓,所以最初的时候很多探索者并没有马上发现问题的所在,但是探索的人多了,什么细节的问题都逐渐的暴露了出来。
“你的能力在这里具体如何?”
“恒定发挥效果,但强度削弱了。”黑暗魔女说道,地下世界不分昼夜,这里时时刻刻的都处于黑夜的状态,在这里的时候她的能力发挥的作用就出现了一些变化,不分昼夜的生效,但是强度弱了很多,不像是外界的那种在夜晚的时候,真正处于一种无限魔力的状态,在这里就是单纯的恢复速度快。
外界的话她瞬间消耗了自身八成的魔力,只要是黑夜的时候,也能在下一秒恢复过来,唔,也不能说是恢复,应该说是锁定,她无论怎么消耗自身的魔力,都是由夜晚来承担的,当然那个时候她也并非是无敌的,毕竟再怎么无限魔力,输出点依旧是她自己,魔力是无限的,但是她的瞬间输出是有上限的。
而在地下世界嘛,她的无限魔力变成了背靠泉水的那种状态,无非就是恢复的更快,用一个比较量化的方式来形容一下,大概就是每秒20%这样吧……和锁蓝的那种无限魔力的状态对比起来,每一次的全力爆发都会出现个数秒的真空期,不可能像是在黑夜状态下,每一次出招都算是打出来自身能打出来的输出上限的超级暴击了。
对于魔力的使用也要跟白天战斗一样,好好的分配一下,无非就是这个分配的自由度更高一些,魔力恢复的快和锁蓝的状态真不能比,这个没有后者更绝对,不过好处就是只要在地下世界就能一直维持着这种状态,只不过强度削弱的后果除了没有锁蓝性质之外,感知方面也不是黑夜覆盖范围之内,都能被她掌握的程度。
……好吧,这在外界这么说也是有些夸张了,距离越远越模糊是没错,可范围倒是没有夸张的形容,在地下世界中,这种模糊性更加的明显了,清晰感知的范围削弱到了十分之一那样。
跟黑暗魔女交流的另一名魔女是命运魔女,以前的时候命运魔女就在普利地下城活动了,她后来知道了之后还以为她只是对普利地下城有想法,现在跟命运魔女一起调查了一些事情后,才更为明确的认知到,命运魔女还有别的目的呢,整个地下世界是正常存于地下深处的世界同时,也有不正常的地方。
比如说地下世界的一些显得不怎么正常的界限,还有一些脱离了外界空间的不正常状态,她的能力能以弱效状态发挥作用就是一种证明,根据她们现在的调查,整个地下世界就像是一种介于衍生世界和主世界之间的特殊区域。
妒夫的掠奪 金晶
这也就意味着进入地下世界的时候,有很多地方想要正常挖出去基本不可能,哪怕接触到上方之后并非是碰触到了什么特殊力量的屏障,就是正常的泥土石块那种东西,也不可能正常的挖掘出去,从上方向下挖掘的话,即便是对准了地方,一直挖下去也不知道会挖到什么地方,可能是挖到了这个世界的地心也说不定。
整个地下世界从根本上来说就不是什么正常的,她们是发现了这个问题,但别人想要发现的话,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整个地下世界还有极多的未知性呢,从这一点来说,丹玛丽娜盯上的普利族估计也没有那么简单,只是种族传承断层让现代的普利族知道的没那么多,可好好的发掘下总能找到点什么……

8cy46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詛咒之龍 愛下-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幼體巨獸鑒賞-fu2yu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来了来了。”双手用力的搓着,郑逸尘看着面前的一颗颜色已经变成了土黄色的巨蛋,这颗蛋上面已经没有任何属于黑色的杂质了,消耗掉了大量的资源之后,这东西终究是完成了属性的转变,至于之前沉淀出来的暗属性,全部浪费了。
没错,就是浪费了,没有因为属性的转变被挤出来,就是单纯的被抵消变成了无用之物,不然的话郑逸尘其实还能回本一下的,可没有就是没有,不过消耗了那么多的资源,终究是将这东西给好好的弄出来了,郑逸尘也就宽心了很多。
这个时候地下基地里的人都来到了这边,包括日常学习任务很重的小魔女珍妮,这名小魔女在安妮的教育下,已经摆脱了那种平民女孩的气质,不是变得像是大小姐那样,而是更加的接近于魔女的存在了,这是一种加速的转变。
她看着面前的巨蛋,眼里更多的是探究,心态方面随着大量的学习和安妮的教育,珍妮也变得成熟了很多,在学习方面,以前是安妮主动的下任务,而现在则是她自己主动的去学习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自觉性已经培养了出来。
“这是什么?”看着安妮塞给自己的一个有着尖头的大木槌,郑逸尘有些诧异:“要我砸?而不是等着里面的东西自己破壳而出??”
