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重生之逆歲月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第169章 向企鵝露出獠牙鑒賞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企鹅财务总监的推测没有错,果然第二天小马哥便得到消息:蓝海资本在二级市场上大肆收购企鹅股票,并且南非AB银行、M控股集团那边也有与蓝海资本联系接触的迹象。小马哥这才知道蓝海资本从来都没有从这场战争中退出过,只不过人家要拿下的不是外面那些一城一地,蓝海资本真正的目标是企鹅公司本身,现在人家已经不再隐藏,正式向这只企鹅露出了獠牙。
小马哥立即召集全体核心人员召开了紧急会议。这是企鹅公司成立以来很少有的情况,大家还记得上次这样着急的召集大家开会,还是许多年前面临企鹅公司何去何从,是否考虑卖掉最为核心的软件QQ时才有的情况。
会上主要讨论了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蓝海资本是否有实力收购企鹅公司?分析得出的答案是有可能。目前企鹅创始人团队持股虽然有37.5%,但其中小马哥个人持股仅有14.43%,经企鹅公司掌握的信息分析,蓝海资本至少有上百亿的资金,虽然之前蓝海资本投资出去了大量的资金,但投资项目里有许多实体物业、股票、有价证券之类的东西是非常容易抵押获得融资的,如果蓝海资本真这么做的话,获得的资金量将会是非常的惊人的。而目前企鹅的股票价格为30多元,理论上对方集中百亿资金如果再能够取得一些大型投行的支持得话,完全可以完成对企鹅的并购。当然这需要AB银行、M控股集团都愿意支持蓝海资本的收购。不过即使没有两家公司的支持,蓝海资本强势进入企鹅公司,影响公司今后战略决策还是完全可能的。不过即使不能控股,仅仅是插足进来影响公司决策这一点,已不是小马哥所能接受的。
第二问题是企鹅自己是否有力量发动反收购?分析得出的答案是十分困难。因为企鹅及其核心团队在之前的跑马圈地运动中已经透支了大量的实力,目前很难再有资金组织起有效的反击。
第三个问题是如何在目前情况下组织反击?大家思考了良久最后得出的结论,只能是一方面利用刚刚取得的胜利,大量公布利好消息,拉高股价,增加收购者的成本,另一方面必须小马哥亲自出马稳住AB银行和M控股集团两位大股东,只要这二位爷能支持小马哥,那就至少能保住企鹅的主导地位不发生变化。至于如何将对方彻底拒之门外,还需另想办法。
可是企鹅的这些并无新意的计划早已在南宫明的预料之中,就在企鹅准备发布利好消息之时,市场上竟然传出了企鹅年度业绩预计大幅下滑的传闻,并列举了大量的数据分析。同时节节败退的狐狸、后浪等公司竟然拉来阿狸公司的马巴巴加入竞争,使得企鹅在这一轮竞争的胜败上再添未知数。一时间企鹅股价大跌,两天时间从37元的价位直跌到了32元,蓝海资本又再次在市场上开始了疯狂的吞噬。
面对节节败退的局势,小马哥立即动身,第一站直扑企鹅第一大股东M控股集团。在M控股集团小马哥声情并茂的背诵专业团队花了一天一夜为他准备好的演讲稿《我有一个梦想》,为M控股集团的高层们描述了一个他理想中的企鹅公司,在演说的最后,小马哥甚至都快为自己而感动了,仿佛这样的一个企鹅很快便会屹立在大众的面前。也不知道M控股集团是否相信了这个美好的未来,不过最后他们基本表示了暂时不会出售手中的企鹅股票,而且会继续支持小马哥。虽然这样的表态有些苍白,但总算使小马哥那颗焦虑的心得到了些许的润养。
