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邊謀愛邊偵探

人氣都市异能 邊謀愛邊偵探討論-340,野地情人謀殺案:第十八章 奇死(2看書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他穿过峡口,大概走了200米,看到一棵苍老的黄果树,简直就像一座房子,人在下面居住都可以,他正惊叹这棵树之大时,看到黄果树不远处的灌木丛里有一堆东西,他好奇的走近一看,吓得他差点没了魂魄。
一个男人伏在一把狙=击=枪上,后脑勺被人砸碎了,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和他身下的花草。
芮蕲想起刚才好像听到枪声,想必是这个死去的人,刚才开的枪。可他朝谁开得枪呢?他怎么又被人砸死了呢?
芮蕲吓得思维混乱,根本没那个精力去想这些疑问。
芮蕲高一脚底一脚地朝枪口朝向的方向走去,他希望找到他开的那一枪,开向谁了?是一只动物?还是一个人?
芮蕲屏住呼吸,抑制住恐惧,歪歪倒倒地朝前走着,渐渐地轻风袭来,好似隐隐夹杂着血腥味,在离狙击手的200码处,芮蕲看到了惊悚的一幕:林静笃仰面躺在灌木边的草地上,胸口上在汩汩流血,看来狙=击=枪的那颗子弹打进了她的心脏。在离林静笃10码远,躺着一个年轻的外国小伙子,四仰八叉的,胸前满是血,但不见他身上那里受了伤,摊开的右手上有把剃胡须的刀片。
芮蕲浑身颤抖里望着两具尸体,大概过了一分钟才回过神来,才清醒地知道,他正处于可怖的死亡现场。山静的像陈尸所,更是让这氛围好似凝固了。
不忍目睹的悲惨场面,芮蕲看不下去了,他跌跌撞撞地跑出山林,在山脚下的凉水井旁遇上一个穿着蓝色太极服的瘦个子男人在专注地打太极,芮蕲突然瘫坐到他面前,把打太极的男人吓得一缩,僵直地伫立一处,好奇地问:“小伙子,你这是怎么了?病了吗?”
芮蕲结结巴巴道:“我……我……吓得没气力打电话了!你……你快报警,说……说……山林中有三个人被杀了。”
打太极的人看他面无血色,浑身颤抖,应该是遇上什么极其恐怖的事了,或者他根本就是没有神智的疯子了,在那说胡话!山林里怎么会出命案呢?但打太极的人还是将信将疑地从挂在树上的背包里,拿出手机来,报了警。
在等警察来的时候,打太极的人问芮蕲什么情况,他只是瘫坐在草丛里,喃喃自语,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打太极的人不由担心他被吓傻了,神经错乱了。
打太极的人走到井水边,用打水的木瓢,舀了一瓢凉水递给芮蕲,他手颤抖地接过来,一饮而尽,他确实口渴的厉害。但水并没有缓解他内心的恐惧。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警察才赶到。
领头的警察是顾云菲,六个年轻的男警察跟随着她。
顾云菲让芮蕲带路,他已经不能起身走稳,不得不被打太极的人和一个警察架着他走。
走到峡口处,芮蕲不愿意进去了,让警察们自己去,他瘫坐在峡口的一堆草丛里,等警察调查的结果。
芮蕲记起来了,因为罗菲的关系,那个女警是跟他有过一面之缘的顾云菲。
芮蕲等了两个小时,警察们从峡口出来了,他们把尸体用白布包着抬了出来。
芮蕲赶忙拦住顾云菲的去路,问道:“谁杀了他们?特别是那个女孩,究竟谁杀了她?”
顾云菲道:“请你不要激动,这个案子还有待调查。不过我们警察已经有了把握,大致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了。”
芮蕲哀求道:“他们是怎么死的?现在可以告诉我么?我心爱的姑娘林静笃死了,我简直快崩溃了。”
顾云菲道:“我都说了,还待调查,才可以下最后的结论。所以请你不要着急。”
顾云菲让其他警察把尸体抬出山去,她要留下来问芮蕲一些情况,做好笔录,毕竟芮蕲是第一个发现死人的。
芮蕲看顾云菲那样固执,不打算告诉他真相了,或者说他们警察根本没有把握,死者是这么死的,才没有告诉他。
芮蕲绝望地望着他们把尸体抬走了,本想冲上去,最后看一眼白布下的林静笃,但他从骨子里害怕看到她悲惨的面容。他相信,她的死会成为他一辈子的噩梦。
恶意
顾云菲打开记录本,走到芮蕲面前,问道:“你为什么出现在这荒山野林里?”
芮蕲痛苦道:“我本来是来找林静笃,她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姑娘。我刚把车停在她公寓附近,看她朝山林跑了来,我便跟随她进了山林,希望跟她相遇。”
顾云菲道:“这样说很合理。”
芮蕲不好气道:“本来就是这样的。”
顾云菲道:“你是怎样发现尸体的?
芮蕲道:“我跟林静笃进了山,很快跟丢了。我刚要进峡口,就听到了枪声。我想看看是谁在开枪,我进了峡口,先是看到被砸死的人,伏在狙=击=枪上,然后我朝枪口的方向走去,看到林静笃胸口中枪了,不远处躺着的外国人也死了,虽然胸前有血,但我没有看到伤口。天呐,警察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呀?”
顾云菲道:“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所以你老实回答我问题。你是先听到枪声,才进了峡口,看到尸体的?”
芮蕲道:“是的。”
顾云菲道:“听到枪声到发现尸体大概过了多长时间?”
