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kyw精彩都市小说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隴鷹-第七百五十章 自嘲澄清,親切投緣讀書-vu1lc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数日后,林家庄。
皇上私下联系,号召江湖群雄在林家庄相聚,要组织一次武林大会。
鎖愛成婚:娘子不好欺 素冠
参会的人不算多,来的都是江湖大派而且只是派出个别代表,所以大会在室内举办。
林家庄作为两代武林盟主,这种事情可办得多了。拿出一个大圆形的厅堂,正合适这种一百多号人规模的大会。
皇上九五之尊,坐在高台为首一席,面对群雄而坐。久为上位者的气势,让他如泰山伫立,凌驾一众江湖人士之上。
唯有一座与他并列排头,坐着一位白发苍苍但鹤发童颜的男子。他面如刀削,双眼凌厉内敛,不怒自威。身穿一身淡蓝色的素衣,腰间别着一把朴素的长剑。
这位便是林家庄上任庄主,江湖盛名已久的传奇人物林飞冲!
如今在座的绝大多数江湖名流都是林飞冲的后辈,甚至后后辈,今日大会能见到这位已不大过问江湖俗事的老前辈自当仰慕有加。今日要不是皇上亲自参会,他也不会露面的。
林飞冲边上靠后还有一席,座位上坐着一位器宇轩昂的壮年男子,一身气势蓄而不发庄严不苟。
这位是当今武林盟主林奇衣。
虽说林奇衣是当今武林盟主,但大家都知道那是林飞冲不想当了才轮到他,而且他们自家的辈分林飞冲可是他爹,他坐次林飞冲一席很合理。
林飞冲身后站着一位白衣少女。她衣着简单,但朴素的衣裳依然剪裁出她玲珑有致的曲线。脖子展出的皮肤和曲线犹如天鹅雪项,白衣似雪,伊人犹佳。
她脸上挂着一条白色的蒙巾,遮住了大半张脸,只剩下一双明亮如秋水的大眼睛紧紧盯着地面,无精打采。看不清容貌,但出尘的气质让人只看到这神情便忍不住生出要为其解忧的冲动。
白衣少女有许多人不曾见过,但不必多说大家已猜到她是谁……她正是今日皇上劳师动众亲自屈尊号召这次武林大会的女主角,江湖第一绝色林夕雨。
作为林家庄的千金大家却不常见过也是正常,因为林夕雨从来不参加这种集会。
一来林夕雨喜静。
夏日暖驕陽 曼莎珠華
二来她容貌出众,本来求亲的人都快把他们家门槛给踩平了,再经常现身这种场合更有煽风点火的嫌疑。
所以这是她头一次参加武林大会,要不是蓝丹雀建议她来,这次关于她名声的武林大会她都不打算参加。
紅顏侵心亂天下 鳳鳥
名声一落千丈沦为笑话又如何……心无着处,谁理世人笑或痴。
平日她不怎么喜欢蒙面,但这次人多聚众,她还是戴上少被围观为好。
除了林夕雨以外,皇上身后也站着几人,只是不如林夕雨那般抢眼。
当先一位是一身白衣形容枯槁的老人,看其形态像是服侍皇上的老太监。而后几人身穿便装,色厉而内敛,一看就知道是内功不俗的大内高手。
众人理解,皇上出行不带几个保镖也不像话。
一行人就坐之后,皇上和林飞冲、林奇衣各发表了一番客气话后,马上进入正题。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朕想来大家都深以为然。”
皇上参与武林大会这种情况大家都是第一次,一听皇上发言,大厅内安静得连根针掉落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皇上沉声发出的声音传遍大厅。
“林家乃一代豪杰,天下无不叹服,朕也是……”
皇上当众一阵彩虹屁拍出来,林飞冲也不得不立即拱手接话:“不敢当……都是大家给的面子。”
“你也不用客气了,两代武林盟主连出乃事实,林家还有什么好谦虚。”皇上笑道,接着说,“那时太子初立,万事需备。又想到林家有女落落大方,年纪适婚,又是一等一的美人,当下就起了心思……所以这事,是朕的主意,并非林家提议。反倒是林家给了朕的面子,才答应下朕的请求……”
“皇上言重了。”林飞冲又是郑重地拱了拱手。
这是皇上在为他们林家澄清外头谣传他们想攀贵的说法,让皇上亲自揽责挽回他们林家的声誉,说明皇上有多看重林家,林家上下岂能不感激。
“奈何天意弄人……不,也不能怪责天意,此乃人祸。孽子心怀不轨,遭到奸人蒙骗,急办大婚也只是为了好让他趁乱实行篡位恶行。好在有贵人相助,再加上镇国四武中之天厝大发神威,这才把朕的危难化险为夷。而孽子也再无利用价值,遭到奸人无情抛弃,命殒当场。”
“所以林夕雨和林家只是被孽子利用,大婚只是一场骗局,如何能算数。两人无名无分,大家都不必再多加叵测。而且那日林夕雨察觉乱象,立马出手相救连嫁衣都没来得及换,救满朝文武于水深火热,当嘉一等功!来人,赏!”
皇上把林夕雨名声的清白通过当时的侧面描述给澄清了,更以赏赐为证,重重挥了一下手。
陈公公领意,下台走到后边,再上来的时候已端着一盘金银珠宝上来。最亮眼的莫非一套白玉饰品,精雕细琢,华贵不失清雅,即便不识货的人也能一眼看出绝非凡品,世间难得一见。
皇上赏赐这事很突然,林飞冲和林奇衣都不知道会有这一遭,立马要起身阻止:“皇上不可!救驾乃武者分内事,况且夕雨也是乱计之因,顶多只能算戴罪立功,皇上不责怪就很好了,怎能算功劳!”
“你们都坐下……林夕雨惨遭利用,也是受害者,哪来的罪过!胡说八道,都坐下!你们这是想让朕奖罚不明,寒了天下义士的心?”皇上佯怒道。
皇上都这么说了,林飞冲和林奇衣只得坐回原位……不然还能站直身背这偌大的锅?
所谓无功不受禄,皇上又来帮他们澄清又给他们送礼物这怎么说得过去……林夕雨灵心慧齿,当下也明白父亲和爷爷的难处,该她站出来推脱。
“皇上,小女受之有愧。”林夕雨上前拱手推脱道。
“诶,不许多礼。”皇上来到林家庄私下已经见过林夕雨几次了,对这秀外慧中但又恩怨分明的侠女越看越中意,慈笑道,“这本就是朕要送你的东西,只是换了个名头罢了。”
重生之極品仙師
林夕雨定睛一看,还真是皇上在太子大婚那日要送她的珠宝……可她已不是太子妃了,这东西送给她好像不太适合。
“但这些是……”
“在朕眼中你和儿媳妇没什么两样……咳咳,朕的意思是,朕觉得与你分外投缘,望你如女。你可要推却朕作为一位长者的心?”皇上笑道。
“这……”林夕雨余光看了一下父亲和爷爷,皇上打感情牌这套他们两也没话可接,难不成还能说皇上你不配给老子滚?
“承蒙圣上赏识,小女只好答应暂时代为收下当做保管,哪日皇上想取回去,小女就给皇上送来。”林夕雨见推却不过,再拖拉下去反倒让众人看笑话,只好接下道。
“呵呵,好,好。”他这套舍不得送人的稀世珍品只要是个女人见着都要晃神,林夕雨这般无动于衷,当真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更让皇上笑不拢嘴。
搞不清楚状况的人见了还以为皇上在接儿媳妇大婚给敬茶那般高兴。
“现在大家可明白了?这档不成礼的婚事只是朕死皮赖脸给求来的,孽子和林夕雨面都没见几回,谈何感情。无情无份礼不成,所以大家以后不要再给林夕雨泼脏水,她就如朕的亲女儿那般,谁要说三道四的就往朕身上来!”
極品鄉村生活 名窯
皇上扶林夕雨起身,拍着胸膛朝众人接地气地一番自嘲下,气氛顿时不再那么拘谨,大伙也都跟着一块乐了。
“这边林夕雨的事情朕给解释完了,接下来朕还得把另一个人的事情给整理一下……魔教教主月,关于他,你们答应给朕解释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吗?”皇上忽然道。
听到“月”这字,林夕雨微微一颤,瞪大了眼睛心跳加速地退回角落。
所谓正邪不两立,在武林大会上提到魔教,必然成为众矢之的!
林夕雨不禁握住腰间长剑,脑海飘过那日白羽洞穿他肩膀血溅当场的情景,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名门正派与他正面冲突的那日终于要到了?1603390287

ktud7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第七百四十六章 默契合作,卑鄙無恥閲讀-zru2u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哦?人还没到?”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
公良俊逸瞬间捕捉到了,默契把头沉入书山缝前,洗耳恭听。
眉千笑也沉头,隔着那条小缝小声道:“尽管路上已给了冯将军时间想法子应对,但是初来乍到东辑事厂这种鬼地方,肯定会有一段陌生期……这一小段陌生期的不安感,说不定能哄出点线索。”
“怎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公良俊逸暂时对眉千笑说东厂是个鬼地方的话睁只眼闭只眼略过。
“他情况未明,我们找人假扮匈奴间谍,让他们在牢房对峙……毫无预警之下面对面地被人证指控,他必定没有心理准备,看他如何应对……说不定能有蛛丝马迹。”
“是个不错的办法……”公良俊逸心思也活跃起来,怎么他没想到这样的偏方,“虽然直接套出口供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从他神情和反应上着手,应该有个大致的苗头……总比一直一声不吭,非得逼得皇上亲自来问好。”
“但临时起意,急匆匆下我们上哪找个匈奴人来假扮间谍?”
“匈奴近些年南下失败,转而西上……被他们掠来不少西域、西方大陆的钱财和女人。西方大陆的女人甚至被当做身份的象征奖赏給贵族或英勇的战士。现在,已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匈奴官二代了……”眉千笑笑得极其猥琐。
“这我知道……不对,你的意思是???”
公良俊逸撇了一眼在角落吃糕点的异国外貌的恩克王子,仿佛今日眉千笑碰巧把他带来是老天爷要给他设这计策!
“一会弄点泥巴给他肤色弄暗一些,头发用泥水勾成一团,瞧他那高鼻梁深眼眶……匈奴新生官二代差不多也就那个样儿。”眉千笑也撇头望去,对着还毫不知情的恩克投去老慈父一般关爱的眼神。
“这……不好吧吧,他可是威尼斯国的王子,西方大陆来的重要外宾……把他扔进我只需五分钟就能准备好的泥潭里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公良俊逸浮夸地皱着眉摆着手,言不由衷道。
成年人的世界好虚伪啊……
“明人不说暗话,恩克王子我处理,但此事我不保证有收获,而你必须同意一口价《百家姓》。成不成?”眉千笑懒得和公良俊逸装,直奔主题道。
“一言为定……我就欣赏你的卑鄙无耻。”公良俊逸十分满意地点头道。
反正横竖他都没亏。
还是这个货狠啊……外国来使而且是王子啊,直接拿来折腾……
帶著軍隊回古代 窩棚牛牛
“彼此彼此。”眉千笑还以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冷笑,回头笑开了花般朝恩克呼喊,“恩克王子,东辑事厂这边刚到货了一批滋润养颜的护肤神器东海海底泥,打算孝敬孝敬咱们尊贵的威尼斯国王子……只你独享这至尊服务,够意思吧?”
