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j2o2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獵魔烹飪手冊-第七十六章 傳承!鑒賞-hozky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在阳光下,断裂的刀刃飞舞而起,绽放着异样的寒芒。
戴着面罩,全身包裹在黑色劲服中的袭击者双眼圆睁。
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蓄势已久的必杀一击竟然会毫无用处。
明明一刀已经砍在了对方的身上。
但是,对方却毫发无损。
怎么这么硬?
袭击者心底电光火石般的转动着,手里却是极为迅速。
嗖!
握在手中剩下的半截刀刃脱手而出,直刺杰森的左眼。
然后,整个人如同一只灵活的狸猫,急速后退。
铛!
又是一声脆响。
正在翻着跟头后退的袭击者心底一颤。
难道连眼睛……
不可控制的,这位袭击者就抬头看去。
然后,他刚刚就圆睁的双眼,瞪得更大了。
他看到了这一生都难以忘记的一幕。
刀刃被咬住了。
杰森用牙齿咬住了刀刃。
接着——
嘎嘣!
钢铁铸造的刀刃就这么粉碎了。
騎士的愉悅征途 空痕鬼徹
袭击者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他见识过某些身手敏捷,且艺高人胆大的格斗家,能够用牙齿接住刀刃、箭矢之类的,但是,那就只是接住而已!
怎么能够用牙齿把千锤百炼的钢铁咬碎?
三观都仿佛受到冲击的袭击者,不可抑制的一愣。
而就是这一愣,让对方彻底的失去了生存的机会。
咚、咚咚!
宛如战鼓般的心跳声中。
杰森宛如一辆开足马力的战车冲到了袭击者的面前。
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
就这么径直撞在了袭击者的身上。
砰!
在就接触的刹那,杰森身形一矮一侧,肩头向前,对准了对方的身躯,然后,猛地用力。
噗!
顿时,对方就如同是被奔跑的犀牛挑起的布娃娃般,飞上了半空。
而与杰森肩头碰撞的身躯,更是出现了肉眼可见的凹陷。
随后,就是一口夹杂着内脏的鲜血喷出。
当对方再次摔落地面后,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而杰森根本没有去看地面上的尸体一眼,转身一把拉起他的委托人就躲向了一旁建筑的拐角。
惠丽晶的速度则是更快一分。
在袭击者出现后,惠丽晶曾在战场上,生死之间磨砺出的直觉,让她拽着虎千代就提前一步进行了隐蔽。
砰!
砰砰砰!
就在众人完成隐蔽的刹那,子弹飞射而至,击打在地面上,火星四溅,跳弹乱飞。
结实的水泥钢筋建筑,很好的承担着掩体的作用。
上杉靠在墙壁上,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
人到中年的上杉虽然也算是经历了普通人看起来的大风大浪,但是眼前的局面却是他从未有过的经历,依靠着长年累月的习惯和自身性格中的坚韧,上杉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祖宅内有安全屋,这里出现了枪声,警察很快就能够赶到。”
上杉言语清晰的说道。
杰森却摇了摇头。
“他们既然敢开枪。”
“自然是有着他们的把握。”
“提前布局的袭击者,不可能连这点都想不到。”
杰森说道。
顿时,上杉脸色一变。
他想到了一个极为糟糕的结果。
收买!
足够的金钱,可以让人将自己的灵魂都贩卖给魔鬼。
这句话用在岛内的警察身上实在是在合适不过了。
我的薪水,不足以让我去承担这样的风险——这是岛内不少警察的共识。
当然,也不缺少凉介、浦岛这样的热血警察。
“上杉家还有一支自己的警卫队,为的就是应付这样的局面,不过,警卫队大部分都在公司、酒厂内,这里仅有几人,他们赶来也许需要一定的时间。”
明白了眼前的局势后,上杉完全的冷静下来,他告知了杰森自家的一张底牌。
这支警卫队同样是家族中人担任的。
可靠且装备先进。
每年都会进行三次实弹演练和各种搏杀训练。
是上杉家安全最大的保证。
“所以,我希望杰森阁下能够帮我拖延时间到,他们到来为止。”
“我会给予您相应的酬劳。”
“拜托了。”
告知杰森底牌后,上杉说着就再次‘猛虎落地式’。
上杉很清楚,这个时候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任何的东西都不如活着重要。
只有活着才有可能。
而且,这不单单是他的生命,还有他的妻子和女儿的。
而眼前,杰森就是唯一的救星。
刚刚的一幕虽然发生在一瞬间,但是上杉已经看到了杰森的刀枪不入和力大无穷。
拥有着这样的帮手,就算是遇到一队全副武装的暴徒,也是有希望的吧?
杰森看着上杉。
目光中带着审视。
对方真的不是‘棋子’吗?
实在是刚刚的袭击者出现的太过巧合了。
仿佛是事先知道他们要经过一般,埋伏在那准备袭击惠丽晶。
原本对上杉的怀疑降低了些许的杰森,在这个时候,又一次的拔高了。
只是他没有马上动手。
當春乃發生
同样的,也没有理会对方。
他看向了另外一侧。
几个身穿类似安保黑西装的年轻人出现了,他们手中拿着枪械,步伐紧密,身形快速的穿插在建筑中,手中的枪械时不时的就会抬起,扣动扳机。
砰!砰!
零星的枪声,打断了之前密集的枪声。
甚至是让之前密集的枪声一滞。
袭击者被打了个猝不及防。
但马上的,密集的枪声再次出现。
凶猛的火力,直接开始了覆盖。
杰森看得出这些年轻人都是久经训练的。
但是人数太少了。
而且,武器也只是普通的手枪。
多付一般的蟊贼自然是绰绰有余,但是对付这种全副武装的暴徒,却是不够看。
除去一开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外,之后的战斗几乎是一面倒的。
冲出来的年轻人纷纷倒在了血泊中。
傾國為媒 綺年錦上
哪怕是占据了制高点的两个年轻人也不例外。
轰!轰!
