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ik优美都市异能 重生柯南當偵探-第1085章 不戰而勝分享-gkwyy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诶?退出比赛?”
比赛会馆,一名领队老师大惊失色追上鬼丸猛。
“你、你是认真的吗?马上就是半决赛了,你不是说想和冲田交手吗?”
“啊,已经没必要了,”鬼丸猛面色平静收拾东西道,“我还需要继续修炼才行,这种比赛只是浪费时间……而且我还有件急事一定要回家才行。”
“不和冲田交手吗?”
领队老师怔怔目送鬼丸猛离开。
“明明都打到半决赛了……”
鬼丸猛虎拳紧握,静静感受着自己身体里的力量,走到馆外时又回头望了眼路边的警车。
既然发生了事件,他就不去打扰了,不过下次一定要好好交战一回,绝不能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出手的速度还要加快……
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 鬼店主田七
“竹刀袋内侧?”案发现场,众人诧异看向高成。
“对,”高成肯定道,“犯人原本的计划应该是带着凶器离开这里,只是没想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发现尸体的小兰跟柯南又直接报了警,所以临时在厕所里处理了凶器……竹刀袋内侧有血迹的可能性很高。”
佐藤愣道:“你的意思是说,凶器一开始藏在竹刀袋里吗?可是为什么是竹刀袋?其他两个人……”
惡魔的搗蛋戀人 慈慈
“因为凶器就是竹刀,拆开以后的竹条像刀刃一样把顶端磨薄后,只要速度够快,同样可以用来割喉。”
白雪公主的苦戀 岑凱倫
詭婚難逃:陰陽鬼探
高成走到猩猩脸身边。
“男厕所墙壁上就有磨竹条的痕迹,那是法村先生仓促之下想把竹条磨钝的证据,总之检验一下就清楚了,即使竹刀袋内侧没有血迹反应……”
“应该有的吧。”
猩猩脸面庞肌肉抖动。
“虽然我在厕所里用水冲洗过了,但是只要检测还是能查出来,那个男人的血……”
種田之啞妻 如果
佐藤才拿出重新组装的竹刀准备检查,闻言疑惑道:“可是为什么要用自己的这把竹刀呢?用其他凶器的话完全可以丢在现场……”
“因为这把竹刀是我儿子的,”猩猩脸怀恋看着竹刀,“2年前的这个大赛上,团体决赛时最重要的一场比赛中,我儿子得了关键的一分,下意识地摆出了胜利的姿势,结果被取消了分数……”
猩猩脸痛苦道:“我儿子的高中因此被逆转,责任心很强的他无法忍受这种耻辱而自杀,那场比赛的主裁判就是拔谷!”
“那个不是剑道比赛规则?不能摆姿势。”佐藤没想到还有这种内情。
“当然,我开始也觉得是我儿子承受能力太差,拔谷的裁定正确,”猩猩脸含泪喝声道,“直到昨天的团体比赛,京都泉心高中的次锋得分后也摆出了胜利姿势,可是那家伙却毫无反应,非但没有取消分数,还鼓励了那个学生,
就因为都是关西人,他明显偏心了!所以我要杀了这个充满偏见的家伙!”
猩猩脸反应激烈,不知不觉靠近了佐藤,怒火爆发间突然一把抓住佐藤手中的竹刀。
“用我儿子的竹刀杀了他!”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偷了泉心高中的剑道护具,”高成一手稳稳按住猩猩脸挥起的竹刀,转向服部还有冲田道,“好了,真相大白,你们两个也该回去比赛了吧?快没时间了,我还想好好看你们之间的决赛呢。”
“啊!居然都这个时候了!”
盜墓之祭品
服部反应过来,虽然案子功劳被高成抢了不太爽,但还是匆忙拉着冲田就要赶往比赛会场。
“对了,”冲田临走前拿出自己的护身符朝面庞涨红的法村说道,“那个一年级的次锋大概不是摆出胜利姿势,而是捏着这个我借给他的必胜护身符,听说是得分后从道服里露出来了才捏在手里,主裁判还警告他比赛中不能哭之类的,所以,会不会是你误会了?”
“怎么会?”法村仿佛没听到,野兽般死死盯着高成,眼底露出难以置信与一丝恐惧。
“你儿子的死的确很可惜,”高成看着服部两人离开,反手从法村手中夺回竹刀,“不过你是不是该多想想自己的失责?如果及时开导未必就会变成这样。”
在他看来法村常年输给拔谷,本身就有怨气,儿子的事有可能只是爆发的借口,正常人也不会因为这个杀人,至少应该先举报看看。
……
“不战而胜?”
“是啊,鬼丸猛选手因为急事退出了比赛,所以直接进行的是服部的比赛,本来对手因为脚抽筋准备弃权的,结果服部来晚了……”
“所以最后成了冲田不战而胜。”
“今年的冠军是冲田。”
“……”
比赛会馆,匆忙处理完案件后续过来观战的高成无语看着退场的选手们。
太儿戏了,服部这家伙关键时候又掉链子。
不过鬼丸猛怎么会突然退出比赛?什么急事不能等比赛结束……
京都泉心高中观众席,和冲田同伴的大冈红叶优雅坐在前排,这时管家伊织靠过来说道:“红叶小姐,已经查到了,比赛前鬼丸猛好像输给了什么人,所以比我们预料中还要早退出比赛,服部则是因为和城户侦探一起遇到案件耽搁了时间。”
“我们撤退吧。”
大冈红叶脑海中浮现出京都阿知波会馆里高成的身影。
这位名侦探出现的真不是时候,好像每一次服部错过比赛都是因为遇到案件,这位名侦探也都在场。
看来下次得安排一下。
……
“我回来了。”
城户侦探事务所。
全国剑道大赛伴随着案件结束,服部还有冲田也匆匆回了关西,高成观战的想法彻底泡了汤。
两人的身手他都很熟悉,只是一直没能看到两人比试有点好奇,不知道从他身上偷师的服部能不能打过冲田。
“哗啦啦!”
浴室小哀还在洗澡,高成打开电视靠着沙发看起假面超人,顺便查看起这次案件收获。
除了一张空白伪装卡外,系统居然抽到了久违的剑术卡,对他好像没什么提升,只是补充了许多剑道比赛方面的知识与经验。
应该是和被害者与凶手都是剑道比赛裁判,本身又都是段位选手有关。
“咦?”
