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3xg引人入胜的小說 大唐再起 愛下-第八百四十七章湘江春景相伴-6n7gm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我肚子痛,你帮我呈上去吧!”李嘉连忙捂着肚子,匆匆而走。
九陽補天 南都校尉
田晗和杨文靖,都曾面君过,这要是见面,那就尴尬了,明天的弹劾劝谏,就得堆满书桌。
“这……”看着匆匆而去的李复,何欢无奈道:“诗做的不好,也不用逃啊,免费的糕点酒水,可就浪费了!”
他投目一看,倒是想知晓,这诗又如何的令人难堪。
“湘江春景?”
诗名倒是中规中矩,不过到底是应题了,而且还是写湘江的,这里上百号人,恐怕泰半都是湘江为题吧,毕竟望江楼,望的不就是湘江吗?
瞧着一旁名字空白,他索性提笔添上长沙李复四字,又粗略地看着: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寥寥数笔,借用桃花三两枝,就点出早春之意,又竹、桃相对,绿、红而对,仿若一副鲜艳的名画。
而春江暖鸭,则静中有动,描绘了初春生机勃勃之感。
獸人不死之體壇悍將
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蒌蒿、芦芽,更是显得春天的春意盎然、欣欣向荣,河豚更是动静结合,进一步凸显了春字。
“好,好诗!!”何欢整个人都惊呆了,寥寥数语,既未用典,又不曾用僻词,恰如白香山(白居易)之诗,令人震撼之至。
仿佛吃了几块初春最鲜美的鱼脍,饮了杯美酒,整个人都打了个激灵。
“与之相比,我这首诗,又算个什么?图增陪衬罢了!”
唐诗的盛行,让整个社会都有了品鉴大大提高,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朗读一遍,何欢就知晓是个顶好的诗句。
“该死,我要是写上自己的名字,我不就扬名立万了吗?”
何欢心里嫉妒地发狂,不住地后悔,作为文人,哪有不图名的?
初唐时,杰出诗人宋之问,为了霸占外甥刘希夷写的一首诗,直接用麻袋装起来打死,然后改了两个字自己发表,赢得大名。
所以,一见这诗,何欢整个人都有些疯癫,犹豫了片刻,他又知晓,这事一旦拆穿,名声毁于一旦,谈何功名?
“不过,此诗一出,就会喧宾夺主,王符费了上千贯,就为了扬名立万,这般一来,肯定恨之入骨,我不能做这般无智之事!”
仙俠小廝 姜小五
将纸张小心翼翼地捧起,好似清脆的美玉一般,缓缓而动,送到了田晗、杨文靖二人身前。
億萬征服:總裁的粉嫩小妻
“你不是已呈过,怎还有?”田晗见其人,瞬间就恼了,读书人就没几个记忆力差的。
诗这东西,是靠天赋和灵感的,你以为捕鱼,一筐又一筐,岂不是儿戏?
“端是无礼!”杨文靖吐了一句,就不再言语。
一旁处于难分伯仲的王符和冯云升二人,则冷言旁观,见其被两位呵斥,不由得心中笑起。
重生之金融財團
这种人,可真是顶好的陪衬。
“先生容禀,这是学生同伴的诗稿,他因腹痛而退,由我转呈诗稿。”
被这般骂,何欢强忍着心中的嫉妒,将诗呈上,好处没捞到,骂倒是挨了不少。
“我来看看,竟是谁这般无礼。”
田晗哪里相信腹痛而退的理由,心中早打上借口的标签,无外乎诗做的太烂,不好意思见人罢了。
竟然如此,某就好好品鉴一番,让你臭名远扬。
天命之獵神 臨又
见到田晗竟然将诗稿拿下,准备仔细品鉴,杨文靖颇为不忍道:“田兄,其不过是个无礼之辈,犯不着毁其名声。”
“哼,读书人焉能无礼?”田晗冷哼一声,低头看去。
重生之傲世千金 安若郁
一旁的王符、冯云升二人,不嫌事大,心中冷笑。
快,多品鉴一番,只要事再多些波折,诗会的名声也传的越广,我的名声也会更大了……
“田公杨公未离,其人竟然先去,端是无礼之至!”
“哼,想必是稀巴烂之诗,贻笑大方,不敢现人,免得被嘲笑!”