两枚火箭弹,让进行狙击的年轻人被火海吞噬。
跪在那的上杉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眼泪克制不住的流出来。
这些死去的年轻人,他都认识。
或者,完全可以说是熟悉。
因为,每一个他都是当做晚辈看待的。
而这些年轻人也都称呼他为叔叔或者伯伯。
从来没有所谓的家主一说。
在上杉家,大家都是一家人。
此刻,家人被杀害,令上杉热血冲头了。
一直告诉自己要冷静。
一直告诉自己要审时度势。
这些纷纷都不翼而飞,上杉猛地捏紧了拳头,他转身就要向着身后跑去。
在祖宅,有一个小型的武器库。
那里有他需要的武器。
他要和这些混蛋拼命。
但,有人比他更快。
几个手拿菜刀的老人出现了,他们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帮暴徒的身后,这些之前还在晒着太阳的老人,迈着与年纪完全不相符的灵巧步伐,闪转腾挪的冲入了暴徒之中,手中的厨刀宛如真正的刀剑,一一掠过了暴徒的脖颈。
猩红绽放。
血液喷散。
一道道身影快速闪过。
这样矫健的身手,根本看不出一点衰落。
“这?”
上杉愣住了。
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要知道,眼前的一幕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
那个身形壮硕,在人群中横冲直撞的老人,他认得,是柿崎,他称呼为叔叔,平时佝偻着身躯,完全看不出如此壮硕。
而身影如同鬼魅,手中厨刀连连收割姓名的老人,他也认得,是甘粕,他也称呼为叔叔,平日里是一个嘻嘻哈哈的老人。
在两个老人的身边,另外一个老人从不主动出击,但每一次出击,都会拦截最为致命的袭击,那是宇佐美叔叔,在上杉的眼中,这个老人平日里除去不苟言笑外,就是一个平常老人。
可眼下,怎么也平常不起来了。
但最让上杉意外的是直江伯父。
这位伯父是在他父亲时期就曾经管理公司的老人。
在他掌管公司前期更是给与了许许多多的指点。
可是现在,这位老人就站在一种暴徒前,单单是气势,就压得这些暴徒喘不上气来。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上杉喃喃自语着。
杰森的目光则是牢牢锁定着这四个老人。
准确点说,他刚刚的注意力就都在这四个老人身上。
当然了,上杉的喃喃自语,他也听到了。
“上杉都不知道自己家族里隐藏着四个这样的人物吗?”
杰森一皱眉。
但更让杰森皱眉的是,一队暴徒突然从上杉家的另外一侧杀了出来。
这一队暴徒,应该是后援。
是为了以防万一存在的。
现在出现了意外,这队暴徒马上开始了增援。
全自动的武器。
配备着重火力。
宛如是倾斜一般,就要将四个老人笼罩进去。
事实上,不单单是四个老人。
惠丽晶、虎千代所在的位置,也在这火箭弹笼罩的范围。
“快跑!”
惠丽晶拉起虎千代就跑。
但是,火箭弹的速度太快了。
而且,恰巧的有一枚,好巧不巧的向着两人射来。
杰森动了。
其他人或许无所谓。
但是,自己的助手,他可不会见死不救。
没有什么花哨。
更没有什么技巧。
杰森将身后的背包扔给了惠丽晶后,对着飞射而来的火箭弹就是一个直拳。
轰!
拳头与火箭弹碰撞。
火焰瞬间夹裹了杰森。
灼热的气浪中满是压迫的冲击力,但是杰森的呼吸却是毫无滞涩,身躯更是连动都没动,就承受了这样的爆炸、冲击力。
与他设想的区别不大。
当他的身躯防御从普通,到刀刃、到子弹、到炸药,到战车、再到了此刻的战机级别时,已经完全可以无视普通的火箭弹之类。
当然了,这只是他自己。
并不包括他的衣服。
神秘夜晚:隱身相公不見面
爆炸的气流中,他身上的衣服早已化为了飞灰。
四散飞射时,有点凉意。
毫不犹豫的,没有任何奇特爱好的杰森就用【查尔斯燃烧术.火焰变化】暂时遮蔽着自己的尴尬。
呼!
熊熊烈焰从他的双手中冒出,瞬间就包裹了他的全身。
灼热的火焰熊熊燃烧着,但是杰森却只是感觉温热。
杰森很少使用【查尔斯燃烧术.火焰变化】,大部分的时候,只是直接使用【查尔斯燃烧术】而已。
这是杰森的习惯。
他总是习惯性的存留一两张底牌。
因为,谁也无法保证,这会不会是救命的稻草。
但是,这个时候的暴露却是毫无办法。
可这让杰森看向那些暴徒的目光变得凶狠起来。
即使是没有办法,但是错的也不是他,是眼前的这些混蛋!
呼!
随着杰森心意的变化,覆盖在杰森身上的火焰直接窜起老高,那本就带着一丝狰狞的烈焰面容,这个时候更是宛如恶鬼般可怕。
这可不单单是面容上的可怕。
也不单单是气息上的。
而是,完全存在于现实基础上的。
要知道,杰森刚刚才硬抗了火箭弹。
有了这个基础后,那些暴徒看着此刻状态的杰森,一个个心底开始发颤了。
“妖魔!”
不知道是谁,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前妻乖乖別跑
这也是此刻所有人的心声。
接着——
就是退怯。
这些暴徒,原本就是战场的鬣狗、秃鹫。
他们因为金钱而来。
虽然嘴里说着承诺,但是真正意义上能够做到的,只是少数。
信用?
远远没有小命来得重要。
当第一个人开始跑时,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就出现了。
溃败!
上一刻还凶猛的暴徒,这一刻仓惶的如同是一群绵羊。
“哼!”
“上杉家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山城.守!”
名为直江的老人一抬手,一道淡淡的光辉突然从地下涌出,将这些人牢牢的封锁其中,宛如是囚牢一般。
很明显,这已经是显而易见的秘术了。
“直江伯父……”
上杉走了过来,话语都带着结结巴巴。
老人摆了摆手,目光看向了外边。
很明显,事情并没有结束。
“嘎嘎嘎,上杉家果然还有传承。”
“柿崎、甘粕、宇佐美、直江四个名字是由你们来继承的吗?”
一声凄厉的,好似是乌鸦的笑声中。
一前四后五道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令头的那人目光向着四个老人一扫而过后,就看向了杰森。
仿佛四个老人根本不值一提般。
“妖魔的血脉?”
“很强大啊!”
这个将全身包裹在黑色中的男子,用一种极为阴狠的目光盯着杰森片刻,然后,冷冷一笑,缓缓抽出了腰间的长刀,一指杰森道——
“大家一起上,面对这种邪魔外道,不用讲什么仁义道德了!”

9dbja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獵魔烹飪手冊討論-第七十五章 前世的回眸啊!閲讀-23jan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跟踪者?