“破壳而出是不可能的。”安妮说道,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原因,如果是别的属性的巨蛋,正常的破壳而出很正常,但是这个巨蛋是土属性的,后续郑逸尘还填充进去了大量的土元素资源,导致这个巨蛋的品质进一步的提升,整个蛋壳虽然是土黄色的,可这种色泽晶莹剔透,虽然不透明,但是就像是钻石一样,无懈可击……
这种蛋就别指望里面孵化出来的生物能够主动的破壳而出了,正常来说蛋里面的生物孵化出来之后,无论是爪子还是牙齿都会比蛋更加的坚固,因此能够突破蛋壳,而这个不一样,受到了土元素之心和那些资源的影响,结实程度是顶级的了,不然的话这颗蛋怎么能够承担的住更多的元素力量,去增强里面要孵化出来的生物呢?
所以就不要想着等里面的东西自己跳出来了,跳肯定是跳不出来了的,需要郑逸尘用点外力去解决这个问题,郑逸尘听着嘴角有些抽抽,拿起了安妮塞过来的巨大木槌向巨蛋走去,随着他的接近,整个巨蛋也躁动了起来,对于郑逸尘的接近有了新的反馈,那是一种渴求帮忙的精神反馈,对此郑逸尘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轮起了手里的木槌一锤子砸了上去。
带有尖刺的地方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巨蛋上面,整个木槌迅速的飞了出去在,打着旋的砸向了伪装成为天空的天花板,在完成一次撞击的时候被一根藤蔓给抓了回来,重新丢到了郑逸尘手里,郑逸尘将木槌往地上一放,沉重的木槌轻易的挤入了沙地里面,他微微的甩着自己的双手,刚才那一锤子的反震力量让他的两条胳膊都感觉麻木了。
而整个巨蛋却毫发无损,这种强度怪不得需要用外力突破,不用外力突破还能指望里面的小东西自己跳出来?土系生物攻击强度一般,防御力高的没的说,里面尚未孵化出来的巨兽就是属性转变成土系生物的存在了,想要让它突破出来真心是不可能了。
至于通过控制土元素的能力瓦解这个蛋壳,郑逸尘伸手在这个蛋壳上面碰触了一下,真的宛若是钻石的超强结构,还想要瓦解呢?想得太美了,搓了搓双手,郑逸尘重新的拿起了那个锤子,双臂的肌肉迅速的膨胀了起来,手臂的颜色也变成了黑色,细细密密的鳞片浮现了出来,他对魔法的研究相对于依琳来说拉胯。
但是日常的时间内除了对魔法有着正常的学习之外,别的方面的学习也是有的,比如说曾经就想要得到的战气,战气需要强悍的身体素质才能得到,倒不是说施法者不怎么行,而是看个人的条件的,先天强大的存在,在战气方面的突破强度更高,所以郑逸尘到现在依旧没有得到正当八经的战气,明明自己的身体素质已经很强了。
不过这方面他也不怎么着急了,慢慢来啦,能得到固然好,得不到以后有的是时间去磨,虽说还没有成功,不过对于身体上的一些发力提升还是有的,只是战斗的时候依然不怎么使用而已,做好了二次准备在,这一锤子重新的砸到了巨蛋上面,强烈的反震力量让空气上面浮现出来了道道的波纹,郑逸尘身后的沙子大片的溅射了起来,他强行压着手里沉重的木槌,继续的对着刚才砸过的地方锤了下去。
轰鸣声再一次的响起,整个巨蛋在连续的重击下几乎没有什么震颤,只有被打击的地方随着连续的重击出现了细小的裂纹,郑逸尘双臂上面的细密鳞片也微微的向上张开,强烈的反震力量震得他保持着龙化的双臂也都开始麻了起来。
这种反震力量连魔力都无法将其给抵消掉,不是用魔力作为内在的防护,反震的力量不仅仅会集中到手臂上,连身体的内脏也会受到影响,好在裂口已经砸开了,有了突破点之后,那个出现裂纹的地方进一步的扩大,在裂纹扩大的范围连成一片之后,郑逸尘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咔嚓声后,当即后撤了一步,将手里的木槌一丢,揉了揉自己的双臂,整个人带着都不好了的表情看着裂纹开始自动扩大的巨蛋。
巨蛋完好的时候结构浑然一体坚不可摧,被砸开之后,结构就出现了破损,整体的强度便迅速的拉胯,已经无法挡住里面急着跑出来的新生命了。
“我都感觉不到胳膊的存在了,话说不能用魔法或者是别的方式吗?”郑逸尘回到了队列里面,揉着自己的恢复了正常颜色的双臂,身上的衣服都在刚才的反震中变成了碎片,和沙滩融为一体了。
“当然不能,那会影响到里面的生物。”安妮当即说道,用魔法强拆不是不行的,可里面孵化出来的巨兽是没有见过光的,就算已经是成熟的了,可没有真正的破壳而出,依旧有着脆弱的地方,用魔法干涉的话,容易在破壳的第一时间污染到蛋内的环境,哪怕是一瞬间的污染也会对立面成型的生物带来细微的影响。
就像是……细菌入侵那样,最初的那一瞬间最好还是一个无菌的环境,所以无论是用魔法还是郑逸尘貌似很想用的毁灭之剑开瓶都不可以,至于她这边也能凭着力量砸开那颗巨蛋的情况,没必要啦,她是女生,郑逸尘是在场唯一的男性,这件事合该他去解决,这样也显得比较有仪式感。
“好吧。”郑逸尘不在言语,看着已经布满整个蛋壳的裂纹,等着里面的巨兽跳出来,之前见过的成熟地下巨兽浑身覆盖着大量的元素矿物,那不是元素结晶,而是介于元素结晶和石头直接的矿物,进一步精炼的确能够成为元素结晶,可那终究不算是真正的元素结晶,但那种东西却给地下巨兽带来了一侧女超强的保护。
现在从巨蛋里跳出来的肯定没有那种积累的出来的外壳保护,所以具体的形态应该是什么??
