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騎鶴人本尊

精华都市小說 步步爲途 txt-第210章 是禍躲不過熱推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王贵凤从儿媳口中,得知儿子不对劲时,慌乱不已,这才给方娇柔打电话的。
听完方娇柔的的话,她心中最后的幻想化为乌有。
王贵凤呆坐在椅子上,连方娇柔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的。
“大山,你快回家来,出……出大事了!”
王贵凤冲着话筒,慌乱的说。
牛大山是家里的顶梁柱,王贵凤在第一时间向其求援。
早晨,上班前,牛大山特意叮嘱老伴和儿媳好好聊聊,一探究竟。
牛大山虽也知道儿子情况不对,但依然怀有最后一丝幻想。
听到老伴在电话里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他心如死灰。
牛大山本想不回去的,但又怕老伴想不开,只得驾车回家去了。
感觉天塌地陷的王贵凤见到牛大山回家后,当即便哭嚎开了。
“闭嘴,你想让左右邻居都来看笑话呀?”
牛大山怒声喝问。
听到这话,王贵凤强忍悲痛,闭口不言。
“婧莹怎么说?”
牛大山沉声问。
虽知结果不妙,但总要问个究竟。
王贵凤抬眼看向牛大山,出声说:
“婧莹说,除结婚当晚以外,他们俩就没同过房?”
这一结果在牛大山意料之中,听到这话后,他又燃起了些许希望,急声问:
“结婚当晚什么情况?”
王贵凤见老伴误解了,急声道:
“你忘了?结婚那天晚上,经义拼了命的和乡里人喝酒,最后烂醉如泥,你把他送上楼去的。”
牛大山听到这,才想起这一茬来,怒声骂了句他妈的。
“为了进一步弄清状况,我把水产公司的小方都叫过来问过了。”
王贵凤急声说,“她和经义之间什么事也没有,还说,之前就告诉你了!”
牛大山抬眼看向老伴,沉声说:
“我正是觉得不对劲,才让你和婧莹好好聊聊的。”
王贵凤听到这话后,再也按捺不住了,呼天抢地的哭起来: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老天爷,你让我怎么活呀——”
牛大山狠瞪老伴一眼,沉声道:
“你给我闭嘴,当心隔墙有耳!”
王贵凤听到这话,只得将哭嚎声压制住,抬眼看过来:
“大山,这可怎……怎么办?”
为了这事,牛大山郁闷多日,但却没想到任何办法。
“我一会给经义打电话,让他今晚早点回家,我们和他好好谈谈!”
牛大山沉声说。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既已确认儿子那方面有问题,只能先摸清情况,然后去燕京、中海,甚至国外去治疗。
牛大山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老牛家都不能绝后。
“这事怎……怎么谈?”
王贵凤满脸慌乱。
晚上,我来和他谈,你在一边听着,不失时机的帮衬两句。
王贵凤听后,忙不迭的点头称是。
“你去洗把脸,准备做饭,别让人看出来!”
牛大山沉声道,“有我老牛在,天塌不下来!”
王贵凤听到这话后,稍稍有了点底气,出声道:
“大山,你晚上好好和经义谈,千万不要大呼小叫的。”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步步爲途-第210章 是禍躲不過閲讀
牛大山知道老伴担心什么,点头答应下来。
这会虽没到下班时间,但心乱如麻的牛大山哪有心思工作,一脸阴沉走进的走进书房,仰躺在沙发上,满脸颓废之色。
牛大山虽是乡一把手,但传宗接代的观念非常强,否则,也不会急着催小俩口给他生孙子了。
儿子那方面有欠缺,别说生儿育女,连男人的义务都尽不了。
这对于牛大山而言,无异于致命打击。
就在牛大山失魂落魄之时,远在省城的何志远也在车里焦急等待着。
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吴緈瑜下车去找闺蜜秦思雅拿鉴定结果。
半小时后,仍不见吴緈瑜回来,何志远心中很是没底,两眼紧盯出入口。
当见到吴緈瑜的身影后,何志远连忙推开车门,快步走下车。
“緈瑜,鉴定结果拿到了吗,怎么样?”
何志远急声问。
吴緈瑜并未作答,而是将手中的纸片递了过去。
何志远拿到鉴定结果,仔细认真的看起来。
“送检中药材的剂量不会直接致病人死亡,但不排除由此引起其他并发症,如心脑血管……”
何志远小声念叨着。
吴緈瑜见何志远阴沉着脸,出声说:
“志远,思雅已经尽力了,我不能让她为难!”
何志远意识到吴緈瑜误会他的意思了,急声道:
“緈瑜,我知道秦科长出这份报告很不容易,我对此深表感谢!”