惠丽晶在确认了这个想法后,双眼就是一亮。
那种宛如实质的光芒,就算是有着长且厚重的刘海做为遮盖也没有用。
杰森也注意到了女侦探的变化。
下意识的,他打量着女侦探。
而女侦探这个时候已经兴奋的翘起了嘴角。
对于女侦探来说,她从不会担心意外。
她担心的只是整个‘案件’的‘平平无奇’。
任何的意外,都代表着‘线索’!
抓住这样的线索,然后,干掉他们——这也许就是解决整个‘案件’最为简单的办法。
这是她在成为侦探的时候,她的老师告诉她的。
惠丽晶一直铭记在心。
所以,一边开着车子的惠丽晶,一边将手伸向了座位下。
下一刻——
一支微型冲锋枪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这是在发现较为简单的常规武器无法应付突发事件后,惠丽晶重新配备的武器装备。
不单单是手中的微冲。
后备箱内,她还准备了一支火箭筒。
杰森说过的‘小口径不行?那就试试大口径的!’她可是牢牢记在心中。
“让我们给他们一个好看!”
惠丽晶这样说着,就要转身开枪,但是却被杰森用眼神阻止了。
“怎么了,杰森?”
惠丽晶不解的问道。
她知道,杰森可不是什么婆婆妈妈的人,既然阻止了她,必然是有原因的。
“放长线,钓大鱼。”
杰森简短的回答道。
“明白了。”
惠丽晶一点头。
虽然她认为没有必要,但是她尊重杰森的意见。
毕竟,她只是‘神秘侧’‘里世界’的新人、菜鸟。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惠丽晶当即就收起了微冲,目光再次看向了前方。
当然了,惠丽晶时不时的会看一眼后车镜。
跟踪者十分的专业,如果不是她提前发现了对方的踪迹,恐怕很难发现被追踪了。
那杰森是怎么发现的?
感知?
直觉?
还是技巧?
想着想着,女侦探就再次兴奋起来。
因为,如果是技巧的话,就代表她能够学习。
之后好好询问一下杰森!
打定了这样的主意后,女侦探开始专心驾驶。
杰森则是安然的坐在后排,同样没有任何回头的意思。
因为,后面的跟踪者来自哪里,杰森是心知肚明的。
花开院家!
食物‘祈福石’的味道,实在是太明显了。
如果说,只有一枚祈福石的话,杰森还不敢确定。
但是,当车上三个人,都带着祈福石时,杰森就已经可以断定,对方来自花开院家了——花开院晴曾说过,‘祈福石’是百年寺院中,受到香火祈福的石头,能够有效的避免恶意的窥视,也能够吓退绝大部分普通妖魔,甚至,命格合适的话,还会为佩戴者带来好运。
因此,受到了绝大多数‘神秘侧’‘里世界’人士的欢迎。
不过,‘祈福石’并不容易得到。
在岛内,能够拥有大量‘祈福石’的组织,除去花开院家之外,也就只剩下了童守寺。
这是花开院晴的原话。
后者,杰森已经确定是假的了。
但前者?
杰森确定是真的。
因为,童守寺老和尚也这么说过。
至于童守寺的‘祈福石’?
上一代的童守寺大师实在是太善良了。
不单单是帮助他人度过危难,还会时不时的送出一块‘祈福石’。
简单的说,送光了。
事实上,不单单是‘祈福石’。
童守寺偌大的家业,也是那位童守寺大师送光的。
如果不是有着上上代童守寺大师的叮嘱,上代童守寺大师绝对能够把整个童守寺送出去。
对此,杰森不予评价。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
但是,他真的心疼。
要是童守寺还是当初的童守寺,他恐怕会坦然的接受‘童守寺大师’的称号,绝对不是因为童守寺几百年来存下的‘食物’,就是单单喜欢这份底蕴。
而现在?
帝妃天下 張家曉曉
没有了底蕴的童守寺,还是交给天赋卓绝的老和尚来看守吧。
他?
没有这个能力。
也没有这个天赋。
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平凡无奇的人。
不仅爱吃,还能吃。
这样庞大的产业,他打理不来。
他可没有花开院晴那样想要证明自己的想法。
也没有花开院家其它分家的‘野心’。
只要没有人打扰他吃饭,就好了。
杰森如此淳朴的想着。
两辆车子在前,跟踪的车子在后。
很快的,当前方上杉的车子拐入到一处街区时,后方跟踪的车子就停下了。
路边立着的牌子写得很清楚——
私人领地,请勿闯入。
“嘶!”
“这一片都是上杉家的产业?”
惠丽晶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建筑群,倒吸了口凉气。
女侦探从来都不知道,在市区中,竟然还有着这样庞大的私人产业。
刚刚停车的时候,她还以为是来到了一个新的街区。
“都是祖上余荫,我这个缺少能力的家伙,从来没有扩大一点产业,只能是守着这些产业,留给后来的人了。”
木葉的惡霸忍貓
上杉略带遗憾的叹息着。
“已经很不容易的了。”
创业难,守业更难。
杰森又一次的想到了那位上上代童守寺大师。
“不,是我能力的问题。”
“我不敢创新。”
“只能接受留下来的传统,就好比这个时候,我依旧按照我爷爷留下的规矩,进入这里后,选择徒步前行——我年轻的时候,在这里骑自行车都被我父亲骂了一次,从那以后,我就牢记在心了。”
上杉说着又一次向着杰森、惠丽晶表示了之后的路途,徒步的歉意。
“没关系的。”
“上杉先生,您家真的好大啊!”
“咦,这里也有着大门?”
绕过了一个弯,步入了一个上坡的弧度后,惠丽晶正准备说什么,突然就是一愣。
在女侦探的眼前,又出现了一个门。
比之前在外面的铁栅栏门,眼前的门要更加的高大,外边是用铁皮包裹,内里是实木,更重要的是,镶嵌着这扇门的墙……
是城墙吧?
女侦探看着那足够三人骑马冲锋的‘墙’忍不住的想道。
“家祖在战国年代有一些名气,所以,现在的祖宅就是曾经的‘城’——当然了,只剩下了‘本丸’一些建筑,更多的建筑已经毁了。”
火影之禍害 紫藍色的豬
“包括曾经的‘天守阁’,也只剩下了一层。”
“之后都是我们后人修补的。”
“不然,走在刚刚的路上就能够看到那五重的‘天守’了。”
“不过,时代在进步。”
賴上監護人老公 糖小抽
“一些东西,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我们再也无法追寻。”
“最多就是缅怀一下。”
上杉叹息着。
很显然,这位中年人十分遗憾先祖的光辉彻底的落寞了。
但是,也就是遗憾。
并没有任何的不满。
再加上这位中年人温和的气质,一行三人的交流还是很愉快的。
当然了,全程都是女侦探和这位中年人在交流。
杰森一言不发的扫视着四周。
这是他的习惯。
而女侦探则是配合着。
身为助手,自然是要吸引注意力。
剩下的?
