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qek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線上看-第一千七百零三章:希爾瓦娜斯之愛鑒賞-94vgr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弗丁!”
伊崔格果然是个人物,考虑得非常周全,竟然留下了后手。
想要杀死伊崔格,必须保密,让他死得不明不白。
有弗丁作为见证,就无法痛下杀手,否则会招来兽人无穷无尽的报复。
除非连同弗丁一起杀死。
“你看到了么?弗丁!”纳萨诺斯控制凋零者发出沙哑的声音:“光明使者乌瑟尔被控制了,他的灵魂得不到安息。”
修真高手在現代
傲嬌酷妃:本宮要跳槽
“不错,我看到了!”弗丁正气凛然道:“乌瑟尔只是一个无用的窝囊废,死后能够为兽人效劳是他的荣幸。”
凋零者冷冷道:“伊崔格偷袭玛瑞斯农场,难道就这样放他走?”
弗丁双手握着战锤:“兽人是伟大的救世主,他们仁慈而又善良,你一定是误会了。”
“误会?”凋零者搭上弓箭:“弗丁,咱们可是老朋友,为了伊崔格,你真的要和我翻脸。”
弗丁被浓烈的圣光所包裹,慷慨激昂道:“为了兽人,我愿意付出一切,包括我的生命,我的家人,我的灵魂。”
“那你就去死吧!”
纳萨诺斯怒了,凋零者箭如雨下。
弗丁将伊崔格护在身后,身躯如同坚不可摧的壁垒,以圣光抵挡箭支。
瘟疫猎犬纷纷扑上来,弗丁深吸一口气,金色的圣光笼罩,如同一尊战神般,一锤就能砸飞一头瘟疫猎犬。
圣光克制亡灵,纳萨诺斯暗暗盘算,若是战斗下去必败,突然灵机一动。
乌瑟尔惧怕兽人,弗丁也是白银之手的一员,或许也有奇效。
一头腐烂的兽人钻出地面,举着残破的战斧,摇摇晃晃扑向弗丁。
弗丁的圣光瞬间熄灭了,双目露出了畏惧之色,一头瘟疫猎犬趁机咬住他的脚踝。
“不,我不能死在这里,仁慈的圣光呀,求你保护我,保护伟大的兽人。”
弗丁凝聚起最后的圣光,转身抱住伊崔格,两人处在圣光的保护中。
更多的瘟疫猎犬扑过来,撕咬着圣光护盾,弗丁从怀中掏出一枚珍贵的符文石,一咬牙,捏碎了符文石。
这是一枚传送符文,弗丁和伊崔格成功的逃走了。
地下室内,纳萨诺斯面色铁青。
弗丁的小屋,传送结束后,弗丁哀嚎一声倒在地上,脚踝几乎被咬断。
半隨流水半隨君
網遊之詭槍 煤堆裏的黑貓
“废物,你真是一个无能的废物。”伊崔格愤怒的踹着弗丁的脸,打得他鼻青脸肿。
伊崔格将弗丁吊起来抽打,今日的挫败让他几乎咬碎牙齿,打得累了,坐在弗丁的床上召唤乌瑟尔的灵魂。
没有多久,乌瑟尔的灵魂来到弗丁的小屋,跪在地上等候发落。
提克迪奥斯教会了伊崔格如何折磨亡魂,没有多久,小屋内乌瑟尔和弗丁的惨叫此起彼伏。
直到伊崔格累得满头大汗才停止,伊崔格心知,无论怎么折磨这二位,也无法祛除他们心中对兽人的恐惧。
看来只能向恐惧魔王提克迪奥斯求救了。
