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oea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起點-409 習慣有好有壞相伴-qky6r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休息了一天,张凡他们和扎克斯坦一起登上了直飞茶素的飞机。
扎克斯坦也是铁了心了,深怕张凡反悔。
一行人中,还有强生的大区经理。这家伙这次是真的上心了。以前虽然重视,可还没到上心的地步。
而这一次,强生经理是真的领略了一下张凡的厉害,所以这一次名义上是陪着张凡去茶素,其实人家是去茶素开分公司的。
强生在华国西北只在陕市肉夹馍的城市有分公司,连鸟市都没有,这次人家就打算直接在茶素弄个强生在华国的分部。
飞机上,扎克斯坦和张凡坐在一起。两人坐的是头等舱。
原本张凡他们出行都是坐经济舱的,因为他的这个级别,只能报销经济舱。也不是张凡坐不起,主要是张凡觉得在头等舱有点亏。
这或许就是医疗界和金融界的不同吧,比如飞刀的医生,坐头等舱的很少,就连商务舱的都不多。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经济舱。
机票是谁出的?是患者出的。
当得知人家金毛扎克斯坦坐的是头等舱,陈生不乐意了,赶紧给张凡专门换成了头等舱。
可老高在啊,张凡不可能自己去坐头等舱,所以陈生咬着牙给老高也换车了头等舱。因为按照老陈的理解,特种骨科和茶素人民医院的比拼这时候已经开始了。
總裁大人,別太壞 慕千凝
王亚男撅着小嘴,“陈院,你太抠了吧!”
要是其他医生说着话,老陈可要好好给上上艰苦朴素的党课了。
可王亚男是人张凡的女徒弟啊,据说还是大弟子。
不看僧面看佛面不是,“没票了,没票了,不然我就给你换到前面去了,你说说,你跟着你陈叔叔,什么时候吃过亏!”
老陈随口就把王亚男糊弄过去了,他这会的心思全在张凡身边的扎克斯坦身上呢。
欧阳已经交代了,能多了解就多了解一点,毕竟多了解一点,说不定能砍深一点呢,这都是真金白银的。
张凡和扎克斯坦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虽然看着是闲聊,可扎克斯坦这会被张凡都快气炸了。
张凡想知道的,想了解的,他就能用英语说出来,虽然磕磕绊绊的,但是意思还是能表达清楚的。
可轮到扎克斯坦问他想知道,张凡又不想说的时候,张凡就开始装着听不懂了!
真的是蔫人出坏怂啊,扎克斯坦气的牙龈都肿了。估计扎克斯坦肚子里早就用F开头的词语骂了张凡无数遍了。
飞机越过雪山,可以说是从华国东头飞到了华国的西头。
飞机终于落到了茶素机场。
张凡一下飞机,乖乖,欧阳弄的排场太凶了。不知道从哪个矿老板借了几辆大奔驰不说,还把政府接待领导的长红旗也给弄出来了。
黑色的一排车队,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茶素市医院,不是医院而是银行。
欧阳其实也是这个意思,要是平时,别说接张凡了,能派个120来都不错了。
可这次,老太太直接要把医院打造成一幅土豪的架势。反正老娘有钱,不差钱,想要花小钱把老娘打发了,门都没有。
也就是茶素没更好的车了。原本欧阳准备让开飞机过来,虽然茶素机场不让茶素医院的直升机飞过来,可这还是事吗?
主要是茶素的救援飞机让欧阳打扮的如同广告公司的通勤车一样,欧阳也有点不好意思,拿出来显摆。
但,一定会让飞机在医院飞几圈的。不菲都不是欧阳的本色了。
人的习惯很可怕。这玩意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
我能無限進階
茶素的领导一听市医院要举办什么会议,还要领导参加,茶素老大都想去鸟市开回去了。
主要是茶素医院现在太可怕了。以前的时候,他还能压制欧阳,现在直接没了办法,欧阳动不动就把领导往她办公室里带,办公室里的那幅字就是欧阳吓唬领导的法宝!
