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xkh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激盪年華 線上看-完本感言看書-v7z9n

重生之激盪年華
小說推薦重生之激盪年華
感言很长,分三个部分,第一段很絮叨,是关于我写作的个人认知,觉得长的可以跳过,第二段是表达歉意和解释,第三部分是关于新书。
【1】
完结掉这一本书,和上一本书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神魔之上
写三十年最后一章时我记得是在学校的实验室,敲完最后一个句号浑身轻松,蹦蹦跳跳出了实验室,因为在此之前被连续四百多天的更新给折磨的够呛,我一直觉得相比于遣词造句,每日都要更新是更加难做到的一件事。
傻妞闖江湖 阿汕
所以那一次是解放,甚至于没有写三十年的完本感言都是因为在那段时间连打开码字软件都成为一件很困难的事,所以觉得终于不用再写了,哪怕感言。
但是这一次完本却不是这样,从我本意来说我并不想就这样停止,有很多评论说我写不下去,不想写了。
这两点都不准确。
写不下去是不可能的,作为一个写了四五百万字的作者,再水几十万字不是难事,但是也就是水而已,这样混稿费很丢脸,混不到多少更丢脸。
事实上后面的内容也没有多少可写的意义,成为一个行业内的‘挑战者’,还并非是某种程度的‘支配者’固然不像是爽文的结尾,不过创业几年时间就开始支配,假得过了头。
我是个真实控,文中现实事件的时间、地点我都是查得很仔细对的上,甚至如果我要写这件事是‘星期几’,那我会去查一下日历,看看某年某月是周几。
不过这似乎不是什么优点,文字作品本身就包含想象的部分,太真实像是‘纪录片文字版’。
(2)感情部分其实从很早以前就崩掉了,我还记得最初的最初我向朋友们宣布:我知道我怎么写出一个让人爱不释手的女角色了,我悟了!
事实上,我掌握了技巧,有部分读者确实表达出不娶文留书必弃书的气概。只可惜我只有技巧,在剧情厚度上过于单薄,导致部分读者会觉得‘这个人是不错,但是没什么印象’,这是我的教训。
我还有个毛病,当然在一些爱开车的老司机眼里或许还是优点,就是我不知道怎么写了,就写个女人,在三十年里体现的很明显,所以在写第二本书时我不断的提醒自己,控制女性人物的出场数量,结果看来很失败。
关于不想写。
与写三十年的后期相比,我写这一本书至今,其实并没有过很强烈的要结束它的欲望,所以我数次长时间断更最终又回来了,这不必粉饰成作为作者的责任心,我这个速度也谈不上这一点,单纯的就是还想写而已。
而第一次冒出完本的念头是我看到一个评论,它说:这本书就像是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
網遊之邪龍逆天 火星引力
批评其实我都习惯了,但这个评语让我忽然想到坚持不完本的另一面:我好像在混稿费。
嗨。
写激荡年华的早期,我刻意的调整三十年里过于压抑的氛围,想要跟风搞笑,很快证明,那不是我的风格,那个转变是这本书崩掉的开始。
更加具有灾难性的是,当时受数据的影响。说句玩笑话,您别看激荡年华现在这个死样子,前二十万字的时候,它有让我赚很多稿费的倾向,所以我的心态有变化,患得患失,甚至刻意讨好读者。
而我在写三十年时,完全不是这样的心态,那时候我不加作者群、抗拒创读者群,秉持着我把书写好的心态,后来证明有质量、有字数,几轮大推荐均订会上去的。
隨身帶著如意扇 南州十一郎
小妻難馴:大叔,我們不約 豫歌
可笑的是,写第二本书第一章还没发出来,读者群就建起来了。
