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40fy超棒的小說 火影之千葉傳說-第二千五百五十八章 學啥?鑒賞-af82p

火影之千葉傳說
小說推薦火影之千葉傳說
“那……接下来,我们就这样干等着吗?”
看着日向宁次离开的方向,天天看了一眼身旁静静喝茶的青年,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
在这廊道上已经坐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了,茶都喝干了,连吸引她坐下来的零食都已经吃完了,她都觉得晚饭要吃不下了。而现在看上去,宁次似乎是不会回来了。
就算要回来,好像也要一段时间。
她已经觉得有些无聊了。
并且,还感觉有被冒犯到。
宁次离开了两个小时,旁边的这个家伙就一直坐在那里喝茶,丝毫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
一直喝到现在,就好像自己是个隐形人一样。
虽说和宁次一样,都是被自己的老师叫过来,潜台词是接受这个泷千叶的训练的。
但是,看上去,这个训练只是针对宁次的。
这个,能让宁次解开心结,未来能够更好的发展,不被仇恨耽误了天赋和人生,是很好。某种意义上,她还是非常感谢这个泷千叶能够劝解宁次的。
不管最后结果如何。
不过,感谢归感谢,现在的这种状况,她就很不喜欢了。
这什么意思啊!
敢情宁次之后,自己就是空气啊!
此时的天天,有一种被无视和冒犯的感觉。
这令人非常的不开心,完全就是偏心嘛。
就算她没有什么仇恨,也没有闯祸,那也得教点什么吧。
难不成,我要去闯祸才行?
而想到这里,天天敏锐的发现了什么,并且心中已经有了几分计较。
“嗯?”
萌寶無敵:拐個總裁當爹地
也就在这时候,听到天天话语的千叶,略略转头,似乎从某种思绪中反应过来,看向了天天。
真的无视我啊!
而这个时候,看到千叶的反应,天天的腮帮子,。立时就鼓了起来。
很明显啊,刚才这个泷千叶,是真的完全无视了自己,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之中,完全就没有注意她!
这个时候的天天,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哼!”
而生气的天天,做出了一个大多数女孩子都会做的生气动作,重重的带着强烈的不满哼了一声之后,她别过头去。
开什么玩笑!
就算我是个无关紧要的,也不用这么无视吧!
那种,你怎么在这的表情和眼神是怎么回事?
这是歧视吗?
同时,她的内心深处已经是翻江倒海。
“哦……抱歉,你想学什么?”
而这个时候,就在天天的眼睛要开始喷火的时候,千叶似乎猛然醒悟了过来,明白了什么,当下开口道。
求生欲?
听到这话,天天内心喷涌而出的怒火突然戛然而止,眨巴眨巴两下眼睛,颇有些茫然。
不……
怎么可能!
你開掛了吧 白胡子徐提莫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被天天否定了。
男孩子求生欲的表情可不是这样的。
而且,宁次上次的表情也不是这样的。
“你能教我什么?”
对此,天天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
说实话,虽然看到了这个人强悍的实力,但是,看到战斗是一回事儿,了解这个人会什么,能教什么,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除了幻术,我应该能什么都能教你一点。”
闻言,见天天如此干脆,千叶也没有多废话,直截了当的说道。
说实话,千叶其实并不知道该怎么教授天天,首先,是根据原著的推断,天天的信息很少,唯一知道的,可能就是天天应该是属于操具一类的忍者,是依靠忍具之类的体术特化型忍者。
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了。
千叶对天天根本没有系统的了解,光是知道他是体术特化型忍者,千叶并不能确定她现在急需什么,哪一个方面急需要提升,也不知道教授什么,才能够让天天得到最好的提升。
毕竟,忍者的提升,因为查克拉的神奇,和查克拉的神奇衍生出来的各种各样的神奇力量的复杂性,加上忍者世界的特殊性,以及个人的差异性,不是说一股脑都教了就是好的。
在忍者世界,教学是一件相当复杂的事情。所以在忍者学校毕业之后,才会安排上忍老师,一来是为了让刚刚成为忍者的新人通过上忍的经验快速的适应忍者的生活,并且培养出忍者的思维和意识。毕竟,忍者学校教一些基础的忍着力量,但是,忍者的思维和意识是需要从实战中不断培养和完善的。