高成余光忽然注意到沙发边崭新的芙莎绘新款包包。

xooar超棒的小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 ptt-第1084章 裁判殺人事件鑒賞-zmg3t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吃过午饭回体育馆的时候,高成也知道了馆外厕所边有案件发生,便和鬼丸猛分开单独前往案发现场。
真是佩服柯南的死神光环,他怎么就没碰到?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40分钟,佐藤和高木已经在对厕所内的两男一女展开问话,也在厕所后面发现被遗弃的带血防具,是京都泉心高中昨天失踪的备用防具。
“备用的话,也就是说被很多人用过了?”服部思索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很难通过DNA鉴定来找犯人,加上防具是穿在衣服外面,犯人小心点也不太容易留下皮屑毛发。
“总之,”佐藤转向高木沉声道,“高木你先去和大赛主办方说,让他们中止比赛,毕竟发生了杀人事件!”
“等一下!不能中止比赛啊!”服部慌忙阻止道,“我要在这次大赛中获胜后,做件事情……比赛开始还有40分钟,在那之前解决事件就可以了对吧?”
“可以是可以,只是……”
“拜托了!我一定会帮你们解决案件的!”
服部恳切看向佐藤两个。
他是打算拿到冠军后趁机向和叶表白。
没办法,柯南还有高成都表白过了,只剩下他一个还拖着,每次都不是滋味。
“你说要获胜?”冲田扛着竹刀目光炽热笑道,“就是说要赢过我吗?”
“当然啊,不打赢你怎么拿冠军。”服部白了一眼。
他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冲田,还不知道鬼丸猛的具体实力,毕竟前面鬼丸猛也没有参加团体赛。
高校剑道比赛里有他和冲田这种存在已经很超标了,进入决赛应该没什么问题。
華嫁
“那就不用等到比赛开始了,”冲田在服部面前站定道,“就在这里解决怎么样?”
“求之不得。”
服部感受到冲田眼中的战意,也跟着摆开架势。
“现在的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
魔王狂妃 慕微
“是吗?”冲田笑道,“我很想看看,你这是从城户那里学到剑术了?”
“只是借鉴而已……”
“借鉴什么?”
高成突然出现在两人中间,专心查看靠在墙角的被害人遗体。
鉴识人员还在旁边他倒不好直接上前,只是随意扫了一眼。
致命伤在喉部,一击毙命,从伤口还有血迹来看,凶手的剑道技巧非常熟练,应该是这个世界有剑道段位的人。
“深蓝色的外套,灰色的裤子,再加上红色的领带,这是剑道比赛裁判的服装……遇害的是今天的裁判?”高成回头问道。
“对,”高木点头道,“被害人是高校剑道比赛裁判,拔谷士道,43岁,上午比赛结束后在这里遭到杀害,凶手穿着京都泉心高中的护具,事后逃进了旁边的厕所里……”
高成很快便从高木这边了解到案情始末,视线转向佐藤在盘问的3个嫌疑人。
首先是和死者认识,而且同样是裁判的一个粗眉毛猩猩脸大叔,体型微胖,看着有几分憨厚。
这人名叫法村稔司,40岁,除了作为高校比赛裁判,本身也经常在剑道大赛中和死者对战,只是没有赢过一次。
再来是自称不认识死者的一男一女,但经过调查,女子和死者关系亲密,属于情人关系,男子也和死者发生过冲突。
剑道方面,女子高中时是死者学生,学过三年剑道,男子说自己没学过,但曾经吹嘘过自己在剑道大赛上获胜,并且因此和死者起了争执。
礦海
女子名叫定森朱音,31岁,前自卫队军官,最近一直缠着死者,比死者与自己太太离婚。
男子名叫横手恒之,28岁,从以前的吹嘘来看,似乎对剑道比赛规则不怎么了解,目前是3人中嫌疑最小的。
对于死者尸体,猩猩脸法村和男子横手都说自己太过匆忙没注意,女子定森朱音则说自己太害怕。
“事情就是这样,”高木无奈转向瞎眼老头,“最后就是这位老伯的证词了,凶手似乎因为他看不见放过了他。”
“这种伤口不是美工刀造成,”高成摇头道,“被害人再怎么说也有段位,凶手穿着剑道护具靠近肯定会反应,所以凶器是长兵器。”
“可是厕所里没有找到长兵器,美工刀的话倒有可能……”
“随身物品都检查过了?”
少將的純情暖妻 奇葩果果
“还没有。”
佐藤面向3名嫌犯要求道:“能让我们检查一下吗?首先从法村先生的竹刀袋开始。”
“好、好的。”
猩猩脸几人纷纷将随身物品交给鉴识人员,比较适合藏长兵器凶器的便是猩猩脸的竹刀袋。
“为什么要带着竹刀袋上厕所?”佐藤疑惑道。
“因为我明天也有比赛啊,”猩猩脸解释道,“所以我想上完厕所后在这里练习一下挥刀。”
高成跟着看了一遍几人的随身物品。
鉴识人员还特地将竹刀拆开查看,并没有什么可疑物品,倒是第二个检查的定森朱音背包里找到一把小剪刀,另外部分巧克力不知道为什么都融化得厉害。
最后检查的横手身上只有手机钱包,家里的钥匙,香烟以及打火机。
高成一一看过,同时也回顾了一遍案情。
死者最后打的一通电话被瞎眼老头误以为是犯人打电话,由此可以确定一点,犯人整个过程都没有出声,从穿着护具过来行凶到藏进厕所一直保持沉默。
正常来讲,凶手应该会在脱掉染血护具后尽快离开才对,没能及时离开应该是有太多人过来,只能在厕所里处理凶器。
从尸体发现到几人离开厕所花费了不少时间,也就是说3个人都没能及时离开,3人都有东西需要处理……
變身兔女郎
真奇怪,该不会是3个人都准备杀人吧?
最奇怪的是凶手为什么不直接把凶器和护具一起扔掉。
除非凶器扔不了或者会暴露身份。
一把美工刀丢在现场能有什么问题?
