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3pm火熱都市小說 頭狼-3969 真不好意思。分享-mvlbh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这个世界很有趣。
活着的人每天都在思索“如果”,而逝去的人一直都在承担“被如果”的角色。
前往贺来和洪震天办酒席的路上,我跟杨晖莫名其妙的谈起了郭海,就是曾经羊城叱咤风云的天娱集团龙头。
杨晖说,如果郭海没有过世,也许我们现在不至于举步艰难,因为甭管是上头的哪个势力想要打压,都肯定会率先把目标盯在他们这头庞然大物身上。
而我则轻描淡写的回应,如果不是天娱集团的轰然倒塌,也不可能成就今天的头狼雄起。
头狼是不是真的雄起,我们这些局内人一个个都心知肚明。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五年前,不论是羊城或者鹏城,哪怕是我们势力最为不集中的莞城、梅州,都一定知道“头狼”到底是个啥玩意儿,可放在今时今日,但凡想干点成规模的买卖,不把我们这座山头拜明白,恐怕没那么容易开张。
大多数人眼中,这或许是恶名,可在江湖人的眼中,这特么就是威严。
冥婚鬼嫁:養個老公是鬼帝 暮色遲城
重生之獨寵商業女王
就拿眼前的事情来说,作为雄踞鹏城多年的贺家和财力雄厚的辉煌公司,他们何去何从,需要跟我们交代么?完全没那个必要,可为啥一个劲的在邀请,不就是实力在说话么?
车子即将驶近酒店,隔老远就看到整个酒店的前楼几乎被一堆堆迎风“猎猎”作响的条幅铺满,上面不是写着“恭贺贺少新婚大喜”就是标注“预祝贺总大展宏图”,我的嘴角愈发上翘起来。
想到他俩之间的争斗已经白热化,但没料到居然如此的激烈。
同样,他们斗的越猛,我们这些局外人的机会也就越多。
把车子停好,魏伟扭头看向我问:“哥,咱们先上哪家?”
“王老板,是来祝贺我们洪总就职的么?”
“王总王总,我们贺少早已经等候多时!”
没等我回应,两个青年小跑着奔到我们车跟前迎宾,响亮的嗓音几乎同时间泛起。
致在天堂的父親
这俩小伙,一个黑色西装精神抖擞,另外一个身着崭新的白衬衫,满脸写着热情饱满。
喊叫的同时,两人就跟斗鸡似的对上了眼。
黑西装的小伙梗起脖颈骂咧:“你特么看啥,王老板肯定是来给我们洪总捧场的!我们洪总昨天亲自去送的请帖。”
“放尼玛批,王总是我们贺少的挚交密友,你给我上一边子去!”白衬衫的小伙不乐意的怼了一句。
“曹尼玛得,你推我是不是,弟兄们,赶紧来来,贺家的狗篮子有人闹事!”
梵天寶卷(舞陽系列)
傲世逆修
“麻痹的,唾沫星子喷我脸上了,知不知道!兄弟们,辉煌公司给咱找茬,干他丫得!”
相傾以墨 心染
我们都没来得及下车,两个迎宾小伙直接推搡起来,紧跟着酒店里又蹿出来好些“黑西装”和“白衬衫”。
这帮人没有太多语言交流,就跟磁铁似的,一个接一个的扭打起来。
他们两伙人刚一动开手,不远处马上响起嘹亮的警笛声。
域外天魔
可是巡逻车还未出现,两伙人又跟商量好似的呼呼啦啦的逃进酒店里面,速度快到令人咋舌,一切都好像如梦似幻一般。
两帮人应该都是提到提到过示意的,打归打,但是谁也没拿家伙什,基本就是拳脚对抗。
“我靠,贺家和辉煌公司这局面有点烈啊!”魏伟目瞪口呆的转动脑袋,抻脖吆喝憨笑:“我咋突然觉得咱们好像变成了香饽饽呢。”
“不是觉得,是事实!”杨晖绷着脸道:“从羊城到鹏城,中间有莞城、有梅州,咱们不敢说是最强最大的,但绝对是最为密集的,要产业咱们酒店、海贸、投资个顶个的存在,要特么实力,朗哥振臂一呼,枯家窑随时随地到位数十亡命徒,山城动辄三五个太阳,更不用说波姐背后的家族力量、皇上哥干爹的资质产业,上京的连城、本地的叶家,纨绔中的翘楚姚军旗,疯子哥的老丈人,说句不夸张的,真要干起来,光是白帝哥、地藏哥、洪莲姐、天龙哥,就足够他们任何一伙喝一喝,要知道,咱们打人屁事没有,上有第九处、天弃、下有赵海洋、秦正中,可他们要是敢碰咱一指头,咱能给他们讹的裤衩子都送到典当行。”
“有点飘昂兄弟,我是不是还得告诉你,我堂哥是王者商会的股肱之臣,你胖哥的拜把子兄弟是天门的后起之秀。”听到杨晖的话,我禁不住咧嘴坏笑:“啥叫真正的牛逼,就是咱们不吭声,所有人都得围着你转圈,说实话,咱们确实好起来了,可好的过程中,咱们也损失了太多太多。”
“突然有点想七哥。”
“我听大龙说,他有个结拜兄弟叫陈傲..”