除了以上反思,回到写作本身,经历两本书我想我对我自己的能力也有了认识,我大概是遣词造句的文笔还行,感谢大家厚爱,但是构造故事的深度、节奏、厚度都不够。
简单的说,我不适合创作故事类作品,我只是在一个特殊的网文年代因为日常流这一种文风打动了起点读者而恰好走了运气的作者。
鳳臨天下:絕世齊王妃
所以这催生了我必须找一个工作的念头。
【二】
首先真的非常抱歉,在接近一年的时间里,这本书的更新非常缓慢。这的确和我个人的状态有关系,是我的问题。
去年6月毕业之后我失去了在学校里安安稳稳码字的心态,那时候不用想什么。但是毕业之后很不一样,我想很多学生都会在毕业第一年陷入迷茫、挣扎、不知路在何方的痛苦期,我也一样。
早期的读者应该记得我曾经有工作过很短的时间,但是那时候浪漫主义的我觉得每一天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这样一辈子就过去了真的太恐怖了,于是,年轻,冲动了一波,辞职了。
那后来回家之后我去考了编制,去年十一月第一次长时间断更,是我去参加了一个笔试培训班,封闭的,在苏皖交界处,点外卖都很不方便,那次失败了,后来又考了一次,今年8月初的断更是我去参加面试培训班,也是封闭的,这次应该是结局还不错。
三年从业,前两年我都算是更新稳定的选手,没想过自己成为混子,很对不起大家。
不过这一年也不是全是坏的,我想我应该是习惯了离开学校的感觉,变得没那么躁动了,之后我会好好上班,如果生活开始变得稳定,那皇家雇佣猫也还是会稳定起来的。
【三】
新书有想,但是的确没有计划。
最直接的原因是我不确定进入工作之后,究竟是忙碌还是空闲,虽然大家都说朝九晚五事情不多,不过我毕竟还是受过一点教训的,这年头不去亲眼看看,光听别人说怎么能行。万一到时候又分身乏术,导致更新再不稳定的话,那我就百死莫赎了,所以要么不开,开了就稳稳当当写。
廚師的失誤重生 亞麥呆
第二是我想我不会写重生文了,所以会到另一个文种去,大概率会是历史,我想写古时候的,它有点难度,不专心的做一段时间准备可能又是虎头蛇尾。
第三点就是身体原因,码字久了腰肌劳损有些严重,所以想休养一段时间。
再写第四点吧,虽然现在留下的人不多,不过如果有想看的番外也可以留言,我真的,还没有写不下去、不想写了。
====
我的家人支持我不写书,他们一方面是觉得我已经有了个稳定的工作,至少饿不死,另一方面是心疼我,不能把身体搞坏了。
然而虽然我不知道新书具体要写什么,但是我总觉得我会再继续写的,某种程度上像是《肖申克的救赎》里说的体制化。
虽然它让我痛苦,但我离不开它。
強制:冷情boss,請放手 半盒胭脂
最后。
若有新书,信息会在微博:【皇家雇佣猫】的账号下做通知,粉丝很少,不咋更博,头像本人,别骂轻喷,不关注也没啥,就只作为通知渠道,如果有需要的话。

zqs34火熱都市小說 重生之激盪年華笔趣-第768章 迴歸(完)【全書完】看書-ygo3k

重生之激盪年華
小說推薦重生之激盪年華
在这样的大山深处没有特别好的条件搞一个什么临湖餐厅,不过缺少现代化建筑的优势也让任何一个房间的阳台只要是够高就能眺望碧蓝如天的湖面。
“好像离开了人间一样。”温晓光站在阳台之上,目光不禁被这片景色吸引,他才发现湖水原本是该这个样子,就像是镶嵌在大地上的明珠。
远处青山环绕,鼻尖闻不到一丝雾霾的味道,清冷的冬日寒气荡涤了躁动与焦虑,把它们都留在城市中,湖面不起一丝波澜,平静如画,岸边有几艘长长的木船轻轻摇晃,几个旅人依着木船构图拍照,美好的如童话故事一般。
酒店将餐食送到房内,并于阳台的餐桌上摆放好,不过今天最美味的一道菜就是这片景。
那个叫谢今安的女孩子借用了卫生间,跑出来看到一桌子美食,“在这儿吃啊?”
