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齙牙兔子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六十三章 與狐狸相處日常相伴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他?”凰久儿似笑非笑的淡看着他,语气不紧不慢像羽毛轻轻划过,说出后面的话,“怎么啦?”
她就是故意的,她知道墨林想问什么,可就是装着不知道的问他。
墨林急的抓耳挠腮,想问又不敢问,这真的是会急出人命来的啊喂。
但是,他没有胆量,因为他心里其实有十分的把握敢肯定这只狐狸就是他家公子,当着公子的面他不敢问。
只是,公子这么会变成狐狸的?
“既然不说就下去吧。”凰久儿淡说着,在他即将转身离开的时候又叫住了他,“对了……”
墨林回过头,微弯着腰等着她的吩咐。
“你去通知一下,今天不去城主府议事,有什么要紧事就递折子吧。”凰久儿脸色古怪的说着。
墨林恭敬的退下,然后立马赶往城主府,传达了凰久儿的命令。回来的时候,又带回来厚厚的一叠折子。
凰久儿微笑着,那笑浮在唇畔很迷人,只是眼底的精光难以让人忽视,似乎在算计着什么。
果然在下一秒,她将狐狸·羽往书案上一放,“既然你已经醒了,那这活就交给你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 愛下-第兩百六十三章 與狐狸相處日常相伴
墨君羽漂亮的狐狸眼一滞,僵硬的转过头,盯着她,然后狐狸爪子一摊,这是狐狸该干的事吗?
凰久儿懒懒的靠在椅子上,淡淡的看着他,“你的智商没变吧?”
呃!
“智商没变,就不妨碍你干活。”下一秒,她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没有一点奴隶一只狐狸的愧疚。那小表情一副理所当然,没错,这就是你该干的活。
墨君羽指着自己的狐狸爪子,满脸的匪夷所思,看这狐狸爪子,它能干写字的活?
然而,下一秒,凰久儿忽的笑出声,笑的诡异。神秘兮兮的取出一张画,那是她昨日画的那张,只是上面多了一女子,那女子一看就是她自己,然而这画是谁画的,不必想她也知道。
“墨大公子,这画是谁画的啊,我很好奇。”
墨君羽望着她,眼里的柔情难以掩饰,柔化了雪天的寒意。这画是他画的,没什么好掩饰的。
此时,凰久儿也回望着他,绝美双眸里同样是温柔一片,没想到做狐狸都是同样的出色,这样的人是属于她的,与有荣焉。
两人深情对视,眸光交错,仿佛时光与呼吸都同时静止,情至深处,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都不离不弃。所有的言语都不及你眼中的剪影,只余你。
冬日的雪天虽寒冷,有彼此的温暖守候,足以融化所有的寒凉。
一人一狐,相互协作,无聊的一个上午似乎过的也不那么漫长。
“墨君羽,我们出去堆雪人吧。”凰久儿一时兴起,披上披风,抱着狐狸·羽,步履轻移,步至院中。
活了五千年,雪景她见过,堆雪人这事倒是第一次做。
墨君羽优雅的蹲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忙的不亦乐乎的凰久儿,她小脸红红的,渲染在她白皙的脸颊上格外的迷人,映在一片白皑皑之中,是那么的耀眼。耀眼的让他离不开眼。
她唇角微勾,擒着淡淡的笑,像盛开的玉兰花,随着满天飞舞的雪花绽放,触人心弦。不知不觉整颗早已被她填的满满的,再也装不下其他。
“墨君羽,你看像不像你?”凰久儿回眸一笑,侧开身子,将她堆的雪人完全的展露在他面前。
墨君羽狐狸眼稍抬,当看到她堆的雪人,眼神一滞,嘴角狠狠的一抽,她堆的这个看不出人样的东西,确定像他?他要是长这样自己都的嫌弃自己。
但,下一秒,他还是很诚恳兼违心的点了点头。
“哈哈,墨君羽可真难为你了,这么丑也能不嫌弃。”
墨君羽:……确实为难,但自己的女人,他也很无可奈何。
“墨君羽,我堆完了,进去吧。”凰久儿抱起他,将他整个身子笼进披风里。
这个傻瓜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蹲在这里看着,也不知道活动几下暖暖身子,她要是再堆下去,他倒先冻成了一尊狐狸冰雕。
被凰久儿突然抱抱的墨君羽就感觉挺突然的,突然的又跟她胸前的柔软突然接触,他表示真的不是他想的。可是既然是主动送上门来的便宜,不占白不占,脑袋很自然的就靠在了那片柔软上。
当狐狸的好处他现在算是真正的体会到了。
晚间,墨君羽这厮突然想要沐浴。
凰久儿看到桌上字条写的那几个大字,惊的眼珠都差点砸地上。一只狐狸要沐浴,怎么沐怎么浴,她很好奇。
“呃,狐狸一般不是都自己用舌头给自己舔干净就成,要不你……”凰久儿皱着小脸,苦哈哈的建议。
優秀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六十三章 與狐狸相處日常閲讀
她还就真没见过哪个动物要沐浴的,只是当她的话还没说完,墨君羽又拿着毛笔,在纸上唰唰的写下几个大字,“不行,你替我洗。”
凰久儿轻声念着,只是,差一点因为惊悚而咬到舌头。她给他洗,开什么玩笑。但下一秒,转念一想,他现在是狐狸身,没什么好怕的,洗就洗。
过了半个时辰,墨林准备好热水,“久儿姑娘,你要的热水准备好了。”
“嗯。”
墨林将热水倒进浴桶,准备出去,脚步刚踏出门外,就听的凰久儿的嗓音清浅如风跃过。
“墨大公子,本姑娘伺候你洗澡。”
墨林脚下一滑,摔了个狗吃屎。
还真是他家公子,只是公子你这样是不是太无耻了点。居然骗人家小姑娘给你洗澡。
此时的屋内,凰久儿将墨君羽放进浴桶,大大的浴桶足以容纳两个人,此时里面只有一只小小的狐狸,就越发显得浴桶的大。
