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gu54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大唐騰飛之路討論-1242 蝗災分享-2k2d4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崔敬之还保持着端杯子的动作,但是一双眼睛,却早就瞪着萧寒楞楞出神,甚至就连杯中的酒都洒在了他的腿上,也依旧浑然不觉。
“这人,傻了?”站在萧寒身后的小东看到仿佛石化的刺史大人,不耐的嘟囔一声。
他与崔敬之不同,崔敬之出身荥阳郑氏,从小饱读诗书,对这等佳句,感触最是深厚。
而小东出身寻常人家,虽以前有些钱,也供他识字读书,但要说底子,那是差的太远,所以他只觉得自家侯爷的诗挺好听的,再没深想。
良久!
就在萧寒忍不住,想要试试崔敬之是不是晕过去的时候,他这才猛的一拍桌子,从软垫上站起,两眼放光道:
“好诗啊!简练含蓄,轻松洒脱,诗句之间,意脉相通,一气贯之!好诗!为了此诗,当浮一大白!”
说着,崔敬之伸手就要去抓酒杯,不过他这一抓才发现,自己的酒杯竟然在刚刚无意识的状态下,不知道给丢到了哪里,根本找不到了!
不过没有酒杯,也拦不住崔敬之激动的心情!
家庭教師⑤無韻之音 teamboss
他看了看四下,又看看吓了一跳的萧寒,索性直接提起了酒壶,对着壶嘴咕咚咕咚就猛灌了好几口,然后才放下酒壶,抹了把嘴哈哈大笑道:
“呼!!痛快!好酒!好诗!萧侯诗文大家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
以此屋此景脱口成章,这份才学,放眼全唐,老夫敢说,绝对找不到第二个人能与您匹之!不成,我得赶紧记下来,万一酒醉忘却此诗,一定会抱憾终身!”
武爆仙河 燈下無語
说着,也不顾萧寒还在哪里端着酒杯呆若木鸡,这位主人已经“噔噔噔”的跑到了里间,铺开纸张,挥毫泼墨,开始抄录自己刚刚吟诵的诗词。
“唰唰唰”
龙飞凤舞的写完整首诗,崔敬之丢掉笔,小心的提起纸,眯着眼来回读了好几遍,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再仔细看看,才发现哪里不对,原来这上面只有诗,没有名!
六零符醫小軍嫂 孤孤
于是他赶紧抬头,朝外间的萧寒问道:“对了,侯爷此诗名曰?”
萧寒哪敢说它叫做问刘十九?只得摸了摸鼻子,说道:“问崔刺史!”
瘋狂網絡
崔敬之闻言一愣,赶紧摆手:“问老夫?哎呀,侯爷您可折煞老夫了,如此好诗,老夫哪里敢为之命名?”
吞天決 鐵馬飛橋
萧寒翻了个白眼,指着他道:“谁让你给他起名了?我是说,这首诗,就叫问崔刺史!”
“啊?哦!原来如此!哈哈,是老夫愚钝,老夫愚钝了!”
这下,崔敬之先是愕然,然后才是恍然大悟!
他直到此时才想明白:萧寒今天跟谁喝酒?跟他啊!
诗中的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问的是谁?也是他啊!
那这首诗的名字,不是问崔刺史么?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名字能合适?”
“一顿酒,换来一首诗,这买卖!值啊!”
想到这里,崔敬之乐的差点把大牙也笑掉!赶紧捡回笔,蘸饱了墨,工工整整的在纸上把《问崔刺史》四个字写好,这才重新捧着这张纸,跟捧着价值连城的宝贝一样!
不过,这也确实是个宝贝!一件能让人青史留名的宝贝!
崔敬之可能现在还没想到:就因为这首诗,他崔刺史的大名,直到千百年后,依旧还有人记得!
休妻也撩人 蕭牧寒
狗血拉希
这种因一诗而流传千古的际遇,古往今来,估计只有另一个幸运儿,汪伦可以与之一比。
“咳咳,刘十九兄,实在是对不住了!不过你放心,白居易先生才华横溢,一定会再写一首诗送给你的,阿门,莫怪!”
看了看喜不自胜的崔敬之,又想想那位大概还没出生的刘十九,“剽窃”大师萧寒只得满饮了杯中酒,借此向这位可怜人聊表歉意。
哎,谁叫你生的晚了些?这也怪不得我是吧?有本事你穿我面前,打我啊?!
萧寒在为自己无耻的剽窃行为而找理由辩驳,另一边,崔敬之则强忍着立刻喊人找工匠,将此诗装裱起来的冲动,重新回到桌前坐下。
“咦,没有酒了?我来帮你斟酒!”
看到看到萧寒杯中已然没有酒,还在兴奋中的崔敬之又忙要再次为其斟酒。
不料,萧寒看到他的动作,赶紧捂住杯子,连连摆手道:“不要!一杯已饮,兴致已到!再多喝就属于牛饮,未免弱了意境!”
崔敬之闻言,倒酒的手停在半空。
这要是之前,他肯定会对这话嗤之以鼻,喝茶有牛饮不雅一说,喝酒哪有这个规矩的?不都是越豪放,越好么?
但是,他刚刚才被萧寒一首诗惊为天人,连带着现在再听他说的话,也都觉得格外有道理!
“果然是大诗文家!这对意境的追求,真不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企及!”
叹服的放下酒杯,崔敬之根本就没想到萧寒不喝酒,不是因为那什么狗屁意境,而是因为这壶酒,已经被他对瓶吹过了,萧寒嫌弃!
超級基因優化液 秒速九光年
诗也送了,酒也喝了,场面一副安静了下来。
萧寒看着依旧一副崇拜模样的老崔,突然感觉有些亏了。
不成,得赶紧说事,免得正事没办,便宜却被人占了个够。
想到这,萧寒轻咳一下,看着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假装随意的问道:“咳咳,都说瑞雪兆丰年,今年冬天扬州着实下了几场大雪!我在家听闻其他人说,以前年份,扬州可没下过这么多雪,这样看来,开春后庄稼的长势一定不错!”
