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陳叔摯

火熱都市小说 貞觀皇儲李承乾 陳叔摯-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宮版“知新錄” (二)閲讀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屋漏偏逢连夜雨,说的就是现在的李承乾,后宫这事还没完,长安城中一日之间就散发开了一本有关皇太子“光辉事迹”的书-名曰《东宫实录》。
这书里面详细介绍了李承乾为太子后是如何煎迫吴王、高平王等宗室,逼迫宇文士及等功臣、残杀蜀中名士的,所谓:屠弟诛忠、贪财淫色、好杀酗酒等十大罪状。
写的那叫一详细,那叫一个精彩,连李承乾都不得不叹为观止,不知道还以为写书的每天都伺候在东宫看着自己的所作所为呢。
“太子殿下,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毕竟是孔颖达教徒无方,管教不严,他和国子监的众官已经在外面跪着了,请殿下重重治其大不敬之罪,学生是他们教,作为师长愿意为学生们担待一二。”
“管教不严?房相,这事恐怕没这么简单,孔老这完全就是避重就轻,偏袒国子监的子弟,要是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过去,那置储君的威严于何地,臣以为应该重点排查,勿使一人走脱。”
“宾王,你也消消气,这士子确实不像话,应该得到教训,可国子监的大多数人都是好的,犯不着大张旗鼓的一锅烩了。”,难得当一次老好人刘洎来了一句,这千余名学子要是因为一个人都抓起来,那这些士子们该怎么想,那还不炸了窝!
“刘相,下官认为中书令说的很有道理,敢做就要敢当,国子监既然是我大唐的最高学府,是培养预备官员的地方,那就更应该注意言词,所谓忠君报国,君臣之道,连这么见到的道理都搞不明白,那还学什么圣人之道,当什么官?”
刘洎是李泰的铁杆嫡系,他当然会在这个时候为李泰出来拉拢人心,不管太子做出什么决定,士子们都会念着魏王殿下好的,左右皆有所得,好算计;
但东宫也不是吃素的,岂能让你和孔颖达白白沾了便宜,让太子的威严受到损失呢,所以窦宽必须保持高压的势头。
“没错,自殿下为储君以来,为君为国为民做的事还少吗?立下功劳不比在座的诸位少吧!白白地让酸腐的儒生侮辱了,还要隐忍,凭什么,为什么?
朝中的臣子都是忠心正直之臣,军中的将校与殿下同袍情深,他们会善罢甘休吗?”,检校廉政部尚书、左侍郎王治把话接了过去,右侍郎-崔枢也表示赞同这个观点。
东宫一系的人都抓住不放,杜如晦、萧瑀、唐俭等大佬又都缄口不言,这让房玄龄和刘洎有些下不来台;没办法,这事实在是过不去,国子监的士子竟然出了一本书,专门编排一国储君,这哪儿是圣人之道的教他们的忠君之道。
内卫能忍到现在,不以大逆之罪闯到国子监去抓人,已经是看在孔颖达等人多年辛劳的份上了,可如今之局已经不可挽回,他们俩又能有什么用呢!
看到太子津津有味的读着《东宫实录》不言语,房玄龄着了急,小声说道:“辅机,辅机,这个时候你的说说话!”
别人都能不说话,可长孙无忌不说不行,因为他与皇帝和太子的关系特殊,只要他说还是有回旋的余地,所以房玄龄不得不催了催。
老房的意思,长孙无忌当然明白,平时外戚说话要受人猜忌,可到了这个时候,在这个大殿中也就他能在太子讨得三分颜面,让孔颖达等人和士子们少受一点罪,也能堵住东宫一系臣子的悠悠之口,没看王治把军队都搬出来吓唬人了吗?