交给杰森就好。
至尊紅包:戰神王爺寵上天 唐七七
有了这样的想法,惠丽晶问得更加起劲了。
在前往‘祖宅’的路途上,有关上杉家的事情,她都打听的差不多了。
不过,有一件事,她还是很好奇的。
“上杉先生,为什么我一路走来看到的仆人很少啊?”
女侦探问道。
在这个庞大的建筑群内,除去刚刚的入口处,站着两位年轻力壮的男士守在那里外,整个路途上,就很少看到仆人、侍者之类的。
能够见到的,也是一些上了年纪的叔叔阿姨。
这在富裕人家是很罕见的。
至少,女侦探没有见过。
那些稍微富裕的一些家庭,恨不得雇佣一个班的的仆人、侍者,以此来彰显自己的身份地位。
“他们都在上班啊!”
“上杉家有一些特殊,这些仆人都是数代跟随我们家族的,因此,我们早已经部分彼此了——他们从出生开始,家族的‘基金’就会开始给与一部分钱,一直到从高中毕业为止,都是家族在管,之后,考上大学的话,家族也会奖励一大笔钱,以做未来四年的学费使用,而当他们大学毕业了,就会加入到上杉家族的企业来,大部分都是这样,一少部分即使不愿意,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而到了年纪,自然是退休了,你刚刚看到的那些人,都是从家族企业退休的人。”
“他们会在这里颐养天年,就如同他们的祖辈一样。”
“而我也会和我的祖辈一样,对他们负责到底。”
上杉解释着。
而听到这样的话语后,女侦探则是暗自咋舌。
虽然还没有细细的了解,但是,她已经莫名的感受到了所谓的‘家族’气息。
就在女侦探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
“父亲!”
一声温和的问候声传来。
在他们前方的转角处,一位女生正俏生生的站在那。
女侦探讶异的看着对方。
不单单是因为对方站在那,未发声前她没有发现,还因为对方的身高。
对方竟然只比她略矮!
虽然对于自己的身高,在某个阶段,女侦探是相当讨厌的,但是女侦探对于自己的身高,也莫名的拥有着相当的自信。
就算是比起高个的男人,她也是傲然而立的。
眼前的女生,只比她略矮,可以想象其身高了。
而且,即使穿着蓝白色的运动服,对方肩膀、大腿等位置,依旧能够直接看到一丝肌肉线条。
不仅高大,还有着相当的肌肉。
不自觉的,女侦探就感觉自己是在照镜子一般。
如果不是对方气质太过温和,个头也矮了一点的话。
女侦探诧异,对面的女孩也很诧异。
她愣愣的看着这个比自己还要高的女孩,足足三四秒钟才回过神。
顿时,女孩的脸红了。
“抱歉,这是我的女儿。”
“平时很少失礼的,应该是这几天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虎千代,赶紧向两位客人道歉。”
察觉到自己女儿的失礼,上杉连连道歉。
“真是抱歉。”
名为虎千代的女孩也跟着道歉。
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和自己的父亲一样富有家教。
“虎千代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是说了,在大厅等候吗?”
上杉询问着。
“我只是好奇父亲您找到的驱魔师,所以,来看看。”
虎千代这样的回答着。
目光也从惠丽晶的身上,转向了杰森。
不过,只是扫了一眼,就再次看向了惠丽晶。
虽然杰森的身高、壮硕程度,让她为之惊叹,但是和惠丽晶相比,依旧是惠丽晶更加的吸引着她。
因为,她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惠丽晶一样。
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也许是身高?
不对。
应该是我们在哪见过?
虎千代这样想着。
洗冤新錄 拍案驚奇
而就在虎千代这样想着的时候,惠丽晶则是直接开口了。
“我们在哪见过吗?”
“啊?”
“抱歉,我也是正在这样想着,所以,不自觉的惊呼出声。”
“你是‘越后’高中的吗?”
奧術主宰 祈求者哀鳴
虎千代惊呼后,开始低声询问。
“不是啊。”
“我是‘山梨’高中的。”
女侦探惋惜的摇了摇头。
但是,两个女生的交流并没有结束。
她们用很低的声音说着衣服、电影、歌曲,乃至是甜点、食物。
总之是无物不‘包’般的聊天。
当聊天的话题,莫名的进入到‘包’时,两人的友情开始急速升温了。
錄鬼簿
軍戶小媳婦 miss魯
上杉看到了这一幕,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女人的友情,真奇怪。
这位中年人感叹着。
然后,对方看向了杰森。
“虎千代很少能够遇到聊得来的朋友……”
声音中略带尴尬,但是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上杉希望惠丽晶和自己的女儿多聊聊。
对此,杰森没有反对。
“祖宅就在前面吗?”
他只是这样的问道。
“就在前面,我带您去。”
上杉马上点头道。
接着,之后的路途就变成了杰森、上杉在前,惠丽晶和虎千代在后的模样。
走在前面的杰森一言不发,上杉也不好说什么。
而走在后面的惠丽晶、虎千代则是聊得越发火热了。
这个时候,惠丽晶已经告诉虎千代,她如何用牛粪教训那些欺负她的男孩子了。
“咦,他们一定很怕你。”
虎千代低声说着。
“哼,那样的家伙,就应该让他们感到害怕才对。”
“什么‘八尺大人’,还不如我的乳名好听。”
惠丽晶气哼哼的说着。
“晶的乳名?”
“是什么?”
虎千代好奇的问道。
“唔……胜千代。”
“是不是怪怪的?”
“不许笑,你笑的话,我就生气了。”
惠丽晶强调着。
因为,这个乳名实在是太过男孩子了。
“胜千代吗?”
“很好的。”
虎千代安抚着自己刚认识的好友。
就在惠丽晶说出自己乳名的时候,她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又浓烈了几分。
我们真的似乎在哪里见过。
她忍不住的想着。
惠丽晶也有类似的感觉。
而走在前面的杰森,却突然脚步一顿,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杰森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惠丽晶、虎千代的身后。
这个时候,一柄从阴影中斩出的长刀,刚刚来到了近前,长刀没有任何的停留,即使袭击目标早已变换,但仍然径直向前。
就这么的斩向了杰森的脖颈。
然后——
铛!