崔敬之根本不疑有他,笑着拱拱手顺着他的话说道:“哈哈,托萧侯的福!您一来,就连上天都眷顾着这里,凭着这几场大雪,今年的年景也绝对要好过往年!”
“呵呵,这哪里关我的事,崔刺史实在是给我戴高帽了!”萧寒谦虚一笑,突然话锋一转,又问道:“对了,去年关中闹了蝗灾,您可知晓?”
“这个,老夫知道一二!”崔敬之听萧寒说起这件事,脸上笑容顿时一敛,摇头道:“哎,听说此次蝗灾波及甚广,陛下为此还生吞了几只蝗虫!宁让蝗虫食之心肺,也勿害大唐之百姓!”

0gtig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大唐騰飛之路 愛下-1241 綠蟻推薦-le25u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走吧,你以为他还会回来?”
小东在刺史府门前的栓马柱上栓好马车,走过来,笑嘻嘻的拍了拍那仍不知所措的兵丁,让他别傻站着了,赶紧引了自己这些人进去。
至于刚刚他言语中的些许不敬?那都不是事。
或许在其他人眼里,刚刚兵丁的举动已经是捅了天大的篓子,但对于萧寒来说,真的算不上什么,毕竟他被人当成路人甲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相较于其他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这俩还算不错了。
至于那个兵丁,被小东这么一拍,浑身当时就是一震,险些软倒在地!
等他反应过来,便只耷拉着脑袋,头也不敢抬,一个劲的拱手作揖:“侯……侯爷,您请!”
“我不是侯爷,他才,哎……走吧!”
劍魁 太上小君
我是你嫂子 朱顏綠鬢
帥哥,走開 賴刁刁
看到哆哆嗦嗦跟个鹌鹑一样向自己行礼的守门兵,小东不觉又回头看了眼刚下马车的萧寒,感觉有些苦笑不得。
他很怀疑,让这样的人守门,真能守得住?不能被人把门也抗走?
盛世婚寵 胡楊三生
不过,这也是小东想差了。
如果今天来的不是他和萧寒,而是一个乡下愚夫。
思如陌路 流嫣然
那这个兵丁保证会让他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宰相门前七品官!什么叫做脸难看,事难办,门难进!
被这个腰杆都仿佛被折成两截的守门兵领进刺史衙门。
几人还没走到二门,里面就已经急急传来一阵脚步声,萧寒抬头一看,却是刺史崔敬之已然迎了出来。
崔敬之此前正在房中静坐,突然间听人来报,说萧寒来了,心中顿时一惊,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连忙起身往外赶去,紧赶慢赶,才在二道院门这里迎到萧寒。
一路小跑而来,崔敬之都跑的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等看到了萧寒,也不管之间还隔着那么远,赶忙一边作揖,一边高声道:“哎呀,萧侯爷!您怎么大驾光临,也不提前知会我声,让我出门迎迎您!”
萧寒看着急急跑近的崔敬之,呵呵一笑,没急着说话,反倒先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崔敬之的身后,果然,在他的身后空无一人,那个一开始说去报信的兵丁,也不知道躲在哪里瑟瑟发抖去了。
“侯爷?”
崔敬之跑到萧寒面前,发觉萧寒一直在看他后面,也是下意识转头往身后看去,后面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啊?那他在看什么?
萧寒发觉了崔敬之讶异的模样,也知道自己的表现让他误会了,抬手打了个哈哈道:“哦!崔刺史客气了,我今日只是闲来无事,在城中随意走走,无意中经过这里,就进来看看你罢了。”
崔敬之闻言,哈哈大笑:“那崔某可真是无上荣幸!走走走,难得侯爷您能来我这里一趟,外面天冷,快随我去房中坐坐!崔某再使人烫壶酒,给侯爷您暖暖身子!”
仙絕 石三
“哦?那可是叨扰了。”
“哎!侯爷您太客气了,您能来,已经是让这里蓬荜生辉,只望侯爷不嫌弃我这陋室就好!”
两人站在那里互相说着客套话,这些冠冕堂皇的东西,听的一旁的小东都打起了哈欠,他最受不了这样的说话方式。
明明装饰的富丽堂皇,崔敬之非要说是陋室,这要是陋室,那农人住的草堂岂不是狗窝?
还有自家侯爷!
分明是来找人办事的,非说自己无意中经过进来看看。
他们来扬州快一年了,刺史府门前这条街也走了几十遍了,之前怎么就没见你进来看看?
春花笑,美人如畫
不过,想归想,等两人一起往里走去的时候,小东还是老老实实的扮他的跟班,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重生之抱個金大腿
大唐刺史府的规格,跟一些普通衙门实则差不多,都是前衙后居。
都市全能巨星
要说不同,也就是面积比那些衙门大一些,房屋装饰精致一些。
外带刺史府虽也处理公事,却不管着判案审案,所以没有那些监狱,审案堂之类的配置,显得要幽静一点。
崔敬之一路引着萧寒往前走,没去客厅,反而直接去到了他的书房?
这也是大唐时候,对贵客的一种特殊礼节。
要是普通客人,主人自然要在客厅中相见,但要是来客地位崇高,或者是关系极其要好,去书房反而显得更加亲密。
“萧侯爷,这是崔某的书房,您请进!”