墨君羽迷人的狐狸眼凝望着凰久儿的小脸,隔着氤氲缭绕的热气,像是笼了一层轻烟白纱,如烟如梦,旖旎梦幻,美的有点不真实。
忽的,他伸出狐狸爪,勾了勾,过来。
“干嘛?”凰久儿疑惑兼不解。嘴上虽问着,身子还是很听话的朝前微倾。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齙牙兔子-第兩百六十三章 與狐狸相處日常讀書
怎料,下一秒,墨君羽蓦地掀起一阵水花,飞溅的水珠瞬间将凰久儿的衣裳弄湿了一大片。
“墨君羽,你……”
凰久儿脱口而出的质问还没利落的吐出,墨君羽却迅速的将整个狐狸身埋进了水里。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愛下-第兩百四十六章 禪音妙境讀書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两人相视而笑,眼神交织出粉红泡泡,室内气氛旖旎。
室外的星儿心急如火。
在门外走来走去,走几步就要停下脚望一眼门。望眼欲穿的眼神,恨不得将门盯出两个洞来。
大虎跟卷卷就相对要淡定的多了,他们充其量只是个看戏的,出了事情也殃及不到他们两个小虾米身上。
不过好在,凰久儿也没让他们等多久就出来了。
“星儿带路吧。”
得了凰久儿吩咐,星儿一颗提起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他爽快的应道,“好嘞,走咯。”
说完,迈着轻快的脚步在前面带路,嘴角还扬起愉快的笑意。
这笑意来的莫名其妙,让凰久儿心生警惕。
墨君羽去妙音婵境,他这么高兴做什么?
这次依然还是大虎载着几人一路疾飞而去,星儿坐在最前面给大虎指路。
妙音婵境在星若世界的最北边,去那里就必须要穿越雪山。
雪山终年积雪不化,气温寒冷刺骨。
墨君羽现在还只是一个没有修为傍身的普通人,想要抵御这种极寒根本就不可能。
凰久儿撑起灵力结界,又将自己整个身子依偎进他怀里,小手探上的大手,感觉他掌心的温度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冰冷才放下心来。
看来她还是有点太低估他了。
对于凰久儿这一举动,墨君羽自然是乐见其成,心安理得的享受小女人的主动。
不多久,在一片白皑皑雪山中跳出一点绿。
星儿指着那点绿,双眼放光,“就是那里,大虎,快下去。”
那绿是悬浮在雪山之上的一个小岛。脚步落地的那一刻,一下子从寒冷的冬天回到了温暖的春天。
岛上绿意盎然,鸟语花香。
两棵巨大的合翼树枝杈叠叠,像两把大伞盖了大半个小岛。垂下的粉色小花犹如一串串粉色坠玉,在阳光的映射下,莹润剔透。
清风拂过,粉色合翼花随之掀起层层细浪。大片繁华纷纷扬扬洒落而下,落英缤纷,飘花如雨。点缀在绿色草地上,犹如粉色云彩。
墨君羽抱着凰久儿潇洒的从虎背上跳下来,走到树下几块大石旁,选了一块看上平展又干净的石头,就这样抱着她一起坐下。
凰久儿还坐在他腿上,双手搂着他脖子,这姿势真是暧 昧极了。
当着一器灵一虎一兔的面,凰久儿有点难为情,放下手就准备下来,可是腰还被人扣住。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兩百四十六章 禪音妙境讀書
墨君羽搂紧了她,哀怨的小眼神看着她,“久儿我冷。”
星儿鄙夷的扭开脸,真是不要脸,这里哪里冷了,暖和的他都想脱衣服了。
凰久儿眼角狠狠一抽搐,这借口找的还真是勉强。“这里应该不冷了吧,而且还有人看着……”能不能收敛一下啊。
墨君羽不依,冷冷的扫了一眼三只,“没关系,他们都不是人。”
凰久儿一噎,竟然无从反驳。
不是人的三只,眼里简直要蹦出火花,虽然他说的对,但还是好想扁他。
星儿眼珠子一瞪,“墨公子,我看时辰也不早了,你还是赶紧进去吧。”
既然你让我不痛快,我也让你不好过。
星儿暗戳戳的腹诽。
墨君羽对他的话充耳不闻,依然抱着凰久儿偶偶私语。
“久儿,我都要进去了,你难道不安慰一下我,嗯?”
“安慰?”
“对啊,我这一走就是七天,七日不能见你,你难道不该好好安慰我一下?再说里面有什么危险还不知道,说不定这一走,就……”
优美都市言情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四十六章 禪音妙境熱推
“不会,别说不吉利的话,”凰久儿打断他,伸出如玉素手轻附上他粉红薄唇,阻止他继续往下说,“星儿说了里面没有什么危险的,你不要担心。”
墨君羽淡扫一眼星儿,眸子里的光意味不明,“他的话……”
星儿竖着耳朵想要听听他能说出什么抹黑他的话,他可不信他会说什么好话,这个男人狡猾的一批。
果然,星儿预料的不错。
只听墨君羽淡淡的声音,没有一丝波澜,“我不信。”
声音虽淡,但却携着不容反驳的坚定,还有一丝挑衅的意味。
星儿心里虽然气的火冒三丈,很想大声甩他一脸“爱信不信”,但他心虚啊,不敢啊。虽然里面实实在在的是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吧……那个地方……
凰久儿默了一瞬,抬眸望着他,水灵灵的双眼如一弯清泓,“放心吧,他若敢骗我,我会将他打回原形。”
她也直觉星儿有事瞒着她,但她也相信星儿不会拿墨君羽的生命开玩笑。
精彩都市言情 魔君你又失憶了 愛下-第兩百四十六章 禪音妙境
她如此说不光是安慰墨君羽,也即是给星儿提个醒,有什么瞒着她没说的话现在说还来的及,要不然等真出了什么事就别怪她到时翻脸无情。
星儿眸光一闪,动了动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就不信主子真会为了墨君羽将他打回原形,这可不是件儿戏。
卷卷抛了个眼神给大虎:公主动真格的了,不像是开玩笑的,我们要不要提醒一下墨公子啊?