大荒龍蛇 寒蟬夕鳴
“坐吧。”
“这酒……我不喝酒的。”
温晓光感觉有些特别,进了他房间的女人都劝他喝酒,还有自己主动说不喝的,“没人要你喝,捡你自己想吃的吃点。”
“……老实说,你以后尽量不要一个人出门。跟随一个刚刚认识的人跑到他的房间?这行为安全指数可不高。”
谢今安拿上刀叉,旁若无事的问道:“你和别人说话都这样吗?”
温晓光眉头一挑,“哪样?”
“以一种所谓善意的姿态居高临下的给别人建议。”
穿越戰國 樓外一夜聽春雨
“很少有人敢这么直接问我。”温晓光很好奇她的胆量从何而来,“你呢?你跟谁说话都这么大胆无所顾忌吗?”
小姑娘吃着意面笑道:“我又不想泡你,无欲则刚呗。”
“那你想要什么?”
“没想要什么,天生外向,你又是那种忍不住一定要说上两句话的人,天性如此,见谅见谅嘿嘿。”
如果是以前的温晓光看她这样自然无害可能就相信了,现在嘛,信了一半吧,还剩五分怀疑,没有人主动接近他什么都不要的。
不过这句话太过自大,自己想想算了,还是别说出来的好。
“诶,我问你个问题。”谢今安忽然起了兴致,眼神扫描一下他,“那个空姐挺漂亮的啊,脸蛋能掐出水儿,身材也不赖,我都看出来她想和你发生点什么,你为什么拒绝?”
“你都看出来,所以我就不能说我没看出来装傻了。”温晓光明白她的意思,“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我举的例子来解释这件事,会显得略微粗俗下流。”
“你说,我对你们有钱人夜夜笙歌的腐败生活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温晓光笑出了声,“夜夜笙歌是部分人而已。你知道我有涉猎足球,所以我了解到关于足球运动员的私生活,在常人印象中足球运动员年轻、多金、身体健康,他们也会找那些模特之类的,不过……大部分足球运动员在解决自己的私生活时,他们更愿意找鸡女,而不太乐意寻找不入流的模特即便她身材很好,也不愿意找三四线的影视明星。”
谢今安果然不太明白,“……干净的不好么?”
“干净的当然好。”温晓光缓缓解释,“不过鸡女来意明确,你给钱她出力。而那些想出名的模特或是明星会做什么?是的,过一夜不要钱,但她们或许会在你睡着的时候拍下你的视频,轻则在事后敲诈勒索巨额金钱,重则诬告你强奸让你一生背负骂名。”
“啊……那么严重。”谢今安大概是被恶心到,身体激灵似的的抖了一下,随后忽然明白,“所以你才拒绝那个空姐?”
温晓光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她很漂亮不假,但你到一线城市去看看,这种漂亮的小姑娘像潮水一样一年一年往前冲,你觉得她们冲的终点在哪里?”
谢今安忽然道:“我可没有拍过你一张照片。”
温晓光顿了顿,“说实话,我还的确有一点点怀疑……”
姑娘竖眉,“少看轻人了,别以为有钱就是万能的。”
“孩子,你刚看完韩剧来的吗?”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很好笑吗?”谢今安还很认真的质问。
温晓光则直接表示,“好笑啊,这的确是近段时间以来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姑娘咬了咬牙齿,不服道:“我看你也没什么好,像那些足球运动员一样,得担心接近的人到底是为了你的钱,还是为了你的人。”
这句话像是一个能量炮弹,一下子冲击到温晓光的内心,他怔住也失去了用餐的心思,似乎味蕾关闭。
谢今安看他出神,有些慌忙,“对不起,我不是……”
“没关系。”温晓光自嘲式的笑,“其实你说的对,要对身边的人做这样的区分确实非常困难,最让人头痛的是,区分它的成本过高,从商业角度来说,难度过大、成本过高的事儿渐渐的我们就永远不会再做了。你知道嘛,其实我开始有些相信你的确只是因为好奇我而和我搭话。”
“嗯。”谢今安有些小窃喜的点点头,但两秒钟后眼睛瞪大,“你这叫什么话?难道我刚刚说的话你竟然没有完全相信还带着怀疑吗?”