稳住了M控股集团,小马哥依然不敢掉以轻心,又马不停蹄的赶往另一大股东AB银行。就在小马哥赶到AB银行之时,却发现蓝海资本已经捷足先登。不仅如此,小马哥还发现蓝海资本派出的主要谈判代表是一个黑人小伙儿,而AB银行这边的谈判团队也大多数是黑人,并且蓝海资本的这位黑人小伙儿与AB银行的人相处得十分融洽,大家似乎在肌肤上找到了亲近感。
这位黑人小伙儿不是别人,自然是白铄身边的马克,他按照南宫明的指示先一步来到AB银行展开洽谈,初步的谈判意向是按照企鹅股票目前市价提高10%进行收购,不过临行前,南宫明还特意给了马克两份密封好的文件,嘱咐马克在小马哥与AB银行第一次接触后打开第一份文件,如果事情出现重大变化或者情况紧急时再打开第二份。南宫明的这个举动让白铄等人想起了诸葛亮的锦郎妙计,可是现在通讯已经这么发达了,有什么事不能电话交代的,不觉有些好笑。可是马克并不知晓这些典故,原本就有些不明所以,再被白铄等人一笑,更是一头雾水。
马克赶在小马哥之前与AB银行进行了接触,按照南宫明告诉他的先交朋友再做生意的原则,马克竟然并没有急着洽谈收购企鹅股份的事情,而是一再表明公司有投资非洲业务的意向,并表示愿意和AB银行成为长期的战略合作伙伴。直到最后才顺便提了一下有考虑收购企鹅股份的意向,不过具体的细节并未详谈。
就在马克和AB银行接触两天之后,小马哥也迅速的完成了和H控股集团的接触,来到了AB银行。不过小马哥并没有被马克占据先手这些情况乱了阵脚,驰骋商界多年的他深知利益至上的原则,只有能拿出对AB银行最有利的东西,才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这天,小马哥信心满满的走进AB银行的会议室,与AB的高层会面。在这之前他的团队已经获得了蓝海资本准备溢价10%进行收购的信息,并测算出蓝海资本短期内可动用的资金不会超过10亿,这让小马哥更加觉得胜券在握。AB银行负责谈判的团队和与马克接触的是同一波人。小马哥依然是再次声情并茂的发表了他《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说,这一次的朗诵显得更加的熟练和老道,不过在最后他加了一大段对蓝海资本的批评之言,并坦言自己已经得到信息,蓝海资本目前的资金根本不足以完成对AB银行手中股份的收购,其背后是准备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戏。所以蓝海资本越是急于收购,越是值得怀疑。
但令小马哥万万没想到的是,在他一番言辞之后,AB银行的人却告诉他,蓝海资本确实有人前来接触,可是对方根本就没有正式表达要收购企鹅股份的意向,就连对方准备溢价10%进行收购的事情都只是刚刚才听小马哥所说。这一下让小马哥迷糊了,千方百计赶在自己前面来和AB银行的人接触,可是两天下来却还没进入正题?这蓝海资本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这时,AB银行的人主动问道:“既然马先生是为了蓝海资本准备收购贵公司股票一事而来,那么不知道马先生是否也是有意愿想要回购贵公司的股票呢?”