火星四溅。
长刀崩断。

5v0pj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獵魔烹飪手冊 愛下-第七十章 既然被稱之爲劍聖,那就……實至名歸!推薦-b2sgn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船裂开了?
不对!
是被斩裂了!
花开院晴、纱仓,远处观察的花开院家中年人,还有惠丽香一行,所有人看着大海上的一幕后,都是呆愣在了原地。
然后,这些人心底同时升起了一个念头——
斩舰!
传闻中‘剑圣’的剑是无坚不摧的。
不论是城堡城池,还是战舰妖魔,都可以一剑斩之。
现在!
他们终于见到了。
“真、真的是剑圣?!”
尤莉姑娘惊呼着。
香橙姑娘则是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远处海面上的高大身影。
那是一种纯粹对强者的崇拜。
“剑圣吗?”
香橙姑娘喃喃自语。
身为‘里世界’的成员,香橙姑娘自然是明白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同样的,她更加明白,这样一位存在,出现在这个时代意味着什么。
那是真正的俯瞰众生!
是诸多格斗家、剑客们的不幸。
也是诸多格斗家、剑客们的幸运。
他们会被死死压制。
却又能够见到不同于一切的天地。
实在是……
太好了!
香橙姑娘深深吸了口气,眼中燃烧起了无穷的战意。
她,想要挑战杰森!
赌上‘格斗家’的称号。
相较于同伴的一个大呼小叫,另外一个的战意盎然,惠丽香则是十分平静。
呼!
她深深吸了口烟,重重的吐出去。
脸上带着不出所料的颓丧。
她的妹妹就是这么奇怪。
也不知道是什么体质,总会吸引一些怪模怪样,却又无比强大的家伙出现在身边。
一开始她还能够接受。
聖鬥士之邪惡射手
到了后来?
她都不得不逃避了。
甚至,还得依靠谈恋爱来麻痹自己。
因为,实在是太过打击人了。
越是了解‘里世界’,就越打击人。
以前那些大师、格斗家、剑豪之类的早已让惠丽香麻痹了,现在出现一个‘剑圣’?
惠丽香麻痹的内心早已翻不起波澜了。
她,习惯了。
呼!
又是吐出一个烟圈后,惠丽香关闭了无线电。
“走了。”
“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
惠丽香这样说道。
以惠丽香为首的尤莉、香橙姑娘并没有反对,她们的事情可不单单是眼前的这点。
這個東京不太冷 昨夜風吹好夢
两人马上一点头,下一刻,隐藏的厢货车就驶上了公路,迅速的消失不见。
相较于惠丽香三人,那位花开院家的中年人则是彻底的失去了仪态。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是真的‘剑圣’?”
“这不可能!”
面对着事实,这位中年人双手撑着窗台咆哮着。
宛如败犬一般。
他到此刻都没有想通,为什么花开院晴的身边会出现一个‘剑圣’。
还有杰森!
明明只是一个被驱逐、被追杀的驱魔人,怎么一转身就成为了‘剑圣’?
有着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被驱逐、被追杀?
那些岛外的家伙又不是傻瓜?
廢物物語:逆世七小姐 沐子允
难道……
这一切都是陷阱?
是岛外人针对花开院家的陷阱?
还有‘童守寺’!
那个老和尚也一定参与其中了,不然的话,杰森不可能有着这么强大的实力,说不定,就是那个老混蛋在搞鬼。
对!
一定是这样的!
这是一个重要的情报!
我要上报!
一定要上报!
想到这,中年人转身就要离开这里。
虽然脑子被‘剑圣’的出现,震得七晕八素。
但是仅有的理智可是在告诉他,千万不要在停留下去了。
再停留下去,等到花开院晴回过神,他可不会有好果子吃。
所以,他必须要马上离开。
当然了,他不是逃跑。
他是为了向家主汇报重要的信息。
不过,就在这个中年人转身的刹那,就呆愣在原地。
一个身穿黑西装,带着白色面具的男子挡在了门前。
面具只有双眼部分,其它都是一片白板。
这样的装扮,花开院家的中年男子实在是太熟悉了。
这是‘格斗之王——拳皇大赛’举办者下属们的统一着装。
对此,中年人是不屑一顾的。
他认为这是‘装模作样’。
身为四大阴阳师家族之一的花开院家,他自然是有着这样的资格评价。
这是身为花开院家族的傲气。
现在?
也不例外。
“让开!”
花开院家的中年男人冷冷的说道。
他现在没有时间和对方争论为什么没有经过他的允许,对方就这么的闯进了他房间。
等到他向家主汇报了之后?
他一定会好好教训对方。
至少也是要打断四肢的程度。
一边冷哼着,花开院家的中年男人一边向前走去。
不同于以往,这一次面前类似侍者之类的小人物没有像以往一样诚惶诚恐的让开,依旧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顿时,花开院家的中年男人警觉了。
他眼神警惕的看着眼前戴着面具的西装男。
手悄悄的摸向了放在裤兜内的符纸。
可就在他的手触碰到符纸的刹那——
噗!
一柄匕首就这么穿透了他的喉咙。
“呃!”
花开院家的中年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喉咙上的匕首,然后,看向眼前戴着面具黑西装男人的目光就变了变。
对方怎么敢?
怎么敢对他出手?
他可是花开院家的人!
中年人死不瞑目的向后摔去。
扑通。
尸体和厚厚的地毯触碰后,发出了沉闷的响声,暗红色的地毯随着鲜血的流出,瞬间变得鲜艳起来。
而戴着面具的西装男则是弯腰抬手。
噗!
匕首就这么被拔了出来。
无视着鲜血的喷散。
戴着面具的西装男转身离开了房间。
一路上的监控早已被关闭。
西装男大大方方的离开了这里。
走到门口时,他抬手在花开院家中年男人的两个下属的尸体上蹭了一下匕首。
确认匕首没有血迹后,这才收了起来。
显然,这两位领命离开的下属,连这栋建筑都没有离开就丧命了。
而戴着面具的西装男推门而出。
很快的,来到了海边的一处乱石礁。
在他的脚边,一个穿着短裤的男子正被绑在在这,嘴里塞着自己的袜子。
看到走进的西装男,这位真正意义上的引导者,刚刚还给杰森带过路的男子就剧烈的挣扎起来。
“呜!呜呜!”
嘴里塞着袜子的男子完全说不出话来。
但是,被捆绑的他还在一点一点远离的西装男。
天色虽然还是很昏暗。
但是东边隐隐泛起的光芒,却让他看到了西装男身上的点点猩红。
发生了什么?