恭恭敬敬的把萧寒让进书房,崔敬之又忙着招呼人手,让人往这送点心和美酒过来。
萧寒本来还想着只是来这稍微一坐,说完事就走,此刻见崔敬之这般客气,又不好意思拒绝,只得应下。
崔敬之的这间书房面积很大,分为里外两间,由几道轻薄木门隔开,此时木门正打开着,所以站在外间,就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的场景。
书房里间此时看起来有些杂乱,高高的两排书架上,书籍摆的散乱随意,案桌上,也随意堆着一摞摞的书籍和公文。
不过,萧寒也知道,正是因为杂乱,才说明崔敬之常常翻阅浏览。
像是后世一些大老板的办公室书架,一册册书摆的整整齐齐,清清爽爽,看起来条理无比,但要上前一翻,才会发现那些书,或许就只有个书皮,里面一个字都没有。
书房里间杂乱,外面这间,也就是萧寒所处的这间却很整洁。
放着花瓶的博古架,两盆青翠欲滴的兰草,还有一只红色的小火炉,里面碳火烧的旺旺的,搁在上面的一只水壶,正呼呼的往外冒着白气,使这整个房间都湿湿润润,没有半点冬日里的那种干燥感。
崔敬之这时吩咐完了下人,回头看到萧寒的眼神,老脸突然一红,赶紧走过去把里间的房门关上:“让侯爷见笑了,里面那间崔某不让下人打扫,所以才乱了一点。”
王爺讓我囂張一下【完結】 五枂
萧寒笑着摆摆手:“呵呵,崔刺史过谦了,书籍写出来就是让人观看学习的,而不是摆起来给别人看的,放的随意一点,看起来才方便么!”
崔敬之闻言,脸上当时就是一喜:“哦?萧侯也这么认为?哈哈!那可真是崔某的知己,我道不孤,今天一定要多喝两杯!”
唐人好酒成风,崔敬之自然也不例外,更加因为看书一事,将萧寒引为知己。
“来来来,先坐!”
拉着萧寒在矮几前坐下,等下人送酒过来,崔敬之赶忙亲自给他斟满了一杯酒,推到面前请他品尝。
萧寒本身是喝酒的行家,一看这杯酒微微泛着绿意,酒面上也泛着如蚂蚁般密密麻麻的细小气泡,就知道这是今年的新酒,也就是被时人称之为绿蚁酒。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萧寒心中一动,这首白居易的《问刘十九》脱口而出。
“绿蚁酒不是酒的名字,而是新酿的酒还未滤清时,酒面浮起酒渣,色微绿(即绿酒),细如蚁(即酒的泡沫),称为“绿蚁”。”

ka5wf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起點-1240 新任務讀書-j12mo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每人十贯钱,外带五天的休假,这就让满院子下人欢呼雀跃。
而本来只是偷偷探听消息的狗子看到了这一幕,顿时也觉的眼热不已,眼睛一转,也跑回去集合人手,有样学样,跑来给萧寒拜年。
大家都是萧寒的手下,侯爷总不能厚此薄彼吧?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萧寒看到一大帮子浩浩荡荡的来给他拜年的人,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这萧府所有的下人在名义上,都是他的人,所以他给红包也是理所应当!
但是你们,可都是大唐的兵!也跟我要红包,这合适么?
不过,在看到一院子希冀的眼神后,萧寒嘴角抽搐了半天,最后还是妥协了。
哎,好歹都是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大过年的,也不差这一点了。
当然,在吩咐吕管家去钱库搬钱后,萧寒也是连连抹汗。
幸好,他这个大将军底下人不多,要是跟小李子一样,当个什么天下兵马大元帅,估计只用过一个年,就得立马破产……
一碗水端平!
新火卫的人也是每人十贯钱,外带五天休假,不过分到了一半,萧寒突然瞅见了混在人群里的胖子,眼睛登时一亮,紧跟着又冷笑了两声,直笑的吕管家都跟着打了一个寒颤,古怪的回头瞅着他。
排队队,吃果果。
很快,几乎所有人都欢喜的从吕管家接过红包,唯独胖子依旧两手空空。
有些傻眼的看着周围兄弟们蹲地上数钱,胖子咽了口唾沫,鼓足勇气,怯怯的上前询问吕管家:“吕先生,那个…我的那一份呢?”
蠻荒鬥,萌妃不啞嫁 花椒魚
吕管家早得了萧寒吩咐,看胖子终于过来问了,连忙呵呵一笑,转身从一个家丁手里拿过一件破破烂烂的长袍,展开递给了胖子:“喏,侯爷特别关照了,你的红包就用这个代替了!”
“啊?”胖子捧着那件袍子有些欲哭无泪:“凭什么?凭什么他们都有钱,就我没有!这不公平!”
吕管家白了他一眼,不疾不徐的说道:“急什么?我还没说完呢,这样做,对你当然不公平!”
“嗯?吕先生你的意思是?”胖子一听这话,还以为有转机,赶紧闭上嘴,眼巴巴的看着吕管家。
田園福女之招婿進寶 藍牛
同时,还不忘在心里yy一下,刚刚这只是吕管家跟他开玩笑,笑过之后,就该再甩出一个大大的钱袋,里面放它百八十贯钱,馋死周围这些人!
不得不说,胖子的乐天精神确实很像萧寒!不过嘛,乐天,在很多时候,也被称为痴心妄想……
所以,他没等来重重的钱袋子,只等来吕管家有些忍俊不禁的一句话:“嗯,侯爷说了,他这件袍子当初买的时候可是花了足足二十贯钱!只是没收你十贯的红包,也就勉强刚凑够一半!
这样,正好后厨砍柴的那人休息了,这几天就让你顶上,努力做工还钱,这才公平!对了,不说我还忘了,后面一根柴火也没了,快去劈木头去,别误了家里人吃午饭!”
“噗通……”
等吕管家说完,胖子已经是双目呆滞,仰头载倒在地!
天是紅塵岸 夕陽之歌
好嘛,果然够公平!
自制武器
不光没有钱,还没有假,还得干活!