高成目光落在猩猩脸的竹刀袋上,顿了顿,转身走进厕所,连女厕也进去看了一遍。
我以新婚辭深情 章小倪
想要完全再现案情还需要收集不少信息,不过下午的比赛开始在即,他必须快速破案,得先锁定凶手。
他推断的凶手是猩猩脸法村,这点不会有问题,只是看过尸体还有嫌犯随身物品后他就知道凶手是法村。
至于同样可疑的定森朱音,应该是在厕所毁灭其他方面的证据。
死者刚吃过胃药颗粒,可是现场却没找到水瓶,会拿走水瓶的最有可能是定森朱音,随身背包还有厕所里之所以没有,应该是用剪刀剪碎用马桶冲走。
而横手则可能纯粹是怕因为自己和死者的过节而被怀疑,仓促躲进了厕所。
这些完全可以之后再详细调查,不管后面两人有没有杀人打算,现在的凶手就是猩猩脸。
高成在众人注视下走出女厕,第一句话便朝佐藤说道:“组成竹刀的那些竹条都做一次血迹检测吧,竹刀袋内侧一起做。”
異世風雲錄 凜冽寒風
厕所墙壁有摩擦痕迹,竹条上的血或许已经被磨掉,但显然凶手一开始是准备直接把凶器装在竹刀袋里带走,不然不会用这种蠢办法。
竹刀袋内部沾到血迹,哪怕用水冲洗也能检测出来,因为即使血液稀释一万倍也会引起鲁米洛试剂反应。

hh3bb好看的都市异能 《重生柯南當偵探》-第1082章 全國劍道大會到來展示-5ptnt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东京,警视厅本部。
异人馆村事件过后,高成难得到警视厅打了一回卡,顺便也看了一下自己的办公室,空间不算很大,但在搜查一课众人来看却非常羡慕,高木跟着进去时眼都红了。
不过以高木巡查部长的身份,基本上是不用指望什么独立办公室,倒是可以借口帮高成的机会,平时高成不在的时候享受一番。
“这里一直是我在帮忙打理。”高木提了一句。
作为一个合格的工具人,在办公室分配后高木就主动接了这个活,成了半个顾问助理,因为高成大多数时候都不在,偶尔也可以过来休息一下。
“还有备份卷宗?”
高成诧异翻看起书架上资料,除了他经手解决的案件外,还有些没接触过的案件,有几个案子让他颇为好奇,看着似乎是推理日剧《相棒》里的案子,不过他也没看过几集《相棒》,不怎么确定。
“异人馆村杀人事件……这么快就出来了。”
“东京这边确定那具骸骨的身份就是真正的小田切,证据确凿,所以六星龙一的案子已经结案移送检察院审查了。”
“哦。”
高成其实很好奇法院会对时田若叶作出什么判决。
爆炒大唐:最強嫡女
根据事后的了解来看,时田若叶一开始就感觉自己会被杀,是完全自愿帮助六星龙一杀人,只是年龄方面未满18岁,法庭估计会有所顾虑。
其他高中生心智成不成熟不知道,时田若叶的表现是真的很迷。
“高木!”千叶风急火燎推门而入,“快点,又有情况了……城户也在啊!”
“咦?”
高成才放下卷宗资料,忽然发现一段时间没见的千叶变了个人般,瘦得差点没认出来。
漫威之械鬥帝國 無盡虛炎
“千叶,你又在减肥了?”
“是啊,医生说我脂肪太多,”千叶笑着抓了抓头发,又连忙说道,“正好城户你也在,一起过来吧,新宿区发生了一起人质挟持案,警部他们正要出动呢!”
“人质挟持案用不着我吧?”高成迷惑道。
“人质身份比较特殊,局里的狙击手又只剩下一位可以调派,”千叶期待道,“城户你的狙击能力现在可是公认的警视厅王牌呢,上面肯定也会找你的。”
“狙击啊……”
高成稍微有些头疼。
他比较喜欢低调,这样就没那么多麻烦事,可是前段时间的狙击案又不能背着警方行动。
不过也好,哪怕没有抽卡福利,这种人命关天的紧急事件他也并不排斥,而且能够参与其中正说明警方对他的信任,是一笔无形财富。
……
不管在哪里都没有绝对的平等可言,普通人质虽说也会引起警方重视,但特殊身份人质又是另一回事,至少高成感受到了警视厅的紧张。
看来这一次被挟持的还是个大人物。
“狙击手位置就绪,等待指示……”
被层层封锁的商店外一栋大楼内,警方狙击手直树透过瞄准镜查看劫匪情况,因为遮挡还有人质的关系,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角度。
“谈判专家还在努力,好像没什么进展……”
直树轻吐一口气,通过耳麦频道联络高成道:“名侦探,你那边有角度吗?”
絕品敗家系統
上次美军狙击手一案他并没有参与,对于上面安排名侦探和自己搭档总感觉不靠谱。
籃球風雲之誰與爭鋒
和军方狙击手不同,警方狙击手是有特别要求的,一切都要以人质安全为首,这样就意味着不只是简单地狙杀罪犯,而是要瞬间夺走对方身体机能。
天然人妖
在不引发身体痉挛的情况下一击毙命,瞄准的地方只有一个,必须破坏脑干,这样才能完全保证人质安全。
可以说100米以内,他自信要比那些军方的神射手要强。
高成虽说赢过了军方神射手,但在人质挟持领域没有经过训练,有多可靠他基本不抱期望。
“左边3公分……”高成眯着一只眼睛观察道,“谈判专家想办法让劫匪往左边3公分,有角度破坏脑干。”
他的大师级狙击手技能有部分来自赤井秀一,对于人质挟持倒不怎么陌生,赤井秀一本身就是全面型狙击手,精准度绝对是顶尖水准。
此外,熟练级法医学让他对人体非常了解,可以轻松判断破坏脑干需要的角度。
综合看来他的确是最适合这次作战的狙击手。
“砰——!”
时机稍纵即逝,眼看着角度合适,高成没等指令便直接开枪,一举将劫匪爆头。
成了。
没有太多感觉,得手后的高成平静收拾起装备,耳麦中众人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好一会才响起指挥大喊大叫的声音。
傲世霸仙 阿克塞
“混蛋,是谁开的枪?!”
“没有问题!”有人惊喜道,“歹徒已经成功击毙!人质获救了!”
“这……”
“结束了?”
直树看着瞄准镜里被一击毙命的歹徒,瞳孔微扩,连手指都抖动了一下。
太简单了,简单到让人害怕。
高手……
“好了,”另一边高成已经离开现场,也不准备和指挥见面,直接将狙击枪交给千叶道,“后续事情我就不参与了,记得帮我写一份报告。”
这种案子没有系统抽卡,对他来说只是个余兴节目,也不想和所谓的大人物打交道,尽管听千叶说对方似乎是公安委员会顾问。
还是直接走了合适。
“名侦探城户高成?”商店外,已经脱离险境的人质是位戴着眼镜穿西装的老教授,看起来依旧古井不波,没有受到挟持影响,沉稳站在警察中间,连刑事部部长也在一旁陪同。
获救的第一时间老教授便是询问狙击手身份,却得知救了他的居然是个侦探,不禁有些惊讶。
“搜查一课特别顾问吗?”
