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77w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txt-第四百九十六章 惡魔的邏輯鑒賞-45bmk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冥河那宛如瘀伤死血般的暗紫色河水川流不息得流经万渊平原,分散成那无数的支流,并最终消失在众多深坑中直达无底深渊更深的层面,一些倒流的瀑布又从蜂巢般的传送门中涌出并汇集到冥河中,河流会一直延伸到宇宙边际的喧癫空隧以及哈迪斯的灰色废墟,再往后,那就是连神祇也未曾涉足过的领域。
那里是通往国度天宇外的虚空深处,荒凉且危险,也没有神会那么无聊的将好奇心浪费在注定无穷尽的探索上。
而加尔文他们所驻扎大深渊的那处空腔层域,就有一条冥河的支流途径。
即便只是支流,那也依旧是加尔文迄今为止看到过的最为壮观的瀑布,就如同从不知多少公里高轰然砸下的无尽水流,在他们这一层冲出了一滩壮阔的冲击河流平原,途径几十公里河水终于变得温和一些后,又继续化作瀑布滑入看不见底的深渊,如此往复。
对于绝大多数的生物来说,冥河都是危险的,它本是无形无迹的,只不过途径下层位面后,被下层位面的特性将其概念具现化了,成了具备一定的腐蚀性与毒性的紫色河水,说是科瑞尔最为污秽的河水也不为过,隔壁蓝星阿三的恒河水在这条大河面前那真的是纯净的宛如圣河。
恒河上至多不过是偶尔飘过腐烂的尸体,而冥河…无论是隔壁巴托地狱的魔鬼还是深渊里的恶魔,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将各种生物沉河了。
前者可能是为了隐瞒阴谋的毁尸灭迹,后者则多半是肚子暂时不饿所以脑子抽了纯粹为了虐杀取乐。
毕竟在深渊里,间歇性犯病才是常态,你没个狂躁症、虐尸癖都不好意思出门和别的恶魔打招呼。
而在这无尽的岁月里,天知道河底沉积了多少公里厚的各种尸骸,就更别提上面还飘着从各个物质位面死过来裸泳竞技魂里都长出蛆的亡魂了。
以至于各种关于冥河水的梗在各个位面都广为流传。
来,甭说了,是兄弟就干了这碗冥河水,来生还做带恶人…
除此之外,它还有一种令人恐惧的神秘力量,它会持续不断的侵蚀洗刷溺水者的记忆。
这也是为什么绝大多数生物死后进入下层位面后即便重新崛起,和曾经的他也基本已经是两个生物的本质原因。
然而即便冥河如此危险,它途径的流域,依旧是下层位面最繁华忙碌的地方。
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河里飘荡着的那些来自各物质位面的亡魂啊。
就像是那些物质位面流淌着金沙的河水一样,冥河上的灵魂可以说是下层位面最普遍最常见的交易资源,却又是最重要最有价值的资源。
这个说法听上去可能有些矛盾,但事实就是这样,因为只要是智慧生物就会诞生灵魂,绝大多数低智生物与普通人的劣等灵魂都是不怎么值钱的。
因为他们普遍太过脆弱,被随便折磨折腾几下都会原地崩溃给你看,这种连虐待折磨起来都不能尽兴的低劣消耗品往往都是被恶魔们第一时间用来烧锅炉的。
就像蓝星的采沙船要烧柴油一样,在冥河上川流不息专门打捞灵魂的大船,是直接以灵魂为燃料的,锅炉里往往会回荡起灵魂被灼烧时的哭嚎声,粗糙的烟囱散发出令人反胃的灰烬抛到刺鼻的大气中。
这,就是来自深渊的独特风景。
深渊欢迎你~
深渊是不是真欢迎别人加尔文不知道,反正据至少深渊看样子是不太欢迎他们这一行人的。
尤其永远不可能让人省心的艾黎殿下…
也不知是不是骤然没了‘爹’的‘关爱’,搬来深渊最初始的那段时间,艾黎表现的就如同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小兽,不仅狂躁易怒,而且表现出了极端的攻击性,就连她最‘忠诚’的坐骑兼狗腿子也经常被她揍的鼻青脸肿,哭爹喊娘。