其他的举子读书人,也纷纷嘲讽,骂将起来,不给田晗、杨文靖面子,就是不给诗会面子,不给诗会面子,就是不给参与读书人的面子,岂能不谩骂一番。
“哗众取宠之辈!”王符深得扬名的精髓,嘴角讽笑,这般手段,他见得多了。
“也可能是位王子安(王勃)般大才,后来居上,登着王兄梯子,去向了云霄!”
冯云升淡淡地笑道,他早就晓得这番拉锯,最后定然是王符胜出,踩着自己脑袋上去的。
与其这般,还不如让他人夺去。
“绝不可能——”王符咬着牙,一字一字地蹦出。
穿越封神之我為袁洪
“绝不可能——”田晗抬起头,轻声呢喃,然后又难以置信般道:“这般好的诗,其诗去画,似王摩诘之意,其字平白,又有白香山(白居易)之力,可谓是顶好的,顶好的……”
“田兄,何至于此?”杨文靖诧异道,然后将诗拿过来,细细品鉴。
澄莊
半刻钟,一刻钟……
杨文靖抬起头时,一脸的动容:“某以为,前唐去后,天底下的诗,已然尽了,数十年来不曾闻听过,不曾想,今日竟然能品味到这般自然之诗,恍若盛唐再临,盛唐之韵——”
所有人都惊呆了,一首诗,竟然有盛唐之韵,唐诗过后,天底下竟然还有可媲美之诗,难道不是唐亡后,就已经消散了吗?
六道煉神錄
唐诗如绝岭之山,世人只有仰望,所以多乐于词,可另辟蹊径。
“王兄,怕是又一位王子安了,哈哈哈哈!”冯云升矜持而笑,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他不嫌事大,不看王符那张难堪的脸庞,走了几步,对着杨文靖道:
“先生,如此好诗,能否让我等闻读一番?”
“好,这般好诗,正是众人共享,岂能让我等独占?”
杨文靖大笑,将诗拿过去,他已经预料到,此诗传下,自己肯定要带上,名留青史了,这般场景,谁能不愿?
冯云升恭敬地拿下,仔细看去,整个人也被惊到了,他人催促多次,才颤抖地朗读道:
湘江春景:长沙李复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寥寥数语,春之意,已然跃然纸上,令人欲罢不能。
众人闻听后,纷纷沉默。
此诗一出,谁能争锋?
“好——”
沉默半晌后,所有人大声而叫,应好声不绝于耳,整个望江楼都好似要被震塌。

5aejk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再起 線上看-第八百四十五章文會(上)讀書-fe3hg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一科如此多进士,怕是不妥!”
赵匡胤犹豫道,科举本就是为国取士,进士泛滥,岂不是滥竽充数地太多?
况且,他这大宋,三成都是藩镇,河北、关中,尽是军阀,进士录取太多,哪有这般多的官位?
張三豐異界遊 寫字板
话说,府库拮据,哪有那么多俸禄发放?
“俺也不知为甚,总感觉不对劲!”
赵匡胤叹了口气,让王继恩疑惑:“陛下何出此言?”
“这糊名、誊抄之举,俺未及上位时,心中就有所谋算,但南国却总是领先一步,率先施行,俺这般为之,好似在仿制一般,心里着实不痛快很!”
麻辣辦公室 痞子易
闻言,王继恩也知晓这是皇帝心里话,但他却不知怎么安慰,难道是英雄惺惺相惜?心有灵犀?
索性就沉默了。
历史上唐朝科举不糊名,誊抄,赵匡胤率先施行的,所以科举才成为寒门的通天之途。
随着四月春闱的到来,长沙城率先从春寒中惊醒,临考前的诗会,宴席越发的多了起来。
今年的春闱,规定的时间在四月十八,来自各府的举人们,纷纷前来,酒肆、酒楼,热闹不停,仿若过年一般。
去年秋试,共选了一百一十四名举人,加上前两年录取的举人,共约两百来人参加此次的进士考试,取六十人,录取率应该是最高的。
每隔三五日,酒宴诗会就热闹一番,青楼歌姬相伴,美酒佳肴而随,端是一番盛世场景。
这一日,长沙最大的酒楼——望江楼上,正举行着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场诗会,来到的举子,超过了百人,其他才子国子监生,更是上百,让三四层高的望江楼,人满为患。
丝竹管弦之乐,已然穿过了楼层,来到了街面。
其灯火明亮,人头攒动,欢乐笑闹之声,也是挠人心扉。
“这就是望江楼吗?”李嘉身着青袍,提溜着一把扇子,披了件白色裘衣,带着幞头,脚踏金丝鹿皮靴,仿若是个悠哉的公子哥。
“郎君,正是!”一旁的田福,则带着颤音,轻声道:“距离应试只有十来天了,这怕是最大的一场诗会了,听闻国子祭酒田晗、石鼓书院山长杨文靖都会前来,想要扬名立万的人很多。”
公主要出嫁
“郎君,这里人多眼杂,不比往常,咱们还是别去了!”