可就算房玄龄不叫他,有些话也是要长出来说的,要是把人全抓了,那就等于与整个仕林作对,等罪天下所有的读书人,就算是皇帝也不愿意轻易的去得罪他们。
自己的外甥,自己清楚,别看高明现在笑呵呵的,可要是真翻了脸,那这一千多名书生又算的了什么呢!要知道拔也古部可有整整五万铁骑,还不是眨眼之间全都埋了。
那些漠北首领听说之后,连忙打点行装跑到长安来上贡,跑的比草原上的兔子都快,觐见皇帝的时候哭诉自己的忠心,不知道还以为李承乾把他们的孩子扔到井里去了。
恩,清了清嗓子之后,长孙无忌向上拱了拱手,随即闻声言道:“殿下,孔公等人都是志虑忠纯的臣子,一生都致力于学问,奉行的也是圣人说的有教无类。可这人有高矮胖瘦,品德也良莠不齐,有不争气的或者大逆不道的也属正常!”
“老臣记得,殿下在前几年主持大考的时候说过,人的品德是会随着时间而改变的,不能一概而论,那么今时今日,这些士子是不是也同样如此呢!
臣相信他们绝大多数对朝廷都是忠心的,对您也是尊重的,所以还请殿下开恩,暂息雷霆之怒,只惩办首恶和从犯即可,不知殿下以为如何?”
不要说长孙无忌,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谁不知道无风不起浪的道理,传的这么快,是几个首恶和从犯能做得到的吗?还不是这些整日把忠君报国挂在嘴边的士子们在暗地里推波助澜,以长舌妇之态才让事态发展的这么言重。
有道是众口铄金,他们读的书多,当然知道那些是真,那些不是真的;可懵懂无知的百姓就不清楚了,他们会真的以为太子与杨广一样,是一个善于伪装的伪君子,真小人。
“好,既然是舅舅与房相的意见是这样的,那孤还能说什么呢!此事就交给三司和内卫审理,不要株连那么多人。
哎呀,读书人也是不容易,让孔夫子他们都回去吧,孤这个太子实在是得罪不起他们!”,话毕,把重臣们傻傻地晾在阶下,李承乾起身拂袖而去。
这也就是长孙无忌说,所谓娘亲舅大,否则李承乾岂能绕得了这些只知道吃白食的家伙在阴暗的角落的饶舌鼓噪,妄议皇室和朝廷大政,编排一国储君,开什么玩笑,要知道这可是超出了背后“骂皇帝”的范畴了。……..

精品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討論-第八百一十四章 男人之間的友誼!推薦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人嘛,都是感性的动物,不同人对待不同的事,不同环境影响不同的人,同袍、发小、同门、同科之间的更是容易产生友谊,所以不管这人的品行有多么卑劣,总会找到志趣相投的朋友。
以李承乾来说,作为当朝的储君,他想真正交到朋友是很难的,除了长孙冲、赵节这些姻亲之外,就剩下那些在军中生死与共的同袍,所以只要不是公事,李承乾从来不跟他们计较礼节上的事。
对于这点,刘玄象心里还是有数的,要不然也不敢在东宫如此放肆,就他这行径换做一般的封疆大吏、朝廷重臣就算是想想都是有罪的。
但,话又说回来,抛出君臣之义不说,当年阴山大战的时候他还欠太子一条命,多年来刘家上下也受他不少的照顾,相比之下那与其有恩怨的丹炎子也就不算什么了,毕竟是他负人在先。
是以,一边吃着果子,刘玄象一边说起了他与丹炎子之间的关系;被罢官后,闲着没事的他又把精神头放在在钻研儒释道的经典之上。到处与造访名士,希望在与他们的交往中有所精进,所以在高僧-会昀的介绍下,相识了道门-丹鼎一脉的领袖-丹炎子。
不良 鮮 妻 有點 甜
开始的时候,刘玄象感到很奇怪,这和尚和道士向来是尿不到一个壶里的,他们之间为什么能成为朋友呢!后来他才知道,会昀在出家之前就是道门中人,因为有服食道门丹药的习惯,所以这关系一直就没断。
与丹炎子的交往中,刘玄象受益匪浅,这家伙常年研究道门的古方,对道门经典的领悟要比李淳风那样的神棍强多了。同时也是在他的介绍下才开始服用丹药的,其目的也只是以求得强身健体,而不是那虚无缥缈的长生不老。
男人嘛,有共同的话题和爱好,且道门没有那么清规戒律要遵守,两个人可以一起作的事有很多,自然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无限地拉近了。
那些记忆深处的痛
刘玄象没得官儿做,整天出了玩就是找女人,府中的妻妾那都是成群结队的,日子一久这身体自然也就扛不住了,所以就拜托其弄点靠谱的丹药,让他在夜晚中可以大展神威。
可他没有想到,丹炎子这炼丹狂竟然拿他当检验新丹的活物,差点把他那玩意儿给吃废了;自那以后,凡是听说有人被丹炎子坑了,他就气不过,非得跟他干一仗不可!