小哥俩对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
他们说话的过程中,酒店里呼呼啦啦的走出了一大拨人。
我定睛一看,走在最前头的两位赫然是今天的主角贺来和洪震天,而他们的身边都有不少亲友围簇左右。
亂入韓娛 言荒
见他们越走越近,我舔舐嘴皮出声:“下车吧,待会魏伟去贺来那儿,小晖到洪震天那里。”
“你呢哥?”
“朗哥,你去谁家!”
哥俩异口同声的发问。
“我哪也不去,你们嫂子想逛街,我陪她到附近的步行街上溜达溜达。”我微微一笑,直接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面子也罢、里子也好,该装的必须装,可不能要的,哪怕人送到嘴边也不能要,我能坐在车里看他们两家为了争取我干仗,绝不能等着两方的首脑亲自跑来给我开门,事实上头狼家确实比他们都要强,但说到底我们是平辈,摆出来老资格的架势,顶多痛快一时,可很可能失意一世。
“朗哥,你这来的稍微有点晚啊!”
“王总啊,我还等着你帮我致辞呢。”
见到我出面,贺来和洪震天同时笑眯眯的出声。
“真不好意思啊贺少、洪总,家里一大堆糟心事不说,我自己身体也不争气,这不,刚刚打完点滴。”我满脸愧疚的伸出胳膊,指了指手背道:“你们都是我们头狼家的好朋友,待会我一家一杯酒聊表心意,但是这会儿我真有点事儿,媳妇闹腾好几天想要买个包,咱是老爷们,说话得算数是吧,晚一点,我挨个给你们敬酒去,现在谁也别拉着我昂,不然我真急眼,小晖、小伟,还不赶紧给两个哥哥随礼去…”

kr1go精品言情小說 頭狼 txt-3963 交換熱推-43415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听到林昆的暗示,我干咳两声道:“师父,您是指老熊的事情么?”
“老熊什么事?谁是老熊?没事少跟我扯马篮子昂,老子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林昆立即不耐烦训斥:“还有事没事,我这边忙着呢。”
我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嘴:“在鹏城?”
“鹏什么城,我在羊城呢,就这样吧!”林昆貌似敷衍的念叨一句,直接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我双手揉搓几下脸颊,颇为头疼的叹了口大气。
失憶情人
师父虽没明说什么,但一句“他在羊城”已经足够表露态度,对于帮助老熊逃离这件事情,他指定是不能同意的,甚至于他也不想让我过分介入,不然刚刚说话的口吻不会如此小心翼翼。
背靠车座,我愤愤的咒骂:“这老王八蛋属实给我找了个大麻烦。”
穿越之山村美鋤娘 之秋
異界獸帝
“要我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给他祭天得了。”车勇透过后视镜瞄了我一眼,压低声音道:“你可以假装答应他,完事约个地方碰头,安排几个拿钱办事的亡命徒,旁人要是不放心,我就亲自操刀,反正你回头记得加钱就OK。”
“老熊混了半辈子的人情世故,这辈子阴死的魂估计都比我见过的人还多,这种伎俩套路不到他的。”我摆摆手道:“他敢找我帮忙,就说明肯定做足了准备,可能你刀子都还没扎进去,他安排的后手就得响。”
车勇拧着眉头筹码:“这特么的,老东西忒不是个人了吧,你说大家没仇没怨,他自己活不起就算了,因为点啥还非得拉几个垫背的。”
“嘿,正常。”我挺理解的苦笑:“就跟这人快要溺水身亡一样,你会管自己抓着的救命稻草到底是啥品种不?”
车勇眨巴眼睛看向我:“那接下来你准备咋办?”
“抓老熊的软肋!”我横着脸道:“只要知道他在意什么,咱就可以拿什么交换,得了,先去见见李响,同位一殿之臣,李响不可能跟老熊没有半点瓜葛,或许他了解的就是我需要的。”

四十多分钟后,福田区一家装修很有格调的欧式咖啡厅里,我慢条斯理的搅动面前的咖啡杯,一边托着下巴透过落地窗眺望车水马龙的街道,一边享受着阳光斜照在脸上的短暂安逸。
李响住在对面一片名为“典藏人家”的小区里,这会儿距离晌午十二点还有十几分钟,没意外的话,他应该正在下班的路上。
车勇坐在另外一张桌旁,百无聊赖的啃着店里免费提供的冰淇淋,含糊不清的嘟囔:“这家伙到底还来不来啊,麻痹的,都给我等困了,要不你再打电话催他一下子呗。”
“来是绝对来,不过估计得多少摆摆谱。”我笑呵呵的翻动着手机屏幕,浏览本地论坛最近一段时间的新闻,不过比较遗憾的是并没有看到任何关于我们和辉煌公司的报道,我想这方面的内容,可能应该被某些相关部门给屏蔽掉了。
“嗡嗡嗡..”