温晓光惊叹于她的惊叹,“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那是傻子。”
“你也……太事儿了吧?”
“对的,我几乎被完全改变了。”温晓光闷一口红酒,又纠正道:“应该说是被金钱完全重塑了。”
今天的温晓光不是2008年的那个温晓光,不是上一时空的那个温晓光。
甚至他已经离他很远了,他拥有了某种恐惧,深深的恐惧,
“谢今安,你知道在观景台那儿,你忽然和我说话,我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吗?”
“不会是觉得我不要脸吧?哈哈哈。”这没心没肺的自己先乐起来,“我跟你讲,我正常是很矜持的。”
校草一打請笑納
温晓光嗤笑出声,摇摇头,酝酿了一下情绪,最后决定真的说出来,于是声音微沉,缓缓叙述:“当你接近我,我会本能的害怕和防备,这也许会是个圈套,也许你带着什么目的,我知道这一类人的目的,他们迎合讨好我,刻意谄媚我,用真善美的一面诱我上钩,相比那个空姐的色诱更加难以分辨,也更加令人厌恶,而不管是哪一种,最后所为的,也不过是我的财富而已。”
“但是以前,很久很久以前,我就不会。”
惡魔,強搶來的老婆 三掌櫃
崩原亂 四下裏
谢今安也被说懵了,一时间有些反应不及,而后思索着讲,“其实,”
“其实很可怜?”
“没有,其实也难怪。听了你说的足球运动员的事儿,这个逻辑我能懂。不过,就不可以回到以前那种状态吗?”
“这是你今天对我说过的第五句天真的话。”温晓光这次没有嘲笑她,而是悲叹,“说说总是很容易的。如果回到像以前一样,那我就是人傻钱多,走到哪儿被骗到哪儿。”
是啊,说说总是很容易的,从本质上说,这是一种生存所必备的技能。
谢今安想了想,不由点头,挠了挠头表现得无可奈何,“好像确实挺无解的。”
温晓光有些失望,以为这小姑娘能有什么惊世的话语呢,“但是,我也在想生活到底是什么,我回归不到以前的自己,却可以回归到生活的本质。”
谢今安继续挠头,“你这样的人整天都思考这么高深的问题吗?”
“你觉得生活是什么?”
“我?我觉得呀,”她竟开始真的想象,“我觉得生活就是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下去,如果我爱的人不爱我,那我要坚强,如果我爱的人恰好也爱好,那我要更肆无忌惮的生活。”
“如果缺钱呢?”
“那就去挣。”
“如果挣的不多呢?”
“哦豁,那完蛋。”
“就这样?”
“那还能怎样?你不要总想在有约束条件的情况下还得到无约束时的最优解。”
時光不及你情深
温晓光决定仔细去想一下那句话,“就是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下去嘛?”