半夜更是会发出一阵阵渗人的嚎叫,以至于来到深渊的第一晚,加尔文夫妇一宿没睡,原本来到一个新位面的庆祝炮都还没来得及装弹,就直接被那女妖尖啸般的嚎叫给吓的哑火了。
但这种令加尔文担忧的状况仅仅只持续到了第二天。
也不知是不是出于某些恶魔领主的血脉本能,艾黎一大清早就牵着自己的龙腿子胡恩达开始探索这片并不算小的空腔层域,就如同巡视自己的领地一样。
沿路表现出了极高的好奇心,看到什么东西都想掰点下来啃一啃,尝尝味道。
最开始这可没少将一路尾行的加尔文夫妇吓个够呛,尤其是看到艾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吞了一只毒蘑菇,脸色当场就绿了然后吐了一地,加尔文险些没将手里的解毒药剂给捏碎了。
但也不知是不是艾黎本质就是恶魔的原因,对深渊里的一切都表现出了极其夸张的抗性。
就比如的那只若是被牛头人雷恩误食都可能上吐下泻生命垂危的深渊花菇,艾黎顶多就想吃了只绿豆苍蝇一样,只恶心了半响,就活蹦乱跳的去闻食人花了…
接着理所当然的被抱了头,下一秒深渊食人花就被艾黎反手爆了头,却依旧被屎黄色的组织消化液糊了满头满脸,看的维娜笑的一阵乐不可支。
但很快她的笑容就僵住了,就看到艾黎爬上了峭壁,然后一个鱼跃就扎进了不住冒着泡泡的岩浆湖,当场冒出一缕青烟…
kiss絕版未婚妻 魚小溪
还没待加尔文夫妇缓过神来,就看到那头红龙古恩达也一脸兴奋的扎进了岩浆湖里,然后小艾黎就如同美人鱼一样跃出岩浆湖面,一身板甲俨然被融了个干净。
维娜本能的就捂住了加尔文的眼睛,然后想着用什么办法将那头露出色眯眯目光的红龙致盲,结果就发现艾黎的原本洁白如玉的体表竟是不知什么时候长出一层宛如皮革般的赤红鳞片,让想要大饱眼福的胡恩达一阵傻眼。
而让加尔文他们渐渐放心的是,艾黎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但对于危险与致命威胁却像是有种本能的直觉。
他们原本还担心艾黎会不管不顾的跃入冥河里也游一趟,但那天艾黎仅仅是站在冥河边缩了缩小巧高挺的鼻翼,露出嫌弃的神色,就如同灵动的小豹子一样眨眼间窜到了别地。
这让加尔文夫妇稍稍放下了心来,没有再继续尾行,而是在初具雏形的领地开展工作,只是以装设在艾黎和红龙胡恩达身上的光影仪用来监护她的安全。
不到十个月,艾黎就对这片堪比北地大小的层域却已经被她探索过的地方失去了兴趣,开始涉足领地外的大深渊,这可把刚刚晋升传奇的加尔文都给吓的够呛,眼见艾黎就要忍不住凑近一扇天然传送门时,加尔文直接一个高等传送术出去,将这位不省心的‘二世祖’给请了回来。
眼见自己实在制不住这位殿下,只好通过传送术从李维那儿讨了份光影资料来。
那一天加尔文就看到艾黎殿下乖乖的坐在洞窟里,看着光影屏幕上的‘父亲’对她耳提面命。
李维告诉她:至少在他来到深渊之前,绝对不能私自通过大深渊的传送门去往其他位面。
不能去万渊平原上的那些宫殿和钢铁要塞,那些地方都是恶魔领主的老巢。
最后以上两点为底线,凡是要听加尔文叔叔的话。
在听到李维说‘他来到深渊之前’那句话时,加尔文就明显看到艾黎原本有些灰暗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那一天,艾黎在洞窟里默默的将那段前后不到三分钟的光影影像来回看了三百多遍,才小脑袋一栽,抱着块父亲的褪鳞,呼哧呼哧的睡着了起来。
洞窟中的光影依旧在明暗不定的来回播放着,直到能量消耗殆尽,洞窟才渐渐归于黑暗。
这一睡,就如同巨龙般沉睡了近十年。
可十年沉睡醒来后,艾黎却依旧没能等来李维来到深渊的身影,而她肚子却饿了。