提克迪奥斯看着跪在地上的伊崔格,淡淡一笑:
“原来你要擒获纳萨诺斯,这家伙很聪明,竟然懂得用亡灵兽人对付乌瑟尔。”
“大人,有没有办法让乌瑟尔不怕兽人?”伊崔格小心问道。
提克迪奥斯摇头:“如果他不怕兽人,那么你也就无法控制他,除非……”
“除非你与他融为一体,由你来操控乌瑟尔强大的神魂,这样就不必惧怕兽人。”提克迪奥斯给出了解决法子。
“感谢大人的帮助。”伊崔格大喜。
提克迪奥斯瞧着一旁乌瑟尔的灵魂:
“只是这样一来就必须进一步封印他的记忆,可怜的乌瑟尔,彻底沦为了傀儡。”
伊崔格邪邪的一笑:“我要的只是乌瑟尔的力量,而不是他的记忆。”
幽暗城,希尔瓦娜斯坐在王座上,翻阅着最近的情报。
瘟疫之地的斥候汇报,伊崔格控制乌瑟尔的灵魂突袭了玛瑞斯农场,纳萨诺斯机智的利用亡灵兽人将其击退。
“这一定是萨尔的阴谋。”希尔瓦娜斯愤怒的攥紧拳头,很快喜上眉梢:“纳萨诺斯,我的爱人,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希尔瓦娜斯沉吟了半晌,觉得伊崔格不会就此罢休。
王座的下方,恐惧魔王瓦里玛萨斯飘在半空中,无聊的打着哈欠。
“瓦里玛萨斯。”黑暗女王呼唤着他的名字。
瓦里玛萨斯睁开眼睛,继续哈欠连天,眼皮下垂。
希尔瓦娜斯不情愿的走下王座,来到瓦里玛萨斯面前:“我记得咱们是盟友。”
瓦里玛萨斯耸耸肩,冷冷道:“你搞错了,我留在幽暗城是为了监视你,免得被遗忘者投入天灾军团的怀抱。”
風流神針
“何必说得这么绝情。”希尔瓦娜斯回到了王座上:“你有办法解除乌瑟尔的诅咒么?”
瓦里玛萨斯吓了一跳:“你是要害死我么?乌瑟尔的诅咒是提克迪奥斯下的,他可是我们纳斯雷兹姆的领袖。”
“你怕他?”希尔瓦娜斯笑眯眯的看着他。
惡魔的法則4(大結局) 郭妮
瓦里玛萨斯不服气的哼了一声:“我确实打不过他,提克迪奥斯的诅咒很厉害,我无法破解。”
“你可真让人瞧不起呀!”希尔瓦娜斯使用了激将法:“在女人面前不要说不行,即使你是一头恐惧魔王。”
“喂,你这伎俩对我毫无用处。”瓦里玛萨斯思考了半晌:“好吧,提克迪奥斯的黑暗诅咒其实有办法对付,乌瑟尔是亡魂,理应进入暗影国度,提克迪奥斯把他强行留在世界上,其实是违背了暗影国度的规矩,这和亡灵不一样,本质上亡灵也算一种活物。”
希尔瓦娜斯有些疑惑:“乌瑟尔难道不是亡灵?”
瓦里玛萨斯解释道:“必须有亡灵气息才能算是亡灵生物,乌瑟尔处在圣光的保护下,在加上提克迪奥斯的黑暗诅咒,暗影国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但如果有人汇报给噬渊的典狱长,这就是一个重大纰漏。”
希尔瓦娜斯深知暗影国度的危险,那是所有亡魂的最终归宿。
但为了爱人,希尔瓦娜斯也是拼了,问道:“如何与暗影国度沟通?”
瓦里玛萨斯嘿嘿一笑:“希尔瓦娜斯,你是亡灵,与暗影国度沟通很可能被拖入噬渊,你确定要这样做么?”