“是不是很有道理?”小姑娘精灵般的调皮,“你看不经意间我帮你找到了回归的钥匙。”
俗语叫循环,用佛家语言来说就是轮回,马克思哲学观的否定之否定则更深一层,回到起点有的时候不是倒退,而是进步,难能可贵的进步。
“希望我们都能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过完一生吧。”
重生之棄婦的美好時光
【全书完】
这一本有完本感言~我这么龟速的更新,到最后总要给你们个交代。

282lr優秀玄幻小說 重生之激盪年華 起點-第765章 最後的一幕(完)-0jqgf

重生之激盪年華
小說推薦重生之激盪年華
温晓光凭着微拓混入了这个大佬圈,但本次大会截至目前的议程在他的记忆中都是没有的,只有20号上午这次略有不同。
中外互联网领袖高峰对话因为有视频外传,他的脑海中有很多关于这两个小时的片段。
一更上墻,二更爬房
形式上也与之前的分论坛不同,由美女主持人刘芳菲控场,汇集了史上最全的大佬阵容,甚至也包括高通公司执行董事长保罗雅各布,以及苹果副总裁。
所有大佬在白色椅子上排排坐,通过及时的直接对话向观众分享他们所思所想。
温晓光的位置和昨天上午的排序差不多,雷君、温晓光、老刘、李总以及杰克马,再往那边则是国外的大公司负责人。
巫戰天下
主持人刘芳菲找的切入点很好,她说道:“我们现在都在谈论手机、谈论移动互联网,谈论它对我们的影响,那我知道在百度的报表里移动端搜索超过了pc端,这似乎是个转折点。那么我们就先请教一下李彦洪先生,您觉得移动端的利润彻底超过pc端,还需要多久?”
温晓光和其他人一样,翘着下巴微微点头,他是真的觉得主持人这个点找的好,瞬间给了人今天主题的大致概念,也把嘉宾拉进了讨论之中。
而李彦洪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我觉得这个时间不会太久。也就在两年前,我们突然间意识到移动大潮势不可挡,说实话当时的百度并没有完全准备好。”
“其实从十几年前开始,就不断的有人跟我说,你要关注手机端的搜索,但是我自己用过那个体验很差,所以我一直都对手机搜索说NO,后来导致我们在2012年底才意识到,那个时候微拓忽然膨胀到很大,今日头条陡然爆火,我们就开始意识到手机屏幕虽然小,但是它可以一直往下滑,是无限长的……”
提到了微拓,温晓光下意识的看了看这个帅哥,挠了挠鼻子也没有其他更多的表情。
整个停下来温晓光做了总结:他在这个问题发言就是百度稍微起步慢了,但是在转型,转型很危险,并且自己知道会进入一段时间的阵痛期,而回到问题本身,移动端的利润何时超过,那么他说很快,并且是永久性的超越。
差不多是符合事实的,只不过说的好听,其实本质上就是:百度掉队了。
你说你往上赶就能赶得上去?大家都在使劲呢。
所以这时候就已经看明白了,未来这家公司会进入一段迷茫和困难期,很难再创造辉煌。
这之后主持人把话题赚到智能手机这个关键设备上,随后由高通公司、苹果公司的负责人发言,然后……
温晓光看到了那个经典场面,刘芳菲问苹果副总裁,“雷君先生也说过也许五年内,小米会成为世界第一,不知道布鲁斯先生怎么看待?”
好家伙,这老白男直接说:“It“s easy to say.”
多少有些尴尬,
雷总拿着话筒笑道:“我想马云也说过一句话,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穿越帶著98K 豐水居士
哈哈哈,温晓光也跟着笑了一下,之后就听他忽悠手机、可穿戴设备成为人亲密伴侣云云。
偷吻極品壞公主 憶錦夏花
这家伙没什么讲话的节奏,讲了好大一会儿他自己对未来社会的畅想,主持人刘芳菲随即把话题落在边上的温晓光身上,她说道:“我们都看到微拓温晓光先生是这里最年轻的人,那您边上这些中年男人所想象的十年后、二十年后的世界和你们年轻人想的相同吗?或者说那个时候您正值壮年,他们可能都老了无所谓了,可那样一个世界是你乐见的吗?”