而那一天,已经察觉到端倪的加尔文,去视察冥河的异常了。
顾自生着起床气的艾黎甚至都没叫上在躺在门口鼾声震天响的龙腿子胡恩达,就直接套上了备用的全身板甲,又披上了一道【隐匿之纱】就溜出了领地。
不过好在她依旧谨记来自李维的‘教诲’,没有涉足那些危险且不知去向的传送门,而是跑到了大深渊的主裂缝区域。
在这片宽广且上下纵深不知多少里的大深渊里,除了那来自深渊之底混着狂风的无尽哀嚎,最明显的景色,就要数那些在远古时期由奥比里斯恶魔们修筑起的石质桥梁了。
这些桥梁通常会将某座传送门或要塞连接到位于大约同样高度的另一座建筑,但分布在大深渊不同高度的桥梁与要塞之间,则不存在任何连接。
因此在这里很受到一些飞行生物的欢迎,他们清楚在面对那些陆行敌人时,可以凭借自己优异的移动能力可以获得极大的优势,这有利于他们狩猎敌人。
文娛大主宰 羽林都督
可是这一天,它们碰上了一个可怕的存在。
我是秘境之主
一头披着人类铠甲的恶魔!
一头狩猎心脏的食魔之魔!
她无形无影,只有在狩猎发出致命一击的那一刻,才能偶尔瞥见她的身影。
仅仅是半天时间,这个区域内的飞行生物就被狩猎一空,甚至就连一些卵生生物的蛋都被摸了个精光。
即便深渊生物大多数喜欢独居,但这种诡异的状况依旧引起了周遭深渊生物的侧目,以至于不少察觉到威胁的飞行生物都主动将巢穴搬离了这里。
在深渊里,弱者食尘,强者却可以蹂躏弱小。
“有趣,一只有着巨龙血脉的…辉耀修女?难道是来自断域红色寿衣的子嗣?唔,魅魔果然是什么种族都可以吗?”
某座断桥上,一头腹部长着张布满利齿的四臂魔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偷袭失败而感到懊丧,反而萌发出了更多的兴致。
此时若是有其他的位面旅者或是深渊的其他生物在此,都会选择对其敬而远之。
如果要争论大深渊的真正统治者是谁,可能辩论到下个纪元去都不会有结果,而若是要将大深渊那些应该获得人们敬畏的存在,那么这头名叫克鲁里奇的四臂魔绝对赫然排在前列。
他也被恶魔与旅者们称之为门之看守者,也是深渊中少有思维具备一定逻辑与冷静的存在。
在深渊里,这种角色也许不是最强的,却一定是不好招惹的。
克鲁里奇平日里飞跃穿行于桥梁之间,屠杀一切企图免费穿越传送门的家伙。
是的,这头长相奇怪的四臂魔喜好收过路费,且乐此不疲。
从他那巨大腹部的那长满利齿的嘴中,这名有翼恶魔以某种嘶哑的声调宣称:
十二仙刀
在远古之时,他从一名消逝已久的奥比里斯恶魔领主阿斯玛处,接受了看守大深渊的命令。
门之看守会毁灭任何奉命看守某处的恶魔,而且对他而言,凡人闯入者与此位面的原始住民毫无区别。
一场来自门之看守的拜访,通常只会招致彻底而绝对的毁灭。
‘金钱’面前,诸生平等。
而为了获得‘金钱’,有时候克鲁里奇也不介意出卖一些消息作为生活来源。
“也许…阿尔蒂娜诗(变幻女士)会对她感兴趣?嗯,不错的买主,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在确定以自己笨重的攻击方式无法逮住那只狡猾的魅魔后,克鲁里奇很快转变了思维回路。
……
大深渊、泽兰迪亚驻深渊前哨基地。
加尔文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了‘家里’,正在统计领地内账目的维娜起身迎了上去,接过加尔文手中装着魂灵的瓶罐,满是关切的问:
“怎么了?你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
加尔文想了想,决定还是如实相告:
“冥河的上游…朦胧之域应该出了什么变故,整个冥河里的亡魂数量这些年都在递减,尤其是今年,已经锐减到了一个很危险的地步。”
尚对深渊不算很了解的维娜有些茫然的问道:“难道这不应该是好事儿吗?”