……
“冯都督,多有得罪了,请。”
东辑事厂一处独立的地牢大门被推开,公良俊逸朝里头张了张手彬彬有礼道。
挽天河 陳小菜
“哼。”随着一声从鼻咽深处极其傲慢而发一声冷哼,楼梯传来沉重的步子。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演戏!我要回去洗澡!”地牢深处,恩克浑身干透的泥污被绑在木柱上,小声地埋怨道。
“你这不体验了人家的海底泥全身润肤套餐嘛!我们中原有句话叫礼尚往来,你收了那么重的礼不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啊?你好好演,这个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犯,被你演砸了破不了案子,今晚你留在这陪他过夜!”眉千笑连哄带骗道。
“靠!”恩克王子无奈又带着些妥协地发出接地气的叹息。
那个沉重的步伐渐渐传来,一个身材宽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头发花白,长相凶悍,身材臃肿,但看得出曾几何时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只是英雄迟暮。行路带风,目不斜视,即便没穿着官服也带着居高而下的威势。
这位就是西军大都督,冯景惩。
公良俊逸亲自引领,带到一处铁牢,打开了铁门。
东辑事厂的地牢也分很多种,而且大多独立分开。因为他们抓捕的主要犯人都是朝廷命官,有的时候证据未充分之前还是得好生招待。
例如冯景惩来的这处,铁牢内摆着软卧和桌椅,地面整洁干净,除了地下室采光不好之外简直就和小客栈无异,算是很不错的牢房。
公良俊逸待冯景惩进去后,一路盯着傲立不动的冯景惩背影看,也不吭声……
網遊之聖天神獸
直到冯景惩被盯得不舒服了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公良俊逸,声音低沉有力地问道:“怎么,公良大人赖着不走……是想给冯某也上刑?”
他们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恩克王子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木柱上,冯景惩心中冷笑,就凭这样岂能唬得住他。
真要行刑就尽管来,他冯某当年浴血奋战在凶狠的匈奴之中脑袋落地都没怕过,区区酷刑他怎当一回事!
龍脊
“对待冯将军您这种英雄人物,行刑又有何用?公务在身,公良只想问冯将军几个问题,希望冯将军照实回答,免得我们难做。”公良俊逸拱手客气道。
“和你们这些阴阳人我没什么好说。”冯景惩冷冷道。
东辑事厂早期是由大内太监高手组成,在这些常年在外的武官眼中就如靠拍马屁玩弄权利弄出来的宦官机构,一直相当鄙视。
但发展到今日,东厂早不是非得由太监把持了……甚至太监高手都没剩下几个,基本上在太子谋反一役中被全灭。剩余的这些也因为和魏兴朝是个老太监的关系担心背景不纯,渐渐被替代掉。
但冯景惩一类身居要职的武夫,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固执的看法。
公良俊逸明白多说无益,起码证明真如他所想,这冯景惩连辩解都不说只是单纯因为鄙视。
書香世家
但这事也不可能让皇上亲自来过问啊……这点事都要皇上亲力亲为,还要他们东辑事厂毛用?
“冯将军没什么好说,但公良有话要说……冯将军可知道为何会被请来东辑事厂作客?”公良俊逸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既不阴阳怪气也不恼羞成怒,深有大将之风。
豪門盛寵,老婆乖乖的 肖若水
冯景惩果然如他所说,半句话都不想和东厂的人说,闭嘴不言。
重生之網絡帝國 烈火人龍
但公良俊逸拍了拍手。
眉千笑立马屁颠屁颠把刚才在那边绑着的犯人带过来。
眉千笑身穿白色东厂华袍制服,五官俊而不厉,颇有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加上一身好身材穿着华美的制服,落在冯景惩眼中顿时眼前一亮。
重生之水墨
这人长了一副陷阵冲锋的好身板!若入他军,定能培养成一员良将!可惜了,没上战场,却落在东厂当了个废物。
眉千笑没想到自己临时客串了一把厂卫,还是被冠以废物之名。
“冯将军被提审,正是因为这个匈奴间谍指认。”
公良俊逸话音刚落,眉千笑把恩克往前一推,让冯景惩看清楚恩克的外形,故意大声道:“说!当年你家可汗勾结的人可是他?!(蒙古语)”
眉千笑终于派上用场,毕竟如果冯景惩真和匈奴勾结,懂蒙古语的可能性很高,甚至用蒙古话试探恩克耶不奇怪,他得在这充当翻译。
“我不知道!”恩克听不懂蒙古语但记得自己的台词,直接趴在地上装死,用自然而然就很不标准的汉语说道,“我只知道当年要投降我们的人的名字叫霍展……还有冯景惩!我这次入关也是代表可汗找这些人重提合作,你们别再打了,我要招的都招了!”
哎呦,别说冯景惩,就是眉千笑不知底细都要被恩克这口无法学来的蹩脚口音糊弄住。
公良俊逸适时拿出得到的资料,看上去已是十分残旧不清的纸张了,里头有霍展和匈奴提及到冯景惩的来往信件和瓜分赃款的账目,示意冯景惩看仔细。
“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证据……和当年霍展留下的笔迹一模一样。冯将军,你还不老实招待吗!”
冯景惩眼睛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忽然大笑出声。
震耳欲聋的笑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笑得他捂着大肚子坐在窗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良俊逸和眉千笑交换了一下神色,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面对这般突然的指证,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矢口否认才对,无论他是有罪还是无辜。
但否认也分很多种,有慌慌张张的,有恼羞成怒的,有异常冷静的……这第一反应透露着内心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只要撬开了冯景惩的嘴,接下来就能听到冯景惩的辩解,审讯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谁想冯景惩居然反常地大笑……十分反常,那是近乎发疯的大笑。
难道被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眉千笑连忙仔细观察,这恩克污秽不堪得鬼样子,应该没暴露什么马脚才对……
絕對牧師 奧詠之弦
絕愛:哥,別愛我 若雪飛揚
冯景惩笑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停下,面色涨红深喘着气:“霍展怎么可能会和匈奴私通信件……你们居然还弄个匈奴人来演戏,可笑啊可笑……你们这群无知小辈!”
恩??你说什么鬼话??
公良俊逸又和眉千笑交换一下神色……霍展和匈奴私通信件不你当污点证人给捅出来的吗!还证据确凿呢!
糟糕……
两人都是精明人,当下反应都是暗叫不好,这冯景惩怕是要装疯扮傻了!

3y2oa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討論-第七百四十六章 默契合作,卑鄙無恥分享-x45x0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哦?人还没到?”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
晨夕之戀
公良俊逸瞬间捕捉到了,默契把头沉入书山缝前,洗耳恭听。
眉千笑也沉头,隔着那条小缝小声道:“尽管路上已给了冯将军时间想法子应对,但是初来乍到东辑事厂这种鬼地方,肯定会有一段陌生期……这一小段陌生期的不安感,说不定能哄出点线索。”
“怎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公良俊逸暂时对眉千笑说东厂是个鬼地方的话睁只眼闭只眼略过。
“他情况未明,我们找人假扮匈奴间谍,让他们在牢房对峙……毫无预警之下面对面地被人证指控,他必定没有心理准备,看他如何应对……说不定能有蛛丝马迹。”
“是个不错的办法……”公良俊逸心思也活跃起来,怎么他没想到这样的偏方,“虽然直接套出口供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从他神情和反应上着手,应该有个大致的苗头……总比一直一声不吭,非得逼得皇上亲自来问好。”
“但临时起意,急匆匆下我们上哪找个匈奴人来假扮间谍?”
綜漫之血海修羅 夜靈修羅
“匈奴近些年南下失败,转而西上……被他们掠来不少西域、西方大陆的钱财和女人。西方大陆的女人甚至被当做身份的象征奖赏給贵族或英勇的战士。现在,已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匈奴官二代了……”眉千笑笑得极其猥琐。
“这我知道……不对,你的意思是???”
稱霸天下的強者
公良俊逸撇了一眼在角落吃糕点的异国外貌的恩克王子,仿佛今日眉千笑碰巧把他带来是老天爷要给他设这计策!
“一会弄点泥巴给他肤色弄暗一些,头发用泥水勾成一团,瞧他那高鼻梁深眼眶……匈奴新生官二代差不多也就那个样儿。”眉千笑也撇头望去,对着还毫不知情的恩克投去老慈父一般关爱的眼神。
“这……不好吧吧,他可是威尼斯国的王子,西方大陆来的重要外宾……把他扔进我只需五分钟就能准备好的泥潭里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公良俊逸浮夸地皱着眉摆着手,言不由衷道。
成年人的世界好虚伪啊……
“明人不说暗话,恩克王子我处理,但此事我不保证有收获,而你必须同意一口价《百家姓》。成不成?”眉千笑懒得和公良俊逸装,直奔主题道。
簡單愛-溫城 爾文ada
秦時明月之荊軻外傳 溫世仁
“一言为定……我就欣赏你的卑鄙无耻。”公良俊逸十分满意地点头道。
反正横竖他都没亏。
还是这个货狠啊……外国来使而且是王子啊,直接拿来折腾……
“彼此彼此。”眉千笑还以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冷笑,回头笑开了花般朝恩克呼喊,“恩克王子,东辑事厂这边刚到货了一批滋润养颜的护肤神器东海海底泥,打算孝敬孝敬咱们尊贵的威尼斯国王子……只你独享这至尊服务,够意思吧?”
……
“冯都督,多有得罪了,请。”
武動九天
东辑事厂一处独立的地牢大门被推开,公良俊逸朝里头张了张手彬彬有礼道。
“哼。”随着一声从鼻咽深处极其傲慢而发一声冷哼,楼梯传来沉重的步子。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演戏!我要回去洗澡!”地牢深处,恩克浑身干透的泥污被绑在木柱上,小声地埋怨道。
“你这不体验了人家的海底泥全身润肤套餐嘛!我们中原有句话叫礼尚往来,你收了那么重的礼不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啊?你好好演,这个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犯,被你演砸了破不了案子,今晚你留在这陪他过夜!”眉千笑连哄带骗道。
“靠!”恩克王子无奈又带着些妥协地发出接地气的叹息。
那个沉重的步伐渐渐传来,一个身材宽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头发花白,长相凶悍,身材臃肿,但看得出曾几何时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只是英雄迟暮。行路带风,目不斜视,即便没穿着官服也带着居高而下的威势。
这位就是西军大都督,冯景惩。
公良俊逸亲自引领,带到一处铁牢,打开了铁门。
东辑事厂的地牢也分很多种,而且大多独立分开。因为他们抓捕的主要犯人都是朝廷命官,有的时候证据未充分之前还是得好生招待。
例如冯景惩来的这处,铁牢内摆着软卧和桌椅,地面整洁干净,除了地下室采光不好之外简直就和小客栈无异,算是很不错的牢房。
公良俊逸待冯景惩进去后,一路盯着傲立不动的冯景惩背影看,也不吭声……
直到冯景惩被盯得不舒服了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公良俊逸,声音低沉有力地问道:“怎么,公良大人赖着不走……是想给冯某也上刑?”
他们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恩克王子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木柱上,冯景惩心中冷笑,就凭这样岂能唬得住他。
真要行刑就尽管来,他冯某当年浴血奋战在凶狠的匈奴之中脑袋落地都没怕过,区区酷刑他怎当一回事!