看着高成离去的身影,老教授神情思索。
“替我好好感谢一下城户侦探吧,有机会的话我再亲自拜访他。”
“神林教授,还是先离开这里吧,还不能肯定歹徒有没有同伙……”
……
城户侦探事务所。
电视上还在报道今天的人质挟持案,不过人质的身份并没有公布,只是对前因后果进行说明。
劫匪似乎也没想到随便找个人质会是公安委员会的大人物。
高成无聊地换了个台。
“今天好像没什么好看的节目,假面超人还要等到晚上……咦?”
“本周末,全国高等学校春季剑道大会将会在东都体育馆举行,大受关注的选手除了关西的冲田总司、服部平次外,关东选手是……”
“剑道比赛?”高成仔细观看起新闻播报。
这次的比赛居然在东京,全国比赛,有不少陌生选手登场。
东京方面的代表人物是鬼丸猛,一个强大到可怕的剑道高手,已经连续两年夺冠。
看着挺眼熟,加上“鬼丸猛”这个名字,让高成想起上回在京都的时候,这个光头还说是他的粉丝,没想到还有这种身份。
“好像很强的样子啊,周末顺便去看比赛吧。”

cbzrx熱門連載小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 愛下-第1081章 永久裝備推薦-076v1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次日天明,数辆警察停在教堂外,警方在村民观望中封锁住现场,鉴识人员当先入内取证调查。
教堂内祭坛边摆放的单人铁架床上,穿着白色婚纱的曼妙少女静静躺着,双手平放在小腹上,只是已经眉头头颅,鲜血染红了枕头与床单。
“推测死亡时间为昨晚十点至十二点,动脉血没有喷溅,从出血情况和生存反应来看,应该是死后被砍头,死因暂时不明,很大开率是勒死……”
“凶手已经找到了么?”
總裁矜持點
“对,说是有个名侦探抓到了凶手,不够情况比较特殊……”
“名侦探?!”
办案刑警大叔面容夸张,瞪眼看向部下。
“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什么名侦探?”
“可是……”
“你好,”高成进入了命案现场,和刑警大叔握手道,“我是来自警视厅的城户高成。”
“总、总厅?”
刑警大叔条件反射般敬了个礼。
竟然有本部过来的人,而且名字听起来有些耳熟……
“啊!你就是……”
“警官!”几名警员将时田若叶还有鼻青脸肿的小田切带了过来,“犯人带过来了。”
“哦?这家伙就是凶手?”刑警大叔回过头,诧异道,“怎么这个样子?”
“说是学过搏击,所以我出手重了点,”高成轻咳道,“准确的说,他只是幕后指使者,凶手是时田若叶。”
经过一晚的时间,他已经调查清楚了犯罪经过。
时田若叶找借口和乌鸦女互换身份后,从教堂天窗垂下迷药手帕迷晕乌鸦女,然后利用轿车绞盘还有绳索把铁架床吊到天窗下面,勒死乌鸦女看下头颅后再把床放下去。
惡魔情深:總裁是仇人 舊日日
只是路過你
天窗刚好可以把头颅拿出去,这就是小田切为时田若叶精心准备的密室杀人手法。
乌鸦女的头就藏在轿车后备箱。
至于敲响教堂的钟,则是小田切下一步计划,为了让尸体尽快被发现,这样小田切再杀掉时田若叶,两人的死亡时间接近,方便之后更换尸体,让警方以为教堂内遇害的一开始就是时田若叶。
“不过真是太好了,”刑警大叔确认时田若叶身份后,松了口气笑道,“这样一来案件就顺利解决了,调查过后差不多就可以收队……”
“还没有结束呢。”
小修行
高成没有让村民中的几位异人馆馆主心存侥幸,视线扫过冷汗直冒的胎记脸大叔,再次转向小田切。
“这个男人真正的身份其实是六星龙一,为了接近若叶杀了到江古田高中赴任的小田切本人,然后就这样顶替了小田切的身份。”
“哈?”刑警大叔等人,连同时田若叶一起看向小田切,
“六星龙一?”
小田切面色震动,抬起头紧紧盯住高成。
逆天作弊器之超級項
“不错,事情的起因就是27年前发生在这里的火灾,牧师夫妇还有7个养女遇害……实际上当初有一个养女活了下来,六星龙一便是那个养女的儿子。”
“胡、胡说!”胎记脸大叔激动道,“那7个养女明明都死了,还是我们亲手收的尸……”
“你说的是那些残缺的干尸吧?”高成平静道,“这里的6座异人馆,每一家都藏了一具干尸,第7具干尸则藏在这座教堂内,作为你们共同犯罪的罪证而存在。”
“你在说什么?!什么罪证?”
“当然是27年前你们合伙杀害牧师一家的罪证!”
軍妝
高成声音斩钉截铁,视线逼退冷汗直冒的胎记脸大叔。
“难道你们就没怀疑过吗?为什么每具干尸都有残缺?”
“这……”
胎记脸大叔已经说不出话来,戴着学者眼镜的铠甲之馆馆主更是直接瘫坐在地,再也没有之前的沉稳,牙齿不停打颤。
西天龍影
“完了,全完了!为什么会有侦探来这里?”
“就算没有我,这个秘密也藏不住了,”高成皱眉看了眼变成软脚虾的铠甲之馆馆主,“流星龙一之所以在若叶结婚的时候过来,就是为了复仇,杀掉若叶后,接下来就是你们!”
“怎、怎么会这样?”时田大叔哽咽看着成为罪犯的女儿,忽然发了病,咳嗽着趴在地上,“怎么会变成这样?!呃咳咳……”
“老爷!”
“时田!”
“快找医生来!”