芮蕲不加思索道:“不到3分钟。”
顾云菲道:“你首先发现伏在狙=击=枪上的尸体,那你发现另外两具尸体,又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我看有人被砸死了,之前还听到了枪声,我怕林静笃有什么危险,我立马去寻找她,不到一分钟,我就发现了林静笃和外国人的尸体。”
顾云菲道:“有没有看到什么人?”
芮蕲肯定道:“没有,一个人影也没有看到。”
顾云菲若有所思道:“既然没有看到什么人,那就好解释了!”
芮蕲道:“怎么解释?”
顾云菲道:“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有什么需要我会随时联系你。”

2mxec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討論-320,野地情人謀殺案:第十二章 瞄準(3-pp72r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老头把那副画拿到巴黎最大的画展上去展览,画面独特的让人震撼,特别是女孩突然从麦浪里出现的那一刹那,被老头画的恰到好处,像女神忽然降临。由此,老头一举成名。
“《麦·女孩》这副画被媒体争相报道,为此画家还活着的时候,画的价值在短短几个月,就升值到了近千万法郎。……还在上高中的少女看到《麦·女孩》这副画,不想画中女孩竟然是她自己。于是,她主动找到画她的画家,希望自己能做他的模特。画家拒绝了她,他画画从来不要模特。但画家诚恳地向她表明他爱上了她,从她在麦田里出现的那一刻起,瞬间迸发的爱让他产生了画画的灵感,画了一辈子的画,半点名利也没捞到。因为她的出现,他的境遇改变了,现在不再是一个贫穷的老头了。他相信——那个女孩,不仅貌美,还是他的福星。她被他才华所征服,也爱上了他。总之,画家和少女相爱了,并结了婚。三年后,画家杀了少女。”
林静笃作出惊恐的样子,伸了伸舌头,惊叹道:“画家杀了她?”
尼采的幽灵神色伤感,说道:“因为……画家发现,少女单纯的美永远留在了他的画中,却不存在于他现实的目光里。
“少女脾气暴躁,不讲道理,想着法子跟画家赌气。她竟然不知廉耻地把一个年轻小伙子带回家睡觉,还拿他的钱赌博、吸毒,不再有心思上学。总之,少女的种种劣迹——让她看起来像一个小丑,跟画中精灵般美丽的样子背道而驰。画家绝望了,他觉得他爱上她,简直就是在自我毁灭,他不再有灵感画画,时时处于自责。——他只应该画她,不应该认识她,那样她的美不仅仅会留在画上,还会铭刻在他心上。他觉得她的出现,让他失去了很多东西,他要杀了她。他割断了她的喉咙。她呼吸停止的那一刻,画家才真切地感到轻松,似乎这样,他心中只有了画中的美丽少女,现实中的少女自始至终没有出现过。
“贝蒂被李麦拉写的这个故事深深地吸引了,读了不少三遍,还喋喋不休地把这个虚构的故事讲给他的朋友听。当然,最令贝蒂得意的是他勾引上了编造这个故事的李麦拉。若她单纯只是他家管家的女儿,贝蒂是不会爱上她的,因为她并不美,不像你是一个东方尤物。她凭自己那点才华,生性高傲,一般的男人轻易接近不了她。自从李麦拉被贝蒂吸引后,再也没有心思写小说。她认为她得到贝蒂,就得到了世界上的一切,内心非常充实。以前,她写小说完全是为了排遣空虚。
“李麦拉被贝蒂的魅力所吸引,如获至宝一样珍惜着他。她放弃自己的一切,只为全身心地爱贝蒂。贝蒂就像一味毒药,控制着李麦拉。本来她是一个了不起的小说家,因为她对贝蒂浓烈的爱,她的灵感被消磨了,再也写不出来任何东西。但她并不感到沮丧,每次参加派对时,她喜欢她的身份是贝蒂的情人,而不是让人膜拜的作家。
完美 人生 小說
“贝蒂满足了她那份心,参加上流社会的任何派对他都会带上她。她是一个完美的女人,贝蒂也愿意把她介绍给他的任何一个朋友。他为他有这样的优质情人而感到骄傲。因为这个女人,也给贝蒂带来了麻烦。
“李麦拉的初恋情人是一个混球,一个肥胖的大块头黑人,看起来无精打采的,一副令人生厌的怂相。他认识李麦拉时,李麦拉还没有写小说。他们分手后的第二年,麦拉才开始写小说,并一举成名。她的混球初恋情人又找到她,死皮赖脸地要跟她和好。谁都知道他的目的很功利,他想分享麦拉的成功,那样他会有大把的钱花。
璀璨星宠:天王大人,相爱吧
“那个混球只是一个蛋糕师,不求上进。李麦拉当然不会答应跟他重归于好,当初是他抛弃她的。那时候,李麦拉很穷,他竟然深夜把她赶出家门,流浪到街头上。因为他绝情寡意,她一直记恨在心。
“混球被李麦拉拒绝后,他愤怒了。他扬言要报复她。他觉得她伤害了他的自尊心。他无耻地找到李麦拉的新欢贝蒂,恶毒地嘲笑他,并说些不堪入耳的话来辱骂他们,让贝蒂愤怒至极,真想扭断他的脖子。