希尔瓦娜斯面不改色,肯定的说道:“我确定。”
瓦里玛萨斯眨了眨眼睛,嘲笑道:“愚蠢的举动,你明明知道亡灵没有生育能力,情和爱毫无用处,为何还要如此执着,既然你要冒险我就成全你,在我们纳斯雷兹姆一族流传着与暗影国度沟通的方法,我可以教你。”

j5wln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起點-第一千七百章:月神的謊言推薦-tx9ot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面对跪地求饶的萨尔,卡斯拉克尔毫不留情,举起了手中的战斧。
这把斧头名为塞拉希尔,是一把精良级武器,萨尔闭上眼睛,暗道我命休矣。
洛瑟玛泪流满面,萨尔一死,他就全都完了,奋不顾身的扑到萨尔面前。
中國開放戰略與中美關系 楊值珍
一名外域兽人抓住洛瑟玛的后脖领,将他拎起来扔到一旁,大群兽人围了过来,准备将他吃掉。
卡斯拉克尔对准了萨尔的头颅,用尽全力,猛的挥砍下去。
突然,乳白色的光芒从天而降,笼罩了萨尔的身躯,塞拉希尔砍在这层光幕上,卡斯拉克尔只感觉手臂剧震,险些没有脱臼。
郎朗白日,天空中出现一轮明亮的圆月,温柔的声音响起:
“萨尔,我的仆人,我所挑选的救世主,忠诚的牧羊犬,替我牧养艾泽拉斯,有违抗萨尔者,灵魂永远得不到安息。”
光芒笼罩,只见萨尔缓缓的升起,张开双臂,如同要拥抱大地一般,在他的身后,亮起一对儿白色的光翼。
月神的声音再次响起,充满了威严:
“信萨尔者,必得拯救,灵魂将在月宫内永祥安宁。”
短暂的沉寂后,六十五万冒险者全都跪在地上,对着萨尔顶礼膜拜。
萨尔猛的睁开了眼睛,威风十足,仿佛天神下凡一般,抑扬顿挫道:
“我忠实的羊群,你们受到了蒙蔽,是时候洗净你们双眼。看呀,邪恶的凯尔萨斯在嘲笑我们,为了艾泽拉斯,杀掉他。”
“为了艾泽拉斯。”
冒险者欢呼雷动,好似雷霆轰鸣,齐刷刷的转身,仇恨的目光汇聚在峭壁顶端的凯尔萨斯身上。
凯尔萨斯脸色苍白,双腿发软,月神的光辉照耀下,萨尔竟然一下子扭转了局面。
“个人的努力终究只是徒劳,若是没有强者庇护,就连思想都不是自己的,人活着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凯尔萨斯泛起苦涩的笑容,明亮的双目中,有什么东西永远的熄灭了。
“为了艾泽拉斯,杀呀!”
不知道是那位冒险者带头,六十五万冒险者如同中了嗜血术一般,嘶吼着,大叫着,疯了般扑向凯尔萨斯。
月痕谷悬崖陡峭,猿猴难攀,可是却低挡不住疯狂的冒险者。
数不清的冒险者在攀爬的过程中跌落,或者摔断了手脚,或者直接丧命。
大道主 飄蕩的雲
后面的冒险者踩着他们的身体,不顾一切的向上攀登。
当然,并不是所有冒险者都昏了头脑,少数冒险者依旧保持着清醒,默不作声的奔向峡谷的出口。
付出了大量的牺牲后,第一个冒险者登上了峭壁。
凯尔萨斯失落的摇摇头,空灵机甲转换成了飞行形态,载着凯尔萨斯一行人飞走。
无畏的勇气在钢铁和科技面前一无是处。
凯尔萨斯离开后,冒险者们的心气一下子消失,胸膛中空荡荡的,这时候才感觉手脚发软,全身无力。
依旧在攀爬中的冒险者从峭壁上跌落,造成了无数惨剧。
更加让人恐慌的是,趁着刚刚的混乱,萨尔和洛瑟玛已经不见了,月神的光辉也消失了。