这次案发前,他就因为丹炎子的药又出了问题坑了他朋友,才找上道观臭骂他一顿,诅咒这家伙不得好死,可这次老天爷真是长眼了,真的让他被人掏心挖肺而死。
内卫找上门的时候,讲义气的刘玄象并没有把他的那朋友与丹炎子的事说出来,而且在他看来那兄弟就算想干掉丹炎子,也没有必要害那么无辜之人,所以方才特意又在李承乾面前遮掩了一二。
“太子爷,我的殿下,臣以性命担保他绝对没那胆子,吃喝嫖赌是把好手,可要是动刀子,他还有臣那两下呢!”
说是说了,可刘玄象还是想给兄弟多说上一句;他虽然看不上长孙冲耀武扬威的样子,但诏狱可不是吃素的地方,进了那里脱层皮都是祖宗积德行善了。
“他要是没嫌疑,那这嫌疑就你小子背了,现在摆在你面前的选择很简单,要么他,要么你,你自己选选,到底是谁进去!”
长孙冲插了一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自己最后能不能摘清楚还不知道,还想着保人家。万一找不到凶手,道门还不把你小子给赖上了,到时候喊冤枉是没用的,谁都保不住你。
“哎,长孙,你这吃的灯草灰,放的那叫一个轻巧屁,你真不知道内卫在外面是什么名声吗?我告诉你,你那套吓唬别人还行,但在我老刘这,没用,懂不!”,话毕,不管在一旁骂娘的长孙冲,扭头看向沉思之中的太子。
“行,你小子,还行,都这节骨眼了还能顾忌往日的情分,也算是不易了。不过他事涉大案,该走的过程必须得走。仲良他们会多多注意尺度,只要他能证明自己是无辜的,那什么事都好说。”
说道这,李承乾停顿了一下,然后从阶上走到刘玄象的面前,继续说道:“孤更感兴趣的是那位,先道后佛的会昀法师,他跟你不一样,你仅仅喜好此道,可他却以此修行。来与孤说说,这位法师如今何在呢!”
自从朝廷下令整饬fo门之后,长安附近的能留下的和尚都要经过法持上本的,可这个法名在他的本章中却从来出现过,这让他对此人有些好奇,是其一也。
能背道向fo,还让道门与之友善,这可是极为罕见之事,谁不知道道门对逆徒的态度,不加以重处也就算了,还特么供给丹药给他,这可不是人情两个字就能说清楚了。
“额,会昀在朝庭下达整饬令后又还俗为道了,现在又复归青阳道号,虽然现在还没有得到道门的谍谱,可已经蓄发了。”,刘玄象知道太子讨厌fo门,但还不知道见到和尚就杀吧,他不明太子为何这么一问。
“哎,这就更有意思了,fo道两家都被拿捏在手中成为玩物了,这人不值得见一见吗?”,话间,扭头看向长孙冲,吩咐道:“去找到他,把他“请”到内卫去,顺便帮他打扫一下屋子,孤相信这个身上一定会有我们感兴趣的东西。”
太子的意思,长孙冲当然明白,就算他不说,长孙冲也会派人去请那位会昀法师,不,现在应该叫青阳子了。他能与丹炎子之间的关系如此密切,如今又一直没有露过面儿,换作是谁都得多想想吧!
“殿下,您这是?”,刘玄象有些牙疼了,自己就说了两个人,两就都让内卫“请”走了,那他以后在长安城中还如何为人处事呢,世人可都是会唾弃他背信弃义的。
“你放心,要是抓错了,孤是不会把你卖了的;抓对了,也不会少了你一份功劳。回去以后把你身上这身破烂赶快扔了,不伦不类的,太不成体统了。多回府看看老夫人,当不成官儿,当个孝子还是没问题的吧!”……..

© 2021 燕鑫書庫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