“贝蒂以为不理睬那个混球,他就会罢休,不再打扰他们的生活。不想他提了一把剔骨刀找上门来,要跟贝蒂单挑。贝蒂不想跟他这种人渣计较,一直躲着他。李麦拉知道他是一个地痞流氓,真要跟贝蒂动手的话,他会使诈,不会让贝蒂赢他的。
“李麦拉为了保护贝蒂,时刻跟在他身边,如果那个混球真要跟贝蒂动刀的话,她心甘情愿为贝蒂挡刀子。最后,是贝蒂为她挡了刀子。
“李麦拉在一个酒吧偶遇上那个混球,他们争吵了起来。李麦拉警告他不要打扰他们的生活,她跟他早已没了瓜葛,否则,她会报警。可那个混球并不罢休,扬言要纠缠她到底,让她一辈子不得安宁。李麦拉本来性格就火暴,顿时掴了他一耳光。她惹怒了那个混球。因为……他觉得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女人掴耳光,是奇耻大辱。他二话不说,拔出他随身携带的剔骨刀,愤恨地要砍死李麦拉。他举刀砍向李麦拉时,贝蒂上前推开麦拉,为此,刀落到了他的背上了。贝蒂的背被砍了一个大口子,顿时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
“那个混球看自己砍伤了人,害怕负责任,逃得无影无踪。贝蒂伤的不轻,他的背被砍了一个很深的口子,住了半个月的院,伤口才愈合,留下一个大的疤痕,呈蜈蚣形。
“李麦拉更爱贝蒂了。她认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愿意用生命来保护她的男人,她感到自豪。她还向世人宣布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得到了世上最珍贵的东西——爱情。她像一个伟大的公主一样,生活在她的美好世界里。贝蒂却像冤鬼堕入了地狱,时刻痛苦着。

0ks07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314,野地情人謀殺案:第九章 心魔(2)推薦-o0hxi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忽然,她觉得有些冷了,不得不添上一件衣服,然后双手抱在胸前,又回到窗前,凝视远方——似要看清世界尽头正在发生什么。
有些事谁也无法理解:她忽然情绪高涨,激动若狂,歇斯底里地想见尼采的幽灵,使她不再怀疑,他不会因为一场雨,而失信于她,他会按时在山野等她。
她想证实她的想法:尼采的幽灵会不顾风雨到山野等她。毕竟他们的约会刚刚开始,爱情还没有完全枯竭。尽管他说他超脱了爱情,她相信那只是他信口开河。因为……他的感情是那么丰富而有激情。
林静笃慌忙地穿上一件粉色连衣裙,雨伞也不拿,直接出门,步入雨帘,向别墅后的深林狂奔而去……
珠子一样的雨滴打在她脸上,让她睁不开眼。
她撞到了一个人,他在峡口遇见过。这次,她还是没跟他说话,而是擦肩而过。这个人正是已经守候在峡口的李侦探。
眼下,林静笃只想赶快证实她的疑惑,尼采的幽灵会不会冒雨在那等她……其它任何事都与她无关。
林静笃浑身都湿透了,头发贴在额头和脸庞上。
出门时,她鞋都没来得及换,趿了一双人字拖,路上滑滑的,她摔了好几个跟头。她却像一个人人膜拜的勇士,摔倒了爬起来,跑不到几步,又会摔倒,又爬起来……就这样,她跌跌撞撞地到了峡口。
她透过雨帘朝榛子树下张望,心里一震,像得到“精神恢复剂”,一阵狂喜。
——原来尼采的幽灵口是心非,他没有超脱爱情,他爱她,他不顾风雨地早早地来等她了。
尼采的幽灵像武侠中的武士,盘腿坐在雨中,耐心等待相约跟他比武的人到来。神情镇定,好象全世界都由他掌握着……
尼采的幽灵——压倒了她的思绪,犹如一次急刹车,把她所有的思想都给控制住了,只想上前跟他拥抱——疯狂地、肆无地拥抱,感谢他给她这个惊喜,会冒雨等她的到来。她爱他,他的一举一动——让她觉得爱他是理所当然。因为,他给了她爱的回报——他不顾风雨等着跟她约会——这是爱的细节。许多时候,真情就体现在细节上。
她激动地跑到他面前,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水,说道:“——我以为你不会来的。”
尼采的幽灵站起身来,紧紧地抱住她,轻声道:“我还担心你不来了,昨天,我好象惹你生气了。”
林静笃道:“是的,是惹我生气了,而且我还不打算来了。”
尼采的幽灵道:“我理解,你不来我也不会怪你……但我会失望。”
“不知道为什么,我离不开你了。”
“你没有说谎,你确实离不开我了……你为了尽快见到我,都没来得及穿一双合适鞋子,就趿了拖鞋”
林静笃不禁害羞的脸红心跳……她竟然为了尽快见到一个男人,不顾体面,就出了门,然后向人投怀送抱!
尼采的幽灵擦去她额头上的雨水,额头发烫,像炽热的火焰,问道:“你很热吗?”