愛走薄刃 尼羅
二来,则是为了让拥有相当高忍着力量造诣的上忍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观察新人,因材施教,而一般的上忍,基本上都是走全能型道路的,可能不会幻术,但是忍术和体术都有不弱的造诣,并且总是会有自己的特长。
教授到中忍,让新人具备中忍的一些硬性基本条件,对于一个不偏科的上忍,还是不成问题的。
至于中忍之后,那就要看新人本身了,到那个程度,是属于出师了的程度了。
而这个因材施教,就是要通过观察,考量每个新人的天分和个人的差异性,这种差异性,有人可能是天生火属性,有人天生是风属性,忍术这个门类,虽然无属性的忍术很多,但是门类最广,泛用性最广的还是通过查克拉性质变化和形态变化结合的有属性忍术,这是不可避免必须要学的。
知道学生的天生属性的话,教授这方面就更加得心应手了
穿進起點男主文
当然,这也是有局限性的,因为不可能每个上忍都具备全属性,或是弟子们所涵盖的所有属性,不过,这不妨碍上忍继续教授这些非自己掌握属性的学生,村子的公开的藏书阁,就是为了这个存在的。
上忍完全可以去将常用忍术卷轴借出来,再进行教授。
虽然不能使用这门忍术,但是忍术毕竟有互通的地方的,即便不会,上忍也可以毫无压力的教授。
而这里,其实第七班是占了非常大的优势,相比于其他班级,卡卡西是罕见的真正意义上的全能,不但拥有优秀的体术,而且,在忍术方面拥有五种属性,完全能够胜任任何情况的教授,连带着幻术,就算不能教授幻术,却也可以教授怎么解除幻术。
而且,正因为全能,所以,能够选择的战术也就更多,跟着卡卡西,耳濡目染,第七班也可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战术选择和力量选择。
并且,找到了就直接可以请教,少了很多弯路。
因为选择的战术和力量,卡卡西完全可以直接将经验传授下来,而不是像其他的老师,教不了只能准备点卷轴资料,然后让自己的弟子直接摸索。
可以说,即便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不是主角,身上自带着血脉外挂,也能够在卡卡西的手底下,得到比其他班级的学生更优质的教育。
而对现在的千叶来说,严格意义上,他是和卡卡西同一类型的忍者,除了战术方面,可能各方面还要比卡卡西要厉害一些,但是,这不代表说,他教什么,天天都能好好的吸收,除了身体的差异性之外,每个人的接受能力和学习能力,以及擅长的方面都是不同的,有时候,你教了,虽然也是能够提升的东西,但是因为个人的擅长方面的问题,导致学生花了时间,但是收效甚微的情况。
比如说,同样的风火双属性,一个学生可能更擅长风属性,火属性虽然具备了,但是火遁忍术学的却不是怎么得心应手,但是风遁一学一个准,那这个时候,老师如果只教授火遁忍术,那么,这肯定是忽视了个人的接受能力和学生能力,得到的效果自然不会好,到时候必然白费功夫,不是所有的忍者都是能够屡败屡战并且把弱点变成擅长点的。
不然,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存在弱点的忍者了。
而这种效果不会好。影响可就大了去了,很有可能会挫败学生的自信心,导致一系列的不良反应。
不但没有提升学生的实力,反而断送了学生的路子。
忍者世界的上忍老师,不是谁都可以当的。
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这里,千叶对天天了解甚少,自然不可能详细的因材施教,短时间内他也不可能测定天天的接受能力和学习能力,擅长和不擅长的方面,就算也是全能型的,却也是无法主观的判断该教授什么。
而且,千叶也不能算作是完全的全能,在幻术方面,他能教授的很有限,甚至千叶能够教授的幻术部分的东西,迈特凯也能够教授,完全不用他操心这方面,他也教不了。
虽说,千叶现在还蛮擅长幻术的。
但是,他的幻术毕竟是因为血继限界,也就是写轮眼而来的,和常规的幻术还是有区别的。
至少,血继限界是无法教授的。
所以,幻术这方面,他并不懂很多。
而现在,千叶能做的,也就是天天自己提要求了。
“你说我该学什么好?”
而这个时候,就在千叶心中思考着这适合当下的教授计划的时候,听到千叶话语的天天,眨巴眨巴了眼睛,忽的开口。
这一开口,就是一句反问。
而且,直接掐住了千叶的咽喉。
顿时,千叶的嘴角又开始不自然起来了。
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教授合适,所以才问的啊……
鬼差代理
重生軍嫂俏佳人 沸騰的咖啡
这下好了,直接回过来了。
“你有什么想学的吗?”