现场混乱一团,高成摇摇头继续说道:“干尸之所以会残缺是因为有人用某种方法把6具尸体伪装成7具,从着火的教堂里放走了第7个养女。”
“不可能,”美艳妇人颤声道,“我们都检查过,第7具干尸根本就不是用其他干尸缺少部分拼凑的,没有一具干尸有接合的痕迹……”
“因为根本就不需要接合。”
高成低喝打断美妇,找村民拿来事先准备的7个不同衣服的洋娃娃。
“这个手法不是用其他尸体缺少的部分拼凑出第7具,而是将其他尸体从不同部位一分为二后进行组合,每个重新组合的尸体都缺一部分,本应该接合的地方成了空缺,自然没有痕迹,最后就变成了7具尸体。”
周围一片沉寂,警察还有村民们心底震骇无比,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隐秘。
“可是到底是谁做的?”美妇面对换了身份的高成没来由感到恐慌。
本来以为是个可以馋一下身子的小白兔,结果好像惹不起,不仅惹不起,现在还被一窝给端了。
“应该是风祭先生吧,”高成看着场内半天没有动静的金发大叔,“在烈火中背着其他人分解6具尸体,不是对骨骼肌肉位置十分熟悉的人很难做到,6位馆主里,只有您在27年前有过狩猎制作标本的经历。”
“风祭先生?”
“这是真的吗,风祭?”其他几位馆主面色大变。
“到现在也该把事情说清楚了,风祭先生,当年的事情是时候有个结果了。”高成朝金发大叔说道。
昨晚抓住六星龙一后他知道了很多事情,那个幸存的养女名叫诗织,27年前远走他乡,生下六星龙一后日子过得相当艰难,而且因为仇恨一直训练儿子杀人,最后更是让儿子杀了自己。
如果他没有猜错,当年诗织就已经怀了孕,六星龙一是风祭和诗织的儿子。
村民在风祭痛苦的低沉哭声中散去,很快警方便找出了教堂还有6座异人馆里的残缺干尸,大麻田也在山里发现,是村子里的禁地。
一百年前传教士发掘的大麻田一直由住在异人馆的6个家族和牧师一家偷偷栽培,瞒着村里其他人获得了巨额财富,但是27年前,牧师在养女们即将成年的时候,罪恶感越来越深,主张毁掉大麻田,因此遭到杀害。
“雾子!呜呜呜,我的女儿啊!”
乌鸦女的头被藏在轿车后备箱,警察取出后,铠甲之馆的斯文馆主抱着女儿头哭成了一团。
高成有些不忍地移开视线。
只有乌鸦女的死他没有办法,时田若叶的行凶在他预料之外,这个稍显阴沉的少女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被新娘勒死砍了头。
“只有这点无法原谅,”高成叫住被警方带走的“小田切”,“你要杀的几位馆主都有过去的罪恶,对你们母子而言杀了也就算了,但是为什么要杀害完全不知情的人?甚至为此打算杀掉为了你行凶的若叶……”
在中原行鏢的日子
“你是在教训我吗?”
六星龙一冷笑着回过身。
“真是什么都不懂啊,从妈妈死的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彻底重生了,不管杀多少人都不会有感觉,真正的小田切也好,若叶也好,就算杀了又怎么样?
哈哈,对我来说,你也和他们一样没什么区别,你们这些人都只不过是行走的羊而已!”
“你很开心吗?”高成平静道,“亲手杀掉自己最亲的人,很开心吗?”
这家伙嘴上说着杀人没感觉,其实是在麻痹自己,不愿意清醒,强行把自己想象成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给他的感觉还不如战场上的一个小兵强烈,是砍都懒得砍的那种角色,昨天才被揍了一顿,今天就忘形了。
女配系統:男主女主靠邊站
归根结底,这家伙被自己母亲当作仇恨的容器,只不过是个可怜虫而已。
“在监狱里进行忏悔吧,”高成转身离开道,“这个世界不只有仇恨。”
这次的六角村之行比预想中还要短一些,一天不到,似乎没什么挑战性,不过案件本身并不简单,只是因为一开始就知道凶手,节省了不少时间而已。
不然光是调查清楚27年前的干尸案就够辛苦的。
数辆警车驶出六角村,高成也踏上了回程之路,再回头看村子时,6座异人馆和来时没有区别,只是少了几分阴霾,里面的馆主们也一同坐上了警车。
这个揭开神秘面纱的村子以后或许真的就只是个偏僻村子了。
“城户侦探是准备直接回东京吗?”刑警大叔好奇问道。
“把我送到车站就行了。”高成点头道。
系统结算成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基德委托的关系,并没有抽到馆主们或者六星龙一的技能,也没有因为多重案件而增加抽卡机会。
但原本只是道具卡的“基德有动力飞行套装”却意外从两张卡转换成了永久装备,和妖刀星碎与AWM-F一起作为武器并列。

3x7nl人氣小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第1080章 名偵探參上分享-c3uos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你是若叶同学?”
坐在旁边的风向标之馆主人,金发大叔友善看向高成。
“来点果汁吧,未成年喝红酒不太好。”
“呃,谢谢。”
高成看着金发大叔拿走红酒杯倒上果汁。
“您是……”
水天傳奇之緣起火影第四部
“我姓风祭,是风向标之馆的主人,也可以说是本村的代表人,”金发大叔笑道,“看你好像对婚礼很困惑?”
“是啊,”高成见状问道,“新娘为什么要到教堂过一晚?”
“这是村子从建立教堂开始的惯例,”金发大叔解释道,“结婚前夜,新娘要穿上婚纱,用一尘不染的模样忏悔之前犯下的罪过,
陪同新娘的女性会一个人站在教堂门口通宵值夜,新娘则一个人进入教堂,躺在祭坛前放置的床上,一边沐浴从天窗射下的月光,一边通宵闭目祈祷。”
“真是奇怪的风俗。”高成嘀咕出声,余光瞥向心不在焉的小田切。
晚上的教堂恐怖不说,这样留两个女孩在外面真的没事吗?简直就是给杀人犯创造机会。
若叶是在今天晚上遇害吗?
从小田切的行事来看,就是为了等待若叶结婚这天犯案没错。
“砰!”爬山虎之馆的老太婆突然拍着桌子站了起来,面色惊恐,仿佛被鬼怪附身一样尖叫,丑陋干枯的老脸吓了高成一跳。
“着、着火了——!”
“草薙太太?”
“教堂着火了呀!!”