林静笃微微喘气道:“是的,好热,我跑的太快了。”
他们在雨中紧紧地抱在一起,窃窃私语……雨滴打在他们的头上、肩膀上和背上,但这并不影响这对恋人亲热,反而增添了浪漫的氛围。
峡口处,有四只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们……他们却毫不知晓。他们似掉进爱的深渊,已经顾不了深渊外的世界了。
在峡口偷窥这一幕的人,终于爆发了。
当然只有其中一个人变得情绪激动。因为,他真切地目睹了他心爱的女人被一个异国人俘虏了……
他,就是吴藻。
吴藻和李侦探一起来跟踪林静笃,本只想来看她一眼,以解他的相思之苦,不想遇上这么难堪的事:男人和女人没了廉耻,简直就是伊甸园里偷吃禁果的亚当和夏娃。
他情不自禁地操起脚边的一块石头,凶光毕露地要上前拍死他们。
李侦探连忙从腰间抱住他,苦口婆心道:“吴总,你不能为了一个女人,就要杀人,这样不值得。”
吴藻并不听他的话,愤怒的像一头大牯牛,挣扎着执意要去,今日不弄死他们,他誓不罢休。
“他们简直就是两条不知廉耻的虫子,我要活活砸死他们,让他们见鬼了才会称了我的心。”
吴藻平时的涵养,此时了无踪影,简直就是一个失去理智的地痞流氓。
李侦探紧紧抱住他,一再请求他冷静,一定要冷静。
吴藻真切地像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疯狂地要摆脱李侦探。
李侦探是一个大个头,矮小的吴藻并不能轻易占上风。
他们重重摔倒在地上,吴藻连忙爬起来,乘机溜掉。李侦探敏捷地抱住他的双腿,他又栽了一个跟头,膝盖磕在尖尖的石头上,痛的他一时不能爬起来了,只得绝望地坐到地上。
李侦探怕林静笃他们发现,慌忙扶起吴藻,焦急道:“吴总,我们快走吧!我们怕是要惊动了他们。”
吴藻的心都碎了,再计较也是徒劳。
越少爷的傻白甜丫头 九阳绾儿
吴藻绝望地推开他,踉跄着冒雨前行。他隐忍着膝盖上的疼痛——血液染红了他的裤管,艰难地迈着步子。好几次他摔倒了,李侦探拉起他,他强行挣脱他的手,痛苦地摇晃着身子一高一低地走着,似一个受伤的战士,逃离血腥的战场。
终于,他们来到了停在公路上的车子旁。
吴藻稍微平静了一些,不顾浑身湿透,钻进车里,双手钳子般握着方向盘,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他。”
李侦探坐到副驾驶上,问:“杀了男人?还是女人?”
吴藻怒视前方,坚定道:“杀了那个女人,无耻的女人。”
李侦探眨了眨眼,规劝道:“吴总,一定要慎重考虑,对你来说,那个女人无足轻重,杀了她不值得。”
“我爱她,你知不知道?”吴藻失去理智地朝他吼道,口水混着雨水从李侦探脸颊上流到脖子上。他顺手拿起纸巾擦了擦,并不答话。

e456a精华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起點-297,野地情人謀殺案:第四章 躁動(2)看書-dyb9y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去医院干什么?”林静笃开玩笑地问道,“难道你又要去打胎吗?”
陈忧子不好意思道:“不是,是安胎!”
“什么?”林静笃尖叫道,“你打算生孩子?”
陈忧子道:“是啊!”
天啟傳說 冬走
林静笃道:“你还是让你男友林南陪你去好了!”
陈忧子道:“不是他的孩子……让他陪我去,不是找死吗?”
林静笃道:“几天不见,你就换男朋友了?”
陈忧子道:“是的,我换男朋友了。我还打算嫁给他,并且给他生孩子。”
林静笃道:“你脑子有病啊!——这么年轻就做妈妈。”
陈忧子道:“你到底陪不陪我去?”
宠你有瘾:邪性BOSS的失忆小猫
林静笃道:“不去,我没时间。”
陈忧子道:“你在那里?我去你公司和出租屋都找不到你。”
林静笃道:“我们一个月后见面吧!我现在正给自己放假。”
陈忧子道:“你究竟在那里?就你一个人吗?”
荒古上尊 江疤兒
林静笃道:“是的……我一个人,我想单独在外住一个月,好好安静一下。”
陈忧子道:“告诉我,你在那里?”
林静笃道:“我妈妈都不知道我在那里——”
白大地 懒人一个
陈忧子道:“那你更应该告诉我,你那天要是出现意外,我替你报警的时候,也好知道地方啊!”
林静笃道:“别贫了,我挂电话了。”
陈忧子道:“我是说真的,你应该告诉我你在那里,我有时间来看你。你我无话不说,我偶尔过来跟你说说话,不影响你静心养神的。”
林静笃道:“好吧!我正想听听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呢!”
陈忧子道:“别罗嗦了,告诉我,你在那里?”
林静笃道:“G区L街紫荆公寓3栋201。”
陈忧子道:“哦,记住了,挂电话了,我要出门办事了。”
林静笃道:“别……别忙挂,你不是要跟我谈谈吗?究竟要谈什么呢?”
陈忧子已经挂了电话。
林静笃放下电话,心里有些失落,先前发誓不要把她这个月的行踪告诉任何人,但还是被陈忧子知道了。陈忧子知道了,等于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这样的话,她远离城市喧嚣、人情世故的计划就落空了。
天盗克星 方隆浩

林静笃妈妈就是这样一个女人,遇上不如意的事,就会从她熟悉的人群中消失一段时间,然后又以饱满的精神回到生活、工作的原点。她继承了她妈妈的这个习惯,所以,她妈妈并不多问她究竟去了那里,只想她好好缓解内心的苦痛,尽快回到她应该面对的现实中心。
林静笃陷入了沉思,神情变幻无穷,看来她的心境像股票k线图一样波动着。
归元化仙 妙笔书生
她在思量明天要不要去见尼采的幽灵。尽管她不了解那个异国人,却又强烈地想再见到他,他的神态使她心神不宁,急于想了解对方。
她回忆着他们短暂的见面,他们的目光总不时地相遇。那时,她明确地感到一股热潮从心上急流而过。
尼采的幽灵闪烁着热情的双眼里,她读懂了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她占据了他的心扉。
尼采的幽灵时刻都在关注她,似要把她吞掉,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想到这,她猛地打了一个寒战,他那独一无二的双眼里似乎潜藏着某种神秘——一好象跟危险有关,依约有杀气搀杂于那温和的目光中。
那明明是一个单纯、温顺而健美的小伙子,怎么会很有杀气呢?林静笃觉得自己多疑了,那只不过是对陌生人的一种防范本能罢了!