男子不愿意猜测。
他只知道他想活下去。
从刚刚他莫名被打昏在地,醒来之后,他就知道大事不好。
而眼前西装男身上的鲜血更是证实了这一点。
毫不犹豫,挣扎的远离了西装男的男子就这么硬生生的跪倒在地,然后,以头锄地。
这是臣服。
彻底的臣服。
为了活下去,这样的臣服,男子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
而戴着面具的西装男则是停下了脚步。
下一刻,他摘下了面具。
昏暗丝毫没有影响这位俊美的容颜。
蝕骨纏綿:癡情闊少強寵妻
掀翻的,昏暗中,这位的容颜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霸妻硬上弓 夕煙
让人看了之后就会有恍惚之感。
“我不会乱杀无辜的。”
“更何况你还对我有用。”
土御门元淡淡的说道。
花开院家竟然敢这么算计他的主公,他不把对方剥皮拆骨的话,怎么对得起他的誓言。
不过,他现在不方便露面。
自然的需要一个代理人。
而眼前的这个家伙,实在是合适。
用对方吸引一下花开院家和‘格斗之王——拳皇大赛’举办者的注意力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不需要太多。
只需要拖延时间就好。
拖延到,他把那些首尾都处理干净了。
他就会腾出手,一点一点的用碾碎的方式,处理这些混蛋。
“主公,您还要受点委屈。”
“是家臣的无能。”
“放心吧,下次不会了。”
“一切都会结束的。”
土御门元心底不由自主的升起了叹息。
他不由自主的转身看向了海面。
在那里,被拦腰而断的‘绝命’号,正在发出痛苦的哀嚎。
那声音,由汽笛传来,十分的响亮。
更十分的凄惨。
船体不停的抖动着。
断裂的位置上钢铁开始融化,一根根黑色的丝线,宛如唾液拉丝一般的相互纠缠在了一切,然后,缓缓地、缓缓地靠近。
‘绝命’号在……愈合!
“这是?!”
看到这一幕的纱仓姑娘瞪大了双眼。
花开院晴则是一脸平静。
妖魔之所以难以对付,除去各种各样的奇怪能力外,就是这种‘恢复’了。
这位年轻的阴阳师不慌不忙的抬起手,就要把手中的符纸打出去。
但是,杰森的速度更快。
他纵身一跃,就从‘绝命’号被斩裂的口子中跳了下去。
然后——
温和坚韧的白色光辉再现。
这一次不再是一板一眼。
而是乱!
乱中有序的乱!
身在半空中的杰森,十分娴熟的用出了‘旋风舞’。
转动!
不停的转动!
【晨曦之剑】在杰森【旋风舞】的转动下,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光圈。
这些光圈或正或斜。
一个接着一个。
一个跟着一个。
吼!
吼吼!
刚刚才开始‘恢复’的‘绝命’号,再一次的发出了凄惨的痛呼。
这样的痛呼完全超出了之前。
而且,还连绵不绝。
更重要的是,‘绝命’好的恢复完全跟不上杰森的斩击。
一次、两次时,还勉强跟得上。
三次、四次后,就变得力有未逮了。
至于五次,乃至更多次后?
‘绝命’号只能是被动的承受着一切。
很快的,‘绝命’号的整艘船体就变得千疮百孔了。
然后——
杰森看到了他想要的。
一颗拳头大小的红色宝石。
这颗红色宝石隐藏在‘绝命’号的船舱地步,被层层尸骸所遮蔽,被各种船舱建筑所隐秘。
但是,它的味道,杰森早就闻到了。
或者准确的说,当它诞生的那一刻,杰森就知道了。
因此,杰森毫不犹豫的切开了‘绝命’号后,一跃而下。
他为的就是这份撒发着浓郁香味的‘食物’。
随着杰森的靠近,刚刚完成了蜕变的‘绝命’号就感受到了致命的危险。
没有任何犹豫,‘绝命’号放弃了修补。
修补的再快,核心被拿走,也是无用。
嗖、嗖嗖!
甲板下,船舱内,无数的建筑开始融化了。
下一刻,它们就变为了最为锋锐的长矛,向着杰森刺去。
叮叮叮!
长矛刺在了杰森的身上。
可火星四溅间,杰森毫发无损。
甚至,连阻拦杰森前进都做不到。
吼!
‘绝命’号再次发出了怒吼。
长矛依旧射出着。
但是,一道道半透明的身躯却从船舱、甲板,乃至是桌椅板凳上浮现出来。
它们一个个茫然四顾。
它们一个个不知所措。
一股莫名的力量开始出现在它们的周围。
这些半透明的身躯开始疯狂的相互吞噬、融合。
仅仅是两秒钟过后,一个高大的半透明的身躯就出现在了杰森的面前。
呼哧!呼哧!
半透明的巨大身躯早已丧失了人类的模样。
身材臃肿,双腿被肥硕的肚子所遮挡,几乎看不到。
而双臂则是异常的粗壮,头颅也是硕大,一根独角分外显眼。
随着对方粗壮的喘息,一张满是獠牙的嘴张开来。
浓郁的白色气流随之吐出。
“小心!”
“这是一只变异的大鬼!”
一直关注着战斗的花开院晴看到这个巨大的半透明虚影后,就是脸色一变。
鬼和幽魂不同。
后者除了能够吓吓人外,几乎没有什么伤害。
除非是晋升到凶灵、恶灵之类的级别。
而‘鬼’不同!
这是一种吞食灵魂、恐惧而诞生的怪物。
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
既有着强大的力量,还有着恐怖的能力。
说是另类的妖魔都不为过。
而大鬼!
惡魔總裁的寶貝老婆 寶貝溢
则是‘鬼’的晋升。
是一种令人恐惧的怪物。
爆萌寵妃:邪王大人,求放過!
每一个都堪比真正的妖魔。
尤其是这种变异的,更是可怖,那已经触碰到了大妖魔的范畴,稍有不慎,就是死亡的结局。
因此,花开院晴马上结印。
他要召唤自己的式神。
傲世雷魂 曉瘋子
光凭一些符纸是对抗不了这样的变异‘大鬼’。
“杰森稍等,我马上支援你!”
和尚兇猛
“现在,你听我讠……”
花开院晴的声音戛然而止了,剩下的只有回荡在杰森心底的默念之声——
異界骷髏兵 思夕
Yi!