在想想自己要砍足够全府上下几百人所需要的柴火,欲哭无泪的胖子只想就此晕厥过去。
早知道侯爷小心眼,为什么还要鬼迷心窍的跑来领红包,安安稳稳躲在角落里他不好么?
————
今年过年对某些人来说是痛苦的,但是对于萧寒来说,却是幸福的。
尤其是身在这扬州,没有朝堂政事烦心,没有人情世故需要应酬。
每日只在家陪陪家人,或出去看看景致。逛一逛街市。
惡魔契約
实在无聊,就叫上殷灿,让胖厨子做几样小菜一起坐下来,小酌几杯。
神仙的日子,估计也不过如此。
就这样,萧寒悠闲的从初一歇到了初八。
重生之妻心攻略 朕有疾名為完美
我的叛逆青春史 洺之沁
几乎在他快忘怀在这一片天堂般日子的时候,那封来自长安的信件终于姗姗来迟。
“啥?送粮食入长安,还不能以朝堂的名义,这怎么玩?”
萧寒一双眼珠子都快翻天上去了,这小李子,是不是看他在扬州闲着就难受?非得搞点高难度动作让他玩?
不过,埋怨归埋怨,活还是要干的。
毕竟人家是皇帝,如果不听话,后果保证比胖子要凄惨多了。
悻悻然的从温暖的房中走出,让小东套了车,晃悠去了扬州刺史府衙。
唐朝时,衙门过年休沐七天,今天是初八,所以已经开衙办公,不过因为刚刚过年的关系,就算是开衙,里面也清闲的紧。
胥吏公差一早来到衙门,见到同僚后,就互相道一顿过年好,之后便都躲回自己的签押房打盹。
所以,此时的衙门,根本就是清净的很,就连守门的两名兵丁,也是靠着大门,怀抱着水火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等萧寒的马车停在台阶下,这才有一人拖着棍子,懒洋洋的走下台阶。
“喂,这里不让停马,你们该哪去哪……”
落難千金的反擊
那兵丁大摇大摆的走下台阶,跟赶苍蝇一样,就要呵斥小东把马车赶到一边。
不想,他一句话还没完全说完,他却突然看到那马车的帘子掀开一角,紧接着,一张熟悉的面孔就从里面探了出来。
“侯侯侯……”
一眼看清这张有些懒散的脸,那走过来的兵丁眼睛瞬间就瞪得老大,连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
“猴?我说你发什么神经,咱这哪有什么猴子!”
多情醫生
另一个站在台阶上的兵丁这时还没注意到萧寒,只听到同伴结结巴巴的喊声,不免眯着眼睛嘲笑了一句。
不过,和刚刚他的兄弟一样,他这是这句话刚一出口,就已然瞧见车里的萧寒!
当时,只惊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只恨不能再把刚刚的话话追回来,重新咽进肚子里!
“还真是猴……不对!侯爷您怎么来了!您快请进!我…这就去通知老爷!”
瞪着一双大眼,那兵丁刚连滚带爬的冲下台阶,却又感觉不对,又一拍脑袋,一溜烟的冲进了府里。
只留那个同伴呆呆的站在原地,手足无措,不知该干什么才好。

52yrs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笔趣-1237 元日看書-c77me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大怒而去的李世民乍转入后殿,那一张铁青的脸便立刻松弛了下来,从怒发冲冠,改换成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甚至还哼唱起了诗句。
“二郎,什么事这么高兴?”长孙抱着一个襁褓,从后殿屏风中盈盈走出,看到李世民这幅样子,不禁微笑着问道。
“哦?观音婢来了?来,让我看看雉奴!”
李世民待见是长孙,哈哈一笑,紧走几步,伸手逗弄了几下襁褓中的李治,却偏偏不说自己为何而高兴。
重生散財系統 人醜是非少
长孙是一个极为聪慧,又十分懂得分寸的女人!
所以她虽心中好奇,见丈夫不说,也忍住不问,而是改变话题说道:“对了,今日元日大典,二郎不在前面主持,怎么有空回到后面了?”
李世民这时正伸着指头,引着襁褓中的孩子眼睛转来转去,听长孙这么说,不禁耸耸肩道:“大典现在都散去了,我还在前面做什么?”
“嗯?怎么这么快就散了?陛下不赐宴百官了?”长孙闻声惊讶的道。
李世民呵呵一笑,不过在这笑容中,却仿佛带着一丝冷冽:
暴躁狐王小白妻
“呵呵,我觉得今年的大典少了些人,没他们在,也就没甚意思!不如今年就此散去,等到来年,人多点,再办一场热闹的!”
李世民这话的意思,其实是在说:今年周围小国使者来的太少!
巫師降臨諸天
像是高丽,百济等稍有一点实力的使者都没来派人来。
而且,就算是像吐蕃,高昌等国派来的使者,也都跟突厥人一样,居心否侧,准备看自己的热闹。
既然这样,他还不如拿这次大典来做一场大戏,演给那些人看看,满足一下他们猖狂的心!
至于以后,总会有连本带利还回来的一天!到那时,他元日大典看着异族人在面前阿谀奉承,翩翩起舞,岂不更好?
李世民不是一个大度的人,从来都不是!
那些对他人的包容,理解,就像是一个演员在卖力的表演。
或者更准确的说,他就是一个隐匿在暗处,懂隐忍,会衡量的猎人!
在一个强大的猎物前,他可以默不作声,也可以后退几步,冷眼看着猎物在他面前撒欢蹦跶几下。
直到时机成熟,才会松开手中攥紧的弓弦,将那个猎物一击毙命,最后拖着猎物回去慢慢享用。
而现在,突厥,就是他的猎物,他要让突厥臣服,让四夷震惊,让整个天下,都在大唐的威名下瑟瑟发抖!