逆流恐怖年代 寶寶五歲半
老太婆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疯疯癫癫捂脸哭了一会,又笑嘻嘻地用殭尸般的手抓起餐盘食物往口袋里倒。
“哎呀,喵喵吃饭的时间到了,喵喵吃得可多了……”
在场众人脸色各异,似乎有些见怪不怪,很快便有时田家的佣人带老太婆离开。
“草薙太太是爬山虎馆的馆主,”金发大叔感慨道,“她最爱的儿子5年前不幸身亡,之后就成这个样子了。”
“哦。”
高成默默喝起果汁。
这种场面对他来说也只是看一下,自从成为侦探以来,各种场合各种各样的人都见了不少,眼下的村子虽然古怪,但他却看出了不少东西。
首先就是这些人彼此之间看似亲近实则忌惮的关系,尘封的干尸案显然一直影响着这些人,每个人都有心事,所有古怪举止都能够联系到村子里的秘密。
超級大文豪 韭菜殼子
唯一还算正常点的大概也就是这个金发大叔,罪恶感似乎没其他人那么大,但同样隐藏着秘密,从笑脸间那种向外人倾诉的冲动来看,更多的是防备其他几个馆主。
如果是这个大叔的话,也许能够问出干尸案的真相。
时间太短,暂时也就能看出这么多了,等警察过来之后或许可以好好调查一下这个村子。
傭兵的戰爭
“就是那座教堂。”
喜宴过后,金发大叔带着高成还有小田切到阳台观望远处的教堂,依稀能够看到被焚烧过的痕迹。
“那是大约一百年前来这里的传教士们修建,据说是有七名传教士为了寻求伊甸园的苹果而来,也就是旧约圣经中亚当和夏娃偷吃的禁果,不过到现在都没人知道他们寻求的那个东西意味着什么……”
金发大叔面对月光映照下的教堂,眼中隐隐藏着痛苦神色。
“那栋教堂27年前遭遇了火灾,牧师夫妇和七个孩子都当场身亡,不过教堂本身倒是很好地保存下来了……”
“7个孩子?”
“是啊,都是牧师夫妇收养的女孩,27年前才刚刚是高中生年纪,却……”
金发大叔匆匆止住话题,让高成深深看了一眼。
他印象中的分尸手法便是六具尸体凑出七具尸体。
按照这个手法来看,当年7个孩子还有一个可能活着,小田切也许就是那个幸存者的儿子……
“铛铛铛!”
夜色中教堂方向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钟声,像是在召集着什么。
“教堂的钟声?这也是仪式?”
“不是,”金发大叔脸色难看,“只有葬礼的时候才会鸣钟,这是怎么回事?”
“喂喂,听到了吧?是教堂那边的钟声!”
楼下众人纷纷跑到外面,在时田大叔带头下赶往教堂,一副出大事的样子。
“已经开始了?”
高成跟着准备去教堂,余光却注意道似乎呆愣在原地的小田切。
从到村子来他就一直关注小田切,很肯定这家伙没有离开过时田家,刚才更是一直都在一起。
小田切不可能有机会犯案。
从钟表之馆到中心的教堂要经过一片片树林,更是要绕路风向标馆,穿过正六边形河道,不过距离倒不是特别远,短短一会的功夫,不只是时田几人,连周围的村民们也聚集到了教堂前。
“若叶!开门啊,若叶!”
时田大叔不停喊叫女儿,只是教堂正门从里面上了锁,怎么都打不开,里面也没有任何回应。
杠上毒舌少主
高成隐匿身形跟踪在小田切身后,发现小田切竟然趁乱偷偷离开了人群,鬼鬼祟祟钻入旁边的林子里。
精通级的侦查与反侦查让高成很容易就跟上了小田切,藏身在一棵树后面,很快就看到换上一身黑色礼服的时田若叶守在轿车边,和小田切见面后一脸幸福。
登徒女好色賦
是那个乌鸦女的礼服……
高成神色恍然。
他还以为时田若叶纯粹只是受害者,没想到到了这种地步,居然还帮小田切行凶,成了小田切犯罪手法中的一环。
乌鸦女很可能已经在教堂里顶替时田若叶的身份被杀害。
现在再杀掉时田若叶,找机会换掉尸体,小田切的不在场证明便充分成立,可以放手实施接下来的犯罪。
因为喜宴开始后,众人都没有离开过钟表之馆,小田切更是从头到尾都有他这个“黑羽快斗”帮忙作证。
树林里,才转身打算上车的时田若叶已经被小田切从后面勒住了脖子,非常怪异地没有挣扎反抗。
“停手!”
高成终究还是站了出来,不管时田若叶在这起事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他来六角村都是为了阻止小田切,不能看着时田若叶被杀。
“小田切老师,到此为止了!”
“黑、黑羽同学?”
小田切应声松开手,顾不上摔倒在地咳嗽不断的时田若叶,还流着眼泪的面庞惊骇转向高成,完全没想到会有人过来。
“你怎么……”
“继续称呼你小田切老师似乎不太合适,可以告诉我真名了吗?”
來自晨曦的光
高成解除了学生伪装,正常面对小田切。
“我是为了你而来的私家侦探城户高成。”
小田切面色精彩,像是大染缸一般,见了鬼般直视刹那间换了个人般的高成。
和印象中的黑羽快斗完全不一样,或者根本就不是个高中生。
“城户高成?那个名侦探!”
不只是小田切,缓过劲来的时田若叶看着高成也瞳孔微放。
高成在东京几乎已经是无人不知的程度,因为和黑羽快斗撞脸的缘故,在江古田高中更是个话题。
是传说中的人物。

nu5oz精彩都市异能 重生柯南當偵探笔趣-第1079章 黑夜喜宴看書-x8zzl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六角村的六栋洋楼分别为塔之馆、爬山虎之馆、铠甲之馆、彩色玻璃之馆、风向标之馆,以及时田若叶家的钟表之馆。
都是异人馆,也就是日本幕末到明治时代外国人所居住的住宅。
和馆名相对应,每栋洋楼都有各自的风格,塔之馆的塔楼,爬山虎之馆的爬山虎,铠甲之馆门口矗立的铠甲守卫,彩色玻璃之馆的彩色玻璃,风向标之馆屋顶的风向标,钟表之馆的大钟。
六户人家的家徽则是缺失各自位置三角的大卫盾图案。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偏僻山村了,更像是有钱人家的聚集地。
汽车从一栋栋气派精致的洋楼前经过,路上只有一个提着乌鸦的阴沉少女站在路边给车让道,除此之外一个人也没看到,冷清得有些可怕。
穿越之異界決戰
这些洋楼似乎没多少人居住。
钟表之馆,时田家,小田切停下车上前敲门。
“哪位?”大门微微敞开,露出半张呆滞的老脸,是个留着中分银发的大叔,个子不高,穿着普通,看着像个仆人。
“您、您好,”小田切紧张道,“若、若叶在家吗?我们是她的朋友……”
“朋友?”大叔打开大门愣道,“你们找我女儿有什么事吗?”