因此,尼采的幽灵诗一般迷朦、深沉的模样,激荡着她的心魂,荡涤着她的愁闷。此刻,她的心跳,只为他而跳。
眼下,对她来说,她的处境瞬时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她可以生活在其中的世界已经被创造了出来。在这之前,一切都是那样的空幻、虚假、无味,简直一无是处、一塌糊涂。现在变得她可以体验到现实对她的眷顾了——她心灵的船舶找到了停靠的河岸。所以……她不能失去明天跟尼采的幽灵约会的机会。否则,留下的遗憾,又将重新把她推向绝望的旋涡。
林静笃一整天都在调整情绪,思索如何打扮自己,明天能够以全新的面貌面对尼采的幽灵。尽管她心情是矛盾的,但尼采的幽灵对她的吸引力占了她理智的上风,她要义无返顾地去跟他约会。
这日,黄昏,芮蕲去医院看他病重的奶奶,偶遇滑雪认识的马卓。
芮蕲老远看见他把一个女孩扶到车上,然后去车的后备箱里拿东西。
芮蕲赶忙上去跟他打招呼,马卓拿出一个陈旧的塑料袋子时,一张照片飞落到芮蕲的脚前。
芮蕲拾起照片看了看,是林静笃,兴奋地问道:“是林静笃呢!你认识她吗?”
马卓不自在地撩了撩他那柔顺的头发,吞吐地告诉他,林静笃是他的前女友,刚刚分手的。
芮蕲望了望车上的女孩,一时明白了什么。
恶魔总裁别追我 石头剪刀布
芮蕲道:“我明白了。你跟林静笃分手后,又找了新的女朋友,车上那个女孩应该就是你的新欢?你长得很帅,总有各种不同的女孩看上你。”
马卓道:“不是我帅气,我是爱情专家。”
芮蕲道:“好,你是爱情专家。告诉我,你和林静笃分手,是谁提出的?”
马卓道:“我留了一封信给她,然后我就走了。”
芮蕲道:“你悄无声息地走了,她没找你吗?”
马卓道:“我骗她说,我去上海了。”
芮蕲道:“——她肯定伤心的要疯掉了。”
马卓道:“你认识她吗?若你是她的朋友,你有时间打电话安慰她一下。”
芮蕲道:“我给她打过一次电话,难怪听她声音那么低沉。”
马卓道:“噢……是吗?静笃是一个好姑娘,她会找到幸福的。”
芮蕲道:“你明明知道她是一个好姑娘,还这样伤害她?”
马卓道:“我体内的荷尔蒙不争气,总让我不能专心致志地对待一个女人。”
芮蕲道:“好了,不跟你说了,我去看奶奶了。”
马卓道:“有时间,我也会去看芮奶奶的。”

iue1s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296,野地情人謀殺案:第四章 躁動(1)相伴-k911e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林静笃说:“最近,我心情不是太好,杀人这种惨事,最好少听,会增添我内心的愁闷。”
尼采的幽灵说:“明天这个时候,我到这里来等你。我希望你听我的杀人故事,不,是我朋友的杀人故事。全世界的人我只想转述给你听。”
林静笃犹豫了一下,问:“为什么只想转述给我听呢?。”
“你像山间的小鹿一样迷人可爱,我想用奇妙的故事搏得你的欢心。”尼采的幽灵道,并直勾勾地望着她。
藍天下的擁吻
“你好怪!——怎么会想着用杀人故事搏得我的欢心呢!” 林静笃闪动眸子道。
“要用花吗?那太老套了!”尼采的幽灵自信道,“——我朋友的故事会把你引入到另外一个世界。”
林静笃起身朝前走了几步,说道:“如果我明天改变主意的话,这个时间我会到这来找你。”
胡鬧的胡鬧
尼采的幽灵虔诚道:“——我希望在这没有污染的山林里再见到你!”
“我想我们不会再见面了!”林静笃说完,转身离去。
“我有预感,我们明天还会见面。”尼采的幽灵对着她背影道。
林静笃小跑起来,没有答他的话。
林静笃简直像一朵新开的苹果花,新嫩、迷人。黑黑的飘逸长发像美人鱼的尾巴,令人遐想。还有一双黑色的大眼睛,眸子闪烁有光。长佻身材似童话里描述的仙女,令人勾魂摄魄。想到这,尼采的幽止不住心情激荡,一股温和的火焰在他皮肤下燃烧。他庸懒地靠着榛子树,无止境地想入非非。
林静笃狂奔到家,浑身大汗淋漓,稍稍歇息,进浴室冲凉。
她不喜欢热水,莲蓬头里的冷水打在她嫩滑的肌肤上,冲走了疲惫和脏物,只剩下舒适。
她关了水,把馨香的沐浴露擦到身上,白色泡沫使她的身子若隐若现,似兰花若染,洁白、无暇。
官家庶女 壹溪明月
她失神半晌,又打开水龙头。
她伫立在水帘下,一动不动,双眼紧闭,沉醉于缥缈的思绪中……久久地,久久地,她都没有动弹一下。
原来,她脑海里全是尼采的幽灵的影子——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尼采的幽灵是一个漂亮的小伙子,双眼有神,神情真挚,容光焕发,年轻气盛。单是他的长相就有那么大的魅力,让她整个人,整个灵魂,连同她的思想,统统都要被他吞噬了。
强娶豪夺:首席总裁不好惹 苡北
此时,爱情的种种微妙,欲念的种种放肆,从她心灵深处升腾起来。她知道,她一眼看上了那个外国小伙子——尼采的幽灵。他形体美好,相貌完美,加上他们在那么美丽的山野偶遇,具有童话色彩。
她承认,尼采的幽灵像一个独一无二的王子,让人膜拜。她骨子里希望自己是他心目中的仙女,是的,应该是的。不然,他不会用杀人故事吸引她明天还去跟他见面。如果明天见了面的话,就会有后天,大后天,还可能会一辈子跟他见面。
她预感到,他们再次见面,肯定会发生点什么。
倏忽间,她心魂根蒂里埋伏着的那种官能的羞耻——一种古老的身体恐惧——像火一样毁烧起来了,并烧掉了她内心的其它烦心事,只剩下尼采的幽灵的美。
美——是天才的一种形式,实际上就属于天才,因为美不需要任何解释。她希望借助那从天而降的美,治疗她心灵上的创伤。她相信,美还是一剂良药,至少现在,尼采的幽灵的微笑,消融了她心底的愁闷!