“还真是安徒恩啊?”郑逸尘看着随着不断的冲击,最终破壳而出的巨兽,那种接近大蜥蜴,但更加强壮的身躯外貌,让郑逸尘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穿越前玩游戏里的某种生物,这个巨兽的颜色和体积显得很小,跳出来的之后身高只有两米的状态,比起蛋来说要小太多了,可是那种强壮的气息很强烈。
身上的鳞片是一种和蛋壳的颜色差不多的色泽,只不过显得更加的厚重一些,一只宛若是琉璃制作出来的生物……这只幼体巨兽虽说之前无法突破蛋壳,但是突破之后就不一样了,微微的张开了嘴巴,露出来满嘴宛若是龙齿一样的尖锐牙齿,对着地上掉落的碎蛋壳啃噬了起来,咔咔咔的声音看的郑逸尘都有些嘴馋了。
“说起来我当初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时候也没有啃过蛋壳的。”
“那有可能就是以长不大的原因了。”安妮随意的说道,这个巨兽经过了她的调整和培养,因此初始的体型就这么的‘迷你’,不然的话它绝对不会只有这么小,也不会在之后难以自主的破壳而出,按照巨蛋的孵化状态,随着蛋内孵化生物的成熟,巨蛋也会成长的,预计的规格会在原有的基础上面成长三四倍,而幼体巨兽的初始高度也应该是二十米以上,而不是现在这种浓缩就是精华的状态。
就是因为浓缩了,所以蛋壳也显得更加的坚固,正常标准下,蛋壳的强度要削弱五倍以上的,不过现在嘛,幼体巨兽的体型虽然不大,但若是同样正常孵化出来的巨兽放在它面前,让它们打一架,这个巨兽就等于是野狗嘴里的秤砣,长腿能反咬的那种。
“不会是真的吧?”
“随便说的你也信?”
紅樓之縱橫四海
混跡美女工作室
“唔……行吧,反正我对体型什么的也不在意。”郑逸尘撇了撇嘴,掌握了变形术之后他就对龙形态没有什么兴趣了,虽说龙形态能让他发挥出来更强大的身体力量,可关键是他连个战气都没有,更强大的身体状态有个鬼用,而魔力这种力量并不会随着体态的改变就削弱上限的,人形态的时候依旧能够正常的发挥出来该有的魔力强度。
进食中的幼体巨兽很快就将地上的蛋壳全部的报销,就算是那些碎屑也被它伸着舌头连带着地上的沙子给一起卷到了嘴巴里面,沙子那种东西对它而言就像是满头上面撒着的辣椒面一样,权当是调味剂了,吃光了蛋壳的幼体巨兽在体型方面稍稍的成长了……十分之一吧。
吃完蛋壳的幼体巨兽的视线转到了郑逸尘的身上,看着那双眼睛,郑逸尘有些诧异:“这眼睛看着和龙的眼睛有些相似啊。”
龙的双眼也是竖瞳,很多野兽或者是魔兽也是那种形态,但是竖瞳只是一种标准的特征,之外别的细节是不同的,郑逸尘没有龙族的审美观,但是双眼里的细节还是能够和看的清楚的,比如说有的魔兽的双眼里面有着的是很多小点点,有的魔兽的双眼里则是在瞳孔之外有着一些细小的纹路,或者是看着像是皱褶的东西。
龙的双眼里面也有着这样的特征,那是一种类似于简易魔法阵的细小纹路,虽说郑逸尘没有感觉出来有什么直接的用处,但对龙族而言,那就像是龙族的翅膀一样,自带了飞行的类魔法特性,飞的时候也不像是郑逸尘这样,非要大力出奇迹的才能飞行,而是轻轻的煽动一下翅膀就能正常的腾空飞行,总之因为是诅咒之龙的原因,属于龙族身上的诸多特殊的地方,郑逸尘都体验不到。
哪怕之后将这身体的性质给彻底的磨合成了自身灵魂的特性,但是也磨掉了一些对之前就没发挥出来作用的东西,翅膀部分的类魔法已经彻底的没有了,郑逸尘想要飞的话只能依靠自身掌握的魔法或者是和以前一样,靠身体的力量进行飞行。
双眼的视力,好像没有附带的类魔法特性,他也不比正常的龙族差,所以有没有都那样了。
“加入了别的辅材,所以有些龙的特性很正常,算是少许的提升了一下它的潜力。”安妮解释道,地下巨兽本身就是古代生物的造物,研究透彻了之后,往里面添加一些辅助的东西并不难,孵化之后是做不到了,孵化之前问题不大,加入了龙血主要是参照一下龙族族长的情况,虽然不是龙族族长的血液,可是郑逸尘的龙躯在龙族中并不具有什么属性偏向。
当做是辅材也是可以的,毕竟幼体巨兽已经是土属性的了,那部分的血液仅仅只是辅助而已,不会深层的改变幼体巨兽的形态在,比如说郑逸尘只是从它身上看到了双眼有着龙族的特征那样,别的方面比如说爪子之类的地方也有一些,剩下的就没有什么具体的改变了,幼体巨兽身上也没有长出来翅膀之类的东西。