絕世幻武 百世經綸
天使神劍 古嶽浪子
一名强壮的熊怪站出来,高喊道:
“凯尔萨斯逃走了,但魔导师平台不会逃,让我们为了艾泽拉斯而战,为了伟大的救世主萨尔英勇的牺牲。”
“为了艾泽拉斯。”
冒险者再次鼓起了勇气,群情激奋,准备赶往魔导师平台,赤手空拳的与凯尔萨斯战斗。
另一面的峭壁,奥蕾莉亚俏面冷若冰霜,寒声道:
“月神艾露恩。”
希尔瓦娜斯微笑着点了点头:
“现在你明白萨尔为何能成为救世主,不得不说,萨尔很有手段,能够在燃烧军团、圣光军团和月神艾露恩之间周璇,受到三方的赏识和器重,一个卡拉赞的仆从能做到这种地步,连我都不得不佩服。”
美女的私人教練
“他终究只是一枚棋子而已。”奥蕾莉亚很不甘心。
“谁又不是棋子呢?这就是弱小者的无奈。”希尔瓦娜斯哀叹一声,冷冷打量着月痕谷的冒险者:
“他们相信了月神的鬼话,真的以为灵魂在月宫中永生?真是无可救药的愚蠢,活该被萨尔利用。与其白白阵亡在魔导师平台,就让他们做我的子民吧。被遗忘者,哼,谁知道我们死后灵魂去往何处?反正不会是月宫。”
冒险者杀向魔导师平台,谷口狭窄的通道,峭壁上出现了被遗忘者的投石车,幽暗城皇家药剂师协会不屑的看着下方众人。
投石车发射了装着瘟疫的木桶,很快堵住了狭窄的谷口。
绿色的烟雾弥漫,不慎吸入烟雾的冒险者不断的咳嗦,很快倒在地上。
一劍傾心 紅泥小爐
更可怕的是,烟雾与地面接触后,形成了腐蚀地面,迅速的蔓延。
“被遗忘者!”
冒险者惊恐的后撤,更多的投石车出现在两侧的峭壁,接连不断的发射,月痕谷很快笼罩在烟雾中。
风行者姐妹出现在峭壁上,希尔瓦娜斯冷笑道:
“愚蠢的冒险者,月神不会拯救你们,你们放走了萨尔,失去了唯一的活命机会,成为我的仆人吧。”
腐蚀地面不断蔓延,绿色的瘟疫毒气使得冒险者成片成片的倒下。
血肉腐蚀,脱落,露出了白花花的骨骼,吸收了腐蚀地面的力量,成为被遗忘者站起来,发出愤怒的嘶吼声。
萌妻甜似火:顧少,放肆寵! 枝有葉
“你真的把他们全都杀死了。”奥蕾莉亚露出不忍之色。
希尔瓦娜斯微微一笑:
“这不是死亡,而是获得了新生,从此以后他们再也没有烦恼,不会被人利用,这不是很好么?”
氪肉玩家 我在村口燙頭
奥蕾莉亚悲伤的闭上眼睛,有很多事情没有选择,她可以阻止妹妹,但魔导师平台就危险了。
面对数十万发疯的冒险者,凯尔萨斯和图拉扬能不能痛下杀手,这是一道难题。
生命都是自私的。
破碎残阳六十五万冒险者,逃出去的只有不足五万,这些人不敢回基地,只能投靠魔导师平台,寻求庇护。
月痕谷之战结束,破碎残阳基地。
抗戰之責 hcxy2000
布鲁塔卢斯新长出来的尾巴重重的甩在萨尔的身上。
萨尔如一颗炮弹般飞了出去,整个人成了一瘫肉酱。
军团技师上前为萨尔医治,然后布鲁塔卢斯在将他踩扁。
如此折磨数次,布鲁塔卢斯总算发泄了心中的火气,心满意足的离开。
萨尔醒来后,把怒火发泄在洛瑟玛的身上,又把他吊起来狠狠抽打。
洛仙 浮雲深處
“废物,你这个无用的废物。”萨尔越来越气愤,打得洛瑟玛死去活来。
伊崔格趁机进谗言:
“救世主大人,希尔瓦娜斯是最大的赢家,被遗忘者势力膨胀,洛瑟玛原本是希尔瓦娜斯的属下。”
萨尔恍然大悟,咬牙切齿道:“洛瑟玛,临死之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