司令大人,盛寵冷妻
“这么热闹的地方,咱怎么不能去凑个热闹?”李嘉不以为意,挥舞着扇子,大跨步而去。
望江楼的门子,一见到这位相貌堂堂,衣冠楚楚的模样,哪里有阻拦的道理,直接让行,态度极为恭敬。
待他上来时,这场宴会已经人满为患,到处都是长袍才子,李嘉也不挑剔,直接找个拐角的地方坐下,吃着糕点品着茶。
别说,免费的真好。
李嘉感觉文艺细胞没多少,从来未曾参加过文会,更不曾见过这般多的读书人,仿若是看戏一般,极有体验感。
这种免费的文会宴席,定然是家财万贯的人举办的,一场宴会下来,没个几百贯,根本就下不来。
至于浪费这般钱财的目的,不外乎扬名立万罢了,请一些名人来吹捧,例如田晗等,成本更是好达上千贯。
长沙城外的一亩熟地,也不过二十贯,换句话说,一夜过去,五十亩地就没了,一般是还真耗不起。
李嘉作为皇帝,自然没什么不满,这种互相吹捧的宴会,反而促进消费,增加更多的税收,很适合调节贫富差距。
随着时间的过去,整个望江楼的三层都坐满了,李嘉这拐角桌,也拼凑个活泼的家伙,碎话颇多。
“岳州何欢,何长安,见过这位郎君!”带着两个仆从,男人笑嘻嘻入坐,客气了一番。
欢者,乐也,长安不就乐之?有趣。
青果 顧堅
“长沙李复!”李嘉拱拱手,随口说道。
至尊寶寶狂傲娘親 深藍水淺
“李郎君,待会虽然是田祭酒和杨山长到来,但咱们凑个趣就行了,莫要反客为主才是!”
何欢品着糕点,随意说道:“咱们就是过来长长见识的,瞧见那个人模狗样,风度翩翩打扮的公子哥没?他就是此文会的发起人,王符,王瑞祥,乃是长沙府有名才子,其父为吏部员外郎,才气冲天。”
“这次,咱们都是陪衬,只有他才是主角。”
李嘉一看,王符立在楼道前,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仪表堂堂,二十来岁,华衣锦裳,卖相显然很不错,人模狗样倒是不至于,想来是何欢心中妒忌吧!
“何兄莫要自我菲薄,岂不闻王勃焉?”李嘉倒是来了兴致,随口道。
“哈哈哈,李兄,洪州阎公的故事一传,天下谁人不长几个心眼?”
何欢好似听到莫大的笑话,吃着酒,都喘不过气来,引得一旁的人窃窃私语。
他喘了一口气,这才笑道:“王瑞祥必然做了完全的准备,怎可能为他人做嫁衣。”
李嘉默然不语,天底下又有多少王勃这样的异才,或者说,谁能预料会有这等人如此不识趣?
好不容易造就一番酒菜,女婿还未上桌,他人就吃个干净,一般是都受不了。
王符这次上千贯挥洒,自然准备齐全,若是有王勃这般的傲才,也知晓太出风头,会往死里得罪人,识趣收敛些锋芒不要太多。
见其沉默,何欢这才止住笑声,说道:“李兄,这次可有把握中第?”
“难!”李嘉故意叹了口气,说道:“虽然只不过四取一,但朝廷新扩了江南、蜀地,才子何其多矣,越发地难了!”
“也是这番道理!”何欢叹了口气,言语道:“虽然有誊抄、糊名,但江南自古文风鼎盛,这次进士,怕是大多被其占据。”
“王符虽然有才,但想必也是猜想到了,所以心中慌怯,才有了这般文会,李兄见识不浅啊!”
直到这时,何欢才真正重视这位蹭饭嫌疑的李复,不由得沉声道:
“李兄也知晓这般,此次可要好好表现一番了,若有了名气,路也好走一点。”
“随缘吧!”李嘉无所谓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好歹下场,涨涨见识也是不错的。”
“毕竟我才二十岁,有的是机会!”