总的来说加入龙血的部分对幼体巨兽的影响并不算大,无非就是增进了一些潜力,让自身的一些形态更加的优化一下,目前幼体巨兽改变的地方都是比较有优势的那部分了。
龙族的眼睛,龙族的爪子在各大种族中,都是顶配的那种硬件,至于尾巴翅膀之类的,这些部分的变化不明显,安妮也没有更多的实际参照物,有多大的改变尚不清楚,翅膀的话没有就没有了,也没有多大的影响,幼体巨兽是土属性的,更多的是依赖大地,少了翅膀根本不影响它的能力,当然没有多出来翅膀还有一个原因,大概就是龙血用少了。
史上最強二道販子 孓無我
只是安妮也没有一开始就想要塑造出来一个独特的混血龙种,要郑逸尘的血液除了对幼体巨兽进行一些优化之外,还有就是为了让幼体巨兽跟郑逸尘有着更亲密的联系,而不是之后要用契约对其进行额外的控制,看这个巨兽现在的反应,混入龙血的好处就体现了出来。
幼体巨兽就像是被养了十几年的忠实狗子一样,吃完了蛋壳后撒着欢的就想郑逸尘这边跑了过来,就怕跑得慢了郑逸尘就没了一样,一个身高两米,体长超过五米的庞然大物轰隆隆的冲了过来,郑逸尘闻之色变,立即跳到了另外的一个地方,他旁边还有好几名魔女呢,倒不是担心魔女受到伤害,主要是怕这个新生的宝贝不长眼,被魔女当场来一顿教训。
豪門盛寵,總裁的拒婚新娘
“停!”看着跟推土机一样冲过来的幼体巨兽没有刹车的样子,郑逸尘当即伸手向前叫停,地面轰隆隆的传出来一阵摩擦声音,大量的沙子向四周溅射着,巨兽那显得狰狞的脑袋一路的滑向了郑逸尘伸出来的手掌上面,轻轻的贴了上去,哎呀?
郑逸尘看着刹车的十分标准的巨兽,略显诧异,稍稍的感知了一下,就感觉到了问题的所在,巨兽和这片模拟海滩下方的大地有了关联在,别说是摩擦滑行了,就算是保持着刚才十倍的速度,只要想要停下来,也能来一个瞬间的急停或者是急转弯,沟通大地的前提下,只要立于大地之上,就可以在移动的时候做出来各种不可思议的急停急转弯的操作。
不科学?不科学的地方大地母亲承担了。
異女修真:絕世妖凰
“这感觉真的像是一条大狗啊。”郑逸尘摸着在自己面前表现的很温顺的巨兽,有些惊奇的说道,安妮虽然在孵化巨蛋的时候,混入了自己的龙血,不过这个时候到没有出现那种有着血脉相连的狗血感觉,那种龙血的混入只是辅材,主要作用就是优化地下巨兽,让它对郑逸尘有着天然的熟悉感,所以根本不会出现那种情况,正常来说就算是亲子之间也不会出现那种‘血脉相连’直接感觉,那个情况下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气息方面的联系带来的错觉。
重生修道者 小盜非道1
恩,所谓的血脉相连具体的形容下就是血脉之间的气息产生的关联性,除非彼此之间都有着血系的能力,才能有着直接名曲的血脉相连性质,他的血液充当的辅材更多的是让幼体巨兽对郑逸尘的气息显得极为熟悉,有着一种先天上的气息关联性,能读懂郑逸尘表示出来的一些简单意图。
他拿出来了一个一大块的土元素结晶,在幼体巨兽面前晃了晃,对方的双眼就盯着他手里的那块土元素结晶不放了。
王妃小老婆
“走你!”郑逸尘将土元素结晶大力的投掷了出去,幼体巨兽轰隆隆的追向了飞走的土元素结晶,作为土系生物,它在地面上奔跑的速度并不慢,大地的力量在这方面对它有所辅助,和擅长风系或者是雷系力量的存在对比起来倒是不快,可大地的力量辅助给它能附带一个爆发性的初始加速,让它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就打到最高速度的发挥。
同时幼体巨兽在奔跑的时候,四只脚仅仅只是没入了沙滩不到十厘米的深度,就像是正常人走在沙滩上面留下来的脚印一样。
“恩,好好养吧,然后没事让它配合我们进行一些研究。”安妮说道,这些都在她的预料之内,毕竟是她调整出来的幼体巨兽,属于幼体巨兽的诸多特点,在它孵化出来之前,她就已经了解的透透彻彻了,现在孵化了出来更多的是一种直接性质的对比参照,看看和她预测的一样不一样,从目前来说是没有太大的偏差,一切都很顺利。