大虎懒洋洋的掀起眼皮扫了过去,妙音禅境那么大,哪就那么好的运气刚好进了那了个地方,不用担心啦。
说的也是,能进去只能说他运气太好,怨不得别人。
“嗯,我相信久儿。”说的是相信凰久儿,并不是相信星儿,他对星儿始终缺了点信任。
不是对久儿眼光怀疑,实在是那货就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变态,亦可称为神经病。
“久儿,你还没给我安慰。”墨君羽续道,凤目里盛满期待的样子像是装着满天的繁星,璀璨夺目。
凰久儿心中微动,知道他想要什么,脸上不免一热,连耳垂都感觉像是被火烤着一样,滚烫不已。
这本来就是件让人感到羞耻的事情,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她主动的少,况且现在这里还有其他人。
但是,她也只犹豫了一瞬,就扬起雪颈送上了自己的粉唇。
想到七日不能见他,什么矜持,什么娇羞通通抛脑后。
墨君羽大掌顺势扣住她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精华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一十七章 比武招親二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比武招亲现在开始,有想要比试的赶紧上来。”凰久儿眸光淡淡的往台下扫去,并不犀利的眼神仿佛毫无杀伤力,但对上她这眼神,却没由来的心里一颤。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兩百一十七章 比武招親二鑒賞
“你是谁?为什么站在台上,今日是城主大人比武招亲,此刻站在台上的应该是城主大人才对,你在上面捣什么乱。”
凰久儿淡睨着说话之人,唇畔勾起一丝笑,笑的有点漫不经心又意味深长,“何时说过城主会亲自跟你们比?”
自始自终都没说话好吧。不要太天真,即便是他亲自跟你们比,你们也赢不了,除非他放水。
“你……你这是耍赖,城主比武招亲,自然得城主亲自来。”
“城主比武招亲,规矩自然是城主定,要不你去问问城主大人,看看他愿不愿意跟你们比?”凰久儿似笑非笑,将这个抉择扔给了墨君羽。
丫的,这个家伙出尔反尔,她不介意坑他一把,他要是想自己来,她倒乐意在一旁看戏。
说话的女子,将眼神转到墨君羽身上,眸光氤氲着雾气,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竟有几分楚楚可怜。
“城主大人,她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是您让她代替您比武的?”语气委婉,声音柔和,跟刚才同凰久儿说话的仿佛是两个人。
丫的,这女人是演戏出身的吧,刚刚对着她可是盛气凌人,高高在上,转眼间,就装出被人欺负的模样,是想博人同情吗?
真是够虚伪的。
凰久儿心中鄙视的不行,也随之将眼神放到了墨君羽身上,一副看戏的小表情,让墨君羽哭笑不得。
他眸光一动,宠溺的对着凰久儿一笑,“久儿,别闹了,好好比,千万不能输了,嗯?”
没有正面回答那女子的话,但这比正面回答还要让人难堪。而且他自始自终都没正眼瞧过那女子一眼,仿佛当她不存在,忽视的绝对,忽视的彻底。
那女子只感觉自己的脸烧的火辣辣的疼,这比亲自打脸还要丢脸。
而且城主大人那语气,宠溺的味道,明显的让人嫉妒,好像这场比武就是让她解闷的,随她怎么玩。
只是,比武有输有赢,只要她赢了这个女人,城主大人就是她的了。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他们还想反悔不成?
凰久儿真想丢个白眼给墨君羽,这家伙是给她拉仇恨值了吧,说的这么暧昧不清的,她真怕被这些女人的眼神给瞪死。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愛下-第兩百一十七章 比武招親二鑒賞
瞧瞧,这些女人是什么眼神,如狼似虎的,真以为她会怕了他们不成。
偏偏,墨夫人又还兴奋的挥舞着小拳拳,“哎呀儿子,你说的太对了。久儿,你加油玩,伯母给你打气呀!”