好文筆的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 線上看-第169章 向企鵝露出獠牙分享
这一问将小马哥问住了,要说他没有想法回购这些股票是假的,可是现在他手中也是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分钱来用,哪还有多余的资金来进行反收购,而且以AB集团手中的股票数量,即使按照蓝海资本溢价10%的方案进行收购,也要差不多70亿。他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尽量阻止蓝海资本的收购,即使不行也要想办法提高对方的成本。
最终在给与了一个未来可期的美好愿景之外,小马哥并没能给出AB银行任何实质性的条件。而AB银行也在一番委婉的说辞之后,非常模糊的回应了小马哥:关于企鹅股份是否转让出售的问题,AB银行会基于自身长远利益来进行考虑。
得知小马哥已经开始接触AB银行后,马克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南宫明的第一份文件,文件袋里只有一页纸,上面是写给马克的信,信中南宫明给他指明了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另外文件袋里还有一个U盘,看过信后的马克已经知道了U盘里面是什么东西。
第二天,马克再次来到AB银行正式洽谈收购的事情。有了小马哥的这一回合之后,AB银行直接问及马克是否有收购企鹅股份的打算,马克犹豫了一番后显得十分坦诚的说道:“这次来的目的主要是想要达成与AB银行的合作意向,为下一步发展非洲的业务做铺垫。其次,原本的确是有收购企鹅股份的考虑……”
優秀都市异能 重生之逆歲月 無人ly-第169章 向企鵝露出獠牙讀書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第169章 向企鵝露出獠牙展示
“嗯……等等,你是说的‘原本’?那么说你们现在并不打算或者说还没有最终决定要收购企鹅公司的股份?”AB银行的人打断了马克,提出了疑问。
马克犹豫了一下,还是一脸真诚的说道:“嗯,是的,的确是这样……”
马克的回答让AB银行的所有人都大出意料。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重生之逆歲月-第146章 禽獸不如的尷尬閲讀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车终于修好了,辞别了农场夫妇,白铄和安娜又一次踏上了“旅途”,这一次白铄真的带着安娜来到了一所“加州宾馆”,这里的房间很多,不过却没有昏暗的灯光、大.麻味道和诱惑的女郎。
“怎么?失望了?”安娜见白铄东张西望的观察着酒店的环境,不禁冷笑着问道。
白铄尴尬的笑道:“哪有,我只是听说这家酒店就是《加州宾馆》的原型所在,想对比一下。当然,我也知道这只是噱头。”
安娜冷冷的哼了一声,走向酒店前台。
前台:“先生,请问你们需要几间房?”
白铄刚刚用手比了个“二”,想要回答需要两间房时。安娜突然对前台说道:“我们只要一间房,谢谢。”
白铄有些吃惊的看了安娜一眼,却发现安娜神色冷峻,异常严肃,于是把想要开玩笑的话语又收了回去,没有多说什么。
等办完手续,去到房间的路上,白铄才忍不住问道:“怎么只要一间房?难道我俩睡一起?”
“又不是没睡过!”安娜轻声回了一句。
白铄立刻有些迷茫了,不知道安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一起睡可以,但是要是我不小心过了界你可不能又……”
白铄话还没说完,安娜已经迅速打开房门,一把将白铄扯进了房间,然后又迅速的关上了房门。白铄站立未稳,一个踉跄,靠在了墙上,安娜随后贴了上来,到了离白铄非常之近的地方。
这样的情况让白铄心里一紧,不会是这加州旅馆的氛围让安娜也不觉动情,这么快就忍不住要把自己给……。
“安娜冷静点,要不咱们先聊聊天再……”
“这里环境不安全,而且刚才那几个人危险系数很高。”安娜突如其来的一句,让白铄猛然醒悟,然后想起了在前台办理入住时,正好来了几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白种人,听口音似乎是罗斯国人。
“何以见得?”白铄也立刻变得严肃。
安娜:“我在他们身上感受到了很浓烈的杀气。”
白铄:“就是因为这个,你才不让我单独一间房的?”
安娜:“不然,你以为呢?”
白铄想到自己之前那些龌龊的想法,觉得十分的尴尬,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难道以为我和你睡上瘾了?”安娜似乎读懂了白铄的想法,鄙视的骂道:“下流男人。”
白铄没有辩解,耸了耸肩笑道:“下流不要紧,只要不是禽兽不如的男人就行。”
“什么意思?”安娜有些疑惑的问道。
白铄接着给安娜讲了一个段子:话说一男一女一起出差,结果酒店只有一间房了,于是女人在床上分出一条界限,和男人约定大家睡一起但是不能过界,要是过界了就是禽兽。结果一觉睡到大天亮,男人果然老老实实没有丝毫的越界。女人醒来后狠狠的给了男人一巴掌,骂道:你连禽兽都不如。
讲完段子,安娜想了一会儿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暧昧的看了白铄一眼说道:“那昨晚你是不是就是禽兽不如的意思?”