“你理解就好!”吴緈瑜出声道,“上车吧!”
何志远手拿报告,冲吴緈瑜做了个请的手势。
上车后,吴緈瑜并未忙着开车,而是抬眼看向何志远:
“志远,这份鉴定报告虽对叔叔有利,但并不能百分之百脱困。”
“要想彻底解决这事,你还是要想方设法对死者进行尸检!”
何志远面露无奈之色,出声道:
“我也知道这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办法,但这和家属的利益相悖,他们绝不会同意的。”
李老太两个儿子向医院索赔五十万,在此前提下,他们怎会同意做尸检呢?
如果尸检结果证明,李老太的死和医院无关,他们可就没戏唱了。
“志远,如果能证明李老太非正常死亡,警方可强制进行尸检。”
吴緈瑜黛眉紧蹙,沉声道,“既然药物不可能致老太死亡,这当中极有可能另有隐情。”
一语惊醒梦中人!
何志远听到这话后,眼前一亮,出声道:
“行,我回去以后在这事上做做文章,看看是否有机会。”
在这之前,何志远竭力想证明李老太的死和他父亲开的药无关。
吴緈瑜从不同角度出发,帮何志远找到了解决这事的另一途径。
“緈瑜,我先回去了,谢谢你!”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步步爲途-第210章 是禍躲不過
何志远诚声道,“你什么时候去芜州,一定和我联系!”
吴緈瑜听到何志远的话后,俏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我下周末有可能去芜州。”
“在这之前,我给你打电话。”何志远出声说。
吴緈瑜先后两次帮他解决难题,何志远想找机会好好感谢一下她。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吴緈瑜柔声说,“你回去慢点开车,到锦城后,给我报个平安。”
何志远轻点一下头,答应下来。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步步爲途討論-第166章 壞事變好事分享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何志远抬眼看向孟晴,面带微笑道:
“孟记者,你想多了,钱家兄弟也没错!”
“哦?”
孟晴抬眼与何志远对视,面露询问之色。
“商人逐利,无可厚非!”何志远沉声说,“每亩鱼塘每年五百元租金,已是钱家兄弟承受的极限了,在此前提下,他们何错之有?”
“何乡长,既然双方都没错,那这事的责任该由谁承担呢?”
孟晴柔声问。
“安河乡经济落后,乡里搞垂钓中心想拉动经济发展,但任何事有利就有弊。”
何志远沉声道,“从目前情况来看,这是一次失败的尝试!”
“何乡长,请问,安河乡搞垂钓中心之前,有没有进行充分的市场调研?”
孟晴出声问道。
既然是垂钓中心的问题,美女记者就将矛头指过来了。
“孟记者,垂钓中心是我的前任搞的,对此我没有发言权!”
何志远出声道。
孟晴没想到何志远会以此推脱,眼珠一转,出声道:
“请问,何乡长,你准备如何应对这事?垂钓中心还会继续搞吗?”
这个问题,何志远既无法回避,也不便推脱。
“孟记者,实不相瞒,垂钓中心是我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之一?”
何志远不动声色的说。
孟晴听后,轻哦一声,问:
“这么说,你不但要搞垂钓中心,还要加大投入?”
求心道 人咬狗
“我看好垂钓中心的发展前景,只要我们用心去搞,一定会搞出名堂来!”
何志远一脸笃定的说。
孟晴抬眼看向助手,示意他将摄像机镜头关闭。
张晓亮见到孟晴的眼色后,连忙盖上了摄像机的镜头盖。
“何乡长,我说句不该说的话,你的这一举动,和许多官员的做法大相径庭,你确定真要这么做?”
孟晴一脸正色的问。
官场中,一段情况下,前任搞的工程项目,继任者很少继续搞下去。
这是类似潜规则一般的存在。
如果接着前任的工程项目搞下去,搞好了,功劳是前任的,做不好,则说明你无能。
吃力不讨好!
在此前提下,谁也不愿这么去做。
孟晴作为芜州的知名记者,熟知官场的门道,才会有此一问的。
何志远抬眼看向孟晴,一脸严肃道:
“孟记者,我现在就算说的天花乱坠,你也未必会相信,一年半载后,欢迎你再到安河来采访。”
“行,何乡长,我接受你的邀请,半年后,一定再来安河采访你们垂钓中心。”
孟晴面带微笑道。
何志远满脸笑意,连声说欢迎。
“晓亮,你先出去一下,我有点私事和何乡长聊!”
听到这话,张晓亮不敢怠慢,连忙快步出门而去。
张铭和何志远打了声招呼,也出门去了。
“何乡长,你和緈瑜是好朋友?”