“对待冯将军您这种英雄人物,行刑又有何用?公务在身,公良只想问冯将军几个问题,希望冯将军照实回答,免得我们难做。”公良俊逸拱手客气道。
“和你们这些阴阳人我没什么好说。”冯景惩冷冷道。
东辑事厂早期是由大内太监高手组成,在这些常年在外的武官眼中就如靠拍马屁玩弄权利弄出来的宦官机构,一直相当鄙视。
但发展到今日,东厂早不是非得由太监把持了……甚至太监高手都没剩下几个,基本上在太子谋反一役中被全灭。剩余的这些也因为和魏兴朝是个老太监的关系担心背景不纯,渐渐被替代掉。
但冯景惩一类身居要职的武夫,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固执的看法。
公良俊逸明白多说无益,起码证明真如他所想,这冯景惩连辩解都不说只是单纯因为鄙视。
但这事也不可能让皇上亲自来过问啊……这点事都要皇上亲力亲为,还要他们东辑事厂毛用?
“冯将军没什么好说,但公良有话要说……冯将军可知道为何会被请来东辑事厂作客?”公良俊逸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既不阴阳怪气也不恼羞成怒,深有大将之风。
冯景惩果然如他所说,半句话都不想和东厂的人说,闭嘴不言。
但公良俊逸拍了拍手。
眉千笑立马屁颠屁颠把刚才在那边绑着的犯人带过来。
眉千笑身穿白色东厂华袍制服,五官俊而不厉,颇有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加上一身好身材穿着华美的制服,落在冯景惩眼中顿时眼前一亮。
这人长了一副陷阵冲锋的好身板!若入他军,定能培养成一员良将!可惜了,没上战场,却落在东厂当了个废物。
眉千笑没想到自己临时客串了一把厂卫,还是被冠以废物之名。
“冯将军被提审,正是因为这个匈奴间谍指认。”
公良俊逸话音刚落,眉千笑把恩克往前一推,让冯景惩看清楚恩克的外形,故意大声道:“说!当年你家可汗勾结的人可是他?!(蒙古语)”
眉千笑终于派上用场,毕竟如果冯景惩真和匈奴勾结,懂蒙古语的可能性很高,甚至用蒙古话试探恩克耶不奇怪,他得在这充当翻译。
“我不知道!”恩克听不懂蒙古语但记得自己的台词,直接趴在地上装死,用自然而然就很不标准的汉语说道,“我只知道当年要投降我们的人的名字叫霍展……还有冯景惩!我这次入关也是代表可汗找这些人重提合作,你们别再打了,我要招的都招了!”
哎呦,别说冯景惩,就是眉千笑不知底细都要被恩克这口无法学来的蹩脚口音糊弄住。
公良俊逸适时拿出得到的资料,看上去已是十分残旧不清的纸张了,里头有霍展和匈奴提及到冯景惩的来往信件和瓜分赃款的账目,示意冯景惩看仔细。
“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证据……和当年霍展留下的笔迹一模一样。冯将军,你还不老实招待吗!”
冯景惩眼睛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忽然大笑出声。
震耳欲聋的笑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笑得他捂着大肚子坐在窗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良俊逸和眉千笑交换了一下神色,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面对这般突然的指证,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矢口否认才对,无论他是有罪还是无辜。
但否认也分很多种,有慌慌张张的,有恼羞成怒的,有异常冷静的……这第一反应透露着内心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只要撬开了冯景惩的嘴,接下来就能听到冯景惩的辩解,审讯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谁想冯景惩居然反常地大笑……十分反常,那是近乎发疯的大笑。
难道被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眉千笑连忙仔细观察,这恩克污秽不堪得鬼样子,应该没暴露什么马脚才对……
冯景惩笑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停下,面色涨红深喘着气:“霍展怎么可能会和匈奴私通信件……你们居然还弄个匈奴人来演戏,可笑啊可笑……你们这群无知小辈!”
恩??你说什么鬼话??
公良俊逸又和眉千笑交换一下神色……霍展和匈奴私通信件不你当污点证人给捅出来的吗!还证据确凿呢!
糟糕……
两人都是精明人,当下反应都是暗叫不好,这冯景惩怕是要装疯扮傻了!

34fbd精华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第七百四十六章 默契合作,卑鄙無恥推薦-3o5i9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哦?人还没到?”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
公良俊逸瞬间捕捉到了,默契把头沉入书山缝前,洗耳恭听。
眉千笑也沉头,隔着那条小缝小声道:“尽管路上已给了冯将军时间想法子应对,但是初来乍到东辑事厂这种鬼地方,肯定会有一段陌生期……这一小段陌生期的不安感,说不定能哄出点线索。”
“怎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公良俊逸暂时对眉千笑说东厂是个鬼地方的话睁只眼闭只眼略过。
“他情况未明,我们找人假扮匈奴间谍,让他们在牢房对峙……毫无预警之下面对面地被人证指控,他必定没有心理准备,看他如何应对……说不定能有蛛丝马迹。”
“是个不错的办法……”公良俊逸心思也活跃起来,怎么他没想到这样的偏方,“虽然直接套出口供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从他神情和反应上着手,应该有个大致的苗头……总比一直一声不吭,非得逼得皇上亲自来问好。”
“但临时起意,急匆匆下我们上哪找个匈奴人来假扮间谍?”
東方不敗之采草采到黑木崖
“匈奴近些年南下失败,转而西上……被他们掠来不少西域、西方大陆的钱财和女人。西方大陆的女人甚至被当做身份的象征奖赏給贵族或英勇的战士。现在,已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匈奴官二代了……”眉千笑笑得极其猥琐。
“这我知道……不对,你的意思是???”
公良俊逸撇了一眼在角落吃糕点的异国外貌的恩克王子,仿佛今日眉千笑碰巧把他带来是老天爷要给他设这计策!
“一会弄点泥巴给他肤色弄暗一些,头发用泥水勾成一团,瞧他那高鼻梁深眼眶……匈奴新生官二代差不多也就那个样儿。”眉千笑也撇头望去,对着还毫不知情的恩克投去老慈父一般关爱的眼神。
“这……不好吧吧,他可是威尼斯国的王子,西方大陆来的重要外宾……把他扔进我只需五分钟就能准备好的泥潭里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公良俊逸浮夸地皱着眉摆着手,言不由衷道。
成年人的世界好虚伪啊……
“明人不说暗话,恩克王子我处理,但此事我不保证有收获,而你必须同意一口价《百家姓》。成不成?”眉千笑懒得和公良俊逸装,直奔主题道。
“一言为定……我就欣赏你的卑鄙无耻。”公良俊逸十分满意地点头道。
反正横竖他都没亏。
还是这个货狠啊……外国来使而且是王子啊,直接拿来折腾……
“彼此彼此。”眉千笑还以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冷笑,回头笑开了花般朝恩克呼喊,“恩克王子,东辑事厂这边刚到货了一批滋润养颜的护肤神器东海海底泥,打算孝敬孝敬咱们尊贵的威尼斯国王子……只你独享这至尊服务,够意思吧?”
凡仙緣 逆天老妖
……
“冯都督,多有得罪了,请。”
东辑事厂一处独立的地牢大门被推开,公良俊逸朝里头张了张手彬彬有礼道。
“哼。”随着一声从鼻咽深处极其傲慢而发一声冷哼,楼梯传来沉重的步子。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演戏!我要回去洗澡!”地牢深处,恩克浑身干透的泥污被绑在木柱上,小声地埋怨道。
“你这不体验了人家的海底泥全身润肤套餐嘛!我们中原有句话叫礼尚往来,你收了那么重的礼不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啊?你好好演,这个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犯,被你演砸了破不了案子,今晚你留在这陪他过夜!”眉千笑连哄带骗道。
“靠!”恩克王子无奈又带着些妥协地发出接地气的叹息。
火影穿越之鬼瞳秋茫 玖月雪
那个沉重的步伐渐渐传来,一个身材宽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头发花白,长相凶悍,身材臃肿,但看得出曾几何时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只是英雄迟暮。行路带风,目不斜视,即便没穿着官服也带着居高而下的威势。
这位就是西军大都督,冯景惩。
公良俊逸亲自引领,带到一处铁牢,打开了铁门。
东辑事厂的地牢也分很多种,而且大多独立分开。因为他们抓捕的主要犯人都是朝廷命官,有的时候证据未充分之前还是得好生招待。
例如冯景惩来的这处,铁牢内摆着软卧和桌椅,地面整洁干净,除了地下室采光不好之外简直就和小客栈无异,算是很不错的牢房。
公良俊逸待冯景惩进去后,一路盯着傲立不动的冯景惩背影看,也不吭声……
直到冯景惩被盯得不舒服了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公良俊逸,声音低沉有力地问道:“怎么,公良大人赖着不走……是想给冯某也上刑?”
他们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恩克王子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木柱上,冯景惩心中冷笑,就凭这样岂能唬得住他。
真要行刑就尽管来,他冯某当年浴血奋战在凶狠的匈奴之中脑袋落地都没怕过,区区酷刑他怎当一回事!
秦寶寶發威
“对待冯将军您这种英雄人物,行刑又有何用?公务在身,公良只想问冯将军几个问题,希望冯将军照实回答,免得我们难做。”公良俊逸拱手客气道。
“和你们这些阴阳人我没什么好说。”冯景惩冷冷道。
东辑事厂早期是由大内太监高手组成,在这些常年在外的武官眼中就如靠拍马屁玩弄权利弄出来的宦官机构,一直相当鄙视。
但发展到今日,东厂早不是非得由太监把持了……甚至太监高手都没剩下几个,基本上在太子谋反一役中被全灭。剩余的这些也因为和魏兴朝是个老太监的关系担心背景不纯,渐渐被替代掉。
但冯景惩一类身居要职的武夫,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固执的看法。
公良俊逸明白多说无益,起码证明真如他所想,这冯景惩连辩解都不说只是单纯因为鄙视。
但这事也不可能让皇上亲自来过问啊……这点事都要皇上亲力亲为,还要他们东辑事厂毛用?
火影之惡魔法則
黑道少爺 影月晨星
熱血無悔 江上蓮花香
“冯将军没什么好说,但公良有话要说……冯将军可知道为何会被请来东辑事厂作客?”公良俊逸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既不阴阳怪气也不恼羞成怒,深有大将之风。
冯景惩果然如他所说,半句话都不想和东厂的人说,闭嘴不言。
但公良俊逸拍了拍手。
眉千笑立马屁颠屁颠把刚才在那边绑着的犯人带过来。
眉千笑身穿白色东厂华袍制服,五官俊而不厉,颇有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加上一身好身材穿着华美的制服,落在冯景惩眼中顿时眼前一亮。
这人长了一副陷阵冲锋的好身板!若入他军,定能培养成一员良将!可惜了,没上战场,却落在东厂当了个废物。
眉千笑没想到自己临时客串了一把厂卫,还是被冠以废物之名。
“冯将军被提审,正是因为这个匈奴间谍指认。”
公良俊逸话音刚落,眉千笑把恩克往前一推,让冯景惩看清楚恩克的外形,故意大声道:“说!当年你家可汗勾结的人可是他?!(蒙古语)”
眉千笑终于派上用场,毕竟如果冯景惩真和匈奴勾结,懂蒙古语的可能性很高,甚至用蒙古话试探恩克耶不奇怪,他得在这充当翻译。
“我不知道!”恩克听不懂蒙古语但记得自己的台词,直接趴在地上装死,用自然而然就很不标准的汉语说道,“我只知道当年要投降我们的人的名字叫霍展……还有冯景惩!我这次入关也是代表可汗找这些人重提合作,你们别再打了,我要招的都招了!”