忽然,她感觉有些冷了,不得不关上水,用浴巾擦干身子,穿上浴袍,出了浴室。
浴袍是粉色的,把她白皙的皮肤衬托的额外动人。 她一向注重自己的穿着,无论是外出的穿着,还是家具的服饰,都属于有档次,品味非常。
獸撩嬌妻:狼性老公難伺候
她站到穿衣镜前,作欣赏状,凝视镜中自己的模样,还算满意……脸上皮肤嫩白,毫无瑕疵。眼睛、鼻子和嘴巴称得上性感。她索性脱掉浴袍,转着身子,看自己的胴体。上天很优待她——她也应该感谢上天,给了她一个迷人的身体,还有出众的容貌。
曾有画家出高价,希望她做他的人体模特,她拒绝了。原因是那样做毫无意义,她自己得不到任何好处,尽管画家开价阔绰,可钱是她不想要的。
她想要什么呢?
她当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上天的杰作。因此,她希望这份杰作像琴一样,能够弹奏出美妙的爱情之声。
美妙的爱情——多么可笑的奢望。她那么爱马卓,身心都奉献给他了,他还是悄无声息地走了,而且还是为了别的女人。想到这,她的脸色忽然变得阴沉,穿上浴袍来到客厅。
她歪坐在长形沙发上,思绪着,该怎样度过这一天?她到这来是放松的,寻找宁静的快乐,丝毫不要让过去的伤心事影响到她的心情。
这时,手机响了。
吴藻发短信向她道歉,那天晚上不应该冒犯她,还说了一大堆在林静笃看来是废话的话。林静笃没有回应他。吴藻是她这辈子不想交际的人,那怕跟他多说一句话。
神裔 雨歇风檐
她皱了皱眉头,刚放下手机,她妈妈打来了电话,需要她的一个保证。林静笃誓言旦旦地跟她保证,休整一个月后就会重新面对生活。她妈妈犹豫一阵,说了一些令林静笃费解的话。她妈妈说她有些累了,有些撑不住了。林静笃以为她妈妈一个人过得太累,需要找一个伴儿。她奉劝他妈妈找一个她觉得不窝囊的男人跟她过。她妈妈认为这是女儿不应该关心的事,于是挂了电话。
林静笃刚放下手机,收神考虑接下来一个月怎么度过时,她的闺密陈忧子又打来了电话,要她陪她去医院,同时,她还想跟她谈谈。
九倾
此时,她内心慌乱,骨子你不想跟任何人说话,但听闺蜜的语气,好像遇上什么麻烦了,还是隐忍着,跟她把话题说了下去。

ce3ra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討論-295,野地情人謀殺案:第三章 美男(2)-w2cpk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他们又走了一段路,峡口豁然开朗,眼前出现一片圆形空地,四周悬崖高耸,恰好在这片空地上留下阴影。笔直的悬崖脚下,泉水汩汩涌出,如一汪清潭。潭底砂石洁白如雪,潭边长了一棵蘑菇形状的榛子树,因不受大风袭击,且吸收甘泉滋养,所以枝繁叶茂。浓浓树荫下是茸茸的细草,简直就是天然床铺。
“真是天然好景致。”林静笃感叹道,且索性靠着榛子树,庸懒地坐下,无所顾及地享受自然风光。
斗龙战士恋爱时的我们 末画情缘唯爱铜
半夏之青春
尼采的幽灵道:“这里适合男女约会——”
这句暧昧温情的话,让林静笃把整个世界都抛到脑后。她的面孔呈现出柔和、愉悦的神色,好象那是她心灵受伤后唯一的栖身之地,体验到一种纯粹的幸福。尼采的幽灵温柔的眼神,迷人的举止,如波涛汹涌流入她的心扉。
尼采的幽灵用飞蛾般摇曳不定的目光凝视着她,她不自在地问道:“你经常跟女孩在这里约会吗?”