孟晴柔声问。
在说到“好朋友”一词时,孟晴明显加重了语气。
何志远一下子猜不出他的用意,含糊其辞道:
“我和緈瑜是朋友,关系不错!”
“据我所知,你和緈瑜并不是大学同学,你们……”
孟晴面带微笑道。
“我的前女友和她是闺蜜!”何志远直言不讳道。
孟晴也是吴緈瑜的闺蜜,何志远并未藏着掖着。
“哦,緈瑜的朋友我大多认识。”孟晴抬眼看向何志远,“何乡长,不介意说出你前女友的名字吧?”
“夏若雪!”
“我知道了,就是那位和孙二少……”
孟晴说到这儿,停下话头,俏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
夏若雪和何志远分手后,便成了金陵孙家二少爷孙毅成的女朋友。
“何乡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孟晴面带愧疚之色。
“没事,自从分手后,我和她就形同路人了!”
何志远一脸淡定的说。
分手后,何志远对夏若雪充满了憎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早已烟消云散。
“何乡长,緈瑜是个好女孩,和你的前女友截然不同!”
孟晴抬眼看向何志远,似有所指。
何志远没想到孟晴会将话题扯到吴緈瑜身上,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何乡长,今天的采访将在明晚的《百姓生活》中播出,你没意见吧?”
孟晴柔声问。
“没意见,不过还请孟记者帮乡里多美言两句!”
何志远面带微笑的说。
相同的采访内容,配备不同的解说词,极有可能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
何志远虽不是记者,但却熟知其中的门道。
孟晴伸手做了个OK的手势,表示没问题。
“何乡长,下周緈瑜到芜州来玩,你有空过去聚一聚吗?”
孟晴抬眼看过去,柔声问。
何志远听到这话后,微微一愣,出声道:
“如果没有特殊事情,我一定过去!”
“好,就这么说定了!”孟晴开心的说,“何乡长再见!”
“孟记者再见,我送你!”
何志远站起身来,冲孟晴做了个请的手势。
送走孟晴之后,张铭跟在何致远身后快步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乡长,你认识那女记者?”
张铭好奇地问。
在这之前,何志远特意让张铭去处理这事,他如果认识女记者的话,这一安排便不合常理了,难怪后者心中不解。
“我也是刚通过朋友介绍,才认识他她的。”
何志远实话实说。
“既然认识,她总该给你面子吧?”
张铭满怀期待地问。
尽管张铭是何志远的铁杆手下,又亲自参与了这事,但其中的隐情却不便向他说明。
“她只是个小记者,这是领导交代的,没办法!”
何志远脸上露出几分无奈的神色。
张铭本以为何致远和孟晴相识,能将这事搞定的,谁知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脸上露出几分失望的神色。
“乡长,这可怎么办呢?”
张铭一脸郁闷的问。
何志远抬眼看向张铭,一脸淡定的说: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这事我们乡里并无过错,他要报道,便让他去报去了。”
何志远脸上露出几分无所谓的神色。
张铭抬眼看向何志远,欲言又止。
何志远刚到安河乡,脚跟还没站稳,这时候若是被《百姓生活》报道的话,绝不是什么好事。
何志远明白张铭的意思,伸手在他的肩膀上轻拍了一下,以示安慰。

kazb1优美都市小說 步步爲途 ptt-第163章 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相伴-iljlk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书记说的没错,不过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何志远一脸正色道,“搞出这一系列动作出来,一定会留下破绽,弄清这事并非难事。”
何志远登门拜访牛大山的用意,就是想借助他之手敲打牛经义,免得再多生事端。
作为一乡之长,何志远要的是安河的经济发展。
只要乡里的经济水平提升上去,安河和安盛两家水产公司并存,毫无问题。
牛大山听出何志远话中有话,脸色不善,并不搭茬。
“书记,这是后话,日后再说,没问题。”何志远沉声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将芜州市《百姓生活》栏目的记者弄走。这事一旦报道出去,将严重损害乡里的形象!”
何志远的话并无问题,牛大山只得无奈的轻嗯一声,表示赞同。
“书记,我刚到云都,县里的领导还没认全,更别说市里了。”
何志远出声道,“你在云都任职多年,这事还请你多多费心!”
这话看似客气,实则却另有所指。
这事分明是你儿子搞出来的,你必须去把他摆平,否则,丢的可是你自己的脸面。
何志远初到安河,如果出现被市台曝光的事,县领导的板子还是会落在牛大山的身上。
牛大山心中郁闷不已,但却无可奈何,冷声道:
“乡长谦虚了,我先托关系试试看,能否搞定,我可没把握!”
“书记,你看着办,我先回去了,再见!”