哎呦,别说冯景惩,就是眉千笑不知底细都要被恩克这口无法学来的蹩脚口音糊弄住。
公良俊逸适时拿出得到的资料,看上去已是十分残旧不清的纸张了,里头有霍展和匈奴提及到冯景惩的来往信件和瓜分赃款的账目,示意冯景惩看仔细。
“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证据……和当年霍展留下的笔迹一模一样。冯将军,你还不老实招待吗!”
冯景惩眼睛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忽然大笑出声。
震耳欲聋的笑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笑得他捂着大肚子坐在窗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良俊逸和眉千笑交换了一下神色,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面对这般突然的指证,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矢口否认才对,无论他是有罪还是无辜。
但否认也分很多种,有慌慌张张的,有恼羞成怒的,有异常冷静的……这第一反应透露着内心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只要撬开了冯景惩的嘴,接下来就能听到冯景惩的辩解,审讯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谁想冯景惩居然反常地大笑……十分反常,那是近乎发疯的大笑。
难道被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眉千笑连忙仔细观察,这恩克污秽不堪得鬼样子,应该没暴露什么马脚才对……
冯景惩笑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停下,面色涨红深喘着气:“霍展怎么可能会和匈奴私通信件……你们居然还弄个匈奴人来演戏,可笑啊可笑……你们这群无知小辈!”
恩??你说什么鬼话??
公良俊逸又和眉千笑交换一下神色……霍展和匈奴私通信件不你当污点证人给捅出来的吗!还证据确凿呢!
求敗 乘風禦劍
糟糕……
奮鬥在新明朝 隨輕風去
两人都是精明人,当下反应都是暗叫不好,这冯景惩怕是要装疯扮傻了!

lrjyl超棒的都市言情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起點-第七百四十六章 默契合作,卑鄙無恥-5j5dd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哦?人还没到?”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
公良俊逸瞬间捕捉到了,默契把头沉入书山缝前,洗耳恭听。
眉千笑也沉头,隔着那条小缝小声道:“尽管路上已给了冯将军时间想法子应对,但是初来乍到东辑事厂这种鬼地方,肯定会有一段陌生期……这一小段陌生期的不安感,说不定能哄出点线索。”
“怎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公良俊逸暂时对眉千笑说东厂是个鬼地方的话睁只眼闭只眼略过。
“他情况未明,我们找人假扮匈奴间谍,让他们在牢房对峙……毫无预警之下面对面地被人证指控,他必定没有心理准备,看他如何应对……说不定能有蛛丝马迹。”
“是个不错的办法……”公良俊逸心思也活跃起来,怎么他没想到这样的偏方,“虽然直接套出口供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从他神情和反应上着手,应该有个大致的苗头……总比一直一声不吭,非得逼得皇上亲自来问好。”
“但临时起意,急匆匆下我们上哪找个匈奴人来假扮间谍?”
邪王駕到:棄妃寵上天 智月茉莉
“匈奴近些年南下失败,转而西上……被他们掠来不少西域、西方大陆的钱财和女人。西方大陆的女人甚至被当做身份的象征奖赏給贵族或英勇的战士。现在,已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匈奴官二代了……”眉千笑笑得极其猥琐。
“这我知道……不对,你的意思是???”
若愛以時光為牢
公良俊逸撇了一眼在角落吃糕点的异国外貌的恩克王子,仿佛今日眉千笑碰巧把他带来是老天爷要给他设这计策!
“一会弄点泥巴给他肤色弄暗一些,头发用泥水勾成一团,瞧他那高鼻梁深眼眶……匈奴新生官二代差不多也就那个样儿。”眉千笑也撇头望去,对着还毫不知情的恩克投去老慈父一般关爱的眼神。
“这……不好吧吧,他可是威尼斯国的王子,西方大陆来的重要外宾……把他扔进我只需五分钟就能准备好的泥潭里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公良俊逸浮夸地皱着眉摆着手,言不由衷道。
成年人的世界好虚伪啊……
“明人不说暗话,恩克王子我处理,但此事我不保证有收获,而你必须同意一口价《百家姓》。成不成?”眉千笑懒得和公良俊逸装,直奔主题道。
“一言为定……我就欣赏你的卑鄙无耻。”公良俊逸十分满意地点头道。
我老婆是女王
反正横竖他都没亏。
还是这个货狠啊……外国来使而且是王子啊,直接拿来折腾……
“彼此彼此。”眉千笑还以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冷笑,回头笑开了花般朝恩克呼喊,“恩克王子,东辑事厂这边刚到货了一批滋润养颜的护肤神器东海海底泥,打算孝敬孝敬咱们尊贵的威尼斯国王子……只你独享这至尊服务,够意思吧?”
……
“冯都督,多有得罪了,请。”
东辑事厂一处独立的地牢大门被推开,公良俊逸朝里头张了张手彬彬有礼道。
“哼。”随着一声从鼻咽深处极其傲慢而发一声冷哼,楼梯传来沉重的步子。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演戏!我要回去洗澡!”地牢深处,恩克浑身干透的泥污被绑在木柱上,小声地埋怨道。
“你这不体验了人家的海底泥全身润肤套餐嘛!我们中原有句话叫礼尚往来,你收了那么重的礼不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啊?你好好演,这个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犯,被你演砸了破不了案子,今晚你留在这陪他过夜!”眉千笑连哄带骗道。
“靠!”恩克王子无奈又带着些妥协地发出接地气的叹息。
那个沉重的步伐渐渐传来,一个身材宽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头发花白,长相凶悍,身材臃肿,但看得出曾几何时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只是英雄迟暮。行路带风,目不斜视,即便没穿着官服也带着居高而下的威势。
这位就是西军大都督,冯景惩。
公良俊逸亲自引领,带到一处铁牢,打开了铁门。
东辑事厂的地牢也分很多种,而且大多独立分开。因为他们抓捕的主要犯人都是朝廷命官,有的时候证据未充分之前还是得好生招待。
例如冯景惩来的这处,铁牢内摆着软卧和桌椅,地面整洁干净,除了地下室采光不好之外简直就和小客栈无异,算是很不错的牢房。
公良俊逸待冯景惩进去后,一路盯着傲立不动的冯景惩背影看,也不吭声……
直到冯景惩被盯得不舒服了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公良俊逸,声音低沉有力地问道:“怎么,公良大人赖着不走……是想给冯某也上刑?”
他们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恩克王子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木柱上,冯景惩心中冷笑,就凭这样岂能唬得住他。
真要行刑就尽管来,他冯某当年浴血奋战在凶狠的匈奴之中脑袋落地都没怕过,区区酷刑他怎当一回事!
“对待冯将军您这种英雄人物,行刑又有何用?公务在身,公良只想问冯将军几个问题,希望冯将军照实回答,免得我们难做。”公良俊逸拱手客气道。
“和你们这些阴阳人我没什么好说。”冯景惩冷冷道。
东辑事厂早期是由大内太监高手组成,在这些常年在外的武官眼中就如靠拍马屁玩弄权利弄出来的宦官机构,一直相当鄙视。
但发展到今日,东厂早不是非得由太监把持了……甚至太监高手都没剩下几个,基本上在太子谋反一役中被全灭。剩余的这些也因为和魏兴朝是个老太监的关系担心背景不纯,渐渐被替代掉。
但冯景惩一类身居要职的武夫,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固执的看法。
公良俊逸明白多说无益,起码证明真如他所想,这冯景惩连辩解都不说只是单纯因为鄙视。
但这事也不可能让皇上亲自来过问啊……这点事都要皇上亲力亲为,还要他们东辑事厂毛用?
“冯将军没什么好说,但公良有话要说……冯将军可知道为何会被请来东辑事厂作客?”公良俊逸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既不阴阳怪气也不恼羞成怒,深有大将之风。
原諒我意亂情迷
冯景惩果然如他所说,半句话都不想和东厂的人说,闭嘴不言。
但公良俊逸拍了拍手。
眉千笑立马屁颠屁颠把刚才在那边绑着的犯人带过来。
眉千笑身穿白色东厂华袍制服,五官俊而不厉,颇有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加上一身好身材穿着华美的制服,落在冯景惩眼中顿时眼前一亮。
这人长了一副陷阵冲锋的好身板!若入他军,定能培养成一员良将!可惜了,没上战场,却落在东厂当了个废物。
眉千笑没想到自己临时客串了一把厂卫,还是被冠以废物之名。
“冯将军被提审,正是因为这个匈奴间谍指认。”
公良俊逸话音刚落,眉千笑把恩克往前一推,让冯景惩看清楚恩克的外形,故意大声道:“说!当年你家可汗勾结的人可是他?!(蒙古语)”
眉千笑终于派上用场,毕竟如果冯景惩真和匈奴勾结,懂蒙古语的可能性很高,甚至用蒙古话试探恩克耶不奇怪,他得在这充当翻译。
“我不知道!”恩克听不懂蒙古语但记得自己的台词,直接趴在地上装死,用自然而然就很不标准的汉语说道,“我只知道当年要投降我们的人的名字叫霍展……还有冯景惩!我这次入关也是代表可汗找这些人重提合作,你们别再打了,我要招的都招了!”
大帝姬
哎呦,别说冯景惩,就是眉千笑不知底细都要被恩克这口无法学来的蹩脚口音糊弄住。
公良俊逸适时拿出得到的资料,看上去已是十分残旧不清的纸张了,里头有霍展和匈奴提及到冯景惩的来往信件和瓜分赃款的账目,示意冯景惩看仔细。
“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证据……和当年霍展留下的笔迹一模一样。冯将军,你还不老实招待吗!”
冯景惩眼睛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忽然大笑出声。
震耳欲聋的笑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笑得他捂着大肚子坐在窗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良俊逸和眉千笑交换了一下神色,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我的吸血鬼戀人 秀兒
面对这般突然的指证,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矢口否认才对,无论他是有罪还是无辜。
但否认也分很多种,有慌慌张张的,有恼羞成怒的,有异常冷静的……这第一反应透露着内心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只要撬开了冯景惩的嘴,接下来就能听到冯景惩的辩解,审讯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谁想冯景惩居然反常地大笑……十分反常,那是近乎发疯的大笑。
难道被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眉千笑连忙仔细观察,这恩克污秽不堪得鬼样子,应该没暴露什么马脚才对……
冯景惩笑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停下,面色涨红深喘着气:“霍展怎么可能会和匈奴私通信件……你们居然还弄个匈奴人来演戏,可笑啊可笑……你们这群无知小辈!”
恩??你说什么鬼话??
公良俊逸又和眉千笑交换一下神色……霍展和匈奴私通信件不你当污点证人给捅出来的吗!还证据确凿呢!
糟糕……
两人都是精明人,当下反应都是暗叫不好,这冯景惩怕是要装疯扮傻了!