t08u6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獵魔烹飪手冊-第六十五章 再次被改變的規則!推薦-qqtdw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什么?”
凉介惊愕出声。
但是,话筒内的女声却是不再答话了,径直挂断。
“喂、喂?”
凉介连连呼喊,根本没有用。
啪嗒。
听筒放回了座机,凉介眉头紧锁,心底猜测着刚刚话筒中女声所说的真实性。
然后,很快的,凉介再次拿起了电话。
“喂,我是凉介。”
“刚刚我打电话找宫本长官,发生了一件事。”
凉介没有隐瞒,将刚刚的遭遇完整的复述了一遍。
就在刚刚那短短几秒内,凉介已经想的很清楚了。
不论那个女声说的是真是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只需要如实禀告就好。
至于剩下的?
假的话,他就按照原计划继续。
要是真的?
凉介看向了浦岛。
刚刚听筒内的声音,浦岛也听到了。
这位年轻的警官显然是错不及防,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此刻,面对凉介的目光,浦岛很干脆的说道。
“交给您了,凉介长官。”
“我听您的。”
“嗯。”
“如果真的如我猜测的那样……也许,我们的机会来了。”
凉介这样说道。
浦岛愣了愣,他有些听明白了,细细去想,却又有些不明白。
“你认为杀死宫本的人,会只杀宫本一人吗?”
凉介压低了声音问道。
“当然!”
“她很可能和宫本有仇,杀了宫本后就会逃逸!”
年轻人径直点头。
弒神者之不存在的人
“不!”
“她不会!”
“她盯上了整个‘花樱’!”
凉介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
看着凉介的模样,浦岛这一次终于明白了。
嘶!
他倒吸了口凉气。
“长官,会不会太危险?”
浦岛的声音压得极低。
甚至,他这个时候恨不得自己拥有能够传音的秘术。
因为,他已经搞明白自己的长官要做什么了。
实在是太疯狂了!
稍有不慎,那就是粉身碎骨。
“会。”
“但我愿意一试!”
凉介眼中透露着坚定。
都市之與惡魔交易
馭咒神皇 昨日清風
虽然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宫本被杀是因为什么,但是他知道这是他的一个机会。
一个用最干脆利落的手段解决问题的机会。
很危险!
但值得一试!
看着凉介眼中的坚定,浦岛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太熟悉凉介了。
这个模样的凉介,早已经是无法劝阻了。
既然这样……
他就加入。
这本身就是他最初的想法。
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危险罢了。
但再危险的事情,对于浦岛而言,都不是反悔的理由。
“算我一个。”
浦岛这样说道。
“谢谢,我……”
凉介看着自己年轻的助手,心底涌起了一阵感动,他是知道这个计划会是多么的危险,而浦岛能够完全的信任着他,这让中年男子的内心,暖暖的。
甚至,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
“我们开始吧。”
“时间不等人。”
“我们先选择一个目标。”
浦岛则是兴冲冲的说道。
“好。”
凉介一点头。
……
一个身材高挑,身穿黑衣的女士,放下了手中的电话。
看着自己同伴放下了电话,另外一位女士忍不住的说道。
“惠丽香,你这样是会暴露自己的。”
这位女士声音没有任何怨气,反而是一种遗憾。
仿佛错过了什么好玩的事一般。
“至少,比你主动介绍自己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如果不是惠丽香抢先拿起了电话,你一定会第一时间拿起电话,自报家门的!”
此刻,房间中最后一位女士开口了。
三界神皇 思羽
这位女士的声音柔柔弱弱的,可语气却带着一种强硬感。
“香橙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
“我才不会那么做呐!”
“香,你说对不对?”
那个被揭露了内心想法的女士一把就抱住了最后一个声音柔弱的女士,一边用洗面奶,一边扭过头去看着惠丽香。
惠丽晶还没有开口,那个被抱着的女士脸一下子就红了。
“住手!”
“放开我!”
“尤莉你个傻瓜!”
被称之为香橙的女士这样说着,手腕一翻,就把抱着自己的女士扔了出去。
但是,被扔出去的,名为尤莉的女士,根本没有摔落在地面,反而是身形灵巧的一个翻身,就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上。
“香橙,你竟然想要打我,亏我还想一会儿把零食分你。”
面对着好友的话语,名为香橙的女士根本不理会,直接冷哼了一声。
而这个时候,惠丽香出面了。
“好了,我们得离开了。”
“那些家伙虽然是傻子,但不是白痴。”
“他们很快就会行动的。”
惠丽香边向外走边说道。
“有什么关系?”
“以他们的力量,来多少,我都能够打飞!”
尤莉活力十足的说道。
“小心一些。”
“根据现在的资料来看,‘花樱’远比想象中的强大。”
“他们只是隐藏了自己。”
沉稳的香橙提醒着。
“是啊,隐藏。”
“所以……”
“我们才要让他们全都暴露出来。”
惠丽晶说着就走到了窗边,一跃而出。
同行的尤莉、香橙也都一跃而出。
前者脚尖连点,每一次都是沉稳、迅捷。
后者却是无比轻盈,宛如飞燕。
很快的,三人就消失在了午后的阳光中。
……
名門公子 miss_蘇
【是/否消耗20点饱食度,1点食之兴奋,学习大威天龙法?】
当老和尚讲解完后,杰森的眼前就出现了这样的文字。
杰森并不感到意外。
在之前,他就所猜测。
而现在,只不过是证实罢了。
“是。”
杰森给与了肯定的回答。
【消耗20点饱食度,1点食之兴奋,学习大威天龙法基础。】
【大威天龙法(基础):这是童守寺初代大师‘明王’留下来的秘传,是那位大师结合了数种秘术所创造的独特秘术,可以聚集特殊的力量,以‘龙形’附着在身上,让被附着者的实力获得极大提升;效果:消耗一定的体力,以3秒做为准备时间,获得全属性+0.2的加持,持续期间,将持续损失体力】
傲世修神訣
(标注:它的龙形只是形态,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龙)
……
看着【大威天龙法】的详细解释,杰森双眼一亮。
他的目光锁定着全属性+0.2。
基础级别就增加全属性0.2,那……大师级别呢?超凡级别呢?
会增加多少属性?
还会不会出现更多的特效?
一想到这,杰森就变得激动起来。
不过,当看到【大威天龙法】从基础提高到入门需要30点饱食度和2点食之兴奋后,他就迅速的冷静下来。
饱食度容易获得。
食之兴奋?