对此,千叶颇有些无奈的开口道。
“嗯……”
对此,天天陷入了思考之中。
说实话,天天并不知道该学什么,或者说,现在她要学的,已经占据了她所有的心思,一时之间,却是想不出要学什么。
但是吧,说这个时候她什么也学不了的话,天天又感觉会亏好几百个亿。
毕竟,眼前的这位可是能够和四名配合默契的上忍乃至精英上忍正面战斗,并且获胜的存在。
甚至,天天还感觉,和自己的老师对练,眼前的这个青年,压根就没有用上全力。
虽说日后这样的人物,还会定期教授他们,但是,这剩下的几个小时,不学点什么,还是令人感觉特别的浪费。
这样的忍者,即便是在村子里,恐怕也是挑不出几个的。
人家都主动要教了,怎么可以拒绝?
白痴才会拒绝!
聪明人就算是强想一些,也得学一点。
可是……
学什么好呢?
而想到这里,天天则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快快快!
快回想一下,在任务的时候,自己最短板的地方。
而天天无疑是明智的,或者说,天天是平时对自己有规划的,并且还会对每一场战斗进行反省,查找自己不擅长或者说短板的地方的。
不然,是不会再第一时间,就往找短板这么一个极其正确的方向去找学习的东西的。
異界之靈戰天下 燕西風
毕竟,忍者是刀口舔血的职业,有时候,并不是说你的优点越突出,你就越能万无一失,相反,你可能并不需要太突出的优点,甚至没有明显的优点也没有关系。
重要的是,你要没有明显的缺点。
这样才能保证自己在最多的情况下,安然存活下来,并且最大限度的提高任务的成功率。
对了!
而这一回想之后,天天立马就想到了什么,或者说,找到了关窍。
“幻术……我要学幻术!”
然后,这想到了之后,这一句话,几乎脱口而出。
她最大的短板和现阶段最有效弥补她的缺点的,就是幻术了!
她完全可以学习视觉系的幻术,在自己一大片一大片忍具扔出去的时候,夹杂在忍具之中释放。
出其不意的效果可以说是拉满。
甚至,几乎可以做杀手锏了。
而说出这句话之后,天天还默默的又点了点头,深觉自己机智的一匹。
“呃……你有听我说话吗?”
而听到这句话,千叶的嘴角几乎是抽搐了起来,憋了好一下,才无奈的开口道。
故意的?
这丫头,故意的吧?
同时,此时千叶的内心,已然是一种莫名的被拆台的感觉。
“你说什么了?”
对此,天天一脸茫然。
爆寵萌後:皇上,太放肆
“幻术我教不了。”
闻言,千叶相当干脆的开口。
自己刚刚是有明确说明,幻术除外的把。
有说的吧。
“啊?连幻术都不会?”
然后,几乎下意识的,天天开口道。
“……”
闻言,嘴角抽搐中,千叶沉默。

odcg4精品都市小說 《火影之千葉傳說》-第二千五百五十三章 刻板印象展示-ep4sv

火影之千葉傳說
小說推薦火影之千葉傳說
“谢谢,日足大人。”
看着眼前收下封印笼中鸟的封印术的日向日足,千叶微微低头,表示感谢。
原本,还以为日向的前家主是偏爱日向日足,才会着急着除去日向真介。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但是,现在看来,这位前家主,终究是慧眼如炬。
或者,就是教育能力出色。
而言语之间,千叶心中,这是闪过这一丝感慨。
说实话,在这之前,千叶对日向日足的观感,一直不是太好的观感。
倒不是说因为雪奈的事情,千叶对日向日足产生了恶感。
讲真的,如果说千叶判断一个忍者的各种信息,是通过自己的观感和个人喜恶来的话,那么,他早就死无数次了,木叶村恐怕也都在第三次忍界大战里吃了无数亏了。
千叶的所有战略制定,战术制定,甚至战斗遭遇战的临时战术制定,都是不会考虑喜恶方面的。
至少,他看人是从来不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的。
不会因为自己喜欢这个人,所以就抬高他的优点,就算是缺点也给他说成是优点,也不会因为不喜欢这个人,而忽视他的有点,去无限放大他的缺点。