wthno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線上看-第七百四十六章 默契合作,卑鄙無恥推薦-hxi4q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哦?人还没到?”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
公良俊逸瞬间捕捉到了,默契把头沉入书山缝前,洗耳恭听。
眉千笑也沉头,隔着那条小缝小声道:“尽管路上已给了冯将军时间想法子应对,但是初来乍到东辑事厂这种鬼地方,肯定会有一段陌生期……这一小段陌生期的不安感,说不定能哄出点线索。”
“怎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公良俊逸暂时对眉千笑说东厂是个鬼地方的话睁只眼闭只眼略过。
“他情况未明,我们找人假扮匈奴间谍,让他们在牢房对峙……毫无预警之下面对面地被人证指控,他必定没有心理准备,看他如何应对……说不定能有蛛丝马迹。”
“是个不错的办法……”公良俊逸心思也活跃起来,怎么他没想到这样的偏方,“虽然直接套出口供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从他神情和反应上着手,应该有个大致的苗头……总比一直一声不吭,非得逼得皇上亲自来问好。”
“但临时起意,急匆匆下我们上哪找个匈奴人来假扮间谍?”
“匈奴近些年南下失败,转而西上……被他们掠来不少西域、西方大陆的钱财和女人。西方大陆的女人甚至被当做身份的象征奖赏給贵族或英勇的战士。现在,已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匈奴官二代了……”眉千笑笑得极其猥琐。
“这我知道……不对,你的意思是???”
公良俊逸撇了一眼在角落吃糕点的异国外貌的恩克王子,仿佛今日眉千笑碰巧把他带来是老天爷要给他设这计策!
僵屍掌門人
“一会弄点泥巴给他肤色弄暗一些,头发用泥水勾成一团,瞧他那高鼻梁深眼眶……匈奴新生官二代差不多也就那个样儿。”眉千笑也撇头望去,对着还毫不知情的恩克投去老慈父一般关爱的眼神。
“这……不好吧吧,他可是威尼斯国的王子,西方大陆来的重要外宾……把他扔进我只需五分钟就能准备好的泥潭里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公良俊逸浮夸地皱着眉摆着手,言不由衷道。
成年人的世界好虚伪啊……
“明人不说暗话,恩克王子我处理,但此事我不保证有收获,而你必须同意一口价《百家姓》。成不成?”眉千笑懒得和公良俊逸装,直奔主题道。
“一言为定……我就欣赏你的卑鄙无耻。”公良俊逸十分满意地点头道。
反正横竖他都没亏。
还是这个货狠啊……外国来使而且是王子啊,直接拿来折腾……
“彼此彼此。”眉千笑还以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冷笑,回头笑开了花般朝恩克呼喊,“恩克王子,东辑事厂这边刚到货了一批滋润养颜的护肤神器东海海底泥,打算孝敬孝敬咱们尊贵的威尼斯国王子……只你独享这至尊服务,够意思吧?”
……
“冯都督,多有得罪了,请。”
东辑事厂一处独立的地牢大门被推开,公良俊逸朝里头张了张手彬彬有礼道。
“哼。”随着一声从鼻咽深处极其傲慢而发一声冷哼,楼梯传来沉重的步子。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演戏!我要回去洗澡!”地牢深处,恩克浑身干透的泥污被绑在木柱上,小声地埋怨道。
“你这不体验了人家的海底泥全身润肤套餐嘛!我们中原有句话叫礼尚往来,你收了那么重的礼不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啊?你好好演,这个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犯,被你演砸了破不了案子,今晚你留在这陪他过夜!”眉千笑连哄带骗道。
“靠!”恩克王子无奈又带着些妥协地发出接地气的叹息。
那个沉重的步伐渐渐传来,一个身材宽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头发花白,长相凶悍,身材臃肿,但看得出曾几何时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只是英雄迟暮。行路带风,目不斜视,即便没穿着官服也带着居高而下的威势。
鬼面夫君(傾盛)
这位就是西军大都督,冯景惩。
公良俊逸亲自引领,带到一处铁牢,打开了铁门。
东辑事厂的地牢也分很多种,而且大多独立分开。因为他们抓捕的主要犯人都是朝廷命官,有的时候证据未充分之前还是得好生招待。
例如冯景惩来的这处,铁牢内摆着软卧和桌椅,地面整洁干净,除了地下室采光不好之外简直就和小客栈无异,算是很不错的牢房。
公良俊逸待冯景惩进去后,一路盯着傲立不动的冯景惩背影看,也不吭声……
直到冯景惩被盯得不舒服了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公良俊逸,声音低沉有力地问道:“怎么,公良大人赖着不走……是想给冯某也上刑?”
他们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恩克王子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木柱上,冯景惩心中冷笑,就凭这样岂能唬得住他。
真要行刑就尽管来,他冯某当年浴血奋战在凶狠的匈奴之中脑袋落地都没怕过,区区酷刑他怎当一回事!
寵物小精靈之存檔超人
“对待冯将军您这种英雄人物,行刑又有何用?公务在身,公良只想问冯将军几个问题,希望冯将军照实回答,免得我们难做。”公良俊逸拱手客气道。
“和你们这些阴阳人我没什么好说。”冯景惩冷冷道。
东辑事厂早期是由大内太监高手组成,在这些常年在外的武官眼中就如靠拍马屁玩弄权利弄出来的宦官机构,一直相当鄙视。
瓊華賦
但发展到今日,东厂早不是非得由太监把持了……甚至太监高手都没剩下几个,基本上在太子谋反一役中被全灭。剩余的这些也因为和魏兴朝是个老太监的关系担心背景不纯,渐渐被替代掉。
但冯景惩一类身居要职的武夫,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固执的看法。
公良俊逸明白多说无益,起码证明真如他所想,这冯景惩连辩解都不说只是单纯因为鄙视。
但这事也不可能让皇上亲自来过问啊……这点事都要皇上亲力亲为,还要他们东辑事厂毛用?
“冯将军没什么好说,但公良有话要说……冯将军可知道为何会被请来东辑事厂作客?”公良俊逸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既不阴阳怪气也不恼羞成怒,深有大将之风。
校園豪門
冯景惩果然如他所说,半句话都不想和东厂的人说,闭嘴不言。
但公良俊逸拍了拍手。
眉千笑立马屁颠屁颠把刚才在那边绑着的犯人带过来。
眉千笑身穿白色东厂华袍制服,五官俊而不厉,颇有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加上一身好身材穿着华美的制服,落在冯景惩眼中顿时眼前一亮。
这人长了一副陷阵冲锋的好身板!若入他军,定能培养成一员良将!可惜了,没上战场,却落在东厂当了个废物。
眉千笑没想到自己临时客串了一把厂卫,还是被冠以废物之名。
“冯将军被提审,正是因为这个匈奴间谍指认。”
公良俊逸话音刚落,眉千笑把恩克往前一推,让冯景惩看清楚恩克的外形,故意大声道:“说!当年你家可汗勾结的人可是他?!(蒙古语)”
眉千笑终于派上用场,毕竟如果冯景惩真和匈奴勾结,懂蒙古语的可能性很高,甚至用蒙古话试探恩克耶不奇怪,他得在这充当翻译。
“我不知道!”恩克听不懂蒙古语但记得自己的台词,直接趴在地上装死,用自然而然就很不标准的汉语说道,“我只知道当年要投降我们的人的名字叫霍展……还有冯景惩!我这次入关也是代表可汗找这些人重提合作,你们别再打了,我要招的都招了!”
哎呦,别说冯景惩,就是眉千笑不知底细都要被恩克这口无法学来的蹩脚口音糊弄住。
公良俊逸适时拿出得到的资料,看上去已是十分残旧不清的纸张了,里头有霍展和匈奴提及到冯景惩的来往信件和瓜分赃款的账目,示意冯景惩看仔细。
“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证据……和当年霍展留下的笔迹一模一样。冯将军,你还不老实招待吗!”
土家血魂碑 十一郎
冯景惩眼睛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忽然大笑出声。
震耳欲聋的笑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笑得他捂着大肚子坐在窗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良俊逸和眉千笑交换了一下神色,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面对这般突然的指证,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矢口否认才对,无论他是有罪还是无辜。
但否认也分很多种,有慌慌张张的,有恼羞成怒的,有异常冷静的……这第一反应透露着内心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只要撬开了冯景惩的嘴,接下来就能听到冯景惩的辩解,审讯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谁想冯景惩居然反常地大笑……十分反常,那是近乎发疯的大笑。
惡魔首席輕點愛 冉玨
难道被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眉千笑连忙仔细观察,这恩克污秽不堪得鬼样子,应该没暴露什么马脚才对……
冯景惩笑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停下,面色涨红深喘着气:“霍展怎么可能会和匈奴私通信件……你们居然还弄个匈奴人来演戏,可笑啊可笑……你们这群无知小辈!”
恩??你说什么鬼话??
公良俊逸又和眉千笑交换一下神色……霍展和匈奴私通信件不你当污点证人给捅出来的吗!还证据确凿呢!
糟糕……
两人都是精明人,当下反应都是暗叫不好,这冯景惩怕是要装疯扮傻了!

myvwr寓意深刻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第七百四十六章 默契合作,卑鄙無恥閲讀-fgudo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哦?人还没到?”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
公良俊逸瞬间捕捉到了,默契把头沉入书山缝前,洗耳恭听。
眉千笑也沉头,隔着那条小缝小声道:“尽管路上已给了冯将军时间想法子应对,但是初来乍到东辑事厂这种鬼地方,肯定会有一段陌生期……这一小段陌生期的不安感,说不定能哄出点线索。”
“怎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公良俊逸暂时对眉千笑说东厂是个鬼地方的话睁只眼闭只眼略过。
“他情况未明,我们找人假扮匈奴间谍,让他们在牢房对峙……毫无预警之下面对面地被人证指控,他必定没有心理准备,看他如何应对……说不定能有蛛丝马迹。”
“是个不错的办法……”公良俊逸心思也活跃起来,怎么他没想到这样的偏方,“虽然直接套出口供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从他神情和反应上着手,应该有个大致的苗头……总比一直一声不吭,非得逼得皇上亲自来问好。”
“但临时起意,急匆匆下我们上哪找个匈奴人来假扮间谍?”
“匈奴近些年南下失败,转而西上……被他们掠来不少西域、西方大陆的钱财和女人。西方大陆的女人甚至被当做身份的象征奖赏給贵族或英勇的战士。现在,已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匈奴官二代了……”眉千笑笑得极其猥琐。
“这我知道……不对,你的意思是???”
公良俊逸撇了一眼在角落吃糕点的异国外貌的恩克王子,仿佛今日眉千笑碰巧把他带来是老天爷要给他设这计策!
“一会弄点泥巴给他肤色弄暗一些,头发用泥水勾成一团,瞧他那高鼻梁深眼眶……匈奴新生官二代差不多也就那个样儿。”眉千笑也撇头望去,对着还毫不知情的恩克投去老慈父一般关爱的眼神。
“这……不好吧吧,他可是威尼斯国的王子,西方大陆来的重要外宾……把他扔进我只需五分钟就能准备好的泥潭里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公良俊逸浮夸地皱着眉摆着手,言不由衷道。
成年人的世界好虚伪啊……
“明人不说暗话,恩克王子我处理,但此事我不保证有收获,而你必须同意一口价《百家姓》。成不成?”眉千笑懒得和公良俊逸装,直奔主题道。
“一言为定……我就欣赏你的卑鄙无耻。”公良俊逸十分满意地点头道。
反正横竖他都没亏。
还是这个货狠啊……外国来使而且是王子啊,直接拿来折腾……
“彼此彼此。”眉千笑还以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冷笑,回头笑开了花般朝恩克呼喊,“恩克王子,东辑事厂这边刚到货了一批滋润养颜的护肤神器东海海底泥,打算孝敬孝敬咱们尊贵的威尼斯国王子……只你独享这至尊服务,够意思吧?”