不愧是中央电视台的,整个转换总是那么自然。
温晓光从老刘那里接过话筒,“呃……我先回答一下你后一个问题,就是我或者我们乐见不乐见,其实这都不重要,互联网怎么发展、手机怎么发展是不以我的喜好为转移的。这第一点。”
“第二点,不管变成什么样,我们都要去热爱它。尤其对我这样的人,假如将来的发展趋势是我不喜欢的,那又怎么样?除了去适应它,拥抱变化别无他法,所以乐见不乐见是一种需要被刨除的情绪。”
“那再回到第一个问题,我想每个人对于未来的想象都是不同的,不仅仅是我这样二十多或是雷总这样四十多岁人之间的区别,是每个人都会不同。其实从过去的经验来看,我们对于未来的想象力都是不足的,都只是很小的一个片段。”
“即便是马总这样有眼光的商人,他肯定也不敢想象15年后的阿里巴巴会用电子商务影响整个社会到如此深刻的地步。那么从我本身来讲,我对于未来的…也可以说是微拓对于未来的判断,我自己以为移动互联网所能带来的商业模式的变革,生活方式的改变差不多都起个头了,接下来就是深入优化的问题,而更具变革力的改变需要硬件基础设施、技术的进一步进步。”
刘芳菲忽然接话,“您是说所有的风口都已经被人发现了?”
温晓光略作思考,“不是所有,是几乎,从商业层面说,简单的拿出一个东西,因为别人没有又有很多人需要所以野蛮生长的领域应该没多少了。现在进入到了一种服务和体验都要更优的时间段了。”
“但是我们知道,共享,是现在很热的一个概念。”
“是的,我没有说绝对没有,我是说几乎。对于微拓来说,前些年我们在追投一些风口,那么往后三五年就是把各个项目做好。”
“马总怎么看?”主持人直接换了个更厉害的人来怼。
好了。这家伙歪了歪嘴,“其实他说的都对,因为他是从他的立场来看,微拓这样的公司有钱、有资源、有条件、也有好的项目,那么现在选择深耕细作,我想没有人会说错。不过这个商业上…我们讲究一点想象力、创造力,你的眼光决定你能做多大的生意,所以任何时候都不要排除可能性,15年前电子商务也是困难重重,几乎没做成的可能,但我坚信它会改变社会,因为坚信、我们克服困难,才有了机会。”
落神賦
“所以我觉得晓光……怎么说的,困难多的时候有时候不一定就是放弃,因为困难中往往蕴藏着机遇。”
主持人很坏,又问温晓光:“温总,您对此有什么回应没?”
魂戰天下
我的漂亮女友 自由風
温晓光说:“他那个话怎么说怎么对。”
哈哈哈,
人们有些被这微微的小挤兑给逗笑。
太陽的距離 軍事戰爭
“甚至于对错本身对哲学就没多大影响,但是我对于移动互联网从选择风口到优化体验的下半场这个趋势判断和道理并不矛盾。”
并不矛盾是客气的说法,实际上就是没有指导意义,因为两者没啥关系,咱在谈实际的趋势变化,你在跟我聊哲学。
这一斗嘴,接下里就停不下来了,李彦洪说机会太多很苦恼,我们必须得知道自己有什么要什么放弃什么,
这是屁话,果然马总怼他想明白了这一点其实就不剩什么选择了,“说到这里我觉得晓光可能想法不错,就是很多只兔子不要换着抓要盯住一只,”
微拓现在就是盯着微信、头条和抖音,其他机会再多劳资管住自己,只不过温晓光激进的认为最好的都在他手里,剩下的都不算什么,这有点过火。
之后马总再怼老刘,“我们阿里巴巴要做的是什么呢,就是培养更多的京东。”
然后怼雷君,雷君说双十一销售额他很开心,马总说我不开心,我开心的是因为一个人向不认识的人买东西,让一个不认识的人送,这背后是信任。
温晓光差点笑出声,他说道:“既然都是斗嘴,那我也斗斗嘴。就是说信任的问题,老实说我觉得电商购物根本不存在信任,我想在座的大佬都身价丰厚亲自网购的机会应该不多了,但我几年前还是个穷学生,经常网购,说真的我一点都不信任那些卖货的商家。”
这被直怼,真是精彩纷呈,论坛的枯燥消失不见,所有人注意力被吸引,不少人开始拿出手机录视频。
温晓光善意的笑笑,“马总,咱就是斗嘴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不知道其他人网购是怎样,但我原来的确担心,比如说是不是假货、产品质量、价格过高、能不能退货,有那么多问题我还信任他?我愿意买是因为有第三方支付机构,因为有七天无理由退货,没了这些光凭着信任二字,谁敢在网上付钱买东西?”