何志远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看着何志远出门后,牛大山心中愤怒至极,低声喝骂道:
“这小兔崽子整天就知道给老子添乱,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骂归骂,事还是要解决的。
尽管何志远说的煞有介事,但牛大山绝不会轻易相信,拿起电话给刘鹏打过去,让他立即过来。
刘鹏接到牛大山的电话,不敢怠慢,连忙快步走进书记办公室。
“书记,您找我?”
刘鹏堆笑问。
“安盛水产公司又出事了,你知道吗?”
牛大山冷声问。
“钱家兄弟和闵昌华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在安河搞水产公司,不出事才怪呢!”
刘鹏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牛大山心里清楚,这事如果是他儿子所为,刘鹏必然知道,这才叫他过来的。
“这事是经义搞出来的?”
牛大山压低声音问。
刘鹏是牛大山的铁杆心腹,没必要藏着掖着。
“书记,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刘鹏满脸堆笑道,“经义这一通组合拳打的非常漂亮,够钱家兄弟和姓闵的好好喝一壶的!”
他从仙界归来
牛大山看着满脸得意的刘鹏再也按捺不住了,伸手在办公桌上用力一拍,怒声骂道:
“你们是猪脑子,其他事也就罢了,给记者打电话干什么,吃饱了撑的!”
刘鹏见牛大山发飙,连忙收敛起笑容,低声道:
“经义的意思是乘安盛水产公司开业之机,让他们丢人丢彻底了,从而让他们尽快关门歇业!”
对于牛经义而言,安盛水产公司多存在一天,他便少一天收入,巴不得早点关门大吉呢!
“这臭小子只想到那点蝇头小利,这么一搞,老子如何向市里交代?”
牛大山怒声喝骂。
刘鹏微微一愣,不解的说:
“书记,这事是政.府的事,和您没关系啊!”
“你懂个屁!”牛大山怒声道,“何志远刚来几天,出了这样的事,县领导板子当然落在我身上!”
刘鹏这才回过神来,,一脸惶恐的问:
“书记,那怎……怎么办呢?”
牛大山满脸阴沉,怒声问:
“你们通过什么关系找的市台记者?想方设法再打声招呼,让他们回去!”
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没通过关系,直接打的热线电话。”
刘鹏一脸郁闷的说。
安盛水产公司运送三车鱼虾蟹到云都竟然全死了,这新闻确实够劲爆,记者闻风而动,很正常。
“草,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牛大山愤怒至极,直接爆了粗口。
骂完之后,牛大山一脸阴沉的拿起电话给云都县宣传副部长高成海打过去。
高成海和牛大山都是县委副书记陈金明麾下的,请他帮忙,问题不大。
电话接通后,牛大山先与高成海寒暄一番,随即便说出了用意。
“大山书记,《百姓生活》是芜州宣传部一把手亲自抓的,我帮你打招呼没问题,但能否谈成,我可不敢保证。”
高成海沉声说道。
牛大山没想到《百姓生活》栏目竟是市宣传部门的大佬亲自抓的,心中郁闷不已。
“成海部长,这事就拜托你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打点的,你尽管开口,我来安排。”
牛大山直言不讳的说。
“大山书记,再说吧,如果有需要我和你联系!”
高成海模棱两可的说。
牛大山连声道谢,挂断了电话。
一品皇妻
“书记,高部长怎么说的?”
刘鹏一脸关切地问。
牛大山是刘鹏在安河最大的倚仗,意识到这事可能给他带来麻烦后,心里很是没底,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难度很大,办成的可能性非常小!”
牛大山一脸阴沉的说。
“怎么会这样?高书记可是云都县委宣传部的二把手,要想搞定这事,还不是一如反掌。”
刘鹏一脸不解地问,大有怕牛大山被 高成海忽悠之意。
牛大山狠瞪了刘鹏一眼,怒声道:
修真新世纪
“你懂个屁!《百姓生活》栏目是芜州宣传部的一把手亲自抓的,你说高成海能轻而易举的搞得定吗?”
刘鹏听到这话后彻底傻眼了,低声道:
“真他妈倒霉,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事!”
“还不是你们吃饱了撑的,整天无事生非。”牛大山怒声道,“就算想要整人,也多动动脑子,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只有你们这样的,才会干出这样的事来!”
刘鹏挨了训斥,低声说:
“这事可和我没关系,都是经义一手搞出来的。”
牛大山狠狠剜了刘鹏一眼,冷声道:
“这事少不了你从中出谋划策,没错吧?”
刘鹏脸上露出几分尴尬的笑意,轻点了两下头。
牛大山见状,冷哼一声,不再搭理他。

© 2021 燕鑫書庫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