不过这些东西,只是李世民如今的设想!在没有完成之前,他不愿意说与他人知道。
长孙很了解她的丈夫,如果让她看到今日元日大典的情形,她或许能猜到一些。
但是因为雉奴的拖累,她并没有参加大典,也并不清楚大典上发生的事情,只听到丈夫说起今年缺人,她也便理所应当的想差了。
炮灰女配:紈絝厲王妃
轻轻摇晃一下怀里的婴儿,长孙轻轻皱眉说道:“二郎可还是在想萧寒?他现在不是没什么事了么?程知节前些日子回来,也说在扬州看到他活蹦乱跳的!想来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回转长安。”
“萧寒?”李世民抬头看了长孙一眼,知道她想差了,不过他也不纠正,而是顺着说道:“呵呵,他啊,我不担心他,这家伙一天到晚就喜欢到处跑,最不喜欢待在长安!
萬能修仙 頭發
记得我年前曾给他写信,让他回长安过年,顺便把蓝田公主带回来给我们看看,结果这家伙却以屁股中箭,没法骑马坐车的理由赖在扬州不走。
也罢,他既然喜欢那里,就让他再多逗留一阵,正好把长安筹措粮食的事情,一起交给他了!”
殘星孤月 書卷行空
“筹措粮食?”长孙听到这四个字,心中登时就是一惊,失声道:“长安并不缺粮,为什么要从扬州筹措粮食?难道,天下刚刚太平了几年,又要开始打仗了?”
“是啊,太平的久了,也该到时间清算了!”李世民轻轻的点头,声音低沉。
过完这个年,就到了当初萧寒与他定下的复仇时间了!
三年之约!
当初渭水河畔,白马之盟,是他李世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屈辱!
突厥贼子,杀我百姓,占我土地,抢我财宝!还要我恭敬的出城与之签订盟约,并送上大量财物,才肯退兵!
这个屈辱,只有用突厥人的鲜血和人头才能洗脱,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想到这里,李世民的身子慢慢绷直,仿佛一柄出鞘的绝世神兵,剑锋所指,正是突厥人所在的西北方!
“颉利,我准备好了!这次,连天都在帮我!你焉能不败?!”
滄海有時盡 那夏
“哇哇哇……”
最僵屍
或许感受到了父亲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杀机,襁褓中的李治突然毫无征兆的哭了起来,长孙一惊,忙低头哄起了这个小儿子。
————
扬州,萧府。
萧家的大公主殿下此时也在哇哇大哭,不过与李治不同,她是因为今天的早餐又没有吃饱,气愤饥饿之下,才哭起来的……
“哦哦,宝宝不哭,一会给你做鸡蛋羹吃,哦~”
薛盼白了身边的萧寒一眼,抱紧了孩子,吩咐房间外的小艾,赶紧让厨下给宝宝准备一碗鸡蛋羹,免得把小家伙饿坏。
“咳咳,孩子都快要长牙了,不能光喝奶,是该吃点其他的补充补充营养……”
回到隋唐當好漢 泠雨
傲世至尊
萧寒挠了挠头,悻悻然的辩解,不过这声音是越说越小,到了最后,更是在薛盼连羞带怒的眼神下,披上衣服,落荒而逃。
今天是大年初一,也就是元日。
以前,他在长安住的时候,天不亮,就得跟狗撵的一样,跑去皇宫参加那劳什子元日大典!
今年,他自己在扬州,终于可以清闲清闲!
要不是女儿大人起早,非要睡他个天昏地暗,借以弥补弥补前两年早起的亏损。
“哎,大梦谁先醒,平生我自知!”
“噼里啪啦……”
走出后院,萧寒刚刚伸了一个懒腰,一阵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就差点吓得他闪了腰。
“谁!哪个王八蛋做的鞭炮!想吓死老子!”
扶着老腰,萧寒怒气冲冲的朝发出声音的侧院冲去。

pyhvh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大唐騰飛之路 青島可樂-1236 天助分享-68zdo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不过这些事情,此时萧寒还没有得知。
等消息传来时,扬州这里已经是临近年关了。
戰神印
狂傲王爺極銷魂:我的妖媚女將軍
忙活着过年的萧寒本来以为,这就该是今年最好的消息了。
可他却没想到,在年关的前几天,两封一前一后到来的书信,又给他带来了一个惊天消息!
**厥内部竟然出现了分裂!
这个消息,对大唐来说,绝对称得上是天大的好消息!
据线索得知,反对颉利可汗的薛延陀、回纥、拔也古、同罗诸部落,因为对其变革国俗和推行的政令不满,秘密商议后,决定另立薛延陀为可汗!
而那些奚、霫、契丹等小部族一看:好家伙,这突厥大哥靠不住了!
于是,本就墙头草一样的几个部族索性一咬牙,一跺脚,直接率领投降唐朝,安安稳稳的去城里躲灾了。
好大喜功的颉利可汗一看,他如何能忍的了这种背叛?更别说,那些薛延陀诸部背着他另立大可汗,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想把他扫地出门啊!
于是,颉利可汗大怒之下,也不顾外面白灾严重,人马皆乏,毅然派出他的弟弟,突利可汗去征讨薛延陀、回纥诸部,誓要给这些不听话的小弟一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知道他突厥大可汗的厚重!
不过,领导一张嘴,小兵跑断腿!
大雪天行军,还是行数百上千里去攻城略地,这本就是兵家大忌,更别说,人家也不是任人揉搓的软柿子,这些部族如今早就团结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长刺的榴莲。
果不其然!
等到突利可汗带着人马,长途跋涉跑到人家部落,人家早就得到了消息,休整齐全的等着他了。
天时,地利,人和,兵者致胜三道,突利可汗一样不占!
这样的战争,其结果自然不用多说。
走過婚姻
大败之后,突利可汗丢盔弃甲,狼狈无比的逃回了颉利可汗那里。
结果,等他冲进王帐,还来不及跟哥哥诉苦:说那些人怎么打他,怎么踢他,怎么削他!