这大忽悠,拿着这个‘向陌生人买东西、让陌生人运送’这一点来说什么信任很多年了。
啪啪啪。
温晓光这么讲也有道理,人们边笑边鼓掌,刘芳菲也乐了,“马总马总,这个您必须得说两句了……”
三天互联网大会的行程最经典的一幕终于来了,互联网领袖直接对话,温晓光算是当众说根本就没有信任,之后短短两个小时就像马总说我们要培养更多的京东一样,这一段也迅速被传播开来。
他这张嘴也是能说,而大概也是由此开始,此后的几年这两个老兄总是在各种场合相互交锋,到后来就不是为了压过对方,而是一种乐趣,好玩意儿,举办活动各方也都爱把这两人叫着。
马总说我对钱没有兴趣,温晓光就怼他,没兴趣?那您都给我吧……
后来观众们也渐渐看不到他们在2014年时的那种火药味,更多的是一种彼此之间的欣赏,因为除了反驳也有很多装逼的场合,温晓光认同马总‘挣一二十亿’很难受是真的,
而这些美谈倒是给观众们添了很多乐趣,也算是行了好事吧。

zbozb熱門都市小說 重生之激盪年華 皇家僱傭貓-第764章最後的一幕(五)看書-g0ncz

重生之激盪年華
小說推薦重生之激盪年華
本次大会各有各的说法和理念,总体上来说都是以自己公司的利益为出发点来发表论调,譬如刘强东吹牛说未来五年可以实现虚拟体验,雷君更是忽悠未来手机会成为现代人的亲密伴侣,要知道这是2014年,也许他们说的未来都会实现,但很显然离得都太远了。
焰毒醉卿
与此相比,温晓光也忽悠着说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期正在迅速消退,这反而是一个在可预见的未来更有可能发生的事。
只不过,别人说的都是好事儿,而他讲的则是挑战,人本能的愿意听些好消息,排斥这种坏消息罢了。
情深似海,總裁大人很傲嬌 南城舊人
但既然是论坛的分享,他就要大胆的说,吹牛皮既不缴税也不犯法。
讲完这一通之后,这场分论坛他的戏份就结束了,从上面下来准备看其他人表演。
冷血總裁,你想怎樣 野生花和尚
在他之后,小马哥上去。
这个老兄近几年日子不好过,和温晓光印象中的形象相比略有消瘦,然而不论如何,腾迅在游戏领域的地位没有受到挑战,还号称qq依然拥有8亿用户,事实上很多老人只是有而已,并不怎么用。
令温晓光意外的是,马总上台竟然讲起了那场自2010年的‘失误’,以及由此引发的一连串的后果。
“…我们对于移动互联网的理解和定义是变革,而且非常不幸的是,我们正是被变革的对象,而且变革者也在这里,”
会场里的观众也都是CEO来的,听完了会心一笑,从商几十年估计都有类似的经历,也都明白马总此时此刻的心理感受。
傲世天驕 越嶺山人
“那事实既然已经发生,不管它是好是坏,首先就是要去承认它,面对它,面对失败也是一个企业的品质,对于我本身来讲,如果企业总是一帆风顺,作为投资人我会怀疑它的生存能力,在恶劣的环境中继续行走增强的恰恰是一种抗击打能力。”
温晓光微微一笑,大佬还是大佬只用了很简单的心思就让失败的公司看起来更加有成功的可能,不过嘛,在坐的也都是一等一的聪明人,这种话术上的忽悠起到的效果就难说了。
这个人不是演讲的好手,倒是偶尔会添几个玩笑话,除此之外也就没有太多料,倒是温晓光在他结束时候向边上的人要来了话筒。
这时候所有人都生起了看戏的心态,从某种角度来说,商场上面的竞争延续到了这个分论坛、这个时刻,
温晓光会提什么问题呢?