uhs5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大唐再起 飛天纜車-第八百三十五章看書-sfyg3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祭酒,咱那儿子,偏生不像我这般玩武,倒是对于夫子文章多有所得,早就听闻国子监名师辈出,咱粗略的识几个字,教不了什么,送与国子监,让你们多调教,多费心了!”
潘崇彻一脸的感慨,然后说道:“这小子若有什么顽劣,或者不听话,您就往死里打,只要打不死,什么都可!”
“天下最难父母心!”田晗闻言,这要是跟你一般无二,朝廷就得起疑了,又见其虽然有些粗鄙,但好歹有向文之心,他微微颔首,说道:
“贵公子一向聪慧,如今年岁还小,待过了几年,就可以去那科场,别的不提,一个秀才还是稳当的!”
“这便是大好了!”潘崇彻拍手大笑:“自从某领军作战以来,早期虽然屡次冲锋,悍勇杀敌,但后来身不由己,坐镇军中,就感觉,这浑身都不得劲,没有几个幕僚帮衬,就带不起兵来!”
“之后才晓得,兵一过万,光是后勤就难为死人,必须多读书识字不可,到了十万之数,没有一些孙子兵法,卫公兵法,这军就带不成!”
“所以,咱这才晓得,读书的重要性,这小子终究是要袭爵的,日后天下一统,多读书,也好列朝为官时不出差错,若还有战,这小子也能多带一些兵马,光耀门楣!”
“况且,这读书,才能知晓啥是忠义,军中这群浑小子们,随军学堂读了几个月,也越发的来事了,咱就觉得,读书是万分好的……”
“侯爷所言极是!”田晗嘴角扯了扯,他倒是不知,这个侯爷闲话竟然这般多,不过其向文之心倒是好,毕竟这乱世,尊重读书人的将领实在少些。
“哎呀,这饮酒过多,倒是有些碎言了,不知田祭酒有事否?我也得将歇了!”
潘崇彻摇了摇脑袋,仿佛喝多了一般。
“是这般道理!”田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这几日,宗庙不是迁移吗?宗法之制,乃朝廷根基,天下向道之心,岂能坐视不理……”
“咕噜,咕噜——”
这时,突然响起了呼噜声,田晗扭头一看,潘崇彻不知何时,竟然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呼噜震天响,就好像打雷一般。
“哎!”挥了挥衣袖,他多次想将其叫醒,但文人的操守,却让他难以举动,“罢了罢了——”
摇摇头,田晗只能无奈而走,又急又快,显然被气得不轻。
漫威世界裏的超能力者 我是唐僧我不騎白馬
待其离开了府邸,潘崇彻立马就惊醒过来,连忙道:“快把大门关起来,就说咱饮酒过多,夜里着了风寒,这几日就不见客了!”
“咱就知晓,半夜来的都没啥好事!”
潘崇彻思量着,他读书虽然不多,但也知晓文武殊途,他哪里玩得过这些文人的花花肠子,受其摆布,作为大唐首屈一指的将帅,他对于政治漩涡,一点也不敢掺和。
这几日来,朝廷的风向,政事堂早有耳闻,但却一直未曾言语。
即为宰相作为皇帝的亲近人,哪里不晓得其心思?
作为真正的政治家,他们对于礼法什么看得较轻,毕竟是从乱世过来的,武夫皇帝何曾在意过礼法,你要是较真,还真活不到现在。
虽然看的比较清,但好歹是读书,根深蒂固的东西,哪里能轻易地拿掉,所以就默许了,对于此事也言语。
反正只要宰相不参与,就不会有什么大事,随手一按,就能平歇。
而要是皇帝真的屈服了,他们就大喜过望了。
宰相们的这种态度,反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那些清流们,以礼部左侍郎张汀为首,御史为中坚,让朝廷越发的热闹起来。
终究是有明事理的,不由得劝说一二,反而被其怼了一通,被骂成了无君无父之人,惹得许多人大笑。
青春裏放蕩不羈的幸福 亂世家人
虽然如此,但仍旧没有在意,礼法这东西虽然大,对于皇权的限制,并没有想象中的厉害,尤其是开国皇帝。
煉盡乾坤 土豆燒鴨
当然,只要是聪明人都知晓这事,但正因为聪明,所以这毫不耽误他们博取名声。
这事若是成了,他们自然名声大噪,加官进爵,但若是不成,也能得个忠君纯孝的美名,哪怕贬官,也是值当的。
反正就是一副我为皇家着想,我抛头颅洒热血,也在所不惜的态度。
皇帝自然晓得这群人在碰瓷自己,所以就冷眼旁观,你要是理了他,给个染料,就能开染坊。
仙羽幻 牛語
高明的人,不动如山,尤其是官位到达一定品级,就不需要博取名声的加持了,当然像礼部左侍郎张汀这种老儒生就属于思想顽固了。
这天,宣王府进行一场平常的晚宴,一家人几十口人,男女别坐,规矩倒是齐整。
“父亲,最近朝廷风声你可听说了?”李郜吃着饭菜,见到父亲李骏自顾自地吃食,不由得问道。
“听说了!”李骏点点头,眉头一皱,说道:“这又与咱们王府有甚的关系?”