原本说好的,茶素不再给医院拨款,茶素医院也不用上缴国外患者在茶素市人民就医的就收入。
慕少,不服來戰 正月琪
结果被欧阳给赖了,不上缴这一条欧阳是认的,不用拨款欧阳也是认的,可她说医院不认可不拨款这一条。
老高天天来政府,如同上方的一样,见到领导就说茶素政府欠债不还。最后政府不得不拨了一半的款,说起来都是泪。而且现在据说张凡还上了总经理的名单,茶素医院更是打不得惹不得的存在。
所以当听到茶素医院邀请领导出席的时候,茶素的领导头都大了,他觉得茶素医院又要要钱了,这都成了条件反射了。
这就是习惯。其他不说,就说说普通人对待感冒的习惯,张凡在呼吸科转科的时候,就曾遇到过这么一个病号。
姑娘长的就不用说,特别漂亮,当时已经是深秋了,高挑的身材穿着黑色呢绒的半身开叉裙,纤细的腿上穿着紧身的黑色裤袜,微微中都泛着亮光。
微风吹过,裙摆随风舞动,腰肢带着秀发也随着秋风扭动,如果有飘落的金色树叶落下。真的,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这是一种风景。
可当姑娘靠近以后,就这种美感就没有了。因为姑娘咳嗽的如同痨病患者一样,哐哐哐的就像是要把肺都要咳出来了。
我的莫先生 白雲玉水
医生给姑娘说,天冷了,多穿点,姑娘为了身材穿的好像家里没钱买衣服一样。
医生说感冒了,轻易不要吃抗生素。结果姑娘又钱多的都吃到头孢吡肟了,这个药说实话,在医院里,不是副高职称的医生都是不让开的。
结果,姑娘不知道在哪买的,吃着吃着,一到天冷换季的时候,就如同移动中的颤抖机一样。
感冒到底是啥病。
其实,感冒分两种,普通感冒和流感。
而且,大多数感冒都是病毒造成的,不管是普通感冒还是流感。所以,你吃抗生素不光没用,还吃出其他细菌的抗体出来了。
如果是普通感冒,说实话,你就喝点白开水,等着自愈就行了。
如果是流感就要对症治疗了。
什么是普通感冒,什么是流感。说实话,别说一般不从事医疗行业的人了,就算是有的医生都分不出来。
不过,张凡知道自己内科不好,所以在呼吸科的时候,扎扎实实过了一边内科。
重生之以老服人
世嫁
用张凡总结的话来说:
普通感冒就是让患者有点乏,有点瞌睡,懒懒的没啥胃口。当然了,光懒懒的,可吃起饭来一顿能吃三四个猪蹄子,这就不是感冒了,这是懒病。
而流感,就会发烧,咳嗽,最大的区别是流感会传染,而普通感冒一般是没有传染性的。
很多人一发烧,就赶紧降温,其实不超过三十八度五,管都不要管,就大口喝水,用温毛巾护住脑袋就行了。
綜漫之弟弟難為 織姬
发烧是什么,发烧其实就是身体内的神经系统调高了温度,因为它也发现外来的病毒在身体内欢声笑语的生儿育女呢。
所以,它就调高体温。病毒其实和人差不多,如果天气超过四十度,人是不是也没心思啪啪啪了。
所以,记住!!感冒的时候轻易不要吃抗生素,轻易不吃镇咳药,抗生素不是万能药物!请把这个习惯改掉,就如茶素政府的领导一样,不要总把茶素医院当着是要钱的,人家现在也有能力自己出去找食了!
就在茶素领导犹豫,徘徊,想要去鸟市开会的时候,当天的央妈十套的早间新闻出来了。
领导一看,放心了,西装革履气势浩荡的去了茶素医院。

496hu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愛下-406 和我家領導去談吧讀書-sgjkz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医疗上的事,别说外行,就算内行翻车的也多的很。其实不光国内,国外也都多的很。
而且,特别奇怪的每当有一个天才或者英雄出世的时候,往往就有一群打不过他的人联合起来和他对抗。
03年的时候,不知道是嘴馋的吃了挖坑的壮阳甲还是补阴的果子狸,当年就出事了。然后一老头力主一种治疗方式,大剂量激素冲击下配合各种抗病毒药剂。
说实话,03年以前,市面上买的所有的抗病毒药剂,几乎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是安慰剂,也就是说,你吃和不吃作用差不多。
吃了最多也就是能骗骗你自己,哦,我生病了,可是我吃药了,应该没事了。
这种情况下,大剂量激素冲击,有奇效,能救人,但大家都清楚后遗症相当的重,股骨头坏死。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大腿和胯连接的地方会萎缩死掉,也就是有大概率的变成瘸子。
而当时在首都有一帮专家也有了一套治疗方式,后遗症小,对患者温和,可这玩意治愈率太低太低。直接可以说,命大的活,点背的挂。
老头救治了很多,救活的人数也很多。首都这边,救活的虽然不多,但也是有的。然后,十年后,老头救活的一些人出现了后遗症,股骨头坏死。
而首都这边,没有一个人出现大的后遗症,接着就是讨伐,说实话,当时医疗圈的思想都是混乱的,大家都很迷茫,就如街边老头摔在地上一样,扶不扶?