穿越令狐沖 小胖子上山
他身为大可汗的哥哥先暴跳如雷,一脚就将他踹出老远,还连声怒骂他废物!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戏剧。
这要是换做一般人,被大可汗骂了就骂了,打了也就打了,毕竟人家身份摆在那里,惹不起啊!
可这突利可汗,还就真不是一般人!
这家伙本就心高气傲,再加心地狭隘,尤为记仇。
oh!我的教授君 櫻桃小姐
鬼王當道,冥妻難逃 畫莎
等他鼻青脸肿的回到自己帐中,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再加上自己身边,还有一个早就被大唐方面安插过来的汉人谋士。
经这人略一挑拨,他也头脑一热,率部反了他的哥哥,投降了据说会给糖吃的大唐!
至此,突厥的实力,已经不足全胜时的一半!
上天欲要人灭亡,必要人疯狂!
我愛你,誓死不休
颉利在这个冬天骤逢一连串的发的大变,他自己却没半点后悔补救。
突利的失败,也被他归结为无能和天气。
既然这样,他也就安心待在可汗王帐中,每日歌舞升平,等开春后,水草将牛羊马匹喂养肥壮,再腾出手来,一一收拾这些不听话的小弟。
当然,虽然他不准备现在动手,但是敲打一下收留叛徒的大唐,那还是必须要走的过程。
所以,在今年的元日大典上,趾高气昂,指着那些降部鼻子大骂的使者,就是他授意派出来的。
“头钱价奴兵!土獠!蝇蚋!叛徒!”
看着手指几乎点在自己鼻尖上的突厥使臣,特意从西北赶来,准备在新东家面前露露脸的突利可汗眼珠子都红了!
“你……”突利颤抖着手,习惯性的向腰间摸去,却只摸了一个空。
他这时才想起:今日在进宫前,已经将随身的弯刀解下,如今已经身无寸铁!
四周有些安静,只能听到那个突厥使臣在用汉话,突厥话混合着大骂,其状嚣张无比!
不过,竟然诧异的是:在这个对唐人来说,有着特殊意义的日子里,满殿堂的群臣,竟然没有一个出来制止,
就连平日里最好管闲事的御史,最重礼仪的礼官,这时也站在一边看的津津有味,仿佛这是一出极为有趣的好戏般。
“使者稍安勿躁,古语有云:人各有志,不可强求!既然突利可汗愿意依附我大唐……”李世民坐在龙椅上冷眼看了半响,这才缓缓开口调解。
不过,那使者不知是自大惯了,还是骂上了瘾,听到大唐皇帝说话,他不光不住嘴,还愤然而起,开始历数起大唐的不是!
“你们大唐也不是什么好马驹!趁着我部不防,竟然派兵占了朔方和恒安………”
这下子,刚刚还在看热闹的群臣也站不住了。
看突利挨骂,那是喜闻乐见,但是打到自己身上,那还了得?
所以,立刻就有耍嘴皮子的言官跳出来与之辩论,还有些武将也跟着撸袖子挽腿,虎视眈眈,一副准备斗殴的模样。
于是,好好的一场元日大典,被这个突厥使臣弄得乌烟瘴气。
到了最后,皇帝气的拂袖而去,连一向作为保留节目的御宴,也随之取消!
一个个的,爱上哪吃,上哪吃去吧!
皇帝气走了,皇宫又不管饭,些个大臣愣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
得,咱也走吧,回家过年!
随着大臣的离开,原本拥挤的大殿,很快就变得冷清起来。
期间,那个大闹元日大典使者一直抱着胳膊站在殿中间,看着周围一个个匆匆离去的大唐君臣,看着他们瞧自己又恨又怕的模样,嘴角不禁浮出一丝讥讽。
果然!这唐朝,早就被他们打怕了!
就算现在自己实力有所减弱,他们也不敢有什么想法,既然这样,等开春后,自不用顾及他们,该怎么收拾那些小弟,就怎么收拾!
想到这一点,突厥使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猖狂的笑声回荡在空旷的宫殿中,显得格外刺耳!
不过,他却不知:在他眼中,好欺负的如同一条四脚蛇的大唐,实际上早就暗地里进化成一只巨蛟。
两只不含任何感情的眼睛,正在冷冷的看着他们,准备随时张开布满獠牙的大嘴,将他们一口吞下,作为自己化龙的最后一点营养。

e79ku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大唐騰飛之路 青島可樂-1233 塵埃落分享-qch66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这次算不得成功的晚宴,是今年萧寒与柴绍程咬金的最后一次相聚。
是夜,萧寒大醉而眠!
等他醒来后,吕管家却来告知,两人都已早早离开。
萧寒不好怪两人不告而别。
因为程咬金负有公事,手下又是尽人瞩目的玄甲军,能忙里偷闲,来自己这混上一天已属不易。
至于柴绍,自己更是清楚:他要不是担心那些魑魅魍魉对自己会有不利,这时早也该回转京师,如今等到皇帝派老程前来肃清一切,这才洒脱离去,也符合他的性子。
来到侧院,看着空空荡荡的客舍,萧寒心里难免也是一阵空空落落。
曾经最不以为然的离别之愁,这两年却越发的在心头萦绕。
或许,这也是一种别样的成长吧。
在接下来的时日,扬州似乎就平常了许多。
大军在城外像筛沙子一样一遍一遍的筛过,不仅那些逃跑的贼人完蛋大吉,就连那些窝藏的大族地主,也跟着遭了殃。
这样一来,有些在朝中有些关系的,觉得自己吃了亏,气不过,就请托了人,去皇帝面前参程咬金一个牵连无辜的罪名。
可惜这等奏章,却是连三省都过不去,直接就被房玄龄给压了下来。
籃球小子的成神之路 張一針
作为半个宰相的尚书左仆射,房玄龄对李世民的心思,从来都把握的极为精准!