……
“冯都督,多有得罪了,请。”
东辑事厂一处独立的地牢大门被推开,公良俊逸朝里头张了张手彬彬有礼道。
“哼。”随着一声从鼻咽深处极其傲慢而发一声冷哼,楼梯传来沉重的步子。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演戏!我要回去洗澡!”地牢深处,恩克浑身干透的泥污被绑在木柱上,小声地埋怨道。
“你这不体验了人家的海底泥全身润肤套餐嘛!我们中原有句话叫礼尚往来,你收了那么重的礼不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啊?你好好演,这个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犯,被你演砸了破不了案子,今晚你留在这陪他过夜!”眉千笑连哄带骗道。
“靠!”恩克王子无奈又带着些妥协地发出接地气的叹息。
那个沉重的步伐渐渐传来,一个身材宽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隱身情人【完結】 風度猶存
他头发花白,长相凶悍,身材臃肿,但看得出曾几何时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只是英雄迟暮。行路带风,目不斜视,即便没穿着官服也带着居高而下的威势。
这位就是西军大都督,冯景惩。
公良俊逸亲自引领,带到一处铁牢,打开了铁门。
东辑事厂的地牢也分很多种,而且大多独立分开。因为他们抓捕的主要犯人都是朝廷命官,有的时候证据未充分之前还是得好生招待。
例如冯景惩来的这处,铁牢内摆着软卧和桌椅,地面整洁干净,除了地下室采光不好之外简直就和小客栈无异,算是很不错的牢房。
公良俊逸待冯景惩进去后,一路盯着傲立不动的冯景惩背影看,也不吭声……
直到冯景惩被盯得不舒服了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公良俊逸,声音低沉有力地问道:“怎么,公良大人赖着不走……是想给冯某也上刑?”
他们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恩克王子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木柱上,冯景惩心中冷笑,就凭这样岂能唬得住他。
真要行刑就尽管来,他冯某当年浴血奋战在凶狠的匈奴之中脑袋落地都没怕过,区区酷刑他怎当一回事!
“对待冯将军您这种英雄人物,行刑又有何用?公务在身,公良只想问冯将军几个问题,希望冯将军照实回答,免得我们难做。”公良俊逸拱手客气道。
“和你们这些阴阳人我没什么好说。”冯景惩冷冷道。
东辑事厂早期是由大内太监高手组成,在这些常年在外的武官眼中就如靠拍马屁玩弄权利弄出来的宦官机构,一直相当鄙视。
但发展到今日,东厂早不是非得由太监把持了……甚至太监高手都没剩下几个,基本上在太子谋反一役中被全灭。剩余的这些也因为和魏兴朝是个老太监的关系担心背景不纯,渐渐被替代掉。
但冯景惩一类身居要职的武夫,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固执的看法。
公良俊逸明白多说无益,起码证明真如他所想,这冯景惩连辩解都不说只是单纯因为鄙视。
但这事也不可能让皇上亲自来过问啊……这点事都要皇上亲力亲为,还要他们东辑事厂毛用?
“冯将军没什么好说,但公良有话要说……冯将军可知道为何会被请来东辑事厂作客?”公良俊逸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既不阴阳怪气也不恼羞成怒,深有大将之风。
冯景惩果然如他所说,半句话都不想和东厂的人说,闭嘴不言。
但公良俊逸拍了拍手。
眉千笑立马屁颠屁颠把刚才在那边绑着的犯人带过来。
豪門蜜愛:獨寵天後小萌妻
眉千笑身穿白色东厂华袍制服,五官俊而不厉,颇有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加上一身好身材穿着华美的制服,落在冯景惩眼中顿时眼前一亮。
快穿之懷孕以後 魂牽夜鴦
这人长了一副陷阵冲锋的好身板!若入他军,定能培养成一员良将!可惜了,没上战场,却落在东厂当了个废物。
眉千笑没想到自己临时客串了一把厂卫,还是被冠以废物之名。
傲血戰神 酸辣紫菜湯
“冯将军被提审,正是因为这个匈奴间谍指认。”
公良俊逸话音刚落,眉千笑把恩克往前一推,让冯景惩看清楚恩克的外形,故意大声道:“说!当年你家可汗勾结的人可是他?!(蒙古语)”
快穿之香火成神攻略
眉千笑终于派上用场,毕竟如果冯景惩真和匈奴勾结,懂蒙古语的可能性很高,甚至用蒙古话试探恩克耶不奇怪,他得在这充当翻译。
“我不知道!”恩克听不懂蒙古语但记得自己的台词,直接趴在地上装死,用自然而然就很不标准的汉语说道,“我只知道当年要投降我们的人的名字叫霍展……还有冯景惩!我这次入关也是代表可汗找这些人重提合作,你们别再打了,我要招的都招了!”
哎呦,别说冯景惩,就是眉千笑不知底细都要被恩克这口无法学来的蹩脚口音糊弄住。
搞定總裁大叔 飛翔的蚊子
受途 花開夢海
公良俊逸适时拿出得到的资料,看上去已是十分残旧不清的纸张了,里头有霍展和匈奴提及到冯景惩的来往信件和瓜分赃款的账目,示意冯景惩看仔细。
“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证据……和当年霍展留下的笔迹一模一样。冯将军,你还不老实招待吗!”
冯景惩眼睛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忽然大笑出声。
震耳欲聋的笑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笑得他捂着大肚子坐在窗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良俊逸和眉千笑交换了一下神色,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面对这般突然的指证,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矢口否认才对,无论他是有罪还是无辜。
但否认也分很多种,有慌慌张张的,有恼羞成怒的,有异常冷静的……这第一反应透露着内心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只要撬开了冯景惩的嘴,接下来就能听到冯景惩的辩解,审讯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谁想冯景惩居然反常地大笑……十分反常,那是近乎发疯的大笑。
难道被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眉千笑连忙仔细观察,这恩克污秽不堪得鬼样子,应该没暴露什么马脚才对……
此去經年(李春天的春天原著)
冯景惩笑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停下,面色涨红深喘着气:“霍展怎么可能会和匈奴私通信件……你们居然还弄个匈奴人来演戏,可笑啊可笑……你们这群无知小辈!”
恩??你说什么鬼话??
公良俊逸又和眉千笑交换一下神色……霍展和匈奴私通信件不你当污点证人给捅出来的吗!还证据确凿呢!
糟糕……
两人都是精明人,当下反应都是暗叫不好,这冯景惩怕是要装疯扮傻了!

zseti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線上看-第七百四十六章 默契合作,卑鄙無恥相伴-7ma5i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哦?人还没到?”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
公良俊逸瞬间捕捉到了,默契把头沉入书山缝前,洗耳恭听。
眉千笑也沉头,隔着那条小缝小声道:“尽管路上已给了冯将军时间想法子应对,但是初来乍到东辑事厂这种鬼地方,肯定会有一段陌生期……这一小段陌生期的不安感,说不定能哄出点线索。”
“怎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公良俊逸暂时对眉千笑说东厂是个鬼地方的话睁只眼闭只眼略过。
“他情况未明,我们找人假扮匈奴间谍,让他们在牢房对峙……毫无预警之下面对面地被人证指控,他必定没有心理准备,看他如何应对……说不定能有蛛丝马迹。”
“是个不错的办法……”公良俊逸心思也活跃起来,怎么他没想到这样的偏方,“虽然直接套出口供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从他神情和反应上着手,应该有个大致的苗头……总比一直一声不吭,非得逼得皇上亲自来问好。”
最強棄 鵝是老
“但临时起意,急匆匆下我们上哪找个匈奴人来假扮间谍?”
“匈奴近些年南下失败,转而西上……被他们掠来不少西域、西方大陆的钱财和女人。西方大陆的女人甚至被当做身份的象征奖赏給贵族或英勇的战士。现在,已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匈奴官二代了……”眉千笑笑得极其猥琐。
“这我知道……不对,你的意思是???”
公良俊逸撇了一眼在角落吃糕点的异国外貌的恩克王子,仿佛今日眉千笑碰巧把他带来是老天爷要给他设这计策!
“一会弄点泥巴给他肤色弄暗一些,头发用泥水勾成一团,瞧他那高鼻梁深眼眶……匈奴新生官二代差不多也就那个样儿。”眉千笑也撇头望去,对着还毫不知情的恩克投去老慈父一般关爱的眼神。
“这……不好吧吧,他可是威尼斯国的王子,西方大陆来的重要外宾……把他扔进我只需五分钟就能准备好的泥潭里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公良俊逸浮夸地皱着眉摆着手,言不由衷道。
成年人的世界好虚伪啊……
“明人不说暗话,恩克王子我处理,但此事我不保证有收获,而你必须同意一口价《百家姓》。成不成?”眉千笑懒得和公良俊逸装,直奔主题道。
“一言为定……我就欣赏你的卑鄙无耻。”公良俊逸十分满意地点头道。
反正横竖他都没亏。
还是这个货狠啊……外国来使而且是王子啊,直接拿来折腾……
“彼此彼此。”眉千笑还以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冷笑,回头笑开了花般朝恩克呼喊,“恩克王子,东辑事厂这边刚到货了一批滋润养颜的护肤神器东海海底泥,打算孝敬孝敬咱们尊贵的威尼斯国王子……只你独享这至尊服务,够意思吧?”
……
“冯都督,多有得罪了,请。”
棄妃采夫
魔獸世界裏的中華武者
东辑事厂一处独立的地牢大门被推开,公良俊逸朝里头张了张手彬彬有礼道。
“哼。”随着一声从鼻咽深处极其傲慢而发一声冷哼,楼梯传来沉重的步子。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演戏!我要回去洗澡!”地牢深处,恩克浑身干透的泥污被绑在木柱上,小声地埋怨道。
“你这不体验了人家的海底泥全身润肤套餐嘛!我们中原有句话叫礼尚往来,你收了那么重的礼不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啊?你好好演,这个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犯,被你演砸了破不了案子,今晚你留在这陪他过夜!”眉千笑连哄带骗道。
帥哥請你給點力 玖夜瀟
“靠!”恩克王子无奈又带着些妥协地发出接地气的叹息。
那个沉重的步伐渐渐传来,一个身材宽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头发花白,长相凶悍,身材臃肿,但看得出曾几何时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只是英雄迟暮。行路带风,目不斜视,即便没穿着官服也带着居高而下的威势。
这位就是西军大都督,冯景惩。
公良俊逸亲自引领,带到一处铁牢,打开了铁门。
东辑事厂的地牢也分很多种,而且大多独立分开。因为他们抓捕的主要犯人都是朝廷命官,有的时候证据未充分之前还是得好生招待。
例如冯景惩来的这处,铁牢内摆着软卧和桌椅,地面整洁干净,除了地下室采光不好之外简直就和小客栈无异,算是很不错的牢房。
公良俊逸待冯景惩进去后,一路盯着傲立不动的冯景惩背影看,也不吭声……
直到冯景惩被盯得不舒服了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公良俊逸,声音低沉有力地问道:“怎么,公良大人赖着不走……是想给冯某也上刑?”