在她看来,流入下层位面的亡魂减少,很可能血战的规模与频率都会降低才对,那样那些负责到处搜罗抓壮丁前往血战战场的行为也会减少,他们的领地被发现的概率也会降低吧?
隱婚老公惹不得
但加尔文的面色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
“不,恰恰相反,灵魂资源的骤然缩减匮乏,反而很可能会加剧下层位面的争端…甚至可能会酝酿出前所未有的争端!
“他们,可是恶魔啊…”
而加尔文没有告诉维娜的是,通过接连几个月的调查,他幸运从某只魂灵的残存记忆片段中,看到了那触目惊醒的一幕。
在那片苍白朦胧且恍惚的地域,一座横贯冥河上的骸骨城堡宛如大坝一样坐落其上。
平时它应该是起到筛选灵魂的作用,但它不知已经多久没有正常运转过了。
茫茫的冥河之上,淤积了不知多少的亡魂…
一眼望去…
跟蛆一样…

69i78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銀龍的黑科技》-第四百九十五章 冥河的異常-mgmu5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如果提起深渊,那么人们往往会联想起无穷无尽、令人窒息的恐怖、极其恶劣荒诞的环境与危险狂躁的恶魔,想起那著名的万渊平原和那仿佛永不停息的血战战场。
絕品仙醫
因为它本就是科瑞尔当之无愧最恐怖的下层位面,是致力于死亡和毁灭的恶魔的家园,也是混乱邪恶灵魂的归宿之一。
但实际上无底深渊是通过无限的层面、无数的变化,映射出所有丑陋、邪恶与混乱概念的集合,随着盘旋向下的无数层面,最终归结于残暴的极致。
而通向巴托地狱阿弗纳斯的血战战场也不是永远都在无时无刻的战斗,只不过局部战争爆发的频率高到令人发指罢了。
一些吟游诗人在向人兜售捕风捉影的深渊冒险故事时,往往会说无底深渊有666层,这说法也不知是谁最先提出来的。
但实际上真正的层数远多于此,理论上拥有无穷空间的它是无限大的,比传统认知所能囊括的要远远可怕得多。
而除了一些知识渊博的学者亦或是曾经真正去往深渊探险还能安然返回的位面旅者,很少有人知道,其实主物质位面的土著口中的万渊平原,被深渊恶魔们称之为———
帕祖尼亚。
它只是以万渊平原或一千零一密室之宫殿而闻名而已。
那里遍布着被狂风吹扫着的荒地,锯齿状的石山在成群的有翼恶魔遮掩下忽隐忽现的,在过去无尽的岁月里,一轮令人感到压抑的红色太阳使整个层面沐浴在酷热的高温和刺目的日光下,偶尔有乌云遮蔽在平原上,隐藏了潜在的危险,遍布在此层面的各处的巨大深坑直插入更深处的恐怖层面。
而其中位于帕祖尼亚一条触目惊心的大裂缝则格外显眼,它被深渊恶魔们称之为———大深渊。