这种行为,无异于自取灭亡。
是要从一个客观的角度去思考的。
至于,对日向日足的不太好的观感,是指的日向日足作为日向家主给人的印象。
或者说,给千叶的印象。
某种意义上来说,今天之前的千叶,是有点不太客观的。
按照客观的情况来看,日向日足在此之前表现的,作为日向家主,至少也是中规中矩的,虽说不上贤明,或者说,比不上他的父亲,也就是前任日向家主那样高瞻远瞩,老谋深算,但是,绝对说不上庸碌。
更说不上配不上宗家家主之位。
而千叶之所以观感不好,多少是夹杂了一些个人的原因,而这些个人的原因,基本上就集中在一些刻板印象上。
重生之夢
是的,刻板印象。
至于这刻板印象什么地方来的,自然是原著之中,作为穿越者,千叶观察每一个人物,只要是原著中有的人物,都会不自觉地将他们和原著中的他们进行对比。
他的一些未卜先知,其实都是因为熟知原著的缘故,如果不是因为原著,恐怕当初他就已经死在了各色的原著人物手中了。
而对这个日向日足,他自然也是会把他和原著进行对比。
原著中的日向日足,原也不能说庸碌,只是原著的描写重点是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关于日向日足着墨不多。
而读者对日向日足所有的印象,都是他关于日向日差代替他去死这件事的,包括延伸到后来的日向宁次对宗家的怨恨和仇恨什么的。
只不过,这一段内容,对日向日足并不是很友好,甚至,因为原著叙事是从旁人和日向宁次的角度的,所以,读者的代入视角基本上是日向宁次的视角。
而在日向宁次的视角,日向日足就有一种惹了祸事,找人代死的不良形象。
同时,如果读者要判断日向日足的实力,也只能从另外一个角度进行判断,而这个角度,因为对日向日足这方面的描述实在太少了,所以只能是他的子嗣。
也就是,日向雏田。
轉世邪皇
穿梭 沐星河
并且,因为日向日足惹得事儿,日向日差代的死,他们又是双胞胎,出生仅仅相差几秒钟,也因为这仅仅的几秒钟,让身份来了一个天翻地覆的转变,给人一种强烈的对比和不公平的感觉,自然而然的额,读者就会拿两人做对比。
而做对比的方面也很简单,身为忍者的实力啊,不管怎么说,人总是觉得能者成王的,既然日向日足成为了族长家主,那么他就必须是比日向日差厉害的,这样多少也能够平复一下读者们看到这一段时候的不公平的感觉。
但是,恰恰相反,日向日差的儿子生的的超级天才,日向日足的女儿,却是有名的吊车尾。
日向日差的儿子,就算是只是听到了一点形容,就能够自己学会回天,而日向日足的女儿,怎么教都还是吊车尾,别说是回天了,日向宁次会的绝招一个都不会,甚至还没有什么希望能够学会。
这样明显的差距,无疑就太高了日向日差的位置,日向日足原本就不怎么被人待见,现在更不被人待见了。
很容易,就演变成了日向日足是仗着自己家主之位,迫使比自己更厉害,似乎更适合坐上日向家主之位的日向日差代死,并且还似乎一点愧疚都没有,心安理得的坐在日向家主的位置上,造成了日向宁次悲惨的童年。
可以说,在读者心里,日向日足的刻板印象,大大拉低了他的观感。
而千叶,无疑也是受到了这种影响。提到日向日足,就隐隐会生出一种不屑来。
现在看来,这绝对是千叶对日向日足的偏见了,就像是当初木叶村村民对千叶的偏见一样。
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
或者说,是原著中的日向日足,和这个火影世界的日向日足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了吗?
不!
没有!
日向日足,没有改变,他本质上仍旧是原著中的那个日向日足。
只是,因为观察角度的问题,所以才显得日向日足像是一个敢做不敢当的胆小鬼,像一个霸占着权力,肆意掠夺他人的奸佞小人的模样吧。
一切,仅仅只是因为这个角度,是偏向于日向宁次的角度,是一种带着仇恨的角度。
而千叶,是被这种角度影响到了。
事实上,日向日足真的不配做这个日向家主吗?