幼体巨兽表现出来的性格和身体上的一些特征都没有多大的偏差,这很正常,作为生命魔女,积累出来的经验让她对已经是成熟的作品进行一些修改调整的时候,就不可能出现错误,而幼体巨兽表现出来的性格问题,这种巨兽既然本身是古代生物的造物了,就不可能将它们所表现出来的特性显得太过狂暴了。
作为工具兽,表现的太过狂暴了没有任何的好处,至于别的方面嘛,那就是……古代生物在生命的研究中,出彩的地方太多了,这个巨蛋孵化出来的生物是有灵魂的,完整的灵魂啊,这可不是什么自然生物啊,还有就是他们得到的秘密中,以前诸多的异族也都能够和古代生物关联上,那些异族在龙族的传承知识中,古代并没有多少记录。
异族虽说也是古代生物的造物,可他们能正常的繁衍,到了现在还有诸多异族的存在,虽说异族的血统已经很薄弱了,可是痕迹依旧明显,异界的完整生命就是要完全契合的灵魂,安妮能肯定古代生物在那个时候就掌握了在生命魔技方面‘欺骗’冥河的方式。
这方面的信息,能之后从幼体巨兽上面多下下功夫,看能不能找出来点有用的信息。

dcaq0精品都市小说 詛咒之龍笔趣-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內部節日,和外人沒關係-cerd5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时间管理方面,郑逸尘已经是熟能生巧了,在这方面他不敢说自己是时间管理大师,但也能将时间给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争取每一天都能够做好想要做的事情,从迪尤尔这边离开了之后,郑逸尘将今天学习到的东西欧洲了一个简单的笔记,虽说能够完整的记下来学习到的东西,不过笔记还是要来的,这玩意弄得多了就能够出书。
不用给别人看,留给自己看的东西,郑逸尘倒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学会了的东西以后没事去翻翻内容也能够有额外的收获,更别说和迪尤尔闲聊的时候对方透露出来的一些属于自己的那种私人小技巧了,像是那些东西显得更加的重要一些。
虽然眼下数量并不多,可是多收集一些也能积累汇总成为更为有用的知识类目。
迪尤尔这边的日程结束之后,今天的事情基本上就算是告一段落了,主要是和迪尤尔那边学习的时候,因为是直接从灵魂方面进行的,会显得额外的疲劳,迪尤尔的那种学习方式正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住,对方的灵魂太强大了,为了保证学习效率,在确定了郑逸尘能够各方面的遭得住后,幽灵龙可就真的是放手去教学了。
亂闖俠客行
郑逸尘承担的压力不小,不过总的来说那种凭着灵魂去感受的学习方式,在效率方面比起正常的学习方式快的多,硬是要说的话,就是有些类似于当初萝丽丝帮郑逸尘学习通用语的那种操作了,只不过萝丽丝的那种教学方式是体现在更深层次的。
直接就在意识内部的进行了,那个时候郑逸尘在意识中感觉过了很久,实际上外界只过了不到一个月,郑逸尘之后只是感觉有些疲劳而已,而萝丽丝那个时候的消耗并不小,那可是魔女都感觉到很大的消耗啊,迪尤尔这种不是在意识内部进行的,效率方面更差一些,不过郑逸尘对这种方式挺……重视的。
迪尤尔这种方式严格的来说应该是类似于传承知识的那种,不过和传承知识的模式又有一些不同,不管怎么说,郑逸尘在学习的时候是额外的留意了一下这种方式,也在慢慢的学习这种方式,虽说他不是迪尤尔这种幽灵龙一样的存在,但是多学一种方式也没问题啊。
“恩……好了,今天算是没什么事情了。”将笔记本合了起来,郑逸尘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打了个哈欠之后看了一眼时间,根据安排,今天的自由时间还剩下一个多小时,没有什么额外的麻烦事是,自由时间就是这样的。
既然没有别的事情了,他就趁着自己还有这么一些自由的时间,干脆的去做了一些别的事情,关于新年的一些准备,异界的新年虽然还有一段时间,可近期他的忙碌却不会太少了,所以那天想要完全轻松下来,还需要腾出来一些时间,比如说在时间管理方面进一步的调整,将那几天能够做的事情都给提前做好了……延后?