白铄的笑容突然变得僵硬……
晚间时分,白铄和安娜来到酒店内的酒吧。酒吧虽然不大,但是环境还算别致,一个牛仔打扮的老男人正弹着吉他,为大家演唱着一些六七十年代的乡村摇滚风的歌曲。酒吧的人不算多,也大多都是酒店的住客。白铄和安娜坐在吧台边各自点了杯鸡尾酒,也静静的欣赏起了酒吧里的音乐表演。
酒吧的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只见进来四个身材壮硕的大块头,其中一个年龄稍大一些的光头男,似乎是几人的头头,另一名戴眼镜的男人在四人中稍显斯文,紧跟在光头男身后。
白铄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安娜的神情为之一振,变得如临大敌一般。
桃花 露
“别盯着他们看。”安娜轻轻的对白铄说了一句。
白铄回过头将鸡尾酒放在唇边轻轻的泯着,但浑身的细胞都像被激活了一般,时刻感受着那几个人的动静。
不过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那四人没有另寻座位,却也是直接来到吧台,光头男更是直接在白铄身边不到一米的位置坐了下来。
“四杯伏特加。”一旁的眼镜男对酒保说道。
白铄现在甚至怀疑这几个人是不是就是冲着自己来的,难道自己最近的行为引起了什么势力的注意?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威胁?绑架?甚至痛下杀手?……
白铄正思考间,光头男人一边调整着坐姿,一边整理了一下衣衫,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正喝着鸡尾酒的白铄,然后冲着旁边几人叽咕了几句,但语气似乎没有不善,反而带着一些笑意。
这时,酒保正好将四杯伏特加给光头男等人推了上来。光头男突然用英语对着酒保说到:“不,再来一杯。”
很快,酒保便又端上来一杯伏特加,放在了光头男的面前。
光头男将面前两杯伏特加中的一杯向着白铄轻轻的推了过来,在白铄疑惑之际,光头男拿起自己面前的那杯酒,冲着白铄有些蔑视的一笑,然后一饮而尽。
喝完,光头男将酒杯重重的放在吧台上,露出一副很爽的表情,然后又是挑衅的看了白铄一眼。
白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鸡尾酒,突然发现这个罗斯大块头似乎是在嘲笑自己喝鸡尾酒的意思。突然间,之前的紧张荡然无存,白铄也不顾安娜在另一边正轻轻的暗示着自己,猛的拿起那杯伏特加,毫不犹豫的也是一饮而尽,然后重重的将空杯和光头男的空杯放在了一起。以前兑过饮料的伏特加白铄并不是没有喝过,不过这样的喝法白铄还真不太适应,特别是那口感让白铄十分的不适应,虽然白铄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妥。
光头男露出了兴奋的表情,又是叽里呱啦的和另外几人说了几句,然后又让酒保将酒倒满。
这次光头男将酒轻轻的放在白铄面前,然后拿起自己的酒杯,主动凑近了一些,要和白铄碰杯。白铄也不拒绝,再次拿起酒杯和光头男轻轻的碰了一下,然后两人又是再度干杯。
“够男人。”光头男显得很是兴奋的用英语对白铄说道,然后又准备让酒保将酒倒满。
“等一等。”白铄制止了酒保,然后冲着光头男笑了笑,又转头向酒保问道:“你们这有华国的白酒吗?”
酒保:“有的,有茅台和二锅头”
白铄嘴角轻蔑的一笑说道:“来两杯二锅头。” 倒不是为了节约钱,白铄只是不想这大块头喝的那么舒服。
很快,酒保将酒端了过来。“先生,酒里需要加冰或者兑点什么吗?”
白铄摆了摆手,酒保带着奇异的眼光默默的将酒放在了白铄面前。
白铄也学着光头男的样子,将其中一杯轻轻的推到他面前。然后拿起自己的那杯说道:“在我们那,是男人都喝这个。”
说罢,白铄把心一横,将一满杯二锅头一饮而尽。
光头男拿起酒杯,看了看杯中的酒液,不削的晃了晃脑袋,也是猛得一口干掉。不过显然光头男低估了这酒的威力,喝下去之后,只听他“呀!”的一声,然后神情呆滞的稳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试探着向白铄问道:“这酒你们真是这样喝的?”