太难了。
尤其是对于杰森来说,食之兴奋完全的不够用,每时每刻都是缺少的状态。
“需要更多次的‘狩猎’!”
杰森默默的想着。
而童守寺老和尚则是再一次的感叹着。
杰森真的是天赋异禀!
从【替身发】开始,虽然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杰森强大的天赋了。
可每一次见到,童守寺老和尚都忍不住的再次感叹。
“果然,我的选择是对的。”
“将童守寺交给杰森这样真正的大师,才是最正确的。”
“我这个冒牌货,终于能够退休了。”
想到这,童守寺老和尚心底是真正意义上的松了口气。
他已经可以想象,随着时间的流逝,杰森一步一步的彻底强大起来后,童守寺稳如泰山的模样。
荊楚爭雄記
而且,这个时间并不会太久。
十年!
十五年!
最多不超过二十年!
杰森就能够达到历代童守寺大师的平均程度。
甚至,是直追二代、三代童守寺大师。
到了那时,他也就能够安心的闭眼了。
想到未来的美好,童守寺老和尚忍不住的嘴角一翘。
但是,马上的,老和尚就想到了杰森现在的麻烦。
“大师,请您一定小心。”
“花开院家分家‘入主主家’的试炼,远比想象中的残酷。”
“也远比想象中的……阴险。”
老和尚斟酌了一下后,才说出了这个词汇。
“已经感受到了。”
杰森回答着。
花开院晴的邀请函莫名没有了,足以说明一切。
还有今天晚上的‘场外卡’选拔赛,更是让杰森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只是一个开始。”
“或者说……”
“给与的,永远都是对方想要让大师您看到的,而剩下的,才是他们真正在意隐藏的。”
老和尚提醒着。
“我明白。”
“今晚的战斗,他们怎么可能就只是这么简单的告知我们。”
“无非,就是提前告知我们新的规则,搅乱我们的‘心’,让我们去‘积极适应’这个新规则,但是当我们赶到现场时,再次改变规则罢了。”
杰森说着就是一笑。
在之前听到新规则的时候,杰森就已经有了类似的猜测。
在常人看来十分的不可思议和不要脸。
但是,在杰森看来,真的是日常水平。
因为,在‘不夜城’里,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长见了。
“大师,您真是聪慧。”
老和尚原本是想要再次提醒的,不过,在听到杰森的话语后,老和尚就微笑的双手合十了。
他想要说的,杰森已经自己领悟到了。
这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剩下的?
老和尚也相信杰森会做得足够好。
当然了,老和尚在杰森离开时,还是做着最后的提醒了。
“大师,您还年轻。”
“一时的得失,算不了什么。”
“最为重要的是,活着。”
“只有活着才有一切。”
“只有活着才能看到奇迹。”
老和尚十分诚恳的说着。
“当然。”
杰森更加诚恳的回应。
太古金仙現世逍遙 逍遙寰宇
没有谁比杰森更加懂得‘活着’的重要性了。
他不活着,怎么回家。
他不活着,怎么为老爵士报仇。
他不活着,怎么品尝那些从未吃过的美食。
活着,太重要了。
所以,实力也太重要了。
影淩亂 影淩亂
为了活着,且活得更好,他要强大!
一次一次的强大。
强大到能够肆意的活着。
老和尚看着杰森离开藏经室的背影,他明显的能够感受到杰森身上的气息又一次坚固了一分。
这显然是心灵上的坚固。
“大师,有着一个目标吗?”
“且准备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了。”
“实在是太好了。”
老和尚心底默默想着。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一个有着目标的人是多么的幸运。
甚至,上苍都会帮助他的。
目送杰森远去后,老和尚转身返回了藏经室。
他小心翼翼的将这些童守寺的传承放回了书架上,然后,再次拿出了之前看着的经文。
又一次的,老和尚一边翻阅一边记录着心得。
莫名的气息开始出现在老和尚身上。
这气息散而不乱。
随着时间的流逝,甚至开始一点一点的凝固在老和尚周围。
速度不快。
却也不慢。
不过,随着老和尚将经书翻阅完成后,一切就消散了。
老和尚仿若无觉。
他站起来,将这本经书放回书籍,又拿出了一本经书,再次津津有味的读了起来。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读了。
但每隔一段时间,他去读。
他就发现新的感悟。
这让他再次怀疑自己的天赋究竟是有多差。
别人只需要一遍就能够领悟的东西,他却是需要这么多次,都无法领悟。
果然,他不适合当和尚。
又一次的,老和尚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
夜晚,花开院晴的司机接上了杰森、纱仓姑娘。
“晚上好。”
坐在后排的花开院晴向两个队友打着招呼。
这个时候的花开院晴没有再像平日里穿着便装,而是穿上了阴阳师的狩装,身上的装饰品也多了几件,分外吸引杰森的目光。
依靠着大毅力,杰森这才偏转了目光。
“晚上好。”
纱仓姑娘大大咧咧的打着招呼。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一身运动装,只是在手上绑了拳击绷带的她,看不出任何的紧张。
杰森?
还是一如往常。
普通的服饰,背着装有自己砍刀和面具的背包,飘散着香味的葫芦则挂在腰间。
花开院晴用目光扫视着两个队友的状态。
当看到两人都没有问题后,这才点头。
“开车!”
花开院晴一声吩咐,车子启动了。
于此同时,花开院晴开始说着更加确切的信息。
“这次场外卡的比赛是在一艘船上,大概有200人左右参加!那些混蛋,也是真看得起我,里面有不少是‘里世界’的家伙,还有不少是小有名气的那种,我们一定要小……”
叮铃铃!
花开院晴的话,还没有说完,车载电话就响了起来。
年轻的阴阳师接起了电话,下一刻,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啪嗒!
这个年轻人几乎是将话筒扔在了座机上,愤怒溢于言表。
“他们怎么敢!”
“怎么敢!”
花开院晴咆哮着。
足足四秒钟后,花开院晴才冷静下来,他看着脸色淡然的杰森和不解的纱仓姑娘,说道——
“赛场没有变,还是在那艘船上。”
“但是,时间推迟到了黎明前一刻。”
“因为,他们又一次改变了规则——我们不单单要战胜那些混蛋,而且还有着时间限制:1个小时!”
“当太阳完全跳出海平面后,如果我们还无法获胜,那……那艘船就会爆炸。”
“他们推迟时间就是为了安装足够多的炸弹!”
“该死的混蛋!”
说着,花开院晴再次咒骂起来。
杰森的神情则有些莫名。
他轻声念叨着。
黎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