他们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恩克王子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木柱上,冯景惩心中冷笑,就凭这样岂能唬得住他。
真要行刑就尽管来,他冯某当年浴血奋战在凶狠的匈奴之中脑袋落地都没怕过,区区酷刑他怎当一回事!
“对待冯将军您这种英雄人物,行刑又有何用?公务在身,公良只想问冯将军几个问题,希望冯将军照实回答,免得我们难做。”公良俊逸拱手客气道。
“和你们这些阴阳人我没什么好说。”冯景惩冷冷道。
东辑事厂早期是由大内太监高手组成,在这些常年在外的武官眼中就如靠拍马屁玩弄权利弄出来的宦官机构,一直相当鄙视。
但发展到今日,东厂早不是非得由太监把持了……甚至太监高手都没剩下几个,基本上在太子谋反一役中被全灭。剩余的这些也因为和魏兴朝是个老太监的关系担心背景不纯,渐渐被替代掉。
但冯景惩一类身居要职的武夫,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固执的看法。
公良俊逸明白多说无益,起码证明真如他所想,这冯景惩连辩解都不说只是单纯因为鄙视。
但这事也不可能让皇上亲自来过问啊……这点事都要皇上亲力亲为,还要他们东辑事厂毛用?
“冯将军没什么好说,但公良有话要说……冯将军可知道为何会被请来东辑事厂作客?”公良俊逸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既不阴阳怪气也不恼羞成怒,深有大将之风。
冯景惩果然如他所说,半句话都不想和东厂的人说,闭嘴不言。
但公良俊逸拍了拍手。
眉千笑立马屁颠屁颠把刚才在那边绑着的犯人带过来。
眉千笑身穿白色东厂华袍制服,五官俊而不厉,颇有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加上一身好身材穿着华美的制服,落在冯景惩眼中顿时眼前一亮。
这人长了一副陷阵冲锋的好身板!若入他军,定能培养成一员良将!可惜了,没上战场,却落在东厂当了个废物。
眉千笑没想到自己临时客串了一把厂卫,还是被冠以废物之名。
“冯将军被提审,正是因为这个匈奴间谍指认。”
守護甜心之夏日花事了
公良俊逸话音刚落,眉千笑把恩克往前一推,让冯景惩看清楚恩克的外形,故意大声道:“说!当年你家可汗勾结的人可是他?!(蒙古语)”
眉千笑终于派上用场,毕竟如果冯景惩真和匈奴勾结,懂蒙古语的可能性很高,甚至用蒙古话试探恩克耶不奇怪,他得在这充当翻译。
黑道公主玩轉校園
尊少,叫我小媽!
“我不知道!”恩克听不懂蒙古语但记得自己的台词,直接趴在地上装死,用自然而然就很不标准的汉语说道,“我只知道当年要投降我们的人的名字叫霍展……还有冯景惩!我这次入关也是代表可汗找这些人重提合作,你们别再打了,我要招的都招了!”
哎呦,别说冯景惩,就是眉千笑不知底细都要被恩克这口无法学来的蹩脚口音糊弄住。
公良俊逸适时拿出得到的资料,看上去已是十分残旧不清的纸张了,里头有霍展和匈奴提及到冯景惩的来往信件和瓜分赃款的账目,示意冯景惩看仔细。
“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证据……和当年霍展留下的笔迹一模一样。冯将军,你还不老实招待吗!”
冯景惩眼睛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忽然大笑出声。
震耳欲聋的笑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笑得他捂着大肚子坐在窗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良俊逸和眉千笑交换了一下神色,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面对这般突然的指证,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矢口否认才对,无论他是有罪还是无辜。
天價寶寶:媽咪,他是總裁爹地?
但否认也分很多种,有慌慌张张的,有恼羞成怒的,有异常冷静的……这第一反应透露着内心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只要撬开了冯景惩的嘴,接下来就能听到冯景惩的辩解,审讯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谁想冯景惩居然反常地大笑……十分反常,那是近乎发疯的大笑。
难道被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眉千笑连忙仔细观察,这恩克污秽不堪得鬼样子,应该没暴露什么马脚才对……
冯景惩笑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停下,面色涨红深喘着气:“霍展怎么可能会和匈奴私通信件……你们居然还弄个匈奴人来演戏,可笑啊可笑……你们这群无知小辈!”
恩??你说什么鬼话??
公良俊逸又和眉千笑交换一下神色……霍展和匈奴私通信件不你当污点证人给捅出来的吗!还证据确凿呢!
糟糕……
两人都是精明人,当下反应都是暗叫不好,这冯景惩怕是要装疯扮傻了!

tu7rz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愛下-第七百四十六章 默契合作,卑鄙無恥展示-fuw97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哦?人还没到?”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
公良俊逸瞬间捕捉到了,默契把头沉入书山缝前,洗耳恭听。
眉千笑也沉头,隔着那条小缝小声道:“尽管路上已给了冯将军时间想法子应对,但是初来乍到东辑事厂这种鬼地方,肯定会有一段陌生期……这一小段陌生期的不安感,说不定能哄出点线索。”
“怎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公良俊逸暂时对眉千笑说东厂是个鬼地方的话睁只眼闭只眼略过。
靈異之驅魔天
“他情况未明,我们找人假扮匈奴间谍,让他们在牢房对峙……毫无预警之下面对面地被人证指控,他必定没有心理准备,看他如何应对……说不定能有蛛丝马迹。”
“是个不错的办法……”公良俊逸心思也活跃起来,怎么他没想到这样的偏方,“虽然直接套出口供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从他神情和反应上着手,应该有个大致的苗头……总比一直一声不吭,非得逼得皇上亲自来问好。”
“但临时起意,急匆匆下我们上哪找个匈奴人来假扮间谍?”
“匈奴近些年南下失败,转而西上……被他们掠来不少西域、西方大陆的钱财和女人。西方大陆的女人甚至被当做身份的象征奖赏給贵族或英勇的战士。现在,已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匈奴官二代了……”眉千笑笑得极其猥琐。
“这我知道……不对,你的意思是???”
公良俊逸撇了一眼在角落吃糕点的异国外貌的恩克王子,仿佛今日眉千笑碰巧把他带来是老天爷要给他设这计策!
“一会弄点泥巴给他肤色弄暗一些,头发用泥水勾成一团,瞧他那高鼻梁深眼眶……匈奴新生官二代差不多也就那个样儿。”眉千笑也撇头望去,对着还毫不知情的恩克投去老慈父一般关爱的眼神。
“这……不好吧吧,他可是威尼斯国的王子,西方大陆来的重要外宾……把他扔进我只需五分钟就能准备好的泥潭里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公良俊逸浮夸地皱着眉摆着手,言不由衷道。
成年人的世界好虚伪啊……
“明人不说暗话,恩克王子我处理,但此事我不保证有收获,而你必须同意一口价《百家姓》。成不成?”眉千笑懒得和公良俊逸装,直奔主题道。
“一言为定……我就欣赏你的卑鄙无耻。”公良俊逸十分满意地点头道。
反正横竖他都没亏。
还是这个货狠啊……外国来使而且是王子啊,直接拿来折腾……
“彼此彼此。”眉千笑还以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冷笑,回头笑开了花般朝恩克呼喊,“恩克王子,东辑事厂这边刚到货了一批滋润养颜的护肤神器东海海底泥,打算孝敬孝敬咱们尊贵的威尼斯国王子……只你独享这至尊服务,够意思吧?”
星海之無盡征途
……
“冯都督,多有得罪了,请。”
东辑事厂一处独立的地牢大门被推开,公良俊逸朝里头张了张手彬彬有礼道。
“哼。”随着一声从鼻咽深处极其傲慢而发一声冷哼,楼梯传来沉重的步子。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演戏!我要回去洗澡!”地牢深处,恩克浑身干透的泥污被绑在木柱上,小声地埋怨道。
“你这不体验了人家的海底泥全身润肤套餐嘛!我们中原有句话叫礼尚往来,你收了那么重的礼不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啊?你好好演,这个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犯,被你演砸了破不了案子,今晚你留在这陪他过夜!”眉千笑连哄带骗道。
“靠!”恩克王子无奈又带着些妥协地发出接地气的叹息。
那个沉重的步伐渐渐传来,一个身材宽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头发花白,长相凶悍,身材臃肿,但看得出曾几何时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只是英雄迟暮。行路带风,目不斜视,即便没穿着官服也带着居高而下的威势。
这位就是西军大都督,冯景惩。
公良俊逸亲自引领,带到一处铁牢,打开了铁门。
东辑事厂的地牢也分很多种,而且大多独立分开。因为他们抓捕的主要犯人都是朝廷命官,有的时候证据未充分之前还是得好生招待。
例如冯景惩来的这处,铁牢内摆着软卧和桌椅,地面整洁干净,除了地下室采光不好之外简直就和小客栈无异,算是很不错的牢房。
公良俊逸待冯景惩进去后,一路盯着傲立不动的冯景惩背影看,也不吭声……
直到冯景惩被盯得不舒服了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公良俊逸,声音低沉有力地问道:“怎么,公良大人赖着不走……是想给冯某也上刑?”
他们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恩克王子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木柱上,冯景惩心中冷笑,就凭这样岂能唬得住他。
真要行刑就尽管来,他冯某当年浴血奋战在凶狠的匈奴之中脑袋落地都没怕过,区区酷刑他怎当一回事!
“对待冯将军您这种英雄人物,行刑又有何用?公务在身,公良只想问冯将军几个问题,希望冯将军照实回答,免得我们难做。”公良俊逸拱手客气道。
“和你们这些阴阳人我没什么好说。”冯景惩冷冷道。
东辑事厂早期是由大内太监高手组成,在这些常年在外的武官眼中就如靠拍马屁玩弄权利弄出来的宦官机构,一直相当鄙视。
但发展到今日,东厂早不是非得由太监把持了……甚至太监高手都没剩下几个,基本上在太子谋反一役中被全灭。剩余的这些也因为和魏兴朝是个老太监的关系担心背景不纯,渐渐被替代掉。
但冯景惩一类身居要职的武夫,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固执的看法。
公良俊逸明白多说无益,起码证明真如他所想,这冯景惩连辩解都不说只是单纯因为鄙视。
但这事也不可能让皇上亲自来过问啊……这点事都要皇上亲力亲为,还要他们东辑事厂毛用?
“冯将军没什么好说,但公良有话要说……冯将军可知道为何会被请来东辑事厂作客?”公良俊逸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既不阴阳怪气也不恼羞成怒,深有大将之风。
冯景惩果然如他所说,半句话都不想和东厂的人说,闭嘴不言。
但公良俊逸拍了拍手。
眉千笑立马屁颠屁颠把刚才在那边绑着的犯人带过来。
眉千笑身穿白色东厂华袍制服,五官俊而不厉,颇有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加上一身好身材穿着华美的制服,落在冯景惩眼中顿时眼前一亮。
封神榜逆天成聖 鎖城
这人长了一副陷阵冲锋的好身板!若入他军,定能培养成一员良将!可惜了,没上战场,却落在东厂当了个废物。
眉千笑没想到自己临时客串了一把厂卫,还是被冠以废物之名。
“冯将军被提审,正是因为这个匈奴间谍指认。”
公良俊逸话音刚落,眉千笑把恩克往前一推,让冯景惩看清楚恩克的外形,故意大声道:“说!当年你家可汗勾结的人可是他?!(蒙古语)”
眉千笑终于派上用场,毕竟如果冯景惩真和匈奴勾结,懂蒙古语的可能性很高,甚至用蒙古话试探恩克耶不奇怪,他得在这充当翻译。
“我不知道!”恩克听不懂蒙古语但记得自己的台词,直接趴在地上装死,用自然而然就很不标准的汉语说道,“我只知道当年要投降我们的人的名字叫霍展……还有冯景惩!我这次入关也是代表可汗找这些人重提合作,你们别再打了,我要招的都招了!”