“那个,听说若叶要结婚……”
“你不是那个什么老师吗?”
大叔看着结结巴巴的小田切,突然反应过来。
“回去!给我回东京去!这里不欢迎你们!”
“爸,”一个穿着和服面色冷淡地女孩在里面叫住大叔,“他们是我叫来的,就让他们一起参加我的婚礼吧,爸爸。”
“若叶!”
高跟
“我不回逃走的,就按照约定今晚举行仪式。”
鬼樹
女孩面无表情地扫了小田切还有高成一眼,转身离开。
“若叶!”小田切焦急道,“你真的是自愿吗?跟我回去吧……”
“雪姨,给客人安排房间吧。”
女孩没有理会小田切,只是安排了一个老仆留下招待,似乎真的只是把小田切当成普通朋友般。
“两位,”老仆拦在小田切面前,语气生硬道,“小姐在忙着准备婚礼,请跟我来吧。”
高成目光在和服女孩背影停留了一会,拉着伤心的小田切跟上老仆。
他倒是没什么感觉,本来就不是为了帮小田切抢婚,别看这家伙现在看起来像个痴情的懦弱老师,心底指不定还在琢磨杀人的事情。
小田切从一开始顶替老师身份就是为了接近时田若叶,恐怕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据说时田家是想等时田若叶高中毕业后再回家结婚,估计是因为真老师尸骨的发现让小田切不得不暴露恋情,通过匿名信迫使时田家将婚礼提前。
接下来怎么办呢?
高成在老仆的安排下入住一间客房,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
盯紧小田切算是个办法,拿到小田切的犯案证据后差不多就可以结束这边的乱子了,六角村的罪恶也藏不住。
这里的六户人家,每栋洋楼里都藏了一具残缺的干尸,涉及到多年前的某起案件,也是这次连续杀人案的根源。
“不过这栋房子也太大了吧?”
死神之草鹿區的劍客 天南的小褲褲
入夜,高成实在忍不住好奇,打算顺便查一查这里尘封的干尸案,结果却在房子里迷了路。
都市之瘋狂異能 萬惡的筆
走廊里静悄悄的,在月光映照下格外恐怖,饶是他艺高人胆大也感觉寒毛直竖。
这个怪异的村子气氛实在不太友好,本来人气就不太够,还在房子里藏干尸。
不过对他来说,麻烦的是连干尸在哪都找不到。
“谁?”时田大叔忽然打着手电筒找过来,身边还跟着一只幽灵般的黑猫。
“不好意思,”高成干笑看向面色紧张的时田大叔,“我出来找洗手间,结果迷路了。”
“这样啊,我带你回去吧。”
时田大叔脸上挤出笑容,不过脸上依旧有汗珠。
“你是若叶同班的黑羽同学吧,马上就是喜宴时间了,我让佣人给你准备一套礼服吧。”
嫡女鬥智,朕的寶貝皇後
“啊,麻烦了。”
高成回头看了眼自己刚才经过的走廊。
这位大叔反应也太大了,也许藏干尸的暗室就在这边。
……
武傲九霄
“咚!”
晚上9点整,高成和小田切被邀请参加时田家的喜宴,其他异人馆的住户也都正式露面。
塔之馆的主人是个十分妖娆的女人,爬山虎之馆主人是个缠着头巾的怪老太婆,铠甲之馆主人是个戴学者眼镜的中年绅士,彩色玻璃之馆主人是个脸上有胎记的谢顶大叔,最后风向标之馆的主人则是个看起来像是白种人的金发男子。
高成穿着一身稍显宽松的西服入席就坐。
明明是喜宴,现场气氛却显得有些压抑,没有一个人说话。
虽然这个时候举办喜宴本身就很奇怪……
高成视线一一扫过众人,其他人都没什么反应,只有塔之馆的妖娆女人频频朝他看过来,礼服胸口压得很低,仿佛随时就要脱落,丰腴诱人,不经意间舌头还舔了舔嘴角,像是看待猎物一般。
一堆怪人。
高成移开目光,正好这时换上礼服的时田大叔走进宴会厅,打破沉寂道:“那么接下来,我们仿照传统,举行结婚前夜的宴会。”
紧随时田大叔而来的便是穿上婚纱的若叶,后面跟着一个穿黑色晚礼服的少女,肩膀上装饰着乌鸦羽毛。
是之前在路上看到的乌鸦女,依旧是那副阴沉模样,走动间肩膀上还有一根乌鸦羽毛掉落。
会有人参加喜宴的时候抓乌鸦做礼服么?
这种村子会发生惨案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高成目光后移,最后出场的是这次的新郎,一个叫连城久彦的蒙面怪男,罩着头套只露出眼睛,看着像是歹徒。
听说这人从小就生了病,只能穿着这副模样。
“呃,”时田大叔看着和女儿站到一起的蒙面男,脸色不太自然,继续说道,“接下来按照惯例,新娘今晚要在教堂过夜,新郎则留下来和我们共享盛宴……”
“咦?”