真的实力比日向日差差劲吗?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虎父也有犬子,遗传是有概率的。
而且,后来日向雏田的实力也是非常之强的,能够使用普通的空掌击飞十尾的尾巴,这一击如果打在人身上,估计那人也得吐血好几升,活的了活不了都是个问题。
从后来的子嗣情况来看,也不能说日向日足不强大。
而从整件事情的过程来看,日向日足的实力,还是很强的。
事件的起因是云隐想要利用和谈来抓走当时还小的日向雏田,云隐村惦记木叶村的几个招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也是云隐绝对做得出来的事情。
而这和谈几乎是天赐良机,当时木叶势弱,千年难逢的好机会。既然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个掳掠日向雏田的云隐使者,实力自然不必说。
而且,能够潜入日向一族族地,带走肯定处在重重保护之下的年幼的日向雏田,这个云隐使者的实力绝不会差,甚至不但不会差,还会非常之强。
云隐作为一个军事化国家的忍村,木叶全盛时期也能够和木叶分庭抗礼,忍者储备水准极高,加上第三次忍界大战,云隐的远征队虽然是损失惨重,但是,内里还是相当有余裕的,完全有能力派出极强的忍者。
而日向日足能够一击将他毙命,足见日向日足的实力,至少,他的实力在云隐,也算是顶尖的水准,评个S级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再不济准S级还是有的。
不然,云隐一直觊觎着日向宗家的白眼,看上去就有点蠢了。
也就是说,日向日足的实力并不差,至少,放在外面也是绝对能看的,而日向日差,未必就比自己的兄长强,即便日向日差也的确比自己的兄长强,作为家主,日向日足这份实力绝对是足够的。
至于什么冲动杀死云隐使者,鲁莽,不顾大局之类的,原本日向一族的宗家嫡系就一直被盯着,而日向日足当时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换谁不急?
情急之下,出手重了点,也是自然的。
况且,日向日足作为日向一族的家主,少经战事,出手轻重没有拿捏好力道也是正常的。
而后来的迫使日向日差替他去死这件事情,那也不过是日向宁次的角度,从日向日足的角度和日向日差的角度上去看这件事情呢?
真的是逼迫吗?
是的,在这里,千叶也漏推了一点,那就是,日向日足和日向日差作为亲兄弟的角度。
或许,在读者包括千叶看来,日向日足和日向日差两人因为不公平的待遇肯定会是势同水火,况且,之前在日向宁次的角度上来看,日向日足曾经对日向日差使用过笼中鸟,感觉上去两人一个高高在上,一个卑微被控制,应该关系很差。
洪荒之蟹王尋道 上古青墟
至少,换做是读者,这种兄长是想要杀之而后快的。
因为,受到了不公平待遇。
但是,事实上真的如同读者所想的那样吗?
日向日足和日向日差的关系,很差吗?
不一定。
至少,如果他们两人关系很差的话,日向日差会主动提出来替自己的兄长去死吗?
是的,原著之中,可能很多人忽略了,替自己兄长去死,是日向日差自己的决定。
總裁的重生小嬌妻
当时,日向日足是打算自己去死的。
只不过,宗族长老,并不答应。
后来,是日向日差闯入提出自己去死的。
当然,这里或许有人会说,这里是日向日足演戏罢了,打感情牌罢了。或者,是日向宗家逼得日向日差说这句话的,比如拿宁次做要挟。
閃婚嬌妻駕到 心靜如水
不错,这很有道理。
但是,如果是演戏,那么日向日差是真的吃感情牌了,作为早生了几秒就做了宗家的日向日足,为什么日向日差要吃感情牌,难道不应该是怨恨吗?如果是怨恨的话,日向日差难不成是个怯懦卑微之人,临到即将死了,也要谄媚的好像自己很看重自己的哥哥吗?
而要挟的话,那么,当时的情景,不应该是日向日差答应,并且要求自己的哥哥一定要放过自己的儿子吗?甚至还应该让自己的哥哥写个字据吗?
毕竟,自己亲哥哥都能用自己亲侄子作为要挟,日向日差难道不应该给自己儿子弄点保险,以免日后被灭口吗?