哎呦,别说冯景惩,就是眉千笑不知底细都要被恩克这口无法学来的蹩脚口音糊弄住。
天價婚愛:唐少的終極寵妻
公良俊逸适时拿出得到的资料,看上去已是十分残旧不清的纸张了,里头有霍展和匈奴提及到冯景惩的来往信件和瓜分赃款的账目,示意冯景惩看仔细。
“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证据……和当年霍展留下的笔迹一模一样。冯将军,你还不老实招待吗!”
冯景惩眼睛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忽然大笑出声。
震耳欲聋的笑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笑得他捂着大肚子坐在窗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良俊逸和眉千笑交换了一下神色,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面对这般突然的指证,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矢口否认才对,无论他是有罪还是无辜。
但否认也分很多种,有慌慌张张的,有恼羞成怒的,有异常冷静的……这第一反应透露着内心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只要撬开了冯景惩的嘴,接下来就能听到冯景惩的辩解,审讯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谁想冯景惩居然反常地大笑……十分反常,那是近乎发疯的大笑。
难道被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眉千笑连忙仔细观察,这恩克污秽不堪得鬼样子,应该没暴露什么马脚才对……
冯景惩笑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停下,面色涨红深喘着气:“霍展怎么可能会和匈奴私通信件……你们居然还弄个匈奴人来演戏,可笑啊可笑……你们这群无知小辈!”
恩??你说什么鬼话??
公良俊逸又和眉千笑交换一下神色……霍展和匈奴私通信件不你当污点证人给捅出来的吗!还证据确凿呢!
屍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 南城明月
糟糕……
两人都是精明人,当下反应都是暗叫不好,这冯景惩怕是要装疯扮傻了!

j572g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笔趣-第七百四十六章 默契合作,卑鄙無恥看書-tfrpo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哦?人还没到?”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
公良俊逸瞬间捕捉到了,默契把头沉入书山缝前,洗耳恭听。
眉千笑也沉头,隔着那条小缝小声道:“尽管路上已给了冯将军时间想法子应对,但是初来乍到东辑事厂这种鬼地方,肯定会有一段陌生期……这一小段陌生期的不安感,说不定能哄出点线索。”
“怎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公良俊逸暂时对眉千笑说东厂是个鬼地方的话睁只眼闭只眼略过。
“他情况未明,我们找人假扮匈奴间谍,让他们在牢房对峙……毫无预警之下面对面地被人证指控,他必定没有心理准备,看他如何应对……说不定能有蛛丝马迹。”
“是个不错的办法……”公良俊逸心思也活跃起来,怎么他没想到这样的偏方,“虽然直接套出口供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从他神情和反应上着手,应该有个大致的苗头……总比一直一声不吭,非得逼得皇上亲自来问好。”
“但临时起意,急匆匆下我们上哪找个匈奴人来假扮间谍?”
“匈奴近些年南下失败,转而西上……被他们掠来不少西域、西方大陆的钱财和女人。西方大陆的女人甚至被当做身份的象征奖赏給贵族或英勇的战士。现在,已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匈奴官二代了……”眉千笑笑得极其猥琐。
“这我知道……不对,你的意思是???”
公良俊逸撇了一眼在角落吃糕点的异国外貌的恩克王子,仿佛今日眉千笑碰巧把他带来是老天爷要给他设这计策!
“一会弄点泥巴给他肤色弄暗一些,头发用泥水勾成一团,瞧他那高鼻梁深眼眶……匈奴新生官二代差不多也就那个样儿。”眉千笑也撇头望去,对着还毫不知情的恩克投去老慈父一般关爱的眼神。
“这……不好吧吧,他可是威尼斯国的王子,西方大陆来的重要外宾……把他扔进我只需五分钟就能准备好的泥潭里怎么行,使不得使不得……”公良俊逸浮夸地皱着眉摆着手,言不由衷道。
成年人的世界好虚伪啊……
我的重生傳奇
“明人不说暗话,恩克王子我处理,但此事我不保证有收获,而你必须同意一口价《百家姓》。成不成?”眉千笑懒得和公良俊逸装,直奔主题道。
“一言为定……我就欣赏你的卑鄙无耻。”公良俊逸十分满意地点头道。
反正横竖他都没亏。
还是这个货狠啊……外国来使而且是王子啊,直接拿来折腾……
“彼此彼此。”眉千笑还以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冷笑,回头笑开了花般朝恩克呼喊,“恩克王子,东辑事厂这边刚到货了一批滋润养颜的护肤神器东海海底泥,打算孝敬孝敬咱们尊贵的威尼斯国王子……只你独享这至尊服务,够意思吧?”
……
“冯都督,多有得罪了,请。”
东辑事厂一处独立的地牢大门被推开,公良俊逸朝里头张了张手彬彬有礼道。
“哼。”随着一声从鼻咽深处极其傲慢而发一声冷哼,楼梯传来沉重的步子。
“我为什么要陪你们演戏!我要回去洗澡!”地牢深处,恩克浑身干透的泥污被绑在木柱上,小声地埋怨道。
“你这不体验了人家的海底泥全身润肤套餐嘛!我们中原有句话叫礼尚往来,你收了那么重的礼不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啊?你好好演,这个可是十恶不赦的重犯,被你演砸了破不了案子,今晚你留在这陪他过夜!”眉千笑连哄带骗道。
“靠!”恩克王子无奈又带着些妥协地发出接地气的叹息。
那个沉重的步伐渐渐传来,一个身材宽大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头发花白,长相凶悍,身材臃肿,但看得出曾几何时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子,只是英雄迟暮。行路带风,目不斜视,即便没穿着官服也带着居高而下的威势。
这位就是西军大都督,冯景惩。
公良俊逸亲自引领,带到一处铁牢,打开了铁门。
东辑事厂的地牢也分很多种,而且大多独立分开。因为他们抓捕的主要犯人都是朝廷命官,有的时候证据未充分之前还是得好生招待。
例如冯景惩来的这处,铁牢内摆着软卧和桌椅,地面整洁干净,除了地下室采光不好之外简直就和小客栈无异,算是很不错的牢房。
公良俊逸待冯景惩进去后,一路盯着傲立不动的冯景惩背影看,也不吭声……
直到冯景惩被盯得不舒服了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瞪着公良俊逸,声音低沉有力地问道:“怎么,公良大人赖着不走……是想给冯某也上刑?”
他们走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恩克王子像条咸鱼一样挂在木柱上,冯景惩心中冷笑,就凭这样岂能唬得住他。
校園絕品霸主
真要行刑就尽管来,他冯某当年浴血奋战在凶狠的匈奴之中脑袋落地都没怕过,区区酷刑他怎当一回事!
“对待冯将军您这种英雄人物,行刑又有何用?公务在身,公良只想问冯将军几个问题,希望冯将军照实回答,免得我们难做。”公良俊逸拱手客气道。
“和你们这些阴阳人我没什么好说。”冯景惩冷冷道。
东辑事厂早期是由大内太监高手组成,在这些常年在外的武官眼中就如靠拍马屁玩弄权利弄出来的宦官机构,一直相当鄙视。
但发展到今日,东厂早不是非得由太监把持了……甚至太监高手都没剩下几个,基本上在太子谋反一役中被全灭。剩余的这些也因为和魏兴朝是个老太监的关系担心背景不纯,渐渐被替代掉。
但冯景惩一类身居要职的武夫,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固执的看法。
公良俊逸明白多说无益,起码证明真如他所想,这冯景惩连辩解都不说只是单纯因为鄙视。
但这事也不可能让皇上亲自来过问啊……这点事都要皇上亲力亲为,还要他们东辑事厂毛用?
最後一個陰陽師
“冯将军没什么好说,但公良有话要说……冯将军可知道为何会被请来东辑事厂作客?”公良俊逸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既不阴阳怪气也不恼羞成怒,深有大将之风。
冯景惩果然如他所说,半句话都不想和东厂的人说,闭嘴不言。
但公良俊逸拍了拍手。
眉千笑立马屁颠屁颠把刚才在那边绑着的犯人带过来。
眉千笑身穿白色东厂华袍制服,五官俊而不厉,颇有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加上一身好身材穿着华美的制服,落在冯景惩眼中顿时眼前一亮。
这人长了一副陷阵冲锋的好身板!若入他军,定能培养成一员良将!可惜了,没上战场,却落在东厂当了个废物。
眉千笑没想到自己临时客串了一把厂卫,还是被冠以废物之名。
“冯将军被提审,正是因为这个匈奴间谍指认。”
公良俊逸话音刚落,眉千笑把恩克往前一推,让冯景惩看清楚恩克的外形,故意大声道:“说!当年你家可汗勾结的人可是他?!(蒙古语)”
最強
眉千笑终于派上用场,毕竟如果冯景惩真和匈奴勾结,懂蒙古语的可能性很高,甚至用蒙古话试探恩克耶不奇怪,他得在这充当翻译。
“我不知道!”恩克听不懂蒙古语但记得自己的台词,直接趴在地上装死,用自然而然就很不标准的汉语说道,“我只知道当年要投降我们的人的名字叫霍展……还有冯景惩!我这次入关也是代表可汗找这些人重提合作,你们别再打了,我要招的都招了!”
哎呦,别说冯景惩,就是眉千笑不知底细都要被恩克这口无法学来的蹩脚口音糊弄住。
陪葬啞妃:皇上,你中招了
公良俊逸适时拿出得到的资料,看上去已是十分残旧不清的纸张了,里头有霍展和匈奴提及到冯景惩的来往信件和瓜分赃款的账目,示意冯景惩看仔细。
“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证据……和当年霍展留下的笔迹一模一样。冯将军,你还不老实招待吗!”
冯景惩眼睛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忽然大笑出声。
震耳欲聋的笑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笑得他捂着大肚子坐在窗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良俊逸和眉千笑交换了一下神色,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面对这般突然的指证,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矢口否认才对,无论他是有罪还是无辜。
但否认也分很多种,有慌慌张张的,有恼羞成怒的,有异常冷静的……这第一反应透露着内心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只要撬开了冯景惩的嘴,接下来就能听到冯景惩的辩解,审讯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谁想冯景惩居然反常地大笑……十分反常,那是近乎发疯的大笑。
难道被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眉千笑连忙仔细观察,这恩克污秽不堪得鬼样子,应该没暴露什么马脚才对……
冯景惩笑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停下,面色涨红深喘着气:“霍展怎么可能会和匈奴私通信件……你们居然还弄个匈奴人来演戏,可笑啊可笑……你们这群无知小辈!”
恩??你说什么鬼话??
公良俊逸又和眉千笑交换一下神色……霍展和匈奴私通信件不你当污点证人给捅出来的吗!还证据确凿呢!
糟糕……
两人都是精明人,当下反应都是暗叫不好,这冯景惩怕是要装疯扮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