凰久儿差点要给这对母子给跪了,好好的一场比武怎么搞的好像是她在玩过家家一样。
她敛住心神,眸光朝台下望去,眼神顿时犀利如雪山上的千年寒冰,冷的让人战栗。“没人上来的话,我可就要宣布比武结束了,毕竟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人氣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笔趣-第兩百一十七章 比武招親二展示
“我来跟你比。”之前说话的那女子一马当先,颇有几分豪气的跃上比武台。
只是,脚刚落地,小腹上就遭人踢上一脚,整个人倒飞出去,跌了下去。
凰久儿动作迅速,在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将人给踢了下去。连她怎么动的,人又是怎么摔下去的,都没看清楚,只听到一声“啊”的叫声响起,再一看,上台的女子就四叉八仰的躺在地上,那姿势真是好看的可以。
“下一位!”凰久儿轻飘飘的嗓音随之响起,眼神是看都沒有看那女人一眼。
上台到下台,再到宣布输赢,快的让人猝不及防。
“啊啊啊!久儿,你好厉害,踢得好,踢的妙,踢得呱呱叫。”墨夫人高兴的蹦起来,一副迷妹模样,闪着星星眼。
墨家主无奈的摇头,真是越活越像个孩子。
卷卷跟大虎也不甘落后,他们可是公主忠实小跟班,怎么能输。
“吱,公主威武霸气,打花他们的脸,崩掉他们的大牙,挫断他们的骨头。喂狗喂狗。”
“吼吼,公主这一脚真是出其不意,我要向公主学习,以后咬人就用这一招。”
只是,大家听不懂这一虎一兔的话,只听到他们的叫声,一时竟觉得有些聒噪,特别是那只猫,叫的猫不像猫,虎不像虎,难听的要命,耳朵都要被荼毒聋了。
星儿颇为嫌弃的跟他们拉开了些距离,两二哈,真丢人,他绝对不能让人瞧出他跟他们有关系。
苏子陌将身子撑在方几上,往莫空大师那边靠了靠,“莫空大师,久儿姑娘刚刚怎么做到了?她离那女人少说也有十来米吧,怎么眨眼就到那女子面前,然后眨眼又回去了。难道我眼瞎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愛下-第兩百一十七章 比武招親二展示
莫空大师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看了半响,终于丢给他一句话,“你确实眼瞎。”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魔君你又失憶了 齙牙兔子-第兩百一十七章 比武招親二熱推
苏子陌:…
而墨君羽拖着腮,沁着一丝浅笑,那笑如三月的春风,那姿态懒散畅意,那如水的凤目里倒映出一袭白衣飘飘的女子,那就是台上的凰久儿。
另一边观众区,被踢下台的女子,躺在地上,微愣片刻后,急忙爬起来,一脸的愤怒,指着凰久儿,“你作弊,你耍无赖,这局根本就不算,都还没开始,你就将我踹下来了,你不守规矩,胜之不武,我要重新比试。”
凰久儿笑了,笑的意不达底,懒懒的睨了她一眼,毫不客气的讽刺道:“上了比武台,就意味着比赛开始,你自己没有这个自觉,反倒怪别人速度太快,这是不是本末倒置,颠倒是非啊。”
“可,你也不应该连声招呼都不打,太没礼貌了。我不服就是不服。”好不容易等到这么一次机会,怎么能还没开始就结束。她不服,绝对不服。
“怎么,还要让我请你坐一坐,喝杯茶,再同你唠嗑几句,才算开始啊。你若不服,去问问城主,让他再给你一次机会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凰久儿怎能将话扯到墨君羽身上,丢给他一个问题,再让他答一答。
想要独善其身,坐着看戏,想的倒挺美的。
问城主?就城主刚刚那态度,问了估计也是白问。
台下的女子算是想明白了,这是又想让她伸出脸被人打,可是她又不甘心,沉默一瞬还是将眼神慢慢的转到墨君羽身上。
反正已经被打过一次脸了,再打一次又有什么区别。要是万一城主大人答应了呢,好歹也要赌一把。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txt-第一百九十四章 比試看書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溜达一圈,赏了赏桂花。
想起上次还没来得及仔细瞧这个桂花林,就被墨君羽拉着吻,心中不免微微一动。
又抬眼瞧了瞧他,此刻他刚好一个转身,躲开冷璃劈过来的一掌,随着他的动作,衣袂翩飞,轻扬起好看的弧度,如盛开的怒放的花瓣。
脚尖再轻轻一踏,踩着桂花枝,犹如行走在平地上,步履稳健。
他猛的朝冷璃发起一招攻击,带着风,凌厉的直逼冷璃胸膛。
然,冷璃显然也不是个吃素的,长腿向后一旋,走出诡异的步伐,堪堪躲过。
两人你进我退,你攻我躲,身姿轻如燕,招式虚幻缥缈,惊奇巧妙,快的让人眼花缭乱。
凰久儿嘟着嘴,喃喃自语,“墨君羽,我肚子饿了,你能不能快点呀。”
这话说的很轻,仿若一滴落入大海的水珠,瞬间散化。可是,却被风清清楚楚的带至墨君羽耳畔。
他心中微动,幽深的墨眸渐浓。
久儿说她饿了,他必须速战速决。
他踏步而起,朝冷璃袭去重重一拳,另一只手,手中却不知何时多出了一片树叶,手腕轻轻旋转,树叶也如同闪电般疾速射问冷璃面门。
冷璃心中微微一惊,才发觉墨君羽刚刚那一拳只不过是虚招,转移他的注意力。真正的实招却是这一片树叶,等他反应过来,只见一道银光闪过。
他匆忙躲过,同时心中冷笑,以为这样就能伤到他?笑话!
然,墨君羽只轻飘飘的丢出三个字,便转身踏着花浪,朝凰久儿飞去。
“你输了”三个字飘到冷璃耳畔的同时,他也眼瞥到一缕青丝,随风悠扬的飘落。
这是被那片树叶割断的头发,他的。
还真是他输赢,有点大意了。
虽然输了,但是他却沒有感到恼怒与不甘。嘴角缓缓扬起一丝笑意,这一战,打的真是畅快淋漓,够刺激。
没有动用灵力,以拳相搏,真是爽。
这一战,墨君羽也觉得十分尽兴,仿佛全身的筋骨都拉伸了般舒畅。
旗鼓相当的对手,他已经许久没有遇到过了。
如果不是这个娘娘腔打着久儿的主意,这个对手他或许会敬重几分,不再叫他娘娘腔。
但是,现在嘛,不好意思他依然是个娘娘腔。
“小鱼儿,赢了吗?”凰久儿迎上去。
墨君羽停在她面前,有点小傲娇,“那是自然。”
“小鱼儿你真棒。”
走心的夸赞,令墨君羽的虚荣心小小的满足了一把。
他不是个爱慕虚荣的人,但久儿的夸赞,他十分愿意听。
冷璃刚走过来,就听到这句,心中一窒,郁闷的想吐血。
他这是上来找虐吗?看见小美人在这脚不听使唤的就走过来了。他明明可以直接走掉的。
“他只不过使了个阴招才堪堪赢了,有什么好夸赞的,卑鄙小人。”
冷璃边走边说,酸溜溜的语气,简直像是吃了上百个柠檬都不止。
凰久儿丟了个白眼过去,揶揄道,“冷公子,你要是输不起,麻烦你左拐,那里有棵树,一头撞上去。”
“久儿,我们走,不用管这个娘娘腔。”墨君羽拉着凰久儿大摇大摆的从冷璃面前走过,还得意的扬唇,气的冷璃胸口一闷,比碎大石还难受。
冷璃:…这个闷骚男,暗搓搓的撒狗、粮,比他还会招摇,他不服。
然而他不服,管什么用呢。
墨君羽带着凰久儿已经上了马车,甩都没再甩他一眼。
一场决斗以墨君羽越胜一筹结束。
围观群众,看的是意犹未尽。也有些不明所以,看不明白的,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怎么突然就不打了呢,他还没看够了。”
“好像是风鹤楼楼主先停的手,去找他的那位姑娘去了。”
“难道是风鹤楼楼主输了?”