植物系統之悠閑鄉村 糖醋丸子醬
所以,这感情牌或者是要挟,都是有问题的。
而最没有问题的就是,日向日差和日向日足,其实关系还是相当好的。
好到什么程度,可能都能在战场上为对方而死的程度吧。
日向日差要替死,日向日足一开始是不答应的,那个时候,如果站在日向日足的角度上去看的话,自己的弟弟替自己去死,不管是分家还是什么的,他恐怕要内疚一辈子,而事实上,后来每每遇到日向宁次的事情,包括自己的女儿差点给日向宁次给杀了,他都并没有怎么发难,就可以看出来。
日向日足明显是有一人做事一人当的气度的。
后来,之所以答应日向日差替自己死,是因为自己的弟弟说了,他想要自由的选择一次。
是的,自己的弟弟,想要自由。
所以,他答应了。
并且,背负起了一辈子的内疚。
或许,这一点,生在和平盛世,享受着最大限度的自由和和平的读者并不能理解,甚至当初的千叶也不理解,但是,在这个波诡云谲的忍界呆久了,千叶却深深的明白,这一点对日向日差有多重要。
而当时的千叶,还在前世的千叶,只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或者说,用自己的价值观,站在圣人的角度去衡量罢了。
用一个和平盛世的观念去衡量一个黑暗残酷的世界,现在千叶想想,几乎可以算作是黑历史了。
日向日差的这一次选择,是突破了笼中鸟的束缚,是日向千百年来的束缚,是改变了命运。
虽然是死亡的代价。
或许,很多人认为死亡就是结束,是最痛苦的事情。
但是,在这个黑暗残酷的世界,比死亡痛苦的事情多的是,甚至痛苦几百倍的事情也有的是。
在这个世界,死亡,是可以升华的。
那一刻,日向日差是升华了的。
而他这份升华的意志,不是为了其他人,正是为了也称为分家的自己的儿子。
这也是一份最深沉的父爱。
命运,是残酷的。
長城軍魂
但是,不能失去打破命运的勇气,哪怕是死亡。
可以说,日向日差的死,恰恰是他对自己哥哥的爱和对自己儿子的父爱的升华。
他虽然是被笼中鸟束缚着的,但是,他亦是自由的,他没有屈服。
也就是说,日向日足其实并不是一个没有担当的人。
恰恰是因为他又担当,所以才背负起了一切代价,并且承受着,努力的寻求着最好的解决方案。
最淺最深一出戲 顧念
而在现在的千叶眼里,无疑,日向日足也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从刚才对自己的低姿态和忽然的不卑不亢甚至有些咄咄逼人的神态转变中,还是自己重新审视日向日足的那一段往事后。
日向日足,都是一个能屈能伸,沉稳持重的合格的日向一族的继承人。

mo1ph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火影之千葉傳說-第二千五百五十二章 什麼意思?鑒賞-m9a61

火影之千葉傳說
小說推薦火影之千葉傳說
“您太客气了,日足大人。”
看着前方日向家主的低姿态,白发青年也是正坐欠身,似乎是回以一个平等的礼仪,开口说道。
言辞之中,也是非常的客气。
“不知道千叶大人突然到访,有什么事吗?”
慢慢的直起身子,日向日足对于眼前白发青年同样的低姿态并没有什么讶异,也没有在礼节这个问题上多纠结,而是直截了当的开口问道。
对于日向日足来说,对眼前的这个青年,心情多少是有点复杂的。
一方面来说,眼前这个青年,对日向一族来说,应该是一个负面成分居多的角色。甚至,是对日向一族有动摇根基的威胁的角色,如果换做另外一个情形,这个青年应该是日向一族必须要追杀铲除的人物。
另一方面来讲,这个青年又手握大权,几乎火影之位传给他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也就是说,这人是他们日向一族未来必须要保持信任的人物。日向一族用千百年建立的和村子的绝对信任,可不能毁于他的手中,这是日向一族在这个黑暗和残酷的忍界延续和兴盛的关键,怠慢不得。
而现在这种情况,这个青年,一方面是可以动摇日向一族的根本,能够让日向一族分崩离析,原是日向一族必须铲除之人,另一方面,这个青年又是日向一族未来倚靠之人,是压根就不能动的人,几乎可以说,无论是形式上,还是实质上,这个青年都拿捏着日向一族的命脉。
更加无奈的是,眼前的这个青年,和日向一族的关系,也并不是纯粹的友好关系。
甚至,还是有摩擦的。
相当大的摩擦。
用日向一族深深的得罪他,也不为过。
作为日向一族的族长,日向日足也并非庸碌之人,更不是吊死在过去不懂得变通的人。
这份恩怨,孰对孰错,在他眼里根本不重要,他现在只担心的是这份恩怨,会对现在的日向一族,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今天这个青年突然到访,正是试探这件事情的好时机。
如果能够化解这份恩怨,那么,什么低姿态都无所谓,现在让他下跪道歉,他都是愿意的。
这是关乎到日向一族的未来,是千百年来日向一族的传承,由不得他顾惜个人的荣辱。
“这份卷轴,请当家收下。”
而听到这句话,白发青年,也就是千叶,也没有废话,直接从怀中取出了一份卷轴,轻轻的放在了两人中间的茶几之上。
“这是?”
对此,日向日足的目光,几乎下意识的就紧盯在了这一份卷轴上,沉吟片刻之后,他抬起头,看向了前方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的千叶,问道。
卷轴?
什么意思?