大家都很感兴趣。
这个年轻人给了人太多与众不同的感觉,交流下来之后大概没人会觉得温晓光是没水平的,只不过面对‘老前辈’,他要问什么?孙正义、张朝阳,以及那个与温晓光私下里也认识的刘强东也都抱着某种趣味心态,等待着那个话筒里传出声音。
温晓光在这种场合还是不能太‘调皮’的,他很正经,也表达了体面的尊重,“马总的分享,我应该是在场听的最认真的一个,不仅因为你讲的好,我想我还要从中听到某些‘弱点’。”
“哈哈哈。”
这是个自我打趣的笑话,对于两家的竞争态势都明白的众人当然是笑出了声。
“那我的问题是这样子。”温晓光略作思考,辅以手势,“今天人们都说微拓是个搅局者,在社交这个领域十几年没人动得了的腾逊被微信剧烈晃动了一下,人们都说温晓光是马画藤做梦都要骂的人……”
“哈哈哈。”会场内的笑声更加放肆,更加大声。
当事者的二人也摸了摸鼻子,这温晓光真是不怵啊。
“……那我想问的是,假设一下马总您今天是微拓的CEO,你也做决策,在我们两家公司的关系处理上,你会怎么做?”
诶?
这个问题倒有些意思,好些个人不由自主的点点头,相比那些行业的趋势判断的不同意见辩论,这种换位思考的提问方法不仅有趣,而且别致。
当然,它特别难回答。
因为大家都是懂得利益第一的道理的,回答的太虚伪会被骂的。
马总本人也是咳嗽一声,咧开了嘴笑,但其实他明白了这个问题的难回答之处,而出人意料的,他用几个字简短作答。
马总笑着说:“我会一分钟之内把它卖给腾逊公司。”
轰!
瞬间哄堂大笑,这个回答避开了难点,同时兼顾了真实避免虚伪,让人信服也让人开怀。
事实上连温晓光都没有想到,他也一下子仰头大笑,然后放下话筒由衷的鼓掌,稀稀拉拉的啪啪声过后也算是过去了。
大佬还是大佬,不可能让你憋在那儿出了洋相,这份急智确实可以。
而移动互联网的分论坛也在此时达到了高潮,之后孙正义发言还拿这个梗来开涮。
四点钟散场之后,温晓光的助理团队又到了,一近他身前就说:“您和马总在论坛里的交锋现在传的整个互联网大会无人不知。”
漢朝的那些事兒 翻滾吧包子
温晓光奇怪,“这不才刚结束吗?”
宋一秋笑道:“说完就有人往外传了,后面的人再说什么估计没人关注,全都在说那个‘我会把它卖给微拓的事儿’。”
逆天鐵騎
“交流分享的场所,成了八卦流传地了还。”
“别管这个了,我觉得很棒,听说还是赞你的多,小小年纪一点都不怯,问的问题也很有意思,马总那话说是玩笑,其实也是心里的苦啊。”
“谁好谁坏,咱们别说,其他人都看得到,听得到,自己心里会有个结论。”
“嗯,我知道了。”宋一秋点点头。
不过她说的确实没错,这一次互联网有两大看头,因为是第一届,完了规格很高,很多平时聚不在一起的一把手看在上面的面子上很少见的给搞到了一起,其中典型代表就是温、马以及刘、马。
至于苹果副总裁和雷君之间的戏份,那感觉味道就不足了。
人们更期待那两对组合之间的摩擦,任谁都知道会发生点什么,现在果然不出所料,总的来说,人们先前总会觉得温晓光毕竟还是很小,而且和双马都有点竞争,不过现在看来,这个领袖并未给微拓丢脸。
至于接下来,人们期待的就是刘马之间会发生的交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