“可别瞎说,明明是冷公子输了。比武点到为止,刚刚风鹤楼楼主虚晃一招,以叶为利刃,割断了冷公子的发丝。”
“原来是这样,我眼瞎,居然没有瞧清楚。”
“那一招快如闪电,劲若利剑,你们这些三脚猫功夫的人,沒看出来也不为过。”
“没想到风鹤楼楼主武功如此之巧妙,真是厉害,佩服。”
不远处的冷璃嘴角一抽,脸都快崩塌了。
他堂堂魔族皇子,输给一个人族,真是掉面子。
他不服,找机会他还得跟那人再斗一回。
他愤愤的一甩袖,快步离去。
墨君羽一行人,踏上回程。
马车内早已准备好糕点,凰久儿白皙的柔荑拈起一块,递给墨君羽,“这是奖励你打败冷璃。”
一块糕点,就想打发他?墨君羽心情不怎么美妙。
但他什么也没说,默默的就着她的手将糕点含在口里。薄唇不可避免的触碰到她莹润的指尖,有点凉,令他心头一颤。
当个利息也不错。
至于奖励嘛……
墨君羽打量着她,当眼神触碰到她粉嘟嘟的嘴唇,正慢慢咀嚼着糕点。两瓣嘴唇微抿着,慢慢鼓动,吃完,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将黏在嘴唇上的糕点沫扫进嘴里。
这一扫,仿佛扫在他心上。
他身子一僵,心里默然,他想要她的人,可以吗?
凰久儿见他眼巴巴的看着她的嘴,以为是他眼馋自己的糕点,又取了一块递给他,“吃吧。”
想必刚刚才跟人一战,消耗的体力确实挺大,肚子饿也是正常。
墨君羽喉结一滚,又就着她的手吃下糕点,顺带尝了尝她的味道。
他想吃的可不是糕点,而是……人。
只有糕点沒有茶,吃多了也未免有点难以下咽。于是凰久儿在她的百宝袋里取出一套茶具,又用意念在星若世界里取出一壶清泉。
墨君羽又在马车的暗格拿出一包金坛雀舌,取出一点,放入其中。
凰久儿指尖一弹,壶中水瞬间沸腾,袅袅热气氤氲升起。
凰久儿捧着茶盏,吃一块糕点,喝一口茶,得空还喂墨君羽一块,而墨君羽则为她续茶。
真真是一副郎情妾意图,美好的叫人羡慕。
直至准备的糕点被他们消灭干净,凰久儿打了个香嗝,舒服的靠着。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一百九十二章 比試五分享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抬头,扑闪着水盈的双眼,两瓣粉红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我跟他不熟,怎么会想见他。我来,当然是找你的。”
玲珑声线仿佛檐水敲击青瓷,赏心悦耳,说出的话更是让墨君羽心头更加愉悦。
他转头得意的朝冷璃一挑眉,“听见了?久儿不想见你,麻烦滚远点。”
冷璃气的胸口一噎,瞪着墨君羽瞧了半晌,最后甩袖哼了一声,“哼,楼主,你忘了我们来此的目的,你想抱她抱到何时?”
墨君羽对他的话充耳不闻,拥着凰久儿走到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才松开她,柔声嘱咐,“久儿,你乖乖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凰久儿嫣然一笑,点头,“嗯,你小心一点。”
墨君羽心中微动,眸色一僵。
难得久儿这么乖巧,要不是地方不对,真想在她粉嘟嘟的脸上捏一捏。
但他还是忍住了,等他打败了那个娘娘腔,再跟久儿要奖励岂不更好。
墨君羽这厢话还没说完,冷璃那厢又扯开嗓子喊了一声,“楼主,你再墨迹太阳都要下山了,要不你就干脆直接认输,向我跪地道歉。”
认输?墨大公子的字典里可沒有这两个字。
他冷冷的睨向冷璃,眼神并不犀利,甚至有些漫不经心。
但却让冷璃呼吸一窒,心头颤了颤。
真是见鬼了,他一个魔族皇子,居然会被一个普通人族的气势给震慑到。
这样的感觉让他很不爽。语气也越发的狂妄,“楼主,要不我们在加点筹码如何?如果你输了,就将久儿姑娘让给我?如果我输了,我便答应你一个条件,如何?”
此话一出,墨君羽彻底怒了,周身的气势陡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犹如黑云压城,又如猛兽出笼,更如一把锋利的剑悬浮于头顶,令人瑟瑟发抖。
居然拿他视若珍宝的久儿当筹码,娘娘腔他配吗?