而他的心中,却是开始惊疑不定起来。
现在千叶突然到访,必然是有事的,而现在权力接替已经顺利完成。眼前的青年一上台,就将村子里的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有些地方,特别是防务方面,甚至比三代火影做的还要出色。
虽然不参与村子的任何机构,但是,日向日足这点情报能力还是有的。
日向一族,也是在防务上出力的。
况且,眼前的青年的优异行为,不用日向一族去查探,就已经往自己的耳朵里钻了。
对眼前的青年来说,工作方面,他已经做得差不多了,也有时间腾出手来了结和日向一族的这份恩怨。
至于怎么了结这份恩怨,日向日足其实内心并不乐观,尤其是看到眼前的这份卷轴之后。
超級吞噬系統
说实话,现在日向日足,脑袋里并没有什么好的方面的想法。虽说眼前仅仅是一份卷轴,一份死物,但是,对日向一族来说,很有可能就是灭顶之灾。
当然,这卷轴上,不会出现明目张胆的什么灭族之类的命令,就算是眼前的这个青年,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硬来。
日向一族,也是有底气的。
但是,这张卷轴上,却是可以写上一个秘密任务的命令,让日向一族举族完成的秘密任务的命令。
比如,追踪宇智波信彦的命令。
“这是,封印笼中鸟的封印术。”
而这个时候,似乎是看出了日向日足的疑虑,千叶如是开口道。
“封印笼中鸟的封印术!”
对此,日向日足差点惊得站了起来,一声惊呼也是脱口而出。
封印笼中鸟的封印术!
这是什么?
这是眼前这个青年抓住的日向一族的命脉,也是可以崩溃整个日向一族的利器。
甚至,当年日向一族之所以会妥协,向这个当时还不过是十几岁的小孩子的青年的低头,就是因为这个封印术。
笼中鸟,是他们日向一族现在这种模式的最根本,也是整个日向一族繁衍和兴盛的根基所在。
而这个封印术,恰巧能够让笼中鸟失效,而且,还是永久性的失效。
曾经,他在宗族长老的压力下,曾经不止一次的尝试过触发日向雪奈的笼中鸟,但是,无论怎么尝试,信号都是如泥牛入海,一点反应都没有。
即便是在低头之后,日向雪奈的笼中鸟封印,仍旧是没有解除的迹象。
只是,后来日向雪奈的官越做越大,等到成为防务部队副部队长的时候,他们日向一族也不能再尝试了。
防务部队副部队长,已经是木叶举足轻重的高层人物了,而且,防务部队上下对她极其的信服,几乎和眼前这个泷千叶是五代火影的唯一候选人一样,日向雪奈基本上就是防务部队的继任人,甚至还有传言说,防务部队的部队长渡边谦信在某次喝醉的时候,曾经透露过,可能会早点退休之类的言语。
很明显,渡边谦信对日向雪奈也是极其看重。
如果在尝试的时候,日向雪奈的封印突然解除了,哪么,日向雪奈可就死在了笼中鸟发动。
而笼中鸟发动的情况,至可能是日向的宗家。
那到时候,事情可就复杂了。
氓流教父
到时候,这个泷千叶的怒火,可没有人为他们兜着了。
原本,如果日向雪奈在没有成为高层的情况下,死于日向一族之手,那么,泷千叶的怒火,自然是有村子去调解。日向一族也是有牌面的,不至于真的只能屈服在这个泷千叶的实力之下。
对村子来说,泷千叶重要吗?
重要,而且非常重要。
火影的唯一继承人,能不重要吗?
但是,日向一族不重要吗?
重要,当然重要!
千百年来,无论是制衡其他的显赫家族也好,制衡顺带着和宇智波一族一起镇着木叶本阵也好,日向一族也不是只靠表忠心拿到的家族地位,一族为木叶做出的贡献,就算是初代火影复生,也得看他们几分颜面,客气三五分。
未来的火影固然重要,但像是日向一族这样的几朝老臣,却也是不能辜负的。
要真的用笼中鸟杀死了日向雪奈,村子也不会放任泷千叶肆意攻击日向一族的。
但是,日向雪奈是防务部队的副部队长,那就不一样了,如果真死在了笼中鸟上,那么,就算是村子,也会和泷千叶一起对付日向一族。
村子的高层,那可都是村子未来的擎天之柱,比中流砥柱还要高好几个等级,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支撑起木叶的存在。
書穿之太醫要逆襲 雲歲意
日向一族如果动手杀死了一个高层,那就是公然叛变,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内部事务的范畴。、
这个时候,于情于理,村子都不会再给日向一族颜面。
日向一族苦劳功劳的确都有,但是,什么时候见村子对叛变这类事情手软了,当初宇智波一族也是功劳苦劳都有,顺带着还经常给木叶背锅,但是,涉及到叛变,不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该扼杀在摇篮里就扼杀在摇篮里。
虽说宇智波一族本就不受村里待见,毕竟祖上曾经出了整个忍界到现在仍旧是提到瑟瑟发抖的叛徒,但是,这不代表受村里待见的日向一族可以被网开一面。
而不管怎么说,这个封印术,终究是抓住了他们日向一族的命脉,如果这个泷千叶愿意,日向一族的宗分家制度立时就会分崩离析,这千百年来的束缚,难保分家不会怀恨在心,或者说,必定会有怨恨,尤其是历代的被贬斥成分家的,还有承受各种不公的分家子孙后代。
没了笼中鸟的束缚,可以说,日向一族一夜之间就会内部哗变。
而现在,这个泷千叶将这份关乎到日向一族的命脉的东西摆在自己的面前,日向日足的心口却是慢慢的紧了起来。
威胁吗?