因为有太多太多事后的诸葛,还有撇开当时大环境下研讨这个事情的,我就能把圆的给你弄成扁的,你奈我何。
可以说当年的老头要是心态不好或者性格软弱一点,估计能被气死。也就没了后来封神的老头。
其实,在当时的环境下,要让患者自己选,估计有很大一部分人会选择激素冲击,因为这玩意虽然有后遗症,但能活下来。
选缓和治疗的有没有,绝对有,毕竟这个世界上不乏敢赌命的勇士。
成敗
所以,大家都羡慕第一个吃螃蟹的,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第一个吃螃蟹的,这种人首先就要有一个坚强的心脏。
而张凡的底气不在于他有或者没有一个坚强的心脏,而在于他知道结果。他在系统中大量的做过对比,他的这个术式,绝对是未来医疗发展的新方向。
所以,他不在乎,更不会觉得扎克斯坦的邀请有多么的珍贵。
而且,看病救人,如果张凡只为了出名或者只为了钱财,随便找个师哥,随便找个沿海的医院,他不香吗?
可张凡不愿意,现在赚的钱,怎么都够花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救死扶伤带给他的成就感,绝对不是一天赚几十万能媲美的。
这种成就感是能上瘾的。
当张凡拒绝个人和扎克斯坦合作憨后,扎克斯坦赶忙说出要和张凡的医院合作。
原本大家因为嘴炮们的言论对张凡的术式略有点保留,毕竟人家可以代表官方的,结果没想到扎克斯坦竟然如此的急迫。
大家都不傻,这一听,再看张凡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扎克斯坦的眼珠子都快要跳出来了。
因为他看到三岛的医生已经蠢蠢欲动了。
别看三岛现在感觉不行了,其他行业不好说,可人家的医疗还是很厉害的。其他的不说,就说内科年鉴,虽然是金毛国的医疗期刊,可挂的还是人家三岛的名字。
扎克斯坦的感觉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因为张凡又笑了!
术前的时候,他觉得他能把握住这个小年轻,他觉得给点钱,给点利,绝对会哭着闹着喊爸爸的。
结果,张凡不管没被把控,他还寻思着挖扎克斯坦呢!
王的殺手狂妃
然后扎克斯坦觉得手术后,应该能降伏这个棱角分明的医生吧!
结果,扎克斯坦心里都在流血,因为没打过!
他张口说合作的时候,张凡笑了,在扎克斯坦的眼里,张凡笑的是那么的期待,笑的是那么的愿意。
霸占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结果,扎克斯坦又哭了,张凡他说他不合作!
现在,扎克斯坦急中生智的要医院之间的合作,甚至他都把祈求的目光看向了华国的领导。
不是扎克斯坦有多么的爱财,也不是扎克斯坦对医学进步有多么的迫切,说实话,要不是张凡差点一锤子把他的锅给砸破了。他才不会这么着急呢。
天才,天才人家见过的多了。他宁愿脊柱学科永远这样,不要发展,然后闷声大发财才好呢。
可现在不行了,就算无法把控张凡,但也要参与到张凡新的术式研发中来。
虽然他借着一帮嘴炮的嘴占时稳住了华国和其他国家的医生,可大家不是傻子,等会议结束在看几遍录像,大家啥都明白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张凡这个华国医生一心要研究,不光一心要研究,他还准备着把这个技术扩散化,这不是要了命吗!