墨君羽气的双眼猩红,久儿是他的底线,谁碰准死。
然而,这时,一只柔软的小手却轻轻握住了他的大手。
墨君羽身形一顿,转头看向凰久儿,见她对他微微一笑,“别生气,让我来。”
“久儿,你…”
“相信我!”凰久儿冲他眨一下眼,朝前迈出一步,对着冷璃,“冷公子,一个条件就想换一个人,你是太看的起自己了,还是在你心里我就值一个条件。”
冷璃仰头大笑,“小美人,那你说几个条件合适?”
凰久儿垂眸似是认真思考后,红唇微勾,严肃的伸出三根如玉的手指,“三个。”
墨君羽:…三个条件就将自己卖了,小女人你是不是有点傻。
他想要阻止都来不及,因为冷璃那厮生怕凰久儿会反悔般,一槌定音,“好,成交!”
墨君羽郁闷极了。
三个条件就可以将小女人骗到手,他特么的还这么努力干嘛。
一百个条件他也愿意。
回去他也要用三个条件换久儿,可以想想吗?
凰久儿忽的打断他,“冷公子别急,你还是先听一听我的条件是什么再做决定。”
冷璃面带微笑,一副翩翩公子做派,“好,小美人请说。”
对于有魅力的美人,他一向很有耐心。
凰久儿勾唇,轻灵的嗓音吐出,“第一嘛,如果你输了就认…小鱼儿为主人,给他当牛做马。”
冷璃沉默,他堂堂魔族皇子给一个人族当牛做马,那肯定是…不行的。
墨君羽则委屈的看着凰久儿表示抗议,他才不希望这个娘娘腔在他面前打扰他跟久儿弹琴说爱。
凰久儿冲他莞尔一笑,继续说出第二个条件,“第二嘛,就是将你身上的第三条腿割下来如何?”
语出惊人的话一出,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尴尬的手脚都不知该如何摆放。
这姑娘看着仙气飘飘,不染烟尘,但说出的话真是粗鄙不堪。居然连男人的那玩意都拿到台面上说的面不改色。
真是功力深厚,佩服!
墨君羽也是脸色变了又变,要不是场合不对,他真想将小女人压在墙上好好质问她一番这话到底是谁教她的。
谁教她的?当然是星儿啊。
她刚刚随口问了一嘴,男人身上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
星儿就扭扭捏捏的告诉她是第三条腿。那可是男人看作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宝贝。
虽然她实在是没看出这第三条腿长在哪里,但从冷璃黑沉如锅底的脸色来看,还真是让星儿给说对了。
男人还真是宝贝自己的第三条腿。
冷璃脸色确实不好看,他思考着这样的代价到底值不值。
风鹤楼楼主的实力他也打听过,据说在人族算是佼佼者。如果自己能动用灵力根本不怕他,但是靠纯武力,顶多不相上下。
他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干嘛脑抽提出这么个建议,现在他若是不答应,倒显得是自己怂了。若答应,万一输了,真的要将自己那玩意割下来。
那怎么成,没了那玩意,人生可就少了不少乐趣。
冷璃苦思片刻,最后心一横,“小美人,你这条件未免太狠毒了吧。”
这是想反悔?
凰久儿心中一乐,“冷公子,可是你先提出的要加筹码,你现在这样是想反悔吗?”
如果能反悔,他还真想反。“既然是筹码那就得对等,小美人,你这条件明显对我不公平,我可不能依你。”
这种时候总少不了出来打圆场的人。
宁家主笑的一脸和气,“姑娘,冷公子只不过开了个玩笑,缓缓气氛,你又何必当真。况且你这条件实在……”
后面的话,他没好意思说出口,而是话锋一转,“男人的命根子可不是随便能拿出来开玩笑的,姑娘还是三思。”
顿了顿,又老成的说,“以老夫愚见,这事就算了,当谁也没有提过。我看时辰不早了,要不就让他们先开始比武吧。”
最后他又提醒了一句,“比武切磋,点到为止。”
这是重点,他不能让二世祖在他面前受伤,后果他承受不起。
宁宇也站起来附和,“父亲说的是,既然比武那就得公平。久儿姑娘提出的条件如此苛刻,对冷公子太不公平。”
凰久儿摊手,“话都被你们说了,我还能说什么。”转头询问旁边的墨君羽,“小鱼儿,你觉得如何?”
墨君羽:“我听久儿的。”
妇唱夫随,他绝对服从。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起點-第一百八十八章 比試一展示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听到他们的声音,微阖着的眸子猛的睁开,抬手推了推墨君羽,在他的亲 吮中含糊不清的咿咿呀呀,“墨…君羽…”
墨君羽:…居然还有心思分神,看来是他还不够卖力。
他加重了力道,惩罚般的在他樱桃小嘴上咬了一口。随后便是翻天覆地,狂风暴雨随之而来。
凰久儿晕头转向,不知今夕是何年,哪里还顾得上门外两只蠢蠢可怜。
你撕我咬之后,便是气踹呼呼,腿脚发软。脸上红云潮潮,唇上水水嫩嫩。
你拥我抱,耳鬓厮磨,缠缠绵绵风与沙。
“墨君羽,我们这样会被辰叔叔发现的。”
“不会,你放心。像他那样的大人物应该不会偷窥一个小女孩的隐私。”
凰久儿:…说的好像挺有道理。
“想不想继续?”