同时,他的心中略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千叶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终究是想不出来是什么意思,只能开口问道。
只是,言辞之中,却是严肃了起来。
虽说这命脉扣在对方的手中,如果能够解决那段恩怨的话,他也愿意下跪认错,但是,这不代表说人家赤裸裸的拿个东西来威胁,他也要保持低姿态。
日向一族有日向一族的尊严,如果是和和气气的解决事情,那么,该放低姿态就放低姿态,大家也好商量,你一句我一句,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事情也就过去了。
未來一億年 妖仙公子
但如果是直接威胁上了,那性质就不一样了,日向一族也不是吃素的。
而且,他们日向一族也没有什么把柄,就像他们的初代家主所说的,如果没有做亏心事,那么,不管在哪里,都可以不用给任何人低头,哪怕这个人是火影。
而事实上,根据族中流传下来的记录,那位初代家主,也就是加入木叶后的第一任家主,连那位宇智波斑都找不出任何错处,最终在日向一族事务上,宇智波一族始终没有办法干涉,至此形成了日向制约所有家族的情况。
而这句话也就一直作为祖训,流传了下来。
日向一族,子子孙孙也一直恪守着。
而现在的情况,像极了这个泷千叶拿出掌握日向一族命脉的东西,来威胁他。
那这就是两回事了。
重生射雕之郭靖
不管泷千叶是不是未来的火影,他们日向7一族既然没有什么错处,那么,这就是泷千叶的不对。
而威胁自己村子的家族,不谈这个家族是不是显赫,也不论家族地位高低,泷千叶都是要受到处罚的,哪怕他是未来的火影也不例外。
这是村子维稳的铁则。
也是现在日向一族的底气。
“日足大人,请不要误会。”
对此,千叶显然也是听出了日向日足话语里的变化,当下,开口道。
“那你这是?”
闻言,日向日足眉头微蹙,不过,口中的语气却是没有丝毫缓和。
“当年,是我欠考虑了。”
对此,千叶脸上的平静温和却是慢慢的淡去,涌上来一种怅然之意。
“当年?”
闻言,日向日足原本微蹙的眉头,彻底的蹙了起来,但是,语气却已经不再那么生硬了。
“是的。”
对此,千叶点了点头,却是只是肯定的回应了一声,却并没有说什么。
因为雪奈的事情?
所以,才将这封印术交给我?
而这个时候,听到这话的日向日足却是愣了愣,心中则是略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这个当年,加上欠考虑,很明显,眼前的青年是说的当年逼迫日向一族低头这件事情。
“是吗……”
对此,日向日足也没有问为什么,只是伸手,将卷轴揣到了怀里,点了点头,简单的说了这么一句。
对日向日足来说,不难看出来,这是眼前的青年在道歉,为什么道歉,自然是缓和日向一族的关系。
虽说不知道给个卷轴道歉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这个泷千叶道歉有几分诚意,但是,这表明了一个态度,未来的火影是重视日向一族的,并且,未来的火影也不打算改变村子和日向一族的关系。
这个时候,原本就想要了结这段恩怨的日向日足,自然是不会多说什么的,这事儿也没必要什么郑重的道歉什么的,未来火影终究是未来的火影,目前还是要保存颜面的,能够公然道歉什么的,也是等位置稳固了,道道歉、服服软是在不会影响火影的人望的情况下,才会公然发生的。
现在嘛,打架心中有数就是了。
而现在,他自己收下了道歉的物件,也是传达着善意,表明想要缓和关系的意愿。
是吗……
原来如此,怪不得,会选择日向日足。
而这个时候,看着日向日足的样子,千叶的嘴角,悄然闪过了意思苦笑。
日向真介,死得不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