正闲扯的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猛然震动,掏出来看到是居然是蛋蛋的号码,我马上接了起来:“什么事兄弟?”
因为“张星宇的葬礼”,长期生活在阿城的蛋蛋、谢天龙和天道齐齐回归,只不过我这段时间得装出很悲伤的样子,所以并没有跟他们太过接触,昨天的答谢宴也只是简单的沟通了几句,所以此刻看到蛋蛋的电话,我心里多少有点内疚。
“忙着不哥?”蛋蛋轻声道:“忙的话,我晚点再找你,不忙咱就聊几句。”
重生之認賊作
我微笑道:“眼下有点小事儿需要解决,你怎么了直说。”
時生 東野圭吾
近两年多的海外生活,把蛋蛋成功的锤炼成一名极其出色的商人,不论是说话口吻还是应变能力都无懈可击。
蛋蛋发出一声憨笑:“其实也没啥事,这趟回来一直都没来得及跟你好好亲近,连续被小伟、杨晖他们拉着出去喝了好几天,想着走之前陪你吃顿饭,不光是我的意思昂,龙哥和天道哥也全是这么想的,主要是龙哥。”
都市妖聖 小迷塗神
我利索的答应下来:“行啊,晚上吧,你们张罗地方,我直接带嘴过去,你哥这个人就烦被人问去哪吃、吃什么,你们多受累吧。”
“妥妥滴。”蛋蛋高高兴兴的接茬。
有时候哥们相处就是这么简单,你让对方觉得自己有价值,可能比你给一笔钱还要舒坦。
老早以前,齐叔还活着的时候曾经说过,跟兄弟交往是一门艺术,只要运用的合情合理,就可以事半功倍。
当然,我这点小伎俩肯定跟艺术俩字不挂钩,要真论起来跟人打交道,我所认识的人里面恐怕就属连城最有段位,他身上自带着一股子不论何时何地都很容易让人产生信赖和好感的魅力。
“踏踏踏..”
挂断刚挂断,我就看到李响踩着皮鞋径直朝我走了过来。
对视一眼后,李响很绅士的朝我伸出手掌:“久等了,近期公务繁忙。”
“响哥日理万机,能抽空赴约,已经是我的荣幸。”我立即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站起身子。
等他坐下来之后,我俩有的没的开启胡扯模式,谁都没有再提及李凡和之前发生的任何不愉快,对我们这号人而言,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根本争论不出对错的过往上,还不如争分夺秒的多了解对方一点更有价值。
看火候差不多了,我轻声切入主题:“响哥,你和羊城的老熊熟悉么?”
“熟悉,相当的熟悉。”另我没想到的是李响居然没有半点遮掩,很爽快道:“来鹏城述职之前,我曾在羊城修整了大概一个多月,那期间老熊始终作陪,去年我这边有几个重要的港商投资,也是老熊帮我把的关,我俩应该能算得上忘年交,不过可惜,他最近好像出事了,朗哥应该知道吧?”
瞅他满脸诚挚的模样,我禁不住在心底暗骂一句狡猾,不过脸上却始终挂着笑容点头:“知道,今天约响哥,说白了也是因为这事儿,实不相瞒,老熊找到我了,想让我帮他出境。”
原本我是琢磨着如何隐晦一点暗示李响给我提供一些关于老熊的秘辛,可看他这架势完全没打算藏着捂着,我也索性挑明话头:“响哥你也了解我,要说跟人干架、抢资源我擅长,可搞偷渡,我是真心没什么门道,鹏城是响哥的鹏城,要不..你受累忙活忙活?”
我的潜台词就是告诉他,我不乐意管老熊,可他总纠缠,如果李响能帮我最好,帮不到我的话,我就得琢磨着把他一道拉下水。
“我啊?”李响摸了摸鼻头,叹口气道:“实不相瞒兄弟,我也是爱莫能助,风声太紧不说,关键我根本没这方面的渠道。”
他说罢这句话以后,我俩同时陷入沉默之中。
我低头“滋溜滋溜”抿了几口咖啡后,岔开话头:“响哥,李凡前段时间管我借了一笔钱,我没问他具体干什么用,因为在我看过,他就算手握金山也肯定无法与你抗衡,我这人嘴笨心实在,想表达的更简单,往后李凡找我借钱,我肯定还会借,但在借了之后一定会马上告诉你。”
李响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陡然闪过一抹精芒,停顿几秒钟后,他抬起脑袋,清了清嗓子道:“我在羊城住的那段时间,老熊曾介绍他一个生活秘书跟我认识,小秘书岁数不大很会来事,不过听说跟了他一年左右就辞职了,好像是回去生孩子,无巧不巧的是我一个朋友正好和那个小秘书住在同一座小区,朗哥如果想了解老熊生活上的问题,我觉得找那个小秘书应该最合适不过,毕竟她曾经照顾老熊的一日三餐,呵呵..你没听错,就是一日三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