延后可就算了吧,郑逸尘又不是没有经历过延后的操作,只是出现了一些小小的意外,让那段时间之后的压力更大后,郑逸尘做事就不想要整出来什么延后的操作了,再怎么说也要提前换来之后的轻松,延后来提前享受放假?之后的压力更大好吧。
所以那天要做的事情还不如提前用日常的零碎时间去给完成了,到时候爽完了之后也没有额外的后续压力,那不比什么提前享受假期的操作来的好?这件事郑逸尘没有告诉太多的人,魔女虽然忙,但她们的自由度更高一些,所以还是按照原计划,提前通知一下她们就可以了,没必要提前的太早了。
郑逸尘在魔女群那边一直都是暗搓搓的观察状态,魔女们的在水群的时候有的日常活动,郑逸尘看的挺清楚的,知道她们虽然有着自己的事情要去做,却不会像是郑逸尘这样,因为诸多的问题,每天的日程都安排的满满的,很难腾出来真正的额外时间。
“干啥呢?”
“你就不能正常走路啦?跟个鬼一样。”听到了身后的声音,郑逸尘不由的白了一眼凑过来的年轻魔女,现在他在地下基地用的就是正体,无论是感知力还是战斗力都是最强的,正常来说魔女只要不是故意的,接近过来他都能发现,而伊芙现在表现的就跟鬼一样接近了过来,那肯定就是故意的了,切断魔女想要隐藏自己的踪迹太容易了。
虽然不是那种技术流的精细操作,但是她直接切断了自己的‘踪迹’或者是直接临时切断某根关联着自己的命运之线,那么她的踪迹就能大概率的隐藏起来,郑逸尘也会受到影响,虽说他免疫命运力量的影响,可伊芙能从别的地方下手啊,比如说感知啦,声音这方面。
“我就看你神神秘秘的,想要悄悄过来看看啦。”伊芙并不在意郑逸尘的话,至于会不会打扰到郑逸尘,她在地下基地已经很久了,彼此之间的默契还是有的,郑逸尘若是真的在意被打扰了,那就不是随意懒洋洋的坐着,而是保持着认真状态的去做什么。
他有着如此的状态,就意味着做的事情并不是主要的事情或者是太过重要的事情,于是伊芙才会这么的凑过来,不然她才不会去讨嫌呢,更主要的是那么做了之后郑逸尘也是会告状的,他治不了伊芙,但是安妮可以啊,伊芙也不想要闲着没事就被那名魔女养母给吊起来。
凭白的让那小魔女看笑话。
“到底是什么事啊?”
“你外边处理的事情也不少啊,不用日常的时候表现的这么闲吧?”郑逸尘有些无语的说道。
伊芙轻啧了一声:“我也不想啊,可我真的是太久没有真正的出门过了,异族公会那边目前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
她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这边的一些事情,异族公会正常的发展着,真的没有太大的事情,原本的那些变形魔兽早就适应了正常的人类生活了,没有以前那种保留着更多魔兽习性的状态,因为如此的改变,他们逐渐的成了异族公会内真正的骨干,这也导致伊芙最近变得更闲了。
不是随便弄出来一个势力后,就好像总能遇到各种大事件一样,异族公会主要是偏向于异族的发展,虽然发展的业务和佣兵公会相互有所覆盖,但是偏重不同,两者之间虽说有些小冲突的地方,却没有达到那种非要弄出来个你死我活的状态,更多的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彼此不怎么交互那样,别的还真就没有必要闹腾的太过分了。
首先异族公会就没有刻意的去抢夺佣兵公会的业务,而且异族公会的名字就很明确了,他们这边就是偏向于异族的,主要的也是对异族服务的,佣兵公会则是面对佣兵,虽说异族也能当做是佣兵,可异族公会的指向性已经极为明确了,因为彼此的覆盖性就让佣兵公会大动干戈的动手,这也显得佣兵公会太过小气了一点,更别说异族公会据说还和郑逸尘这条龙有关系……
那就更不用说什么了,总结的来说就是现在的异族公会很闲,处于一个平稳的发展阶段,每个月的发展逐步的创造新高这样,不会有太大的波动也不会有太大的其他问题,伊芙平日里对那边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关注就行了,过去坐镇一下也只是睁着眼摸鱼。
处理一些杂事?没啥处理的啊,异族公会随着发展已经有了骨干成员了,她全部都处理掉了,那些骨干成员是吃干饭呢?这倒不是她觉得处理大部分的事情会感觉很累,主要就是想要培养一下骨干成员的能力,其实她累点是没什么的……就是无聊。
咳,总而言之具体的情况就是这样了。
“也亏最近我这边没有搞什么太多的研发。”郑逸尘由衷的说道,伊芙白了郑逸尘一眼,郑逸尘搞研发的时候,就意味着她在这边也要忙活起来了,毕竟感受过了伊芙的切断能力对各种材料的精细处理带来的好处之后,郑逸尘就不想要用什么传统的方式去处理那些材料了,感觉太拉胯了。