他很清楚,皇帝这时本就因为萧寒的这次受伤而大动肝火!
要是再看了那些表面上满口仁义道德,内里却是狼狈奸鼠的奏章,天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闹大起来,对于接下来的秘密西征之事,总是有些影响的。
“哎,虽说这时候整肃地方,不见得是件恰当之事!但这扬州之地,做的也确实太过了!”
随手把一份状告程咬金侵吞其在扬州祖地家产的折子扔进废物筐,房玄龄对着前来溜达的尚书右仆射杜如晦苦笑说道。
杜如晦闻言站住脚,抚着郃下几缕短须,圆圆胖胖的脸上似乎永远都是那副和蔼的笑容,不过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却没让人感觉到半分的温暖:
“房兄所言甚是!我本也是想着先敌外患,再图内治!可恨那些人竟然胆大妄为到这种地步!勾结倭人,杀害官兵,攻城破寨,害得一地百姓流连失所,更别说还企图掳掠我朝公候!这是天大的罪事!
如今,程公辖大军入境,清查算计,正好用铁血手段让这些人收敛收敛!在接下来我们对外用兵的时候,他们估计再不敢生出事端!”
“呵呵,杜公所想,正合我意!”
氣運攻略[穿書] 李嘟嘟
房玄龄闻言抚掌大笑,等笑过之后,又从公案一旁的抽屉内,取出一张信件递给杜如晦,询问道:“这是萧侯发来关于此次扬州事端的详细解说,我看过后,觉得这扬州长吏崔敬之与县令杨文章办事得体,处置果断,倒可以用一下,不知杜公如何?”
杜如晦伸手接过信,却也不翻开来看,因为他手里也有这么一封信!再听房玄龄这样说,不紧欣然一笑道:“扬州适逢乱象初平,接下来还有诸多问题,需要一得力刺史操持这些事务!
既然萧侯推介,房兄也甚为认可,不如就由你我一起,举荐他们为扬州刺史及长吏,也好应对扬州剩下的诸多事宜?”
“善!”房玄龄闻言微笑点头,然后又想起什么一般,眉头一皱道:“不过这原扬州刺史?”
杜如晦脸上表情不变,语气却渐渐冷了下来,他冷哼了一声道:“身为一州刺史,本就有节制地方军务的职责,他在位那么久,兵响粮响从无短缺,军卒军力却羸弱到被一群流寇轻易击垮。
就连他自己都险些做了俘虏,丢尽了国朝的脸面!还待在扬州作甚!依我之见,让他去交州任刺史,多历练几年再说吧!”
籃球之微笑 九命狂貓
“也好,那就如此决定好了!”房玄龄等杜如晦说完,抚须点头。
自此,一任刺史大吏,就在这房谋杜断中定下了日后的悲催史。
这些,都是九重宫阙之上发生的事情,自是不得他人所共知。
等原扬州刺史刚被解了围,兴冲冲的骑上马,赶回扬州,还不等上得公堂,就迎来赶去交州赴任的行文,不觉也是傻了。。
交州,大唐极南之地!至今也未曾开发完成,到处都是山林湖泊,蛟龙瘴气四处横行,还有不服教化的土著居民,这哪里是去赴任,分明就是流放发配嘛!
不过,这是朝廷中枢下的命令,他哪敢违背?
恼怒了半天,也不知把发布命令的吏部郎骂了多少遍,到了最后,却还是乖乖收拾行李,借南去的商船赴任去了。
有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在原扬州刺史黯然南去的时候,崔敬之与杨文章家中却张灯结彩,老仆妇人等人欢天喜地的洒扫庭院,准备庆贺自家老爷高升之喜。
玄天九界 樂雲天
从京城下来的任命圣旨已经送到了家中。
崔敬之官升一级,从长吏,正式扶正为刺史,从此也算挤入了一方大员的行列!
至于杨文章,此前就连家中老妻都以为他这一辈子也就是个小小的县令了。
可谁知临到老了,反而否极泰来,竟然连升数级,成为了一地长史,喜得老妻一听说这个消息,就跑去了祠堂,对着列祖列宗的排位连连跪拜,感谢祖宗的保佑。
可是,出现这等幸事,真是那些埋到地里不知多久的祖宗发力?不见得吧?
日耀風雲
起码,作为当事人的崔敬之和杨文章,此时心里就跟明镜似的!
伴随着圣旨前来,他们也向那宣旨的天使询问清楚了此事过往,等得知自己的升迁,是因为朝中左右宰相的合力举荐所致,他们心中就已经明白了五六分。
后来,又经过本地驿呈的口,得知确有两封发去房玄龄和杜如晦的信件,傻子也清楚发生了什么!
也是,他们两人久在地方,与那两位宰相素未谋面,就连拜会都不曾有过,人家凭什么要单着干系举荐他们?还不是因为城中居住的那座大佛?
是以,两人在欢喜之余,对萧寒亦是打心底里感激。

u5we5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1227 實驗看書-44xq2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轰……!”
戰國第一紈絝
扬州城南的一处无人山沟,一声炸雷突兀的在其中响起,震得大地都似乎跟着跳了一下。
狂妃·狠彪悍
随后,树立在山沟边上不知多少年的一棵大榆树,便如同摧金山,倒玉柱般的轰然倒地!
“砰……”
这棵足有一人环抱粗细的大树重重的砸在地上,刹那间,烟尘四起!
在滚滚烟尘中,一只松鼠从树洞中爬出,呆愣愣站在倒塌的树干上,背后,它准备储存过冬的各类干果洒落一地……
没有人同情这只遭受了无妄之灾的松鼠。
因为程咬金他们的眼神,都死死的定在了狗子手中,那截还在冒着丝丝青烟的铁管上。
“你刚刚说,那种大的,威力有它百倍?”