硯尊
“你不会是想驳斥那些人吧?”李骏连忙说道:“万不可这般,皇帝宰相都在看着,你这个嗣宣王前去,岂不是找骂?”
“虽然这事对于咱家来说挺不利的,但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皇帝一向是心里有主意的人,些许清流之士,并不重要,皇帝自然有手腕对付他们,咱们只管看戏就行了!”
李郜颇有些尴尬,他硬着头皮说道:“父亲言语的是,只是儿子以为,这事关咱们宣王府,这般无动于衷怕是有些过不去!”
“况且,嫡宗绝嗣,也无有人情可言语,民间的流言蜚语,怕是对皇帝不利……”
“不利个屁!”李骏恼怒了,直接骂道:“你莫不是读书读糊涂了?还是被人说了几句就难为情?”
“文景皇帝(李知柔)好不容易带着咱们逃到岭南,当今辛苦才造这般基业,平白无故地让给嫡宗?”
“你可是晓得,皇帝若是这般,我家又置于何地?你这个嗣宣王虽然不改,但人家会把你当回事?陛下又会信任与你?”
二世仙凡道 楚之囚
“被马尿糊了眼的蠢货!”

6bghs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再起 線上看-第八百二十五章展示-gaqum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呼延赞,并州太原(今属山西)人。出生于将门之家,父亲呼延琮,后周时任淄州马步都指挥使。
呼延赞少年时担任骁骑兵,赵匡胤认为他有才且勇敢,补选他任东班头领。
柔情危局 速凍果
后来又任命为铁骑马军左厢指挥使。
他如今年岁不过三十,就已经为厢指挥使,可以说是前途无量,乃禁军的后起之秀。
總裁老公六婚成癮 歐陽紅
突然得到这个差事,呼延赞大喜过望,招呼自己兄弟们,连忙骑马出营,会一会那契丹蛮子。
上万的铁骑出营,呼延赞就看到了面前一个契丹老将,上书耶律二字,他心中就晓得这个契丹的重将,心中就提起了几分小心。
“嘿,兀那老将,尔不知天高地厚,报上名来,咱手下不杀无名之将!”
呼延赞勒马而问,大声喊道。
“哼!”耶律挞烈冷哼一声,他到底是汉化了一些,这次说道:“告诉他,此番俘虏其的,乃是耶律挞烈!”
一旁的人传唤来,呼延赞瞬间警惕大增,哪怕他孤陋寡闻也晓得,契丹南院大王耶律挞烈的名字,他瞬间就激动起来:
穿越之棄婦逍遙 沐爺
自己若是俘虏,或者斩杀了这老头,前途无量啊!
“兄弟们,谁斩杀了那老头,官升三级,钱财万贯!”
“呼——”其身后的骑兵,瞬间都双目通红,激动地胸脯上下起伏,显然也被这奖励吓得不轻。
寒风刺骨,但众人皆浑身发热,对于战争的渴望,让他们难以抑制,坐下的马匹也感受到主人的心情,不住的打着响鼻。
“杀契丹狗!杀!杀……”
“杀宋狗,儿郎们杀——”
很快两军之间都响起了疯狂的呐喊声,战场上各种嘈杂混在一起,喧嚣一片。
北宋的骑兵战术继承自沙陀代北三朝,深受沙陀风格的影响。
内亚多产精铁良马,但干旱贫瘠,马匹蓄藏量有限,因此往往崇尚骑兵精兵战术,以少量骑兵与大量步兵部队配合。
如今这般铁骑对铁骑的场景,无有步兵配合,倒是罕见的很。
不过,铁骑马军十来年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甚至还在幽云对战契丹人,也有几分心得,所以并不畏惧,反而因为赏钱而激动不已。
更何况,身后可是皇帝亲自在观战,这若是表现好,前途还用的说?