传统的处理方式哪有伊芙用切断能力切出来的那种浑然一体规格的原材料好用?就像是战龙机甲,那玩意就是一种精密的炼金产物,精密的东西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后总是容易出问题,而战龙机甲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伊芙切割出来的材料,让那玩意的每一个部件都能以最高精度的状态接合在一起,就像是长在一起一样,外部的冲击和震荡很难破坏这种紧密性。
“哈?你有那个时间吗?你的那个日程表我可是看过了,真是难为你了。”说起郑逸尘的日程表,伊芙都觉得郑逸尘也是个人才了,那种日程表她也能做的,不过维持个大半年甚至更久就有些受不了了,但是根据她的了解,郑逸尘在地下基地建设起来之后,貌似就一直处于那种状态,以前的时候还能摸鱼一两天,但是随着接触的大事件越来越多……
摸鱼的时间也没有多少了。
“我都为你感觉到艰难,真的……”虽说研究这方面本身就是一个艰难的活,可郑逸尘这种情况并不是专注于某件事,而是很多事,这就意味着他在很多方面都要不断的换脑子去做,她眼中怀疑郑逸尘是不是正在向那种浑身是肝的诡异生物进化着。
“啊~我都已经习惯了,反正现在的付出就是以后更加美好的生活,想一想我还是挺期待的。”
“你也就靠这个美好的期待当做念想了吧?”
“就算你是魔女也别把话说的这么直白,我很难受的。”郑逸尘啧了一声,将自己手里的东西给伊芙看了看,这东西之前没有告诉别的魔女们,但又不是不可告人的东西,伊芙想要去看看那就去看了,给魔女集体来一个惊喜?
讲真的,他现在的设想之后就算是魔女们知道了,也就最多觉得好奇一点那样,惊喜是不可能有惊喜的,要说惊喜那还不如想一想让她们身上什么时候突然集体多块肉呢,那样才是真的惊喜……不对,惊吓才对。
“你还真准备弄一个这样的节日啊?”伊芙看着郑逸尘这个还没有完善的小计划书,忍不住说道,新年这玩意,异界真的不讲究,至于过年啦,春节好啦之类的说法,伊芙也没少在虚幻世界的隐雪区里看过,日历那玩意她闲着没事也研究过。
不得不说地球人整出来的花样还真多,而且看着日历上面的内容,貌似还有理有据的,不过郑逸尘的世界里能够有不少节日,伊芙看来更多的是那个世界的统一性更好一些,那像是异界,三大帝国里面就算是某个帝国弄出来了一个什么节日,人家也未必会买账,更别说那天举国同庆的放假了。
放假?不存在的!
“我们内部的节日,跟外人没关系。”
“那可还行。”伊芙点了点头,内部过节啊,这就没什么事情了,就怕郑逸尘闲着没事心血来潮的弄出来一个什么大节日,大陆这边的大节日就那么几个,而且时间也就是一天,对抗深渊生物成功的那天就是公认的大节,可依旧是一天,过完就没有什么了,甚至现在那种节日也不怎么看重,至少对普通人而言不怎看重。
我有很多標簽
致命預感
欢庆?旅游?
讲道理,异界的普通人哪有那么多的机会啊,最多就是当天吃的好一点而已,也就是那些有钱人或者是贵族才会想着举办一场盛大的庆祝宴会,祝大陆安稳,不过现在时代变了,普通人的生活也变得更好了,今年就不说了,明年的话,大节日方面,普通人们应该可以过得更好一些。
毕竟现有的诸多工作都和以前不一样了,普通人能接触的更多,赚的也更多,大帝国都这样发展了,至于那些小国,虽说很多小国都受到了战争的困扰,可还有一些小国投诚得到了庇护,倒是能安稳下来,当然安稳归安稳,这些小国能够发展到什么程度,那些帝国暂时是不会有太多的关注。
鐵血宰相的書房 佚名
毒魔焚天
关注和扶持是和平时期的事情,现在战争呢。
对于那些安稳的小国而言,能够得到庇护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发展方面,他们一般都是尽可能的效仿那些帝国,为的就是更好的跟上时代的脚步,落后的?就现在落后的已经出现了很明显的颓势了,帝国都那样发展了,外加魔法网络的存在,小国内对于一些公共的消息很难封锁。
帝国人民随着帝国的发展能够找到更好的工作,得到更好的生活条件,某些小国还按照原本的守旧发展模式,掌权者们占据了大部分的资源不会觉得生活有什么影响,对平民们来说他们的生活状态虽说是原地踏步,跟以前没有任何的变化,但看着别的地方的普通人都有了更好的工作,更多接触一些基础知识的可能性和出路。
誅日落神 鴻澤滄海
影視契約 不落驕陽
他们那种原地踏步的生活状态已经是一种严重的退步了,时代在进步,他们还在原地,迟早会被这个时代给彻底的抛弃,所以出于一种羡慕的心态,那些小国的平民就会出现明显的流失,换一个地方就能得到更好的生活,就算最开始的时候可能会贫困一些,可长久的来说只会越来越好,况且现在可是战争时代,帝国对平民的需求还是很大的。
毕竟平民都能因为灵魂宝石贷在各方面发挥相应的热度,每一个平民都可以说是相当有效的资源力量了,对于这些主动想要加入进来的,为什么不要?