“别,唔……”她的嘴又要肿了,这可怎么见人啊。
之后……
墨君羽找了个理由住进了芳菲院,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每日跑来跑去,太麻烦了,不如我住进来,这样既省了丫鬟们将菜送来送去,又不会耽误吃饭的时间,一举两得。”
凰久儿很想问,“为什么不让厨房直接送过来。”
墨君羽又说:“这可是我母亲吩咐的,我这么孝顺,怎么能违背她的意思。”
凰久儿哑口无言,墨君羽得偿所愿。
彦辰偶尔出来冒个泡,表示他一直都在,借此提醒某个人不要做的太过分,要悠着点。
某个人不为所动,该动手时依然得心应手,忙的不亦乐乎。
牵牵小手,搂搂细腰,捏捏脸蛋,这都是日常操作。时不时的还会来个更深入的交流,吻一吻。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墨君羽跟冷璃约定的交战的日子也到了。
清晨,阴天。
冷色调的云层遮住了九天之外湛蓝的天空。
灰蒙的一片,盖在头顶,压抑又沉闷。
凰久儿跟小鱼儿约定好了在尚品居酒楼会面。于是,她用过早缮后就准备出发。
她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墨君羽,缓缓的勾起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我今日跟人有约,你要不要一起去啊?墨大公子。”
墨君羽呼吸一凝,回望她,对上她那看破不说破的眼神,心中一慌,低声沉吟,“久儿,我……”
凰久儿打趣他,“你怎么啦?墨大公子,干嘛扭扭捏捏的。”
墨君羽:…害,久儿你都知道了,又何必笑话他。
他知道他骗她不对,可是他也是身不由己啊。
“久儿,对不起。”
既然做错,赶紧道歉才是生存之道。墨大公子觉悟很高。
凰久儿淡淡回应,“嗯,我知道了。”
一开始,她知道小鱼儿就是墨君羽的时候,心里也难过过,失落过。但转念一想,仿佛自己也有事瞒着他。
这样他们似乎扯平了。
坦诚相待固然好,但是隐瞒对方,也未必就是不信任,或许是出于保护,或许是出于无奈。
双方有点小秘密也未尝不可,慢慢挖掘岂不是更加刺激。
嗯,就是这样子的。
凰久儿才不会承认,其实她是在给自己留后路。等到某一天,她的身份不得不揭穿的时候,她还能有个筹码跟墨君羽抗衡。
小算盘打的真是噼里啪啦作响。
她微微一笑,朝他挥挥小手,“好啦,我要去赴约啦,拜拜咯。你乖乖在家等我回来啊。”
墨君羽一脸懵逼的看着凰久儿迈着轻快的步子出去跟别人约会。不是…
久儿这是什么意思啊?他都已经跟她道歉了,怎么还丢下他一个人走了呢?不是应该跟他一起去桂花林赴约?他都在这,怎么还往尚品居酒楼跑?
墨君羽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但是没法子,既然久儿想玩,也只能陪着她玩。
正好,今日墨林跟清风他们四人也回来了。于是六人悄无声息的赶到了尚品居酒楼跟凰久儿会了面,又马不停蹄的往桂花林赶去。
马车内,墨君羽时不时的就看一眼凰久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凰久儿心里直觉好笑。
但是,她还是佯装不解的问道,“小鱼儿啊,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啊。有什么话你只管说,我们好歹也是见过几次面的朋友了,不要这么生分。”
“久儿,你不是一直想取下我的面具瞧一瞧我的真容,现在我如你所愿将它取下来,如何?”
凰久儿摇头,“不用了,谢谢。我觉得就这样挺好的。”
“为何?你不好奇了么?”墨君羽真想咬掉自己舌头,因为这根本就是句废话。
可不就是句废话,凰久儿腹诽,她都已经知道这面具下的脸长什么样了,还有何好奇的呀。
墨君羽再接再厉,“久儿,我不想戴面具,可不可以?”
凰久儿斩钉截铁的反对,“不可以。你以前不是一直喜欢戴么,那就继续戴着呀。”
墨君羽完败,坐在马车内像个委屈的小娘子,看着负心汉相公不解风情,又拿她无可难何。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舆论,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
风鹤楼楼主跟冷璃在桂花林决斗的事情,自那日之后就在泽丰城传来。
传闻风鹤楼楼主神秘莫测,武功高深。
但是一年前风鹤楼却突然消失,大家纷纷猜测是不是风鹤楼楼主出了什么变故,才导致风鹤楼一夜之间人间蒸发。
而今,又得到风鹤楼楼主跟冷璃决斗的消息,大家的八卦之心被高高吊起,猜测也纷沓而来。
冷璃恰巧又是一年前突然空降在泽丰城,大家对他的所有事情也是一无所知。而他出现的时间刚好是风鹤楼消失之后。
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冷璃跟风鹤楼楼主之间到底有什么爱恨情仇,感情纠纷?