而契丹骑兵,对战时却常常回避正面交锋,即便是冲击也充满试探性——“最先一队走马大噪,冲突敌阵。得利,则诸队齐进;若未利,引退,第二队继之”,他们虽然能忍受寒冷饥渴,凭着韧性长期作战,却因为己方本族人口有限,不愿意承担伤亡。
如今耶律挞烈这般直抵而战,让契丹骑兵们也颇为不习惯。
但那些有见识长远的却知晓,宋人这是第一次直面与他们作战,心中不觉得畏惧,所以这次就是要一次性打断他们的脊椎骨,在其心中种下畏惧的种子,嘶喊着越发的用力。
而心思更广泛的,更是想到,昔日后周北上幽云,围攻幽州城,对于南院大王来说,是莫大的耻辱,而宋仁与周人一脉相承,军队无改,教训起来也能出气。
更何况,哪怕就算打不过,骑兵却是能跑的,汉人哪里有他们这般的骑术?
所以,契丹人的作战欲望极为强烈。
箭矢在满空飞起,契丹人骑射了得,几乎是压着宋兵打。
不过,宋兵也是精锐,各个着甲,对于这些箭矢毫不畏惧,反而激起了血气。
于是,两万多名精锐骑兵,直挺挺地对撞而去。
刹那之间,“砰砰砰……”沉重的巨响在四下响起,战马直接对撞,两方毫不吝惜。
宋军前方不顾性命地直接冲锋,虽然契丹人虽然想躲闪,战马虽然害怕,但高之下躲不了,左右全是人马。
“唰——”冲撞之下,有的人是直接朝空中飞,血肉横飞。
沉闷的冲撞声、战马的嘶鸣声、奔腾地马蹄声,响彻一片,地面上尘土滚滚,还没死的战马四肢在灰尘里痛苦地挣扎。
九天淩雲誌
冠軍之路 木子日月
耶律挞烈老当益壮,身着玄甲,在一群亲卫的保护下,位于大后方,看着惨烈的战场,他默默无声。
宋人与之前的周人一样,顽固,精锐,一脉相承,想象中的纵横不同,反而陷入了泥潭之中,周边都是人,一眼都望不到边。
他入目一看,死伤的契丹人、宋人遍地都是,宋人无所谓,但契丹人却让他心痛。
真应该让那些溪人、渤海人来,不过其并无本族人精锐,与宋人对战,怕是不敌。
“强者向生、弱者必亡!”耶律挞烈低吟一声,虎目直视那耸立的大营,他说道:“看来宋人并未减弱半分啊!”
随即,他挥挥手,言语道:“今日的试探到这吧,儿郎们可不能为北汉而死!”
号角随即吹响,厮杀中的契丹人又如潮水般退去,秩序井然,宋仁难以占据便宜。
“老子杀的正痛快,契丹狗竟然退了!”呼延赞扭了扭脖子,他的铠甲上都是血肉,胸前挂在其上的还有一个箭矢,望着退去的契丹人。
悲慘大學生活
“鸣惊收兵吧!”赵匡胤看着战场,轻声道:“契丹人退了,咱们也收兵,这次试探也就够了!”
“呼延赞这次打得不错!”
“陛下何如不让俺去?”一旁的铁骑马军右厢指挥使王彦升颇为不服,连忙问道。
“光烈莫急,这契丹人那么多,迟早有你显名的时候!”
權少暖愛:暗戀冷酷少帥 千千佳人
赵匡胤摇摇头,轻笑道:“到时候,可不要与我抱怨身体不行了!”
其他将领闻言都大笑,王彦升不服,挺起胸膛说道:“末将虽然年近五十,但却对契丹狗毫不畏惧,杀他个三天三夜,也不会乏累!”
王彦升早年曾先后效力于后唐、后晋、后汉、后周,曾随周世宗征南唐、伐辽国,屡立战功,身经百战,可以说见识过契丹人的本色,自然毫无畏惧之理。
他也参与了“陈桥兵变”,在这个事件中为赵匡胤出谋划策,有拥戴之功,并诛杀后周大将韩通,被授为铁骑左厢都指挥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