艰涩的咽了一口口水,程咬金的大眼珠子都险些从眼眶中蹦出来!
面前就这么一个小东西,就能一击轰碎一颗巨树,那一路上被狗子倍为推崇的大家伙,又该有多大的威力?
“咳咳,差不多吧……”萧寒一瘸一拐的走到狗子身边,只是回答程咬金的语气透着些心虚。
其实他也没料到,这一下能把这棵大树给直接轰倒。早知道这样,就不使小东偷偷往树下扔那两个药包了……
不过,程咬金和柴绍他们这时早就震惊的无以复加,哪里能注意到萧寒的不对劲?
等程咬金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立刻一拍大腿,忙不迭的跑到狗子旁边急道:“那个驴子,哦不,狗子!把这东西给俺试试!”
“啊……”
半跪在地上,装终结者的狗子险些被程咬金的称呼给噎死!
翻了个白眼,满心不愉的回头看看萧寒,见他点头,狗子这才不情愿的把铁管交给程咬金,顺道教教他怎么该怎么发射。
“行了行了!俺知道了!快快快,俺要试试!”程咬金这时就跟刚得了玩具的孩子,那还耐得住性子?只听了几句,就忍不住要自己动手。
“好,我去拿弹药。”狗子见状无奈,只得悻悻的走到远处,打开放在哪里的一个木盒,准备替程咬金取弹药。
而萧寒看到程咬金上下摆弄铁管的模样,眼珠一转,突然开口对狗子喊道:“那个,给他装铁砂弹,别装***!”
“嗯?为什么俺的不一样?”
危險遊戲:大嫂,你真甜
话说,程咬金虽然在摆弄铁管,但是耳朵却也没闲着,现在听萧寒给他用的东西似乎与刚刚不一样,立刻停了动作,不悦的回头质问。
萧寒瞪了他一眼,说道:“刚刚的你不是已经看过了么?这次给你换个不一样的,不是才能看出区别来?”
“哦?是么?”程咬金眯了眯眼睛,还是有些不信!但是看到狗子已经捧了东西屁颠屁颠过来,也只得悻悻作罢。
“哼哼,就知道糊弄俺!”
狗子跑过来,正巧听到了程咬金的牢骚,不过他也不敢说什么,只得熟练的把弹药装填完毕,又把引火装置弄好,这才松了口气。
“将军记得一定要抱紧!这东西劲很大,准备好了,就拉这根绳子!”
把引绳牵到程咬金的手上,狗子最后还不忘再多嘱咐两句,生怕这家伙再把自己炸着?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瞄准哪里?”
我的女友來自扶桑
程咬金见新玩具可以玩了,兴奋的大脸通红,抱起铁管就开始往四下照量!
不想, 他这一照亮,却吓得萧寒怪叫着扑到在地上,顺便还不忘在柴绍腿弯子上踹一脚,让他也跟着趴下。
奪情總裁:豪門老公不及格
至于看热闹的小东,这家伙早就见势不好,窜到了一个小小的土丘后面,只留半拉屁股留在外面……
軍寵之笑笑生威
“别对着人!别对着人!”
狗子也没想到程咬金会抱着火器团团转,当即吓得寒毛都炸了起来,声音都跟着变了调!
这要是程咬金一手残,他们可就成为历史上第一批因为火器走火,而含恨离世的倒霉蛋了!
抱着铁管的程咬金看到众人的反应,惊讶了一下,随即就被逗的哈哈大笑!
他也不管萧寒他们投来的愤怒眼神,洋洋得意的一拍铁管,笑道:“哈哈哈哈,放心!俺怎么也不能拿你们当靶子!”
说罢,他左右打量一番,找到了一棵还没有落叶的刺榆,按照狗子教的法子对准了它,然后二话不说,直接一把将绳子薅了下来!
“轰……”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无数铁砂似铁雨般从程咬金怀中倾泻而出!将他面前的一切都笼罩在了其中!
这下与上次只打一棵树不同,不光那棵倒霉的榆树被打的簌簌作响,连带着周围的土地,山石,灌木,都跟遭了劫一般,腾起一大片烟尘!
“咳咳,咳咳!这玩意,劲还挺大?!”
程咬金灰头土脸的 提着管子从烟尘中走出,刚刚咳嗽着抱怨了两声,眼睛却瞟到了前面,然后这一双牛眼,瞬间就直了!
原来,在他的面前,原本好好的树木,土地,灌木,这时候就跟被虫蛀了一样,到处都是细小的窟窿,一眼看过去,场面说不出的瘆人!
刚刚,那棵大树倒塌的场面,或许就够震撼人心的。
但再怎么说,那也只是一棵树而已!哪有如今这般,放眼望去,满目疮痍来的更让人心悸?
踉跄的往前走了几步,程咬金脚下不小心踩到了一块山石。
豪門擒愛:總裁莫貪歡 夏末薔薇
可这原本坚硬的山石,此刻竟然如一块豆腐一样,被他一脚踩的粉碎。
程咬金下意识低头看去,却发现连这石头,也被打出了无数窟窿眼。
“我滴乖乖,这要打人身上……”
程咬金看的目瞪口呆!嘴角抽搐着刚要回头招呼萧寒他们一起看,却不料背后一只脚已经狠狠踢了过来,正踢中他的屁股!
“啊……”
惨叫声陡然响起,不过好像有些意外,这惨叫不是程咬金发出来的,反倒是踹人的萧寒发出的……
原来,他刚刚被程咬金气的半死,从地上爬起来,想都不想,冲过来就是一脚!
最強逆襲
可那想一脚下去,程咬金刚好反应过来,下意识拿手中铁管一挡……
于是,萧寒这一脚,就重重的砸到了那根质量上佳的铁管上,疼的他当即惨叫一声,眼泪汪汪……
“姓程的,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