白铄微微一笑:“不然呢?要不要再来一杯。”
光头男皱了皱眉头:“不,不,我不喜欢它的味道……”
踏天之旅
“那咱们还是喝伏特加吧。”白铄微笑着向酒保示意,又端上了两杯伏特加。
白铄先端起酒杯冲着光头男做了一个干杯的示意,有一次一饮而尽。这时安娜在一旁再也忍不住提醒白铄少喝一点。
光头男这时才注意到了白铄另一边的安娜,眼睛不觉一亮,惊奇的像白铄问道:“这是你的夫人吗?”
白铄看了看安娜,回答道:“不,我们俩是朋友。”
光头男:“噢,那可真是可惜了。”
白铄:“可惜?”
光头男突然哈哈大笑道:“你还是不太够男人啊……”说完冲着安娜做了一个干杯的动作,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白铄疑惑的看了看安娜,安娜的脸突然变得有些绯红,轻轻拉了拉白铄说道:“时间不早了,咱们早点回去吧。”
白铄连喝了好几杯酒,此时也是有些不太舒服,于是便借机跟光头男道别。
刚走出几步,背后光头男突然大声叫住了他们,白铄猛然一震,镇静的回过头看着光头男。
光头男:“还不知道你们怎么称呼呢?”
白铄松了一口气:“我叫白铄,她是安娜。”
光头男:“华国人?”
白铄:“嗯,是的。”
光头男:“华国是个好地方,我叫安德烈,罗斯人。”
白铄很自然的向安德烈伸出手去:“很高兴认识你。”
安德烈也伸出手和白铄握在一起:“华国男人,你很棒。”
……
远离酒吧后,安娜有些责怪道:“虽然我们可能不是他们的目标,但是那几个人身上杀气很重,你尽然还敢这样去招惹人家。”
不过白铄并没有什么回应。安娜这才发现白铄似乎酒有些上头了,反应迟钝,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安娜立刻上前扶着白铄,将他一路搀扶回到房间。
“我没醉,你别以为那么几杯我就不行了。我只是觉得喝了酒身体有些乏力而已。”白铄懒懒的靠在床上,还不忘为刚才的事情解释到。
安娜:“嗯,我知道,你没醉,自己早点睡,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嗯,好,那我睡了,啊,我知道,不能过界。”说罢白铄脱掉了外套,抱起一个枕头放在大床的中间,然后扯过一张被子搭在身上,就倒了下去。
安娜收拾了一番后,也来到大床的另一边,刚准备睡下,发现白铄的被子有些滑落,怕他着凉,于是便准备帮他将被子拉上来。
谁知刚一接触到被子,白铄竟然突然直挺挺的坐了起来,然后两眼迷离的看着安娜,喃喃的说道:“安德烈竟然说我不够男人。”
安娜见白铄竟然还在为这事耿耿于怀,忍不住笑了起来,引得白铄回过头来看着她。只见白铄狠狠的盯着安娜说道:“安娜你也笑我禽兽不如!我……我今天……”
白铄一边说着,身子一边朝着安娜这边靠了过来。
安娜瞪大了双眼,惊声说道:“你干嘛,不准过界啊,不然我……” 说着猛的举起手掌对着白铄就要发起重重的一击。
突然白铄的眼神再次变得迷离,说的话也变得含糊不清,然后猛然又倒了下去。不过一只臂膀却顺势压在安娜身上,将安娜也一并按倒在床上。
“呀,西……!”安娜又气又恼,怒喝一声就要发出积蓄已久的掌力将白铄击开。可是手掌在快要接近白铄之时却突然停在了半空,良久之后又轻轻的放下。
此时白铄已然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安娜躺在床上却被白铄一只手死死的抱着,睁着眼睛久久也不能睡去。

© 2021 燕鑫書庫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