传言在奥比里斯恶魔时代,这些无底深渊最初的恶魔住民大多选择留在万渊平原,然后暗中对通往更低层面的传送门深坑进行调查。
但某些恶魔则更喜欢一种更加简单粗暴的方式,他们鼓动了一次‘精心策划’的魔法工程:
试图挖掘出一条深入无底深渊表面的隧道。
结果喜闻乐见的引发了一场空前可怕的大坍塌…
那场灾难动摇了整个无底深渊,十二名身为始作俑者的奥比里斯领主全部嗝屁。
但随着烟尘的消散,一条似乎向下无限延伸的,犹如洞穴似的裂缝显露了出来。
随着恶魔们对这条巨大而辽阔的裂口的探索,就发现无数天然的空间裂缝分布在它那悬垂陡峭的岩壁上。
它们是天然的传送门,并且每一个都通往无底深渊不同的层面,只不过有些‘门’是双向的,有些则是单程票,附赠熔岩火葬或是冰川天葬的那种,因此没有若是没有一份大深渊的地图,在这些门里乱窜无异于自杀。
标记大深渊的地图与记载了其中无数传送门的日志常见于格拉兹特的市场与位于帕祖尼亚的堡垒断域。
嗯,据无数恶魔与位面旅者的血泪控诉,来源于后者的要比前者那个堪比魔鬼的坑比要可靠的多,但也没有哪个是完全正确的。
毕竟恶魔出品,靠谱程度可见一斑,风险自担。
但即便它们如此凶险,奥比里斯恶魔喜爱大深渊中的传送门依旧胜过分布在帕祖尼亚表面上的那些,断裂的桥梁与荒废的高塔横跨大裂缝并紧靠在它的峭壁上,象征着奥比里斯恶魔们在此地的远古殖民。
由于这条垂直隧道被认为是无限延伸的,因此大部分位面旅者将其归类为无底深渊的独立层面,并称这一地区为无底深渊第4层———大深渊。
虽然奥比里斯恶魔曾经就大深渊的使用达成了协议,但塔纳厘恶魔却不能忍受这样一个合作。
樓蘭殤 契子·暗
某些恶魔领主,特别是变幻女士阿尔蒂娜诗,由于她的钢铁要塞紧挨着这条垂直隧道位于帕祖尼亚的裂缝边缘,因此常年宣称大深渊的众多延伸是自己的领域,但本层的无限深远使得这种宣称根本没有丝毫卵用,额,可能单纯的恶魔之卵都比这有用。
这些互相竞争的恶魔领主倾向于派遣部下来看守特定的传送门,而不是他们所关注的辽阔区域,但无论如何,很多天性混乱的恶魔们还是无法控制自己那胡来的双手不去袭击他魔。
因此这个层面也就成为了另一个辽阔无边的战场,在这里行走的生活的话,最大的危险就来自于头顶的高空抛物———战斗时坠落的断岩碎片和被杀恶魔陨落的尸体,当然也有被其他恶魔扔下来的倒霉蛋。
可不要小觑了这里高空坠物的威胁,由于空间的纵深与各个传送门之间的重力絮乱,重力加速度与极限匀速在这里根本不适用。
可能一颗坠物在幸运的经历了漫长的落差后,速度将会堪比星球轨道上的太空垃圾。
一颗还未凉透的恶魔脑袋很可能砸出主战坦克炮弹的爆炸效果,牛顿老师看了都要忍不住揭棺而起。
而此时还没有多少活着的恶魔知道的是,某位人类施法者已经带着自己的爱人和一批特殊的领民们在这大深渊的某个阴暗的空腔层面悄悄扎下了根来。