“没有,”尼采的幽灵失望道,“在中国住了一个月了,还没遇上一个令我着迷的女孩。”
前桌的女孩
林静笃遗憾地耸耸肩道:“荒山野林里怎能遇上好女孩!除非你生活在童话世界里……有一天,你在深林漫步着,可能忽然遇上一个可爱迷人的仙女,两个眉来眼去,对上眼儿,然后来上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尼采的幽灵笑了笑,笑容点缀着他的眉毛和下巴。这些美丽、优雅和精确的曲线,具有生命本质的强大魅力,林静笃偷偷地仔细瞧了瞧他,他身上强烈的吸引力——不禁让她内心激荡。
尼采的幽灵漫不经心地说:“上帝真是很眷顾我,让我在山林里遇到了仙女。”
林静笃明显感觉的到,眼前这个人在传达着什么——
“是吗?”林静笃闪烁着慧黠的眸子,憧憬道,“我真想自己就是一个仙女,而且是一个没有烦恼的仙女。”
尼采的幽灵虔诚道:“——你就是童话中的仙女。”
网游之无敌高手 夜色白羊
林静笃的脸刷地一下变红了,不自在地转变话题说道:“你还是静静地体验这里的风景吧!别幻想了!凡人怎么可能是仙人!”
名门艳旅
尼采的幽灵道:“好啊,我们谁都不说话,只是默默地享受这里的天然风景……一直望着前方,不许四处看。”
林静笃点了点头,双眼充满快乐。
空气清新,布谷鸟在嫩枝上高歌欢唱,大地万物正蓬勃生长,稀薄、轻柔的潮湿晨雾在四周滚动,花草树木上抹着白色的露水,枝叶在灰白的空气中泛着黑色的光泽。高高的树篱像幽灵一样闪闪发亮,真是一个充满新生命的清晨。
“仙女——你就是我要找的仙女。”尼采的幽灵突然发话道。原来他设了一个小小的圈套,等她专注于风景时。他仔细地打量了她,自始未看风景。
林静笃嗔怪道:“你戏弄我!你趁机在偷看我。”
殘花夫人 傾倒眾笙
尼采的幽灵道:“我没有戏弄你。——这只是一个浪漫的小游戏。”
林静笃指着前方一处杂乱无章的草地,说道:“你看那里有一片草被压弯了,好象有人到这来休息过,确切地说,有人在那片草上躺过。”
尼采的幽灵笑笑道:“那是我躺过的地方!——我经常来这里,躺在草地上回忆一个朋友给我讲的杀人故事。”
九魂九魄
林静笃惊疑地问:“杀人故事?你的朋友杀过人吗?”
“是的,那是我平生听过的——最刺激、最惊险和最逼真的故事,比电影小说好玩多了!”尼采的幽灵道,“他生动描述的杀人场景,简直像精美的画面,在我脑海烙下印子,永远都抹不掉了。”
林静笃皱着眉头,惊讶道:“杀人场景像精美的画面!我觉得……我觉得这个比喻太残忍了一点,对死者不公平。”
“一点儿也不残忍,那是非常美的场景:年轻、性感的女人倒在鲜红的血泊里,像怒放的玫瑰,漂亮极了。还有她们苍白的脸,像蜡,可以点燃的白蜡。”他陶醉道,似在讲自己浪漫的艳遇。
这话听起来令人震悚,林静笃的神经不由微微绷紧,眉头紧皱,结巴道:“你说这话,好……好象……没有人情味,给人留下不珍惜生命的印象”。
“你好象很害怕杀人?”尼采的幽灵道,“但我要告诉你,一个人体验不到自己死亡,体验别人的死亡,可以让你的心智和心灵变得完整。”
林静笃呆望着他,觉得他说的那话毛骨悚然,似乎不是出自眼前这个异国绅士的口里,而是恶徒的梦话。
尼采的幽灵望着她的眼睛道:“我看你双眼隐藏着一抹忧郁,最近应该遇到了不开心的事了,才一个人到这深林里跑步的,释放心底的怨气。”
林静笃问:“你……你怎么看出来的?”
尼采的幽灵道:“——你一直都心事重重的!”
林静笃说:“我想我应该回去了。”
尼采的幽灵问:“不想听听动人的杀人故事吗?我希望跟你分享那美妙的故事。”
林静笃惊讶道:“动人?杀人了还动人?”
终焉I 暮存
尼采的幽灵道:“我想把我朋友讲给我的杀人故事讲给你听——人有时候死,也是因为一件动人的事而起的。”
林静笃问:“你的意思是有时候死比活更动人?”
尼采的幽灵闪烁着虔诚的眸子道:“是的。我想跟你分享我听来的杀人故事。……我想你会像看电影或小说一样,陷入其中。你会爱上我给你转述的故事,当然,我也希望你爱上我。”
林静笃向他投去一瞥,双颊泛起淡淡的红晕,恰似玫瑰在镜中的映象。
茅山道
林静笃站起来,说道:“我真的要走了——”
尼采的幽灵问:“你不想听我给你讲杀人故事吗?”
剩女挑釁:誤踩總裁底線
林静笃疑惑地问:“你想用讲故事留住我?”
尼采的幽灵坚定地答道:“——是的。”
林静笃说:“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听你讲杀人故事。”
尼采的幽灵望着她的眼睛说:“你不像一个优柔寡断的人!”

zbtpg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邊謀愛邊偵探討論-294,野地情人謀殺案:第三章 美男(1)讀書-9x2ga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男人美滋滋地望着林静笃出神,一阵愉悦涌上他的心头。
她避开他多情的目光,探看他手中的榛子花。
“你会说中国话吗?”林静笃问,脸上泛起了红晕,羞涩动人。
他点了点头,动作有一种宁静,压住了她内心的激荡。
林静笃正寻思如何跟他交谈时,他首先发话道:“刚才我跟你用中文说了话,难道你忘记了吗?”