幻夢 軒雨
张凡还没说话,领导轻轻的转头看了看扎克斯坦,然后对张凡说道:“张院长,如果没有特种医院的参与,您的这个技术估计多久能成型。”
张凡心里略微思考了一下。“成型倒是不用多久就能成型,可没询证医学的支持,具体量级的数据就无法收集,也就没法大面积的推广!”
领导想了又想,又问了一句,“我可以向上级申请,让询证医学方面的专家来集中攻坚你的项目,你觉得应该能有多久时间。”
这话一问,不光张凡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就连讲台上的扎克斯坦也尴尬的看着两个人低头私语。
聖脈武皇 過橋看水
可他不敢生气。
“没事。有一说一,你放心大胆的说,我和你师伯还有你师父都是认识的。”领导轻轻的笑了笑。
估计也时候被张凡给感染的。
“额,我们国家专职循证医学的只有十来个人,而且还是和金毛国联合办的,所以……”
这下轮到领导尴尬了。
说过来说过去,循证医学到底是个啥玩意。
商人也彪 鬼裔刺
其实,通俗的来说就是负责医学计量单位的一个学科。
以前没有这个概念的时候,往往一个疾病的治疗,靠的是医生的经验,也就是所谓的经验医疗。
一个病人,阑尾炎犯了,到底切不切,这全凭医生的经验来说话的。
而循证医学就是大量的采集术前术中术后的患者资料,然后形成一个量化的治疗,比如什么程度必须切,什么程度不能切。
这就是这个学科要干的事情。
比如张凡的这个术式发明了,传播的时候,如果没有一个量化的数据和论文,别人没经验啊,难道必须要靠张凡一个一个带吗?
不可能的,所以循证医学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
豪門佳妻 六月女王
当张凡这么一说,领导尴尬的说道:“看来咱们和金毛合作势在必行了?”
张凡说道:“想要短时间成功,就必须合作!”
“好!”领导点了点头。
然后看向扎克斯坦,“我方原则上同意合作,不过具体的还是要和张院长谈。
这次的骨科年会很成功,大家各抒己见,同台竞技,高手与高手之间擦出了革命性的火花,这就是年会的宗旨。
而不是所谓的大家上台说说过去,随便谈谈成绩就算是年会了。
我要稱孤
所以,我提议,把这种年会常态化,做成华国乃至世界骨科的一个盛会,我想扎克斯坦博士一定会大力支持的。”
说完,司机领导看着扎克斯坦,如同和张凡的笑容一样,和蔼而可亲的看着扎克斯坦。
扎克斯坦汗都下来了。
“对,这个提议很好,我代表特种医院保证,绝对会年年有重量级的医生来参与华国的骨科年会!”
说完,扎克斯坦看向了司机领导。
異世風流天才
意思就是,我帮你了,你现在要帮我!
“呵呵,张院长,我觉得和特种骨科医院还是可以谈一谈的!”
扎克斯坦放下话筒,就走到了张凡的面前。他心里想着,“你们领导都同意了,你现在应该不会再拒绝了吧!”
歷史維修工
没想到,张凡又笑了。
扎克斯坦都快哭了。
“这个事情,我原则上也是同意的,毕竟强强联合互惠互利,还是可以的。”
张凡说到着,不光水潭子的老赵撇嘴,就连林聪都撇嘴了。
“这小子不光啥都不知道,脸皮还厚,死活不要脸啊!”
要是让张凡自己说自己的水平扎克斯坦差不多,张凡会不好意思,张不开嘴,但让他说茶素医院有多强,他绝对能说出来的。
说完,张凡还没等扎克斯坦咧嘴笑呢,张凡又说道:“不过我只是个常务院长,负责的是临床治疗,至于合作与否,您还要和我们院长亲自谈一谈!”
扎克斯坦都有心把张凡给撕吧了!
不过形势逼人,他咬着牙和张凡握着手,低声的说道:“张院什么时候回茶素,我将和您亲自前往茶素。”
就在这个时候,媒体们终于放开了,闪光灯就如CS的闪光手雷一样。
终于,摆拍结束后,送走了领导,张凡也想去休息休息,毕竟今天的两台手术还是挺累的。
就在这个时候后,强生的华国大区经理,立马就跑了过来,热情的哟,看向张凡的眼神就如看向他失散多年的爸爸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