八卦之中最不缺的就是脑洞大开之人,各种离谱的恩怨纠葛信手拈来。
当然所有的猜测都不及亲眼所见来的更加劲爆。
有的人纯粹是嫌日子太无聊来凑凑热闹。
也有懂点武功的则来是观摩高手过招,如果能从中领悟一二,必定受益匪浅。
更有过来舔颜,来给冷璃当拉拉队的。毕竟冷璃来泽丰城表面上什么都没做,迷妹倒是收获了一大堆。
这帮人早早的就聚集在桂花林,比两正主都还要积极。
不多久之后,他们看见……

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 起點-第一百六十二章 攻城看書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兄弟们齐齐朝对面山峰瞧去,几十张美丑不一的脸上表情出奇的相似。
他们眼睛瞪的像铜铃,嘴巴张成鹅蛋型,下巴被拉长至脖子以下,哈喇子也从嘴角渗出。
不怪他们这么没出息的样子,实在是这样的奇景他们生平罕见。
对面山峰中一朵巨大的七彩莲灼灼生辉,那光芒耀眼夺目,仿佛从遥远的亘古横扫而来。
兄弟们感觉眼睛都要被这光芒刺瞎了,但是这样的盛况他们即使眼瞎也要一睹为快。
他们抬手虚挡住那光芒,半眯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七彩莲。
只见那七彩莲拔地而起,缓缓的悬浮于空中,慢慢缩小,直至巴掌大大小。
凰久儿踏足于空中,伸出纤纤玉手,那七彩莲便落于她手中。白皙的玉手在七彩光芒的映照下,晶莹的仿佛透明。
七彩莲在她手中停留片刻后,便化为一道流光,没入她额间。
凰久儿用意念进入星若世界,仿佛看到一个缩小版的星若世界全貌。
她将意念放到逸婉居,看见大虎趴在地上睡觉,而卷卷在它身上跳来跳去,仿佛在跳弹簧。
心念一动,她悄咪咪的将意念又伸进了殇情崖破釜洞中。看见辰叔叔一如既往的黑衣白发,潇洒又优雅的喝着酒。
然后,彦辰似乎发现了有人在偷窥,眼神轻飘飘的朝凰久儿的方向睨了过来。
凰久儿心里咯噔一响,不好被发现了,正当她准备将自己的意念撤回的时候,彦辰轻轻一挥袖,破釜洞中的景物瞬间模糊起来,仿佛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雾霾。
凰久儿:…辰叔叔,还真是小气。看一下又不会把你怎么着。用的着跟防贼似的防着她吗?
凰久儿讨了个没趣,瞬间沒了兴致。将意念撤了出来。翩然的身姿轻轻一动,已至河对岸。
她看着河岸边几十个仰着脖子,看着她的人,身形微窒了一下,就将他们抛之脑后。
姐闹出的动静这么大,有人好奇也是正常。不怪他们没见过世面,要怪就怪姐太优秀。
等凰久儿从他们头顶上的天空中飞的老远了,他们才反应过来。
“刚刚飞过去的是人吧?”
“你眼瞎啊,不是人难道是飞鸡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从对面飞出来的人会不会是久儿姑娘?”
几十个人,后知后觉齐齐转身朝凰久儿的方向飞去。
这一夏你放过我
“妈耶,终于有人飞出来了,好激动。”
“哈哈哈!终于可以回家了。”
“哇哇哇!我要去尚品居蹭饭吃,蹭酒喝。”
“好久没吃过猪肉了,差点都忘了猪怎么走路了。”
几十个兄弟激动的泪流满面,追着凰久儿的身影。
凰久儿闲庭若步般欣赏脚下风景,这么多年沒出来了,甚是怀恋。
她眼角不经意的往后一瞥,看见身后远处乌泱泱的黑点,心说,难道她运气这么好,遇到鸟群往南飞?那她要不给它们让个道?
想了想,还是加快了速度。
……
墨君羽为了夺城主之位,这一年来细心筹谋。
原护城将军李凉因贪赃枉法被人举报,而这举报之人是李凉得力副将刘烈。刘烈的真实身份乃是风鹤楼的兄弟。
墨君羽让刘烈将风鹤楼收集的有关于李凉贪赃枉法的证据,上交给泽丰城城主南宫翎。
南宫翎大怒,证据确凿,便下令将李凉斩首示众。而刘烈举报有功,便提升为护城将军。
如此,泽丰城护城的兵力实则早已握在了墨君羽手里。只待他带人攻下城主府,这一年的筹谋也算是圆满结束了。
今日,便是他决定功入城主府的日子。之所以选这个日子,是因为久儿离开他已经刚好一年整。
他希望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等他攻下泽丰城后久儿就会出现,然后他会告诉她,这是他送给她的礼物。
他让刘烈守住城门,不能让南宫诩有机会出去搬援兵。而他自己则带着风鹤楼的兄弟直接攻进城主府。
南宫翎一袭紫衣飘飘,立于城主府高高的门楼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不足一千人的队伍。
他露出一个极其讽刺的笑,“墨公子,你这是何意啊?”
墨君羽骑着马,只冷冷的回了他两个字,“杀你!”
南宫翎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笑他不自量力,狂妄自大。
站在南宫翎身边的南宫静雅心情十分复杂,一个是她的父亲,一个是她想要嫁的男人,不管是谁,她都不希望有事。
她死死的揪着手中的帕子,不知一会动手她到底要帮谁。
南宫翎止住笑,大声喝道:“墨公子,你要是现在能收手,看在雅儿喜欢你的份上,我可以饶了你今日的大逆不道,并让你入赘城主府。要不然,你们一个也别想逃。”
南宫翎慷慨激昂的说辞,自认为已经十分仁慈,但谁又会听不出来这是想软禁墨君羽。
风鹤楼的兄弟自然听到出来其中的意思,心里直呼不要脸。
南宫静雅那种货色,怎么配的上他们楼主,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呸呸呸!不要脸,一家人都不要脸。一个觊觎楼主的美色,一个觊觎楼主的家产。
入赘你城主府,怎么不直接说将墨府送给你得了。
墨府就楼主一根独苗,日后的家产肯定是要全部交到楼主手中的。入赘城主府,这些家产还不得归入城主府。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墨林气呼呼的盯着门楼上的南宫翎,仿佛要将他盯出一个洞来。
居然说让公子入赘?公子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会入赘?搞笑也要有一个度,不是什么都可以拿来开玩笑的。
直到某一天墨林被他家公子亲自打脸,他才知道,骄傲算个屁,在媳妇面前一文不值。
南宫静雅激动又希翼的看着坐在马上黑衣俊朗的男人。她屏住呼吸,希望能从男人嘴里说出她希望的话。
她心脏狂跳不止,不停的在心里默念:快答应,快答应!
墨君羽直接无视南宫翎的话,向后挥了挥手:“动手。”
南宫翎气的咬牙切齿,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都去死吧。

© 2021 燕鑫書庫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