林静笃面对眼前这个陌生异国人,一直在走神,不想被他觉察到,脸色不禁变得绯红,似刚喝了酒。
林静笃不知如何回答他时,他打破尴尬,凝望着她道:“在这遇见你,我很高兴。”中文相当流利,让她好像听到从小长大的伙伴在说话。
“你手中的榛子花很漂亮——”林静笃不自然地望着他手中的花说,但不忸怩。
“这是一株雄花。雌花上有长而尖的小红柱头,这株却没有。”他说,目光一直落在她脸庞上。
她亲昵而顽皮地端详了他一阵,微笑道:“你好象对花花草草了解不少呢?”
“一点皮毛而已,”他那充满磁性的声音问,“你叫什么名字?”
“林——静——笃。”她一字一句地答道。
“‘致虚极,受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这是老子的话,我想你的名字应该就出自这里吧?”他得意道。
林静笃瞪大圆圆的眼睛,惊讶道:“原来你是一个中国通,这你都知道?我的名字确实出自这里,爷爷给我取的。真是不可思议,你竟然对中国的古文化还有所了解。”
“我是法国人,在法国的时候,我们家管家是一种中国人——一个博学的老头儿。我的中文就是他教的。他还介绍了很多中国书给我看,像什么孔子、老子、庄子和孟子等等。”
“哦”林静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问:“你有中文名字吗?”
“有,”他说,“你们中国古语不是有一句话叫‘为者常成,行者常至’吗?所以我名字叫常至。我们家的中国用人姓李,我跟他姓,所以全名叫李常至。”
林静笃赞扬道:“哦,很好听的名字。”
他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林静笃又道:“你的棕色头发很好看。”
瞳目诸神黄昏
他道:“很多法国人的头发都这样,不足为怪。”
林静笃望着他蓝色的双眼道:“看你落落寡欢,好象非常孤独。”
“不可思议!你一眼读懂了我。”他有些激动地说道,“我不喜欢跟人打成一片,因为,孤独能让人得到一切——除了精神病。这是尼采说的话。”
林静笃道:“尼采确实得到了一切,包括精神病。”
步步危情:老婆,求复婚 粉豆barbie
他道:“但我欣赏尼采孤独的境界。所以,我给自己取了一个外号,叫尼采的幽灵。我希望你叫我的外号,不要叫我李常至。”
“尼采的幽灵,这个名字好奇怪。”林静笃问,“你没有法国名字吗?”
他皱着眉头道:“有,但我忘了——”
fateohbiwsj
林静笃惊讶道:“忘了?不可理解,你是法国人,怎么会忘记自己的法国名字呢?”
“我只是不想再提起它,”他嘱咐道,“——记住了,我叫尼采的幽灵。”
他不再说话,而是蹲下身来,采了一朵紫色的花儿,递给林静笃,温情道:“——送给你!”
红袖江湖之醉花荫 雪妖小蝶
林静笃接过花,放到鼻子前嗅了嗅,淡淡的香气刺激着她的心灵,她被他小小的举动感动了……
尼采的幽灵为自己能打动对方而洋洋自得着……
在林静笃眼里,他卓越非凡,英俊潇洒,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静谧,有一种极端的不贞洁,也许正因为如此,反而是贞洁的。
林静笃心脏禁不住突突狂跳,索性坐到一块石头上,做出她并不马上离开的举动,她想给自己更多的时间,了解眼前这个异国人。他正凝视前方,似被什么东西吸引了!
林静笃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瞥见前方有一块绿油油的草地,上面开着各样颜色的小花,如同一副绚丽璀璨、色彩斑斓的油画,壮观的景色吸引着他煽情的目光,都忘了跟她说话。
“那片草地,像绿床!”林静笃站到他身边,温和道。
女市長迷途沈淪:權鬥(全本)
“不,不,那是太阳和大地结合的产物。”尼采的幽灵一本正经道。
“你是说草地是太阳和大地的儿子吗?”林静笃问。
“你又错了,那是他们的女儿。只有女人的阴性美,才能吸引人的眼球。”尼采的幽灵说。
“也是……那片草地看起来美不胜收,却柔弱不堪。”林静笃说。
“像你们中国的古典美女林黛玉。”他回头望着林静笃说。
“哇,你还知道林黛玉啊?”林静笃骄傲地说,“她可是中国古代文学里的名女人之一啊!”
“——其实你说那像绿床,还真说对了。如果说那是我的床,就更对了。自从我来到中国,居住在附近的别墅那天起,我每天都到这来躺上半日,仰望着天空,胡思乱想,很是惬意。”尼采的幽灵说。
“呃……你真有闲心!”林静笃说。
“应该说我无所事事——”尼采的幽灵无奈地说,“我好象天生毫无事情可干,从小未曾为生计疲于奔命,反而还比我见过的任何人的日子都过的舒坦。”
“我想你应该是一个富家子弟。”林静笃猜测道。
尼采的幽灵沉默不语,似乎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于是,林静笃转变话题说:“草叶那么绿嫩,附近应该有水源。”
尼采的幽灵饶有兴趣地说:“我带你去看看,那是一片很美的地方,有小溪,有天然湖泊。”
林静笃紧跟着尼采的幽灵,穿过一片灌木,看到一条小溪,好象从高耸的悬崖之间的峡口流出来的,汇集到一个椭圆形的湖泊里。
林静笃望着清澈的溪水说:“如果我们溯流而上的话,必定找到清澈的水源,不会有青苔的那种。我们还可以躲在岩石间歇凉,享受自然风光。”
他肯定道:“是的,那有你说的那样迷人、舒适。”

© 2021 燕鑫書庫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