并且这一住,就已经十年过去了…
他们正是当初按照李维的安排,通过传送门悄然偷渡到深渊的加尔文一行人。
这里原本是最早发现深渊触手的地方,但随着加尔文的天国套装越卖越火,甚至被一些不法走私商贩几次转手至其他位面后,这个层面的深渊触手都快被抓灭绝了,只能依靠定期停猎和食物投放,才留了一点可怜的死剩种下来。
而长达四十六年的抓捕,也让这些原本令恶魔们谈之色变的深渊触手竟是渐渐开始惧怕人形生物。
深渊触手的大范围绝迹,就让这个空腔层面成了驻扎深渊的一个绝好的选择。
这个空洞层面的环境有些类似于主物质世界的幽暗地域,虽然光线昏暗,却有着相对丰富的苔藓、有毒藤蔓还有些喜阴的深渊生物。
所以无论是身为人类的加尔文夫妇自身,还是身为恶魔的艾黎,亦或是她的坐骑红龙胡恩达,还是那些相较脆弱一些卡文斯鼠人们,都相对容易适应下来。
但即便如此,在最初的第一年里,那批跟着加尔文一同来到这里驻扎的卡文斯鼠人们也因为各种原因死掉了大半。
有些死于啃食有毒植被,有些死于失足坠落深坑,有些死于拾荒时的高空坠物。
可细纠起来,它们绝大部分…死于深渊的侵蚀,也可以解释为深渊版的‘水土不服’…
就如同著名的塔那厘恶魔一样,除了最初一批被混沌之后与一些奥比里斯对凡人灵魂邪恶转化出的塔那厘恶魔,几乎后续所有的塔那厘恶魔都是邪恶的灵魂或者邪念被深渊污染后形成的。
它们会蜕变成恶魔幼虫,它是恶魔的初级阶段,也是恶魔最爱的食物,最终通过杀戮与相互吞噬逐渐蜕变为最底层的怯魔、罗斯虫等。
相比起脆弱的灵魂,外来的旅者对于这种潜移默化的邪恶侵蚀相对来说相对高很多,短时间只会出现暴躁、易怒、多疑、猜忌等心理负面状况,但时间一长,也容易出现堕化。
撒旦老婆冷冰冰
也许是卡文斯鼠原本就是偏向中立阵营的混乱生物,又曾接受过加尔文的‘天国大法好’的洗礼,所以心灵层面上反而具有较高的抗性。
它们中绝大部,是死于身体的异化蜕变,但根据加尔文的观察,这些存活下来的卡文斯鼠,它们中大部分都出现了掉毛、秃顶、牙齿与爪子变得更加尖锐,明显变得更加适应深渊环境。
而在那最开始的时间里,加尔文同样无暇他顾,在确认了这片空腔层面没有过高的威胁源头后,加尔文就掏出了那具被李维戏称为‘白金之星’人形构装体,花费了近十个月时间,利用《冥想祈祷法》终于顺利从自己的灵魂催眠分裂出了那具被卡文斯鼠负面信仰‘污染’的邪恶人格出来,将其塞进了具备抑制器与元素晶核驱动的构装体中。
那一刻,仰躺在装甲车病床上面色惨白的加尔文,默默看了一眼紧握着自己的手、神情激动而复杂的妻子。
颇有种自己和维娜身份倒转,然后怀胎十月终于生出来了的荒诞感。
而更荒诞的是,就在他刚‘分娩’不到十分钟,就不得不与自己刚生出来的‘熊孩子’干了一架…
偏偏单凭他和维娜居然还干不过!