網遊之巫妖變
高成疑惑看到时田若叶还有乌鸦女一起出门。
时间太久,他也不是记得所有细节,想要问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穿越古代當教主 繁星。
这场宴会上他的存在感太低了,饶是宾客开始交流起来也没人离他,至于塔之馆的美艳妇人,他实在不想理会。
这种时候不太好节外生枝。
“哎呀,真是可喜可贺啊,时田先生,”胎记脸谢顶大叔恭维道,“能跟市里连城家结成亲家,对我们村的发展也是大有好处……”
高成避开美妇视线,埋头解决烤鸡。
富貴芳華
这个亲家恐怕是结不成了,婚礼未必能成功,而且很快六角村的干尸案就会引发轰动,这六户人家没有一家能够幸免于难。

75c6v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 貓色-第1078章 異人館殺人事件-v9jrx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那一切就拜托若狭老师了。”
事务所楼下,高成送小哀还有孩子们上车的时候,和若狭留美轻轻握了握手。
这个女人对自己的老师身份适应得很快,已经和孩子们打成了一片,连小哀好像也很喜欢这个女人。
愛你,放棄你 雲揚
“我一定会照顾好孩子们的。”若狭留美笑道。
高成静静目送着露营车远去。
总感觉这次露营会遇到什么事件,可是他的确没空,今天还得解决那个冒牌老师的案子。
他要冒充黑羽快斗陪冒牌老师去一个叫作六角村的乡下地方。
据说是和冒牌老师好上的女学生被迫回家嫁人,冒牌老师想要过去阻止。
“就是这个,”江古田高中外一条小巷,黑羽快斗看着面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高成咧嘴笑道,“资料都交给你了,如果是你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
高成有些心疼自己的马尾辫,头发长起来并不容易,可是没办法,黑羽快斗是短发。
这次他算是大出血了,早知道就该拒绝这家伙,反正柯南那边也有案子。
“我再仔细说明一下吧,”黑羽快斗打开资料图片道,“这是在市郊森林发现的一具白骨,死者是25到30岁的男性,死因是头部受到重击,警方判断被埋在森林里至少有1年……
正好就是小田切老师转到我们学校的时间,我自己找小田切亲属调查过,果然不是同一个人,没有人认识现在的小田切,但是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高成看着两张据说是小田切与女学生走出爱情旅馆的照片。
女生很清纯,名叫时田若叶,17岁,男老师看起来很老实,名叫小田切进,年龄则是25岁到30岁左右。
果然很有问题,杀人顶替不说,还找了个学生谈恋爱……
“这两张照片是有人匿名寄到若叶家里,”黑羽快斗解释道,“然后若叶家里便派人过来把她接回去,听说是转学回了老家的高中。”
高成看着照片脸色古怪。
浴火王妃之妾本蛇 相見眉開
他一眼就看出照片上不协调的地方,明明是使用的闪光灯的样子,却只有小田切一个人看着镜头,女生完全没有发现。
不对,小田切似乎也不是发现闪光灯,而是一开始就看着镜头。
也就是说可能使用了不可见光类型的隐蔽闪光灯,小田切是在确定镜头的位置?
他有印象了。
很像是金田一系列的异人馆村杀人事件开端,这件案子他记得还算清楚,甚至知道里面的犯罪手法,来自岛田庄司的《占星术杀人魔法》,在少年包青天里也有体现。
这个案子在金田一里是典型的学校同学事件,怎么被基德碰上了?
高成不由得看了还要说明的黑羽快斗一眼。
“怎么了?”黑羽快斗被看得心底发毛,“这两张照片有问题?”
我的男友是喪屍
……
“那个,黑羽同学……”
乡下颠簸的土石路上,小田切艰难开着车,透过后视镜看向后座直打哈欠的高成。
重活記
“其实我一个人来也没问题的。”
“没事,”高成连忙打起精神,“我就是看不惯那些家伙,这次一定要给老师你讨个公道!”
“哈……”
小田切神情无奈,干笑着没有再多说,继续穿梭崎岖山路。
“从地图上看,应该也快到了,再坚持一下。”
只有鬼知道的世界 千年老三
“放心吧,老师,我们一定能就回若叶的!”
高成也是服了黑羽快斗,硬是找了个借口插手,还让这个冒牌老师没有拒绝的余地,最后对方似乎也觉得带着黑羽快斗比较有利,便有了这会的同行。
趁着路上,高成仔细观察了一下情况。
这个小田切似乎精心准备过,特地弄了一辆适合在山地里开的车,要是普通的车早在进山的时候就抛锚了。
而且车上还有专门用来爬陡坡的绞盘,以及一圈加长绳索。
如果他没记错,这些都是用来犯案的工具。
和准备犯案的凶手还有犯案工具呆在一块,感觉还真是微妙,好在随着靠近六角村,前面开车的小田切已经没有再关注他。
3个小时的颠簸过后,六角村终于出现在视野里,小田切呼吸都似乎急促了几分,不过表现却很正常,带着高成一起下车,惊讶看着山谷内平整宽广的村落。
以村子中间的教堂为重心,六角各分布着一栋洋楼,呈现六角星图案,中间是正六边形,每栋别墅都在周围的三角形内,一共六个三角形,除此之外便是一块块绿林,其他村民房屋在更外围。
整个村子中心的形状和大卫盾一样。
古代以色列有位叫大卫的国王,大卫王的徽章便是正六边形与六个三角形组成。
这个村子过去估计是欧洲来的传教士建立。
一阵风吹过山坡,带起几分凉意,高成也被小田切喊回车上,继续下山进村。
他现在已经十分确定遇到了《异人馆村杀人事件》,带他过来的小田切就是事件凶手,很快便会在这座看起来颇为迷人的村落里掀起血腥杀戮。
连那位可爱的高中女生若叶也不例外,到时候会被小田切残忍分尸,临死还要来场“浪漫”恋情。
凶手流泪杀人,被害者甘心不抵抗……
我有一棵世界樹 世南言
嘶。
高成打了个寒颤。
什么狗屁鬼爱情,不过是男的变态,女的犯傻而已。
“怎么了?”小田切疑惑道,“很冷吗?”
“没有,只是有点兴奋。”
汽车进入村子,终于看清了第一栋洋楼,是一栋带着塔楼的白色建筑,饶是高成也觉得诧异。
蜀山之戰 洊水狂生
在这种深山里建这么豪华的洋馆,主人真不是一般有钱,建筑材料运进来都不容易。
他记得这些人好像都是靠种植大麻发家,看来等处理好小田切的事,还要安排县警好好调查一番。
这里依然属于东京都管辖,他这个搜查一课顾问能够行使特权。
《异人馆村杀人事件》具体背景他不太清楚,但他有感觉,这次是个多重连续案件,应该要比跟着柯南去露营划算。
盛放如蓮
……
“阿嚏!”
东都之森露营地,才帮忙搭完帐篷的柯南重重打了个喷嚏,一脸莫名其妙地揉起鼻子。
盛寵奸妃
阿笠博士染上重感冒让他心底有些慌,这次好像也是从高成开始生病,不由得他不怕。
“希望我没事。”
柯南紧了紧衣服,余光看向指挥孩子们的若狭留美。
这次带队的会是若狭留美实在出乎意料,听说高成去乡下处理什么案件,可是那家伙到底清不清楚若狭留美的危险性?
这个女人太神秘了,好几次都是故意让他们卷入案件。
“好了,”若狭留美弯下腰亲切道,“你们能帮我去捡点煮晚饭用的柴火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