所以跟不上时代进步的小国,即便是有着帝国的庇护,也会因为人口流失的原因变得难以维持,等到人口流失到了一定程度那还能说是小国?连拥有领地的贵族都算不上了,至少人家有些有着领地的贵族管辖的人口还不会落下去……
所以对于那些小国而言,跟不上时代的被淘汰或者是正处于被淘汰状态中的,都是他们需要引以为戒的例子,本来生存就不容易了,再守旧一下就彻底的完犊子了,特别是那些被淘汰中的才算是真正的憋屈,那些基本上就是一开始保守或者是守旧了,等之后意识到了不对劲,但掌权者还没有迂腐到看不到下层的程度,但因为已经落后了,即便是反应过来了,也没办法跟上时代的脚步了。
人口资源的流失,外加各方面的落后,末班车都上不了,战争的阴云下谁没事回去专门的拉一把这些根本没有什么潜力的小国?有潜力的不需要去额外的拉一把,人家自己就跟上了队伍,没潜力的在这个已经出现混乱的时代被淘汰了更好,省的这么半死不活的挣扎着,继续抢占别人的资源。
不过能够从被淘汰中挣扎出来的那些小国,也会被别人关注一下,毕竟能在逆境中凭本事挣扎出来也算是一种本事了,这样的小国拉拢合作一下也是可以的,因此在这种整体进步的气氛中,不在战争区域的平民生活一直都挺好的,大部分的平民都因为灵魂宝石贷的影响,不能离开生活城市外的一定范围,但是在范围内活动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能旅游却能在那天带着家人一起去那些更高端的娱乐场所嘛,游乐城这种地方以前郑逸尘没有整出来的想法,主要是因为那个时候的平民生活条件一半,在那种场合消费不起,但日后条件富裕了可就不一样了,时代变了,以前一些不符合时代的东西也就能慢慢的拿出来了。
或许在今后那些大节日会真正的演变成正常的全民同庆……恩,以后会如何伊芙表示那个时候能够慢慢的看到,反正她是知道深渊魔灾结束的几十年时间里,每一次到那天,的确是全民同庆的,不过随着一代人一代人的接替,就逐渐的平复了下来。
娛樂之成功者系統 哥是瀟灑哥
说白了还是生活条件的影响啦,生活条件差了什么事情都不好做,也不会快乐,生活条件好了,吃饱了之后自然就会想着去满足精神上的追求了,过节也是一种。
但过节归过节,郑逸尘想要强行的在这个世界里塞一个什么春节之类的节日,那真不是一般的难,更主要的是那么做了意义也不大啊,基本上不能给他带来额外的利益,这边还要浪费诸多的功夫,即便是别人知道了,那也是他但方面的塞过去的,人家承不承认还是一回事呢。
好在郑逸尘没有那么多的多余想法,虽说他一直都做着一些魔改异界的事情,但没有因为那些作为让自己失去理智,能做的就做,做的同时还能给自己带来利益的就优先做,就这件事,弄成一个内部的节日其实就挺好的,他们这边人也不多,说一下配合一下郑逸尘也没问题的啦,就像是魔女没事也会整出来一个茶话会。
“要不要我帮忙给你准备一下?”
“行啊!”郑逸尘一拍自己的大腿,在伊芙有些诧异的注视下,直接塞了给她一沓子东西:“你帮我把这些事情解决了就好,谢谢啦。”
“真不是个东西!”伊芙瞪了郑逸尘一眼,看了一眼手里的那些破纸,上面有着不少郑逸尘安排的事情,属于旁人也能够参与解决的,一般能够这么安排的一些事情,用更加言简意赅的词来形容一下那就是——苦力活。
伊芙虽然脸上带着不爽的神色,但依旧没有拒绝郑逸尘塞过来的东西,她就是闲的……这没错,但更多的还是在这里没什么事情做啊,小魔女珍妮好歹天天有着繁重的学习任务,依琳和安妮姐更不用说了,萝丽丝则是负责网络上的事情,就整的她是一个闲人一样。
爆笑囧事:腹黑暗帝逆天妃
在这样的气氛下,她就有种自己好没用的感觉,还是有点事情去做感觉好点,当然能出门脱离这种充满了‘勤劳’气氛的环境那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