若不是出门溜红龙却依旧吃不惯深渊特产的艾黎赶着饭点回来,恐怕他加尔文就要成为第一个被‘自己’干死的施法者了。
蜜戀甜妻:撲倒絕色男神 阮郎歸
他和李维都犯了一个常识性的致命错误。
既然是共享记忆的另一个人格的自己,那么既然他知道构装体抑制器的控制方法,那么另一个自己自然也知道…
好在加尔文与维娜都是一名合格的学者型法师,经过维娜的改造调试,加尔文总算能够完全控制那台构装体了。
成功控制下来的构装体,在经过与维娜的商议后,加尔文最终将这位邪恶的‘自己’,称为———
达尔文…
神靈變
意为…进化。
也代表着加尔文对那些卡文斯鼠人的殷殷期盼。
而这些卡文斯鼠人也没有辜负他和李维的期待,虽然初期的水土不服让他们鼠员大减,但残存下来的卡文斯鼠人却在卡文尼斯等鼠人首领的带领下,依旧坚定执行了他最开始的命令:
即在这一层原本属于深渊触手的巢穴谷地,利用石头垒筑起了一座石崖哨岗,并组织起了一只巡逻哨兵。
以它们目前的实力,以绝对局部数量优势解决一些误入其中的怯魔、嗜魔、潜魔、夸塞魔基本都不在话下。
碰到暴魔、狡诈魔、火焚魔这类的存在,卡文尼斯等鼠人首领不在场的情况下可能会出现惨重伤亡。
一旦碰到魅魔或是狩蛛魔以上的存在,就只有卡文尼斯、奎托、崔斯特他们三鼠以上亲自出手才可能解决。
若是不幸碰到了弗洛魔、血狮魔、狂战魔、迷诱魔、判魂魔这样的强大存在,就只能依靠艾黎、胡恩达乃至他和维娜进行救场才行了。
在成功分离出达尔文之后,加尔文就不再压制自己,水到渠成的以灵能术士之路踏入了属于自己的传奇天命。
同一时间,身处构装体内的‘达尔文’则在海量鼠人信仰之力的加持下,径直冲破了传奇大门。
但由于没有点燃神火成就半神的相关知识与仪式,‘达尔文’依旧只能算是一位传奇,还是比较水的那种。
因为走的是卡文斯鼠信仰神明的道路,所以‘达尔文’未能觉醒加尔文身为灵能术士的灵能施法专长。
这也就意味着他既不是能够使用部分神力的半神,也不是一名传奇灵能术士,甚至没有任何战士方面的相关知识。
一切都只能从头开始。
不过那一天,也意味着李维麾下又同时诞生了两位新的传奇:
加尔文和达尔文。
它们一体两面,善良与邪恶并存。
这个消息传到李维耳中时,据说那位银龙领主的笑声回荡在整个米纳斯提里斯的上空,久久不绝。
戏言泽兰迪亚,从此算是多出了一位教皇撒加了。
加尔文当然不可能知道撒加是谁,也没听说过来自蓝星的圣域传说,更不知道某一代人曾经一度被红白机双子座撒加光速拳与异次元空间所统治的恐惧。
但即便已经算是拥有三位传奇战力的加尔文依旧没有选择冒进,因为在恶魔领主扎堆的大深渊里,传奇,只不过是初步具备了深渊旅行的资本而已。
这十年里,一众斯卡文鼠人在这片隐蔽的空腔岩层内用着当年幽暗地域的办法种植从泽兰迪亚带来的蘑菇和农作物种子,遗憾的是,除了异变的蘑菇田,其他的作物无一例外全部枯萎了。
除此之外,加尔文夫妇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让卡文斯鼠们在冥河里打捞魂灵了。
重生之都市仙王 季老板
它们是从物质界死后顺着冥河飘荡而来又尚未被无底深渊完全同化的灵魂,变成了叫作魂灵的祈并者。
祈并者有着苍白的皮肤,残忍的利爪,锋利的牙齿,稀松的头发,及惨白的眼睛,最令人作呕的是还可以看到许多蛆在魂灵浮肿的肉身中穿梭蠕动。
那些‘蛆’就是深渊意志侵蚀的实体显现,一旦这些蛆虫吞噬完了魂灵的养分,就会破体而出,成为深渊里随处可见的恶魔幼虫。
而加尔文吩咐那些卡文斯鼠做的事情,就是将魂灵从冥河垂钓而出后,将里面的蛆虫全部剔出再一同送到他那。
他想试试能否利用自己的灵能重新唤醒已经死去的人格…哪怕只是一部分。
但很遗憾,迄今为止,他都失败了。
可第十年的某一天,他突然发现,卡文斯鼠人带回的魂灵越来越少了。
他当即恍然,这绝不是卡文斯鼠人们偷懒了。
而很可能是…冥河的上游…
真的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